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惊变】 7~ 9

第07章 绝境
  一声低沉的爆炸声,楼上窗户破碎的玻璃飞散出来,两个黑影飞扑而下,一个前滚翻,一个黑影随手扔进屋里几个东西,一声爆炸,屋里一团浓烟,一声急促的大喊“还不快跑”我撒腿就跑。
  前面的两个黑影真是静波和刘影,静波明显受伤了,捂着胳膊。刘影边跑边说:“快,静波中枪了,快去开车。”
  我真是焦急万分,大声说:“我不会开车呀。”
  刘影怒哼一声:“肏,真他妈废物。”
  后面的人已经追了出来,几声抢响,子弹从头顶飞过,静波紧张的说:“坏了,他们很快就能追上我们,他们有车。”
  我气喘吁吁的说:“车轮胎都让我捅破了,他们开不了车。”
  刘影又是一声:“肏,牛屄。”
  快跑,肖健帮帮静波。我扶着静波边跑边掏出车钥匙塞进她手里,后面追过来的人越来越近了,刘影把腋下夹着的一个笔记型电脑交给我说:“你们快走,我阻挡他们,静波要快,千万不能让他们夺回电脑,不要管我。”
  说完跳到路边,举枪射击。
  我和静波终於跑到隐藏车的地方,鲜血染红了一条手臂的静波启动引擎,咬着牙说:“他们人太多了,刘影危险,我们去接应她。”
  我突然变得异常冷静,看着静波说:“不行,你快跑,坚持住,把电脑带出去,我什么都不懂,也不会开车,要我留下来去接应她,静波,坚持住啊,我爱你。”
  说完跳下车,豪情万丈的大步向后方跑去。
  静波没有犹豫,加大油门飞驰而去。
  刘影已经十分危险了,看来对方也是训练有素,扇形包抄过来,刘影的子弹已经打光了,隐蔽的向后退。
  我从路边的沟里接近刘影,小声召唤:“刘影,给你抢。”
  刘影看见我又惊又喜的低吼一声:“肏,你傻屄呀,谁让你来的,静波呢?”
  我已经习惯了她的无礼,把抢交给她说:“静波走了,我来接应你。”
  刘影举枪射击,一声惨叫,又一个被撂倒了,紧张的说:“用你接应个屁,这回都跑不了了,你们两个蠢货。”
  我不服气的说:“废话,我他妈是爷们,大不了拼了,要不咱快跑吧。”
  刘影恼怒的边射击边说:“不行,多拖住他们一分钟,静波就更安全,还有子弹没有。”
  我紧张的一摸口袋:“子弹夹跑丢了。”
  刘影愤怒的大骂:“真是废物,你快跑吧,傻屄。”
  我肏她妈的,老子才不是废物呢,激动的怒吼:“放屁,就你是英雄,老子也是好汉,你先跑吧,我把他们引开. ”没等我们再争论,对方传来怒吼:“快投降出来,海哥,他们没有子弹了。”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妈了个屄的,抓活的,老子非活扒了他们的皮不可,快点上,一群废物,找不回电脑都他们别活。”
  十几个人围拢过来,情况万分危急,刘影紧张的小声说:“快上山。”
  逃命的动力是无穷大的,头一次我的速度超过了刘影,杂草数目从身边向后倒去,刮破的皮肤没有任何感觉,跑,玩命的跑是唯一的选择,我们跑上了一条绝壁,绝壁虽然不高,可绝壁下一条湍急的河流咆哮着,完了,这回算完了,绝望的我一屁股坐下,浑身散架一样。
  刘影喘着粗气跑了过来,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喘息着说:“你真是傻屄呀,跑这么快,应该往山下跑,谁他妈让你往山上跑了,快跳下去,游过去呀。”
  望着眼前的急流,我绝望的说:“我不会游泳,跳下去就得淹死。”
  刘影怒骂:“肏你妈的,真他妈废物,被你害死了,拼命吧,肏. ”远处已经传来对方的脚步声,我仰天长啸“啊……啊……”
  一股豪情,一股壮烈的激情勃发而出,对已经准备拼命的刘影说:“刘影,你很美,别总是冷冰冰的,别骂人好吗,拜託你告诉我爸妈,他们的儿子没干坏事,没给他们丢人,别和静波吵架了,你们都是好人。”
  说完用力把刘影推下绝壁,转身扑向已经接近的人群。
  拼命的力量是惊人的,近乎疯狂的我,轮着双拳,没有目标的乱打乱沖,到是被我打倒两个,我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拳头,挨了多少脚,疼痛的已经麻木的我,被人一脚踹倒,紧接着全身被一阵拳打脚踢,脸上被一记重拳打到,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一盆冷水泼醒了我,浑身剧烈的疼痛让我痛苦呻吟一声,我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微弱的缝,模糊的人影的晃动,又是一盆冷水,我打了个冷战,慢慢恢复意识,我的手被反捆着坐在椅子上,两个人按着我的肩膀,一个五十多岁的大肚子男人恶狠狠的说:“你们落脚点在哪,怎么联系,快他妈说,不说扒了你的皮。”
  我无力的低声弱弱的说:“不知道。”
  话音刚落,身上脸上被人用皮带狠狠的抽了几下,火辣辣的疼痛让我哼哼几声。一个熟悉的声音:“海哥,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大肚子的电话响了,听见他的大吼:“什么,高速路没发现她,没截住,肏你妈的一群废物,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找到。”
  众人都紧张的看着大肚子,暂时忘记我的存在一样。
  大肚子焦躁的大声说:“快,把我们能调动的钱马上转到我国外的帐户,快去呀,妈了个屄的。”
  房间里一阵骚动,大肚子大吼:“慌你妈个屄。”
  一个女人的声音:“海哥,我们上面有人罩着,用的着这样惊慌吗?”
  海哥恼怒的大吼:“懂你妈个屄,这些当官的,一旦出事,都他妈想摆脱责任,恐怕现在都他妈忙着销毁和我们的证据呢,恨不得我们都死光了才好,不好,赶快离开这里,这他妈已经危险了。”
  一个人说:“海哥,这小子咋办?”
  海哥愤怒的大骂:“这还用问啊,干掉啊,留着肏你妈呀!”
  我这回真的绝望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来,你们快点收拾。”
  一只有力的大手,掐住我的喉咙,呼吸困难的我,绝望的看见一双深邃的眼睛“陈楠”眼一黑,再一次失去了知觉.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浑身的剧痛让我抽动一下,湿润的泥土味让我有了知觉,啊,我没死,真的没死吗?痛苦的蠕动了一下身体,微微费力的抬起头,火辣辣的阳光照射我仅睁开一条缝的眼睛疼痛难忍,无力的趴下,慢慢的活动一下身体,手上的绳子脱落了,麻木的我大口呼吸湿润的气息,慢慢恢复了知觉.我是在一条沟里,旁边还有几具屍体,恼人的苍蝇“嗡嗡”的飞来飞去,不时地落在伤口上,又疼又痒.忍着剧痛,拖着一条断腿,爬出沟,费力的四处张望,仔细辨认,发现这是别墅后面不远的葡萄园边上,这沟是用来引水灌溉的,求生的欲望使我艰难的爬向葡萄架,费力的揪下没有成熟的葡萄,塞进嘴里,酸涩的葡萄咽进肚子里,一阵噁心,和着血水又呕吐出来。
  吐完接着吃,几次以后,慢慢的不在噁心了,我的思维开始活跃起来,陈楠,真的是陈楠,他和他们是一夥的,太无耻了,不对呀,我怎么还活着,他没有掐死我呀,我的喉咙也没有疼痛的感觉呀,慢慢回忆,是他的手指掐住我的动脉了,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啊,我糊涂了。
  静波和刘影怎么样了,海哥他们是跑了,还是被抓了,太多疑问了,痛苦爬向别墅,只有别墅能联系到静波,在是唯一的希望,我不想死,必须坚持。
  别墅早已空荡荡的,地上散落着各种物品,还有丝丝血迹,电话已经摔碎,没有通讯工具可用,我又一次绝望了,流下悲愤的泪水。
  痛苦的爬进厨房,扒开冰箱,里面好多吃的和饮料,不假思索的大吃猛喝,生的渴望又被激发出来,我要活下去,不能死,绝不能死。
  我的体力慢慢恢复许多,勉强一条腿站起来,扶着墙壁,慢慢挪动,开始仔细寻找。大卧室里,各种高级男女时装扔的满地都是。二楼的房间明显的爆炸痕迹,办公桌粉碎,一片混乱,散架的档柜,乱飞的纸张到处飞扬,窗户已经被炸没了。
  我坐在地上,无助的四处张望,墙角一块破碎的抽屉下面,隐约好像有东西,我爬过去,看见一个U 盘,掏出看了看,“U 盘,又是U 盘. ”我差点死在U 盘上,刚想扔出去,一阵警铃声从远处传来,我下意识的把U 盘揣进裤兜,兴奋的爬到门口。
  员警来了,我有救了,流着泪水,忘记了断腿,爬起来想下楼,身体一歪,一头从楼梯滚了下来,又一次失去了知觉.再一次醒来,慢慢的睁开眼睛,短暂的迷茫后,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让我意识到,这是在医院里,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有救了,伤口缠着纱布,鼻子插在氧气管,腿打着石膏,一只手插在输液针头,激动的差点落泪.不对呀,另一只手怎么回事,我慢慢扭头一看,铮亮的手铐,把我和床拷在一起,怎么回事,我怎么被拷住了,不觉“啊”的一声惊叫。
  快速进来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官,一个严肃的说:“你醒了,你叫肖健,二十四岁,昨天接到A 市刑警队的通缉令,今天就抓到你了,老实交代,那些人是不是你杀的,抢劫的财务放哪了,你两个女同夥在什么地方,快说,争取宽大。”
  我蒙了,失去了反应,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成了通缉犯了,这段时间的经历让我警觉起来,我不敢相信任何人,茫然的说:“不知道啊,这是哪啊,我是谁呀,我怎么记不起来了。”
  另外一个警官不耐烦的说:“好像失忆了,等他们来了,交给他们处理得了,这案子我们最好推出去,海哥的背景我们惹不起呀。”
  先说话的警官无奈的摇摇头说:“关键是发生在我们辖区,海哥也失去联系了,往上彙报吧,看好他,可别出乱子,我们扛不起呀。”
  说完退出房间,留下一个看着我。
  我想不明白,想不出所以然来,装到底吧,带回去见到刘局就好办了,开始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在痛苦煎熬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好像有一天多吧,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人在寒暄:“谢谢你们,辛苦了,哪天我们张局过来请你们大吃一顿,哈哈。”
  我闭目不语,任凭他们怎么叫,不清楚他们交谈了些什么,我被抬到担架上,从新拷在担架上,被抬出医院,抬进一辆救护车,两个员警和一个戴口罩的护士坐进车里,前面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开道。
  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车慢慢停了下来,前面警车下来一个人说:“在服务区吃点饭吧,吃完连夜回去,真他妈累呀。”
  留下一个员警,其余人都吃饭去了,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不能动,不能说话,唉!看来我是逃不掉了。又一辆救护车挨着我们停下,车里看着我的员警疑惑的打开后面车门看了几眼,又坐了回来。
  刚坐下,带着口罩的护士拿着一瓶水开门进来说:“你们队长让你吃饭去,我看着,没事的,他腿断了,记忆模糊,不可能跑的。”
  我差点哭了,这是刘影的声音啊。
  员警看了我一眼,跳下车去吃饭了,刘影示意我别说话,打开车门,两个人迅速把我抬下去,放进另外一辆救护车,把另外一个和我一样缠着纱布,带着手铐的人抬进我原来的救护车,一个同样带着口罩的护士进入车里.一切都是瞬间完成的,这变化太突然了,我们的救护车快速启动,消失在夜晚的高速路。在不远下了高速,刘影摘下口罩,长出了口气说:“别装了,肏,啊,对不起,又骂人了。” www.6park.com

第08章 静波突变
  我惊喜的说:能见到你太好了,静波怎么样了?刘影突然语气加重的说:“就知道静波,她没死,一会就见到了。”
  另外两个我不认识的人,忍不住笑了,刘影瞪了他们一眼,马上都闭嘴不语。
  刘影简单说了落水之后的事,她是顺溜而下,漂流出山谷才游出来的,借用电话,联系到静波的,静波很聪明,没走高速,跑回我们一起带过地方,已经把文件发走了,现在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一会就到了,我心里非常激动。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应该是不大的县城吧,我被抬进一个院子,里面三间平房,静波站在门口,看见我被抬着进来,关切的走过来问:“肖健,你没事吧,伤的重吗?”
  我仿佛是见到了亲人,激动的说:“静波,我没事的,你的伤怎么样啊,你还好吧。”
  刘影冷漠的说:“先进去在谈情说爱。”
  我被抬进去,刘影交代两人男人几句,两个男人迅速离开。
  我有太多话想对静波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静波坐在我的身边,一只胳膊不能动,看着我的目光,充满温情,温柔的说:“都没事就好,我真的好担心你。”
  看着我们充满爱意的交谈,刘影冷漠的说:“行了,说正事吧,最近你们先养伤,其他事情我来处理,上面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不过问题更加复杂了,海哥失踪了,关键证人不见了,我感觉这里面还有其他问题,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被一张无形的网笼罩着,目前我还说不出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我们每做一件事,好像都在别人掌握之中。”
  我突然想起陈楠,赶紧说出我看见陈楠,以及陈楠掐我脖子的事。
  静波惊呆了,自言自语的说:“不可能啊,你不会认错吧。”
  我肯定的回答:“没错,就是陈楠。”
  刘影不肖的说:“你们局还有谁能信任啊?”
  静波红着脸反驳:“陈楠的做为,应该是故意放了肖健,肯定有隐情。”
  我不耐烦的说:“文件不是发给上面了吗?抓人不就完了吗?咋还这么多事啊,我们怎么成了通缉犯了,赶紧问问刘局呀。”
  两个女人苦笑,静波叹息着说:“没那么简单啊,刘局自身都难保了,别忘了,刘局上面还有李副书记,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你应该懂的,他们在做垂死挣扎了。”
  刘影激动的说:“我感觉到只是权利争夺战,我都有点麻木了,到底谁是好人呢,真他妈说不清楚,好了,我先出去了,你们不要随便出去。”
  说完走了出去,去看见刘影无奈的表情,心里一阵惆怅。
  我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除了每天有人夜里过来给我和静波换药以外,没有任何人和我联系,静波和刘影倒是经常通电话,一个多月了,我只是从电视新闻看见两个高级领导被双规以外,没有任何其他消息,要不是有静波陪着,我真的要被憋疯了。
  在换衣服的时候,我才发现,一条裤腿是被剪断的,兜里的U 盘还在,我下意识的没有告诉静波U 盘的事,也说不出是出于什么心里。
  这段时间,我开始思考经历过的种种事情,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我算什么人,凭什么把我卷入其中,静波对我的温柔,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回想过去,慢慢觉得静波看似单纯,能干,可她这人的情绪变化总是非常突然,尤其逃跑的那一刻,现在想来,静波当时好像一点没有犹豫,难道是我自作多情,还是我多疑呢。
  刘影这个女人,看似冷漠,爱说脏话,甚至尖酸刻薄,可和她在一起,我心里感觉踏实的很,可她总象一个迷一样,说不清怎么回事,我的大脑一团乱麻。
  静波每天除了陪我,就是回另外房间上网,我对电脑不太熟悉,也不太懂,对此也不太关心。我已经能下床活动了,心情也好了许多。静波的伤基本好了,子弹没有伤到骨头,这几天看见她经常独自发呆,不知道想些什么,有时候夜里会傻傻的看着我,偷偷叹息,我不敢多问,等伤好了再说吧。
  静波越来越焦躁,经常和我发无名火,发完火又哄我,我越来越看不懂静波,每次上完网都会偷偷叹息。
  我的伤基本好了,但是还不能剧烈运动,我打听刘影,静波不许我问,静波这天突然异常激动,时而发火,时而叹息,时而对我百般柔情,我被她搞的糊里糊涂,又不敢言语。
  今晚的月亮好圆啊,静波今夜没有上网,陪在我的身边,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吻着我,爱抚我,这是我受伤以来头一次和静波缠绵,激动兴奋的搂住静波,几度湿吻,我的衣服被静波扒光,月光下,赤裸的静波跨在我的脸上,俯下身吞进我的鸡巴,用力吮吸,我搂着静波大屁股,舌头伸进阴道舔弄。
  静波呻吟着吐出鸡巴,柔软的舌头舔弄我的卵蛋,啊,太刺激,太舒服了,舌尖在舔弄我的屁眼,我用力吮吸淫液,身体颤抖,静波非常疯狂,背对着我,握住鸡巴,坐了下去,一声低吟,开始上下起伏。
  好热,静波的屄好热,水好多,我托着大白屁股,用力往上挺动,深入,更深入。
  静波转过身,面对着我,我抓握两个大乳房,静波淫叫的如此高亢淫荡:“肏我,啊啊,肏我骚屄,用力肏我,啊啊,骂,骂我,我要你骂我,啊,啊,快骂我,越下流越好,骂我呀,啊,啊,骂我是婊子,快。”
  淫欲高涨的我,已经失去了理智,大声叫骂:“婊子,肏死你,骚屄,啊,啊……”
  静波高潮着淫叫着,恶狠狠的用力挺动屁股,似乎想吞进我的鸡巴,“骂我,别停,啊啊,骂肏我妈骚屄,骂我爸是王八,骂我呀,嗷嗷,求你了。”
  我不敢相信这是静波说的话,淫邪的欲火被点燃了:“肏你妈骚屄,你爸是大王八,肏死你骚婊子,贱屄,你全家都是贱屄,啊啊,肏死你。”
  静波近乎疯狂的大叫:“是,是,啊,我妈是大骚屄,啊啊,我是小骚屄,爱你,爱你大鸡巴,爱你肏我,啊,啊,把我肏大肚子,给你生儿子,爱你呀,射屄里,啊啊……”
  射进去了,静波凶狠用力收缩阴道,剧烈的颤抖着趴在我的身上,“不要拔出来,不要拔出来。”
  手在我脑袋上揉弄,抓我头发,揪我耳朵,停在我的脖子上,吻着我的唇,吮吸我的舌头。
  我看见静波眼里复杂的眼光,几滴眼泪滴落在我的脸上,我突然感觉到脖子上的手和陈楠掐我的手法一样,没等我反应过来,静波的屄紧紧夹住我的鸡巴,手突然用力,我瞪着眼睛,抽搐几下,失去了知觉。
  一杯冷水泼醒了我,我慢慢睁开眼睛,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的鼻子,我咳嗽一声,脸上挨了一个耳光,是刘影。刘影怒目而视,嘴角流着血,头发散乱,衣衫不整,怒吼道:“肏你们妈的,吴静波那骚婊子跑哪去了,敢耍我,快说,不然打死你。”
  我惊恐的看着刘影,紧张的说:“不,不知道啊,静波想掐死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刘影怒哼一声:“掐死你,是他妈肏死你吧,傻屄,我们都被玩了,现在到处有人追杀我,肏,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我彻底蒙了,我不知道静波为什会这样对我,目瞪口呆的傻看着刘影,刘影收起抢,从我枕头边拿起一个纸包,打开,里面一张银行卡,一个身份证。
  纸上写着字,刘影念出:“肖健,卡里的钱够你用一辈子了,找个地方,娶个媳妇和你父母好好生活,没想到,我会真的爱上你,我是坏女人,生下来就注定是坏女人,我不忍心杀你,忘记我,我不配让你爱我,我也不配爱你,你是无辜的,淳朴的,远离这黑暗的旋窝,你现在是杀人犯,新身份证我早就偷偷给你办好了,快离开吧,来生有缘再见。”
  刘影愤怒的把身份证和卡摔我身上。我为什么会流泪,为什么如此悲伤难过,我不相信静波会欺骗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呀,唉!
  刘影悲愤的说:“肏她妈的,每一个好东西,快穿衣服,你走吧,找个地方过你的平凡日子吧,快点,他们就快来了。”
  我来不及多想,赶紧穿上衣服,踹好身份证和银行卡,茫然的不知道往何处去。刘影已经站起来往外走了,我茫然的跟在她身后,到了院子,刘影恼怒的说:“还跟着我干嘛,自己走,你,多保重,我会记住你的,走吧。”
  我看见刘影的眼里有了泪水。
  麻木的仰天长叹“唉”我往哪走啊,突然发现前面屋顶有人正用抢瞄着刘影,本能的一把推开刘影,枪声划破夜空,子弹贴着刘影脑袋飞过,刘影一个转身,抬手就是一枪,一声参加,黑影摔下屋顶,刘影迅速拉着惊愕对我,退回室内。
  这变故都他妈太突然,太不可思议了,刘影紧张的说:“快从后窗户出去,跟紧我,肏,你又救我一次,我他妈是无法甩到你了,走。”
  说完率先跳出窗户,我紧跟着跳出,没跑出几步,听见身后传来几声枪响,我顾不得想啥,跟着刘影就跑。
  转过几条小巷,刘影跳上一辆摩托车,大声说:“快上来。”
  我坐在刘影身后,刘影驾驶摩托车,快速疾驰,吓的我紧紧搂住刘影的腰,大气都不敢出。
  出了小巷,两辆轿车已经追了过来,刘影带着我飞驰在公路上,后面的轿车紧紧咬住不放,刘影带着我拐入一条乡间小路,后面的轿车只能停下来,我紧张的大声说:“我们去哪啊?”
  刘影大声说:“别问,做稳了。”
  疾驰的摩托车不断穿行在乡间小路,左拐右拐的,我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道去向何方,只记得加了两次油,穿过三条公路,转入山里。www.6park.com

第09章 为谁卖命
  转过几个山头,我认出来了,这不是海哥的庄园吗,太多的疑问已经使我麻木了,摩托车停在门口,我和刘影下了车,贴着封条的大门紧闭。
  刘影一脚踹开大门,进入别墅,我跟着进来,里面仍然很乱,我们上到二楼,刘影仔细检查一遍整个别墅,松了口气说:“现在只有这里才是安全的,你找点吃的来,饿死了。”
  别墅里储备的食物真的很多,冰箱里的饮料还在,各种吃的也还在,吃饱再说吧,刘影吃东西比我快多了,几口就一个麵包,真想不明白她是怎么吃下去的。
  吃饱了,太阳已经老高了,暖暖的,我和刘影都感觉到了疲乏,刘影长出一口气:“肏他妈的,先睡觉。”
  一觉睡到天快黑了,起来活动活动,吃饱了,静坐了一会,刘影伸了个懒腰:“洗个澡吧,已经七八天没洗澡了。”
  说完也不避讳我,脱光衣服,进入卫生间大声说:“你不洗呀,进来,装个屁。”
  去他妈的吧,不管了,过一天是一天了,脱光衣服,进入卫生间。水汽弥漫,双人浴缸里的刘影,舒展着健美丰满的身躯,闭着眼睛,腹下的黑影在水中若隐若现,这是另一种女性美,美的没有瑕疵,娇柔之外,带着力量的美,这是静波所不具备的,我站在那看着,鸡巴已经挺了起来。
  刘影没睁眼说:“进来泡一会,真他妈舒服。”
  我进入浴缸,挨着刘影进入温暖的水中,真舒服啊,也闭上眼睛,挨着刘影光滑的皮肤,感觉真好。
  泡了好长时间,刘影平静的带着命令说:“给我搓背。”
  这里是要啥有啥,有钱人啊,就是会享受,刘影躺在一张按摩床上,舒展着身体,我带好搓澡巾,开始给刘影搓澡,简直和退猪一样,厚厚的污垢打着卷,一层层脱落,仔细的搓每一处,搓到屁股时刘影轻轻抽搐几下,轻声呻吟:“嗯……嗯……轻点,那不能用力,嗯……好舒服……”
  我的鸡巴已经坚硬无比,真想立马肏她,刘影闭着眼睛轻声说:“老实点,搓完了我给你搓。”
  我用水沖乾净刘影,刘影让我躺下,开始给我搓澡,刘影的力道很大,但是让我很是受用,我身上的污垢,比她还多,啊,刘影开始轻柔的清洗我的鸡巴了,变得温柔的声音:“肏,你鸡巴真大,嗯,漂亮,简直完美了。”
  “啵”的狠狠亲了龟头一口,我一激灵,差点射了。
  从新打好沐浴露,沖洗乾净,刘影握住我的鸡巴,像牵牛一样把我牵了出来,在大卧室里的床上,刘影高高撅起屁股:“别憋着了,来肏我!”
  我激动的挺着大鸡巴,刘影的屁股又白有大,微微有点褐色的大阴唇,像一张小嘴,吐露着淫靡的气息“噗哧”一声,我的鸡巴深深插入温暖湿润的阴道,同时一声低吟,抱着大屁股,一阵激烈的抽插。
  刘影的阴道和她身体一样,特有弹性,不是紧,而是没有缝隙,抽出时,里面迅速封闭,插入时包裹着龟头有股吸力,刘影的反应比静波剧烈,大屁股主动配合我的抽插而摇动,刘影的呻吟和叫声低沉有力,没有一点做作,真实而猛烈。
  如果说静波是娇柔婉转的,刘影这是狂野粗鲁的,静波的多变的,刘影是直率的,静波的眼神複杂带着柔情,刘影的眼神刚烈带着无尽的激情,深深的感觉到,静波的叫床仿佛是叫给别人听的,刘影是叫给自己和我听的。
  “啪啪啪啪”的撞击着大屁股“呱哒呱哒”的抽插声,恰似小猫吃食一样从交合处传出,更加刺激我的感官,更急卖力肏弄。
  刘影狂野的淫叫:“啊……啊……肏的舒服,啊……啊……肖健你的鸡巴真他妈好,啊……你肏我了,我愿意让你肏的,啊啊……拿出你的本事,啊啊……
  尽情的肏我啊,啊啊……这是我愿意的,啊啊啊……我高潮了……肏高潮了……
  啊……”
  刘影阴道强有力的收缩,静波的高潮是颤抖的,刘影的高潮更加剧烈,浑身哆嗦,我的精液就像被吸出去一样,一滴不剩,全部被吸入刘影体内深处。
  静波高潮后身体软软的,柔若无骨,会依偎在我的怀里。刘影则是舒展的,放松的,搂着我,让我的脸贴着她丰满高挺的乳房,抚摸她的小腹。
  刘影说话非常简单直率:“真舒服,我是让你肏舒服了,这感觉真他妈好,这才是女人最大的快乐,肏他妈的,我都快忘记这种感觉了,小坏蛋,我想谢你还想骂你。”
  我感受着高潮的余韵,握着饱满的乳房轻声说:“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刘影翻身搂着我,吻了一下我的额头说:“谢谢你给了我真正的高潮和满足,给了我已经快忘记的快乐,骂你是因为你肏了我,肏过我的男人我都骂,都不得好死,死的很惨。”
  最后一句说的异常狠毒,我不觉有点恐惧的说:“你不会也想弄死我吧。”
  刘影用力搂紧我的脑袋,丰满的乳房堵住我的口鼻,我感觉呼吸困难,真的害怕了,这力道足可以勒死我,本能的扭动挣扎。
  刘影搂住我不放,怨恨的说:“小坏蛋,勒死你,想活命吃我乳头。”
  我张嘴吞进刘影乳头,用力吮吸,心里暗想,再不放开就咬下这大乳头,刘影的力道消失了,爱惜的抚摸我的后脑,语音变得温柔的说:“傻孩子,真以为我会这样勒死你呀,我会让你吃奶呀,你在想咬掉我的乳头吧,笨蛋,以后啊,谁敢欺负你,我就勒死谁,我见过优秀的男人多了去了,咋就对你有感觉呢,唉!还没吃饱啊,小坏蛋,陪我出去走走,这里空气真好。”
  我穿上衣服,刘影在地上和柜里找出衣服穿上,愤恨的说:“肏,这衣服都是名牌,你也换换,不穿白不穿。”
  我一想也是,找了几件休闲的,换上,没忘记把U 盘揣进口袋。
  身高一米七五的我,挎着身高一米七的刘影,总是感觉有点彆扭,刘影也感觉到了,无奈的说:“算了,搂着我走吧。”
  搂着刘影的香肩,漫步在庄园,还真浪漫,慢慢的我们走到后面的葡萄园,停下脚步。
  月光洒落在葡萄园,闪着银光,呼吸着夜晚凉爽的空气,我们的心里变得好宁静,我们默默的坐在葡萄架下,依偎在一起,感受着满地月光。刘影伸手摘下一串熟透的葡萄,轻轻的塞进我嘴里一粒,自己吃了一粒,歎息着说:“真甜啊,要是天天这样多好啊!”
  我深有感触的说:“是啊,这才是生活,恬静优雅,我的老家就这样,山清水秀的,没有污染,没有这么多尔虞我诈,可惜啊,我已经无法回去了,后天就是中秋节了,也不知道我爸妈怎么样了,我好想他们啊。”
  鼻子一酸,流下几滴思想思亲的清泪。
  刘影伤感的说:“你比我强多了,那还有思念的家乡和父母,我什么都没有,唉!肖健,我有点冷。”
  我赶紧脱上衣,刘影恼怒的说:“你傻屄呀,我说冷,是让你把我搂在怀里,这还得告诉你呀,肏. ”女人啊,真是难懂,搂过刘影,刘影紧紧靠在我的怀里说:“我骂你,你恨我吗?”
  看着眼前刘影清澈的眼睛,轻轻吻了一下刘影的额头,温柔的说:“不恨,也不生气,生不起来气,但是我最怕你冷冰冰的声音,每次听到,我心里都打颤,有种想逃跑的感觉,你是哪里人啊?”
  刘影抚摸着我的脸颊说:“我不知道我是哪里人,我和陈玲是孤儿院长大的,高中没毕业就当兵了,我们一起进入陆战队,受到最严格最残酷的训练,三年前,我们又一起专业,进入公安厅二处,接受特种训练,包括和男人上床,为了信念,我们放弃了肉体,接受了最无情的训练。
  后来被派去做卧底,为了达到目的,我们不摘手段,可惜呀,陈玲牺牲了,死的那样淒惨,我发誓要为她报仇,我一直以为自己多么强大,可现在才感觉到自己多么渺小啊,就像一粒尘埃,微风一吹,就不知道飘去哪里,我想不明白的是,和我单线联系的处长,联系不上了,我稀里糊涂的成了通缉犯。
  昔日的战友在抓捕我,黑老大在追杀我,我不怕敌人多强大多厉害,我现在真的怕了,我失去了目标,不知道敌人到底是谁,失去了组织,不知道在为谁卖命,这才是最可怕的,下一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我对刘影经历过这样多的磨难感到心疼,是啊,我们现在就像弃婴一样,没人疼,没人爱,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安全。两颗孤独的心拉近了距离,紧紧搂着刘影,刘影紧紧抱着我,脸紧紧贴在一起,刘影在流泪,再强大的女人,也需要男人的肩膀依靠,再冷漠的女人,也有柔情脆弱的一面。
  我感歎的说:“也许我比你幸运的多,我有爸妈,但是我一直想不明白,我有什么利用价值啊,一个普通农民工,就捡了一个包,惹出这么多事,该交的都交了,干嘛把我牵扯进来呀。”
  刘影说:“这也是我不理解的地方,也是我怀疑吴静波和刘局的地方,要不是我有戒心,恐怕前天就被杀死了,吴静波发出的档,好像没有多大动静,这是双规了两个高干,你们市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太反常了。
  还有,我分析过,海哥是傀儡而以,张局长是黑社会的保护伞,为的是钱,李副书记为的是权,可我总觉得还有一股势力,不是为钱,也不是为钱,这股势力非常强大,我们看不见摸不着,吴静波好像就是这股势力的一员,可惜,她消失了,我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了。“我不能再犹豫了,刘影现在是我唯一相信的人了,掏出U 盘说:“这是我在这里找到的,没敢给静波,现在给你吧,也许有帮助。”
  静波一把抓过U 盘坐起来,激动的说:“肏,我的小坏蛋不是傻屄,等我,我去找电脑。”
  说完快步跑向摩托车,丢下我孤零零的站在葡萄架下。 www.6park.com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