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无法平静】 14

  十四、他在看着我肏他老婆

  懊恼痛恨,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个地方手机连信号都没有,附近一个人也没
有,面对大海荒滩,我感觉到孤独和无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没有扔掉贝
壳,揣进兜里,无奈的往回走。

  走了三个多小时,才搭乘一辆拉沙子的货车回到公司,已经快下班了,累的
我筋疲力尽,双腿麻木。面对江华的疑问,我只是摇头,一句话也不想说,丢人
啊。

  不管刘晓月怎么样,可还是要坚持上的,拖着麻木的双腿,进入教室,坐在
位置上,心里真不是滋味。

  刘晓月进来了,仍然穿着那身套裙,仍然气宇轩昂,进来先往我这看了一眼,
有种是笑非笑的感觉,仍然用甜美的声音讲课,我努力静下心听课,强忍着倦意,
把课听完。

  一切还是老样子,她站在门口,我还是最后一个走到她面前,她还是那样注
视着我,我没有说话,默默的掏出贝壳,放在她的手中,低着头走出教室。

  甜美带着喜悦的声音「等一下,我送你」我默默的等着她,和她一起坐进车
里,车子慢慢行驶在路上,刘晓月低声说:没想到你还不贝壳给我带回来了,你
恨我吗?我摇摇头无力的说:不恨,就是累,太累了,人活着太累了。说完闭上
眼睛,两滴清泪,无声的滑落,我心里说不出的苦楚和惆怅。

  车无声的停下了,出来轻声的哭泣,我睁开疲惫的眼睛,看见刘晓月趴在方
向盘抽泣,说不出的凄楚,抖动着双肩,是那么孤寂和凄凉。我说不出的心疼,
弱弱的说:你怎么了?别,别这样好吗?我,我,唉!

  刘晓月慢慢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擦干泪水,注视前方,哀怨的轻声说:是
啊,太累了,活的太累了,真想歇歇,可惜呀,我们没人能真正停下来,你能告
诉我为什么我把你丢在海边不恨我吗?为什么还把贝壳带回来送给我?

  我感叹的说:恨多了,也就麻木了,体会过恨的伤痛,何必还让恨左右我们
的人生呢,我现在才体会到,我以前的生活其实没有目标,很茫然,因此我才失
去了幸福,现在我有目标了,为了目标而努力,生活变得有意义许多,尽管有许
多无奈,我已经不在乎了,今天的贝壳,不就是我的目标吗。走到路有多长我不
知道,给你捡贝壳,是我的承诺,我想也是我应该做的,你说对吗?

  刘晓月沉默了一会说:是的,何必在痛苦中生活呢,曾经的梦想是那么飘渺,
成功也罢,失败也罢,只要用心努力了,都是充实的,你们公司那个江经理,我
不用猜就知道,她是快乐幸福的,有时候我真羡慕那些平庸的普通人,活的真实,
活的踏实,不用勾心斗角,敢爱敢恨,比我强多了。

  提起江华,我不无感概的说:是的,她是我最好的,目前也是唯一的朋友的
老婆,和她在一起,你想愁都愁不起来,好人啊。

  刘晓月看了我一眼说:真正的朋友不需要太多,走,去我家。我心里一惊,
去她家?这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点恐慌,有点惊喜,
有点犹豫。结结巴巴的说:这,这么晚了,不,不太方便吧。

  刘晓月用带着几分轻蔑,几分戏弄,几分调皮的声音说:你不是在追我吗?

  这就胆怯了,去还是不去,说句痛快话。

  我心一横,大声说:你都敢让我去,我怕啥呀,走,车启动,平稳的驶进一
个小区,停好车,我跟着刘晓月进入电梯,在9 搂停下,出了电梯,刘晓月打开
房门,我跟着进入,灯开了,这是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宽敞的客厅,乳白色
真皮沙发,白色茶几,白色门窗,显得干净明亮。

  刘晓月甩掉鞋,赤脚走到沙发前坐下对我说:你打算站在那一夜吗?过来坐
呀。我神情紧张的换好拖鞋,坐在刘晓月身边,浑身感觉不自在,阵阵醉人的体
香扑鼻而来,昏昏然不知所措。

  刘晓月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得的悠荡着小脚,轻松自然的说:你就这样追我
吗?不想说点啥吗?我紧张的说:这个,我,我是追你,追你去我那工作,这个,
你答应好吗?我是诚心的。

  刘晓月歪过头,紧紧盯着我说:就这一个目的?你不想追我这个人吗?你不
是说我美吗?你在骗我对吗?

  我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变化总是太突然了,红着脸说:不是的,
是的,这,唉!我是诚心请你去我那里工作,也是真的感觉你很美,我,我也想,
也想追你的人,我,我不知道。说完低下头不敢注视她的眼睛。

  刘晓月「嗤嗤」的笑了,戏虐的说:哪像结过婚的人啊,得了,今天把你累
惨了,特许你在我的卫生间洗个热水澡,快去吧,别等我后悔。

  我心里有种狂喜,有种冲动,她让我进家,还让我洗澡,那么接下来?下体
不自觉的硬了,红着脸,快速进入卫生间,激动的喘息不断,暗暗掐了大腿一把
「是真的」温热的水流洗去一身的疲劳,胯下的鸡巴更是雄赳赳气昂昂的高高撅
起,不安分的跳动。过了条浴巾,忐忑不安的出来,猫着腰,掩盖支起的大包。

  刘晓月捂着嘴笑着说:丑态毕露,装腔作势,男人本色都一样,该我洗了,
身上都是汗味了。说完进入卫生间。

  我激动兴奋,不安怀疑的傻坐在沙发上,耳朵不自觉的听着里面传出哗哗的
水声,不自觉的幻想刘晓月的裸体,鸡巴热呼呼的,耐不住寂寞的跳动。

  她出来了,出浴后的她有点懒散的样子,更加显得抚媚多情,浴巾上方的乳
沟,更加凸显女人的性感和魅力,皮肤白散发着柔和的光润,我不觉看痴了。

  刘晓月挨着我坐下,拢了拢秀发,潇洒的一甩头,仍然用戏虐的语音说:我
美吗?你仔细看看,可别看花眼了。

  我痴迷的注视着她迷人的眼睛,没有眼镜,更加看清清澈的,露着春情的眼
光,慢慢的凑过去,近在眼前,闻着阵阵诱人的体香,温柔的轻声说:美,太美
了,美的让人心醉。

  轻轻的吻住娇艳的红唇,慢慢的吮吸,香甜美妙的眩晕让我感觉呼吸困难,
她发出轻轻的娇吟,如同委婉的音乐一样动听,我的手轻轻的搂住她的香肩,凉
爽的皮肤如同绸缎一样,光滑细腻。

  慢慢的,我的手拉下她的浴巾,那双饱满的乳房弹起来,颤巍巍的惹人喜爱,
我的手好热,手心都是汗水,轻柔的握住一只高挺的乳房,爱不释手的把玩,轻
轻的捏住嫣红的小乳头,轻轻的捻动,慢慢的在我手指中变硬,突出来,如同含
苞待放的花骨朵,刘晓月轻声娇吟,吐气如兰。甜美的轻呼「抱我上床」

  没有人能拒绝这甜美的呼唤,抱起刘晓月柔软的娇躯,亲吻着她的脖子,几
步进入卧室,轻轻的放在床上,一口吃进突起的红艳艳的乳头,慢慢品尝,仔细
吮吸,久久不忍分开。

  刘晓月的娇躯是完美的,乳房饱满,没有江华那样夸张的大,蛮腰一定赘肉
也没有,春情盎然的肚脐下方,一颗红痣更加显得抚媚多情,阴毛有点稀疏,却
油黑闪亮,屁股大而不肥,修长的双腿匀称结实,腿间的肉缝,粉嫩嫩的,闪着
淫光的阴唇,微微开启,如同稚嫩的孩子的小嘴,展露着笑眯眯的淫情,等待我
的侵入。

  我压上去,鸡巴抖动着激情,在阴唇轻柔的热吻下「吧嗒」一声整根而入,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紧紧搂抱在一起,鸡巴在温暖湿润的体内跳动,
阴道轻轻的抽搐几下。刘晓月轻柔的呻吟「嗯,嗯嗯,好充实啊,它在里面动呢,
啊,好舒服啊。

  我低吟着,慢慢抬起屁股,感受鸡巴被阴道吮吸一样的快感,在猛的插入,
反复几次,刘晓月已经迷乱了,娇吟声更加动听。

  身下娇吟不断,扭动着的柔软的娇躯,让我体验到男人的雄伟和阳刚,淫水
泛滥的阴道,被我无情的蹂躏「呱哒呱哒」的抽插声「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呻
吟声,粗重的喘息声,如同交响乐一样鸣奏着激情的旋律。

  刘晓月呻吟着轻声说:嗯嗯,舒服,嗯,我,我美吗?嗯嗯,我,我好吗,
嗯嗯,喜欢要我吗?嗯嗯,啊。

  我挺动鸡巴,喘着粗气说:美,美,啊啊,好美,啊,我要你,要你呀,啊,
我,我也舒服啊。

  刘晓月眼里冒出欲火,拍打我屁股几下「换个姿势干我,我要你肏我」我兴
奋异常,这样的女人说出让我干她,要我肏她,这不是简单的感官刺激,而是发
自内心的刺激。

  刘晓月撅起大白屁股,厥的高高的,流着淫水的嫩屄一张一合的邀请我的鸡
巴肏它,我如发情的雄狮一样,挺着大鸡巴,凶猛的插入,猛烈的抽插,淫水流
到蛋上,随着强烈抽插,甩落在床上。

  刘晓月高潮一次了,撅着大屁股迎合我的肏弄,扭过脸发出狂野的淫叫「啊,
啊,肏我,我骚吗,喜欢我骚吗,啊啊,我要骚,啊,啊我要鸡巴肏我,啊,啊,
我要当一个大骚屄,啊,啊,舒服,啊,骚屄舒服,肏我,我要鸡巴肏我骚屄,
骚屄还要高潮啊,啊。

  我顺着她的眼睛,看见床头柜一个相框,里面一个男人正微笑着看着我们,
是他,那个肏我老婆的男人,在看着我肏他老婆。我心里冒出一种强烈的火焰「
啪啪」拍打刘晓月大屁股几巴掌,淫叫着:啊,肏你骚屄,啊,真他妈过瘾,这
屄真紧真骚啊,啊啊,屄动了动了,又肏高潮了,啊啊,我要射了,啊啊。狂叫
着射出火热的精液,刘晓月抽搐着,抖动大屁股。

  无力的躺在床上,我们看着天花板,默默无语,只要喘息声,空气弥漫着性
的气息。刘晓月幽幽的说:你后悔吗?后悔和我这样的骚货上床吗?知道我是什
么人了吧,我以不在清纯,懂吗,还要追我吗?

  我冷静的说:没有后悔可言,你是女人,我想追的女人,其他重要吗?刘晓
月转过头冷漠的说:我已经变了,我现在主动需要性了,我喜欢高潮的感觉,让
你看看我是什么人,你在决定是否还要追我。

  说完从另一个床头柜掏出一个盒子,打开拿出一个黑色的假鸡巴,在我眼前
晃动几下,轻蔑的说:看见了吗,我现在每天都需要这东西插我,就是肏我自己,
懂了吗?我是骚屄了,以后我还会找男人肏我,你还追我吗?

  我默默的搂过她,平静的说:半年前的我,一定把你踹下床,现在不会了,
我也不清纯,何必虚伪的要求我追的女人清纯呢,不管谁是你的男人,加入他满
足不了你,你难道没有追求高潮的权利和自由了吗?变的不是你我,是这个社会,
我还会追你,目的不是把你追到手里,而是追的上你。

  刘晓月突然翻身,骑在我的腹部,抡起假鸡巴就打,边打边喊「谁让你追我,
臭男人,干嘛追我,你毁了我的家后,为什么还要出现,谁让你这样执着的,该
死的,谁让你让我再一次心动的。愤怒的把假鸡巴摔到床下,扑到我的身上,失
声痛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