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爱恋闺母之台北往事第一部】【1~5章】

  这次里面,跟恋母不同的是,恋母对於里面的母亲描写十分详细,这篇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想写什麽,但是还是将第一部给写出来了,後面的故事,就请慢等吧。 

  前言 

  从我懂得男女性事时,我就跟一般男生一样,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恋母情结,而我的母亲偏偏是大家闺秀出身,本身就有一种独特的气质,类似桂纶美那种清新脱俗感,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五,但是在我久远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婀娜多姿,给父亲争了不少好面子,直到现在,我想起那年的台北往事,也是那时被乱伦的漩涡给吞噬。 

  在大学期间就已经接处许多乱伦资讯,那时候抓了一部A卡,叫做「艳母」,看完後久久不能自我,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影片的女主角母亲,不仅淫荡到位,画风更是我爱的熟女风格,之後我开始下载母子相奸的影片,看了无数年後,总是有一种失落感,影片里的母亲总是演的很淫荡,还有被儿子强奸饰演母亲的女优还笑场,当下心中只有一个「干」字可以形容。 

  每次抓完新的乱伦片後,看完总觉得令人生气,甚至会觉得「靠,我来当导演算了吧」之类的念头,就是一个字「假」,假的不像话,很纯粹的手枪片,打一打很空虚,像我想像力这麽丰富的人,都觉得最近A片越拍越难看,之後我开始尝试看情色文学,就是乱伦类的文章,发现看文章能自行想像,比直接看影片更来的使人兴奋。 

  或许是这样吧,虽然我也有试着创作文章,很可惜我不是这块料,写没半天没啥好剧情,索性就当个读者,虽然大部分的乱伦文章还是颇假的,精品占少数吧,看着看着,脑海里意淫的人,开始一幕幕出现母亲的画面,这种真实感让我更加兴奋,或许就是这个时候,开启我对母亲的乱伦想法,算是个正式的爆发点。 

  可惜现实中我只是个孬种,大学当阿宅宅了四年,陪伴我的除了线上游戏以外,还有史提芬金的恐怖小说,与母亲相处热络,但是或多或少对母亲都有一种尊敬感,很难当着面看着母亲的脸,意淫母亲的蹲下替我口交,一开始有这种念头,总是觉得罪恶感很深,但是直到我当兵退伍後,我成为真正的男人,对事情的看法已经不太一样了。 

  那时候的我,才算是真正的迷恋母亲的身体,喜欢母亲那种千金气质,喜欢母亲的爱心,母亲有个小缺点,就是对人太好,不懂得拒绝别人,但只局限於少数,平常总是把自己包装的精明能干,殊不知内心里的小女人,多希望在床上被男人呵护,那一年我的转变,我觉得我变了,虽然还是有色心没色胆,但是或多或少还是有点改变。 

  其实我也是个熟女爱好者,只是以前都不敢真正敢对我母亲怎麽样,从小我就对女人的那腰身曲线特别着迷,尤其是从後面看,那纤细的柳腰,浑圆带劲的臀部,大腿微微分开,私处被内裤给包覆着,小腿修长的曲线,喔…天阿,光是用想的就足让我勃起了,我对熟女也没有多大的特别喜好,至於我的母亲,则是让我一步一步陷入淫母的思想中。 

  网路上有太多太多的与母亲的乱伦方法,无论真假,总是能挑起人最原始的性慾,毕竟母亲是与我每天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女人,年轻气盛的我,怎可能不会有非分之想,而且母亲的身材和面貌也不会太差,总是让我性致勃勃。 

  跟朋友讨论又有啥新的AV女优时,我总是把母亲当作A片里的女主角一样,强插着母亲的下体,搓揉着那雪白乳球。 

  不过阿,那也只能算是意淫罢了,在我日积月累下,我对母亲的那种性冲动越来越强,我找了找网路上比较可行的方法,觉得只有几个有可能成功,於是,我忘了哪天晚上,在我精虫充脑下,我踏出了乱伦的第一步,不过在我说这件事前,我先说说家里的情况,这不是吊胃口,只是觉得有必要介绍一下,先说声抱歉。 

  我的母亲跟一般乱伦小说里的差很多,不是气质老师,也不是啥农村女人,或者有钱的贵妇,寂寞难耐的骚妻,是个早出早归的菜市场小摊贩,每天一早天还没亮,就要去菜市场摆摊,虽然父亲是个公务员,薪水也够家庭开销,不过母亲本身就是劳碌命的人,闲不下来,喜好与人交流,这卖菜一卖也卖了五个年头了。 

  有时假日会去菜市场帮忙,地上铺着蓝白条纹的尼龙布,上面放了大小不同的篮子,用颜色区分蔬菜和水果,母亲有一套自己的生意经,那是一种外表看起来温文儒雅,谈吐中透露出一种大家闺秀的气息,不过在论价时的进退间持,偏偏总是能让客人发自内心的折服。 

  曾经无意间过母亲,为什麽要这麽累的摆摊,母亲拿了颗芭乐,笑着咬了一口说「因为我爱吃阿」。 

  母亲在前招呼客人,而我蹲坐在母亲身後的小板凳上,拿着小镰刀,削着各种蔬果,不知何时开始,我习惯有意无意的偷瞄母亲的背影,尤其是是下半身,母亲那屁股,在我眼前不停的左右扭摆,常常看的出神,下体不自觉的硬起。 

  母亲习惯穿着短T,前面披挂着短围巾,约到大腿下,膝盖上的地方,围巾下方有很多口袋,也就是收找钱的地方。 

  母亲跟客人搏感情时,因为客人通常都是弯着腰,仔细观看地上的蔬果,或者是乾脆蹲下来,一边挑着青菜,边跟母亲杀价,顺便在凹的其他东西,而母亲常常会双膝并拢,微微屈膝,弯下腰身,细心的跟客人解释,这个动作在背後观看的我,根本是致命诱惑,丰满肥满的肉臀,无论是穿牛仔裤还是长裤,那大小均匀的形状,成熟女性的诱臀。 

  因为姿势而股起的屁股,扮随着左右摆动,好像是对我说,快来从後面狠狠的插我阿,多想一次顶到底阿。 

  没办法,我天生就对女人的屁股特别没有抵抗力,尤其母亲的身材比例又匀称,虽然只有一百六十五,不过上身稍短,下身略长的比例下,让母亲的小腿看起来更显得修长带劲,有谁会想到,在围裙背後的世界里,有这等诱人肉臀的迷人风味。 

  说道我在这菜市场阿,我看过母亲春光外泄无数次了,母亲蹲坐在地上时,我从高处直接视奸乳沟,已经是家常便饭,虽然胸围只有约快到C的乳量,就是约B到C的中间,但是乳房很挺,据说是我小时後不爱喝母乳,只爱喝牛奶,才让母亲这对奶子不至於被我吸的乾扁扁的,甚至下垂。 

  虽然能看,但也不能明目张胆,母亲的内裤我也看过,母亲一早处理各式蔬果时,蹲下时穿着低腰裤,常常会露出内裤,有时候还能看到股沟,顺带一提,我为什麽会特别母亲的肉臀着迷,那是因为,母亲的右後腰下方,在腰下方有颗痣,一颗不稀奇,偏偏是三颗连星,型成一个三角型,为什麽我会知道,容我後面在说。 

  谈完菜市场,在说母亲这个人吧,母亲家中本是大户人家,但跟我爸结婚不久後,却家道中落,随即卖了房子,回到祖上老家过着务农生活,免强维持经济,那时父亲还是学生,好不容易大学毕业,考上公务员,总算扬眉吐气,名正言顺的把母亲接回北部,所以母亲身上的个性很奇特,有早年的千金小姐的闺女气息,後期的农村少妇,生了我後的家庭主妇。 

  现在无聊时还会玩NDS,看看一些美容杂志,十足的台北人,讲话不急不徐,条理分明,在内举手投足皆有妩媚的风韵,在外气势凌人隐於言词之中,讲白点就是外表乖乖牌,有时候却会很坚持自己的人。 

  母亲的面貌姣好,这不是我自吹自卖,而是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曾经看过某篇乱伦文中,里面的冰艳美人母亲,保养得体,天生丽质。 

  看过我母亲後,我才相信这是真的,母亲平常生活饮食就是少吃肉,多吃菜,爱吃水果,皮肤自然好,每天早起,生活作息规律,无不良嗜好,我实在想不出母亲这样的习惯,能有不健康的身体吗?硬要说缺点的话,就是人太好,人太软,哀声求饶母亲就心软,虽然不是有求必应,但也差不多了,说到这,你们该不会以为就这麽简单搞上我母亲麽吧? 

  想得美勒,你以为拍A片阿,有这麽简单的话,那些拍母子乱伦的A片都拿去扔了吧。 

  想淫母,想诱惑母亲跟自己发生性关西,想要压着母亲在床上摆动着下体,享受母亲那温热私处的夹紧,每一下抽差的顶至深处,不仅仅是只是享受性爱,而是那绷坏的乱伦理智,使人为之疯狂,有人想跟母亲乱伦,只是因为好奇。 

  有人想捏母亲的屁股,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性冲动,有人看乱伦片,想着母亲跪在你前面,头埋在你的跨下中间,像个性奴一样吞吐你的阳具,而我呢?我想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样,想要突破这禁忌的情慾,不单单只是我对母亲的爱,而是深深着迷,母子相奸,各取所需,有何不可?想着母亲带着防晒的袖套,伸出雪白葱指的右手,含羞的表情,颤抖的握着我的阴茎。 

  随着我的呼吸而套弄,各种母亲帮我手淫的画面,我想的N次了,母亲阿,可以的话,好想跟你一尝这男女肉体的快感阿,时间慢长,随着多年来内心的压抑,我渐渐的变的理智,对母亲的性冲动也不在强烈,但是内心深处的渴望,却早已经布下种子,这些年头,每当我跟别的女人睡完後,总是脑海里会浮出母亲的背影,那挑逗我的屁股画面,却怎麽样也挥之不去。 

  第一章Start in Taipei 1988(如月) 

  这契机的到来,总是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悄悄的来到我的身旁,父亲公务员的工作遇上大裁员,偏偏父亲年事已高,自然而然被裁掉也是理所当然,而父亲换了个工作,这工作必须常常外出,而且还要陪客人应酬,没错,就是保险业务。 

  虽然万事起头难,不过这半年来,父亲累积多年的好人脉,着实博得一线生机,业绩日日蒸上,但有得必有失,失的当然是与家人陪半的时间变少了。 

  刚服完兵役的我,在历经兵变情伤後,我更将我所有的生活重心摆在工作上,这些日子来,我每天爆肝工作,最後因为太累倒下,现在因此在家休养。 

  约凌晨三点,天还没亮,我就被尿憋醒,带着睡意走去厕所,这时下意识的扭了扭门把,准备转开时,发现里面怎传出水声,此时我思绪以醒了大半,原来是母亲待会要上菜市场,准备去摆摊。 

  当我想离开时,一个淫慾的念头油然而生,不知道自己多久没碰女人,看着晨勃的下体,我咽了咽口水,心中深处的乱伦念头,从以前的各种奸淫母亲的想法,一股脑的全部涌上脑门,我发现我自己竟然想要偷窥母亲洗澡,此时性慾大於理智,扭开门把,悄悄开了一道小缝,我眯着眼网里面偷窥,只见母亲上身只穿着内衣,那是一件淡咖啡色的胸罩。 

  熟女穿的,胸罩上还有花纹,细肩带上面镶有小亮片,把母亲的酥胸整个包覆集中,北半乳球像是从中挤出一样,侧面的乳根显的厚实,一股刚洗完澡的香味呛入我的鼻腔,令我情慾大开,母亲自然长秀发,在吹风机的吹拂下,飘逸非常,小蛮腰没有一丝赘肉,穿着可爱的三角粉红内裤,天阿,可惜看不到我最想看到的肉臀,不过也让我心满意足。 

  我的心跳加速异常,走到厨房,想着母亲刚那内衣模样,不停的爱抚我的阴茎,如果母亲愿意跟我发生关西,该有多好?像小说一样诱骗?这不行,强奸? 

  省省吧,苦肉计?这不符我的风格,那只剩下一个了,就是「刺探」,暗示母亲我很想要跟母亲做爱,怎麽暗示呢?一开始说太白肯定直接打枪,毕竟母亲也不是糊涂人,几句话能唬住也很难。 

  想半天觉得没辄了,才发现我的肉棒被我掏道裤口外,正不停的搓揉,心想,还真硬的难受,赶紧把阳具收回裤子理,哪知一转身,母亲竟然在客厅泡饮料喝,只穿件内衣,下深多了件牛仔裤,不过拉链根本没拉,内裤还是看的一清二楚,母亲惊讶的看着我,我急忙说「阿…妈…早」,母亲这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羞的说「大半夜的,这麽早起来干吗?」我心里蹦出一句话「想干你阿」,可惜不敢说,本想胡乱掰个理由,但是觉得这个机会不可放过,我死盯着母亲的脸和乳房,说着「妈…你也太随变了吧,穿的这麽露,身材好也不是这样线的」,母亲批了件外套红着脸说「几十岁的人了,说话还不正经」,我看着妈转身背着我,那牛仔裤就只遮住一半的屁股,好像馒头一样的圆挺,更是诱人十足。 

  母亲说着「快回去睡吧」,随即转身背着我,应该是害羞吧,毕竟我也是个男生,而母亲背着我的背影,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诱惑迷人,一头长发垂至没穿上衣的雪白美背,那龙骨凹处的深沟,从上至下来至股沟,母亲半裸的肉臀上,挂着一件摇摇欲坠,快要滑落下的低腰牛仔裤,而在股沟上的一件薄纱三角内裤,则深深的陷进两扮肉臀的股沟间。 

  而我的肉棒早已经勃起将内裤整个凸起,好想学乱伦文章那样,直接走到母亲的背後,双手从母亲的腋下绕过,双手虎口先扶助柳腰,往上滑摸,皮肤细腻又软香,虎口随即托住母亲的两颗乳球下缘,有节奏的掐揉奶子,随即将肉棒用力的往母亲的肉臀後方顶撞下去,母亲这时的身体会因撞击而往前,这时我在两手五指成爪,大力的捏着母亲整个乳房,将母亲往我身子方向拉。 

  让母亲身体享受我的爱抚,我舔着母亲的脖子,而母亲背着我仰着脖子,将头靠在我的左肩,身体半软的贴靠我的胸膛,在我的挑逗下,母亲半主动扭着屁股,迎合我阳具的蹭揉,而母亲自己早已经被我弄得慾火焚身,及使知道我是他儿子,而出於女人的本能,想要被抽差,此时如果我可以的话,多想把母亲压在地上,让母亲将屁股整个噘高。 

  掏出我硬挺的阳具,凌晨四点,一对母子在客厅做淫乱之事,纯粹想要享受彼此的身体,想要放松与互相泄慾,当我想到这时,母亲早已经喝完手中的阿华田,将牛仔裤拉高至腰间,将半露的屁股给盖好,在我面前扭着肉臀走回房间,而母亲自始自终的目光,始终没盯着我勃起的下体一眼,是因为母亲故做镇定,还是母亲根本不知道我想干嘛呢? 

  因此,我决定想出一个方法,就是将我想对母亲的淫念,打在电脑上,而母亲在使用电脑时,或许会点开来看吧。 

  我知道这方法很鸟,但是要我像乱伦小说那样,大胆的对母亲摸揉,甚至性骚扰,直接要求母亲帮我出火泄慾,说真的,我还真没那勇气,对母亲那麽做。 

  虽然我觉得自己很变态,想要上自己的母亲,但是我还不至於色到直接大胆骚扰阿。 

  母亲每天卖菜回来後,约在小睡一下,会使用我的电脑,上上网,我桌面上设了个TXT档,标题打了「母亲,我真的好爱你」,而里面我打了我前几天凌晨与母亲的艳遇,内容叙说母亲真的好美,如果母亲能当我的女朋友该有多好,里面先说自己被兵变,以经过过了好久,好想在交一个女朋友,那天看到母亲,想着母亲如果能当我女友,该有多好之类的。 

  我觉得内容蛮蠢的,但不可能直接打说,母亲,我想跟你乱伦阿,总觉得母亲不知道会不会回复,过了一个礼拜後,那TXT档内容根本没变过,我甚至觉得母亲是看过了,但是母亲并不想理我,因为母亲知道,母子乱伦根本是不可能的。 

  哀,看来这招烂招也没啥用,难道我要主动的去骚扰母亲吗?我敢这麽做吗?还有现在,母亲对我的想法到底是甚麽?我一点都搞不清楚阿。 

  第二章淡吻(花见月-上) 

  我开始注意母亲的生活作息,早上一大早母亲固定到菜市场摆摊,约快中午收摊,然後回来母亲会洗个澡睡到中午,我发现母亲有时候凌晨起床时会赖床,总是多睡半个小时,在床上扭来扭去的。 

  我每天早上一大早,半夜时分时,偷偷的进入母亲的闺房,躲在柜子旁边,那是一种很大的双门拉柜,旁边有个吊衣服的杆子,上面挂满母亲的大衣,我以角度做掩护,让吊架上的衣服盖住我。 

  加上母亲睡觉习惯不开灯,凌晨时太阳初醒,只有微弱的日光透过房里的窗户,在透过雪纺纱窗帘,让房里弥漫着一股昏沉感,我藉着衣服和柜子的死角,躲在母亲的床边的一点距离,看着母亲睡眼惺忪的模样,一头乌黑长发散落在枕头上,母亲习惯只穿内裤睡觉,雪白的嫩臂裸露在棉被外,而乳房则是被包覆在棉被里。 

  这天我一如往常的蹑手蹑脚钻进母亲的闺房,每当我近距离意淫着母亲时,手总是不自觉的爱抚肉棒,左手虚空五指抓捏,想像母亲的酥胸在我手中被我捏揉,想着吸吮着母亲的蜜唇,进句离意淫令我兴奋满点,当我觉得差不多时,一个闪身要离开房间,在我趴在地上慢慢的爬出去时,我抬头一望,母亲的下半身,赤裸裸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今天母亲的睡相很差,整个棉被盖住上半身,连头都盖住了,形成一个侧趴睡,不过棉被只盖到流水腰那,母亲的肉臀和雪白大小腿,整个露在外面,右脚弯曲侧躺,左脚打直趴着,就是膝盖是贴在床上,那对翘臀整个挺出,穿着一件黑色三角内裤,旁边还有蕾丝花边,我整个看傻眼,进在咫尺,只要我要一伸手,就能摸到母亲的私处蜜穴。 

  我脑海里不停的浮出各种乱伦情节,「大胆的摸吧」我敢吗?不行,我始终是个孬种,母亲臀部的曲线好美,两团肉办圆翘,内裤被屁股整个绷开,大腿纤细没有赘肉,小腿修长没有象腿,好想看母亲穿黑色吊带袜,我喘着气,头在床边,盯着母亲的屁股,右手快速套弄阳具,好想狠狠的捏一下,好想学乱伦情节用肉棒去磨蹭那肉臀。 

  在我意淫到顶点时,一股浊白的腥臭液体,射在母亲床下,当我射完後,不知道为什麽有种罪恶感,让我急忙的离开房间,随即是一种及大的失落感,我觉得我越来越没胆,哀,带着失望感回去睡吧。 

  当我睡醒时,我一如往常的上网,想说把桌面那个脑残TXT档砍了,砍之前我习惯性的点开,此时我却发现,在最下方有一行字,写着「勇敢走出情伤,千万别对我有邪恶的想法」。 

  我揉了揉眼睛,原来母亲早已经看到了,看来事情还是有转机,我决定找个洽当的时机,告诉母亲我对她的思念,不知道母亲会怎麽想?今天假日,我骑着机车到母亲摊位上帮忙,人来人往的人潮,母亲忙进忙出,东一句「来看看喔,便宜喔」,西一句「我这里都是最新鲜的」,看着母亲的背影,我竟然闪过一丝的意淫,罪恶感顿时油然而升,我还真够浑球的。 

  我买了一杯乌龙绿给母亲解解渴,母亲笑着跟我聊天,看着母亲今天的造型,额上浏海一小搓往上拉绑,左右两边两条长长的浏海,还真是正到爆,难怪母亲的男性客人也不少阿,母亲吸着吸管看着我,我想着母亲那吸嘴的香唇,如果是我的肉棒,母亲吸吮着我的龟头,大力的上下吹吸,一定舒服到不行,当我意淫的十几秒时,发现下体又不争气的硬了。 

  母亲因为工作需求,买了一台小车,没屁股的那种,後面椅垫拿掉,放满各种青菜水果,还好母亲算是小盘,进货的农家都是一些自产家,所以可以小量多种来批,所以以这台车来载的话还可以应付。 

  约收摊时,我忙着帮母亲将水果包好,放进纸箱拿到车上放,而母亲就将车门打开,用爬的爬进後车厢,母亲背着我,跪在车厢里,不停的整理刚拿进去的纸箱。 

  因为後车箱不高,所以母亲只好像狗一样,身体成一个ORZ,用手吃力的把箱子给摆好,我看着母亲的肉臀在我面前,左扭右扭、摆臀骚弄,母亲今天穿着一件米白长裙,长裙摇曳飘然,臀形美丽,我甚至有个冲动,想要爬上车,把母亲的裙子给掀开,用手把母亲的美背给压下,拉出阴茎,坡开母亲内裤,直接在後车厢狂插母亲的蜜穴。 

  母亲被我强插痛的呻吟,但是旁边都是菜市场的小贩,怕大声哀嚎会被发现,只好任由我一下又一下的撞击自己的臀部,我巧妙的把母亲往前挤,把大纸箱拉到门後,档住我的身体,在後车厢里,跪蹲在地上,两手捏着母亲的腰部,大力的抽速,母亲的阴道因为在车里里被抽差,感到无比的羞耻,怕被别人发现,使母亲的阴道收缩得更厉害,我拿了跟小黄瓜。 

  塞进母亲的嘴里,要她咬着,母亲羞愧愤恨的咬着,侧着头看着我,那眼神是希望我快点射,我腰部速度越摆越快,整台小客车的避震开始摇晃,我到感觉车子微微的上下摆动,一个大力顶到母亲子宫颈,两手顺势捏着母亲的乳房,下体抖动射精中出,我泄了後的那种飘然感,让我趴在母亲的美背上,享受射完後短暂的温存。 

  而在我大力灌插时,母亲身体紧绷,射精时母亲急连说「别…射在里…」,话没讲完,我的龟头就已经顶着阴道深处,射了进去,母亲红肿的阴唇,被我这样大力撕裂拉扯,痛的牙关用力一咬,小黄瓜顿时发生一声清脆声,痛的母亲紧握拳头,随即我拔出阴茎後,母亲侧倒摊躺在车厢里,而车厢地上的淫水,慢慢的流向旁边的纸箱。 

  当我意淫结束时,母亲正转头看着我,那表情很奇怪,皱着眉,脸略不安的说「看哪阿?还不快点收拾」,我这才知道原来母亲发现我在视奸她的屁股,我用手巧妙的拉了拉裤子,让勃起的肉棒看起来比较不明显,之後我就不敢盯着母亲的身体看,收拾完毕後,母亲打了呵欠,伸个懒腰,两手上举,身体往前挺,弯了腰部,挺起屁股。 

  而那对约C奶乳球,整个紧绷的挤了出来,在一件白色七分袖衬托下,更显的乳房微波荡漾,令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母亲回眸一笑说「妈累了,待会你开车吧」,我点点头,上了车,母亲坐在副驾驶座,一开始母亲闭眼假寐,我想说无聊也是无聊,就转个电台来听听,妈的,谁知道转到那种地下电台,正好是卖情色DVD,就是A片。 

  一阵阵的女生发出呻吟声,叫床发浪,吓的我急忙调频,母亲也睁眼醒来看了我一下,我急忙解释说「妈,你可别误会阿」,母亲摆了摆头笑说「知道了」,就这样听着飞碟电台的音乐网,蓝色多瑙河的轻音乐很令人放松,放松到母亲竟然深沉的睡着了,看来一大早的起床,母亲不累是骗人的,看着母亲这样辛劳的位家庭付出,而我竟然还对母亲意淫,甚至想要搞母亲。 

  哀,我轻叹一声,摇了摇母亲一下,唤了唤母亲一声,「疑?」怎睡这麽熟,我下意识的用手把母亲的浏海拨开,母亲露出半边的脸庞,均匀的呼吸声,我将安全带卸开,起了上身,瞄着母亲的乳沟,「好深的事业线阿」我仔细看着母亲的脸庞,没有上妆,皮肤保养得当,嘴唇习惯上唇蜜,看起来水嫩感十足,母亲的耳朵,不知道被哪个男人吹含过,我看着熟睡的母亲。 

  我竟然大胆的亲了母亲的脸庞,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一下,当我回过神後,我才想打自己一巴掌,我到底在想甚麽阿?随即大力的摇了摇母亲,母亲这才杏眼半开,眯着眼看了看旁边说「到了?」,「恩」我接着说,这才跟母亲一同下车,将车上的货物给般进房里,放进大冷藏冰箱,母亲用手将两侧浏海往耳後拨,朝我说道「妈累了,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我跟母亲哈拉一下後,就让母亲回房休息了,我倚着母亲房门外,只听到一阵阵的水声,看起来母亲像是在沐浴,我轻轻转了转门把,「锁着?」我很心里小惊讶一下,想说母亲怎上锁,难道是开始对我有了防备,不可能阿,我又没有当场骚扰母亲,难道是我前几天在母亲房里偷窥时,早就被母亲发现?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