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无法平静】 19

十九、挑衅

  总算保住了这片空地,对我们来说已经很成功了,以现在的形式来看,公司
一两百万利润不问题,今年收回成本也没问题,但是,说心里话,我们都不服气,
心里压着火。

  我们又研究了一下,觉得还是先稳步发展为好,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提升服务
质量和管理水平上,晓月更加刻苦,每周培训各部门经理,刘姐把精力投入饭店
经营上,江华的业务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工程部在大奶子和民工头的努力下,
得到了空前发展,业务涵盖了土建,装修,水暖改造等等。

  那边的酒店也改造的差不多了,我一次没去看过,也不想和他们有任何关系,
无奈呀,关于我和晓月的谣言从后勤处传出,各种版本都有,有说晓月和我先有
奸情,逼走我老婆的,有说晓月是二手货,我是收废品的等等吧。

  这些谣言让我和晓月非常恼火,不能解释,越解释越乱,好在江华知道事情
真相,我的这些姐们们才没跟着起哄。

  我知道这是娜娜和李处长搞的鬼,我是无所谓,就怕晓月承受不了这个压力,
没想到的是,晓月经过一个月的低迷后,完全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了,每天和我同
出共入,显得很幸福。

  对我来说,我是幸福的,父母和女儿已经接受了晓月,我们也正式同居了,
每周都会在家里几天,自然的我不在睡沙发,女儿经常缠着晓月,晓月对女儿充
满了母性的慈爱。

  新酒店就要开业了,我们心里都不是滋味,晓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他
们开业的那一天,和我举行婚礼。

  婚礼的筹办很简单,我们也不想办的多隆重,江华可是忙坏了,已有时间不
是陪晓月买东西,就是和我妈张罗婚礼用品,大鹏乐呵呵的帮我们跑前跑后,我
真的很感激他们,晓月对他们也非常感激。

  把晓月的父母请来了,说实话,她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开始对我印象不是很
好,对我父母也有点冷淡,尤其知道我有孩子,更是满脸无奈,我没有做作,也
没有低三下四,只是真诚对待他们,我爸妈也是很客气,慢慢的,他们的观念转
变了许多。

  在婚礼的前一天,新岳父岳母和我谈了一次话,我毫无保留的把我们的经历
和相爱的过程说了一遍,听的他们为之动容,岳父语重心长的对我和晓月说:你
们走到今天不容易,都经历过挫折,我看的出来。青林是一个重感情,实实在在
的人,我和你妈也就放心了,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感情和家,我们
祝福你们。

  我和晓月都很激动,也很感谢他们对我们的祝福。婚礼人不多,在一家比较
干净的饭店,吃了顿饭,就算正式结婚了,我没想惊动公司里的人,只有大鹏和
江华参加我们的婚礼。

  下午,我们正在家里聊天,气氛喜悦轻松,电话响了,一看,是刘姐的,赶
紧接通,刘姐带着恼怒的声音:王总,都知道你和刘总结婚,可没想到是今天,
你们捂的够严啊,怎么,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姐妹还是咋的呀。

  我赶紧解释:不不,刘姐不要误会,我们是不想惊动大家,那边今天开业,
人多嘴杂的。刘姐大声说:这事我也没办法,众姐妹可不答应了,你知道她们在
干嘛吗?在布置饭店呢,今天晚上你怎么办吧,我不想多说,我理解你们,可我
无法做通她们的工作,你和她们说吧。

  里面传来大奶子的声音:经理,别废话,赶紧过来和大家一起热闹热闹,都
等你们呢,不了就一直等下去,你们看着办。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我看着晓月,晓月无奈的说:盛情难却呀,唉!还是去吧。江华也说:管那
个干什么,姐们们也是一片心啊,走吧。

  我爸妈和岳父岳母不去了,晓月换上一套晚礼服,我换上西装,和大鹏江华
刚要走,女儿跑过来抱住晓月大腿,撒娇的说:阿姨,我也想去。说完渴望的抬
头看着晓月。

  晓月抱起朵朵,江华在一旁说:傻孩子还叫阿姨,快叫妈妈,女儿看看晓月,
看看我,又看看爷爷奶奶,稚嫩的叫了句「妈妈」紧紧搂住晓月的脖子,头靠在
晓月怀里,两滴清澈的泪滴,滑落的晓月的胸前。

  晓月紧紧抱住女儿,激动的流下眼泪,温柔的答应「嗯,好孩子,妈妈好幸
福」在场的所有人,无不为之感动,我妈早已泪流满面,岳母也擦拭泪水。

  爸爸激动的说:我们总算松了口气啊,今天我们在家和亲家好好喝几杯,说
完看看我妈,我妈激动的说:好好,今天就让你喝。

  岳父指着我爸笑着说:亲家公是惧内呀,哈哈,今晚我也破例,和你多喝几
杯。说完偷偷看了岳母一眼,我爸马上指着岳父说:别说我了,你呀,也怕老婆
吧,哈哈。

  大家都笑了,江华大声说:怕老婆好啊,看两位叔叔对幸福啊,哈哈。笑声
中,晓月抱着朵朵,我和大鹏还有江华,一起出门,开车来到我们自己的饭店。

  大门外,路两旁,众姐妹列队相迎,我们下车的瞬间,惊天的鞭炮响起,震
地的欢呼声响成一片,刘姐和大姐带着各部门经理,身着盛装迎出大门,这一刻,
我和晓月的眼睛都湿润了,都少感激的话都无法代替我们的心情。

  整个二楼不在招待其他客人,里面鲜花朵朵,众人把我和晓月簇拥在中间,
祝福声不断,幸福的微笑是我们最好的回报。

  朵朵可是乐坏了,众人都抢着抱,欢声笑语不断,大家还没坐好,主任带着
维修部的弟兄们赶来了,又是一阵祝福。

  江华大声说:主任你是白鸡巴混了,领导都被邀请参加酒店庆典了,就你没
人要,跑这来混吃混喝来了,丢不丢人啊,哈哈。

  主任老脸一沉,双手叉腰,对着江华就喊,娘们家家的懂个屁,请老子,老
子就是不去,青林的喜酒能拉下我吗,再说了,我对那些小妞不敢兴趣,就鸡巴
喜欢你这大屁股。摸一把那叫一个过瘾,大家说对吗?哈哈。哄笑声四起,大鹏
嘿嘿的傻笑。

  江华笑骂道:老杂毛,惦记老娘屁股啊,今天老娘高兴,你老东西来呀,看
你有多大胆。说完把大屁股对着主任。在哄笑声中,主任狠狠掐了江华大屁股一
把,一步跑到大鹏身后,大声喊:真鸡巴过瘾,哈哈哈哈。江华脸都不红,跳起
来就要掏主任下体,主任躲在大鹏后面求饶,笑声更加浓烈。

  气氛欢乐融洽,我和晓月给大家敬酒,朵朵骑在江华脖子上,美的小手一个
劲的拍。这些普通的男女,让我们感受到了真正的友情,晓月几次眼含热泪,幸
福是什么,不就是这种最平凡的感动吗?

  送走最后一波客人,朵朵已经睡在江华怀里了,就在这时,楼下上来几个人,
让我们的脸都阴沉起来。

  为首的正是张局长,李处长跟在后面。张局长皮笑肉不笑的说:哎呀,王总
大喜的日子,也不通知一声,我们酒店可随时欢迎你们啊,怎么样,新婚之夜在
酒店度过多浪漫啊,娜娜总经理特批,给你们打五折,大公司经理就是爽快,我
和李处长可是专门过来请你们入住我微笑着说:太感谢领导了,局长带着处长跑
腿,我真是万分荣幸啊,烦请两位领导转告你们娜娜经理,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可
享受不起高级待遇,对了,我们是平民吗,就用平民的称呼好了,应该叫你们经
理三婶才对,她男人毕竟年纪大了,应该尊敬才对,哈哈,刘姐通知所有人,一
定尊敬酒店领导,一律尊称人家「三婶」更有尊敬为三婶跑腿的局领导。

  俩人面红耳赤,尴尬的站在那,张局长打着哈哈「王总开玩笑了,呵呵,真
幽默,既然这样,我们就不打扰了,对了,三婶,啊,不是,娜娜经理让我转告
你们,有困难随时可以想她求助,我们走了。

  看着两个人狼狈的逃走,我出了口闷气说:这是挑战来了。江华小声说:青
林刚才这几句话可真牛屄,把两个王八蛋骂的无话可说。

  刘姐说:看来我们又要有事了,谁怕谁呀,晓月微笑着说:老公刚才表现很
好,不用担心,总有办法对付他们的。

  大鹏说:不理他们,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朵朵今天就带回我们家,明天
在给你们送回去,不早了,都回吧。

  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把晓月搂在怀里,温柔的说:晓月,今天我们真正成
为夫妻,你就是我老婆了,我好幸福。晓月羞红脸,幸福的看着我说:老公,今
天我很幸福,你知道吗,朵朵叫我妈妈的那一刻,我真的好幸福好温馨,老公,
答应我,好好经营我们的家。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