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6, 2013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15

               第十五章

  我和姐姐在房间里一直等到5 点钟,也不见爸爸他们回来,我俩都饿得不行,
于是决定不等了。长乐山庄的面是出了名的,我和姐姐一人吃了一大碗,回来的
时候,爸爸他们也从山上下来了。

  三人看起来非常狼狈,脚上都是泥巴,浑身也湿透了,爸爸看起来最惨,泥
巴都甩到裤腿上了。看着这情况,我和姐姐暗自庆幸没有跟着去爬山。

  我们订了两间房,秦树和妈妈一人一间先洗澡,爸爸就在外面等着,爸爸问
我:「下午玩得怎么样?」

  「还好啊,就那样……」我回答说。

  姐姐笑着说:「幸好没去爬山。」

  爸爸也笑了,「天公不作美啊。」

  「本来山庄晚上是有大型表演的,现在下这么大的雨,估计泡汤了。」

  姐姐眨了眨眼睛,「那晚上大家一起看电视?」

  「还不如呆在家呢?」我抱怨了一句。

  爸爸有点尴尬,「咳咳,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浮躁,坐不住,这个毛病得
改,知道吗?」

  什么跟什么啊,我说:「得了,爸,下次你可得好好研究一下天气预报。」

  「天有不测风云,哪里讲得清楚?」爸爸说。

  我们闲聊了一阵,秦树洗完了,爸爸等不及了,飞一般的就冲进去了卫生间。

  我和姐姐无聊,只有看电视了,我拿着遥控器换到我最喜欢的体育频道。姐
姐伸了只手过来,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叹了口气,「我自己去那边房里看。」

  「不送。」姐姐挥了挥手。

  我来到爸妈的房间,卫生间里还传来水声,看来妈妈还没有洗完澡。

  我坐在床上打开了电视,看了会体育频道,妈妈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妈妈换
了件白色的连衣裙,紧紧包裹着她那丰腴的身体,D 罩杯的乳房高耸挺拔在胸前,
妈妈本身身材又曼妙婀娜,肌肤光滑温润,倒像是一个少女的肌肤,但妈妈又不
是少女,成熟的气质由内而外,就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还有那张娇好的面容,
完全显示出了成熟女人的迷人气质,,还未干的头发搭在肩上,发出阵阵芳香,
妈妈缓缓朝我这边走来,今天的妈妈隐隐约约还有一丝妩媚,这种妩媚是我从来
也没有在妈妈身上见过的,一时把我看痴了。

  妈妈倒是没有注意到我的窘态,妈妈问:「小西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我来这边看电视。」我说。

  妈妈点了点头,在我身边坐了下来,「下午玩得还开心吗?」

  我的心居然跳了一下,很久才反应过来说:「还好。」

  说完妈妈沉默着不说话,我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时不时又看一眼妈妈。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着这么
一个东西横在我的面前,可是我看不清,摸不着。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到
底是什么?

  「纪姨。」秦树在门口喊。

  「怎么了?」妈妈皱了皱眉头。

  「姨父叫你一块去吃饭。」

  「好的。」

  妈妈和秦树走后,过了一个小时多,妈妈一个人回到房间里来了。

  「小西,你去那边房里打牌吧。」

  「妈,你不去吗?」

  「我有点累,想睡觉。」

  我犹豫了一下,「妈,那你好好休息,我去了。」

  「嗯。」妈妈轻轻应了一声。

  我一走进房间,爸爸就连忙招呼说:「怎么来得那么慢,唉?你妈呢?」

  「妈妈说她累了想睡觉。」

  「哦?」爸爸迟疑了一下,「那就让她睡吧,我们来打牌。」

  我和爸爸还有姐姐在床上各坐了一角,还空了一个位子,爸爸问:「秦树,
你怎么不来?」

  秦树摸了摸头,干笑着说:「我不会。」

  「不会?」姐姐仔细打量了一下秦树,说:「开玩笑吧。」

  爸爸又问:「升级会不?」

  秦树摇了摇头。

  「三打哈呢?」

  秦树又摇了摇头。

  这两样是我们市最流行的打法,爸爸问:「那你会什么?」

  秦树想了想,说:「我会玩吹牛牌。」

  「吹牛?什么东西啊?」我问。

  「我们那边很流行的。」秦树说。

  「算了,算了。」姐姐说,「我们三个斗地主吧。」

  爸爸不死心地又问:「斗地主你会吗?」

  我们三个一齐看着秦树,秦树快速地摇了摇了头。

  爸爸也放弃了,说:「秦树,你自己看电视吧。」

  「好的。」

  姐姐说:「输点什么呢?」

  「钻桌子怎么样?」我提议。

  「尽想些馊主意。」姐姐说完,伸出了一根手指。

  「什么意思?」我问。

  「一块钱啊。真笨。」

  「好啊。好啊。」我说,「我举双手赞同。」

  爸爸一愣,「那就这样了。」

  「哈。」我笑着说,「我就20块钱,你们可得斟酌着点。」

  「哼。没钱了脱衣服。」姐姐说。

  这一句话直把我们惊得张大了嘴,爸爸咳了两声,「女孩子说话注意点。」

  姐姐自知漏嘴,脸上出现了一抹嫣红。我还想调侃姐姐是不是经常这样玩,
可是爸爸在场,我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玩了几把,我手气出奇地好,连赢了好几把,姐姐吵着跟我换位置,我毫不
在乎,换就换。

  换了位置之后,手风逐渐变了。当地主输了一把之后,再也抓不到那种逆天
的好牌了。

  我们这边打得不亦乐乎,秦树在一边把电视关了,居然躺在床上睡觉了。

  忽然外面响起了音乐的声音,我看了下时间,7 点45,我问:「爸,外面是
不是在大型表演啊?」

  「嗯。有可能。」爸爸说。

  我们走了出去,原来这个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不远处灯光辉煌,里里外
外围了好几层的人。

  爸爸对我说:「快去叫秦树。」

  「哦。」我回到房里看到秦树测躺在床上,背对着我。我想叫他,可是话到
嘴边了,我还是没叫出来,我又折返了回去。

  爸爸见我是一个人,问:「秦树呢?」

  「他睡着了呢。」我说。

  「哦。那去叫下你妈妈。」

  「妈妈不是也要睡觉吗?」姐姐这时说。

  「我还是去叫下吧。」我说。

  「算了吧。你妈今天也是累了,就让你妈好好休息吧。」爸爸说。

  「哎呀,快走了,不然好位置都没了。」姐姐这时催促说。

  我们三个就这样小跑了过去。

  躺在床上的妈妈辗转难眠,那些羞辱的画面不停地在脑海里闪烁,这样想着,
身体居然可耻的又有了感觉,那种被一根粗长的大肉棒贯穿的充实感觉还挥之不
去。妈妈摇了摇头,把这些淫秽的念头都甩了出去,从床上站了起来,走进卫生
间用凉水冲了把脸,意图用冰凉的水温来让自己清醒。妈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充满了迷茫,未来会怎样?她又该怎么办?是要将秦树的兽
行公之于众吗?

  妈妈的脑子里各种念头在翻滚着,屈辱的处境让妈妈不觉流下泪来。妈妈一
向是一个要强的人,从不在人前流露出娇弱的姿态。平常在家里爸爸对妈妈从来
都是百依百顺,在单位妈妈的工作也是顺风顺水。基本没有遇过什么大挫折,也
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屈辱。现在的妈妈只是一个有着满腔心事无法诉说的女人,一
个需要依靠的女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镜子里突然出现了秦树的身形。妈妈吃了一惊,刚想转过
身来,却被秦树从后面死死地抱住。妈妈这才想起来,因为爸爸忘了带房卡,所
以妈妈为免她睡着后爸爸进不了房所以就没有把门上锁。秦树自然也就能进来了。

  「你又想干什么?」那些场景还历历在目,妈妈非常慌张。

  秦树的大嘴贴着妈妈的耳垂,轻轻地说:「我来干纪姨,干得纪姨舒舒服服。」

  秦树双手从背后穿过妈妈的腋下,探到妈妈的胸前,两只大掌隔着衣服开始
揉搓妈妈的乳房。妈妈轻轻「嗯」了一声,还想着挣扎,可是无奈美乳被制,两
只大手就像戳破了一个气球,所有的气都泄了出来。妈妈扭动着身子,不像是反
抗,更像是在挑逗背后的大男孩。

  那丰腴的身体摩擦着秦树的胸、小腹,还有被臀部挤压着的肉棒。

  秦树每用力捏一下,妈妈身体就软一分。妈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有秦树,
最终视线停留在了那双正在玩弄自己娇挺美乳的大手上,那双大手又揉又捏,反
复搓揉,舒服的快感从美乳传来,居然这样玩弄我的乳房,妈妈羞红了脸,想动
却又动不了,理智与欲望在妈妈的脑海里做着激烈的斗争。

  忽然,秦树的右手慢慢往下移,温柔的抚摸过妈妈平坦的小腹,然后迫不及
待地伸进了裙摆,袭向了蜜穴。

  在手指触摸到蜜穴的那一刹那,妈妈变得骨筋酥软,几乎要站立不住。妈妈
清楚的感觉到秦树的手指在她已经有些湿濡的内裤上兜着圈,用力又不失温柔地
按压着她的私处,还来回在肉缝中滑动。

  如触电般的,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私处传来。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妈妈在心里惊呼。

  「都湿了呢。纪姨。」秦树在身后说。

  妈妈羞红了脸,同时也在怨恨自己身体的反应。

  秦树加强了对敏感部位的侵犯,不断地对妈妈的蜜穴口还有阴蒂进行搓揉和
按压,如此大胆的挑逗让整个蜜穴口蜜液滚滚,内裤已经湿透了。

  妈妈当然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蜜穴已经湿了,不仅如此,就连蜜穴口也是兴
奋地张开。

  秦树颇为享受地隔着薄薄的内裤爱抚着妈妈的小蜜穴,妈妈的双腿因为刺激
时而张开,时而靠拢,上面喘着粗气,只怕秦树在加一点力气,妈妈就会呻吟出
来。

  蜜穴越来越湿,温度越来越高。秦树将内裤轻轻往下拉至大腿。这样阴户就
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秦树的手下。

  从没有被这样玩弄过小穴的妈妈早已经忘了抵抗,妈妈闭着双眼,低声娇喘
着。如果说脑海里理智还在与欲望作斗争的话,那么整个身体其实早已经被欲望
所占据。爸爸和妈妈是非常传统的人,平常做爱也都是正常体位,10分钟之内做
完了事,最多爸爸还会去揉妈妈的乳房,但那手法和秦树比起来也是相差十万八
千里,更别提现在这样秦树一边玩弄她的美乳,另一边还用他的手指来玩弄蜜穴
了。

  秦树把妈妈的身体往下压,妈妈被迫双手撑在了洗面台上,这样秦树的手能
够更从容地玩弄妈妈的蜜穴。秦树用手指拨开了湿答答的花唇,缓缓地插进去了
一个手指。

  「哦!」

  无情地插入让妈妈呻吟出声,秦树的手指越插越里面,觉得不过瘾,又插进
来了一个手指,秦树的两根手指在里面扣挠、搅拌,蜜穴里的嫩肉都被扣得痒痒
的,开始蠕动着,碾压着秦树的手指,这样秦树反而更快的抽插起来。

  妈妈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秦树,不要再弄了……放过姨妈吧……」

  秦树并不答话,蜜穴里的手倒是消停了下来,开始在蜜穴游动。

  妈妈以为秦树把她的话听进去了,这时忽然想起家人,忙说:「别弄了,你
姨父他们会看到的……」

  秦树开口说:「如果姨父不在是不是我就可以干你了?」

  妈妈正想辩驳,这时在蜜穴里忽然传来一阵刺激,妈妈浑身忍不住抖了一下,
发出了一声闷哼。

  原来秦树正在寻找妈妈的G 点,这时看到妈妈这样的反应,显然刚才抠挖的
位置就是妈妈的G 点。秦树兴奋地说:「纪姨,你老是骗自己,你看你下面的嘴
多诚实。」

  说完秦树开始集中攻击妈妈的G 点,最敏感的G 点受到攻击,妈妈如遭雷击,
妈妈一阵阵的颤栗,身体也完全瘫软了下来,「嗯!嗯……」刺激实在太大,妈
妈叫了出来。但身子不知不觉间已经调整到了一个最适合手指抽插的角度。

  秦树一次次抽插,只感觉手指被肉穴越束越紧,秦树一边固定住妈妈的身子,
另一边兴奋地继续抽插玩弄。

  「啊……」随着妈妈一声长吟,从蜜穴内喷出了大股阴精。

  秦树最后抽插了几下,得意的从蜜穴里抽出了手指。而妈妈趴在洗面台上,
近乎是一种半昏迷的状态。秦树把妈妈的上身抬了起来,把妈妈连衣裙的肩带往
外拉,妈妈瘫软无力,只有任由秦树做为。

  秦树废了一番功夫,把胸罩从连衣裙里弄了出来,这样妈妈的一对美乳就暴
露在外了。现在的妈妈衣衫半解,酥胸裸露,这画面看起来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然而这一切都被妈妈通过镜子看在眼里,这样看着自己被玩弄,而自己没有
反抗,反而身体还在享受、在高潮!这些事实把妈妈的理智击溃了,妈妈终于哭
了出来,「我都被你这样玩弄了,还不够吗?」妈妈大哭了起来,这几日的抑郁,
屈辱全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妈妈泣不成声,秦树也愣在了原地,他想过可能的一种情况,就是妈妈反抗
不从,这个时候只要用大肉棒插进小蜜穴,就能让她屈服了。但现在这种情况是
秦树始料未及的。

  秦树把妈妈抱了起来,出了卫生间来到床上,秦树让妈妈坐到自己的大腿上,
紧紧地抱在怀里,妈妈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埋在秦树怀里继续哭泣。

  妈妈抱怨自己为什么会遭受到这种对待,又痛恨自己不够坚定,反而被玩弄
的有了感觉,有责怪起爸爸对自己的关心少。各种情绪交织一起,妈妈越想越觉
得悲伤,哭声也越来越大。

  忽然感觉脸颊上有着湿热柔软的触感,还在不停地移动,妈妈睁开了眼,是
秦树在吻着她的泪痕。秦树的举动让妈妈非常不自在,妈妈连忙把头别向一边,
这时妈妈清醒了一些,才发现自己如此不堪的坐在秦树怀里。

  妈妈想挣脱开来,却被秦树强壮的手臂死死地抱住,秦树开口说:「纪姨,
哭也哭过了,你就顺从了你的欲望吧。」

  这句话太过突兀,妈妈并没有开口回答,秦树又继续说:「其实纪姨被我干
得非常舒服吧。」

  「让我用大肉棒来安慰纪姨吧。」

  妈妈一个劲的摇头,极力否定着。

  「都已经这样了,纪姨你就不要逃避了。不如好好来享受我的大肉棒。」

  这时一个异物顶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妈妈吃了一惊,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秦树轻轻的把妈妈抱起,然后放下来,大肉棒驾轻就熟地戳进湿润的蜜穴,妈妈
开始紧张,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个硕大的蘑菇状的龟头上。

  随着大肉棒的插入,大肉棒刮擦着蜜穴内的肉壁,这层层褶皱被刮得非常舒
服。险些让妈妈叫了出来,妈妈双臂软软地挡在秦树胸前,如此无力。

  秦树何尝不是舒服得要死,秦树几乎都在怀疑妈妈的年龄,生过两个孩子的
阴道居然还那么紧凑,还有那层峦叠嶂的褶皱好几次都差点让秦树把持不住。心
想这美穴正是完全在等待着他来开发耕耘。

  「纪姨,你看你多顺从。」

  这话惊在了妈妈的心里,妈妈摇着头,并不承认。

  秦树来回抽插了几次,妈妈俏脸上渗出了汗珠,贝齿紧咬,一双小手似想把
秦树推开,但坐在秦树下体上的臀部却在不停地扭动迎合。

  当秦树快速地操干时,妈妈双眉紧锁,嘴里发出着「嗯……呃……嗯……」
的呼声,秦树喜欢叫床的声音,便越干越快,一心想着要用大肉棒来彻底征服怀
中的美妇。

  妈妈摇晃着头,因为在卫生间里的挑逗已经激起了妈妈的情欲,现在又直接
被大肉帮插进了身体。经过秦树的开发,小小蜜穴食髓知味,燃起的熊熊欲火把
妈妈残余的理智燃烧殆尽。

  又插了百来下,秦树忽然抽出了大肉棒,这让妈妈有些意外,迷离地看着秦
树。

  秦树淫邪的笑了笑,把妈妈翻转了一个身子,让她跪趴在了床上。

  就在渡假山庄的客房里,秦树把妈妈摆成了这么一个淫荡的姿势,胸前一对
美乳喷薄而出,裙摆被卷至腰间,妈妈的内裤依然还挂在大腿之间,更平添了一
分淫靡。看着做为人民教师的姨妈,平时高高在上,站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将起
道理来头头是道,现在却在自己的奸淫下婉转承欢,秦树心中生起一股巨大的征
服快感。

  然而秦树心里很清楚,他还还没有完全征服胯下的人妻美妇,只有让贞洁的
姨妈完全臣服于他的大肉棒之下,他才算取得最终的胜利。

  妈妈被摆成这个姿势自然羞愧难当,但浑身柔软无力,反而是小穴内巨大的
空虚感在折磨着她,妈妈强忍着蜜穴内痒痒的感觉,妈妈做梦也没想到,她的身
体已经开始完全沉溺于秦树的大肉棒所带来的快感。

  秦树握住大肉棒顶在妈妈1 的蜜穴口,用龟头研磨着充血肿胀的花唇,非常
有耐心地来回刮擦,时不时又将龟头插进小蜜穴一小截,然后又抽出来,得意的
看着蜜穴口在那轻微地一张一合,似乎像是在抱怨为什么还不插进来。

  被大肉棒这样调戏的蜜穴把不满的情绪全部发泄给了主人,小蜜穴愈发的空
虚难忍,酥痒难耐。

  「插进来就好了,哪怕一下下就好。」妈妈在心里说。

  妈妈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产生这样的念头,正懊悔间,秦树挺着大肉棒一鼓
作气,尽根插入了妈妈的小蜜穴之中。

  「啊……」妈妈发出了一声悠长舒畅的呻吟。

  秦树双手抓在了妈妈的丰臀上,妈妈本能的伸手想把秦树的手打开。见妈妈
的手臂伸了过来,秦树正好一把抓住,然后下体开始卖力抽送,一种骑马的快感
油然而生。

  「啊……啊……啊……喔喔喔……」妈妈淫叫的声音不受控制的发了出来。

  妈妈本来就是虎狼之龄,一向传统的妈妈若是就此生活下去,埋藏在身体里
的欲望自然永无出头之日,而秦树改变了一切。秦树的大肉棒自然是爸爸无法比
拟的,但其实早在妈妈帮秦树纵欲时,那身体最深处的欲望就已经开始觉醒了,
多少次妈妈在帮秦树射出来后,其实自己也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空虚,多少次内
裤其实已经湿了却被妈妈主观的忽略了。所有的欲望终于在秦树大肉棒第一次插
入时汹涌澎湃,从身体里冲了出来,再也无法掩盖。

  秦树的大肉棒在妈妈体内抽抽插插,深深浅浅,旋转不停,直干得妈妈美穴
内肉壁收缩痉挛,如浪的快感迅速淹没了妈妈的理智,「啊……啊……不行了…
…啊……嗯……」

  秦树的庞然大物并不满足,硕大的龟头更是顶到妈妈的花心,那是女人最敏
感的地带,妈妈一头趴在了枕头上,闭着眼享受着这美妙的滋味,这模样看在秦
树眼里自然让他备受鼓励,操干得更加卖力。

  蜜穴里的蜜汁越来越多,水声也越来越响,一股滚烫的蜜汁从蜜穴里涌了出
来,妈妈全身都在哆嗦,看样子是泄身了。秦树这时发现妈妈的美臀更加翘了,
秦树喜笑颜开,看着白花花的美臀,一时意气,竟是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啊!」妈妈吃痛叫了一声。

  秦树又插了几下,妈妈又是「嗯嗯……」的呻吟。

  跟着又是一巴掌,「啊!」妈妈也跟着叫了一下。

  秦树俯身压在了妈妈的背上,在妈妈耳边说:「我干得你很舒服吧?」

  「啊……嗯……啊……不要说……啊……了……」妈妈艰难地说。只怪小穴
内的刺激实在太剧烈,让妈妈难以开口。

  「做淫荡的事当然还要说淫荡的话了。」

  「啊……啊……嗯……嗯……啊……」妈妈呻吟着。

  「我也来做回老师吧。」秦树说,「不过得先树立一下老师的威信。」

  秦树重新直起了身板,缓缓抽出了大肉棒,只留下一个龟头,定了那么一会,
妈妈虚弱地回头看来,秦树咧嘴一笑,猛地尽根插了进去,直入花心!

  「啊!」妈妈被插得大叫一声。

  「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有两把!」秦树又抽回了大肉棒,秦树蓄足了力,比
前一次更快,更猛地插了回去!

  「啊!」妈妈仰起了头。

  秦树正再次抽回大肉棒,妈妈乞求着说:「不要……在插了……」

  「你说什么?」

  「不要再插了……不要再插了……」

  「我再插你哪里?」说着秦树开始在妈妈蜜穴内温柔的抽送着。

  「嗯……嗯……」妈妈舒服地哼了两声。

  「纪姨,继续说啊。」

  妈妈连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究竟处于一种什么状态,「你在插我……下面。」

  「说得好含糊,说清楚点,是小穴还是屁眼。」

  「小穴,嗯……嗯……」

  「喜欢吗?」

  「嗯……嗯……嗯……」妈妈呻吟着却不回答。

  秦树眉毛一扬,加重的操了几下,「喜不喜欢?」

  「啊……啊……喜欢……」

  秦树笑了下,「以后还让不让我操你?」

  「啊……啊……让……啊……快……快……操……」妈妈已经彻底沉溺在欲
海这一片汪洋之中。

  「我想什么时候操你就要什么时候操你。」秦树开始快速地抽插起来。

  「啊……啊……嗯……啊……啊……快操……我……啊……」

  妈妈这样的淫叫,说着淫荡的话,听在秦树心里,直让秦树热血沸腾,激动
万分,一股热流从小腹向下涌动。秦树知道要射了,开始最后的冲刺。

  「啊……纪姨……屁股再翘高一点……」

  「啊……我不行了……啊嗯……嗯……」

  这时秦树双手覆在了妈妈一对美乳上,把妈妈托了起来。美穴、美乳同时遭
到袭击,妈妈忘我的呻吟着,「啊……我……不行了……啊……啊……」

  「啊……我要射了……操死你……操死你……」

  忽然蜜穴内涌出一股春水蜜汁,喷薄而出,浇在秦树的大肉棒上,背着一阵
刺激,秦树再难把持,低吼一声,精液像是开闸了的洪水,急射而出,灌进了妈
妈的子宫,滚烫的精液浇在妈妈的子宫里,刺激得妈妈发出了舒服的娇吟。

  激情过后,妈妈躺在床上喘着粗气,秦树从背后环抱着妈妈,揉捏着妈妈的
美乳。恢复了点点理智的妈妈想起刚刚淫荡的场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然
而此时高潮的余韵犹在,妈妈全身还在颤抖着,躺在秦树怀里,竟有一种无比舒
适的感觉。妈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一番挣扎之后,终于开口说:「以后你想
怎么办?」

  秦树用力揉了揉手中的美乳,明显感受到怀中美妇的一阵颤栗,开口说:
「纪姨,原来只是你帮我纵欲,现在只是你我互相纵欲而已。」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