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 2013

出轨之母后传 ~ 1

                (一)

  20XX年初夏之夜,欧洲地中海中南部,意大利所属佩拉杰群岛海域。

  法国「戴高乐」号核动力航空母舰上,一架多用途武装直升机在夜幕的掩护
下,悄然升向了空中,掉转机头快速的向北非某国的境内飞驰而去。

  这架在北约组织成员国内编号为「超级山猫」的直升机上,总共乘坐了六人
,除了两名驾驶人员外,还乘坐了四名武装战斗人员。但是另人意外的是,这四
人并不是法国正规军,而是专门从一家名为「亚瑟之盾」的安全防务公司请来的
四名雇佣兵。

  这四个佣兵都很奇特,不光年龄不同,居然连国籍都有着很大的区别。一名
黑人,一名白人,一名拉美血统的墨西哥人,还有一位竟是华人。

  当中最吸引人的应该还是那位华人,虽然他看上去极其普通,但始终紧绷的
面容所透露出的,尽是漠视生死的无畏。全身上下还散发着那种只有野兽才拥有
的杀气,实是让人难以接近。不仅如此,其领口隐露的脖颈上,更是留着一道深
长,有如蚯蚓般蜿蜒的恐怖伤疤。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华人的身上总散发着一种压人一头的感觉。隐约间,他
只是坐在那里,就让人感觉他是这四人中的领头者。

  「仁慈的主啊!我又将奔赴死亡战场。请赐予我力量、信念与光明;使我脱
离恐惧,消灭无知的异教徒。阿门——」

  细微的祈祷声在小小的环境内回荡着,是那位白人,他看起来很认真。让人
感觉他就像是一位虔诚的教徒,而不是一位残忍的雇佣兵。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
下,实在没有人愿意忍心去打断他的祈祷。

  可是,杀人者终究是去杀人的。这不是教堂,而是一个直升机的狭小环境里


  「头,你建议我让这家伙安静一些吗?该死的,我讨厌基督徒!」

  那位身高足有一米九,肌肉发达,看起来很是嚣张,似乎专门喜欢找麻烦的
黑人口中叼着截雪茄,一脸杀气的瞪了正在祈祷的白人一眼。但是说的话,似乎
冲着那位正在闭目养神的华人而来。

  没理会这个专门喜欢挑刺的黑人,华人依然闭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仿佛当
那些话,被直升机的轰鸣声给吞没了似的。他此刻,只是缓缓的嚼着口香糖。

  「你不应该尝试挑战我的耐性,大熊!」白人微微看了一眼黑人:「你会发
现,一个纯洁犹如天使般的教徒,在变成恶魔的时候,是如何开枪打爆你的脑袋
!」

  「你可以试试,亲爱的十字架!」被叫做大熊的黑人毫不犹豫的取出了枪,
抵在叫做十字架的白人脑袋上:「我的枪会比你快!」

  白人没有理会黑人的嚣张,依然做着祈祷。但是祈祷的声调却忽然变的越来
越高,仿佛在努力的压制着身体内的野兽蹦出来一样。惨烈的杀气一点一点的从
他的身体上,并迅速的释放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杀气快要爆发的时候,一直处于沉默的华人忽然张开了双眼。
射出了仿佛鹰捕捉到了猎物一般锐利的光芒,他冷冷的注视着举着枪的黑人和不
断释放杀气的白人。

  「想斗,完成任务之后随你们怎样。但现在不行,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让
你们躺下!」

  华人的语气有一点沙哑,但是却异常的清晰和铿锵有力。再配合那几乎用命
令般的语气道出后,白人的杀气立刻全部收敛,而黑人的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
经回到了枪套里面了。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白人继续祈祷,黑人则吹着
口哨,看着直升机外漆黑的景色。一切又都变的平静了,但是机舱内凝重的气氛
和混合着的杀气,使人感觉到一种战斗就要爆发,风雨欲来的感觉。

  「头,听说老板要让你加入『北极狐』?」

  一直没有说话的墨西哥人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然后他微微的打开酒壶,喝
了一口辛辣的酒以后。便把手中的酒,递到了那华人的眼旁。

  华人没有接酒壶,甚至连理都没有理一下那个家伙。其锐利犹如鹰眼一般的
目光,倏然渗透出了一种强烈的深思之色。

  仿佛回忆一般,母亲的音容笑貌还在自己的脑海中荡漾着。那是他在二十岁
的时候,抛弃了一切,在如同今夜一般的凄暗中,亲手斩断忌孽之情的情景。

  时至今日,已经不知不觉的过了六个年头了。

  六年里,他犹如生活在地狱之中,过着非人类一般的生活。开始的时候,他
只是像一块永不停滞的海绵一样训练,学习;而那种训练学习却犹如地狱一般残
酷。就在这种日复一日的残酷中,他在南大西洋的某座岛屿上待了近两年的时光
。与他一起受训的二十人纷纷死亡、退出。只有他,从一个青年,变成了精通各
种单兵作战能力以及杀人技巧的佣兵。

  随后三年多的时间里,他加入了「亚瑟之盾」佣兵团的战斗序列之中。在那
个时候,他终于知道了佣兵界的残酷。经历了战场的火与血的洗礼过后,最终勉
强活下来的他,这时候才知道,在训练营生活训练的日子,是多么的可爱。

  不过他挺了下来,非但没有精神崩溃,而且还飞快的适应了战场的残酷,快
速的从一名新兵成长为一名老兵,更是成为了佣兵界内小有名气的一员。不到三
十岁的年龄,他就拥有了代表一流水准的A级的佣兵执照。并且领导着一支以他
为首的佣兵小队。

  「鬼狼」。这,便是华人在佣兵界的代号。而他的小队,也因此被称作鬼狼
小队。

  一星期前,他的那位顶头上司,同时也是在六年前与其一同经历了那段既惊
心动魄,又疯狂残忍日子的亲密伙伴——妍舞??巴克里奇的一个电话,宣告了他
在「亚瑟之盾」佣兵团三年多佣兵生涯的终结。等待他的,除了三个月的漫长假
期,还有便是之后进入比「亚瑟之盾」更加强大,更为神秘的「北极狐」佣兵团
的未来日子。

  接到电话的那一瞬间,鬼狼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因为这三年多来,他就像一
台不知疲倦的永动机一样拼命接任务。战斗,不停地战斗,除开几次受伤,不得
不休养之外。他竟是参加了数十次大大小小,烈度不一的军事行动,或者战争。
现如今的他,已经无法判断,一旦让自己停下,去享受一段平静的休闲日子,会
不会出什么问题。

  正当他为这个令其困惑不解的假期烦恼时,一个协助北约多国部队摧毁非洲
北部某国的一个准军事恐怖组织基地的任务,正式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有资格放弃这个任务,而且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也劝他立刻休假,不
用在意这个任务。可是那一场场残酷的战争,和无数次出生入死的场面不时在眼
前闪过。华人最终还是毅然的选择了参加自己在「亚瑟之盾」中的最后一次佣兵
任务。

  「呼,拉斯,要是给你三个月的长假,你会去干什么?」

  华人「鬼狼」终于忍不住问了那个墨西哥人一句,并把对方的酒推了回去。
至始至终都没有喝酒的意思,到是接过黑人递来的一根雪茄,并在祷告完的白人
帮助下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那还用说!当然是去巴黎最好的PUB!享用那儿最性感的婊子!哦,还
有腓力牛排、鹅肝酱、里昂土豆、马赛鱼汤、牡蛎杯、局蜗牛。如果在有一瓶C
hateau Haut-Brion出产的上等红酒,那就更完美了!」

  那位叫做「大熊」的黑人没等墨西哥人回答,就大大咧咧的抢过了话茬。而
那墨西哥人则在黑人讲完后,裂嘴笑了一下:「如果是我,我会回到我的家乡—
—梅里达。你们应该知道,那是个美丽的港口城市。我的母亲,还有弟弟依然生
活在那儿。」说完这些,他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了狭小的机舱壁上,神态极为
安详。

  「我也会回家。贝尔法斯特——」白人「十字架」忽然也笑了一下,同时将
头偏向舱门外,望着幽暗的星空:「好好陪伴我的儿子。」

  特殊的气氛,是会感染人的。看到拉斯和十字架一副向往追思的模样,华人
和黑人「大熊」都沉默了。尤其是华人,他低下头,用力的揉起太阳穴。仿佛只
有这样,才能驱除他内心深处的那份深刻的哀恸与痛苦。

  整个机舱内顿时没有了丝毫动静。四个男人,四个优秀的佣兵,几乎是在同
时,开始追忆起各自的往事。

  然而,他们此刻是去战斗,而不是回想过去。

  在驾驶员告诉他们,已经开始接近目标的时候。刚才还在沉默中的四人,脸
上忽然布满了凶悍的杀气。

  根据情报线索,北非某一处存在着一个由该国独裁统治者秘密控制的恐怖组
织的隐秘基地。用卫星观察的时候,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村庄。但是谁也不
知道,这个村庄内居住的近四百人,居然都是某一个准军事恐怖组织的成员。

  无论男女,不论老少,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会发现走在街道上的时候,会
突然跳出一个最多只有十几岁的孩子,朝你扔上一颗很漂亮的美式标配单兵手雷


  简而言之,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几杆AK47、几十颗手雷、及一具火箭筒。而
且这个村庄隐藏的实在是太好了,如果不是接到了线人的举报,又专门用卫星观
察数天,实在难以看的出,这样一个村庄内所有的居民居然都是恐怖组织的成员


  村庄内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宁静,只是三五人成群,穿着阿拉伯这沙漠民族特
有的服饰,人手一杆AK步枪,抱在手中游荡在街道之上。他们看起来有点像在
散步,因为几人聚在一起,抽着烟聊着天什么的,实在无法把他们和恐怖组织联
系在一起。当然,如果忽略他们身上的武器,他们真的就是一群普通人。

  看起来这个小村庄的生活环境还算是满和谐的。忽略他们恐怖份子的身份,
在不执行恐怖活动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除了那狂热的信
仰。

  不过,显然有人想打扰这夜晚的宁静。

  就在这群恐怖份子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接近的时候。忽然,一名阿拉伯打
扮的人突然撞开房门跑了出来,扯着嗓子用当地语言大声的喊了出来。三五成群
的人们立刻就变的骚动了起来。

  吵闹声越来越大,家家户户的灯都忽然亮了起来。无数的村民抱着枪跑了出
来,老远的就能够看到整个村庄热闹的景色。

  「嗒嗒嗒——」

  还没有任何的险情发生,就见有人开始狂燥的举起了手中的AK47步枪冲着
天空不停的射击。枪口内喷出的火舌,以及枪械发出的轰鸣声。彻底的惊乱了整
个村庄,有人跟着扫射,有人跟着准备。甚至还开来了一辆日制皮卡车。车上居
然安置了一挺前苏联出产的HCB-12.7式大口径高平两用机枪。那强悍的枪身,
给人一种异常犀利的感觉。

  「我们好象被发现了!」

  即使盘旋在近十公里以外的直升机内,大家也能够感觉到这村庄的喧闹。当
经历了足足三个小时的飞行,大家终于来到目标的时候,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居然
是已经苏醒了的村庄。

  「头,看来偷偷把他们扼杀在睡梦中,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了。」白人「
十字架」通过夜视望远镜迅速的做出一个报告。

  「那就武力压制!」鬼狼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直接做出了答复。

  「武力压制?上帝啊!你们是在开玩笑吗?这个村庄可是足足有四百名恐怖
份子!」开着直升机的法军驾驶员,目瞪口呆并夸张无比的喊了一嗓子。仿佛看
怪物一样,看着后面调制着武器的四名佣兵。

  可是他很快的发现,这四个人居然没有一个人理会他。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没
有看,反而就见刚才话最多的黑人「大熊」取出两颗他自己改装过后的M57式
杀伤手榴弹,怪笑道:「头,你的风格果然是我最喜欢的。放心好了,我的存货
很多,足够使用的!」

  鬼狼瞥了一眼浑身上下挂满了手榴弹的黑人,冲着开直升机的两名驾驶员大
声问道:「这次出来,有没有携带武器?」

  驾驶员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十二枚HOT2T,三十毫米六管连发机关炮。够
不够啊伙计?」

  「够了!」

  他的表情忽然变的非常的平静,但是脸上却升起了一丝诡异的酡红,显然充
满了不自然的兴奋。仿佛野兽见了血一样,一双眼睛都变成了血红色:「如果有
你们的火力压制,我们四个人,足够消灭整个村庄四百名恐怖份子。」

  「你确定?」驾驶员不敢相信的看了他一眼。

  鬼狼没有说话,但毫无犹豫的点头还是让驾驶员整个人傻掉了。

  正在这时候,墨西哥人拉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伙计,我们都不怕,你害
怕什么?你们仅仅只要给我们提供空中火力支援就行了。如果实在不行,你们非
常害怕的话。凭借着空中优势,你直接逃跑不就行了吗?」

  驾驶员沉默了下来,无奈的看着他:「既然你们想送死,我没有必要阻止你
们!」

  「嘿嘿,你会看到我们和你们普通大兵之间的差距!」一向话多的黑人「大
熊」开口裂嘴笑了一下,满口整齐的洁白牙齿,使其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憨厚。
但是如果不忽略他手中那挺最高射速高达六千发/每分钟的M134型格林七点六
二毫米速射机枪以及满身手榴弹的话,那模样,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温顺。只是现
在,看起来实在是太吓人了。

  驾驶员摇了摇头,他知道佣兵一向非常的自大又疯狂。不在乎别人生命的同
时,连自己的生命也不在乎。所以,既然对方这么要求了,自己还好意思说什么
呢?

  可是就在驾驶员摇头的时候,白人「十字架」忽然来了一个翻身,目光锐利
的看越来越接近的村庄。整个人犹如机械一般,目光闪烁,连指了几个方向:「
这里,那里,还有那里,都有『打击者』榴弹发射器。伙计,给他们三颗HOT2
T,如果不清理掉这三个地点,你无法下降到十米,放下绳索让我们下去的。」

  「你怎么知道的?我们离村庄还有四公里!」驾驶员明显的不相信十字架的
话,可是就在他的话刚说完的时候,刚才其所指的一个方位地点,忽然射出一团
明亮色的火焰。一枚流弹喷射出了红色的尾光快速的逼近了过来。

  驾驶员瞬间被惊的满头冷汗,下意识的一推摇杆,直升机迅急剧烈的倾斜和
摇晃。流弹险险的擦着机身飞过。

  「啊哈!我看到了!」等飞机平稳后,看着满头冷汗的驾驶员,大熊的脸上
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狞笑:「我可以从两公里以外打爆你的蛋蛋!」

  「伙计,挨打不是我们的风格,我们应该还手了!」看着骚乱,并且对着天
空放枪的恐怖份子,十字架开始讲出了挑衅的语言。

  惊魂未定的驾驶员这时候努力把自己变的更理智一点,不去理会这些至今还
非常轻松的疯子佣兵们。稳定了直升机的飞行以后,快速的锁定住一个目标。下
意识的,在十字架、大熊以及拉斯的不断怂恿下,解开了安全锁。但是明显没有
经历过这种阵仗的他,双手哆嗦着无论如何都按不下去。

  就在这时,一只手豁然出现,握着驾驶员的手,按下了发射按扭。直升机立
刻潇洒的喷出了一枚对地攻击导弹。就仿佛离弦的火箭一般,重重的扎在了敌人
的一个火力点上,只听一声响亮的爆炸声。一个榴弹发射据点,立刻在绚烂的火
焰中化为了乌有。

  驾驶员惊讶的扭头看向了手的主人,那位此时表情异常狰狞的鬼狼。

  「恭喜你从男孩变成了男人!」在驾驶员看了过来的时候,他不冷不热的开
了一句让驾驶员快要崩溃的玩笑。

  然而,就在驾驶员准备回答的时候。忽然一阵凶猛密集的枪声中,直升机的
防弹玻璃居然被强悍的力量扫碎。流射过去的子弹,立刻把整个直升机内的所有
人,给惊得缩了一下脑袋。

  「该死的,是那架车载机枪!伙计,如果你不想被射下来的话,最好拉起高
度,利用空中优势,对敌人进行火力压制!」最了解武器的大熊,光是从子弹的
射击威力之上,就判断出了攻击他们的武器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见鬼!这是派对吗?」驾驶员立刻拉高了摇杆,在直升机升向了空中的时
候。他咬牙切齿的看着下面的村庄,同时还打开了六管连发机关炮:「那么再加
点焰火吧!」

  话音落下,疯狂无比的扫射便从机关炮中猖獗的宣泄了出来。

  准确的火力压制持续了近十分钟左右。终于,在频频发射的导弹和如火龙般
飙洒的机关炮配合下以及巨大的轰鸣声中,直升机终于清出了一片着路点。

  「头,可以了!」大熊第一时间做出了汇报。

  「伙计,尽量下降,高度最好维持在十米!」鬼狼眼中立刻闪过一丝利芒,
抬了一下自己的SCAR-H突击步枪,身上已经开始弥漫出了经历过无数战斗才
散发出来的杀气。

  战局已经发展到了这个时候,驾驶员已经没有任何的犹豫了。开始边进行缓
缓的下降高度,尽量把直升机下降到离地面只有十米的高度上面。

  当直升机的高度平稳至十米的时候,黑人「大熊」立刻拉开了舱门,用力的
踢脚边的绳索。十米长的套锁立刻重重的坠了下去。就在他准备下降的时候,一
队恐怖份子冲了出来。抱着步枪冲着直升机就是一阵扫射。

  无数的子弹,直接打到了机舱内。四个佣兵随即压趴了下来,感觉到了子弹
在脑袋上方跃动。互相对看了一眼,在火力之下,纷纷张嘴大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的墨西哥人拉斯更是快速的拉开了一个手雷,用力的一甩,就听见
一声轰鸣过后。那疯狂的扫射立刻安静了下来。

  「大熊!上!」鬼狼在第一时间喊了出来。

  接到命令的大熊连考虑都没有考虑,整个人猛的站了起来,绳索在身上一绕
,毫不犹豫的蹿了出去。十米的绳索,在缓冲下,他就快速的落在了地面上。二
话不说,那挺平时只能用来架在地上使用的机枪,被这个黑人大汉托在了手中用
力的扫射了起来。一队刚刚想冲过来的恐怖份子,立刻全都丧命在他的火力之下


  拉斯继大熊之后,第二个窜到了绳索的旁边。很快的从直升机上快速的下落
,并协助大熊进行火力压制。

  第三位是鬼狼,十字架的射击能力是小队中最强的,他需要掩护大家下降。
所以他总是被安排最后一个,也是最危险的一个下降。所以,在鬼狼钻出去的时
候。十字架已经用自己改装过后的M16A4自动步枪直接点杀了八名恐怖份子了


  「小心!」

  就在鬼狼下降到了一半的时候,忽然从斜刺里窜出三个恐怖份子。而且冲在
前面的那两个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冲着直升机就是一阵狂射。

  在这样的环境下,十字架根本就没有办法射击。而大熊和拉斯,已经和一队
恐怖份子纠缠在了一起。勉强点杀了两名恐怖份子的时候,藏在前两个恐怖份子
后面的一个恐怖份子,正抗着火箭筒对准直升机准备射击。

  十字架反应极快,迅速的瞄准点射。子弹立刻穿过这名恐怖份子的眉心,把
这名恐怖份子给点杀了。

  可是,尽管他的反应极快,但这个恐怖份子已经按下了扳机。赤红色的火焰
喷出,一枚火箭弹直射而出。十字架所努力的一切,只能让恐怖份子的攻击不能
命中机身,可那弹头,竟是朝着正在下降的鬼狼飞射而去。

  「头!!!」

  大熊发出了一声狂暴的咆哮,擎住机枪就疯狂的朝火箭弹射去。可是机枪的
后坐力太大,再加上他关心则乱的原因,准确力大大的下降。弹头依然从容的朝
鬼狼逼近。

  就在这一刹那间,鬼狼的双目中忽然爆出了一团疯狂的耀芒,千钧一发之际
,居然用双腿直接缠住绳索,整个身体一沉,倒挂在了上面。抬起手中的步枪,
紧紧的盯住弹头。几乎在大熊开始扫射的时候,同时宣泄出一道炙热璀璨的曳光


  「嗒嗒嗒——」

  子弹不断的准确命中了弹头,一点一点的打偏了火箭弹的射击轨道。而就在
这时候,一颗穿甲弹,快速的穿过了整枚火箭弹的弹身。就听见一声巨大的轰鸣
声,弹头在半空中爆炸了。

  在如此危急的情形下,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已经吓傻了。也就只有在这三年多
的时间里,经历了数十场战斗的鬼狼,才能在这一刻保持着冷静。不光是他非常
的冷静,他的同伴也表现的非常出色。尤其是十字架最后那一颗起到了决定意义
的穿甲弹,更是直接在火箭弹的威胁下救了他。

  表情都没有变一下的鬼狼,反而在危机解除以后,冲着满脸哂笑的十字架竖
起了中指。缠着绳索的双腿一松力,急速地从绳索上安然降地。

  很快,十字架尾随而落。等到他也安然落下以后,直升机便立刻收回了绳索
,继续盘旋升空。进行武力压制的同时,帮助地面上的四人完成任务。而这时候
,四人已经汇合在了一起,开始朝村庄内杀去。

  他们降落的地点,并不是火力最集中的地方。几乎属于村庄的外围,毕竟这
样才能保证降落的安全。而直升机的火力压制,自然只是牵制那些房屋,及火力
强大密集的地方。离具体完成任务,还有着很多激烈的战斗。比如村庄内,更是
激烈的交锋处。

  不过,对四名强悍的佣兵来说,再配合空中的火力压制,这场战斗可谓是易
常的轻松。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现在的情况下,直升机拥有着绝对的优
势。只要对方的几个能够对空的火力点清除掉,剩下的一切,就极其简单了。

  四名优秀的佣兵快速地交替突进着,战斗的场面简直就只能用一边倒才能形
容。在空中强大的火力压制下,他们四个利用各种掩体,以及手中的强大武器,
冷酷的屠杀着整个村庄内的恐怖份子。

  这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简单,但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没有经历过真正
的战火洗礼,没有人能够想象出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子弹到处飞射,如
果不能够及时找到掩体,你会发现只要一瞬间的工夫,你就会被打成筛子。毫不
夸张的说一句,这里人命简直连猪狗都不如。如果你不杀死对方,对方就有可能
杀死你。老人、儿童、妇女、只要他们手中有枪,就能够威胁到你的生命。

  战斗持续了近半小时,但这对于佣兵来说,简直犹如家常便饭一样简单。恐
怖的单兵作战能力,在高精尖武器以及直升机的配合下。不断发生的冲突声,正
在逐渐的减少。除了还有零散几声枪鸣不断的响起以外,更多的就只有到处躺了
下来的尸体。

  「砰砰——」

  鬼狼冷酷的对着地面上还在奋力挣扎的一名恐怖份子举枪射杀掉之后,面无
表情的他带着手下的队员开始对零散的火力进行清扫。

  佣兵的世界里,不需要怜悯,《日内瓦公约》更是一张废纸。他们所要做的
,便是杀光一切站在自己面前的敌人。

  「头!已经结束了!」解决了最后一名敌人以后,拉斯双眼疲惫的拉掉了脸
上的单兵夜视镜。

  鬼狼一样非常的疲惫,高强度的精神下战斗了这么久。即便是超人,现在眼
中也尽是颓色。只是累归累,大家都没有放松过。大熊和十字架继续警戒着四周
。直到法国海军旗下的「基弗」特种部队乘坐第二批次的直升机赶到以后,四人
才登上了返回的直生机。

  看着已经死绝了的村庄,鬼狼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明白,从现在起,属于
他的三个月长假,开始了。

  「嗯,应该去她那儿一趟。问问为何要让我休息这么长的时间。」

  好半晌,他才重新睁开眼睛。望着在机舱里继续耍宝的大熊跟每次作战完毕
都要祷告一番的十字架,以及大口啃吃着黑巧克力的拉斯;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
意————

  数日后,大不列颠岛,苏格兰郡德拉姆兰里格城堡里的一间屋子内。

  在这间霞壁生熠,光华璀璨,四周摆满世界各国珍贵古董以及著名画家创作
的画像的房间里。一位消弭了性别,容貌中性,面相清秀地人,正端坐在宽大的
坐椅上。而从北非提前归来的鬼狼,则默然无声地站与其对面,注视着这个气质
妖曳的人。

  此人,便是六年前与鬼狼共同经历那段血腥往事的妍舞??巴克里奇。

  「给你长假,是因为你母亲家的亲戚出事了。我觉得,你应该回去处理一下
。」

  良久,她终于露出一抹能颠倒众生的笑容,开口说道。

  「沈家已和我无任何瓜葛。」鬼狼听了,眉角微皱的同时更是如此拒绝道。

  「可你身上终归留着一半沈家的血。」她略一思索,随后继续微笑道:「再
加上,这事情是因为你父亲引起的。」

  「我不明白。」鬼狼的脸上带着非常明显的疑问。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份文件被妍舞扔了过来。与此而来的,还有她的话语:
「谁让你当初像自己父亲坦陈了六年前一切。他因此甚为不安,觉得很对不起沈
家的人。于是便把你每次任务后给他的那些佣金汇回国给你母亲的弟弟一家。每
年一次,已经连续三年了。」

  鬼狼没有接话,他仔细地看着那份文件。十分钟后,已经阅毕的他抬头,眼
神森冷地望向起身来到酒柜,喝着红酒,手指摩挲着晶莹的高脚酒杯的妍舞「
需要我怎么做?」

  「这个你自己把握。」她的神态有几分阑珊的味道,手指不停转动着杯脚,
绵延芳香的红酒沿着杯壁蔓延缭绕,悬出一道道桃色的酒挂。

  「国内布下的几条情报线你尽可以用。必要的话你那一组人也可以跟你一起
走。」端着杯子的她走到鬼狼面前,轻声询问:「几时动身?」

  「他们三个目标太大不合适,就先让他们休息吧!我后天上午回国。」回答
之后的鬼狼将文件交还给她,接着又斩钉截铁道:「我爸那里就交给你了。跟他
说一声,沈家没一个值得帮助的!用不着这么照顾。」

  「早点回来,我安排你进『北极狐』。毕竟那儿才是最精锐的佣兵团队。」
她一边点头,一边说话。

  讲到这儿,鬼狼再没有废话,很快就告别了她,离开了房间。

  迈步走出城堡之时,他仰头遥望着雾蒙深沉的天空,嘴角里蕴涵着一丝莫名
的讥诮。心底,则不住的暗道:「沈弘宇啊沈弘宇!三个月前的你怎么也不会想
到吧?自己如今会是那个样子——」

     ***    ***    ***    ***

  三个月前,中国华东地区某省,海天市。

  在这个县级市,春意每每浓得很早。一旦过了正月,横贯整座城市的梅河两
岸的边上,迎春枝上就有鹅黄的花苞开绽了。门外看不到那些稀薄的残雪,海天
市的冬天雪并不太多。由于那些层层迭迭的高层建筑的遮挡,泛绿的山峰也很难
进入市民们的视线。早春的绿都凝在了小区的草坪上。精心修剪过的草坪犹如绿
色的裙摆,从那些哥特式的古典铁栅栏中透出来,尽是海天市所有人都引以自豪
的绵绵春色。

  位于市区东北角的「盛宅嘉园」小区的名气并非因为这里的商品楼档次有多
高,与那些坐拥众多别墅式洋房的住宅区相比,这儿只不过是由二十几幢多层公
寓楼组成的普通住宅区。它的知名度是由于它的绿地,它的围栏。小区是整座城
市中最早引进那种欧式草坪的,其通透式围栏典雅而气派,栏尖犹如王宫卫队的
长矛,栏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照明灯,那式样,颇似西方中世纪时期欧洲王
公贵族们马车上的风雨灯。

  城市在晨曦的照耀下迎来了新的开始。而同一时刻,小区内的十六幢二单元
六零三室里,正上演着一场与窗外春色一致的撩人床戏。

  一个约莫二十出头,面如冠玉,朗眉星目的男子正赤着身子,靠在那宽大舒
适的床上。他双眼微眯,表情惬意的享受着自己胯下所传来的阵阵酥麻噬痒的奇
异快感。

  其身下,一位算不上漂亮,但身材惹火,留着头及肩长发的女人伏在那儿。
两瓣盈红润泽的双唇包裹着那一根粗硕的阴茎,滑腻灵活的舌头绵密的接触着它
。在其每一条脉络,每一个凸起上温柔的爱抚着。她那小巧而挺立的乳房以及丰
满的双臀也随着她的律动掀起了层层肉浪。丰满的肉体、迷人的风韵在温暖的阳
光掩映下表露无遗。

  当男子沉醉在这销魂的快感之时。女人的头部开始缓缓移动,将阴茎慢慢吐
出,只留下龟头仍含在嘴里。紧接着再用她暖和滑腻的香舌亲密的在龟头表面抚
扫挑逗着。然后再次将阴茎深深含入,循环着运动。男子的身体也在她口腔内感
受着她温柔缠绵的抚弄,快感一波波袭击着他大脑所有的感观神经。

  很快,男子睁开了眼睛,并紧紧扣着她的肩头,身体随着她或重或轻的刺激
阵阵颤栗。女人则握住他的阴茎慢慢下移,以便其有更多的部分进入她暖和湿热
的唇腔。

  在她如此温柔的刺激下,男子忍不住急促的喘息着,不时发出低沉的哼声。
女人敏感的观察着他的反应,逐渐加快了头部的动作。本已拢在脑后的长发再次
披散开来,均匀的洒在他的腹间。甚至随着头部的运动,在其腹部一次次轻柔的
掠过,这种刺激混合着下身的快感形成一种奇异的感觉。让男子立即就到了崩溃
的边缘。

  感觉到阴茎异常脉动和龟头蓬勃的女人,知道男子即将到达高潮。她改变了
技巧,全力的吞吐着阴茎,使其感受到如同在阴道内抽插般的快感,一次次的挺
进,一次次的深入将他的阴茎近乎全根吞入了那暖和狭小的腔道。

  在男子的痉挛一阵阵加剧,而且即将到达高潮时,女人快速的吐出了阴茎,
只是紧紧的含住龟头,白嫩的芊手握住坚挺湿滑的阴茎快速的套动。仅仅十几秒
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呲牙咧嘴的男子就喷射出大股的精液,更是一滴不漏的全
部吞进了女人的嘴里。

  女人卖弄着淫媚的风情,努力的吸允着阴茎内残留的精液,直到它逐渐绵软
,她也无其他动作,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式,温柔的含着那没精打采的阴茎,同
时用其香甜嫩滑的舌头轻柔的在阴茎上往返舔弄着,清理着。而长吁了一口气的
男子则再度靠至床头,脑海里布满了各种奇幻迷离的臆想————

  两个小时后。

  「阿宇,那妞儿的滋味不赖吧!哈哈!你腿脚没软吗!」

  屋内已不见了那个女人的身影。起先还赤身裸体的男子则披着件长袍睡衣,
懒洋洋地斜倚在床上。他一手拿着罐红牛饮料,一手握着电话的听筒。而上面的
问题,正是从电话那头传来的。

  「靠!别提了。」男子啜了口饮料,随后没精打彩的答道:「差点就被她给
榨干了!昨晚刚一到家,没洗澡就做了一次。完了到床上又不知道弄了多久,早
上迷迷糊糊睡醒又被她给吹出来一次,跟个久旷怨妇一样!还他妈的大一学生呢
!我看结过婚的小媳妇都没她那么饥渴!」

  「呵呵——好啦好啦,不说这个了。明晚我干爹的酒吧请来几个小明星助场
,有兴趣的话过来看看。嘿嘿,包管你有意外的收获!」电话那头的声音透出几
分非常明显的淫荡之意。

  「哦?」男子一听到这儿,顿时就把饮料罐放到了床头柜上,双手把着话筒
言辞急切地问道:「是哪个明星?唱歌的还是演戏的?」

  「国内一个过气的女子六人团体组合,头两年已经解散了。其中三个还混在
娱乐圈,这不没人捧吗?于是只能靠这种走穴赚点外快。当然了,听我干爹说,
她们的经济人也帮她们接一些皮肉生意。呵呵,所以嘛——」

  「真的呀!昊子?」男子整个人都蹦了起来,刚才那种慵懒颓废的神情一扫
而光。

  「还煮了嘞!」被男子称为昊子的家伙顿了一下,随即又在电话那头念叨:
「一口价,每个人两万。我跟干爹讲过了,他自己留一个,另外俩派给我们仨个
。刚才我跟阿瑞那个假正经也通过电话,他说没兴趣。我想你肯定是要的——」

  「那小子喜欢熟女,口味重嘛!」男子截断了那头的话,一边揉着自己的脖
子,一边轻佻道:「钱对于我们来说,是问题吗?哈哈!开心就好!」

  「那是!也不看看哥几个都是谁!嗯——先不聊了,明晚八点,我等你啊!


  「OK!」讲完这句,男子便挂掉了电话。接着又拿起饮料灌了几口,然后
随手将其扔进了床边的垃圾桶,并起身来到落地窗前,远眺着这春意昂然的小区
美景。

  一面看着风景,一面捡起昨夜风流时扔在落地窗旁外裤的男子从裤兜里掏出
了钱包。翻查了一会儿后便注视着自己夹在钱包左侧的身份证,神情舒爽,沾沾
自喜道:「嘿嘿!老子有钱!玩什么不行?」

  一缕和熙明亮的阳光斜射而至,直直照在身份证上。其上面印刻的三个字,
异常清晰显眼——沈弘宇。

  「哎呀!差点忘了。」不一会儿,猛然记起一件事情的他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遂迈步出了卧室,进卫生间洗漱。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