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惊变】 4~ 6

第04章 逼上绝路的柔情
  吴静波也开始大叫,我们“啊,啊,啊”的对着旷野大叫,发泄心里的怒火,叫过了,我们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流云,我幽幽的说:求你给我买张汽车票吧,钱包证件我都不要了,你认识人多,求人帮忙,让我上车就行,车票钱我到家寄给你,求你了,我要回家,再也不出来了。
  吴静波长叹一声说:好吧,你是该走了,这事和你无关,回家好啊,家,唉!
  我比你惨啊,我家都没了。
  我什么都不想,就想快点回家,回到爸妈身边,再也不出来了,对吴静波说:用你手机给我镇上的亲戚打电话,告诉我今天就回去,让我爸接我行吗?吴静波说:随便用好了。
  我激动的拨通电话,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谁呀”我激动的说:三婶啊,我是肖健啊,我今天就回家,你告诉我爸接我好吗?
  里面马上传来三婶的怒骂声:你个王八犊子还有脸回家呀,你咋这么不争气呀,你居然干出那种事啊,你爸刚走,都快气死了,让你死外面,一辈子都别回家,唉!
  我被莫名其妙的一顿骂,紧张的大声说:三婶,我没干坏事啊,怎么回事啊,快告诉我呀?
  三婶气愤的说:还说没干坏事啊,你个王八犊子还撒谎啊,你老板半夜打的电话,说你在外面嫖娼,得了性病,被警察抓走了,把你干缺德事的照片和戴手铐的照片都发过来了,你还不承认啊,你个王八犊子,你三叔连夜去你家告诉你爸妈的,你妈都气病了,你爸要打断你的狗腿,给你打电话又打不通,唉!你先别回来了,咱老肖家咋出了你这么个败类呀,唉!
  手机掉到地上,我的心犹如压着一块巨石一样,喘不过气来,完了,这回完了,我真是有家难回了,绝望的我放声大哭,吴静波惊讶的坐起来看着我说:你,你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呀。
  我愤怒的火正无处发泄,就怨这个女人,扑过去把她压在身下,就想掐死她,我们翻滚扭打在一起,无奈啊,几个回合下来,我已经被她打倒在地,她揪住我的头发大声喊:你疯了,敢和我动手。
  我绝望的大喊“就怨你,这照片已经发我家里了,我妈都气病了,我爸让我死外面,他们还说我得了性病,我,我不想活了,有种你打死我呀”吴静波松开我,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地上。一个坐着,一个爬着,半天谁也不说话,过了好长时间,吴静波才说:起来吧,和我回家。我倔强的说:不去,我哪也不去,饿死在这,也不去你家了。
  吴静波温柔的说:别说气话了,和我回家,我恐怕比你还要惨,他们把我们逼上绝路了,听话,起来回家。说完伸手拉我,我无奈的站起来,吴静波温柔的为我掸去身上的泥土,把手机用力摔碎,扔进芦苇荡,拉着我的手往回走。
  在路边电话亭,吴静波打电话,手一直紧紧握着我,好像怕我跑掉一样。她是打给刘局的,把我们的情况详细做了汇报,也不知道刘局说了什么,只听见吴静波不停的说“是,嗯,懂了,知道了,是,嗯,好……
  打完电话,吴静波仿佛轻松了不少,拉着我边走边说:你什么都不要想,会还你清白的,你就跟着我,我不会害你的,你要相信我,从现在开始,你要听我的知道吗?
  我没有说话,也不想说话,麻木的跟着她回到家里,吴静波突然活泼起来,大声和我说:反正也这样了,我也停职了,你也回不了家了,洗澡,我们出去吃饭,我请你,明天我带你去旅游,离开这破地方。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的被推进卫生间,冲洗干净,她在外面说:给你衣服。我才意识到没拿换洗衣服,鸡巴莫名的硬了,打开一条缝,红着脸伸出手,没够着,在往外伸手,门被我无意的推开一大条缝,我听见她在笑,抓住衣服,红着脸,关上门,被她看见了,看见了我坚挺的鸡巴了,我莫名的好兴奋,赶紧穿上衣服,走出卫生间,她看见我腹下支起的大包又笑了,快速进入卫生间。
  我心乱如麻,心慌意乱的坐在沙发上,忍不住老想往卫生间看,胯下的鸡巴硬的发痛,那淫秽的照片不时的在我脑海里闪现。
  她出来了,裹着浴巾出来了,犹如刚出水的芙蓉一样娇艳,美丽的大眼睛闪着光,红扑扑的脸上闪着柔美的光晕,浴巾上端,乳沟清晰可见,纤细的腰身,衬托出丰满的胸部和浑圆的大屁股,凹凸有致,白皙的双腿,匀称结实。
  我看痴迷了,浑然不觉她已经来到我的面前,轻柔的抚摸我还有些红肿的脸,柔柔的说:还疼吗?我惊醒了,红着脸抬头看着她小声说:不,不疼了,我,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吴静波靠近我温柔的说:你说实话,我漂亮吗?我闻着她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紧张的说:漂亮,当然漂亮了,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了。
  吴静波幽怨的说:如果你有我这样的媳妇,你会舍得不要我吗?我呼吸困难的说:不会,我,我哪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啊,我,我不过是一个回不了家的农民工而已,别,别逗我了。
  吴静波捧起我的脸注视我的眼睛许久,慢慢靠近,再靠近,那淡雅的香气让我迷离,让我窒息,她轻轻咬住我的一个唇,慢慢的轻柔的吮吸,柔软的舌头轻柔的挑开我的牙关,伸进我的嘴里,柔软香甜,我无法拒绝,本能的吮吸,双手本能的搂过她,颤抖的手从浴巾下方伸进,在柔软富有弹性的屁股上抚摸,她轻轻扭动屁股,身上的浴巾滑落下来,一双坚实的乳房弹出,颤巍巍的在摩擦我的胸肌,软软的,柔柔的。
  我笨拙的含进鲜红饭乳头,如醉如痴的吮吸,力道越来越大,抚摸屁股的手不安份的伸进屁股沟,一汪泥泞,一声轻吟,一阵颤栗的吴静波喃喃轻语“抱我上床,要我,我要你”不需要任何理由,抱起软软的吴静波几步进入卧室,房子床上,我甩掉衣裤,颤抖的爬上床,吴静波舒展的娇躯,是那么迷人,那么性感,油黑的阴毛和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粉嫩的一条缝隙闪着淫靡的水光,我痴迷在吴静波女性的美里。
  一声婉转轻柔的呼唤“上来要我”让我压上去,坚挺的鸡巴急躁的在她腿间乱闯,温柔的手轻轻握住我的鸡巴,对准泥泞的柔软“插进来”的娇吟声中,我的屁股一沉“噗哧”一声,那温暖多情所在,千百条触手缠绕蠕动的勒紧我的鸡巴,那种快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动,一起都在动,天地都在动,我在动,她在动,我的鸡巴在动,她的屄在动,我的粗重呼吸在动,她的娇吟在动,我的屁股在动,她的乳房在动,床在动,整个房间为我们颤抖,心在动,情在动,散发着的体香和性的气息也在动,随着我一声大叫,精液喷涌而出的瞬间,一切突然静止了,时间仿佛凝固一样,高潮的大脑一片空白,搂着,抱着,压着,抵着,只有无数的小生命在她体内奔涌。
  这一刻,我深深融化在静波的体内,融化在静波的柔情里,真想一辈子被融化,永不醒来。我不知道静波是否高潮,也不知道我们做了多长时间,也许是瞬间吧,但那对我来说,是最漫长的快乐和幸福,幸福的我就像一个失去意识的醉汗一样,嘴唇一阵刺痛让我清醒过来,她咬了我嘴唇一口,静波柔情无限的轻声说:你想压死我呀,真能干的坏蛋。
  我不好意思的翻身拔出半软的鸡巴“啵”的一声,我们都笑了。男女之间的变化就在此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的声音柔情万丈,她的柔情如水话语,让我们沉醉在一起,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肚子饿了,这可不是柔情能解决的,爬起来换好衣服,静波对着我办了个鬼脸,拉着我的手,走出卧室,用手轻轻指了指茶几下团在一起的小内裤,先掏出那张卡,揣进口袋,又轻轻的拿出内裤,轻轻的打开,里面一个小东西,电视里见过,是窃听器。我顿时紧张起来。
  静波大声说:刚才吃的好饱啊,不管了,今晚就和你睡一起了,反正也说不清楚了,我也离婚了,让国华那个大王八去死吧。说完示意我答应,我茫然的胡乱答应几声,静波拉着我故意用力关了一下卧室的门,又拉着我悄悄退出房间,轻轻的关上门后,拉着我快速下楼,急速的从小区后门出去,左拐右拐的穿过几条街道才停下脚步,进入一家饭店。
  我有太多疑问,可静波不让我说话,只是让我快吃,狼吞虎咽的吃饱了,我们走出饭店,我茫然的说:是回家还是去哪啊。静波幽幽的说:家是回不去了,时间还早,我们走走吧,你不想搂着我走吗?
  我心里一颤,一股柔情从心底升起,搂过静波的腰,并肩慢慢的走在大街上,静波无意的动了一下手臂,我本能的挑开捂住脑袋,静波大笑着一把挎住我的胳膊说:你呀,可真傻,傻的可爱。
  我恐惧的说:那你可不许撂倒我了,你变的太快,我,我有点怕你。静波停住笑声,靠在我的怀里,轻柔的说:要是他也怕我,就不会有今天了,唉!
  我真诚的说:静波,你和我是真心的吗?简单的一句话,让静波微微颤抖一下,有点茫然的说:我也说不清楚,我对你有好感,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爱你,我说不清楚,我的心里很乱。
  我的心变凉了,打了个冷战,漠然的“哦”一声,失落自卑的感觉让我低头不语,心里暗暗骂自己,太糊涂了,我和她的差距太大了,我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农民工,家在远方的山村,静波就如同这繁华的都市,虽然充满魅力和丰富多彩,可不属于我呀,我在流汗,冰冷的冷汗。
  静波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低头不语,我们的距离突然变得好远,让我望尘莫及,我低声说:请你把我的证件要回来,我该走了,我去另一个地方打工,白吃你的,我,我于心不甘,我是男人,能养活自己。
  静波停下脚步看着我,眼神复杂的很,小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舍得下我吗?我无奈的摇摇头,心酸的说:舍不下又如何呢,我配不上你呀,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是我太不自量力了,这偌大的城市容不下小小的我,对你,我只能说声抱歉,谢谢你给我的短暂快乐,我会记住的,明天我想拿到我的东西,我去警局等你,你忙去吧,我走了。
  说完我转身走开,我流泪了,为她而流泪,也为我自己而流泪,更为我的命运而流泪,我不敢回头,不敢停留,没有目的,也没有目标的大步疾走,我是在逃,茫然的逃,我不知道怎会走到静波的家附近,熟悉的建筑让我惊醒,我怎么走到这了,是我割舍不下这吗?这留下我的情和爱,这里有我的苦和痛,这里有我的幸福与耻辱。
  我长叹一声“唉”低下头转过身默默的走出几步,差点撞人身上,赶紧说对不起,抬头看见静波流泪的脸庞,我不觉呆了,她一直跟着我吗。
  静波“哇”的哭出声来扑进我的怀里,象受了无数委屈的孩子一样“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啊,呜呜……


第05章 互不服气
  男人啊,最怕这种温柔,我不仅搂住静波,给她男人的安慰,我们再一次拥抱在一起,我真想这样抱着她一辈子。
  我们依偎着漫步,说了好多话,我告诉她老家的山有多高,天有多蓝,水有多清,她告诉我是怎么从小喜欢散打,怎么考上警校的,我问她父母的情况,她摇摇头说:“在另外一个市里,离得很远。”
  其他就不说了,我也不好再问。
  半夜了,她才拉着我拐进一条小巷,路边停着一辆轿车,静波打开车门说:“快上来,我们走。”
  我越发糊涂了,也不敢问,坐进车里,被带到一个偏僻的老小区,我跟着她进入一栋楼,到了四楼,轻轻敲了三下门,门轻轻的开了。
  我没想到里面居然是刘局,我们进屋坐下后,刘局严肃的说:“静波啊,问题越来越複杂了,不仅牵扯到我们内部,市委市政府都有人参与,不过还好,省厅和省纪委已经同意了我的计画,明天就开始行动,肖健啊,由於特殊原因,我请你和静波一起参见行动,一切听从静波安排。”
  我蒙了,赶紧说:“刘局,我不是员警呀,我是普通农民工而以啊,办案的事我也不懂啊,还是找别人吧。”
  刘局微笑着说:“正因为你不是员警,才请你参加的,你的身份从现在开始,就是专案组工作人员了,清剿腐败份子,打击黑恶势力,你不想做英雄吗?”
  几句话激起我的豪情,大声说:“保证完成任务,刘局和静波都笑了。”
  刘局和静波单独谈了半天话,走出来说:“你的行动听静波指挥,你们早点休息,明天出发。”
  说完就走了。
  这是两室一厅的房子,我正疑惑是否主动要求和静波睡一起呢,静波红着脸说:“还不过来睡觉啊。”
  说完进入卧室,没有关门。
  我乐的屁颠屁颠的跑进卧室,从后面搂住静波,静波靠在我的怀里,闭着眼睛,轻声呻吟,我的手伸进吊带,揉捏那双傲人的双乳,好柔软,好有弹性,乳头翘立起来,我爱不释手的捏着撵着,静波呼吸急促,身体开始扭动。
  脱光衣服的我们紧紧搂在一起,静波身体软弱无骨,娇柔的扭动,我进入的瞬间,静波低吟一声:“嗯,好大,啊……好深,动啊,我要……”
  我挺动鸡巴快速抽插,没一会静波的叫声变大了:“啊……啊……肏我……啊……肏我……用力肏我啊……”
  如此淫荡的话,从静波嘴里发出,刺激的我更加卖力的抽插,这次我们做了好长时间,我的鸡巴一直坚硬无比,肏的静波高潮了三四次才射进静波体内。
  完事的我搂着静波,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赶紧说:“静波,我射里了,会怀孕吗?”
  静波往我怀里靠了靠娇声说:“才想起来呀,我带环呢,放心吧,肖健,我要是真怀了你的孩子,你会怎么办?”
  我毫不犹豫的说:“那还用说,娶你呀,给我生孩子呗。”
  静波激动的流下眼泪说:“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我紧紧搂着静波激动的说:|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静波捂住我的嘴,狠狠咬了我一口:“能干的坏蛋,我已经被你征服了,好爱你呀!”
  我太激动了,她说爱我了,我亲吻静波的额头说:“静波,我爱你,真的爱你。”
  无限的柔情让我们犹如新婚的夫妻一样恩爱,甜蜜的进入梦香。
  第二天,我们换上早准备好的衣服,静波递给我一个包,打开一看,是新的身份证还有一张银行卡,静波告诉我,从现在开始,我的名字叫李青山,她叫季晓秋,逼着我记住各种资讯,家庭住址啊,等等。
  我是怀着激动的心情和静波,不,是晓秋一起踏上去往F市的飞机,心里暗暗惊喜:“我是特工了,哈哈,我以后可就是007了。”
  还有静波陪在身边,我飘飘然了。
  我们以夫妻名义住进酒店,我是头一次住这么高级的酒店,一切都感觉新奇,看看这,摸摸那,静波看着我不住的笑。静波开始交代我干什么,首先我们要调查一家公司,静波告诉我,这是他们的一个洗钱的窝点,说良心话,我哪懂这些啊,只能听静波安排了。
  豪华夜总会里,我和静波坐在角落里,喝着红酒,眼花缭乱的灯光让我晕头转向,静波小声说:“这里的老闆就是他们的人,我们这次就是要摸清这里的情况,让我注意观察。”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剃着光头,脖子上一条金光闪闪的项炼,从外面进来,服务员都鞠躬敬礼。静波眼里露出兴奋的光,小声说:“就是他,都叫他三哥,一会我们跟上去,你要小心了。”
  我的手心都紧张出汗了。
  那个叫三哥的转身上楼了,静波小声说:“你在这等我,我一会上去,记住,二十分钟我要是不下来,你就赶紧走。”
  没等我开口,静波已经轻飘飘走了过去,很自然的上了楼梯。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了,紧张的看看手錶,期盼着静波早点下来。突然耳边传来熟悉的冷冰冰的声音“蠢货”我的心一下凉了,这冷冰冰的声音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本能的想逃跑,可静波还没下来,我的冷汗直流。
  慢慢的回头看见就在身边,不知何时一个冷艳的美女,冷漠的注视着我,我不仅打了个冷战,惊恐的说:“你,你怎么在这?”
  还是冷冰冰的声音:“在等你呀,蠢货,吴静波更蠢,陈玲算是白死了,唉!你们愚蠢的打乱了整个计画,想让吴静波活着下来,赶紧非礼我。”
  我又蒙了,这他妈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可能非礼她呀,就在我茫然不觉的时候,她已经靠了过来,根本没给我有反应的机会,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接着大叫:“耍流氓啊,抓坏人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把自己的衣服撕扯一条口子,半个乳房露了出来。
  这声尖叫立刻引来众人的目光,我被打的眼冒金星,管不了那么多了,抡起手还没打过去,她已经扑进我的怀里,和我扭打在一起,看似扭打一起,其实是她一直在打我,我被激怒了,可就是一下也没打到她,整个大厅爆炸了,尖叫声起哄声不绝於耳,楼上跑下几个彪形大汉,已经逼近我们了。
  乱套了,混乱中她清晰的声音;“快跑,蠢货。”
  我没时间考虑那么多了,甩开她就跑,一个大汉挡住我的去路怒骂:“肏你妈屄的,敢在这里撒野,活腻歪了。”
  挥拳就打了过来。
  我全凭本能反应,低头躲过拳头,抬腿就是一脚,可能是被逼急了的原因,这脚又快又狠,正踢在他小腹上,一声惨叫,这个人萎缩的地上,其他人已经围了上来,我是豁出去了,我胡乱的挥动双拳,不让他们靠近。
  这时我看见静波跑了下来,后面的三哥捂着满是血水的鼻子的喊:“抓住那个娘们,快呀!”
  静波挥拳打倒一个大汉,我也拼命的扑过去撞到一个,静波拉着我夺门而出,撒腿就跑,身后七八个人追了出来。
  跑出不远,一辆轿车停在我们前面,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大喊:“进来,快!”
  我们不假思索的钻进轿车,轿车象里弦的箭一样飞驰在大街上,左拐右拐的,不知道开出多远才在一个偏僻的小巷里停下。
  我这才发现静波脸色苍白,嘴角在流血,心疼的我差点掉下眼泪,关爱的给静波擦拭血迹。静波喘息着对开车的冷艳美女说:“谢谢你,你是什么人?”
  冷冰冰的回答:“我是省厅二处的卧底,因为你们我已经暴露了,谁让你这么干的,简直蠢透了。”
  静波恼怒的说:“我如何办案,不需要你说三道四吧,我好没有证实你的身份呢。”
  我紧张的说:“上次就是她带人抓我的,要不是我跑得快,她手下就把我杀了。”
  静波立刻紧张起来,紧握双拳。
  冷艳美女冷冰冰的说:“不要怀疑了,哼哼,你跑的快,我要是下车追你,就凭你这蠢货,能跑的了吗?可惜陈玲用生命换来的东西,被你给当务了,那天你要是都交出来,早就把他们绳之以法了,下车。”
  我们下车跟在她后面,静波挡在我的前面,保持着警惕,她是怕我受伤害呀,我的心里暖暖的。冷冰冰的声音:“废物,躲在女人屁股后面不觉得丢人吗?看来你们局是没人可用了,刘老头居然让一个无辜的废物加入专案组。”
  我愤怒的刚要发作,静波已经开口了:“请你尊重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艳美女冷笑一声说:“我不过说实话而已,用得着这么护着吗?看你们的样子不像执行任务,倒像度蜜月的。”
  我想不到,一个美女说话怎么如此尖酸刻薄,气得我怒哼一声。冷艳美女停下脚步指着一个破旧的楼房说:“到了,上楼。”
  也不管我们是否同意,直接上楼了,静波沉着的拉着我的手,跟在后面,上到顶楼,进入房间。
  里面乾净整齐,简单的几把椅子,一张桌子,一个笔记型电脑,两间卧室,一个卫生间,厨房和阳台连在一起。
  冷艳美女坐下说:“吴静波,你先给刘老头打电话证实一下,我叫刘影,从现在起,我是组长,你们听我指挥。”
  静波十分不瞒的拨通刘局电话,说了情况,我看见静波不住的皱眉,样子十分难看。刘影仍然冷漠的一言不发。
  挂断电话,静波不情愿的说:“知道了,你说吧,有什么指示。”
  刘影冷漠的说:“这个案子太棘手了,我们已经很被动了,你们过早的暴露意图,是不对的,我们必须从新思考下一步行动方案了。”
  静波反驳道:“我的行动没有问题,关键是他们早有防备,这出乎我的意料了,你说说你的计画吧,卧底两年也没拿到罪证,哼哼。”
  刘影怒目而视的说:“你少说风凉话,要不是肖健,我们早就成功了。”
  我恼怒的说:“你们员警办案无能,关我屁事,到现在我都不清楚什么案子,费这么大劲干嘛,抓人搜查不就完了,把我牵扯进来干嘛,害得我有家不能回。”
  “对了,静波,我忘问了,我跟着你们有工资吗?”
  静波和刘影同时看着我,静波说“废话”刘影说“白癡”这回好,都沖我来了,这俩女人我都惹不起,只好闭嘴。
  刘影冷冷的说:“这个案子非同寻常,搞不好会引起动乱的,你们市局几乎都是他们的人了,当然有些是敢怒不敢言,市委市政府都有人参与,更可怕的是省委和上面也有人为他们充当保护伞,他们垄断了全省的娱乐物流行业,开设底下赌场,走私,侵吞国有资产,贪污腐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静波无奈的说:“是啊,我们掌握的情况,只要上报,就会被压下,真是可悲呀,我的情况你也瞭解,这案子破获后,我还能回去吗?”
  刘影冷漠的说:“不就几张光屁股的淫照吗,你比我们幸运多了。”
  静波红着脸说:“你说的太轻松了,要是你也和我一样被拍那种照片,每个同事都看见了,你什么心情,你还是女人吗?”
  刘影也激动的说:“照片算什么,又没真的轮奸你,你知道陈玲为此付出多大代价吗?为了拿到那些东西,陪过多少人上床,受尽多少侮辱,冒死扔出去,却被肖健贪心的拿走,你知道陈玲死的多惨吗,被轮奸后,用一个铁锨把,从阴道插进去,从嘴里窜出来,你们知道吗?当我看见我的战友淒惨的死去,我想杀人,杀人你懂吗?”
  我和静波都被震惊了,沉默无语,更加感到责任重大。静波温柔的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第06章 我算是被强奸吗
  刘影平息一下激动的情绪说:“现在我们已经在明处了,据我掌握的情报,核心机密在在一个叫海哥的别墅里,离这里一百多里路,不过那里防守非常严密,也是几个重要人物碰头的地方,要想办法进去才行。吴静波,那个U 盘里都是什么东西,你介绍一下。”
  静波认真的说:“里面都是资料,不过那说明不了什么,都是用代号标注的,我想光碟里应该有相应的说明,你看见光碟内容了吗?”
  刘影沉思一会说:“我没看见,不过不仅有相关的说明,还有一些领导的把柄在里面,现在都转移到海哥这里了。”
  我疑惑的问:“海哥是谁呀,干什么的呀?”
  刘影不耐烦的说:“是上市公司老总,大老闆,身价过亿,看见这么多钱,更想拿走了吧。”
  我脸通红,这娘们怎么老是揭我短啊。静波平静的说:“何必总是挖苦他,他不过是普通农民工而以,再说了,他并没有拿钱跑啊,他现在也是我们的战友啊。”
  刘影一撇嘴说:“战友?别牵后退就不错了,郎情妾意的,真怀疑照片的真实性。”
  静波被激怒了,大声说:“你说话注意点,小心对你不客气。”
  刘影轻蔑的说:“就你那花拳绣腿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俩人都站了起来。我赶紧说:“行了,事没干成,先窝里斗了。”
  俩人怒气冲冲的坐下,过了一会,刘影说:“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事做,干事小点声,别影响我。”
  我真想给她一个耳光,这屄娘们说话太他妈难听。静波满脸通红,愤怒的说:“你嘴巴乾净点. ”俩人又要打起来,无奈的我只好拉着静波进入卧室。
  静波气鼓鼓的坐在床上说:“真受够了,什么东西。”
  说完捂着肋下,皱了皱眉。我赶紧过去关爱的说:“静波你受伤了吗,严重吗,快让我看看。”
  静波撩起衣服,一块淤青,我心疼的说:“快躺下,我用热毛巾给你敷敷。”
  说完走出卧室,进入卫生间,把毛巾用热水沁湿,投了投,走出来看见刘影冷漠的看着我,我小声说:“静波受伤了,我给她热敷一下。”
  说完进入卧室。
  静波已经脱下衣服,只穿条内裤,躺在床上,我坐在静波身边,小心的把热毛巾敷在淤青的地方,静波轻声的呻吟几声。刘影进来了,看看静波的伤,冷漠的说:“我以为多大伤呢,真娇气,说完放下一瓶红花油转身往外走去。”
  静波突然夸张的呻吟:“啊,有人疼真幸福啊,好舒服……啊……”
  刘影“哼”了一声“装屄”大步走出卧室。我不觉感概“女人啊,真是难懂”轻柔的为静波热敷伤痛,静波娇声说:“和我做爱,我要你。”
  我惊讶的说:“静波,你有伤,不能这样,快休息吧。”
  静波抚媚的说:不“吗,就要,我要你肏我,给我大鸡巴。”
  这刺激淫荡的语言让我又惊又兴奋又紧张,鸡巴不听话的硬了。静波脱下内裤,隔着裤子抚摸我的鸡巴,娇声说:“硬了,好大,想肏我了,来呀,来肏我呀。”
  无需多言,快速脱光衣服,握着鸡巴,对着静波阴道轻轻插了进去,开始有点乾,慢慢的湿润了,我怕压着静波的伤处,便架起静波双腿,挺动坚硬的鸡巴“咕叽咕叽”的肏弄。
  静波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淫荡:“啊……啊……大鸡巴真厉害,肏死我了,啊……啊……我的男人真能干,啊……啊……屄好舒服啊……再用力肏我,啊……肏到里面了,舒服啊……啊……我来了,啊啊……”
  我好兴奋,好紧张,这么大的叫声,刘影不可能听不到,一种异样的刺激让我的鸡巴更加坚硬无比,可我不敢太用力,低吟着一下一下抽插。
  门被用力推开,刘影穿着内裤和乳罩恼怒的大声说:“发什么骚啊,一个破鸡巴让你大呼小叫的,让人休息不了。”
  我停下动作,惊慌的不知如何是好。
  身下的静波淫声说:“别停啊,肏我,我的男人就是能干,鸡巴好大好硬,肏的我好舒服啊,大鸡巴肏的我不叫不行啊,刘影眼红了呀,不信你试试呀!能肏死你,啊……啊……用力……我又高潮了,啊啊……”
  浑身颤抖,叫声淫荡。
  刘影冷哼一声说:“我见过的鸡巴多了,我倒要看看你的男人有多强!”
  说完一把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拖起来,扔到床上,甩掉内裤,跨坐我的身上,握着我已经半软的鸡巴,对准阴道坐了下去。
  热热的阴道有股吸力一样,让失去理智和意识的我情欲又一次高涨,坚硬的鸡巴被紧紧夹在阴道里,非常舒服。刘影开始扭动屁股,舒展自己健美的身材,就像一个骑手驾驭我这匹种马,动作越来越大,起伏的大屁股“啪啪啪啪”的撞击我的大腿根,淫水开始顺着鸡巴流到卵蛋上。
  刘影开始呻吟,甩掉乳罩,结实挺立的双乳上下抖动,刘影的身材和静波明显不同,静波是柔软丰满,皮肤白皙,刘影是健美的,带着强劲又富有弹性,静波是被动型的,刘影是完全主动型的,动作和节奏都由她主宰。
  刘影眼里露出火辣辣的光芒,猛地用力起伏几下“啊啊啊”的大声呻吟,俯下身抱住我,乳房紧紧贴着我的胸膛,浑身哆嗦,阴道强大吸力紧紧吸住我的鸡巴,剧烈的收缩,我低吼一声,精液喷射而出深深注入刘影的阴道深处,刘影的高潮强烈而悠长.高潮过后,刘影翻身下来,坐在我和静波中间,抱着双腿膝盖,任凭白花花的精液流出阴道,茫然的低声说:“好久没有男人让我真正高潮了,静波,你是幸运的,其实我恐惧高潮,害怕感情啊,普通百姓的生活,对我却是奢侈的遥不可及,你让我感觉到了我还是女人,早点休息。”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卧室,进入自己的房间.我不敢看静波,高潮过后的我非常惊恐,不知道静波怎么看我。
  静波靠过来,依偎在我的怀里,突然狠狠掐了我一把,恶狠狠的说:“以后不许再肏她,你是我一个人的,今天是教训她一次,你要敢在肏她,把你鸡巴揪下来,听见没有。”
  这算什么事啊,我突然有种被他俩强奸的感觉,苦笑着说:“你们是在拿我斗气啊,唉!可苦了的鸡巴了。”
  静波弹了我的鸡巴一下说:“苦啊,苦的流泪了,心里指不定多美呢,我的话不许忘了,搂着我睡觉吧。”
  第二天起来,刘影冷漠的眼光露出少许温柔,说话不在那么尖酸刻薄了。拿过一个大包,打开,里面居然有三把枪和一些我叫不出名的东西,静波熟练的拿起一把枪和一把匕首插进腰里,刘影也拿好枪械,又递给我一把,冷漠带着柔情的说:“拿好了,一会让静波教你怎么用,我去买吃的,你们赶紧准备。”
  说完快速下楼。
  静波教我如何瞄准,如何上子弹,如何使用,电视看多了,一说就懂了,可我心里非常紧张恐惧,这样子好像去玩命啊,我的手忍不住有点哆嗦,静波安慰我说:“不要怕,到时候你只要自保就行了,我和刘影能应付,记住,危险来临的时候,打不过就跑,千万别顾忌我们,知道了吗?”
  我低头无语,刘影买回吃的,我们吃完后,刘影严肃的说:“今夜我们行动,恐怕很危险,我和静波进去后,肖健隐蔽起来准备接应,拿到东西如果出不来,静波要以最快的速度用电脑发送给这个邮箱,我争取挡住他们,记住了吗?”
  说完递给静波一张小纸条.群山环绕的一处庄园,里面一栋三层别墅,别墅门口停着三辆豪华轿车,我们躲在山上,刘影用望远镜仔细观察里面情况,静波注视着周围,我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紧张的浑身是汗。
  夜幕降临了,刘影从背包掏出吃的递给我和静波,我们快速的吃饱,喝了水后,刘影说:“检查一下,十五分钟后行动。”
  紧张的我打着冷战说:“我……
  我想撒尿。“刘影瞪了我一眼:”
  快尿,鸡巴都用过了,害羞个屁。“我红着脸,转过身尿了一大泡尿。两个女人对望一眼,解开腰带,就在我的面前,露着大白屁股“哗哗”的也都撒了泡尿。提上裤子的静波狠狠瞪了我一眼,交给车钥匙说:“记住我们车的位置,一会好接应我们,别害怕。”
  看着两个女人矫健的猫着腰,快速向别墅跑去,我紧张带着兴奋,趴在地上,紧紧握着手枪,心跳加快,突然想起,我不会开车呀,只开过拖拉机,想叫已经来不及了,愤恨自己没学车。
  好静啊,静的能听见心跳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汗水已经湿透了我的衣服,怎么样了,会不会出事啊,我焦虑起来,突然,几声清脆的枪声划破沉寂的夜空,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不好,被发现了,我该怎么办,沖过去还是等她们出来,又是几声枪响,快速跑过去。
  快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已经听见里面的怒骂声和打斗声,我掏出匕首,把门前轿车的轮胎先捅破后,端起枪沖进大门,一楼有几个人正躲在楼梯旁向上举着抢,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嘭嘭”就是两抢,一声惨叫,有人回身对我举枪。
  我本能的扭身闪出大门,子弹从头顶“嗖”的一声飞过,吓的我躲在墙边也没看,抬手对屋里又是两抢,又一声惨叫,里面已经打乱套了,惊呼声,怒骂声,抢声交织在一起。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