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无法平静】 18

十八,波澜起
吃饭了,我和刘晓月坐下吃饭,女儿在奶奶怀里不住的看刘晓月,晓月喂了孩子几口饭,女儿居然坐进晓月怀里,可把我爸妈乐坏了,我爸忍不坐在我旁边,在我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倒了杯酒,询问晓月的家里情况,晓月说了父母和家里情况,当然没告诉那段历史。
妈妈看见爸爸在喝酒,头一次没发火,只是笑着告诉爸少喝点。这才是家的感觉,我心里说不出的幸福,晓月的表情更加温柔,和爸妈聊的很开心。
不早了,晓月起来要走,我妈一把抓住晓月说:走啥走,外面黑灯瞎火的,能放心吗,就住这了,啊,你别误会,让青林睡客厅。
晓月无奈的只好留下,我在客厅沙发上,辗转难眠,几次想进去和晓月温存,都被理智打消了。
就算是公开了,没必要在隐瞒了,到了公司,我第一个和江华和大鹏说了,江华高兴的差点流泪,大鹏也激动的说:青林总算有老婆了,这个家才完整啊,我和你嫂子真心祝福你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呀?
我说在过几天,先把眼前工作做好在说。不用我在说,江华没一会就让所有人知道了,大家都羡慕加嫉妒的祝福我们,晓月更是面色红润,满脸喜悦。
送礼这事真他妈烦人,我把玉镯子交到骚娘们手里时,把她美的眼冒绿光,张局长嘻嘻哈哈的说:王经理多少钱买的,我把钱给你,我赶紧说:没多少,内部价,才两千多,以后在说吧。张局长客气的说:哪天到局里在给你,啊,你的事我会认真考虑的。
总算摆平一个,就剩李处长了,这小姐我可没找过,这可不能在请晓月忙吗了,愁死我了。
过了几天,我约李处长出去坐坐,他答应了,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真他妈要走这一步了,不知道晓月知道了会怎么样。
怪了,到了那天。李处长居然推辞有事不去了,我心里非常纳闷。接下来的几天,李处长好像忙啥大事一样,见不到人影,电话也不接,这可让我起疑了,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赶紧和晓月,刘姐,江华,财务大姐商谈如何进行下一步。
还没商量出结果呢,张局长笑着进来了,我们都站起来迎接,张局长说:那玉镯子多少钱来着,我忘了,我也没想那麽多说:两千多,哪天在说吧。
张局长掏出三千块钱放到桌子上客气的说:谢谢你,三千给你,你们以后买玉器都找王经理,他可有熟人,内部价呀,哈哈,你们忙,我还有事。说完走了出去,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葫芦里卖的啥药啊。
晓月冷静的说:坏了,可能要有麻烦了,刘姐赶紧打听一下,局里有什么事没有。刘姐开始打电话,财务大姐也打电话,最后结果出来了,后勤处要和一家大公司合作开发酒店。
我肏他妈,我说怎么回事呢,这是在和我挣啊,大家都沉默不语了,把我们的热情一下打消了,晓月眼圈都红了,这是她费劲心血想拿到手的项目啊。
晓月愤恨的说:知道哪家公司吗?财务大姐说:好像什么嘉美公司,老板是香港的。晓月脸色铁青,身体颤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把我吓坏了,赶紧问“晓月,你知道那家公司啊,你,你没事吧”江华紧张的给晓月倒了杯水。
晓月从牙缝挤出:是我原来的公司,老板就是娜娜的男人。我脑袋‘嗡’的一声,妈了个屄的,难怪呀,这是对我来的,愤怒的一脚把椅子踹翻,吓了刘姐,江华和财务一大跳。
更可恨的是张局长,他妈个屄的,给了我三千块钱,肏他妈的,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我们的心血就这样泡汤了?娜娜这骚婊子玩这手啊,不能认输,绝不。
气氛紧张沉闷,我拿起电话打给局长,局长在电话里无奈的说:小王啊,后勤处报告,成功招商引资,对方是一个大型公司,实力雄厚,你们实在没法和他们竞争啊,国家和上级也重视港商投资,你们也不要恢心,以后还有机会,不要影响大局,还是那句话,局里对你是信任的。。。。。。
我听不下去了,也听不进去局长又说了些什么,无力的放下电话,沮丧懊恼的坐下,一言不发。
江华气坏了,恶狠狠的说:李处长,走着瞧,别让我抓住把柄,妈个屄的。晓月更是异常愤怒,喃喃的说:他们实力太大了,我们无法竞争啊。刘姐低沉的说:看来这个项目我们要放弃了,不过不能这样便宜他们,这个后勤处啊,得想办法教训他一下。
我心里不服气,可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不是简单的商业竞争问题,里面夹杂了太多我们之间的恩怨,又不能说明白了,真他妈窝囊。
刘晓月冷冷的说:我们在好好核算一下,拿不到,也不能便宜他们,把给局里的提留提高,另外请大姐继续打听他们合作方式和具体规划,刘姐密切注意其他动静,可不能让他们钻空子,提高警惕,我有种预感,他们不只是要建酒店,我们旁边的大片空地该早动手了,你检查一下合同,看看空地的归属权。
刘姐说:合同里没具体提空地,但是,归属是仓库范围,这是个漏洞啊,如果我们不及时开发或者占用,可说不清楚啊。
刘晓月冷静的说:江经理,你马上想办法去集装箱管理处,要废弃的集装箱,越快越好,把那占上,以低价,向局里家属出租,变成一个特色的小吃城,在让卖海鲜的大姐联系几家渔船,不要多,实行全开放的政策,马上变成事实,如果局里出面,让这些家属闹,这也是服务公司的宗旨,局里也不好说什么。
业务部马上动员起来,告诉大家,这是抢地盘,我们的优势别人比不了。经理马上争取各处的支持和信任,就打为他们家属谋福利的牌,要快,我知道他们公司办事效率是非常高的,我们只能从基层下功夫,他们的公关能力是我们无法比的。
江华干这种事是非常有能力的,没一会,众姐妹的电话已经打给她们各个部门的老公和亲属,江华更是坐在集装箱管理处长的办公室,逼着他批准我们用那些集装箱。
动起来了,全局都动起来了,各种舆论沸沸扬扬的,大家争着要地方,经商的大潮已经让这些普通工人和家属早就蠢蠢欲动了,谁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几十个集装到位了,我和主任实话是说了,主任非常气氛,马上派弟兄们带着工具过来了,大鹏把在家休班的弟兄也打电话请来了,少有的热火朝天,业务部门口报名要地方的排起了长队。
这种时候,晓月和刘姐的组织能力和应变能力充分显示出来,财务紧张的做各种预算和统计,江华在业务部讲解公司的政策,不时的挑拨后勤处和大家的关系,大家早就对后勤不瞒了,各种劳保和福利,严重抽条,全局都开始发牢骚。
都快干完了,张局长和后勤处长才赶过来,下车大喊“停停,谁让你们在这放集装箱的,都给我停下”
众人看了我们主任一眼,主任一声不响,这些弟兄谁会买他们帐啊,又不归他们管,继续干活,电焊的电焊,喷漆的喷漆。可把张局长和李处长气坏了。
张局长大吼“反了,都他妈反了,开,开会,开现场会”拿起电话就打,毕竟他也是副局长,一会功夫,局长和各处处长,各部门负责人都来了,看着眼前的情况,谁也不说话。
李处长先开口大声责问集装箱管理处长:谁批准你给他们集装箱的。这位处长也不含糊,大声说:我是按照局里会议精神办事,上次局长交代我们都要积极配合服务公司,大力协助,这些废弃的集装箱放我那还占地方,给服务公司为职工家属某福利,错了吗?你算哪颗葱啊,你有什么权利说我。
局长阴沉着脸没有马上表态。张局长大声对我说:你随便占用后勤处的地,请示了吗?维修部利用工作时间为服务公司干活,谁允许的,你们眼里还有局领导吗?
我冷漠的说:张局长,你搞清楚,这片空地的我们承包仓库范围内的,怎么开发的我的事,我有自主经营管理权,不劳你过问。
主任更是恼怒的说:你们后勤部门好意思说呀,荒废这么多年了,自己没能力为职工干事,人家服务公司干了,你们却跳出来阻挡,还要问问局里啥意思呢,我这些工人都是放弃休班,自愿来的,我管不着。
张局长气的直咬牙,李处长面色灰白,极力辩解道:这空地连那边的空地,处里正和外商洽谈合作开发,你们这是破坏招商引资。
我冷漠的说:李处长,你招商可是开发招待所,这可不包括这里呀,你汇报了,局里批准你在这开发了吗,这是我的地方,你无权利用。
张局长和李处长铁青着脸,李处长愤怒的说:我招商是按政策办的,人家是大公司,实力雄厚,你们把破集装箱放这里算什么,影响局里形象,人家公司规划的可是在这建立餐饮娱乐城,人家有资金有人才,你不就有一帮娘们吗?凭什么占这地方,我坚决不同意。
一句话惹起众怒了,江华第一个站出来大声说:李处长,你嘴巴干净点,娘们咋了,娘们是为局里职工着想,餐饮娱乐城咋了,能给职工家属解决就业吗?谁不知道你呀,离开娘们你都活不了,肏,装个鸡巴。
李处长大怒,指着江华就喊:你,你个大屁股,你,你把各处处长都迷惑住了,你,你,你们服务公司就是一群骚娘们,能干什么大事。
一下炸营了,我这群娘们怕过谁呀,呼啦就围住李处长,七嘴八舌开始大骂,局面眼看失去控制了,吓的张局长开始往后缩,李处长就像泼妇一样和众姐妹对骂,他怎么可能是这些娘们的对手啊,汗都下来了,要不是局长大声制止,恐怕得挨一顿暴打了,我心里这个解气,看见晓月也露出笑意。
局长大声喊:安静,不要骂人,今天就解决问题,要相信局里。局长阴沉着脸,对身边的各处处长说:你们什么意见,都发言。
各处处长早就看不惯张局长了,更烦李处长,加上各处都有职工家属想在服务公司做买卖,基建处长,综合处长,集装箱管理处长,都发言表示支持服务公司,大家开始七嘴八舌议论。
我心里真的很感动,人心啊,我获得了人心,这是多么宝贵的财富啊,也为我以后努力方向和方法,奠定了基础。
在众人的怒视下,张局长也点头同意了,把李处长一个人嗮在一边,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局长拍板,决定由我们继续经营,众人一片欢呼。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