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小西的美母教师 13

               第十三章

  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小静,毕竟李欣是一个不可理喻的人,他已经有成功调教
过一个女老师的经历,还正在调教一个女老师。他极有可能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
他会用什么手段也是我不得而知的,万一狗急跳墙了也对小静非常不好。只要李
欣还打着小静的主意,那么小静的处境非常不安全。可是我现在又没有什么好办
法来对付李欣,真是伤脑筋。

  从厕所走出来,姐姐看着无聊的娱乐新闻,秦树在一旁也看得入神。我倒是
没什么兴趣,就回到房间里躺了一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吃饭的时候妈妈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问妈妈话,她不
是「嗯」就是「哦」。实在很奇怪。难道妈妈遇到什么了烦心事?

  我试着问妈妈:「妈,你怎么不高兴啊。」

  「有吗?」妈妈马上显得很镇定。

  妈妈不承认我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只能乖乖吃饭。

  晚上爸爸被同事小王送回来的,喝得醉醺醺的,满身酒气,回到家坐了一会,
很快就被妈妈扶回到卧室躺下了。看到爸爸这个样子,妈妈有点生气。平常妈妈
就对爸爸管得比较严,爸爸为此都很少在家吸烟或者喝酒。兴许爸爸这次是玩得
太高兴,忘乎所以了吧。

  电视机被姐姐一如既往的霸占,我无所事事,就回到房间做了会作业,作业
不多,但是挺难的,我做作业的时候会非常认真,当我完成最后一道数学题的时
候,抬起头一看表,已经22点了。

  客厅里姐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黄金剧场已经结束了,姐姐一副意犹未尽的
样子,我看客厅里只有姐姐一个人,就问:「姐,妈在哪?」

  「不就在房里吗?」姐姐说。

  「哦。」秦树也在房里?我坐到沙发上,又问,「秦树呢?」

  姐姐看了我一眼,「在厕所呢。」

  姐姐把遥控器递给我,「喏,给你。」姐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回卧室了。

  我接了过来,切到体育台看体育新闻,看了一会,秦树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瞟了我一眼。秦树看起来非常高兴的样子,那神情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秦树
也不跟我一块看电视,自己回到房间睡觉去了。我看了近一小时电视,一直不见
妈妈出来,心里没来由的非常烦躁,我关掉电视,来到妈妈房门口,想敲门可是
找不到理由,手在空中停留了很久,最后还是放弃了。我匆匆洗漱之后,回到自
己的房间,秦树已经睡得很沉了。我爬上床的另一头,看着秦树,心里一阵烦躁,
从来没像现在看一个人这样不顺眼。我把空调调到最低的16度,然后一把把被子
全拉到了自己的一边,往身上随便一盖。

  夜色凉如水,主卧室里爸爸的鼾声极有规律,妈妈平躺在床上,恬静安详。
一团火热的气息从妈妈的脚底慢慢向上侵袭,裙摆被慢慢掀起,火热的气息撩动
着嫩滑的大腿,越来越深入……

  敏感的肌肤像是感觉到了危险,开始微微颤抖,然而那股气息已经深入到了
妈妈的大腿深处。一点柔软缓缓的覆盖在了丝滑的内裤上,隔着薄薄的布料开始
戏弄着柔软的花唇。趴在妈妈下身的秦树舔弄了一会,花唇开始湿润起来,但布
料的触感让秦树感到难受,终于忍不住把内裤慢慢往下拉,秦树才拉到膝盖处,
梦中的妈妈忽然翻了一个身,侧躺在了床上,两只腿夹得紧紧的。秦树轻轻说了
声「调皮」,伸出手想扳开妈妈的双腿,手触摸到妈妈滑嫩如脂的大腿时,明显
感觉到大腿紧绷着,止不住的颤抖。秦树微微一愣,抬起头看了黑暗中的妈妈一
眼,淫邪地笑了笑。

  秦树下了床,半蹲在妈妈的背后,用一根手指伸进妈妈的裙摆。手指顺着股
沟找到了被夹得紧紧花唇,秦树用指尖沿着花缝来回滑动,时急时缓。另一只手
感受到身下的美妇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汩汩花蜜也从蜜穴中流淌出来。时机已到,
秦树用最长的中指一插到底!

  「嗯……」一声细不可闻的闷哼传来。

  秦树像是受了鼓励,手指在蜜洞里卖力搅拌、抠挖,蜜洞内的嫩肉一个个欢
欣鼓舞,紧紧挤压着这个无耻的侵犯者。秦树另一只不停地在纤腰粉臀之间来回
游曳,隔着丝质的睡衣抚摸、抓捏妈妈的肉体。

  随着秦树手指的蹂躏,在爸爸的鼾声掩盖下,蜜洞内的水声越来越响,一阵
阵电流从蜜洞袭向了妈妈的全身,妈妈的身体不安的微微扭动着。

  还在装睡?秦树玩得兴起,又挤进去一根手指,蜜洞被两根手指扩张开来,
跟着秦树连续抽插,时而用力抠挖蜜洞内的嫩肉,妈妈紧夹着的双腿不由放松下
来。这时秦树把妈妈的一只大腿微微抬了起来,这样秦树就可以更从容地抽插起
来。秦树见妈妈还在装睡,手上的力道又加了一分,还把拇指按在了充血的阴蒂
上,双管齐下。

  随着手指的一次次抽插,蜜穴越束越紧,花唇还随着抽插一开一合,「嗯…
…嗯……」妈妈的呻吟像是睡梦中的呓语。

  蜜洞内的淫水越来越多,妈妈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身体也渐渐瘫软在了床
上,「嗯……」妈妈发出了一声绵长的低吟,高潮了!

  秦树得意的从妈妈的蜜洞中抽出手指,将手上的淫水全擦拭在了妈妈的睡衣
裙摆上,然后把褪在膝上的内裤拉回到了根部。

  妈妈的身体还在在颤栗,胸口上下起伏着,似乎还沉溺在高潮的余韵中。

  爸爸还在呼呼大睡,并不知道就在他身边发生了这么动人心魂的韵事。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爸爸宣布了一个消息,带我们全家去城郊的长乐山庄
去渡假。

  姐姐马上就泼了盆凉水,「爸,夏天都要过了,还去那干嘛。」

  长乐山庄我去过几次了,虽然那里旅游开发得不错,但我现在哪都不想不去,
就想呆在家里,我也表示反对说:「去过好多次了……」

  爸爸皱了眉头,「难得放松一下。何况秦树来了我们家,哪里都没去过。」

  秦树推辞说:「不用、不用。」

  爸爸又问妈妈:「你说呢?」

  妈妈支支吾吾说:「不知道。」

  不知道?这不是妈妈的作风啊。我奇怪地看着妈妈,妈妈微微低着头,水汪
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大家都反对,让爸爸有点尴尬,在大男子主义思想下,爸爸严肃地说:「总
之,这次是我们一家人增进感情的好机会,不用商量了,下午就动身。」

  去不去对于我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觉得妈妈现在非常奇怪。

  姐姐有点不愿意,因为她觉得去长乐山庄还不如去逛街。

  跟着一家人收拾好行李,吃完中饭,爸爸开车带着大家往长乐山庄去了。

  长乐山庄是我们市著名的避暑胜地,山庄环山而建,景色青秀,软硬设施齐
全,确实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地方。

  车上爸爸说:「来了就好好玩,过了这几天,都给我好好读书去。」

  妈妈一路上话很少,爸爸看着有点不对劲,就问了句:「你怎么了?」妈妈
摇了摇头。爸爸也没多问。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长乐山庄。爸爸考虑了一下,最后开了两间房,
爸爸和妈妈住一间,我和姐姐还有秦树共住一间。

  在房间里,爸爸轻轻地把妈妈环住,问:「老婆,你怎么了?一天都不怎么
高兴。」

  昨日下午羞辱、不堪的场景再次在脑海里浮现,妈妈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就连下体也开始不安起来,妈妈下意识夹紧了腿,连忙摇头说:「没什么。我只
是有点累。」

  爸爸柔声说:「没什么就好。」听着爸爸的话,妈妈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想
把一切都说出来可是不但说不出口,还无法想象那会有什么后果。

  爸爸拍了拍妈妈的肩,「准备一下吧,下午还要去爬山。」

  妈妈摇了摇头,「你们去吧,我就想在这睡一觉。」

  「这怎么行呢,一家人出来玩,少了谁都不行。」妈妈勉强点了点头。

  「换双鞋子吧。」爸爸指了指妈妈的高跟鞋。

  「嗯。」爸爸又来到我们房间通知我们去爬山。

  「爬山?我想去游泳。」我再次表示反对。我记得长乐山庄有个水上乐园。

  「是啊,去游泳多好。」姐姐一向很懒,这次站在了我这一边。

  爸爸转而看向秦树。秦树笑着说:「我随便。」

  「这个……可以晚上再去。」

  「晚上多没意思啊。」我说。

  「爸,我泳衣都准备好了。」说着姐姐拿出一件泳衣摆了摆。

  爸爸似乎为已准备很久的计划就这样被打乱有些不满,「先去爬山再说。」

  「我不去。」我说,「要去你自己去。」

  「爸,要不爬山的自己去爬山,游泳的自己去游泳。」姐姐说。

  这倒是个折衷的提议。爸爸叹气说:「随便你们吧。秦树,你去哪?」

  秦树有些犹豫,想了会说:「我去爬山。」

  「那就这样了。」爸爸对着我和姐姐说,「你们自己小心点。注意安全。」

  我看时间都2 点多了,担心不能玩尽兴,招呼姐姐说:「我们快走吧。」

  「爸,我们走了哦。」姐姐挥了挥手。

  我跟着姐姐走在去水上乐园的路上,看着姐姐绝美的面容,魔鬼般的身材,
想起等会姐姐会换上泳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一定非常性感,真是不得了啊。
毫无疑问,姐姐一定会为泳池平添上一抹靓丽的风景。

  看着我和姐姐高高兴兴地走出去,爸爸脸上露出了笑容,只要孩子高兴就好
啊。爸爸回头对秦树说:「我们也走吧。」秦树点了点头。

  妈妈正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和秦树迎面对上,妈妈呼吸一窒,不由退了半
步,问:「小西和琪琪呢?」

  爸爸说:「他们去游泳了。」

  妈妈看了眼秦树,想说什么又把话咽了回去。

  明媚的阳光让爸爸现在心情非常好,爸爸说:「我们也快走吧。」

  秦树一步步跟在爸爸和妈妈的后面。

  长乐山不高,但要爬到顶也并不容易,没那么一个小时是不可能的。三人上
了山,如今已经是八月尾,山里已经不能光算是凉快了,有些阴凉的地方,已经
有些冷了。

  走在路上,很自然的就聊起了秦树的话题。

  爸爸说:「秦树啊,来了一个月了,还住的惯吗?」

  秦树点了点头,「住的惯,姨妈对我太好了。」

  「那就好。学习怎么样啊?」爸爸又问。

  「有姨妈辅导我,我感觉这段时间进步很大。」

  爸爸笑了笑,「这你可得好好谢谢你姨妈。」

  「我一直都在报答姨妈呢。」秦树说。

  「哦?」爸爸奇怪地问,「你都怎么报答?」

  秦树看了眼妈妈,妈妈抖索了一下,听着这样的对话,妈妈面色一红。秦树
回答说:「我有帮姨妈按摩啊,姨妈每天都那么劳累,需要按摩来放松放松。」

  听秦树这样一说,爸爸想起自己好像很少给妈妈按摩过,从来都是自己下班
后,要求妈妈给自己按摩,这样一想,爸爸有点愧疚,说:「嗯,你以后住在学
校有时间也多帮帮你姨妈。」

  「您不知道,我的手法可好了。」

  「是吗?」爸爸笑着妈妈问,「你说呢?」

  谈起秦树,妈妈满脑子还是那种羞人的场景,一时说不出话来。秦树在
一旁说,「纪姨你忘了吗?昨天晚上我还给你按摩了一回呢。」说着在爸爸的视
野外竖起了中指和手指。

  妈妈头一别,说,「还好。」

  「有空你也帮姨父按摩一下吧。」爸爸说。

  「好的。」

  三人这么走了近10分钟,都有些累了,好在长乐山的开发倒是很人性化,在
上山的路上,每隔一段距离都会设置休息的小亭,还有厕所,同时也会有些小贩
在这些休息点上兜售零食。三人走到了一个休息点,坐了下来。

  这个时间爬山的人挺多的,亭子里外都坐了不少人,爸爸从小贩那里给一人
买了一瓶饮料,休息了几分钟,三人又开始继续爬山。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