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小西的美母教师 10

                   第十章

  早早地来到了广场等候小静,这时才9点不到。广场边上有一家包子铺,我
买了几个肉包,坐在广场上的长椅上细嚼慢咽地吃完包子,又等了好一会,实在
无聊,这时我看到有一群老人在广场中排练剑舞,饶有兴致地就看着他们舞剑。
这群老人约有10来个,虽然都胡须花白,但他们的精气神却不比年轻人差。随着
伴奏音乐的响起,这些老人整齐划一,有力的姿态,矫健的步伐的引来观众纷纷
喝彩。这一场剑舞很快就吸引了广场上人们的目光,慢慢地就周围的人群就围了
一个圈。

  老人们休息了一会,看到周围有那么多人给他们喝彩,为首的老人家动员其
他老人从头到尾把节目打一遍。观众纷纷叫好。

  「小西!」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

  我回过头,这个人正是小静。小静穿着情侣T 恤,背着一个小熊包,下身是
一件牛仔短裤,修长雪白的美腿一展无遗。

  小静拿着相机,对着我连按了三下快门。

  「额。是不是把我拍得很囧?」

  小静笑嫣嫣地说,「你自己来看不就知道了吗?」

  既然小静来了,后面的剑舞对我是不再有吸引力了。我拉着小静往最近的长
椅走去。

  「里面在做什么啊?」小静好奇地问。

  「老人舞剑。」我翻看着相机的照片,倒也不是把我拍得很丑,「你怎么找
到我的?」

  「你忘记你今天穿什么衣服了吗?」

  我恍然大悟,我背后可是有个大大的半个红色爱心。

  坐到了长椅上,我翻着前面的照片,照片拍摄的时间显示的是8 点多,「小
静,你来多久了啊?」

  「这不是好不容易出来玩一天嘛。嘻嘻,我8 点钟就到广场了。」

  「这么早……」

  「我可是特意来摄影的。你看……」小静伸过来一只手按在相机的按键上。

  往前切了很多张照片之后,小静说,「喏,后面的都是我今天早上拍的了。」

  小静摄影的水平这我是早就知道的,可以说是尽得其父真传。在常人眼里微
不足道的东西,小静总能用光和影的浪漫结合来赋予这些事物新的意义。

  「拍得太好了。」我不由得赞叹,「这都怎么拍的啊?」

  「眼睛。」小静指着自己的眼角,得意地说,「比如这座城市。你看到的只
是钢筋水泥,我却能看到很多奇妙的东西。」

  「我也来拍一张。」看着小静的照片让我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我通过镜
头扫视着整个广场,该拍什么呢?

  那个雕塑不错,可是太远了;那只小狗挺萌的;那朵花也不错……

  我左右来回寻找着。

  「快点哦。」小静催促着。

  「别急,我可是要拍好照片呢。」小静笑着说,「那你慢慢来。」

  其实我只是随意的用镜头肆意游荡,我随便按了几次快门。

  「拍下什么了?」小静把脸凑了过来。

  「我只是先试了一下。」我别过身子不让她看。

  「切!」我转过身子,把镜头对准了广场入口,一抹靓影惊得我差点跳了起
来,妈妈!我下意识按下了快门。她朝广场另一侧走去。我低头看拍下的照片,
这不是妈妈,妈妈没这件衣服,长相也不是,只是有点神似而已。我长嘘了一口气。

  「这就是你磨蹭了那么久拍得照片啊。」冷不丁小静在一旁说,语气酸酸的,
冷冷的。

  「呃。」我干笑了数声,「我说我手抖了你信吗?」

  「哼。」小静嘟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我正想删了照片,小静从我手里把相机抢了过去,「这位阿姨挺漂亮的。」

  「哈,时候不早了,我们快去游乐园把。对了,小静,你吃过早饭没?」

  小静把相机收回了背包里,「吃过了。我们快走吧。」

  「嗯、嗯。」我拉起小静的手。

  小静脸一红,任由我拉着小手。

  妈妈第一次有如此疲惫的感觉,明明已经日上三竿,可仍然不想起床。晚上
的场景实实切切,却又如梦如幻,身体灼热的感觉依稀还可以体会,被丝袜反绑
的屈辱还是那么深刻。想起凌晨还差点被姐姐发现,妈妈还止不住后怕,心似小
鹿乱撞。

  回想起羞人的场景,妈妈脸色红了起来。我昨晚都做了些什么啊?妈妈自责
地对自己说。不能再放纵秦树了,一定要强制他以后不能再做这样的事。

  「纪姨。」秦树在外面敲门。

  妈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秦树,一时没有回应。

  「纪姨,您醒了吗?有客人来了。」

  「是谁来了?」妈妈问。

  「是张主任。」

  「你让他等一会,我换好衣服就出来。」

  「好的。」张主任是来商量有关物业的事,无非是出钱的问题,妈妈表示赞
同,事也就这么完了。张主任走后,只剩下秦树和妈妈在客厅里相对无言。

  妈妈看了下表,已经11点多了。

  「秦树你还没吃饭吧,我现在去做。」妈妈先开口。

  「嗯。」秦树轻轻应了一声。

  看着秦树稚气未脱的脸,妈妈叹了口气,转身去厨房了。

  妈妈站在灶前发愣了一会,该做什么呢?现在都已经中午了,还是煮饭吧。

  忽然秦树从背后猛地环抱住了妈妈。

  「啊。」妈妈叫了出来,「秦树,你做什么?」

  「纪姨。我……」秦树紧紧地环抱住妈妈,「我只是想摸一下纪姨。」

  妈妈娇躯微颤,「胡说什么。快放开我。」

  秦树一只手环在妈妈的小腹上,边揉搓边用力往里揽,并用胸部压在妈妈的
背上,这样妈妈就弯下了腰。又由于妈妈的两只手都被秦树紧紧环住,所以有力
无处使,就这样被秦树紧紧的揽在怀中。秦树另一只手攀上了娇挺的乳峰,隔着
衣服和文胸揉捏着妈妈的美乳。

  「嗯……」从妈妈嗓子里挤出了一丝呻吟声。

  听得秦树非常兴奋,手上的力道又添了几分。

  「嗯……嗯……秦树,快松开。」妈妈娇喘着。

  秦树淫笑着,表弟表姐都出门了,姨妈你就好好享受吧。秦树非但不松开,
反而把妈妈的上衣卷了起来,用手插进了文胸里面。下面也没有闲着,秦树用坚
硬的大肉棒轻轻地顶在了妈妈的美臀上。

  感受到了美臀上的坚硬,妈妈吃了一惊,这是……他没穿裤子!不可以这样
子,妈妈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感受到怀里贞节熟妇的挣扎,秦树一边用力的蹂躏起手中美乳,一边用另一
只手掀起了妈妈的裙子,手指准确的找到了妈妈诱人的私处,秦树用手指沿着妈
妈的阴唇肉缝隔着内裤来回滑动。

  「啊……」上下两个敏感的地方同时遭袭,妈妈的身子瞬间就软了下来,虽
然还在挣扎,但说成迎合可能更合适些。

  娇嫩的阴唇早已湿润,秦树把保守的棉质内裤裆部拨开,妈妈下意识地想夹
紧双腿,可是秦树正好把暴怒的大肉棒顶了进来,这样妈妈反而把肉棒夹得紧紧
的。

  秦树大肉棒和妈妈的花唇亲密的接触在了一起,秦树的手并没有停下来,秦
树的中指在花唇上肆意挑逗,最后按在了已经已经充血勃起的阴蒂上。

  又或是痛苦,又或是刺激,强烈的感觉让妈妈瘫软如泥,若不是秦树一只手
环在了妈妈的胸前,妈妈早就倒了下去。妈妈的美目陷入迷离,妈妈从未想过平
常言听计从的乖顺外甥,会让自己陷入这样娇羞屈辱的境地。

  迷茫的妈妈无意识地呻吟着,「嗯……啊……啊……不要……秦树……」

  衣着早已凌乱不堪,显得格外淫荡。

  秦树放松了对妈妈双手的禁锢,身体的酥软让妈妈不得不用一只手撑在了灶
台上。另一只盖在了正在挤压阴蒂的手上。秦树顺势离开了妈妈的阴蒂,将妈妈
的大腿微微分开,妈妈很顺从的配合着。秦树淫笑着开始用大肉棒贴住妈妈湿漉
漉的肉缝来回抽送。

  像是有一团火在妈妈的身体里燃烧,燃烧着妈妈的理智。妈妈丰满的屁股慢
慢开始跟随着秦树前后抽插的节奏摇晃起来。

  「铃……」这时外面的电话响了。

  秦树和妈妈都微微一怔。

  「秦树……嗯……啊……」妈妈想说什么,可是秦树握在美乳上的手还有在
肉缝间抽送的肉棒仍然强势有力,才说到一半就变为了呻吟。

  「电话来了。要去接吗?」秦树在妈妈耳边哈气。

  「嗯……嗯……要……」

  「好。」秦树邪邪地笑了笑,横抱起妈妈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电话铃声异常刺耳,妈妈趴在沙发上,拿起了听筒。

  「喂……」妈妈的声音很轻。

  「老婆。」是爸爸的声音。

  听到丈夫成熟的声音,妈妈清醒了过来,自责与愧疚迅速占据了心扉。「老
公啊。有什么事吗?」

  「我换了一个车次,要晚上10点才会到站。」

  「哦!我记下了。」

  这时秦树在身后慢慢掀起垂下的裙摆,感受到了身后的异常,妈妈回头看着
秦树的举动。

  「小西和小琪呢?」

  「他们出去玩去了。」妈妈一边回答一边注视着秦树。爸爸的声音让妈妈现
在非常清醒,看着秦树一举一动,非常自责刚刚自己的反应。妈妈用力把秦树抓
着裙摆的手打开。

  秦树并没有注意到妈妈的变化,反而猛地把妈妈裙摆一把掀开,握着大肉棒
就准备往里插进去。

  妈妈被秦树狂妄地举动彻底激怒了,已经听不清爸爸在电话里说着什么,妈
妈直起身子一张玉手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啪」地一声脆响!

  秦树被打懵了,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妈妈。

  「老婆,你那边怎么了?」

  妈妈反手就把电话挂了。妈妈脸色绯红,气鼓鼓地看着秦树,胸口剧烈的上
下起伏。看在秦树眼里确实另外一番风景,妈妈的表情娇羞可爱,不像是长辈,
更像是小情人在撒娇。秦树愣了那么一下,又想着如法炮制,一只大手就朝妈妈
的美乳抓了过去。

  妈妈猛地拍开了秦树的手,冷冰冰地说:「你是要强奸姨妈吗?」

  终于察觉到变化的秦树怔在了原地,一切朝原先计划地另一个方向发展,
「我,我……」秦树慌了。

  妈妈坐了起来,整理好了衣衫,「秦树,你回家去吧。姨妈帮不了你了。」

  秦树如遭电击,「纪姨,我错了。」秦树慌乱地跪在了妈妈面前,「纪姨你
听我解释。」

  妈妈把头偏向一边,之前一直以来积累的屈辱感让妈妈怒到了极点,现在妈
妈并不打算听秦树的解释。

  「铃……」电话这时响了起来,妈妈不打算接。

  「纪姨……」秦树哭了出来,狠狠地打了自己两巴掌,「我不是人。原谅我
一次好吗?」

  妈妈看了秦树一眼,「我教不了你。」

  「我一定无可救药了。」秦树呢喃着。

  「可是,纪姨。我的努力您不是看到了吗?如果没有纪姨,我一定做不到的。
在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就当是给我妈妈一次机会好吗?如果我现在回去……我妈
妈她一定会对我彻底失望的。」

  听着秦树的话,妈妈心软了下来,终于靠口说,「你原来也知道你妈妈不容
易。」

  「我冲昏了头。可是纪姨,我是真的想努力,我想好好学习,我不想让妈妈
还有阿姨失望,纪姨,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秦树,你要记着你不只是你一个人,你更肩负着你妈妈的希望。还有……
姨妈我的希望。」妈妈顿了顿,「你怎么可以对姨妈……做这种事。」

  「纪姨,我知道错了。」

  「仅仅知道错了远远不够。」妈妈摇了摇头。

  「我一定改,我对天发誓。」

  这时电话声又响了起来,妈妈叹了口气,「秦树你回房里好好反思吧。我也
需要静一静。」

  「纪姨您原谅我了吗?」秦树还是跪着,不肯动的样子。

  「现在就这么不听话了么?」

  「好,我知道了。」秦树站了起来,在沙发边上找到裤子穿了起来,慢悠悠
的朝房里走着,是不是回头看一眼。

  妈妈接起了电话。

  「老婆,到底怎么了,怎么不接我电话,刚刚是什么声音。」

  妈妈清了清嗓子,柔和的说,「刚摔坏了一个盘子,我去收拾了一下。」

  「哦?我想想,是秦树那孩子吧。」

  听到秦树的名字,妈妈心里触动一下。

  「你没责怪他吧。」

  妈妈余气未消,「有。」

  「老婆你这就不对了,怎么能责怪他呢?摔个盘子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况这
孩子好歹也算是个客人……」

  「你懂什么!」妈妈生气地说,「常年不在家的人,反而来说教我。你又理
过多少家事,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哪件不是我来做,你除了动嘴皮子还会什么,又
做过什么。」

  爸爸措手不及,一时说不话来。

  妈妈挂了电话,种种心事涌上心头,忍不住哽咽起来。

  「纪姨。」这时秦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妈妈看了他一眼,别过了头。

  秦树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妈妈,轻声说,「对不起。都怪我。纪姨,你要是气
不过,就打我几下好了。」

  妈妈接过了纸巾,沉默地擦拭着眼角。

  秦树呆呆地站在一旁,整个空间变得格外安静,只剩下妈妈时而抽泣的声音。

  陪小静玩了一整个下午,难得那么开心,和小静共进晚餐后才依依不舍地分
别。

  到家楼下的时候才想起身上的这身衣服。该怎么办?我想起了路星,没办法
了,只好去借一件衣服了。路星一个人在家,看着我的T 恤会心的笑了笑,然后
很慷慨地借了我一件T 恤。道谢之后我回到了家。

  妈妈、秦树还有姐姐都在家里。

  我随口问:「妈妈,爸爸的火车晚上几点到站啊。」

  妈妈答的很简单,「10点。」

  这时我才发觉气氛有点不太对,家里死气沉沉的。妈妈板着脸坐在沙发上,
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秦树就坐在一旁,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而姐姐在房里玩电
脑。

  我回到自己房里躺了一会。

  很快就到9 点了。妈妈要开车去接爸爸,我和姐姐也跟着要去,秦树似乎一
个人在家里也没意思,就跟着我们去了。

  妈妈开着车到了火车站,站台有不少爸爸同事的家属,妈妈有一句没一句地
跟他们聊着。

  我和姐姐则满怀期待地期待着。

  火车终于到了。爸爸风尘仆仆地托着一个大箱子朝我们走来,我和姐姐高兴
的迎了上去。

  和爸爸一块回来的还有好几个同事,他们大多都有自己的亲人来接,只有一
个始终跟在爸爸的后面。爸爸向我们介绍,「这是我的下属,小王。」

  小王腼腆的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爸爸说,「我们顺道送他回家。」

  「麻烦了。」小王笑着说。

  一群人来到停车场,妈妈拿出钥匙,爸爸伸出手说,「让我来开吧。」

  妈妈看了爸爸一眼,递过了钥匙,然后自己在后排就坐了。这是怎么了?爸爸
和妈妈怎么完全没有小别胜新婚的架势啊?眼看着秦树还有姐姐都坐后排去了,
我才反应过来,这时爸爸招呼小王做副驾驶席,我就只好也坐后排了。本来做三
人的后排就很挤了。我坐在最右侧,我左边是姐姐,再左边是秦树,最里边坐的
是妈妈。实在很挤,所以我都只坐到小小的一块地方。

  路上我和姐姐还有爸爸、小王聊着关于泰国出差的种种趣事,妈妈一直少语,
秦树也不说话。

  我忍不住朝妈妈那边看去,车外的霓虹灯照在妈妈的脸上,妈妈左肘搭车窗
上,手背捂着朱唇,眼神迷离。好奇怪,我正想瞧个真切,这时车子驶入一个小
巷,小巷漆黑不明,车里也瞬间黑得什么也瞧不见了。

  这时车子停了下来,原来是小王的家到了。小王下了车,副驾驶席就空了出
来,这时妈妈打开了车门,小跑了几步,像是迫不及待地就坐到了副驾驶席上。

  我拍了拍姐姐,凑到姐姐耳边小声说,「你有没有感觉妈妈好奇怪。」

  「爸爸和妈妈是不是吵架了?」姐姐小声说。

  「我看……像。」

  怀着忐忑的心情,胡思乱想着。车子开到了家。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