Wednesday, July 3, 2013

出轨之母后传 ~ 4

                (四)

  当沈弘宇正搂着冷艳女明星大肆伐挞的时候。几乎同一时刻,海天市的另一
处地方,也在上演着相同的戏码。

  一幢老式单元公寓楼房的其中一套内,简单的布局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客
厅很窄小,微弱的月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所有的东西都显示得十分的朦胧。窗下
放着一张老式的棉布沙发和一个小小的茶几。一台泛着陈旧气息的单门冰箱紧紧
地挨着墙角,旁边就是吃饭的桌子和四把凳子。虽然小而挤,但所有的东西都井
然有序一尘不染。

  在向内,家主人的卧房里——

  「宝贝!我来喽!」

  脱光了衣服,露出肥大、松弛的身体,阴茎大涨,挺立在下垂啤酒肚下的中
年男子正一脸淫亵味道地对着浑身衣衫凌乱,神色极为幽怨,双手紧紧抓着床沿
被单的娇美妇女笑道。

  不等女人回答,中年男子的便手开始隔着衣服揉搓着她那抹足以令任何男人
都深陷不可自拔的挺拔酥胸。嘴巴边在其白嫩的颈脖上胡乱啃着,边含糊道:「
培娟,好久没来干你了,今天你可要好好表现呀!」

  是的,此女就是方培娟,而那男子,便是那位中医院的院长,胡广仁。

  「你等一下快一点,我今天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

  知道反抗也没用的方培娟,呐呐轻言后便干脆默不作声,缓慢地躺在了床上
。任凭他胡广仁随意处置,只希望早点结束后,他会早点离开。

  「哼哼——」

  被她这种态度激的有点恼怒的胡广仁也不再多话,冷笑之后就伸手把她的裙
子撩了起来,隔着内裤在其饱满的阴部不断揉摸,手法不轻不重。没一会儿,就
将她的内裤拉了下来。自己,则压了上去。

  被胡广仁压在身下的方培娟,衣物被掀开了,丰硕的乳房露出来了。他此刻
已经咬上了那对饱满的乳头,含吮吸舔着那两颗早已成熟的肉葡萄。他熟练地将
方培娟的裙摆撩起,围在其腰间。接着,又熟练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里。方培娟没
有选择,只有顺从,配合。

  她的这番逆来顺受的模样反倒更加激起了胡广仁高涨的欲火,肥硕的肚皮狠
命的抽送着,那根在女人体内逞凶的铁棒斗志昂扬,慨然奋进。

  时间随着睡床的轻微摇摆,以及男女之间的肉身相搏而悄然流逝。先前还有
些微弱的抗拒心理的方培娟此刻却是有些兴奋了。与这个男人无数次的交媾让她
对性爱有了一种异常复杂的矛盾心理。可以说,长期丈夫不在身边的人为缺失筑
就了她那种心理的产生。

  这个男人对于她身体各部位敏感点的轻车熟路,使她渐渐地疯狂。而乳房上
传来的刺激,更是让她陷入迷乱。她明知道,与他的性关系是逼不得已的,是龌
龊且极不道德的,可只要一做起来,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每次当这个男人压
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之时,她都会情不自禁地进入那种近乎于堕落的,甚为变态
的兴奋与冲动。

  看着在自己上面卖力抽送的胡广仁,本来心情十分复杂的方培娟这时也不再
顾忌什么了。她现在,只是个被汹涌的生理欲望全部掩盖,极需要男人胯下雄物
慰寂的女人。其它事,做完了再说。

  「宝贝!你永远是我的!我不会让你跑掉的!不会!」望着秀面绯红,樱唇
微启,轻声娇喘的方培娟,胡广仁表现的异常激动。遂急速抽动的同时,嘴里也
是大声的叫嚷着,全然不顾周围邻居早已歇息的实际,捏乳抓臀,极尽欲求。

  「哦——你小声点——哦——邻居都睡——哦——睡了」摇晃的娇躯,胸前
丰乳乱抖的方培娟蹙起了眉梢,伸直了两条光洁玉腿,并屈在胡广仁腰后的同时
,吟吟喘息的檀口里也断断续续提醒着他。

  深入桃源,挺动不止的胡广仁并没有理睬这样的提醒,揉搓那丰满的胸脯,
腰臀间肥肉也飞快地前挺,撞击着那美妙的蜜穴,越干越猛。

  下体已然润滑的方培娟,呼吸愈加沉重,那张没带眼镜的精致脸蛋上也开始
浮现出缕缕艳气弥漫的红色深晕。

  瞅着别人老婆裸露的蕴美身段,胡广仁浑身热血沸腾。兴奋、占有的快意心
理充斥其全身,他此刻唯一所想的,便是将自己占有了两年的美丽佳妇揉碎了,
捏散了,然后熔进自己的身体里。使得能够让她再一次的臣服在他的胯下。

  「噢——」「嘎吱嘎吱——」

  淫声浪语,床摇被翻之声透过门窗,响彻云霄。

  卧房里,两条赤裸的身躯仍然交缠着,此时的胡广仁喘息声格外沉重。很快
,感觉到脊柱内那股热流的蓄势待发,他就此大吼了一声,屁股死命向前冲刺。
而双手紧抓着床单,呻吟声绵延的方培娟也是香汗遍体,近乎发疯似的晃着脑袋
。缕缕乌黑的长发随之飘散在睡床之上,分外淫靡。

  「啊——」

  霎时,在胡广仁的喷薄而出下,一股股热流喷射到方培娟的阴道深处,她涨
红了脸,臀部也是瞬间前送,与胡广仁的下身紧密相连,不留一丝缝隙。浓浓地
,带有浓重腥味的液体,顺着阴道,进入了她的体内——

  半晌以后。

  方培娟再没吭声,她闭上了眼眸,双腿垂在床边,内裤和胸罩扔在枕头边,
沉默地接受着精液在自己体内沉淀,发酵的奇异感受。

  已享受完高潮乐趣的胡广仁抱着方培娟的腰肢,瘫软的趴在她身上不动了。
阴茎早从阴道里软绵绵的滑了出来,一丝粘乎白浊的精液顺着阴茎的抽出,缓慢
地涌了出来,滴到了格外狼藉的床单上,划出了一道湿漉漉的圆晕。

  「爽吧?宝贝,刚才你都全身哆嗦了,是高潮吧!」

  胡广仁吸着方培娟的乳头,下流的说着淫话。方培娟则无力地躺在床上,被
他肥大的躯体压着。此刻的她渐渐地恢复了灵台的清明。羞愧,自责的情绪又占
了上峰。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的结果?自己在他的身下再次沦陷,无法自拔。
既然是如此,那又为何要愧疚?

  这个成熟知性的女人,此刻那凝如香脂的肌肤上,挂满了因剧烈运动后所带
出的晶莹汗珠。其脸上,除了阵阵氤氲的潮红外,并无太多表情,甚至可以说是
平静得异乎寻常。

  可她的脑子里却尽是混杂迷沌。渐渐地,她想起还在远方不停出差,辛苦工
作的丈夫;在省城爷爷奶奶家寄宿上学的女儿;以及早已去世的父母双亲。

  二年过去了,如此在这个有着体面工作,人品却甚为不堪的衣冠禽兽身下遭
受淫亵的次数已是多的无法计算。她想反抗,但又害怕反抗。这样矛盾的心理促
使着她一次次的被迫接受着来自于胡广仁胯下的那根丑陋阴茎所给予的深刻耻辱


  麻木吗?对,或许也不对。

  「他,他会帮助我脱离这苦海吗?如果——」

  也不知怎的,方培娟的脑海里倏然又显现出那个总是带着一束鲜花来到店里
,面庞如玉,眉眼晶亮的英俊青年。

  这个青年,为她免去了每年近五分之一的高额房租。使得她不用为这市区中
心地段店铺的超高租金而烦心。同时,认识近两个月来,青年总是隔三差五的来
到自己的店里,不是送花,就是买一些小吃甜点之类的东西给她,以及她的雇员
小严。说一些不轻不重,无伤大雅的暧昧话语后,他就会很知进退的告辞离开。

  女人,特别是聪明的女人,一般都会比男人多一种直觉上的敏锐知感。她们
知道,一旦男人开始有意或无意的接近于她们。那么就是在表示,这个男人,对
她们产生了兴趣。

  不可否认,方培娟正是那种聪明的女人。她心里其实非常清楚,那个青年对
自己抱有很浓厚的爱慕之意。

  面对此种情况,一方面,她对青年的热情采取了敬而远之,若即若离的待人
方式;而在其内心深处,却对他渐渐产生了一丝明显的眷恋。这在如果青年一连
数天不露面,她便会觉得分外失落的情形上就可以觉察出来。

  矛盾吗?呵呵,人,不都是在矛盾中前行的?

  想着那些的方培娟斜睨了一眼还在她白玉无瑕的肌肤、高耸的乳房、平滑的
小腹上舔吻不止的胡广仁,心中的憎恶不减反增。这个如猪一样恶心的男人此刻
的形象被方培娟拿到了心底,与那位青年做着对比。半晌之后,她终是有了决定
——

  已近夜半,城市上空,厚重深沉,如棉似絮的朵朵云层将漆黑的天色完全笼
罩。月光不在,繁星无影。只有那团团块块的云雾,组成了一幅幅白练。那里,
只有虚无,只有混沌————

  ﹡﹡﹡﹡﹡﹡﹡﹡﹡﹡﹡﹡﹡﹡﹡﹡﹡﹡﹡﹡﹡﹡﹡﹡

  春天总是一个容易令人萎靡慵懒的季节,和风细雨闲心境,适合浅浅的忧郁
和感怀。

  此刻的沈弘宇正静静坐在一家位于梅河岸边的咖啡厅里。耳畔回荡着悠扬的
爵士乐,嘴角的微微笑意格外清晰。

  他的坐位对面,则是一位原本不该在这个漂着连绵春雨的午后出现在此的女
人,方培娟。

  今早,当他沈弘宇还睡在那个玉体横陈,娇躯水润的冷艳女明星身侧之时。
方培娟就给他打来了电话,邀请他下午来这个咖啡厅一叙。

  当时的沈弘宇很诧异,为什么仅隔了一日,这个女人会主动的约他。要知道
,除了刚接触时,她为了与自己商量房租的价格给自己主动打过几个电话以外。
其它近两月的时间里,她都是在被动的承受着来自于自己那不着痕迹的撩拨以及
引诱。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嗯——不过也好,这样的话我跟昊子想出来的计划就
不用施行了。省得麻烦!」

  这是在进咖啡厅前沈弘宇在自己心里的真切想法。

  而现在,看着眼前这个经过精心化妆的女人。沈弘宇的笑意就一直挂在了脸
上。她穿着一件黑白绣花高腰裙,一双黑色高跟鞋。已脱掉与其气质相衬的深蓝
色西装外套,置于位子一角的她从胸口排列到腰线处的三颗扣子炫耀着她的美丽
资本,而解开与胸齐高的两颗扣子更是赤裸裸向外界展露着她那诱人的双峰。

  「呃,方姨。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两人对坐已近十分钟。除开刚见面时那稍稍不自然地含蓄微笑后,方培娟就
再也没有看过他沈弘宇一眼。手里拿着纸巾,低垂螓首,不住擦拭已经摘下来的
无框眼镜,便是其一直在持续的动作。面对如此冷场的情形,身为男人的沈弘宇
也就只能主动相问了。

  「我可以信任你吗?小沈。」

  在听到沈弘宇那声音柔和问话后,方培娟浑身一颤,顿了一下,然后慢慢抬
起头,忐忑的反问着。她此时语气温柔,秀丽淑雅的气质中透着楚楚动人,其姿
态,分外惹人怜惜。

  沈弘宇的嘴角翘的更高了,带着一抹从表面上看很是善意微笑的他心里顿时
就产生了一股非常龌龊的念头:「看来这两月的零敲碎打,迂回侧击并不是没有
任何效果啊!女人,你躺在我沈弘宇,还有我兄弟床上骚叫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

  「当然可以了。有困难你就吱声,我如果解决不了,我的好朋友也会出来相
助的。」

  虽然暗藏着十分淫邪的想法。但表面上,沈弘宇还是显得相当的温和,嘴里
的回答也是诚意十足。

  方培娟当然认识沈弘宇口中所讲的好朋友。那两个年轻人,包括沈弘宇在内
,一看便知都是富家子弟。偶尔,他俩也会跟着沈弘宇一块儿来店里,和她闲聊
几句,或是买几样在店里算的上高档的化妆品。说是送给各自的女朋友,可是方
培娟看的出,那两人虽然富贵气逼人,但女朋友肯定是没有的。因为现在的这些
个所谓「九零后」年轻人,哪个有了女朋友,不都是把她们每天带在自己的身边
,腻在一起。怎会成群结队的从家出来,和自己这样的妇女聊天呢?

  「你那两朋友家里都很有钱吧?」心中天人交战了一会儿后,方培娟便继续
开口了。

  「还行吧!不过一下子拿出一两百万的能力,还是有的。当然,也包括我自
己。」

  沈弘宇点头笑道,随后拿起面前的曼特宁咖啡,浅啜了一口,含在嘴中,感
受着那令人愉悦的酸甜味。

  方培娟的眼神中有一丝莫名的欣喜,可绝大多数,还是恍惚。一下子拿出数
以百万计的金钱。这点虽然现在能做到的家庭不算少,可这么直白讲出来的,却
也是凤毛麟角。如此家庭出来的人,万不是那种横贪暴敛了数年,才聚起几百万
家财的胡广仁所能比拟的。

  「他和他的朋友一定有办法让我脱离那个恶心的男人!哪怕——」不到数秒
以后,眼色已恢复平静的她一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边调整着呼吸,一字一句
的对眼前这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恳求道:「方姨希望你和你的朋友能帮我个忙。
有个流氓一直在纠缠我,你们是不是可以去跟他谈谈,让他死心。别再来烦我了
。」

  突然听到她这么说的沈弘宇到是有点意外。不过稍一迟疑,他便回过神,不
急不缓,温文尔雅道:「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敢纠缠方姨你。放心,你
现在把他的名字告诉我,明天我就找人收拾他。」

  「千万别——」顿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高亢的方培娟探首朝四周望了望,见没
人注意后才垂下螓首,仿佛颇不好意思的轻言道:「不是叫你去揍他。我只是希
望你和你的朋友能跟他好好说一下,请他别再找我了。还有,还有就是让他把一
些照片还给我——」

  话声越是往后,越是轻吟。竖起耳朵仔细倾听的沈弘宇好不容易才把她的意
思给弄明白。心里顿有新计较的他于是佯作义愤的沉声道:「还有这种事!方姨
!他是不是已经动过你了?他娘的,你快把那混蛋的名字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找
他算帐!」

  见沈弘宇为其如此愤怒的样子。方培娟心里忽然闪过一阵非常微妙的甜蜜。
她已经快到四十岁了,徐娘半老之际,竟还会让这样的英俊小伙牵挂痴缠,甚至
表露感情。这让她那颗被两年来不幸遭遇所摧残的心灵异常的充实,感动。

  心灵的刻意筑起的防线逐渐崩溃了。方培娟缓缓地再度抬首,面容红赧,但
吐字清晰的启声道:「你听我慢慢说,那个流氓很早就开始纠缠我了。两年前—
—」

  接下来的时间,沈弘宇就从方培娟那忽快忽慢,如泣如诉的倾吐声中得到了
她为何要在今日约他到此的真正原因。

  事实上,她方培娟与胡广仁的事情沈弘宇心里早就清楚。但从她自己嘴里得
知,对沈弘宇而言,还真是另有一番滋味。他也没想到,这还没出手,方培娟自
己就已经和胡广仁产生了嫌隙。而且,这嫌隙还来的如此之大,如此之决绝。

  近半小时后,将自己与胡广仁之间所发生的纠葛讲得一清二楚的方培娟停住
了话匣。喝了一口已经开始变冷的咖啡后,她就转动起杯子里的金色小匙,不停
转弄搅拌着杯里剩余的咖啡。羞涩的同时,心里也好似去掉了一块横亘已久的大
石。

  「事情我知道了。方姨,保证我现在做不出,但你可以放心,这事我一定会
管的。」心底早已乐开花的沈弘宇却装出一副凝重的态度,沉吟着对她说道。

  「如果太麻烦,那就算了。」停下手中动作的方培娟长叹了口气,然后又接
道:「他是中医院院长,权力也算不小。我听他谈起过,他在海天的靠山来头不
小,是那个从省政府下来的许副市长许胜利。唉!其实我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
心里闷,想找个人聊聊——」

  海天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许胜利的大名沈弘宇早有耳闻。他比蔡伯瑞的
父亲蔡行楚早三年来到海天,在常务副市长的位子上已干了整整五年。而且,下
一届的市长人选,据说便是此人。

  「这个先不去说。方姨,你不知道,我那个姓蔡的朋友曾经跟我讲过,官场
上的所谓靠山之说,历来都是虚虚实实,不一而足的。他可以说给你听的靠山,
其实大多都不是真正的靠山。至于为何这样的原因主要有两条,第一,他没有靠
山,只不过是拉大旗做虎皮;第二,他有更强的靠山,只不过将另外之人摆出来
,混淆他那些官场对手的耳目。仅此而已。」

  说完这话的沈弘宇眼神直视着转首凝望咖啡厅外的春潮润雨,神色有些寥落
的方培娟。心中不禁感慨,这样的绝色佳丽,对男人来说就是毒品啊!也不怪胡
广仁,便是自己,都起了些许将之独霸,不容旁人分享的心思。

  「他家里人也是当官的?」沈弘宇的上述言辞到是激起了方培娟的隐隐好奇
。随即,她便回首,眼波流转,吐声如莺的问道。

  「呃,呵呵——」此时已惊觉话已过头的沈弘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如今
这个社会,如太早暴露自己真正的底牌,最后得到的结果大多都是提前出局,或
者灭亡。再者说,民间对他们这类所谓的「富二代」、「官二代」的风评也是极为
不好。要是被方培娟获悉他们三人正是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进而退避三舍的话
,那就得不偿失了。

  殊不知,生活阅历比他沈弘宇多出不止一筹的方培娟早就从他这副欲言又止
,稍显局促的行为中窥出了一点端倪。再加上已经见识过的高档穿着,名牌座驾
。怎会不明白,沈弘宇跟他那两个朋友,家世与财富的惊人。

  眼光决定境界,甚至人生。

  沈弘宇跟方培娟在这一瞬间都犯下了一个十分荒谬的错误。便是各自为自身
的判断下了定义。比起方培娟对自己眼界的判断失误,沈弘宇的错误要来得比她
大。此时的他,还无法充分的意识到,自己现在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到底是怎么
得来的。因为他总以为,自己与那些平民百姓在本质上是有着差异的。

  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跟那些穷人相较,自己是高贵的。

  这是沈弘宇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同样,自以为窥得天机的方培娟,现在的心里也开始变得笃定起来。因为她
认为,既然沈弘宇已经答应帮助她。那么凭借他和他朋友的家庭势力,就一定能
够让胡广仁知难而退。至于今后怎么跟沈弘宇相处,那是以后再考虑的事了。

  毕竟,小伙子长的不赖,对自己又好。反正已经便宜过姓胡的混蛋,自己除
了这副残花败柳之身,还有什么可以感谢他的呢?

  方培娟在脑海中如此作想。

  于是几乎在同时,两人便都朝对方望去。

  举止恢复沉稳的沈弘宇,眼光闪烁,嘴角挂笑。

  方培娟则喜笑颜开,那双明亮的秀眼里泛起的,尽是柔情。

  可怜的沈弘宇,可悲的方培娟。

  可笑的想法————

  ﹡﹡﹡﹡﹡﹡﹡﹡﹡﹡﹡﹡﹡﹡﹡﹡﹡﹡﹡﹡﹡﹡﹡﹡

  半个小时后,将方培娟送回店里的沈弘宇拨通了袁昊的电话。得知其所在的
位置后,他就继续驾驶着轿车,开往目的地。

  很快,他到达了市区里规模最大,设备最好的「强者」网吧。进去后直上二
楼,在一间包厢里,他见到了正独自一人大呼小叫的打着《穿越火线》的袁昊。

  「他奶奶的!那帮人会不会玩啊!一点团队意识有没有。」

  还没等沈弘宇坐下,就见袁昊猛然把耳机摔掉,并狠狠的踩了几脚。随后气
鼓鼓地靠在皮椅上,抽起了闷烟。

  沈弘宇见状也不讲话,将他旁边的一张皮椅搬开,坐下后同样拿出烟抽着。

  「阿宇,晚上去不去山庄?」

  等烟抽完,心情恢复平静的袁昊突然出口,问着沈弘宇。

  袁昊嘴里的「山庄」,便是他父亲袁家荣在海天市远郊所设立的一处地下赌
场。沈袁俩人空闲无聊之时,也会去那儿试手,小赌一场。输赢也就在二三万左
右。

  「我无所谓的。」将烟蒂捻灭的沈弘宇眼珠一转,随即似笑非笑的跟袁昊说
道:「你知道不,我们都还没上鱼饵呢,那鱼就自个儿跳上了岸,等着我们去抓
了。」

  「哦,到底怎么回事,说说。」脸上挂有强烈求知欲的袁昊直起腰,不眨一
眼的看着沈弘宇。

  大概七八分钟以后,听完了沈弘宇的讲述。袁昊的眼角眉梢遂聚起抑制不住
的笑意,出口的言辞里也带着几分狭促与揶揄之气:「看来,咱们昨晚的定计要
改改了。呵呵,真没想到,她方培娟会求到你的头上。阿宇,我判断,她应该是
对你有一点意思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沈弘宇揉着有点僵硬的脖子,继续道:「不过
她说的关于胡广仁跟许副市长之间关系的事儿。我觉得应该找人查查,确认一下
。」

  「这个的话,得去问问我干爹,或者让阿瑞跟他老爸那儿探听一下了。混混
是不清楚这种政府里头的人事关系的。」

  单手支着下巴,神色很是狡诈的袁昊抑扬顿挫的说完话,然后思考起来。没
过一会儿,明显又有了新主意的他将眼光瞄向坐在位子上,同样处于思虑之中的
沈弘宇「明天,明天你去找阿瑞,让他去他老爸那儿打听一下。其它的事情,得
等到我们清楚这个消息是否真实之后才能最终定计。」

  「怎么,要是真的话我们难道还不能碰姓胡的了?别忘了,那混蛋还拍了方
培娟的裸照呢!只要我们找人去他家,把电脑里的硬盘偷出来,不就行了。他那
么贪,硬盘里绝对会有一些证据,弄出来搞个匿名材料,交给阿瑞他爸。我们还
算是为民除害呢!」

  满脸不忿的沈弘宇偏着脑袋,将心里的话如数的说了出来。

  「如果你这么做,那就等着吃牢饭吧!而且,里面的人肯定会接到外面的指
令,把你弄死。」

  撇着嘴,对沈弘宇的言论略微有些不屑的袁昊阴阳怪气的反驳道。不等沈弘
宇开口,他便一挥手,同时接着讲了起来:「你有没有仔细想过,他贪污的主要
大头是哪个?我告诉你,绝对是医院院区改造过程当中的工程款项。我们如果动
手,就算拿到证据也不能送上去。因为事情一牵涉到建筑商,倒下的,那就不仅
仅是他胡广仁一个了。」

  「你的意思,是他胡广仁上面肯定有靠山?而且还不止一个许副市长?」这
下子心里开始发怵的沈弘宇连声音都有些变调了。毕竟,有句老话新词说的好,
叫爱情诚可贵,小命价更高。他沈弘宇也不愿意为一个只是单纯想跟方培娟上床
的原因便去与那体系势力均盘根错节,又复杂异常的官僚集团碰撞。

  「或许有,或许没有。反正就在这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里。」袁昊那双细长的
眼眸里透出阵阵神秘莫名的光芒。将手插进裤兜,脚放在电脑桌上,摆出副神机
妙算的高明样子后,他又出声道:「你是XX县人,应该记得六年前你们县里发
生的连环凶杀案吧?」

  听到这个的沈弘宇既惊且诧。惊的是他当然知道那件在其家乡至今都有人谈
及的凶残案件。一柳姓男子,一夜时间,将自己父母双双枪杀于家中后,进而又
丧心病狂的潜入县委书记一家,连带保姆在内,一门四口,全部被杀。这还不算
完,就XX中学旁边的一个小镇民居内的十名男女青年,他都没有放过,逐一将
其杀害。

  沈弘宇至今都还没有忘记,在案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当时自己所就读的
学校里,那些男女同学们各自对案件,以及那凶手的恐惧、慌张、兴奋、疑虑心
理。而且,整座县城的气氛,也都是压抑的,凝固的。

  为此,县警察局在所谓的案件宣告侦破后专门召开过新闻发布会。其实也只
是宣读了一份案件侦破过程,还有嫌犯已被击毙的官方文件。那份文件,被有些
明眼人一眼窥破其虚假之处。因为从头到尾,警方都没有公布那个凶嫌的全名。
除姓柳,犯案时年龄二十周岁外,其它均无表述。

  「我当然记得。」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喘了口气的沈弘宇苦笑着道:「不光
这个,我更知道那段时期,不光我们县城,就是省城、宁州都发生了很恶心的杀
人案。好象死的那些人脑袋都被人砍了带走。而且,我们省隔壁的那个XX省东
州市的官员集体淫乱视频被曝光事件,还有警察局长被害案件也同样发生在那个
时间段。」

  他看了一眼继续保持着那副高深模样,对此毫无感想的袁昊。遂张口问道:
「你说这个,跟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有关吗?」

  「你没在道上混过,所以只知道这点儿表面的东西。」说着话的袁昊捋了下
前额的刘海,接着闭起眼睛,老神在在道:「实际上,如果六年前没有发生那一
档子事的话。我干爹或许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六年前,在海天,论道上的威望与势力,乃至身后靠山,我干爹都不如卖
白粉、开地下赌场的疤瘌黄。因为这个疤瘌黄不仅自己在市里有几个靠山,而且
又跟那个XX省东州市的黑道大佬石嘉然结成了利益同盟。疤瘌黄卖的那点白粉
,几乎都是从那姓石的手中得来的——」

  「对啊!」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阵已悟的沈弘宇张口就打断了袁昊的叙述道:
「我在网上看到过新闻,好象东州市的那个黑道大佬被通缉也是跟那几件事前后
脚发生的。」

  依然闭着眼睛,做养神状的袁昊微微颔首,接着续言道:「后来的事情你我
都知道。中央对我们省,加上他们XX省的治安稳定状况非常不满,由此派了中
纪委的人下来,督促各省展开打黑反腐专项斗争。其它不谈,光我们海天,牵涉
到疤瘌黄的那几个官员都被抓了,疤瘌黄更是吃了枪子儿。外来的团伙帮派,也
被扫掉了一大半。」

  「你干爹就是在之后接受了疤瘌黄的地盘,趁势崛起的?」沈弘宇眨巴着眼
睛,询问道。

  「他在道上趟了这么多年,能活下来的保命诀窍就是凡事不敢为天下先。」
袁昊终于睁开了双眼,望着沈弘宇,缓缓道:「上面的人看到他有这个优点,于
是就安排他做了海天地下秩序的代言人。同时也跟他约法三章,不贩毒、不涉枪
、控制手下人数。他当然也只能答应,就这样,他才混到了现在这地步。」

  讲到这儿,袁昊再次取烟,一面将其点燃,一面又斜眼盯着面色有点难看的
沈弘宇,沉声道:「跟你说这些,无非是想让你牢牢记住。我们再有钱,在那些
当官的心目当中,都只是待宰的肥羊。跟他们发生正面冲突,你我死的概率绝对
是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所以,你刚才说的什么举报、交给阿瑞他老爸的这种念
头,趁早都给我灭掉。不然,你就会把我们给害死的!」

  看着袁昊严肃认真,一脸阴狠的样子。沈弘宇不禁打了个哆嗦,忙不迭的点
头答应。

  见此,袁昊的脸上也慢慢地恢复的淡然的笑意。他站起身,来到垂着头,神
色隐隐有点郁闷的沈弘宇身边,搂过其肩膀,晒然道:「好啦,做兄弟的也是为
你好。既然你说那女的已经对你有点意思了,咱这边就掌握了主动。只要你再去
阿瑞那儿问清许副市长的事情,回来后你我再行商讨,不是一样?听我的,咱兄
弟日后便能自己创业,飞黄腾达!」

  被袁昊的大吹法螺弄得晕头转向的沈弘宇不由地点了点头。接着,袁昊便松
开了他,示意其跟自己一起玩《穿越火线》。沈弘宇本来就没有其它琐事,于是
也就答应了。

  「他跟我说那些,到底是为什么呢?」实在是被袁昊刚才的言论搞的莫名其
妙的沈弘宇一边玩,一边还在心头暗自琢磨。

  「人傻,钱多。」同样坐在另一台电脑前的袁昊偷眼瞧了下沈弘宇,心下暗
讽。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