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年后的母子突破 13

  最近感觉不太好,天干物燥的,老是上火。哎,好想再感慨下人生苦短啊,
一年又一年的,人,就这么慢慢经受着岁月的煎熬。

  算起来,从我写这篇文章起,已经两年多了,这其中,真的是发生了太多太
多的故事。有些惊喜,也有些荒谬。

  先来说小紫的事情,我一直耿耿于怀着。查她的开房记录,查她的手机通信
记录,甚至秘密跟踪她,都让我一无所获。我不知道我在期待什么,也不知道在
找寻什么。

  不管怎么说,老妈对我所说的话,成了我的一个莫大心结。从来没有感觉到
这样无助过。我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但发生了如此多的事之后,让我开始动摇
了,唯物论也似乎在我心里被击破了。莫非,这就是报应?我淫人妻,人也淫我
妻?

  想起来挺可怕,但更令我感到可怕的,就是小紫和爸爸会不会知道了我与老
妈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了那些而做出那些事情……真的无法想象了。这个
家庭,我的生活,便充满了猜疑和不确定性。

  再说老妈,那次之后,好像与我疏远了好多。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她是什么
意思,是不想再与我继续发展下去?还是她心里装着其他事情?不过期间也和老
妈交流过一次,她让我放心,她只是猜测一些事,但是没有证据。我还能怎么样?
只能作罢,但愿时间可以给我一些提示,顺便给我一些证据。

  不愿意再想这些复杂的事情,但心里却怎么也挥之不去。或许,肉欲会释放
一切压力……

  老妈最近喜欢上了广场舞,吃完晚饭,楼下于大婶就会上来约她一块出去。
说起来,老爸是反对的。用我爸的话来说,一群老娘们,又不是年轻小姑娘,整
天在楼下蹦蹦跳跳,什么样子。

  我也是反对的。我这个人,占有欲很浓厚。自从和老妈有了那层关系之后,
就觉得她就是自己的,看到她每天在外面跳舞,而且,最重要的,还有一群老头
子拿着马扎在旁边观看,觉着心里特不是滋味。

  当然,这些话,是说不出口的。我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扰民,音响的声音
很大,邻居们嘴里不说什么,可是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想。

  小紫是表示支持的,说妈在家整天没事,应该下去活动一下。我在心里暗骂
她,你懂个P.当然,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妈这个主人公可是听不进去的,入迷了,
八头驴都不一定能拉回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她去吧。

  啰嗦了这么多,现在进入正题。

  终于,我的机会还是来了。那是去年五月份的一个周末,小紫的一个堂弟结
婚,所以,我就和小紫回农村的丈母娘家了。

  农村的婚宴,那个热闹,继续套用安句话:人山人海啊,红旗招展啊。离结
婚的日子还有好几天,新郎家就在屋顶上按了一个大喇叭,把音响开到最大,生
怕别人不知道这家有喜事一样。

  新郎结婚前一晚,按照他们那边的传统,新郎家是要招待本姓的自家人。因
为第二天结婚嘛,自家人要帮忙招待亲戚朋友。

  这下可见识了农村的酒席了,四凉四热,四个大盘四个海鲜……总之吧,一
晚上没别的事,就是在酒桌上端盘子撤盘子。而且啊,每上四个盘子,就会有人
来劝酒……那个劝酒的……不说了,反正你要不喝,马上就会从铁哥们变成他的
仇人。

  几个轮回下来,我就完蛋了。上了女桌,找到小紫。那个桌上,全是大妈大
婶啊,一看我的脸成了猴屁股,都捂着嘴巴笑我。跟小紫简单说了几句,让她赶
紧和我回去,要不今晚我非得躺着出去。

  小紫不同意,说这些亲戚,都多少年没见了,不能走。我这就没辙了。正在
这时,新郎进来了,和我客套几句,说要开车送新娘进城盘头。我一看,这是个
机会啊,忙跟小紫说要回去。

  这娘们,头都没回啊,就让我走,只要明天早上早点回来就行。我如受大赦,
拉上新郎就跑了。

  憋了一路尿啊,新郎从隔壁村接上了新娘,我又不好让他们半路停着,一直
忍着。新郎把我送到小区门口,我赶紧客套一下就歪歪当当地往家跑,到了家门
口,却发现钥匙在小紫包里。按门铃,好长时间没动静。于是我连按带拍。终于,
里面有动静了。

  「谁呀?这么晚了」是老妈的声音。

  「妈,是我啊,快开门。快。」我捂着肚子喊。

  门开了一道缝,我赶紧推开老妈往厕所冲。哥足足尿了两分钟啊,唉,不是
哥膀胱格外大,是今晚新郎家人忒多,就那么一个小厕所,排队啊,我擦。

  舒服完了之后,打开厕所门出来,才发现老妈张着个嘴巴依然站在门口。

  「怎么了妈,你怎么这个表情?」我抹了一把脸,以为脸上沾了什么东西,
想了想,我没吐啊。

  「我的天呐,你着急火燎的,我以为你怎么了呢,原来是让尿憋的啊。你咋
跑回来了,不会是不舍得把你的那点尿放别人家吧?」老妈笑了笑说。

  「对啊,我擦,憋一晚上了。我再不回来,不光膀胱要憋破了,估计胃也快
涨破了」。我到厨房倒了一杯水,一边喝着,一边对门外的老妈介绍了下今晚所
看到的各种壮丽。

  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妈已经倚在厨房门上了。两手叉在
胸前,笑眯眯地看着我。

  「合着你长这么大,你没坐过酒席啊?你小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每次领你到
人家去坐席,你都嫌上的菜少,哈哈哈。」老妈笑着说。

  「呵呵,那是小时候,贪吃。现在可不一样了。」

  「怎么个不一样法?现在不是贪吃?」老妈半笑非笑的捋了捋头发,却没正
眼瞧我。

  「嗨……我现在可基本是素食主义……」我没说完,就感觉今晚老妈有点不
对劲了。而且,刚才说的这句话,分明就是另一层意思嘛。

  今晚真喝多了,头昏脑涨了,都进门这么久了,还没发现老妈的打扮。老妈
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可能刚洗完头发不久。穿了一身紧身的奶白色薄秋衣,奶头
赫然在目,再往下看,从下三角处可以清晰看出,里面是一条黑色内裤。大腿紧
绷绷……由于她是斜倚在门上,那圆圆的屁股高高往她的身后翘去,让我不由得
想伸头往后看。

  「那个,妈,我爸睡了吗?」我伸了伸舌头问道。

  「呵呵,或许吧,或许睡了。」老妈看我一直上下打量她,用眼瞪我,却接
着笑呵呵。

  鸡鸡刚放完尿,这下又不老实了,开始一抖一抖的发威。这个或许睡了是什
么意思?谁能告诉我?那我是上呢?还是上呢?

  想了想,即便老爸没睡觉,我干不成什么,今晚也不能浪费这个大好机会,
摸一摸总该可以吧?于是乎,我便看着老妈慢步上前,往外瞧了瞧,便用两手放
在老妈肩膀上往里拉。

  「干啥?厨房里有吃有喝的,还要我干什么用?」老妈抬头看着我,泛着白
眼说道。

  我晕啊,这句话要是让我爸听见,就是不多想,肯定也纳闷这是什么意思。
于是我示意老妈小点声,然后用力将她拉进了厨房。再然后呢?我能忍得住吗?
两只手直接下移放到了老妈屁股上,开始使劲揉捏。

  这圆屁股啊……肉肉的,好久没有摸了,真想咬上一口。我一边揉着,一边
故意朝门外喊:「妈,这个暖瓶的外壳怎么胀的这么鼓了?」

  「唉吆……你轻一点」老妈在我怀里挣扎了下,然后就又开始学着我大声说
话了:「外壳鼓?你不会一巴掌打回去啊?」

  我忍不住呵呵一笑,开始更用力捏了。

  「打回去?打坏了怎么办?」我继续和老妈调情,一只手已经从后面伸到了
老妈的屁股沟里,用手背来回摩擦着。

  「怕打坏了?那你不怕把你妈屁股揉坏……」没等老妈说完这句话,我马上
就反映过来了,连忙用手捂住了老妈的嘴。我的妈啊,你也喝多了吗?调情得有
个度啊……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没等我惊魂失措完,老妈一把就把我手撸了下来。

  「怎么?害怕了啊?害怕了你还贪吃呢?啊?」老妈低着头,眼睛往上斜看
着我说。

  「妈……你刚才……嘘……你怎么把这个都说。」我瞪着眼睛小声跟她说。
我想,此时的我,表情一定很难看,因为我都感觉到我脸上的肉发颤了。

  「呵呵,害怕了啊?」老妈一把推开我,声音依旧没减:「当初是谁说的啊?
肏都肏了,还不让说吗?」

  完了,我妈疯了,肯定疯了。此时我站在厨房,心里那个滋味啊,害怕、自
责、后悔……等等等等啊。我还是跑吧,或许刚才我爸睡熟了,或许他喝多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此地不宜久留,撤,而且必须是赶紧滴。

  没等我迈步走,老妈就好像已经看出了我的心思。将手一横,我便被她挡在
了门口。

  老妈依然在那斜着一根腿,翘着屁股。「怎么?想跑?」

  「妈,你咋了这是?小点声啊。万一我爸没睡着呢?你就这么确定他睡得这
么沉吗?就是喝多了,也有可能起来上厕所或者口渴的。」我急的是心惊肉跳啊。

  「呵呵,我早说了,我不知道他睡没睡,或许睡了吧。」老妈扯起头,一副
胜利的样子,真让我摸不着头脑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万一听到了……」

  「吆喝,跟我上起政治课了哈。那你说,他万一听到了怎么样?」

  「亲妈了,你能不能小点声啊,我爸真会听到的。」我现在一点欲望都没有
了,鸡鸡早就挂白旗了。但是呢,现在走也走不了,老妈还真来劲了。

  「我的声音很大吗?」

  「当然了,求你了,妈,小点声。」

  「那你觉得多远能听到?」   「哎呀,我真服你了,你这动静,就是十
米外也能听到了。」

  「哦,这么说来,没事,你爸应该听不到。」

  「喝多了就是头晕,不代表耳聋的,妈,亲妈了,你放我走吧,我困了,我
要睡觉去。」

  「哦,你困了啊,那你走吧,这可是你说的哈。」老妈放开了手臂,我趁机
挤了过去。

  「你爸可不耳聋,不过呢,我估计他在千里之外,应该听不到我说话吧?」
背后又传来老妈的声音。

  「啊?妈……这……什么意思?」我一脸愕然,转头问。

  「没什么意思啊,你爸今天去外地出差了啊。」我妈依旧是那个动作,依着
门框。

  「我肏……妈,你耍我玩呢。」我作势要扑上去。

  「去去去,你刚才可是说了,你要去睡觉了。」我妈朝我摆手。

  正所谓……那个啥?那句话怎么说呢?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柳暗花明又一村
啊。没想到我今晚回来还有这个好机会,更没想到,老妈会跟我开这种玩笑。虽
然刚才觉得非常害怕,但是现在一想,嗨,还真他妈刺激。还等什么?上啊。

  于是,两片肉臀又到手了。

  「妈,呵呵,刚才我说错了,不是暖瓶鼓了,是你的屁股鼓了,呵呵呵。」
我淫笑着,把老妈屁股使劲往我身上按,然后让鸡鸡隔着裤子磨着老妈的小腹。

  「哦,这么说来,我的屁股越来越像暖瓶了哈,这都能看走眼。」老妈在我
怀中跟我打情骂俏着,却不再挣扎。

  「呵呵,妈,瞧您说的,不过,妈,你这广场舞没白跳啊,我发现这屁股还
真是更翘了呢。」我承认刚才自己被老妈耍的有点狼狈,赶紧讨好呗。

  「怎么?不是反对我跳吗?现在怎么又夸起来了?」

  「妈,其实,我就怕这屁股被别人看了。」我一巴掌打在老妈屁股上。

  老妈扭了我一下,说道:「长了个屁股,你还能在后面按个锅盖遮住不成?
想看,就看呗。」说完,老妈抬头对我莞尔。

  老妈这一说,让我顿时欲火又窜高三丈零三尺啊。老妈今晚够激情啊。将手
往下一伸,隔着内裤一摸,可不是嘛,泛滥了。

  「来,妈,给我跳一个性感点的,我还真没仔细看过你跳舞。」说着,我将
老妈拉到了客厅,然后自己坐到了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跟你说多少遍了,别在客厅抽烟,到阳台去。」老妈站着不动,却开始批
评起我来了。

  「哎呀,妈,今晚喝多了,抽一根解解馋,来,好妈了,跳一个最性感的。」
我叼着烟,朝老妈开始轻轻鼓掌助威。

  「呵呵,哎呀,啥叫性感的,我们可都是跳的很正统的,又不是脱衣舞。不
过呢,我自己跳,还真跳不出来,再说,也没个音乐节拍什么的。跳这个舞,要
跟着节拍来的。」老妈一边说着,一边却做起了准备活动,两手甩来甩去,还做
了两个下蹲动作。

  看到没?我说我妈入迷了吧?不管何时何地,你只要说到广场舞,她绝对能
给你讲个没完没了。算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舞看不成,事办不成,得听一晚上
讲解。

  我果断打断她,对我妈说:「妈,要节拍啊,有啊,我用手机给你搜,你就
随便跳一个,对了,就是那个扭屁股的。」

  「呵呵,扭屁股的,你说的是《火火的姑娘》吧?那你找找吧。」老妈显然
很乐意给我表演,于是我赶紧给她搜了一曲。

  在这里,我没法详说,我对跳舞是外行。先请狼友们拿出两分钟看完这个视
频链接再看下文。http://video.baomihua.com/12344360/24995109 用手机把音
乐一放,我妈便开始偏偏起舞了。屁股那个扭啊,腰肢那个颤啊。难怪楼下那几
个老头每天都领着马扎去看。改天我也得买个马扎去。

  老妈仅仅是穿了一身紧身薄秋衣而已,这一跳,特别是背对我的时候,哎呀,
那屁股简直就要蹦出来了。我忍不住了,我承认,所以,我开始解衣了。我妈当
然看到了,只是笑了一笑,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雅兴。

  鸡巴早就一柱擎天了。我抽着烟,摸着鸡巴走到了老妈身后。将腰往前一靠,
老妈的屁股便贴上了,以我的龟头为圆心,以她的屁股为直径,来来回回的摩擦
着。

  「你闪开一点,别烧着我。」老妈一边颤颤地跳着,一边回头对我说。

  「额,好,那妈,你也要脱了。」

  「嗯,好。热了。」没想到老妈这么痛快,一边跳着,一边开始脱衣,不一
会儿,老妈就成裸体在那跳舞了。

  还是老样子,在这里,附图一张,脱衣相片,哈哈,谁也别当成是我妈,傻
瓜才发真的,你说是不是?不过如果你真要当成是我妈,我也不反对,我找的相
片,都是千挑万选啊,形要不似,我是一定不会发出来凑合的。

  等到老妈把衣服脱完了,我可真就坚持不住了,烟头往烟灰缸一扔,就上前
了。

  老妈看到我走过来,也便知道我要干啥了,转过身在那等着我。我将老妈紧
紧抱住,鸡巴穿过那丛毛,深入到她的屁股沟里,就开始和她合着音乐一起扭动。
下面那个滑啊,屁股那个翘啊……自己想象吧,常是那些词,再说都没新意了。

  等到这音乐一停,我就把老妈推倒在了沙发上。老妈一腿伸直,另一腿自然
地蜷着靠在沙发靠背上,那粉红的小洞洞里不断地往外渗着水。

  我忍不住趴了上去,伸出舌头去舔妈妈的阴蒂……老妈显然想不到我会给她
口交,两手搬住我的头,一边往上拉,一边说着:「别,这样不习惯……」

  说实话,我只给小紫口交过一次,我不太喜欢这样,也谈不上什么技巧,不
过呢,今晚难得老妈有这个雅兴,我也感到确实很冲动,所以不顾老妈的阻止,
开始用舌头钻洞洞……

  老妈不阻止了,而是开始呻吟由开始的小声「eng ……eng ……」变成高亢
的「嗯……嗯……」很显然,老妈没妇科病,和小紫的味道差不多,呵呵。

  老妈真的上来情欲了,淫水哗哗地出啊。

  「好儿子,别玩妈了,上来,我受不了了……嗯……嗯……快进来……」老
妈用手摸着我的脸,乞求我。

  我也忍不住了,于是果断提枪,将硬硬的鸡巴放在老妈的逼门口,不断摩擦
着她的阴唇,同时,感受着那份润滑。

  「快进来吧,好儿子了,啊,进来吧,好儿子……嗯……」老妈眼神迷离,
用手指在我肚子上画着圈,弄得我好痒。

  「妈,刚才你跳的那个舞,好性感,你说那些老头会不会也幻想你啊?」我
充分调动着老妈的思想能动性。

  「嗯……小坏蛋……让那些老不死的幻想吧,只有我亲儿子才有……嗯……
才有机会干我……进来吧……快进来吧。」

  「噗……」别误会,不是我放了一个屁,是我的鸡巴插进老妈逼里的声音,
真的好大一声,就像一块石头掉进了水里。

  「啊……好儿子,直接使劲吧,嗯 ……里面已经很空了。」老妈搂着我的
肩膀,屁股不断上抬迎合我。

  「妈,好滑啊……好久没肏你了,好想你。」我一边奋力抽插老妈,一边在
老妈耳边轻轻诉说。

  「好儿子……嗯……妈也想你……」老妈动情地说着「妈,想我啥?」

  「这根硬硬的大鸡吧……啊……嗯……好硬。」

  「妈,这根鸡巴一直想着这个家。」说完,我使劲往里一操,然后紧紧压着
老妈的下部左右摩擦着,接着说:「还想这个圆屁股,每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好想亲亲它,然后让它坐我鸡巴上。还有,嗯……还有这对大奶子,我吃过的奶
子,现在摩擦着我的胸膛。啊……妈,你生我的逼在干啥?」

  老妈被我营造的气氛感染了,大口喘着粗气,特别是刚才我那用力一插,老
妈更是浑身发颤,大腿和小腹紧紧包着我,好温暖……屁股不断上抬迎合我,好
刺激……

  「啊……啊……好儿子,妈妈的逼……嗯……妈妈的逼现在正在被……被抽
插着……」

  「妈是谁……」没等我说完,老妈就打断了我:「是儿子,亲儿子的大鸡吧
……嗯……大鸡吧又进来了,亲儿子从我逼里钻出去,啊……又挺着大鸡吧……
大鸡吧插进我逼里,嗯 ……妈妈骚……妈妈被亲儿子肏了……好舒服……」

  听完老妈说的这些,我兴奋的不行了,使劲按住老妈,然后抬起上身,看着
老妈的眼睛快速抽插她。老妈也眯着眼睛看着我,不断接受着我对她的抽动。母
子俩眼神交流着,性器也交流着……

  此时除了下面的「啪啪」声,和我俩的呻吟声,好像全世界都静止了。我的
信念只有一个:插进去,插深一点,感受妈妈,感受母体……

  就这样抽插了百十下,可能今晚喝酒的缘故,也可能是兴奋过头,我渐渐感
到有点想射的冲动了。于是示意老妈换个动作,老妈马上翻身起来,然后跪在了
沙发上,趴在了沙发靠背上,屁股高高地朝我翘起。

  我将鸡巴在老妈屁股上打了打,然后就「翻身上妈」,两手搂住老妈的腰,
奋力抽插起来。

  正在这时,沙发边的电话突然响了,我擦,不会吧?肯定是老爸打来的。怎
么在这个时候……难道要让我的小说进入俗套,让我一边抽插老妈,一边让老妈
接电话?还要老妈跟老爸说刚才「啪啪」打死了多少只苍蝇?

  呵呵,呵呵呵。当然,当然没有。因为什么呢,电话一响,我和老妈就马上
分开了。对,没有,没有你渴望的情节……不过……

  「嗯,好的,那边住的还行吧?」老妈和老爸通着电话,趁这个时候,我又
去了厨房,把我那半杯水喝掉。

  「妈,水壶干了没有?」我一手端着水杯,站在厨房门口朝老妈大喊。

  老妈瞪了我一眼,朝我说道:「没有,等会再倒,有的是水。」然后又朝电
话筒说道:「嗯,今晚回来了,说是那边劝酒的厉害……嗯,是送回来的,没开
车。」

  「妈,是我爸吗?我饿了,你饿不饿,我要下了点面条,你吃不吃?」我一
边笑嘻嘻地喊着,一边指着我的鸡巴。

  老妈也被逗乐了,将屁股抬离沙发,然后朝我翘起来,背对着我喊:「还用
问?都几点了,等会给你爸打完电话,再吃一顿。」

  「好的,嗯……那你早点睡吧,我先吃点面条了……」老妈将电话挂了,姿
势却没变,回头对我说道:「怎么?你不能来喂喂?非得我自己去吃?」

  「好来,您呐,小的这就来了……」我将杯子往茶几上一放,晃着鸡巴又按
住了老妈……

  「嗯……好儿子,知道妈饿……」

  「亲妈,高一点,让儿子好好喂喂你。」我一边揉着老妈的屁股,一边大力
肏她。

  「嗯……好劲道……好儿子的……嗯……面条,好劲道。」老妈抬起头,挺
起胸,高翘着屁股。

  我将老妈的两只胳膊从后面抓住,这样,老妈的重心就全部集中到了和我鸡
巴交接的地方了「妈,你说,嗯……妈的屁股好有弹性,妈,你说,老爸肯定不
知道我在喂老妈吧?」

  「嗯,好儿子,喂我,喂我两张嘴,来,亲我……嗯……」老妈说着,努力
将上身站直,然后回头找寻我。

  我借势搂住了老妈的肚子,然后闭上眼睛和老妈接吻……而下面,依然轻轻
抽插着老妈……说实话,这么多次了,还没有和老妈有过一次真正的接吻。老妈
很火热,我也很激动,两个人闭着眼睛感受着彼此。

  我下面用力顶住老妈,而老妈也用力往后靠。母子两人的这一吻,足足五分
钟,待到喘不上气来了,才彼此分开。然后……就是一顿猛插……

  「啊……好儿子,使劲肏妈吧……好儿子……啊……妈妈爱你……」

  「妈,亲妈……嗯……我也爱你……妈,我爱你……是男女的爱……妈,肏
你……」

  「好儿子,鹏鹏(我的小名),啊……和妈谈恋爱吧……和香芝谈恋爱吧…
…」

  「嗯……香芝……」

  「嗯……叫我。」「香芝……」

  「嗯……叫我。」「香芝,你生了我,再让我肏……」

  「鹏鹏……香芝妈不行了,香芝妈不行了……啊……香芝妈从来没这样过…
…啊……我不行了……我要尿了……」

  「妈,等我,香芝……啊……我也要来了……等我……等你的小老公」「啊
……啊……出来了……鹏鹏……你把妈妈肏尿了……快射给大老婆……」

  我定了表,所以,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老妈还在熟睡。家里一切安然,除
了沙发旁边那一片水渍……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