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 2013

出轨之母后传 ~ 2

                (二)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眼下,用这句诗词来形容开着自己的银白色奥迪A4L运动版轿车出门的沈
弘宇是在合适不过了。帅气俊雅的外表,慵懒散漫的气息,再加上其浑身上下的
名牌服饰、鞋子、腕表。这一切,完全能说明他能成为大多数都市女性心目当中
的完美情人,甚至白马王子。

  「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嘴角噙着淡淡笑意的他一
副大好河山,任我遨游的不羁神色。从容驾车,启声欢唱的同时,更是转动的脖
子,向车窗外左顾右盼。似乎只有如此,才能体现出他的那份不可一世,以及洒
脱傲气。

  然而,六年前的他,可不是现在样子。

  那个时候,刚从农村出来,在家乡县城上高中仅有一年的沈弘宇,还只是个
瘦弱的青稚少年。家境一般的他穿不起有些同学经常披挂在身上的「耐克」、「
阿迪达斯」;更没有手提电话、笔记本电脑、PSP游戏机等这类令人羡慕的东西
。他所拥有的,就只是每个月父母给他的三百元生活费,以及那望子成龙的殷
切希望。

  没有朋友,周围尽是同学们鄙夷不屑的「有色」眼神。隐藏原本跳脱活跃的
心性,孤独与落寞,加上埋头苦读;这四样东西伴随了沈弘宇整整三年的高中时
光。好在最终,他没有辜负双亲,以优异的高考成绩考取了省城大学的经济学专
业。

  似乎老天也在为他的成功带来意外的礼物。从那年结束高考的暑假开始,连
续三年,他们家每年都会收到一笔来自国外的汇款。每笔都在五十万美元之上,
第三年更是增加至百万元。

  面对这莫名其妙的巨额钱财,沈弘宇的父母初时当然是觉得极其诧异。但当
他们接到一个国际长途电话后,疑虑便消解了。

  同样好奇的沈弘宇从父母的口中知悉了此钱的来路以及一些另外的情况:他
那个已经和自己姑姑离婚的前姑父——何卫国汇来的。而且,据其所言,他的前
妻——沈绣琴以及儿子何军,现都在国外生活。

  沈弘宇不明白这个原本好端端在国内的前姑父为何要出国定居;也不明白他
的那个离婚后再嫁的姑姑沈绣琴以及表哥何军为何要跟着他一起出国,连祖母的
葬礼也未曾参加;更是不明白才短短几年,这本来也不怎么富裕的前姑父能拥有
如此的财富。他只明白对他来讲最重要的一点:从此以后,他沈弘宇终于可以过
上有钱人的日子了。

  于是乎,沈弘宇一家在眨眼之间就完成了脱贫致富的重大改变。进县城买了
公寓楼,从偏僻的农村搬出来居住不说;其父母还盘下了一家规模中等的超市。
沈父满腹信心的的经营着超市,以往因为生活窘困而显得十分老相的沈母也一改
不爱打扮的旧习。不光经常逛商场置换行头,购买高档首饰;还学起了城里那些
富家太太的做派,隔三差五的进美容院做护肤保养面膜、SPA;偶尔也随着几位
在那儿结识的太太们一块儿闲聊,打麻将。

  而去往省城大学就读的沈弘宇同样不能免俗。心知亏欠儿子良多的沈父沈母
为了使其在省城不再遭受高中时期的窘境,大手一挥,非常慷慨的把每年从国外
汇来的钱款划拨出三分之一,以此供其在学校里平时花消,结交友人之用。

  虽然说钱不是万能的,但多年来的深刻教训,却让沈弘宇牢牢地记住了没有
钱是万万不能的。骤然间巨富的沈家三人心态全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单就沈弘宇
来讲,大学没多久,他便抛弃了当初进入「象牙塔」,努力学习,经世致用的良
好初衷。买最好的名牌衣裤鞋帽以及时尚用品,上最高档的酒店、会所、夜总会
吃饭消费,进服务最优秀,技师最漂亮的桑拿中心玩乐。以上的这些,成为了他
在大学期间最主要的生活。

  喜欢炫金晾富,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富有;沉溺于奢侈淫靡的生活,一副「
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做派,花钱大手大脚;仗富欺人,喜欢揶揄嘲讽那些家境贫
寒,但学习刻苦的同窗。这样的沈弘宇虽说无法在校园内交到良朋,可却结识了
两位臭味相投的莫逆。

  那两人,一个叫做袁昊,也就是在之前与沈弘宇通电话的昊子。他和沈弘宇
算是老乡,不过分属不同的县市。而另一个,便是在沈弘宇跟袁昊的电话交流中
提及的阿瑞,全名蔡伯瑞。

  袁昊的父亲袁家荣早年下海经商,天南海北的乱转一通后并没有赚到什么大
钱。遂回到家乡海天市,准备本分地寻份工作。但正巧,因一件偶事,他认识了
一位在海天市手眼通天的社会人士,也就是袁昊口中的那位干爹——范平安。与
之异常投契的袁父从此咸鱼翻身,在他的帮助下干起了偏门生意——开设地下赌
场。仅仅几年时间,便挣得了近千万的家财。

  至于蔡伯瑞的父亲蔡行楚,则是一位官场中人。起与微末,仕途初始阶段甚
是不顺的他自从娶了出身良好,父亲为一省大员的夫人之后便交得了好运,一路
从省委机关的普通科员,升到了如今的正处级干部。并在两年多前,被下派到海
天,担任这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

  一个家资颇厚,另一个官宦后代;沈弘宇与这两人结交所带来的好处,便是
根本不需要愁虑日后的出路。同时,更助长了他骄狂跋扈的性格与行为。

  在学校里的时候,三人成天凑合在一起招摇过市。花天酒地,声色犬马之余
还时常欺负一些被他们仨认为是穷鬼窝囊废的老实同学。

  可以想象,如此狂妄自大的三人在同学们的心中会有什么评判。一些被他们
侮辱过的学生在私下称呼此三人为「3AR」组合。此名的意思,便是三个开奥迪
车的垃圾。当然了,他们仨才不会在乎别人的蔑称。依旧每日醉生梦死,以征服
玩弄各类美女为当下的第一要务。

  直至大四的最后一学期,临近毕业的他们相互经过一番合计,遂决定从省城
共同来到海天。蔡伯瑞进了其父安排的市财政税务局综合行事科实习;袁昊则跟
着自己的父亲和干爹,逐渐涉入了地下赌博业。

  相较而言,本身没啥背景,仅凭着那些钱财过活的沈弘宇却比蔡袁俩人更加
的惬意。到海天没多久,沈父沈母又花了一大笔钱,为其在市里的「盛宅嘉园」
小区买下了一套精装修,附带全部家具电器的复式公寓。另外,他们还给了沈弘
宇一百万人民币和一间市区中心地段的店铺,作为其日后做生意的资本。

  从省府大城市到了这个发达程度一般,娱乐事业却很是繁荣的县级市。这三
人没多长日子便顾态萌发。在财税局上班的蔡伯瑞经常三天打渔,两天晒网;而
沈弘宇跟袁昊更是整日游手好闲,混度留连于KTV、地下赌场、酒吧以及桑拿
按摩中心之类的场所。因为袁昊的父亲以及干爹的关系,海天市内大大小小的混
混,团伙头目都对这三人甚为礼敬。再加上蔡伯瑞的那位做市委书记的父亲的几
分照拂之意,应该这样说,他们仨在海天几乎可以是横着走,不用顾忌太多人的
眼色行事。

  吃喝嫖赌,成日卖弄自身财富以及背景势力的三人在玩女人的这方面是有着
不同的差异。袁昊偏爱青春美貌、娇俏可人的漂亮姑娘,蔡伯瑞喜欢成熟雅致、
美艳绝伦的半老徐娘;而沈弘宇则表现的比他俩更加的生冷不忌,不管是二八年
华的小家碧玉,还是已经及笄的花信少妇,抑或风韵犹存的中年淑妇,只要他看
的上眼,便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

  这不,眼下沈弘宇如此穿戴齐整,风风火火地驾车出门,正是为了一位他初
见便极其倾心,想一亲芳泽,以做入幕之宾的红粉佳人——方培娟。

  方培娟,现年三十六岁,土生土长的海天人。上月初,做化妆品生意的她因
原来的铺面租约到期。遂在一番找寻之后,租赁了沈弘宇位于市区中心的那间店
铺,继续经营起自己的化妆品生意。

  沈弘宇他望不了方培娟第一次上门查验店铺时那种惊鸿一瞥的绮臆感觉。浓
密的乌发盘在头上,瓜子脸略施脂粉,薄薄的嘴唇嘴角上撇,秀挺的鼻梁上架着
一副无框的眼镜;双眼清亮明晰;着装得体的她双腿裹着肉色的玻璃丝袜,纯白
色的高跟鞋;娉婷婀娜,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更是散发出一种淡雅、略带几分绰
约的美艳。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上了大学后便将文章知识丢弃至一
边的沈弘宇当时却在脑海中快速忆起了唐朝大诗人杜甫所作的七言乐府诗《丽人
行》其中的两句。

  「肌如凝脂,齿如碎玉,蛾眉方额,樱嘴桃腮;啧啧!如果能得到这样的上
品女人,才不枉我在这人世上走一遭啊!」

  自从脑海里存有这般的念想以后,沈弘宇便开始了他逐步接近方培娟的不良
计划。当然了,首先他所要做的,就是了解她的家庭成员以及社会关系。毕竟,
他与袁昊、蔡伯瑞一起混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在这两位从小就见惯了勾心斗角
、尔虞我诈的黑道后代以及干部子弟的耳濡目染下。知道什么女人能碰,什么女
人不该碰还是非常必要的。万一这气质娴美、艳若桃李的方培娟身后有个相当强
大的靠山,由此让沈弘宇自己惹上一些本应避免的麻烦,那就得不偿失了。

  「漂亮的女人最惹是非。玩归玩,不过有时候,咱们的招子也要放亮一点。
不然羊没吃到,反尔惹了一身羊骚,那就不好玩了。」

  这是他们在大学期间的一次闲聊当中蔡伯瑞所提及的言论。对此,沈弘宇虽
不怎么赞同,但却也无法反驳。于是,抱着投石先问路心态的他借着自己是店铺
房东的便利条件,经常跑到那家被方培娟命名为「良美」的化妆品店,跟这个成
熟漂亮的女人一点点的套着近乎。

  与此同时,他还借助袁昊背后复杂而深厚的社会关系网络,从另一层面调查
着方培娟。

  仅仅数天功夫,沈弘宇的努力就有了回报。不光跟方培娟慢慢熟悉了起来,
他还从那些社会混混们的嘴里探知了很多关于这女人的重要情况。

  方培娟的父母早已亡故,仅有的一个同胞弟弟在海天市所辖下的茅关街道卫
生院当普通职工。至于她的丈夫刘萨,则在市里一家私营企业供职,而且长年在
外地出差跑业务,三五个月不回家更是家常便饭。其公公婆婆已退休,如今都生
活在省城,并不在海天。还有她和丈夫刘萨所生的女儿刘明月,也被其送到了省
城,由公公婆婆照顾,上小学六年级。

  不过上面的这些并不足以让沈弘宇十分感兴趣。真正使其觉得振奋和稍许怜
惜的,是他知道了方培娟也并非是那种能保持操守、洁身自好的良人佳妇。她有
一个情夫,名叫胡广仁,比方培娟大近五岁的他担任着海天市中医院的院长。

  沈弘宇手里有一张胡广仁的相片。里面的他留着大背头,面颊肥厚,眉窄鼻
塌,眼小嘴阔的丑陋模样让人感觉极为不舒服。就好象此人并不是一位医疗工作
者,反尔只是一个浸淫官场很久的政客一般。

  事实上胡广仁正是一个没有丝毫医德,将从医和从政当为自己捞钱工具的贪
鄙之人。据那些消息灵通的大小混混们描述,他胡广仁还在市中医院当主治医师
时,就已经开始向每名病人索要大额的好处费,否则看病做手术免谈。而与此相
反的,则是在那些能决定他职务升迁的干部家属或者亲友生病需其治疗的时候,
胡广仁便成为了一位医术精湛,工作积极,并非常关心病人的好大夫。

  四年前,他终于如愿成为了医院院长。从此,其在医院内部开始了更为大胆
的敛财大业。不仅大力提倡医生开单提成,还在院内干部的任用上,采取任人唯
亲的原则,甚至以增加医院的硬件设施,扩大医院的知名度为由,巧立名头,乱
设项目,大肆购买大型医疗设备,自己从中捞取回扣,随意规划、勾结建筑商在
医院院区强拆强建,骗取钱财。

  他这么做的结果,除了让自己的腰包肥鼓以外,便是使原本有着悠久历史传
统的中医院逐渐变成了一家整日乌烟瘴气,到处造房子,医疗质量大幅度滑坡,
医疗官司不断,社会信誉度下降的末流医院。

  至于方培娟是如何成为胡广仁情妇的缘由,沈弘宇也知道个究竟:二年前,
她那个同胞弟弟在中医院做保安工作。因为刚工作不久,不认识胡广仁的亲信—
—CT室冯主任的妻子所驾驶的轿车,与冯妻起了一些言语上的冲突。而后冯主
任闻讯赶来,辱骂并殴打了方培娟之弟。血气方刚的方培娟之弟没有装孬,而是
选择奋起还击。等被人拉开之后,冯主任的鼻梁骨已被其打折。

  事后方培娟之弟被院方开除,人则关进了看守所。冯主任一家也是气势汹汹
地准备诉诸法律,以故意伤害的罪名控告方培娟之弟。

  父母已亡,做为他唯一亲人的方培娟当然不想其弟成为罪犯。所以,她变卖
了父母本来留给她弟弟的住房,加上自己做生意赚得钱,想方设法、赔尽笑脸的
走门路,托人向原告方说情,希望对方不要继续追究其弟的过失。

  经过近十天的辛苦,方培娟终于通过一位做药品销售生意的女性好友。找到
了医院院长,也就是胡广仁的面前。

  事情从那一刻开始,发生了峰回路转似得改变。首先,冯主任一家在得到了
一笔来自于方培娟的二十万赔偿金以及一桌价值在近万元的「和头酒」后便撤消
了诉讼。紧接着,其弟不仅被放出,还被安排去了茅关街道卫生院,成了一名有
正式编制的国家职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很简单,方培娟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

  欲望是人类存在的本源,无人可以将其否认。就胡广仁来说,他喜欢金钱,
当然也贪恋女色。方培娟漂亮、知性、成熟、性感;如今因难有求于已,他怎会
放过此等机会,纵送这样的美妇安然逃离?

  方培娟呢?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十数年,早就认清现实的她明白。没有无缘
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要想得到,先要付出;为了自己的亲弟弟今后
不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劳改犯,不在别人异常、充满讽刺的眼神当中活一辈子。
她就要放弃尊严,躺在他胡广仁的身下,供其淫弄。

  这对男女,正应了那句老话——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二年来,方培娟就像一位高级应召女郎一样,在胡广仁面前招之即来,呼之
即去。每次出差,他都会带上方培娟陪吃、陪睡、陪玩。

  可总得来讲,胡广仁是一个对自己大方,但却对别人吝啬的家伙。拥有数处
房产、轿车的他除了给方培娟买过几件小饰品外,在钱财上并没有资助过她一分
一厘。导致其这两年来的化妆品生意始终没有任何起色。加上先前运作亲弟弟脱
离牢狱之灾时已花去的大量钱款,如今的方培娟,一直是在艰难度日————

  「做男人要风流而不下流。胡广仁,你这家伙太下作了。霸着人家的身子还
不给点甜头,迟早会遭报应的!呃,不过嘛——」

  当奥迪A4L即将停靠在繁华热闹的市中心一侧时,沈弘宇一边伸出右手揉
着鼻子,一边邪意盎然地遐想道。

  随着车子靠边停稳,他推开车门跳下,斜眼望着人潮涌动、车水马龙的闹市
,以及不远处那挂着「良美」两字的化妆品店铺的同时,刚才在车上被其隐去的
半句也轻声的脱口而出:「我也不是啥好人呀!」

  很多人,包括向店铺行去的沈弘宇都没有注意到。此刻飘在天空上的云朵十
分浓厚、纠结;像人的脸,人阴沉时的那张脸。它俯瞰着地上的人们,观察着这
匪夷所思的尘世。

  无语问苍天,苍天冷笑人世间。

  ﹡﹡﹡﹡﹡﹡﹡﹡﹡﹡﹡﹡﹡﹡﹡﹡﹡﹡﹡﹡﹡﹡﹡﹡

  进入装修整洁,格调素雅,此时仅有两位女性客人的店内。瞬间,那个靓丽
而窈窕的身影便印入了沈弘宇的眼帘。

  秀美的玉面在白色的灯光下熠熠生泽,无框的眼镜搭配在其挺直的鼻梁上相
得益彰;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上穿挂着别出心裁地碎花白色无袖衫,一袭黑色窄
身短裙,高领无袖露出了光洁圆滑的肩膀,裙子两边大胆地开着高衩,跟随着客
人走动,并小声介绍产品时隐约现出一双浑圆大腿也带着一波波撩人心眩的肉浪


  天使容颜,魔鬼身材。

  此女正是方培娟。

  「请随便看——」听到有人进门的她话说到一半,便瞅见了站在柜台旁,
一脸温润的浅笑,手捧一束天堂鸟花的沈弘宇。

  「方姨,我来拿给我妈预定的化妆品了。」一面礼貌的说着话,沈弘宇一面
缓步行至店内最靠里的收银台,将摆于台上的花瓶取在手中,抽出瓶内已有些失
去光泽的康乃馨,扔进垃圾桶,然后就将刚在旁边花店里买的天堂鸟花插入瓶内
放好。

  方培娟的表情未起任何变化,冲他微微颔首,示意其自便后就接着招呼起那
两位女客人。沈弘宇也丝毫不在意,侧身支于收银台,双眼则随着方培娟身形的
走动而悄然移动。

  大概十分钟之后,没有挑选到心仪化妆品的客人们出了店门。随即,方培娟
便迈着极有韵律的优美步伐来到沈弘宇面前。客气,但又抱着一丝疏远的意味道
:「你等一下,我去储藏间拿东西。」

  「方姨,小严姐今天没来上班吗?」正当她讲完,想移步朝储藏间而去的时
候,沈弘宇又开口了,其话音平软绵和,不温不燥,如同最优雅的绅士向人轻声
问候。

  「嗯」方培娟应了一声,接着边走边答:「她老家父母那儿出了点事,我放
了她一星期假。」

  不等沈弘宇再度开口,方培娟就很快拿着一套Elizabeth Arden复颜抗衰老系
列的化妆品出了储藏间。

  「喏,给你」她把东西递给了沈弘宇,随后又滴水不漏,圆滑含蓄道:「这
个就算我感谢你为我减免那百分之二十房租的谢礼。要不是你小沈,我这摊子买
卖还真不知道要开到哪儿去呢!哪像现在,占了这么好的地界,租金又比别人便
宜。做为我,也应该好好谢谢你——」

  「方姨,你这样说就见外了。」打断了方培娟话语的沈弘宇面部线条更加柔
和,嘴角轻轻牵带出一个动人的笑容「你是要靠这个养家糊口的,我怎么能平白
无故的占你好处?如果觉得过意不去,那就这样好了,我按进价付钱。你看怎样
?」

  「嗯——」她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迟疑着,犹豫着。

  沈弘宇灿若星辰的眸子布满了柔和的笑意,他从上衣内取出了钱包,抽了数
张百元大钞,兀自塞进方培娟那青葱白洁、柔若无骨的纤细巧手之中。嘴上还坚
持道:「不用多想了,方姨。你我认识了也有近两个月,做为朋友,难道不该为
对方考虑吗?」

  或许是沈弘宇的眼眸太过于耀眼,抓住其柔荑的手又太使力的关系。使得方
培娟那粉腻的秀靥上悄然染上一抹恰似胭脂般的晕红。于是乎,她不着痕迹的抽
回了自己的芊手。还将那数张百元大钞从中取出两张,返还给沈弘宇,口中更是
轻声强调着:「不用那么多的。」

  「行!」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沈弘宇也没有推辞,答应了一声,把钞票
收进钱包后便跟她东拉西扯了几句。直到其兜里的iPhone响起短信提示声,他
才告了一声罪,取出iPhone查看了起来。

  「小沈,以后你别给我买花了。嗯,这东西浪费钱。」正当沈弘宇看完短信
,重新把iPhone放进裤兜,准备离开的时候。方培娟操着那口婉如莺鸣的清俪
嗓音,和声细气地提醒道。

  望着说完话,嘴唇悄然抿起,婀娜俏丽,仪态端庄的方培娟。沈弘宇微笑着
摇摇头,然后环视着店内,放言道:「美人如花,花似美人;这样的雅店,如没
有一捧芳香在室,是不是就显得有些不谐呢?」

  话音落下,他便转身,踱步而出。同时环绕与店内的,还有他的告辞之语:
「方姨,有空我会来看你的。Byebye!」

  银白色的奥迪A4L掉转了车头,朝着另一个地方奔驰而去。坐在车内志得
意满、喜形于色的沈弘宇此刻没有机会看到,倚靠在店内落地窗边的方培娟眼
神里的那一缕复杂难明的忧色————

  ﹡﹡﹡﹡﹡﹡﹡﹡﹡﹡﹡﹡﹡﹡﹡﹡﹡﹡﹡﹡﹡﹡﹡﹡

  半小时后,海天市南城区域,一家名叫「梵桦」的台球俱乐部内。

  这个台球俱乐部离一个高档住宅小区不远,来这里玩台球的人多半有点钱,
毕竟一个小时三十块钱的花销并不算便宜,如果你要陪打,还必须再加三十块。
不过现在因为是上班日,来此地打球的男女不是很多。

  大敕敕晃进俱乐部的沈弘宇很快就在稍微靠里的地方发现了那个发给他短信
,而且叫其赶来的人。

  那人的相貌并不比沈弘宇差,干净齐整的平头短发、浓眉大眼、招风大耳、
鼻梁挺阔;身材更是高过他沈弘宇不少,足有一米八五以上。在棕色的Hugo
Boss皮衣以及levi's牛仔裤、芬迪休闲鞋;加上左手腕上的帝陀表交相辉映下,
此人的神态很是精神,同时还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一种官宦子弟所独有的骄矜之气


  他不是别人,正是沈弘宇那两个好友之一——蔡伯瑞。

  此时的蔡伯瑞,正和一位面容狐媚,打扮妖娆的陪打女玩着斯诺克。其持杆
俯身的模样,特别能凸显出她胸部和臀部的美妙弧度。如此优美的姿势在蔡伯瑞
用自己的那双狼手有意的触碰与缭绕下,也确是添置了几分暧昧之色。

  「来啦!」斜眼瞥见站在旁边的沈弘宇后,一脸狭促的蔡伯瑞便重重地拍了
下陪打女的美臀。女子也无任何不满的意思,直起身子,对他以及沈弘宇谄媚地
一笑,接着就离开了。

  「玩一盘?」他右手持着球杆,左手四指攥握,大拇指则向外横伸,对着球
台,出声跟沈弘宇讲道。

  沈弘宇没有拒绝他的邀战。他脱掉外套,挑了根稍细的杆子,戴上俱乐部提
供的特制手套。同一时刻,刚离开的那位女子也回到了他俩身边。她不仅带来了
两罐饮料,见两人要开杆,更是周到殷勤地替他们摆好了球。

  蔡伯瑞从初中开始就已学会了斯诺克。久经球场的他一上来就发动了凌厉的
攻势。高杆,中杆,低杆,中低杆,中高杆,缩杆;一联串标准的杆法使用下来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一盘斯诺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结束。沈弘宇除了
胡乱蒙进了两颗红球之外,一无所获。

  「跟你这个台球高手打,真是摧残自己的信心啊!」摇头苦笑不已的沈弘宇
把球杆交给了立于一旁的陪打女。自己则坐到了休息座上,喝起了饮料。

  「干啥事情,无非用心两字。」蔡伯瑞双手握住球杆,一边上下打量那正继
续摆球的陪打女,一边开口说话「刚玩这个的时候,我连学都不去上,一天二
十四个小时,有近十个小时花在这上面。你说,要玩不好不是被人笑吗?」

  「谁敢笑话你呀!我的蔡大公子。」沈弘宇放下了饮料,又拿出软包装中华
烟,甩给蔡伯瑞一根后自己也用黑色的ZIPPO火机点了根,吸了起来。

  「刚才又去姓方的女人店里了吧?」同样点燃香烟的蔡伯瑞这时忽然改换了
话题。

  沈弘宇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随后朝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扬起脖子,眼睛
直视位于他身侧的蔡伯瑞,满脸尽是笑意「大家是兄弟嘛!我知道你喜欢成熟点
的女人。方培娟不错,你我都看上了她。这些日子我跟昊子两人也摸清了她的底
。你应该了解,她那个姘头胡广仁可算是个国家干部。下手有些难度啊!」

  「虽然只是个副科级,但是——」听了沈弘宇的念叨,蔡伯瑞伸手摩挲起自
己的下巴沉吟着。可没几秒的功夫,瞅见依然一副笑意盎然样子的沈弘宇,他便
好似想到了什么。随即,蔡伯瑞也坐了下来,低声向其问道:「你是不是已经有
办法了?」

  「小手段而以。」沈弘宇微微一笑,接着把嘴凑向蔡伯瑞的耳边,悄悄道:
「你还记不记得六年前发生在XX省东州市的官员集体淫乱视频被曝光事件吗?
那些人后来什么下场?」

  「我们邻省的那个东州——」陷入思考的蔡伯瑞面部被浓烈的烟雾所遮挡,
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沈弘宇也不再出声,依旧一口口地吞噬着醇香的烟气。

  「呵呵——」

  终于,蔡伯瑞的一声轻笑打破了两人的沉默。然后,便是他那意味深长的话
音:「过两天,你我加上昊子,咱仨个好好合计一下。」

  沈弘宇捻灭了烟蒂,站起伸了个懒腰,掩饰不住的困意浮于脸上「OK啦!
我先回了,昨晚累了一夜,去家里补个觉。」

  蔡伯瑞不已为意的摆了下手,等沈弘宇的身形消失在俱乐部大门口。原本还
坐着的他便站了起来,俊朗的面容上泛起一丝淫意,色迷迷的瞄着那个往他身前
凑的陪打女「嘿嘿,美人,我们上楼去happy一下吧!」

  女子脸上出现了媚笑,贴住他的身体后,便与其一起迈步向俱乐部二楼的贵
宾休息室而去。

  几乎没有人瞧见,走在楼梯上的蔡伯瑞,已经将手插进了女子的低腰牛仔裤
内,揉捏抠抓。而这女子所给予的回应,也只能是低吟娇喘,轻嗔薄怒————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