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年后的母子突破 3 - 4

                (三)

  昨晚一夜好觉,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老婆早已起床。于是拿过手机,开机
一看已是9点15分。挣扎般的从床上坐起后,老婆推门进来了。看着迷迷糊糊
的我,老婆端着一杯牛奶站在门口咧着嘴笑。

  「这是什么情况?刚睡醒就看到美女的笑,不愧是周末啊,身体舒服了,精
神上也能享受这上等的伺候。」我指着老婆开玩笑的说。

  老婆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坐在床上捏着我鼻子说:「小女子听大爷这
么夸奖真是荣幸之极啊,特来送牛奶一杯。以答谢大爷的不杀之恩!」

  「我操,不杀之恩?!我记得你是小学毕业后才上的大学啊?难道你小学没
学过那个『杀』是啥意思?」我愕然地鄙视着老婆说。

  「是啊,本姐姐是才女,小学没毕业就直接进了大学。不知道这个『杀』是
啥意思。我只知道,昨晚你差点累死我。」老婆狡黠地眯着眼睛看着我,而我更
是大惑不解了,昨晚啥事没干啊,上了会网就回来睡觉了。莫非我半夜梦游干了
她?还是……有贼人破窗而入,替我行了那般好事?

  「看啥看?我告诉你,你别这么无辜的看着我。昨晚上前半夜你打呼噜,打
你一下吧,隔两分钟又打起来了。我好不容易睡着了,你到了半夜又半压在我身
上,又是摸又是压的,累了我半夜,你倒好,睡得跟个死猪一样。你这不是杀人
是干啥?!」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昨晚确实迷迷糊糊的感觉抱着个肉
体的。

  「哎~我跟你说啊。从我那晚值完班,你怎么不冲动了,是不是背着我出去
找了啥女人了?」老婆放开了我鼻子,又揪起了我的耳朵。

  「我靠,疼,你揪我干啥啊?主要是我这几天太乏了。再说了,半夜睡梦中
都骚扰你了,证明我还是有那个心的,我能找啥女人啊?」我摸着耳朵对老婆说。
这才想起来,我已经三四天没跟老婆干那事了。

  「你还乏呢?我上个夜班都恢复过来了,你干啥了?还这么乏?肯定找女人
了吧?」老婆依然不依不饶,把我压在身子底下,继续说:「这几天你真没想啊?
我还以为你昨晚会做呢?」

  「妈在家没有?大白天的,你还开着个门,万一妈上来,不好看。」我半搂
着老婆,将她裹进了被窝。

  「早晨我起床后就出去了啊,放心吧,没在家。老公,我想要了。」老婆小
鸟依人般地趴在我怀里,在我裸露的胸脯上用手指划着圈圈。

  「那也得等我把奶喝了吧?」其实我也有点想要了,鸡巴已经竖了起来。

  「哎呀,一会我给你热去。先喝我的奶吧。」老婆听到我那话之后开始兴奋
起来,用手去摸我的鸡巴。「哎呀,咱家弟弟都硬了,快进姐姐家里暖和下吧。」

  我不再说话,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然后就去摸她的奶子,另一只手也隔着
老婆的牛仔裤摸着老婆的大腿根部。而老婆也不甘示弱地和我接吻,两手摸着我
的屁股,来回抚摸。

***********************************

  正如那一夜在老妈房里一样。听完了老妈的话后我便推门而入,老妈正转身
往床边走。我两步上前从后面将妈抱在了怀里,一只手摸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
摸着她的下身,下面紧紧地贴着她穿着秋裤的肥屁股。

  老妈反过手来扭了我腰一下,便拖着我往床边走。来到床边后我坐在了床上,
让老妈坐在了我腿上,我继续隔着她软软的秋衣抚摸着。

  「我说你猴急吧?这次可是你说的还有一次,我看你媳妇怀孕了后你咋办。」

  老妈背对着我,两手撑在床上,在黑暗中对我说。

  「妈,一回生,二回熟。家里又没人,咱娘俩快活下咋了?再说了,这个又
没人知道,反正都有这个需要,干啥这么拒绝我?今下午你不是挺爽吗?」我一
边回答着老妈,一边抱着老妈起身,把裤子拉到了腿上,同时将老妈的裤子也往
下拉。老妈倒是没有阻拦,看我将裤子褪下了,便又坐到了我腿上,我的鸡巴穿
过她的两腿被夹在了中间。

  「那你也得分啥时代啊?现在哪还有这种事啊?」

  「啥意思?莫非以前这种事是光明正大的?」我很惊愕,忙问老妈。左手已
经伸到了秋衣里面找到了她的奶头,右手则在已经湿润的阴蒂上揉搓着。

  「你懂啥?就是到啥时候,这种事也没光明正大的。不说这个了。」老妈
身体开始颤抖。

  我两手开始加重,老妈显然受不了我的力道,反过手来打了我腿一下。我撒
娇般的一边揉一边说:「妈,告诉我一下嘛,我想听一下那些过去的历史。」

  「那你轻点。」老妈抬手理了理头发接着说:「都是老时代的事了,那时候
家里都穷,兄弟姐们多,就有很多找不上媳妇的光棍,有的终生都和父母生活在
一起。家里老的死了,也有儿和妈弄这个的。」

  「那有实在例子不?」我有点激动了,身体开始前后移动,让下身摩擦。

  「哎呀,你问这么多干啥,都是老人的事,现在哪有这种事啊。」老妈这时
出的水已经流到了我腿上。

  「问问咋了?快说啊,肯定有实际例子。」我已性起,抬起老妈的屁股,让
她分开腿坐在我腿上,而鸡巴开始找她那湿的一塌糊涂的阴道。

  老妈也很配合,待到我摆好了姿势,便慢慢往下坐,直到我的鸡巴全部插了
进去才开始说话:「你可得管好你的嘴,可别乱说。你爷爷家旁边那个老光棍你
知道吧?他以前兄弟姐妹五个,三个男的两个女的,家里穷……嗯……」虽然我
没有继续动,但是鸡巴全根而入还是给了老妈很大的刺激,她忍不住叫了两下,
能感觉出阴道里也颤动了几下。

  「嗯,只能换亲,就是他姐妹嫁给别人,别人家的姐妹嫁到他家里。可惜他
是老小,嗯……家里的换完了,他就光棍了。后来他爹死了,那时他也就20多
岁,就和他娘那个了……嗯……你先慢点动。」我听了兴奋,便抱着老妈的腰前
后移动起来。

  虽然不是抽插,但是鸡巴在里面夹着旋转,感觉却比抽插更加舒服。老妈显
然也很舒服,没说完就停住了。

  「妈,怎么不说了?那别人是怎么知道的?」我也开始喘粗气。一只手绕到
了老妈屁股下面,揉捏着那份丰满。

  「谁知道他俩弄了多长时间了,后来听说是……嗯……你轻点动啊,我都快
撑开了……听说是中午在棒子地里弄的时候被人瞅见了,慢慢……嗯……就传开
了,他娘后来改嫁到外村了……啊……」老妈已经忍不住,我听了也更加兴奋,
两手按着她的腰,让老妈在我鸡巴上颠簸起来……

***********************************

  这时的老婆已经是意乱情迷,让我停一下,她要脱掉牛仔裤,怕脏了床单。
于是我便起身放开她,她下床背对着我脱裤子,那翘翘的屁股和修长的美腿让我
看的鸡巴又硬了半分,看着她把紧身的牛仔和红色的内裤脱下,我帮忙给她脱
掉了毛衣,我俩便赤裸相对了。

  老婆一把把我按下,然后骑在了我身上,将鸡巴慢慢插了进去,开始疯狂地
在我身上扭动。虽然被弄乱的头发遮住了眼睛,但是从她那半张着的小嘴可以看
出,才三天没干她,她便受不了了。

  抽插了几十下之后,她便趴在了我身上,跟我说头晕。哈哈~我当然知道这
丫头的想法,无非就是懒呗,这是她惯用的伎俩,没想到做爱也来这一套。我便
发挥出了我的「大男子主义」的优势,两手抱着她的屁股,然后分开双腿,开始
大干起来。那坚挺的乳房压在我的胸脯上,紧翘的屁股握在我手里,让我开始慢
慢迷失……

  不一会,老婆便大声呻吟起来。

  于是我便又放慢了节奏,怕自己会忍不住射出来,而错失了这份激情。这时
候,言语交流能够有效分散下面的敏感度。「老婆,你下次什么时候再值班啊?」
我问老婆。

  「可能是下周一,没看值班安排呢。怎么了?」老婆趴在我胸脯上颤着身子
说。

  「没啥。现在值班还那么累不?晚上能睡会不?」我慢慢抽插着她的逼,慢
慢找话题。

  「嗯,不像以前了。新一把手上台后管的松点了,晚上可以睡会。不过不好
玩,不如在家里被你肏好。对了,你问这干啥?不会是真想趁我值班的时候出去
偷吃吧?」老婆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我说。

  「哈哈~我哪敢啊。以后你晚上随时打家里电话查岗哈。公平起见,我晚上
也随时给你打手机,看你偷吃不?」我使劲捏了她屁股下。

  「坏的你啊?用这么大力干啥?嘿嘿~我就是真偷吃了,你打我手机有用吗?
说不定我接着你电话的时候下面就接着别人的鸡巴呢。」老婆坏笑着说。

  「哈哈~还真说不准哈。那也一样啊,说不定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下面就
打着别人的屁股呢。」我不肯示弱。

  「低级错误了吧?问题是你打谁啊?你在家里呢,怎么领人回来?奥~我知
道了,咱爸这几天出差,你不会趁我不在家,骑在咱妈屁股上了吧?哈哈哈…
…」老婆捂着嘴巴笑起来。我肏,我心想,还真他妈让你猜对了。

  「肏,要肏也得先肏你妈,看你妈那骚样,不行让你妈来住几天吧?我好用
鸡巴安慰安慰俺丈母娘」,我赶紧打住她的话。

  「滚吧你。要肏也得先把姐姐我肏舒服了。快点吧你,一会妈回来了我可放
不开了。」老婆打着我肩膀说:「反过来,我要在下面,我喜欢被你压着的感觉。」

  翻身,用手扶着鸡巴在她逼外面摩擦,待到她要骂人了我才一下到底,然后
压在她身上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

  老妈显然没用过这种姿势,前后摇晃了两三分钟,便向后仰在了我胸膛上,
嘴里喘着粗气骂咧咧地对我说:「你个小杂种,从哪学的啊?我的腰都快断了,
可作践死我了。」

  我嘿嘿一笑,伸手向前抱住老妈的身子,将她搂在怀里,「妈。我这个是自
学成才,和老婆都没试过呢。」一边说着,下面一边慢慢地摇晃着。

  「哎~生了你这么个作践人的东西。」老妈将头枕在我肩膀上说。

  「就是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得探明真相啊,要不我咋会进我老家?」

  老妈被我逗乐了,一边笑着,一边伸下一只手去摸了摸我未插进她体内的半
截鸡巴,好似自言自语地说:「你说这是啥事啊?我生下来这东西,一不留神又
让它进去了,生它的时候那个疼,现在又进来了,感觉却不一样了。」

  话都这么说了,看来老妈是彻底放开了。我的心里也别有一番风味,自己的
妈妈含辛恕苦地把自己拉扯大,到了该孝敬她的时候了,我却又反过来把她当自
己女人一样肏了,世间有几人能有如此的享受?又有几人能真正体味到这母子谈
情的滋味?想到这里,我伸手摸了摸妈的头,真盼望她的头上不要长出白发,真
盼望妈妈能永生不老。

  老妈还在自言自语:「你说吧,当初把这个巴子生出来的时候,那个高兴啊,
唯恐天下人不知道。现在倒好,它进来了,心里却又那个害怕,怕人知道,哎!」

  「妈,想这些干啥啊?我只知道,现在这样抱着你很幸福。」我停止了下面
的动作,将妈紧紧搂住。

  「嗯,累了吧?到床上躺下吧。盖上被子,别着凉了。」老妈依然那么关心
我。拉过被子来,盖在了身上,然后又压在了她身上,老妈主动用手扶着我鸡巴
对准了位置,然后轻轻地对我说:「进来吧。」我便又慢慢挺进了老妈的体内,
开始抽插起来。

  「为什么你觉得这样会幸福?」老妈抬手开了台灯,看着我说。

  我也抬起了头,看着老妈的脸。那张略显苍老的脸上虽然已爬上了皱纹,在
这昏暗的灯光下,却显得水灵活现。我忍不住摸起来她的脸,「妈,小时候受了
什么委屈都会扑进你怀里,那时候感觉你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现在我好像重新
回到了童年,虽然无知,却很快乐,恰似现在,只想埋进你的怀里,什么都不想
去想。长大了,才发现自己小时候是多么的叛逆,想到小时候一些事真对不住你,
让你那么操心,真想好好报答你。哎~!」说出这些话,我是真有哭出来的冲动。

  老妈嘟着嘴巴半笑着看着我,「嗨,这咋还感慨了呢?你知道这些就好,我
也不想你怎么报答,只要你好好生活,就满足喽。坏小子,还要妈哄你不哭啊?
哈哈。」说着就去挠我胳肢窝。

  「嗯,妈,你知道我最怕挠胳肢窝了,别闹了。」我扭动着身子躲避老妈的
「骚扰」,这一扭动却更激起了下面的快感,于是忍不住又大力抽插了几下。

  老妈抬起手在我后背打了下说:「没正型,刚发完感慨就在这使坏开了。还
是小时候好玩啊,大了会作践人了。」

  我也回复了情绪,一边抽插着一边回答:「俺小时候咋好玩了?顶多亲亲你
的奶子,现在大了,不仅会亲奶子,还会用鸡巴肏你呢,嘿嘿。」刚说完,后背
就又挨了一巴掌。

  老妈继续说:「你今下午还没回答我呢,你为啥对我这样,要说实话。」

  「嗯,妈。其实……其实我从懂得男女之事起就对你有那么一种幻想。」

  「这个我知道,从杂志上看过,大部分人都有这么一种思想,可是为什么你
真实施了呢?难道没考虑我拒绝的后果?」

  「妈,我真的不知道我那天怎么那么大胆。就是真插进去吧,感觉很刺激,
和自己媳妇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虽然觉得那样不好,但是身体忍不住地往里送。
那你又是为什么没拒绝呢?」

  「差不多,我开始是觉得不好意思面对这个事实,可是后来你把我弄得也想
了,就慢慢接受了,那天后来我也是忍不住地去迎合你,你也应该觉出来了吧?」

  「嗯,觉出来了,妈,跟你说这些感觉真刺激。你感觉出我鸡巴更硬来了吗?」

  「嗯,坏蛋啊。你就在这作践我吧哈,真是的。」

  「哈哈,这不是作践,这是……嘿嘿……是肏!你用哪感觉出来了?」

  「你个色相吧。你用被子盖住咱俩,我就说。」

  「好了,这样看不见了。说吧。妈。」

  「哎呀……你用这么大劲干啥?我都快被你插透了……」

  「兴奋了。妈。你还没回答我呢。」

  「啊……下面声音太大了,轻一点,轻一点肏……我。妈的下面感觉出来的。」

  「妈,听你说出这个『肏』真刺激。啊……没想到你真放开了,妈,我肏你
哪?」

  「坏蛋。嗯……你这是骂妈呢?妈放开还不是为了你啊?为了你能肏妈的
……逼。」

***********************************

  老婆已经被我肏的大声喊叫起来,我怕我妈真这时回来了,便又放慢了动作。

  「哎~我说亲爱滴,咱别弄这么大声好不?整的我跟嫖娼一样,你又不是小
姐,别这么夸张啊。」我笑着说。

  老婆也停住了喊叫,指着我说:「好啊你,挺专业啊。你肯定在外面嫖娼过,
要不咋会这么说?」

  我把老婆的手移开,压在床上。「肏,我专业还是你专业啊?咱虽然没嫖过,
可也学习了不少日本教育片了吧?你这几声喊,比那些女优专业多了。」

  老婆红着个脸,在我身下扭了几下说:「讨厌,你说人家是卖淫的,人家不
伺候你了。」

  「嘿,你个丫头,还真反了。不伺候我,你想伺候谁去啊?」我打趣道。

  「爱伺候谁就伺候谁去,谁让你说我卖淫了。我不卖了,我去送。」

  「哈哈,就像你没送过一样。」

  「啥意思啊?我送给谁了啊?你别在这玷污我清白。」

  看她阴起了脸,看样子要当真,我便不再开玩笑,赶紧打起了圆场:「呵呵,
你忘了啊?上次咱俩不是视频给人看了吗?」

  老婆听完之后把头埋在了下面道:「还说呢,羞死了。都是你给忽悠的。」

  我继续干起来。「吆喝。当时看你不是挺兴奋吗?咋这么害羞了?」

  「讨厌,用这么大力。啊……老公……我要。当时兴奋,啊……现在害羞了。」
老婆又开始意乱情迷地叫了起来,只不过这次声音小了很多。

  在这里,我有必要说明下。前段时间,在自拍区认识了CJMN同志,因为
都是自拍爱好者,就交换了QQ号码。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开始熟识起来。
(不露脸的那种)后来她的老婆回老家了,一次晚上在聊天的时候他就想看看我
老婆。我便将在沙发上的老婆抱过来,开始就是简单的聊天,然后他就开始慢慢
调戏,夸我老婆的身材好之类的。

  当时我也很兴奋,就脱老婆的裤子,让他看屁股,结果老婆不愿意。无奈只
好对着视频一边聊天一边爱抚。后来老婆困了,要去睡觉。他便要求再看一眼屁
股,我欣然接受,拉开老婆牛仔裤,慢慢老婆也兴奋了,我便趁机拉出鸡巴从后
面插了进去。老婆很兴奋,流了很多水。后来我就让老婆一边跟他打字,一边坐
我身上动。

  CJMN同学则在那边打手枪。后来老婆让他快点射,他问射在哪?老婆不
假思索地回答射在她的逼里,她想要。结果……那位同学射的一塌糊涂啊。我原
本保存了聊天记录的,也保存了CJMN发过来的截图,可是后来电脑出故障重
装了,只能是个遗憾了。

  我继续调戏老婆,还想再那样做一次不?老婆没有回答,我又问了次,她就
说不要了。

  我问为什么,老婆说那样没意思,很后怕。于是不再说话,扛着老婆双腿开
始插起来。

  「哎,我跟你说啊,要不咱跟小强同学来一次?」过了一会,我问老婆。小
强是化名,是我的一个哥们,他女朋友在外地工作。以前我和老婆做爱的时候常
幻想的一个人。就是我扮作小强,她有时候也扮作我妈。我曾经骗过老婆,说小
强要跟我换妻,你愿意不?老婆说我骗他,还要让我半夜正干着她的时候打
电话给那位朋友证实。

  这个问题能难倒我?我让老婆拨通电话,然后我拿过来说两句话后迅速偷偷
挂断,装模作样的说几句,待到老婆抢过手机去,还真以为我说了。从那之后,
老婆是深信不疑了。

  「随便你啊。我看不是人家……啊……想肏我,是你想肏他老婆才对。」老
婆半眯着眼说。

  「肏,没跟你说啊?小强特别喜欢你的屁股,还说以后要从后面干你呢。」
我继续调戏她。

  这时老婆已经快高潮了,又大声叫起来,还让我打她屁股。

  「啊……老公,我不准你肏他女朋友,啊……我要你俩一起肏我……」老婆
呻吟着说。我肏,这买卖貌似划不来。但是看样子她快高潮了,我便回应道:
「好,反正她女友现在也不在,改天到他那去,穿上你这件紧身牛仔,我俩一起
肏你。」说完我便加快了速度,老婆抱着我后背,已经兴奋地说不出话了……

***********************************

  「妈,插在你逼里的感觉真舒服。」那天晚上的最后时刻我是这么对老妈说
的。

  「坏小子,嗯……妈也舒服。你要……嗯……要射啊?」老妈也已经到了最
后的状态,在我耳边小声说着。

  「好像快到了呢,憋死我了,我把被子掀开吧。」

  「嗯,我掀了吧。亲儿子了,要命了。」

  「妈。要啥命啊?是想要精吧?哈哈?这次我射在哪?还射你逼里?」

  「嗯……我说你插得我太快了。妈……妈真没享受过。还问射在哪?嗯……
前两次你不都射进去了吗?」

  「我是怕不安全啊,真不想射,想好好再肏肏你。」

  「傻样,要是不……不安全,妈能让你射进去?快一小时了吧?别肏了,也
该射了。」

  「妈。」

  「哎。」

  「爱你。」

  「那就使劲肏……肏我。」

  「妈,射了。」

  「啊……嗯……嗯……怎么还没射完?妈的逼里……嗯……满了。」

***********************************

  「老婆,咱说好了,我明天给他打电话,我俩一块肏你。」昨天晚上的最后
时刻我是这么对老婆说的。

  「啊……老公。我愿意。我要你俩一块肏,我要两根鸡巴。大鸡巴。」老婆
自己摸着奶子说。

  「嗯,你想我俩咋肏你啊?」

  「啊……讨厌,我是……啊……女的,谁知道你俩咋肏啊?」

  「那你希望我俩怎么肏你啊?啊,老婆,我好像也要射了。」

  「啊……我想趴着让他肏,啊……我用嘴玩你鸡巴。老公,你肏的太快了,
我来了,老公……」

  「啊,老婆……我也要来了,我要射你。」

  「啊……快点射进来,啊……到时候你俩都要射进来……啊……老公好烫,
你都射到我肚子里了。要死了……」


                (四)

  春天来了,大地开始回暖了,鸟儿在歌唱了,枯树也要吐新芽了。在这春光
明媚,万象新生的大好时光里,不上SIS看会自拍,实在是浪费青春,虚度年
华啊。

  我一直在上,一直在关注你们的留言。同志们心急,我也心急啊。问我为什
么不更新啊?关键是没素材啊。我脑子笨,因此才进了政府部门,因为政府里不
讲究什么创新,只要你按部就班的来,你就是好同志。久而久之,俺在学校学的
那些创新思维都被泯灭了。好比我正在写的这篇文章一样,凭空想象,我还真写
不出来。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确实,这段时间没和我老妈那个。什么?你说是不是我
阳痿了?额,这个倒没有,我在床上依然生龙活虎,这是我老婆跟我说的。这么
说吧,俺家楼上楼下,就那么200来平方的实用面积,在里面生活了四口人,
我就是有那个心,也没机会下手啊。

  同志们又开始心急了,啰嗦了这么多了,咋不开始呢?刚过完三八妇女节,
我还沉浸在喜庆当中呢,略显婆婆妈妈,大家别介意。其实,我要讲的故事还真
得从三八那天说起……

  本来啊,这次是该我轮休了。不过这段时间恰好赶上了开两会,没办法,只
能延期休假了。老婆单位本来组织了妇女同志们外出旅游,不巧的是临行前他们
单位突然接到了个大订单,旅游的事也被取消了。

  为此,老婆开始闹情绪,我心里还不好受呢,两个人就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
来。

  最后在老爸老妈的调解下,还是握手言和了。作为补偿,老婆让我三八那天
中午陪她出去买衣服。陪女人逛街,这个惩罚有点大,我最烦的就是这个。老妈
说那正好,天气预报说未来几天还要继续升温呢,她也要出去添置点春装。好耶,
俩女人逛去吧,我正好解围。

  于是,三八那天我上了半天班,下午就跟头儿请了半天假,说家里有急事。

  中午在家吃完饭,我就开车拉着她俩来到了服装城,陪她们转了几家店后我
便借口说拉肚子,溜到车上抽着烟看大街上的女人屁股了。哈哈。

  大概过了那么两三个钟头,我妈和老婆才回到车上,一人提了一个大包。有
女人看,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中啊。要在平时我陪她,度日如度年一样。俩
人似乎还没逛够,还一个劲的在车上评论买的衣服,我这时也还沉浸在刚才意淫
的兴奋中,一路上没和她们俩搭话。

  来到家里,老妈看我一路上不说话,以为我还和老婆继续闹别扭呢,便把我
拉到厨房,告诫我别小心眼,让我去哄哄老婆。

  我笑笑跟老妈说:「没事,早好了,昨晚还那个了呢。」

  老妈看我又不来正行,打了我肩膀下说:「那快滚出去,既然已经好了,为
啥不说话,快去哄哄,别让我操心。」

  于是我便退出来,老婆这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用很鄙夷的眼光打量了下
我,没作声。看来她俩真误会了,我坐在了她身旁,搂过老婆说:「老婆,不是
我又找事儿,是刚才拉肚子拉的我有点虚脱,不想说话。」老婆依旧沉默,貌似
在她面前这种借口很小儿科。看她没反应,我便又说:「听妈刚才说你俩买的衣
服很新潮,要不现在换上让我看看?」

  这招果然奏效,老婆笑着跟我说:「哦,我还以为你刚才哑巴了呢。那好,
我换上让你看看,看看姐姐我的眼光咋样。」哎,女人啊……

  老婆起身要到楼上换衣服,正好老妈从厨房出来了,老婆便拉着老妈一起换
上试试。

  老妈也欣然答应,于是她俩便各自回各自的屋换新装去了。

  一会她俩一起出来了。老妈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外面搭配一件花格子短袖
上衣,把那大乳房衬托的更大了。下身穿一件黑色的紧身提档裤子,就是上面瘦
下面肥的那种,包裹着圆鼓鼓的大屁股。老婆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长毛衣,下面
是牛仔短裙加黑色的打底裤,整个人显得苗条了许多。

  哎呀,看着这俩人的打扮,我是热血沸腾啊。刚才在马路上看的那些都是远
观,而这个可以近看,视觉冲击力更加震撼。再联想到这俩人都曾被我用鸡巴征
服过,我是得意的笑啊,得意的笑。突然想起SIS上有位狼友留言说的3P,
哈哈,我倒是有那个心,可是谁能有这个胆?不过这么想想,就使我鸡巴窜的老
高了。

  老婆看我一直笑,便问我咋了,是不是什么地方不好看。当然好看,我当然
都喜欢,我笑着称赞老妈和老婆的眼光好,我自己的眼光呢,却在偷偷瞄老妈。
老婆看我一味附和,又问我为什么好。

  「哎呀,啥地方都好。你看你这身,咱身材本来就好,让这衣服一显,更加
美妙绝伦了,你自己出去我都不放心了。哈哈。至于老妈这身,显的成熟稳重,
又不乏青春的气息。总之呢,你俩穿着这衣服都能衬托出各自的特点,可谓是青
春活力中衬托着风骚啊。」我这话一出,便遭到了俩人的口诛笔伐,我说错话了,
该用风情的,赶紧道歉,哈哈,其实用风骚很正确……

  天公作美啊,正在这时呢,老婆手机响了。原来她今下午是偷偷溜出来的,
根本没请假,她单位的主管要一份她写的文件,找不到她了。老婆在电话中撒谎
说家里有急事,刚出来没一会儿。哈哈,跟我学。挂了电话便摸了我车钥匙就要
往外跑,我一把拉住她,让她先把衣服换下来。额,当然不是我真不放心她穿这
衣服,满大街都是这样的。关键是她刚才说家里有急事,现在又换了一身衣服,
这不明摆着是出去逛街了吗?

  老婆亲了我脸一下,感谢我的提醒,然后急忙换了衣服出去了。我追到门口,
嘱咐她慢点开,然后关上门,上了内锁。别问我要干啥,这不明摆着吗?

  老妈这时正在阳台上,开了洗衣机准备洗衣服。看我进来了,就让我把我和
老婆的衣服也拿下来一块洗了。我没作声,站在她身后用手摸她屁股。老妈转过
身来把我的手打开,让我老实点,这可是在阳台上。我当然不怕,由于是顶层复
式,在其他楼上只能看见上半身,下半身看不到。

  老妈看我不听就不再说话了,继续干她的活。我是越摸越起劲啊,胯下早已
受不了了。也难怪,从老爸出差回来之后,一直找不到合适机会,现在机会来了,
我怎能轻易放过?

  隔着老妈的衣服摸了一会,我忍不住了,趁他弯腰放衣服的时候伸手上前摸
住了她的大奶子。老妈可能还是怕别人发现,便蹲了下去,我也跟着蹲在她身后,
两手继续抚摸那白色毛衣的突起部位,下面则用鸡巴顶在了她屁股上。

  老妈反过手打了我一下,说:「大白天的你要干啥?这是在阳台上你不知道
啊?」

  我继续上下其手,右手已经伸到了她裆部,由于她是蹲着的,腿是分开的,
我的手可以轻易的来回抚摸。

  「妈,没事,咱俩蹲着,下面的又看不到。好多天没弄了,想你了。」

  「你刚才不是说昨晚刚弄了吗?」

  「我说的是和你。我算算,多少天了?得半个月了吧?」我一边说着,左手
开始去解她的裤腰带。

  「我看你是弄上瘾了,你羞不羞?」老妈虽然阻止我去解,但是慢了半拍,
皮带一开,这短腰的裤子便滑落下了半个屁股,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紧身保暖裤。

  我想继续给她脱,老妈却拉着裤子一下站了起来,这下我没辙了,我要是强
来下面真能看到。于是继续跟她腻味:「妈,有啥好羞的。那晚你不是放的很开
吗?哈哈。」

  老妈低头重新系上了腰带,转过脸小声跟我说:「她刚走,你不怕她回来啊?」

  我的手又落在了她屁股上:「妈,哪那么快?你这衣服太诱人了,咱再弄一
次吧?」

  「哈哈,我就知道你没正型,刚才换衣服我就看出来了。你也真大胆,当着
她的面就那么看我。」老妈不再阻拦,笑嘻嘻地跟我说。

  「是你心虚,我看自己妈怎么了?她又不知道我想的啥,她又不知道我想肏
你。」

  「又来了,你快出去。」

  「妈。机会难得,以后很难找机会了,弄一次吧?你看我下面鸡巴都硬的不
行了。」

  「我让你出去,没听见啊?」

  「妈……我真想你了……」

  「我让你出去呢,难道在这弄?」

  「好,我等你。」以为老妈要彻底拒绝我呢,原来是让我到房间里来弄。于
是我出来后拉上了窗帘,然后把衣服全脱光了,挺着鸡巴坐在沙发上等她。

  老妈定好了洗衣机的时间后也出来了,指着我说:「看你这个样,脱这么光,
万一家里来人了怎么办?」

  我笑着走过去一把将她搂住,两手按在她屁股上,说:「没事,要是来人了。
我就直接拿着衣服跑上二楼。」

  老妈欲火也上来了,低头倚在我胸膛上,两手把我抱住,轻声地说:「大白
天的就想这事,还拉着个窗帘,让人家看了还以为怎么了呢。」

  我不再说话,将老妈倚在客厅的墙上,下面紧紧地顶住,两手把玩着她的奶
子。

  老妈呼吸渐渐加重,过了一会将我推开,说要脱了衣服,怕把新衣服弄皱了。
于是我一边看着老妈在我面前脱衣服,一边继续对她「性骚扰」。

  将外套全部脱下之后,老妈就只剩下那身粉红色的紧身保暖内衣了,我要继
续给她脱,老妈不让,怕有人回来,这样她穿着衣服没事。

  老妈以前在家里有时候也只会穿着秋裤,但是这么紧的我还真没见过。特别
是那两腿中间,圆鼓鼓的,下三角被勾勒的一清二楚。我一把将她裤子拉到臀部
以下,伸手进去,发现里面已是一片汪洋。

  老妈这时就光着屁股暴漏在我面前了,虽然已经站直了身子,但是两腿中间
却分的很开。不知道女人被肏的时间长了是否都会这样两腿并不拢了。不过,这
样却更显得性感,特别是光屁股的时候,看着那黑黑的阴毛下湿润润的阴唇,谁
能有那坐怀不乱的信念?

  看我性起,老妈将两手搭在我肩膀上,半呻吟着说:「想弄……就快点进来
吧。不去卧室了,要不来人了来不及,就在这吧。」说着老妈又将屁股倚在了墙
上,然后身子稍微往下蹲了点,一只手往下拉了拉裤子,两腿分开了点。

  我感觉我蛋都涨的慌了,用手扶着鸡巴就往里插。老妈穿的裤子太紧了,两
腿分开的角度太小,试了好几次都没插进去,到了逼口就滑过去了,本来龟头就
很敏感了,这一磨蹭,感觉很酥,身上忍不住地打哆嗦。可能老妈也有同样的感
觉,每次滑过,她也会颤抖一下。

  实在没办法,老妈干脆将裤子褪到了膝盖处,这样腿就分开的多了,然后用
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压我,让我低点。折腾了一阵之后,终于进去了,老妈「嗯」
了一声,我也舒服的仰头闭上了眼睛,感觉老妈出的水真是很多,里面软软的含
着我,等待我的继续挺近。

  老妈喘着粗气,倚着墙,挺着下身,放开了裤子,将手放在我腰上,半眯着
眼睛跟我说:「插到底吧,这次你可快点啊,作践人的东西。」

  「好的,妈,要想我快点结束,那你可要配合点啊。」我挺身将鸡巴送到底,
抱着老妈屁股开始抽插起来,下面的湿滑,加上小腹相撞时传来的热度,那个舒
服劲,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建议大家试试这个动作。

  老妈这时站直了身子,屁股紧绷着随着我的节奏前后摆动。这样我的鸡巴就
等于是弯弯的插进去了,感觉特别紧,也更有征服感。老妈抬起头问我:「还要
怎么配合?这样不舒服吗?」

  看着老妈微红的双脸,还有正在被我肏着的身体,我异常激动,使劲来了几
下狠的,后面的手也打了几下她的屁股。这就是我的母亲,彼时的她养育我长大,
此时的她在光着屁股迎接我的一次次肏弄。看着老妈微张的嘴唇还有那带着疑问
的眼神,我发疯似的一次次插进又退出,伸手一把将老妈的头搂住,和她来了个
甜蜜亲吻。这是老妈第二次和我接吻,这次更热烈了很多,也更刺激了很多。

  亲吻了不到30秒,老妈便将头移开,深呼了几口气说:「哎呀,憋死我了。
你……你慢点啊,都把肚子……嗯……撞疼了。还要我怎么配合?」

  「妈,你不是让我快点吗?哈哈~刚开始就受不了了吗?光身体配合可不行
啊,我出来的慢你又不是不知道。」

  「哎呀,你今天这是疯了……嗯……轻点弄我行不?这不是问你了吗?还要
怎么配合?」

  「妈,我忍不住,一插进去就想狠肏你。你配合我说话吧。」

  「熊样啊。作践人的东西,就知道说肏肏肏……」

  「妈。咋常说我作践人的东西呢?」

  「你这不是在做贱人?嗯……哪有你这样的?」

  「你不也想要吗?嘿嘿。妈,你说我在怎么着你?」

  「作践我。」

  「不是肏吗?」

  「滚。我可是你妈,别跟我说这个……嗯……跟你媳妇说。」

  「你是我妈怎么了啊?现在还不是分着腿让我肏吗?」

  「啊……那你……轻点肏……啊……我。」

  「哈哈,妈,你终于叫床了。嘿嘿。你想让我轻点肏谁?」

  「我……你妈……轻点……肏你妈。」

  老妈说完这句话,我俩同时笑了。老妈感觉出这话不妥了,打了我一下,继
续说:「还有点正样吗?逼着你妈说这个。累了,从后面吧。」

  老妈转过身去,扶着墙弯下腰,把大大的屁股呈现在我面前。那粉红的洞口
微微敞开着,甚至能看到从里面流出的爱液。我一手按住她屁股,一手提枪放在
了洞门口,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慢慢的顶开老妈的阴唇,淹没在她的阴道中。
母子性器的交合是最刺激的。

  「哈哈,妈。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滚。」

  「快点啊,妈,哈哈。要不我打你屁股了哈。」

  「疼啊,你个作践人的东西。嗯……」

  「那你说。」

  「轻点肏我。」

  「不是这句,我继续打。」

  「你轻点……嗯……声音太大了。肏你妈,肏你妈。」

  「啊……妈,我好兴奋,我就肏你。妈,我肏你。我肏我妈。」

  「嗯……小混蛋啊。肏你妈。」

  「妈,我肏你妈。」

  「哈哈,别没正型哈。嗯……」

  「妈,我就肏你妈。」

  「别说了,肏我,我是你妈,嗯……我可能要来了……」

  「妈,我骑你。我和我爸一块骑你。」

  「啊……骑我,嗯……你这不是在骑我吗?你和你爸都骑。」

  「妈,你屁股好大。逼里好滑。我鸡巴插你逼里了。」

  「啊……我来了,啊……全插进来。」

  「妈……我也要射。」

  「嗯……快点……快点……我夹住你……射进来。」

  「啊,妈,要射了。咱母子乱伦。」

  「插到……底射。乱吧,乱吧……想乱我……啊……就给。」

  「射了……」

  「啊……又好多……」

  老妈扶着墙,身上已出了很多汗。我抱着她屁股一下一下地全部把精液射进
了她体内。老妈将双腿并拢,使劲夹着我,随着我的射精身体颤抖着,时间似乎
静止了,画面也定格了。射完之后好一会,我俩才分开。打扫完战场,我便穿上
衣服上楼睡觉了,老妈也继续去完成她的洗衣任务。

  直到晚饭的时候,我才被老婆叫起。吃完晚饭,我和老婆收拾盘子,老妈在
厨房洗碗。趁着老婆出去,我在老妈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然后对老妈悄悄滴说:
「妈,别忘了你说的哈。找机会咱再乱下次。哈哈。」

  老妈瞪了我一眼说:「找死啊你?早晚把我作践死算了。」

  睡觉的时候,照例和老婆办公事。因为下午刚做了一次,我有点心不在焉,
鸡鸡也比平常软了一些。老婆还责怪我整天睡懒觉,越睡越困,把鸡鸡都睡没精
神了。我哈哈一笑,继续埋头苦干。

  过了一会,老婆呻吟着告诉我:「老公,今下午我回家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我心里一惊,忙问:「你看见啥了?」

  老婆神秘秘的说:「我看见咱爸在客厅看电视,咱妈只穿着保暖内衣,哇塞,
原来咱妈身材那么好啊?」

  我心里石头落地了,继续问道:「哦,就这个啊,你才发现啊?」

  「啊……坏老公,你以前偷看过啊?嘻嘻。我还发现咱妈脸色潮红,凭我的
直觉,是不是她和咱爸刚干完那事啊?」老婆一边被我抽插着一边说。

  「一边去,咱爸和你差不多同时下班,怎么可能?」我说完就后悔了,毕竟
心虚。

  「哦,也对。看咱爸也是刚进来不久,外套都没脱呢。那就有可能是他俩准
备那个的时候我进来了吧?」好在老婆没多想,哦,不对,是我瞎想才是。

  「嗯,有可能啊。」

  「不过也不太对,咱俩都在家,他俩不可能办那事的。」

  「你瞎想什么啊?」

  「坏老公……你这会好厉害了。啊……老公,色老公,是不是趁我不在家,
你把咱妈肏了。」

  「……」

  「啊……每次一提这个你就兴奋。好厉害,老公,啊……还让我扮演吗?好
儿子,快肏,我是你妈,快肏我。」

  「啊……」

  「老公,我也要来了,我要你射我。儿子,好儿子……射妈妈逼里。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