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6, 2013

【无法平静】 23

  二十三、偷窥下的高潮
  经过仔细研究,基本方案定下来了,天也不早了,我们起身要走,江华瞪了
我一眼,对我和晓月说:「都十二点了,住这吧,我和晓月一个房间,大鹏和青
林一个房间。」

  我心里莫名的激动和紧张,看着晓月,晓月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没有
说话,江华已经拉住晓月的手说:「咱俩先洗洗,我和你还真没单独聊过天呢,
正好,今天我们聊聊。」

  晓月也不好在推辞,脸色微红,点点头。两个女人叽叽喳喳开始边说话,边
进卫生间,大鹏整理好小卧室,我和大鹏坐下来闲聊。

  我心绪不宁,期盼什么,又怕什么,说不清楚,不知道嫂子会和晓月说什么
,心慌的厉害,哗哗的水声夹杂着两个女人的说笑声,虽然听不清楚,但我能感
觉到她们的气氛很融洽,心里总算踏实不少,心想,江华一定能说清楚。

  出来了,两个不同类型的美女出来了,江华扭着大屁股,裹着浴巾,晓月娇
羞的躲在江华身后,也裹着浴巾,不过比江华遮挡的更严实。

  江华自然大方,晓月娇羞含蓄,各有千秋。江华白了我和大鹏一眼说:「看
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男人咋都这德行啊,晓月你看你老公,看我的眼都直了
,哈哈。」

  晓月羞涩的拍了江华屁股一把说:「你就没正形吧,说明你有魅力呀。」大
鹏脸红了,有点尴尬的对江华说:「你当着弟妹的面胡说什么呀。」

  江华一撇嘴说:「要你管,走,晓月,我们回房睡觉。」说完扭着大屁股就
走,发卡掉了下来,晓月在后面边捡发卡边说:「你这张嘴呀,真是的。」弯腰
的时候,不经意的撅起屁股,隐约的一抹乌黑,粉嫩的肉缝暴露出来,我清楚的
看见大鹏一激灵,脸更红了,双腿不自然的夹紧。

  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失落又激动,鸡巴已经不自觉的硬了。大鹏乾咳
几声说:「青林,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我摇摇头说:「两个男人睡一起,呵呵,我还真不习惯,你去睡吧,在在沙
发上睡就行了。」

  大鹏想了想,也没说什么,对着江华的卧室喊了句:「给青林拿个被子,他
睡沙发。」就进卧室了。

  不一会,江华抱着被子出来了,扔到我身上,又瞪了我一眼,不过这眼里已
经充满愉快的神情,我心里一种激动,忍不住在大屁股捏了一把,虽然已经换上
睡衣,大那肉乎乎的感觉真好。江华笑着给我一巴掌,扭着大屁股进屋了。

  我躺在沙发上,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想在晓月不知道能否接受大鹏,大鹏能
否接受晓月,不过刚才大鹏明显硬了,是看见晓月春光硬的,不觉有股醋意,心
里说不出的纠结。

  鸡巴硬的发疼,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兴奋呢,唉!真是恼人的夜晚啊,
糊里糊涂的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被晓月轻轻推醒,睁开眼睛,天刚濛濛亮,还很黑
,不过隐约能看见晓月的脸红红的,示意我别出声,指了指大鹏的房间,这时我
才隐约听见从大鹏虚掩的房门传出熟悉的呻吟声,我一下坐起来,大鹏和嫂子在
做爱。

  我的困意早已无影无踪了,晓月羞红着脸,悄悄的说:「大屁股真是的,说
撒尿,门也不关就,就去和大鹏干那事了。」

  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江华是故意这么做的,无疑这是在暗示我和晓月什么
,一股冲动,让我的鸡巴挺立起来,说不出出於什么原因,也许是积压的情愫在
勃发,或者是期待的时刻让我激动吧。

  我兴奋的小声说:「月,我们看看去。」

  晓月瞪着我,狠狠掐了我一把,我没等晓月反应,已经起来,抓住晓月的手
,轻轻的往大鹏他们房门走,晓月挣扎几下,不敢太挣扎,怕他们听见吧,红着
脸,咬着嘴唇,紧紧贴在我的后背,被我拉到虚掩的方门前,里面江华的淫叫声
更加清晰了。

  我颤抖的轻轻把门推开一点,一副淫靡的画面,伴着江华和大鹏的交媾声,
清晰的出现我的面前。

  江华高昂着头,跨坐的大鹏身上,大屁股上下起落,坚硬的鸡巴在屄里进进
出出的抽插,淫水打湿了大鹏的卵蛋「啪啪」的无比淫靡,一股性的气息扑鼻而
来。身后的晓月羞涩的扭过头,小手冰凉。

  我紧紧握着晓月的手,不让她挣脱。里面江华发出颤抖激动淫糜的叫声:「
老公,啊……老公鸡巴好硬,肏死我了,啊啊……我的屄好舒服啊,老公抓抓我
大奶子……用力呀,啊啊……老公你鸡巴舒服吗,喜欢肏屄吗,啊啊……」

  大鹏压抑着说:「小……小点声……啊啊……舒服,老婆骚屄水好多……啊
啊……」

  这是多么诱人的画面啊,我听见晓月的呼吸开始急促,几次想把手抽出去,
无奈被我紧紧抓住,我的手伸到背后,伸进晓月的睡裤,晓月似乎躲避,又似乎
在迎合,扭捏的扭动屁股,又微微分开双腿,我的手触碰到一片沼泽一样,湿漉
漉,水淋淋的,阴毛下的肉缝已经微微张开,嘴里发出低低的,压抑的轻声「嗯
嗯」两声,小手反抓住我的手,微微颤抖。

  江华的叫声更大更淫荡了:「老公……肏我呀,啊啊……老公,我的屄好痒
啊,老公……喜欢……喜欢看我让人肏吗,啊啊……」

  大鹏已经亢奋异常了,嘴里不自觉的回答:「喜欢……啊……喜欢青林肏你
,啊啊……肏你大骚屄,啊啊……」

  身后的晓月明显的哆嗦一下,我的手指感觉到阴道的收缩,虽然很轻微,但
是说明晓月已经被带入性欲的海洋。里面淫叫声不断,我颤抖的转过身,晓月迷
离的眼睛,露出兴奋的光芒。

  我兴奋的一把搂过晓月,一只手褪下睡裤,露出大白屁股,一只手在晓月后
背抓捏,鸡巴隔着内裤,顶在晓月的小腹,两张饥渴难耐的嘴,紧紧吻在一起,
用力吮吸柔软的小香舌。

  晓月闷哼一声,早已忘记身在何处了,小手在我结实的屁股上用力抓捏,低
低的,从牙缝挤出来:「老公,肏我,我要……」

  我搂抱着晓月,就在玄关,扒下晓月的睡裤,晓月来不及退进卧室,被我按
倒在地板上,挺着大鸡吧,翻开晓月双腿「噗哧」一声,深深插进晓月水汪汪的
阴道,同时发出一声低吟。

  今天晓月特别动情,扭动娇躯,蠕动的阴道里,像有无数的触角缠绕在我的
鸡巴上,柔软而顺滑,每一次深入,伴随晓月宛如歌唱的呻吟「咕叽、咕叽」的
交媾声,里面江华和大鹏应和一样的淫叫声,交织在一起,我和晓月完全沉迷在
性的快感里,什么都不重要了,道德伦理,早已抛在脑后。

  肉体的快感让我们失去了往日的尊严,里面的江华已经变换姿势,翻过身坐
在大鹏鸡巴上,大眼睛露着闪亮的光,透过半开的房门,紧紧盯着玄关的我们,
叫声更加大了:「啊啊……老公肏我……啊……老公大鸡巴真好,啊啊……老公
老公……好想青林肏我,啊啊……」

  已经失去意识我的,兴奋的拔出鸡巴,粗鲁的把晓月翻过来,面对着江华,
鸡巴狠狠插进晓月撅着屁股的阴道,用力猛肏几下,晓月低着头沉吟几声。

  我疯狂的抓住晓月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抬起来,和江华四目相对,晓月看见
江华一只手抓着露在阴户外面的卵蛋,正看着我们,扭动大屁股在晃动,明显的
,晓月淫荡紧紧收缩几下,颤抖的大屁股晃动着高潮了。

  短暂的停顿后,我挺动屁股,又一次征战在晓月的屁股后面,这前所未有的
感官刺激,让晓月有一次亢奋起来,已经不在矜持,主动迎合我的抽插,嘴里的
呻吟声也开始变大了。

  江华忘情的扭动屁股:「老公肏我,啊……啊……老公的鸡巴好硬啊……啊
……啊……老公啊……啊……想……想肏晓月吗?晓月的小屄很嫩啊。」

  一句话,让晓月几乎有一次高潮,大鹏低沉的:「啊啊……肏你……啊啊…
…肏……想肏晓月……」

  江华接着叫:「青林肏我大屄……你肏晓月小屄,好幸福啊……啊啊……我
的屄呀……啊啊……」的浑身哆嗦。

  晓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叫出声来:「老公肏我,啊啊啊……」强有力的
紧缩阴道,高潮着,颤抖着,我和大鹏几乎同时大叫一声,无数的精液狂射而出
,高潮的快感,几乎让我窒息。

  江华仰躺在大鹏身上,阴道流出白花花的精液,滴落在大鹏浓密的阴毛上,
大鹏的鸡巴已经软了,却还在一下一下的跳动,晓月瘫倒在地板上喘息,粉嫩的
阴道,同样流出白花花的精液,我气喘吁吁的趴在晓月身上,时间仿佛定格一样。

  晓月先清醒过来,脸色通红,快速的捡起睡裤,跑进卧室关上门,江华也慢
慢翻身下床,扭着到屁股从我面前走过,在我的鸡巴上用力撸了几下,笑着推开
晓月关上的房门,进去后又把门关上了。

  我和大鹏对望一眼,都很尴尬的笑了笑,谁也没说话,也不用说话,这一笑
,已经全代表了。

  大鹏已经做好早点了,我大声喊:「嫂子,晓月,吃饭了!」

  半天,江华拉着仍然满脸通红的晓月出来,晓月始终不敢抬头,悄悄坐在我
的身边,偷偷看我的眼神,充满複杂却温柔的神情。

  大鹏也很不好意思,低着头吃饭,江华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就像什么也没发
生一样。我给晓月夹了个鸡蛋,晓月用眼角瞪了我一眼,我却感觉到很幸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