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6, 2013

【无法平静】(21-22)

  二十一、夜谈
  我心惊肉跳,不知道晓月什么意思,这可不是小事,强忍者下体的疼痛,又
不敢大声喊,咬着牙挺着。

  晓月凶狠的揪着我的鸡巴,瞪着我,恶狠狠的小声说:「行,你接着装,看
你装到什么时候,别等我不想过问才说,那可就晚了,我数到三,你不说,我就
再也不问,你也别在想碰我,一,二……」

  「停,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求你松开手,我保证坦白。」晓月微微松开一
点,我喘了口气。心一横,早晚都得知道,干脆坦白吧,一点底气没有的说:「
是的,我们做过两次。」

  晓月的手突然向下抓住我的蛋,可把我吓坏了,疼得我卷起腿,哀求道:「
月啊,月,我坦白了,求求你松开,这可是我最脆弱的地方啊,妈呀,求你松手
,以后不敢了,咱俩结婚后真的没有啊,好老婆。」

  晓月冷冷的说:「你还他妈是人吗?大鹏是你最好的哥们,你他妈肏你哥们
老婆,我废了你。」说完力道加大,我喘息着说:「月,是……是大鹏让我做的
,我要是骗你我是王八蛋,妈呀,你真要废了我呀。」

  晓月松开手,回头看看女儿,慢慢坐起来,看着捂着鸡巴和蛋,卷缩身子的
我,冷冷的说:「王青林,你敢有半句假话,后果你应该清楚,我们走到一起不
容易,我不想被欺骗。从离婚到我们结婚这段时间,你都给我坦白,我也坦白,
我已经厌倦了欺骗和虚伪,你先说。」

  我慢慢爬起来,咬着牙,忍着疼,把事情经过全说了出来,包括江华和杜斌
的事,说完了,心里反到踏实了。

  晓月仰着头,靠在床头幽幽的说:「是这样啊,唉!老公,你真幸运,你比
我好多了,你有这样的朋友,是你最大的幸福。」

  我搂过晓月诚恳的说:「月,我没骗你,和你以后我再也没和嫂子有过肉体
接触,你也看的出来,我们结婚,大鹏和江华是从心里为我们高兴,我有时候觉
得很愧疚大鹏,你放心,我以后也不会再干这种事了。」

  晓月幽幽长叹一声说:「那段时间,真是永生难忘啊,悲愤,茫然,仿佛一
下失去了人生的意义,我也坦白的告诉你,那段时间,我也找过男人。而且不是
一个,是两个。」

  我心里一紧,身体本能的一颤,晓月看着我,虽然没开灯,但我清晰感觉到
晓月的眼里充满忧伤和哀怨,我能说什么呢,那段时光是多么难捱呀,现在的我
,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爱冲动,意气用事的我了,紧紧搂住晓月微微发抖的身躯,
无声的轻抚晓月的秀发。

  晓月低低的说:「我也没必要隐瞒了,那时的我心里苦闷寂寞,无处发泄,
每天闷在家里上网,其中有两个人非常会说话,很体贴,也许我那时候太孤独吧
,不知不觉的和他们分别见了面,分别上了床,我是疯狂的,纵欲,报复,沉沦
,都有吧,可是每次完事,我会更寂寞,更孤独,好在我醒悟的及时,否则,我
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和江华比起来,我算什么,你觉得我坏吗,淫荡吗?」

  我默默的摇摇头,轻声说:「何谓淫荡啊,过去我以为媛媛是淫荡的,痛恨
过,屈辱过,以为娜娜是淫荡的,傍大款,为利益出卖肉体,鄙视过,可以说,
那时的我,是悲观的,消沉的,太多的不解和纠结,月,不隐瞒的说,是大鹏和
江华让我改变的观念,让我从新认识了性,让我从新对生活充满了信心。

  江华在床上是淫荡的,非常淫荡,可她的淫荡带给大鹏的是快乐,带给我的
也是快乐,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快乐和幸福,虽然都是普通人,但他们并没
有用性换取任何利益,没有伤害任何人,对我,更是充满朋友之间的关爱和理解
,在和江华做爱的过程,我们没有任何顾虑,轻松自然,大鹏也很开心,这让我
更加尊重他们,更加珍惜我们的情谊。

  月,自从认识你后,我不知不觉开始惦记你,一天不见,心里空落落的,只
是爱,是发自内心的爱,这是和江华他们完全不同的感觉,刻骨铭心的爱,你的
过去没说,我从没想过去追问,我觉得那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真的。」

  晓月弱弱的说:「是啊,那段时间太无聊了,我不敢相信那是我,你真的不
计较我的过去吗?」我坚定的点点头说:「真的,月,说良心话,当你决定嫁给
我的那一刻起,我是又喜又怕,我知道,其实我配不上你,我也怀疑过你,看见
你看朵朵的眼神,是那么慈爱,我不再怀疑。」

  晓月靠在我的肩上,轻柔的说:「老公,谢谢你的真诚,我不虚伪的说,开
始对你没有多少爱,记得第一次吗,我是有报复他的心里,慢慢的同情你,我们
都是受害者,说良心话,是江华她们的真诚打动了我,我才决定去公司的,后来
慢慢的开始感觉你的朴实,很自然的打动了我。

  老公,我和你在一起,心里很踏实,我们都经历过失败的婚姻,更加懂得珍
惜来之不易的家,更应该懂得家的含义,家的依靠,是港湾。」

  我深情的吻了晓月额头,温柔的说:「月,你说的很对,以前我不懂,才失
去太多,现在懂了,我会好好珍惜你的,用心爱你。」

  夜深了,晓月在我的怀里,我紧紧搂着晓月,今夜我们彼此都说出了积压心
里的话,晓月没有追究我和江华的事,而是理性的和我沟通,让我感到无比的幸
福。晓月轻柔的抚摸我的鸡巴和蛋,柔声说:「老公,还疼吗?以后必须听我的
,这是我的,不经过我允许,敢乱搞,我可不客气,真的会揪下来的。」

  我赶紧说:「这破玩意以后就是老婆专属的,听老婆话,为老婆办事。」晓
月笑了,非常温柔的说:「老公,你告诉我实话,你还想江华吗?如果我同意,
你是否还会上她。」

  我一激灵,这可不好回答,要说不想,我自己都不相信,要说想,那可捅马
蜂窝了,犹犹豫豫的不知怎么回答,晓月轻柔抚摸鸡巴的手在慢慢收紧,我吓的
赶紧说实话:「月,想,真的,我不骗你,但我绝不背叛你。」

  晓月的手又轻柔了,小声说:「还算诚实,唉!这骚东西,真是贪心,老公
,如果,我是说如果哈,我要是再找个情人,你能同意吗?要说实话。」

  我心里一惊,疑惑带着不安的说:「只要你真的愿意,我会同意,但我也许
会不高兴。」晓月「嗤嗤」的笑着说:「你吃醋对吗?我只是说如果,没有真的
想找情人呢。」

  我心里有种预感,不无紧张的说:「月,你也告诉我实话,如果真的有那种
想法了,你打算找啥样的,是官还是老板,或者是和你一样,有本事有魅力的男
人。」

  晓月沉思一会说:「没想好,不知道,我想应该是选择诚实重感情的吧,哎
呀!你讨厌,你不会真的想让你老婆出轨吧。」

  我心里一亮,诚实,重感情,大鹏不正是这种人吗?要是晓月和大鹏,我会
开心的,总比和别人好,再说了,和大鹏我才放心啊。心里一喜,慢吞吞的说:
「唉!这种男人才最难找啊,你想想,高官富商,只会玩弄你,和你一样有本事
的男人,身边哪个不有几个崇拜他们的女人,在我眼里,诚实重感情的,只有大
鹏。」

  晓月抬起头看着我,半天才说:「你什么意思,不会是想让我和大鹏吧,这
样你好和江大屁股啊,亏你说的出口,本来我还想让你和大屁股来往呢,现在我
反悔了,不许你在和大屁股来往。」说完用力抓了我鸡巴一把,但我看出她并没
有真的生气,心里暗暗高兴,看来有门。

  不是我有多淫妻,也不是我多窝囊,经过这么多事,我已经清看透了,晓月
这样优秀的女人,年轻漂亮,性感迷人,想追她的男人一定非常多,我也不敢保
证以后会不会出事,既然明白了,何不有我主导呢?这样,我们的爱情,家庭,
友情,性爱,不就都解决了,对,一定想办法促成。

  二十二、真情无价

  第二天上班,晓月看江华的眼神很复杂,我只要看一眼江华,晓月就瞪我一
眼,弄的我很不自然,江华今天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的,我猜出昨晚杜斌一定和
他们在一起了,心里不觉有点酸酸的。

  晓月开始做计划,我也开始思考如何操作,中午吃完饭,我出去到个部门转
了转,没想到,仓库改造后,里面顾客盈门,生意火爆,港里上下班的都在这里
购买各种物品,姐妹们脸上洋溢着喜悦,我心里也很幸福,这种成就感真好,腰
板挺的很直。

  回来的路上,看见江华扭着大屁股,正和基建处长大骂,周处长和我们已经
很熟悉,很随便了,被江华追的跑到我身后,喘着气大声说:「王经理,你他妈
怎么管的手下,局里这么多处,大屁股就鸡巴盯住我不放,我今年活真不多了。」

  江华大声说:「放屁,我还不知道你呀,港里下水道改造,你就想让那个小
娘们干,快说,你给不给我们吧,不给我非扒你裤子不可。」说完就要抓周处长
裤裆。

  周处长绕着我躲,大声喊:「肏,你个大屁股太鸡巴不讲理了,这活真没法
给你们,这样,我给你介绍活还不行吗?」

  我笑着阻止江华说:「行了,周处长够给面子了,人家答应给你介绍活了,
你呀,就高抬贵手吧。」

  停止了打闹,周处长小声说:「告诉你们,后勤处可有动作,鼓动各处联合
,想和那个大公司吞并你们,这话可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还有啊,李处长那个
王八蛋和张局长的老婆偷偷做生意呢,具体我不清楚,我就说这些了,你心里有
个准备就行了。」说完狠狠的拧了一把江华的大屁股跑开了。

  可把我气坏了,我不想惹他们,他们倒是抓住我不放,他妈的,这事得重视
啊,站在路边,陷入沉思。

  江华捅了我一下说:「没啥了不起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了,明
天发动姐妹们,抓他们把柄,好事不好干,坏事谁有咱们有本事啊,今晚赶紧好
好商量商量,家里昨天大鹏就把菜预备好了,你和晓月一起过去,我们仔细研究
研究。」

  我看了江华一眼,犹豫一会,看看附近没人,小声把昨夜和晓月的谈话告诉
了江华。

  江华瞪大眼睛看着我,恼怒的说:「你脑袋进水了咋的,这能告诉晓月,你
,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呀,今晚别去了,我可受不了。」

  我小声说:「嫂子,晓月很懂情理,她不也告诉我有情人的事了吗?你看她
今天的反应,没有什么呀,我想,有些事还得你出门解决,我知道嫂子的能力。」

  江华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舒服的是你,擦屁股的是我,凭什么呀,
你真不是东西,把我和杜斌的事也说出去了,这万一哪天她不高兴说出去,我和
大鹏怎么活呀,你可害死我了,真鸡巴后悔当初。」

  我无奈的说:「嫂子,你别多想了,晓月不是那种人,你也应该看的出来,
嫂子,你告诉我实话,大鹏有过别的女人没有。」江华低着头说:「没有,大鹏
对我可是忠心耿耿的,所以我才不惜用命护着他。」

  我接着说:「嫂子,你在说实话,我和晓月般配吗?」江华想了想说:「说
良心话,你有点配不上晓月,不过老话说的好,赖汉娶花枝,你这话啥意思啊?」

  我小声说:「嫂子,我也觉得和晓月有差距,你说万一哪天有个比我优秀的
男人出现,你说晓月会不会动心呢?」

  江华说:「感情这东西,谁敢说呀,你看好了,对她好,也许就不会。」我
点头说:「有些事很难说清楚啊,我不可能整天看着老婆呀,也不现实啊,嫂子
,我和你说实话吧,我想好了,与其怕老婆出轨,还不如我主导呢,就像你和大
鹏一样,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江华惊讶的说:「你可想好了,这事弄不好啊,可是要鸡飞蛋打的,不是每
个女人都和一样的,你以为给老婆找情人容易呀,出事可就是大事,名声可就完
了不说,你以后就别想抬头见人了。」

  我点头说:「我知道,所以和嫂子商量,晓月也透露过,要找就找诚实重感
情的,我觉得,这样的人,只有大鹏合适。」话没说完,江华脸色变了,愤怒的
对我低声吼道:「放屁,王青林你妈屄的你啥意思,你他妈是人吗?你让我老公
干你老婆,你他妈做梦吧,我真鸡巴看错你了。」

  我赶紧说:「嫂子啊,你冷静点,听我解释好吗,嫂子对我的恩情,我一辈
子不会忘记,嫂子,你想想,当初你和我,是大鹏一手操办的对吧,大鹏对我是
真兄弟,嫂子对我也是真情实意的,我王青林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你们带给
我的幸福快乐,我怎么能忘记啊,嫂子,大鹏是多好的人啊,晓月跟大鹏,我心
安啊,嫂子,你想想,大鹏不应该有更多的快乐吗?我想,只有我们四个在一起
,才会快乐,才会彼此忠诚,嫂子,我没有破坏你们家庭的任何想法,你们也不
会破坏我们的家庭,我们都经历太多痛苦了,嫂子,你仔细想想,我知道,大鹏
也不会同意的,我不会强迫你们做,请嫂子三思。」

  江华沉默了,半天才低声说:「对不起,我刚才骂你了,青林,说实话,我
以前就想过,大鹏对我太好了,应该有个情人才公平,可我真的不想他有别的女
人,也许是我太自私吧,这事你让我好好想想再说吧,唉!我心里很乱。」

  我和江华慢慢往回走,边走边聊,基本观点已经达成共识,不知不觉回到公
司了,晓月看见我们一起回来,瞪了我一眼,转头看着江华笑着说:「嫂子好清
闲啊,陪着经理散步啊。」

  江华反应就是快,大笑着说:「可不嘛,在路上遇见了,说了几句话,晓月
,今天去家里再说,我们又要有事了。」晓月看了我们一眼说:「又有啥事啊?」
江华示意不方便,也就不在说什么了,但是我感觉到晓月酸酸的滋味了。

  下班了,大鹏过来和我们一起走,我坐在副驾驶,大鹏和江华坐在后面,江
华头一次沉默无语,大鹏关爱的摸摸江华的额头,温柔的说:「你不舒服啊,怎
么不爱说话了,是不是哪不舒服啊,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江华看了丈夫一眼,低下头小声说:「没事的,我挺好的。」手却紧紧抓住
大鹏的手,这一切都被晓月从镜子看到一清二楚,不由得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复
杂。

  到大鹏家了,晓月是第一次来,大鹏和江华热情让座倒茶,晓月站起来,环
顾四周,仔细看着每个角落,由衷的说:「嫂子,你可真干净利索。」

  江华笑着说:「我大大咧咧,这些都是大鹏收拾的,你们先坐会,我做饭去。」
说完进入厨房忙活。晓月就是不会做饭,羡慕的看着这对恩爱的夫妻,脸上露出
微笑。

  随便聊了聊,我把话题转到今天周处长说的事上来,晓月马上紧张起来,大
鹏紧锁眉头,气氛一下变得压抑起来。

  我严肃的说:「晓月,大鹏,这才是我们当前最大的问题,一旦他们动用强
大的资金和人力资源,我们很难应付,马上年底了,正是结算的时候,就是今年
不动,明年也非常有可能。」

  晓月默默的摇摇头,神情凝重的说:「没那么容易,你现在的独立法人,某
种意义上说,我们不是港务局的,要吞并我们得有理由,并且要我们同意才行,
我想,关键还是赶紧把办公楼拿下来,这样,我们就有谈话的资本了。」

  江华已经做好饭了,我们坐在一起,边吃边探讨,江华干脆的说:「我看啊
,这事也没啥,办公楼的事,昨天杜斌来了,我们一起探讨了一下,杜斌的意见
和晓月差不多,要快,不能给他们反应的余地,而且办公楼不属于后勤,张局长
和李处长也无权说话,不过,这可是大事,必须获得局长的支持。」

  这些事晓月的内行,不用我们多说,我倒是在想,张局长和李处长该怎么解
决,我的主意是,拿到他们把柄,李处长不是和张局长老婆做生意吗,不用说,
肯定是挣局里钱。

  大鹏接着说:「生意的事,我不懂,但是我发现,最近后勤处发的劳保用品
,品质越来越不好,没准就是张局长老婆干的。」我想了想说:「这样,这是就
请嫂子发动大家,暗查他们,姐妹的家人可是哪个处都有,晓月,你把计划整理
好,明天我就找局长。」

  晓月摆摆手说:「你最好明天晚上去局长家里说,她老婆不是收了你十万块
钱吗,应该为你说话,这些都应该没问题,我最担心的是我们的资金不够啊,我
算过了,至少还有一百万的缺口啊,麻烦,太麻烦。」

  我们都沉默了,我也犯难了,这可不是小数目啊,哪弄一百万去呀,不由得
心冷。大鹏抬起头,看着我和晓月说:「青林,晓月,我不懂生意,也没想过发
财,我这辈子有你嫂子就足够了,我不会花言巧语,很简单,我相信你们,青林
和我比亲兄弟还亲,实在没办法,江华,我们把房子抵押贷款。」

  江华瞪大眼睛看着大鹏,我和晓月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房子,那可是
大鹏和嫂子一生的心血呀,也是他们唯一的资产,一旦出问题,后果可是倾家荡
产啊,如此兄弟,怎能不让我和晓月感动。

  江华微微颤抖一下,只是简单的说:「我听你的,豁出去了,大不了从头再
来。」

  一句话,我和晓月都流下热泪,晓月颤抖的说:「大鹏哥,嫂子,谢谢你们
,你们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真情,怎么能让你们做这么大的牺牲呢,有你们这句
话就够了,说良心话,我以前有点瞧不起你们,觉得你们粗俗,现在我懂了,只
有你们这样的人,才陪称为好人。

  明天我把那套房子卖了,如果不够,把车也卖了,我和青林可以回他父母那
里,不至于没家,就这样定了。」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此刻的心情,我王青林修了几世的福啊,也许我很贫穷
,也许我没有能力,但我有亲如手足的兄弟,有善良淳朴的嫂子,有通情达理,
能力超凡的妻子,夫复何求。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