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 2013

年后的母子突破 1 - 2


                (一)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圆的梦,这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

  当然,之所以不称之为理想,就是因为它的不现实性。如果你能轻易达到自
己的梦想,证明你是个不思进取的人,给自己定的目标太狭隘。

  当然,如果你的梦境很华丽,整天将自己包裹在梦里不愿醒来,那也是不可
取滴。整天买彩票,难道你也整天算计中得的奖金应该怎么来详细支配吗?那样
就痴人说梦了。

  以上论述,和本文无关。别骂我。之所以说到梦,是因为我从小到大有一个
梦境,感觉很真实,又很虚幻。

  梦里的我也就四五岁,好像是中午,在睡梦中被说话声吵醒。睁眼看见妈妈
趴在床头看着我,而他身后则有一个陌生的叔叔。妈妈见我醒来就去伸手抱我,
但是身体确是前后摇晃的。直到我睡眼惺忪的被妈妈扶起,才看到妈妈的裙子被
叔叔放下。妈妈说这是专给人打针的医生,妈妈在被人打针……

  许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分不清这是一个梦还是一段真实的回忆。只不过从那
时起我就特别害怕打针,甚至高考考取了高分填报志愿时,我的第一排除专业
就是医学,以至于到现在再看那些考取了医科院校们的后进生们,心中却羡慕起
了人家的滋润生活。

  上文说了,梦会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和方法。自从自己懂得了男女之事后,
便时不时地去回想那个似真似幻的梦境,对于老妈,好像也带着些许的道不出的
感觉,指引着我以后与她的相处方法。

  同志们等不及了吧?我也觉得我现在婆婆妈妈的像极了大话西游中的唐僧。

  好的,同志们,赵本山大叔说后面略去七十八个字,我直接来个略去七百八
十字吧。

  故事已完。谢谢同志们鼓掌。

  开玩笑了哈,要真是那样,估计我的信箱又得爆满,大过年的找骂不好,那
我就拿出初一的事情详细描写下。狼友们,沉住气,事情是这样滴……

  大年初一头一回,串访亲朋好友,好像全国都一样吧。初一的早上天没亮,
我就拉着老婆出门了,好不容易走完所有人家,太阳已是升到了头顶。本来昨晚
等本山的小品等的脑袋发胀,早晨又在明哥家喝了点,加上明晃晃的阳光刺得我
眼睛睁不开,于是换老婆驾车,想赶紧回家补个觉。

  马上就要到家了,老婆手机响了。是她一个已远嫁南方的同学打来的,今年
回了娘家过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让她去玩一会。娘滴,没办法,我只能下车,
嘱咐好老婆慢点开,早点回,然后胀着脑袋回家。

  打开门后,发现客厅电视开着,换了拖鞋准备上楼上的卧室。这时从书房传
出老妈的声音「你们三奶奶家去了没有?听说你们那个北京的大爷今年回家过年
了?」

  我揉着眼睛循着声音进了书房,发现老妈正拿着个尺子在书桌旁站着。看到
我自己进来,就接着问我老婆怎么没回来,我跟她说明了情况。

  「去三奶奶家了,那个大爷没回来,听说是为了避开坐火车的高峰期,年初
三才来。我爸去哪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外走。

  「你在这拿着个尺子干啥?」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
问老妈。

  「你爸被你叔叫去喝酒了。后脊梁又痒痒」,老妈一边说着一边把尺子又伸
到了衣服里面挠后背。

  老妈有银屑病,也就是牛皮癣。我小的时候就有这病了,那时候在老家我经
常给她挠后背。像花斑一样,一块块的挠下来,然后被挠过的地方就会通红,有
时候还会渗出血来。

  老妈在我小时候经常说,长大后当个医生,好好给她看看怎么回事。然而最
后我辜负她了,原因是什么?她或许永远不会想到。

  后来断断续续的看了很多医院,药是没停过,正方偏方的弄了不少。上了高
中就没再给她挠过,她也曾经跟我说过基本好的差不多了。今天要是我老婆在家,
她是断然不会当着面去挠的,虽然这病不传染,但是不好看。老妈爱面子,这个
我最了解。老婆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妈有这病。

  「脊梁上的还没好?我看看来。」我又回到了书房。

  「左肩和后腰这里还有一块是不是?」老妈转过身去,掀起了衣服。

  十来年没看了,和我印象中相比确实好转了不少,最起码后背大部分都光滑
了,剩下的只是局部还有白白的小片。

  「恩,确实好了不少了。我再给你挠挠吧?」

  「嘿嘿,你不嫌脏啊?」老妈转过头傻笑着对我说。

  「嗨,小时候又不是没给你挠过。要是嫌脏,早和你断绝关系了。你往上掀
掀褂子,上面的那块好像不小。」我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她肩膀,让她俯在书桌上。

  「哎呦,那样就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算了,我脱下褂子吧。」老妈不再
推辞,站起身脱掉了外套,然后将毛衣拉到了肩部,俯身趴在了书桌上。

  于是我就开始给老妈挠痒痒,很快,肩上的死皮就被我扯下来了。望着老妈
的身躯,我是感概万千啊。十来年没给她挠过后背了,想想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小
屁孩,现在却成了一个马上就要当爸爸的人。现在我理解老爸跟我说过的话了
「当啥也别给人当爹,累!」确实,还是小时候好,啥都不用去想,哪像现在,
时刻得提防着是否有人阴你,做事得小心翼翼。哎,又扯远了……

  反正当时我就在短时间内把我走过的人生之路捋了一遍。哎,挠完肩上的准
备挠腰上的时候,我的回忆恰好就停在了高中上学的公共汽车上。

  青少年为啥不能饮酒,因为酒不是好玩意,能让你壮胆加脑袋程序出错。

  我情不自禁的就将目光往下瞄,老妈是趴在书桌上的,那大大圆圆的屁股离
我下面不到十公分,只要我稍微往前动一下,就能接触到。看的我是面红耳赤啊,
弟弟不自觉的就笔挺致敬了。同时我也想到了我的那个梦境,是否那位烂人当初
就是这样操她的?

  眼睛的目标不在背上,慢慢地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进而就变成了腰部的
抚摸。这时候老妈还没有感觉出异样,还在问我肩上厉害点还是腰上厉害点。

  「啊,当然是腰上,你看这里还有一大块。」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嘴上说
着,其实脑袋里想的还是这个我曾在车上顶过一年多的屁股。那时老妈肯定是能
感觉出来的,可为什么没有半点避让的意思呢?是害羞而难于启吃,还是……如
果我现在假装不小心再顶上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人大了,考虑的事情就多了,虽然我喝了点酒,但是还是知道这个后果是什
么的,最终我没敢。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下,对老妈说:「妈,你下面还有一块,
你再拉拉裤子。」

  说实话,她下面确实还有一小块没挠到,我当时确实也不是不怀好意的。可
是老妈却不让,说那下面自己能够着。我就说怎么也是挠一次,弄干净了吧。于
是双手扯住裤子往下拉。

  老妈的裤子是老婆给买的,那种很宽松的,料子很软,下面的裤腿很宽大,
像喇叭裤。当时选的时候我是不赞成的,这哪是冬天穿的衣服,就是夏天穿的,
买回去让老妈一看还以为我们买反季节的省钱呢,但是老婆说我不懂。买回来后
老妈还真的很喜欢。哎,女人的审美眼光啊……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裤腿松,腰部也松,我只那么轻轻一拉,裤子便滑过了大
屁股的阻挡,一下到了屁股以下,白花花的屁股就近在眼前了。在这一刹那,我
内心很是震撼,这就是我顶过的那个屁股吗?比我老婆的丰满多了,要是从后面
顶进去,肯定舒服。小时的偷窥只是从镜子中看到的反像,远没有这真实的刺激。

  写到这里,性急的朋友可能在意淫了,我在附件中配了一幅图。请别误会,
这不是本人妈妈,我手上确实有老妈的生活照,但是考虑到隐秘性的问题,我就
不发了。照片为本人以前一网友所赠,现在看来其身材和老妈相像的很,于是拿
出来供大家参考。

  老妈呆住了一两秒,可能她也没想到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褪下了裤子,然后
两腿微屈夹紧,手就去拉裤子。我还在后面张着嘴巴欣赏,根本没想什么,就拉
住了裤子不让她穿,另一只手抓住了半个屁股。可是马上就又后悔了,这成什么
了,儿子拉住母亲不让她穿裤子?太明目张胆了。可是手已经拉住了,再去放手,
就显得我真是有龌龊想法了。脑子飞快运转,想找个台阶下。

  老妈这时候两手还在使劲往上拉,我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合适理由,就这么耗
着。

  「唉!」老妈发出很大一声叹气。然后两手抱住了头,把脸埋在了胳膊里,
又重新趴在了书桌上。坏了,这是老妈对我的警告,再不给她拉上去,后果肯定
很严重。这可是亲妈,我心虚了。

  可是看着这么个丰满的屁股,哈哈,心里有点不甘,就打了两下,准备给她
穿上裤子。

  可是刚轻轻打了一下,老妈却发出了我从来没从她嘴里听到的声音,就是那
种拉的长长的汉语拼音「eng……」,我以为我听错了,就用拉裤子的另只手
用力打了一下,这下听清了,又变成了拉的长长的很深沉的「嗯……」的音,声
音大了许多,还颤抖着。

  偷看了很多年,这种声音我是从来没听到过。老婆倒是经常「eng……」
地叫,联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憋不住了。但还是不敢确定老妈现
在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于是,我大着胆子双手按在老妈肩膀上,然后下面狠狠地顶住了她屁股,一
直将她顶到靠住了书桌为止。心里想啊,要是她不是那个想法,我这么做,她肯
定会起来走人的。可是又一次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把两胳膊又抱了下头,埋的更低
了。

  事到如此,我彻底明白了,也彻底放开了。几乎是用颤抖的手解开了腰带,
将坚硬的鸡巴释放出来。然后想都没想就用手扶着往里插,由于老妈的姿势合适,
很快就找准了目标,然后用很慢的速度往里挺近。

  里面已经是很泥泞了。老妈这时不再发出声音,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我插
到底后,便将双手又放到了她肩膀上,开始慢慢抽插。这样约莫过了三五分钟,
本想着她会再叫两声的,可是却没了半点反应。

  慢慢加快了速度,下面也发出了「啪啪」的声音,这个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是
那样的悦耳,每次插到底,我的腰部都前凸成了弓状。此时此刻,我脑袋几乎一
片空白,根本不在乎什么后果,完全沉浸在了这份湿润的感觉当中了。

  突然想到了那种面对面的姿势,于是我拔出了鸡巴,然后想让老妈转过身来,
可就是扳不动她,情急之下,我抱住了她的腰,然后把她抱离了书桌,使劲转了
过来。老妈依然用胳膊挡着脸,任凭我怎么弄,她都不肯站着,而是用屁股靠在
书桌上半坐着。

  这个姿势咋弄?根本没法进。我傻乎乎的站在旁边,无计可施的时候看到老
妈虽然坐着,但是两腿中间还是有空隙的,于是拉住了她一条腿往外移,扶着鸡
巴就往里插。老妈显然不会想到我用这个姿势,开始用头顶开我,但是已经插进
去了,她便不再挣扎,用一只手捂着脸低头埋进我怀里,另一只手绕到我身后打
了我肩膀一下。

  看她没什么强烈抵触,我便又开始耸动起来。这次我两手抱住了她的屁股,
让她半坐在书桌上,她分开腿夹着我的身体。虽然还是有点难为情,但是我当时
确实不大冷静了,特别想看看她的脸,于是身体使劲往后仰,想让她低垂的头离
开我的身体。

  可是我越往后仰,她的头就越往我身上靠,导致下面都快滑出来了。没办法,
于是又抱住了她屁股使劲抱离开书桌,就这样,我俩终于面对面站着了。

  梦寐以求的姿势,我开始抱着她屁股使劲抽插,时不时地还在她屁股上打两
下。

  终于,老妈好像有点进入状态了,双腿开始夹紧,另一只手也放到了我肩膀
上。

  强烈的感官和心理刺激开始让我忘我。随着动作的加快,老妈虽然依旧没发
出声音,但是下面却开始配合起来,和我一起来回晃动。

  终于,我要忍不住射了。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射的时候喜欢吻住老婆的嘴
唇。于是抽出一只手想掰开老妈捂着脸的手,但是老妈却死命捂着。干脆我两只
手一起去掰,这时候少了我的支撑,老妈的屁股也开始自觉地迎合我的抽插了。

  又是僵持。我突然想笑,忍不住笑出了声,老妈不知何故,分开了手掌露出
眼睛看我,然后我肩膀上又重重挨了一巴掌。她的水已经淌到了大腿上,黏糊糊
的。

  要爆发了。我忍不住地加重了速度,终于她又发出了「eng……」的声音。

  「妈,我想射进你里面。亲你。」我颤抖着说,刚说完,老妈便用绕在我肩
上的手使劲把我头压低,然后依旧用手挡着脸,和我来了个亲密接吻。

  全射进去了。在我射的时候,老妈的双腿紧紧夹着来回磨蹭,好像要把我全
部吸出来一样。

  刚射完,老妈便转过身去开始擦。我也无力地提上了裤子。

  做完之后的感觉就是有点后悔,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做了这种事,虽然
当时很激情,可是后来又想了很多其他事,这就是上篇的结尾了。

  好了,故事已经结束。或者说,阶段性结束,因为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但是现在我可以肯定的是,这已经成为一个故事。尘封的往事或许不提为妙,
但是像此类事情,或许说出来的意义也会有的。走过的人认为这是一个教训,没
走过的或许还有许多人向往。记住,这只是一个故事。

  至于后来如何,后来很正常。老妈依然是老妈,我依然是我。要说事前事后
的区别,恐怕只有我俩才真正懂得,那就是:她更像是一个老妈了,我更像是一
个儿子了。

  呵呵。本来就是母子,哪来更像呢?关系更密切有点过,反正就是关系很微
妙了。


                (二)

  俗话讲的好,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可恶的是昨天我又在楼下同一个
地方摔了次,上次摔破了胳膊,今天摔破了手。

  狼友要问了,上次你说到梦境引出了话题,今天是不是又要引出啥话题?

  额……我的意思是我真摔倒了。中国人讲话最隐晦,也最值得玩味,如果这
件事情真能引出以下的话题,那只能牵强一点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何必啥事都要较真?又不是咱自己牵强,看看油价涨到
多少了,发改委还说这个没达到国际标准,中石化和中石油是亏损的,是要领国
家补贴的。对,少挣了对他们来说就是亏,还和节能拉上关系,奶奶的。

  「奶奶的。」从加油站出来我就没停住骂,憋了满肚子气回了家。好在本人
的车子不是法拉利,要不肯定超速被抓了,罪过罪过。

  这不,上楼梯的时候就走了神摔倒了。阿弥陀佛,我府慈悲,没被抓就好,
摔下就摔下吧,只可惜我的玉手了,还想着三八节的时候为广大女同事表演千手
观音呢。

  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找创可贴,仔细的贴好之后开了电脑上SIS。看了狼友
的自拍之后是热血沸腾啊,只可惜今晚老婆值班,要不真想抱过来大干一场。

  正在这时啊,老妈买菜回来了,在门口喊着让我帮忙提东西。我勒个去,那
叫一个丰盛啊,鸡鸭油肉基本全了,我提了两趟才把东西都搬进来厨房。

  「老妈子同志,你这是要准备储藏起来过世界末日吗?现在早了点哈,还有
一年多呢。」

  「嘿嘿,真要是过世界末日还买啥菜啊,直接爬楼顶上去看流星雨」。老妈
在沙发上喘着个粗气说。

  「看啥流星雨,挺有情调啊。干脆现在攒钱买个潜水艇得了。」我挺不解。

  「你没看网易上的视频吗?模拟的地球末日,太吓人了,小行星撞地球。」

  老妈放下水杯,指着我接着说:「你整天在书房鼓捣啥啊?多看看新闻,关
心下时事,别整天玩游戏,那个能当饭吃?」

  「行了,别更年期了不行?看啥新闻啊?每次我一看新闻,油价都会涨,我
还是从全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出发,不看的好。我去看看你说的那个地球末日了。」

  我打断了老妈的话,要让她说下去,又得给我摆道理摆上一天。

  于是来到书房,开了网易仔细找。《三岁萌男边打嗝边唱歌》,《花季少女
离奇惨死学校男卫生间》……网易小编真他妈八卦。仔细找了一圈,没有啊。

  「妈,在哪呢?我怎么没找到。」我求援。

  老妈来到书房,站在旁边给我找了下,终于在网易视频里找到了。

  太震撼了!!这是我看完发出的感慨。地球最后变成了一个火球,别说人类
了,就是细菌也不可能生存了。强烈推荐大家看下。

  「唉,妈。你说你生出我来干啥,万一正好赶上了世界末日,这不是明摆着
让我受苦吗?」我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的对着旁边的老妈说。

  「你受啥苦了?你比比人家的孩子。就别说那个谁了,你比比……」

  「行了,又来了,你就别再比了。上帝和玉皇大帝到时候不会忍心看着我受
难的,到时候会让我升上天堂,我再办个签证,在天堂和天庭之间自由出入。」

  我再一次打断了老妈唐僧式的教诲。

  「就你。还天堂?你看看你办的都是啥事吧?」老妈斜着眼睛看着我。

  莫非,她提的是初一的事?都过去这么多天了,现在基本上关系很正常了,
我都强迫自己忘记了。再说,那次是我酒后失态,这个她应该知道的。当时确实
是我不对,可是后来两人都没再提啊。我真不知道怎么来回答了,感觉脸上发烫,
无言以对了。

  「啊?我……我干事一向光明磊落,一不偷二不抢……」我心不在焉的回答
着,手上胡乱的点着电脑,盼着老妈赶紧出去,别和我秋后算账。

  好在老妈没继续说这事,只是问我今晚吃啥。我还能再说啥,只能说随便,
准备三个人的份就行了,老婆今晚值班。

  老妈打了一下我头,说「那得了,不做了。你爸今晚出差了,咱娘俩凑合着
吃冰箱里剩下的吧。」

  正是这一打,坏事了。SIS还没关呢,让我一紧张点出了隐藏在下面的页
面。刚才正好看到自拍区,某位狼友妻子的3P照片就这么出来了。

  「哎呀~你看的啥啊?我说你怎么下班就进书房,原来是鼓捣这些东西啊?」

  老妈在我身后点着我头说。

  「不是……不是啊。这应该是弹窗,不是我打开的。」我赶紧解释。

  「啥弹窗?我上的时候咋没这回事?再说了,你不上那些啥网,会有这些弹
窗吗?」

  「哈哈。老妈,看来你挺在行啊?你也上过啊?」我打趣着说。要是在以前,
我是不敢这样说的。但是毕竟有过那么一次事了,反而觉得无所谓了。

  「别在这嬉皮笑脸,我咋会看这些东西?再说了,现在扫黄打非这么厉害,
谁还敢上?」

  老妈依然一本正经地厉声呵斥我。

  不过,这么一说,倒让我略微轻松了些。听的出来,至少她以前上过,不管
是有意的还是不慎的。不会看这些东西?我笑了。真想问问她以前藏在枕头底下
的一摞片子是怎么回事?

  现在还很清楚记得我从她枕头下面拿出来的那些片子的故事情节,那也是我
人生第一次接触这类教育片。记得第一张讲的是一个香港的富家女,可能是香港
的,因为当时听不懂里面人说的话。那女的开篇就自白,家里有钱,上面的嘴有
老爸喂着,可是下面的嘴却吃不饱,于是整天出去觅食……90年代的片子,不
知道狼友有看过的没?

  现在她竟然讲怎么会看那个,哈哈,真想戳穿她。

  老妈看我咧着嘴笑,就问我有啥好笑的,别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我当然得
虚心接受了,这才发现网页依然开着,于是就关了。

  「干啥关了?光关了网页不关了心,有用吗?」老妈说。

  「哎呀,都快世界末日了,学习下咋了啊?」我回头对老妈嬉皮笑脸的说。

  「好。今天趁着家里没人我跟你拉拉。」老妈从旁边拿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拉啥啊?我不挺好的,这段时间又没和老婆打仗。」我有点不耐烦了,胡
乱的点着网页。

  「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有点大人样了,怎么做事还像个小孩子?别嫌
我唠叨你,你确实得比比你周围的同学朋友,人家哪个像你一样做事这么冲动?
不考虑别的,你得考虑下你以后有了孩子怎么给人家当爸爸,整天像个愤青一样
能教育好孩子?」老妈开始新一轮训话了……

  「哎呀,妈,我知道了。我不是嫌你烦,我就是觉得你管的太多,我要自理,
那首先得给我个自理的空间吧?你整天这么管着我,我怎么自理啊?再说了,我
又不是犯人,又没做犯法的事,用的着这么严肃吗?」我干脆关了电脑,转过身
对着老妈说。

***********************************

  以下内容全属对话,不再详解。

  「你要真能自理了我还管你?咱家也就是当初买了复式的,要不早给你出个
首付钱赶你出家门了,那样也省的我瞎操心。」

  「好啊,妈,你说过我的,娶了媳妇忘了娘,现在我娶了媳妇了,你要不认
你这个儿子啊?那你给我首付钱吧,我干脆到外面租房子,也不为银行做贡献去
贷款。那样我可以整天花天酒地,哈哈。不过你忍心看你孙子以后住出租房吗?」

  「你看看,我说的啥?你一句没听进去,还花天酒地?白说了。你这小子咋
这么不通情达理?你敢花天酒地到外面去,我可跟你说,我要儿媳妇不要儿子了,
你就这么混吧。」

  「我开玩笑的,妈,你还真当真啊?我都20好几了,管的住自己。您呢,
放心吧,我干不出啥惊天地的大事。再说了,我长这么大了,已经具有抗塑性了,
再想改变我性格,我看难。」

  「哎~你说吧,我觉得自己挺会教育人的,咋生出了你这么个家伙。」

  「得了,我看出来了,你就是想找我事的,我又没犯错,你说的这么严重干
啥?都长这么大了,难道看着不顺眼,还能再重新回炉,再生一次吗?」

  「你……你这是啥话,还没找你算账呢,没啥错?趁着家里没人,给我讲讲
初一那是咋回事?!」

  「妈,酒后犯错而已,再说了,我已向全国全世界的狼友,不,网友承认错
误了,那事是我不对,以后不再犯了。既然这样,还是不谈了吧?怪不好意思的。」

  「你啥意思,你不会把这事捅出去了吧?」

  「哪能,我有那么傻吗?」

  「那你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决心很大,这事不谈了。」

  「不谈了?我看你这样下去早晚得在外面找事。现在不好意思了,当初怎么
那么好意思?」

  「好,妈,谈,谈!我一个男的我怕啥?你说吧,谈啥?」

  「谈你个头!说说初一你是怎么想的,又是为啥那么做?」

  「嗯,那我可实话实说了。」

  「行啊。」

  「其实吧,我也不是那个啥,就是因为那个啥。」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说,说,妈,你别跟我急。我平心静气的说,你也得保证平心静气滴听。」

  「好。」

  「妈,你知道恋母不?」

  「啥?你啊?」

  「我问你知道不?」

  「听说过这事。」

  「哪听的?」

  「问这么多干啥?」

  「嗯,那天吧,我确实有点冲动,我向你道歉。其实我不是很恋母,就是觉
得突然控制不住了自己,我事后也很后悔。」

  「控制不住?控制不住也得分对象啊?我是你妈,咱俩怎么能做那种事?真
要传出去,是个爆炸性新闻不?」

  「嗯,没人知道的。谁让你那天穿那条裤子的,屁股还翘那么高。你要是像
今天这样,穿个紧一点的,再这样平坐着,也出不了那事了。」

  「放屁,成我勾引你了哈?」

  「可不是吗?谁能受得了那个诱惑?哈哈。再说了,你也没反抗。」

  「我一个奔50的老太婆了,诱惑你?谁信?我咋反抗,羞人不?」

  「妈,那会羞,现在不羞了?」

  「我是觉得我应该问问你是咋回事,怕你误入歧途。我关心你,还羞啥?」

  「哈哈。谢谢妈哈。」

  「你少在这贫嘴。你心理是不是有啥疾病?咋能那么看我?」

  「咋看你了?」

  「你咋说我诱惑你?」

  「恩,妈,说实话哈,那天你确实挺诱人的。你说你那个姿势,放开母子这
一层不说,谁能受的了。难道你在外面也对别人这样?」

  「放屁!我就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才不设防。谁能想到你这小畜生连亲妈都
……」

  「都啥啊?我可没啥你……」

  「你那不是啥,是啥?」

  「妈,你说的哈。咱今天不害羞。」

  「害羞啥?你要真害羞还能做的出来?」

  「那就好。我只是想告诉你,那是……操。」

  「你咋这么恶心人!打死你算了。」

  「暂停。先别起身。咱说好平心静气地。咱也说好不害羞的。我这是实话实
说而已。妈,你先坐下。我想听听你当时怎么想的。」

  「你这是骂人的话,能让我平心静气吗?我当时啥都没想!」

  「那就是死活不管了啊?」

  「不是,我就是看看你到底想干啥。没想到……」

  「没想到我会真……真插进去?」

  「那还用说。你也真够大胆的。」

  「嗯,其实我当时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傻不愣登的就进去了,进去就后悔
了。真的。」

  「后悔了怎么还在里面?」

  「比较下啊。」

  「比较啥?」

  「你和我老婆。」

  「有啥好比的?」

  「比较里面啊。」

  「不一样啊?」

  「可不一样。」

  「还不都一样啊。」

  「真的不一样。」

  「那是啥样?」

  「异样。」

  「滚。」

  「妈。」

  「哎。」

  「我咋发现咱俩说话越来越短了,哈哈。」

  「你气的。」

  「是骑的吧?」

  「你真快挨打了。」

  「干啥?想把那天我打你的都补回来啊?」

  「滚。」

  「妈,没想到啊。」

  「没想到啥?」

  「没想到你里面那么紧。」

  「老了啊,还紧。」

  「真的,和我媳妇的差不多。特别是站着的时候,我都感觉快断了。和她也
没有过这感觉。」

  「别越说越离谱哈。」

  「切。真的啊。你后来是不是配合我了?」

  「没有,我是站不稳,怕摔倒。」

  「可能吗?我每次插的时候你都主动靠上来。我知道刚开始挺难为情,我也
是。但是后来……妈,你是不是也挺舒服了?」

  「谈不上舒服,就是盼你吧,快点结束。」

  「那你还叫呢?」

  「你插的太快了。」

  「嗯,那你觉得我那事还行不?」

  「你指的什么事?」

  「就是操你的事啊,和其他人相比咋样?」

  「哈哈,你啥意思?和其他人相比?谁和你一样啊?见人就干啊?不过看样
子你还行,是个能给我生孙子的料。」

  「生男女还能看出来?」

  「那当然。你猴急啊。」

  「哦,你的意思是我还算是高手呢?」

  「啥高手啊?就是会作践人。」

  「妈,你脸咋红了?」

  「和你说这个,能不红?」

  「妈,我想操你。」

  「滚!」

***********************************

  虽然让我滚,但是我却没滚,而是站了起来,一把将老妈拉了过来。老妈还
是那样的挣脱,我死死地抱住。

  「你再这样,我跟你爸说。」老妈在我怀里看着我说。

  「抱你抱还得老爸批准啊?」我低下头,将眼中的欲望传递给老妈。老妈不
再说话。「妈,你就不应该跟我谈这些,谁受的了。」

  「那好,你放开我,不谈了。」老妈开始用胳膊肘推我胸膛。上面使劲的同
时,下面却贴的更紧了。

  「妈,受不了了。我……我想再操你一次。」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两手胡
乱的摸着老妈的屁股。老妈喘着粗气,在屁股后摸索着我的手。我两手攥住了老
妈的双手,使劲将她搂在怀里,然后紧紧吻住了老妈的嘴唇。

  老妈开始还闭着嘴,可能是被我的情绪感染,逐渐张开了嘴唇,任我的舌头
在她嘴里游荡。我腾出了一只手,开始摸老妈的下身。此时她已经迷离了,瘫软
在我的怀里,任凭我的双手在她身上肆虐。

  「疼。轻点。」老妈分开了我的嘴唇,双手缠住了我的脖子。「答应我,就
这一次了。」眼睛里透着害羞,又透着点激情。虽然已是中年,但两鬓通红,甚
是可爱。

  我没有说话,而是匆匆将自己裤子脱了下来,裸着下半身光着脚丫子急急地
去脱她的裤子。

  「别再这里,去你卧室吧,别感冒了。」老妈拉住了我的手。于是老妈在前
我在后,两人半拥着来到了二楼。刚一进门,我便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脱下了
她的裤子。

  老妈好像还是很害羞,拉过被子盖在头上,我顺手又掀掉了被子。然后两手
摸索着她的两腿中间。老妈的毛不是很多,两片阴唇反了出来,水流了很多。为
了不弄脏床单,我拿过了一块浴巾,老妈很配合的起身铺在了身下,又分开了双
腿。

  此时的我已是欲火高涨,鸡巴坚硬的程度难以想象,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再啰嗦。趴在老妈身上,没有用手扶,鸡巴便已经吞没在了老妈下身里。

  老妈此时闭着眼睛,张着嘴巴喘着粗气。

  没有任何前戏,我开始猛烈地抽插,次次到底,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老妈也用双手在我后背抚摸着,开始」eng……eng……」地叫了起来。

  上百次的抽插之后,我累了,趴在了老妈身上,下面依然慢慢抽动。

  「妈,问你件事啊?」我抬起头看着老妈说。

  「什么事啊?」老妈睁开了眼睛,一边承受着我的撞击,一边慢悠悠的回答。

  「你以前有没有被人操过?」

  「哈哈。有啊。」

  「真的吗?谁?」

  「你怎么来的,你爸要是不操,能生出你?哈哈」老妈在我后背上轻轻打了
一下。

  「嗯,那没有其他人了啊?」

  「没有。你问这干啥?」

  「就是随便问问。」

  老妈将胳膊垫在头下面,笑着对我说:「怎么?别人操你妈,你高兴啊?」

  听到这话,我下面莫名颤动了下,狠狠顶住了老妈。

  「傻样啊。轻点啊。」

  「嗯,妈。你逼里真暖和。」

  「啥话都说呢。」

  「怎么?我操的不是你的逼吗?」我笑着对老妈说。

  「是啊,轻点操,以后不许了。操她。」老妈仰着头示意了下挂在床头的结
婚照。

  「嗯,妈。我觉得真刺激,就像守着老婆操你一样。」我又加重了力度,摸
着老妈软软的奶子说道。

  「eng……要不我怎么说你傻样呢,竟想些乱七八糟的。说老实话,你们
怎么不要孩子啊?eng……你轻点啊。」

  「趁着年轻,多玩玩。你又不让我操了,她怀孕了,我咋办?」我笑着对老
妈说。「再说了,我现在还不大,自己管好了自己再说。」

  「你就知道玩,可别玩大了。」老妈被插着,仍不忘教训我。

  「能咋玩大了啊?又不换妻。」

  「你小子懂得还不少啊?还换妻呢,可别乱想。」

  「哈哈,开个玩笑。不过,老妈,我跟你说,你不许骂我。」

  「嗯,说啥?」

  「你先翻过身去,把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来。那样你打不到我。」

  说着就将老妈抱起,老妈摸着肚子慢慢后退,退出来我的鸡巴。「今天怎么
这么硬啊,被你小子作践死了。」然后趴在了床上,稍微翘起了屁股。我趴在她
后背上,将鸡巴慢慢插进去,然后两手绕到她身下,摸着奶子,将嘴靠在了她耳
朵上。

  「妈,我曾经将我和她做爱的相片放到网上过。」我开始猛烈抽插起来。

  「啊?eng……你怎么这么大胆?不怕人家认出来啊?」老妈惊奇地把脸
扭向我这边说。

  「没事,我没露脸的。」

  「哎,你们年轻人啊?这种事都公开。有啥意思?」

  「没意思,刺激。我还和老婆做爱给别人看呢。」(坛里的CJMN同学可
以给我作证,此话一点不假。)

  「啊?你啊。小畜生。自己老婆都不珍惜,小心以后她偷吃。」老妈屁股翘
的更高了,我每次插下去,都能发出「啪啪」的声音,臀上涟漪一片。

  「妈,我畜生啊?你不是啊?这次你可是同意让我操的。是不是,妈?」我
用胳膊撑起了上身,开始猛烈进攻。

  「啊……啊……轻点啊,小畜生啊。」老妈伸起脖子,放声的叫了出来。

  「妈,你说是不是?」我真想把我自己都塞进去,性器交合处已经是一片水
了。

  那种润滑紧握的感觉畅快的难以形容。

  「是……啊……小畜生操的……啊……操的太狠了。」

  「妈,要射了啊。」

  「嗯,快射吧,我已经来了。」

  「妈,你下面出了好多水,我射哪?」

  「啊……射进来吧。」老妈好像来了,双手抓住了床单。

  于是我紧握住老妈的丰满双臀,开始冲刺。「妈,我问射进哪里?」高潮将
来时我急急的问。

  「逼……逼里。」老妈已是有气无力,紧紧抓着床单说。

  最终还是射进去了。射完后在老妈后背上躺了好长一会。在穿衣服时,我问
老妈真是最后一次了吗?老妈斜着眼睛看着我说,你还想几次?

  哈哈,反正是放开了,我能怎么说?就说一次吧?老妈穿上鞋子走出了卧室,
回头撇下一句「想的美。」

  草草的吃了饭,玩了会游戏准备睡觉。本来想去老妈卧室再来一场的,里面
却反锁了门。怎么叫都不开。无奈了,正准备回去,突然听见里面解锁的声音,
然后传出一句话:「你不是说一次吗?

  现在用了这个机会,那你老婆怀孕了怎么办?」

  地里格朗格挡啊,怀孕再说呗,进老妈的门先。

***********************************
  时间紧迫,成文仓促,困意朦胧。热忱希望专家指导。
***********************************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