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惊变】 1~3

第01章 飞来的祸端
  繁华的都市边上,一片工业园区,整齐的厂房一排排矗立在园区里,周边的农村基本都拆迁了,这里是为了城市扩展的最佳位置,一条高速公路,贯通南北,交通发达。
  肖健是一个来自远方的打工仔,二十四岁的棒小夥子,已经在这打工两年了,每个月能挣三千来块钱,对於一个远方偏远农村人来说,已经不少了,他很满足。
  肖健身体结实,精力旺盛,工作勤快,大家都很喜欢他。
  为了节省开支,肖健在离工厂三公里的农村租了一间平房,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中午工厂管吃,早上随便凑合吃点,晚上自己一般吃麵条,省钱又实惠。
  肖健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唯一的爱好就是钓鱼,每周周六,肖健赶紧随便吃点东西,带着鱼竿,一个剩馒头,骑着自行车,到高速路一个涵洞钓鱼,涵洞连接高速两边的农田,不过农田已经废弃了,只有芦苇和杂草。
  这条沟渠水深不足一米,宽不足三米,里面的鲫鱼却非常多,偶尔还有一斤多重的鲤鱼,由於偏僻,目前只有肖健一个人知道。
  今天真是奇怪了,这都快一天了,就钓了三条小鲫鱼,肖健不觉有些懊恼,站起来左右看看,打算回家了,又有点不甘心,心里想:“在等会吧,回家也没事,反正明天周日不用上班。”
  坐在房东送的小折叠椅子上,注视着漂浮水面上的鱼漂,心里不知不觉想起老家的父母,前天爸爸到镇上亲戚家,给自己打电话,告诉他家里都好,姑姑一给他介绍物件,是山后村的,今年二十一,长的俊俏,女方父母已经松口了,答应过年回家就相亲,肖健心里美的不得了,虽然没见过人家,可心里还是无限憧憬。
  走神的肖健感觉手一沉,猛的惊醒过来,鱼漂早已沉入水里,绷直的鱼线把手中的鱼竿拉弯。心里一阵惊喜,“什么鱼呀,好大的劲”紧张刺激的握住鱼竿遛鱼,过了十多分钟,疲惫的一条大鱼被来到水沟边上,肖健惊喜发现,这是条大鲤鱼,怕是有三斤左右吧,从来没钓过这么大的鱼。
  肖健紧张的慢慢靠近,一手用力提着鱼竿,一手慢慢伸向大鱼,猛地按住鱼头,鱼拼命挣扎,把肖健弄的浑身是水才把鱼提上来,高兴的放进鱼篓,兴奋的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脱下穿在身上的工作服,搭在旁边的芦苇上。
  接下来连着钓了七八条,有大有小,不过最大的也就半斤左右,可肖健还是非常高兴开心。天已经快黑了,讨厌的蚊子开始叮咬,肖健满意的收起鱼竿,拎起沉甸甸的鱼篓,笑呵呵的正美着。
  突然从高速飞来一个东西,正砸在肖健后背上,差点把肖健砸进水里,疼的肖健张嘴大骂:“谁他妈瞎了。”
  无人回应,肖健快速爬上涵洞,高速上这样飞驰而过的车流,不觉懊恼的回到水沟边,捡起砸在自己身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女士挎包,不大很精緻,肖健疑惑的打开,心里一阵狂跳,里面起码有两万多块钱,紧张的左右看看,没想那么多,拿起鱼竿,拎着鱼篓,快速的跳上自行车,在田间小路上飞驰。连工作服都忘拿了。
  跑回家,先把包仍在床底下,把鱼送到房东那,随便和房东说了几句话,就回屋了,关上门,从里面插好,紧张激动的拿出包,又不放心的拉上窗帘,颤抖的掏出里面的钱,仔细的点啊点,点了好几遍,天啊,两万三千二百块钱啊,这可是自己一年才能挣到的,喜悦兴奋的肖健坐卧不宁。
  突然想到,这不是自己的钱啊,应该还给人家才对呀,这可不道德啊,又想,我又没偷没抢,是高速上飞下来的,干嘛还给人家。思想反复做斗争,焦虑异常。
  最后大定主意,先放一个月,要是有人来找,就还给人家,要是没人来找,就是自己命好,丢钱的就自认倒楣好了。
  又把钱数了一遍,从新放进包里,这才发现,里面还有东西,掏出来一看,有一张光碟,一个U盘,一支口红,一张什么贵宾卡,肖健没看清楚,随手仍在床上,心里还是忐忑不安,这包放哪才好呢,最后想起,邻居家早就没人了,都搬进市里了,这边就等着拆迁了,小心的走出家门,看看路上没人,快速跳进邻居家已经倒塌的院墙,从窗户进入,把包藏在废弃的柜子里。
  肖健松了口气,回到家里,躺在床上,随手把光碟塞进枕头底下,把U盘揣进裤兜里,紧张兴奋的几乎一夜没睡。
  第二天起来才想起,工作服和折叠椅忘拿了,不觉摇摇头,随便吃了点东西,骑上自行车刚出村口,厂里来电话了,说有人找,让马上过去。我心里一阵紧张,难道被人发现了,不可能啊,那会是谁呢,这里没有认识人啊,疑惑的向工厂方向拐了过去。
  刚到工厂门口,值班的保安指着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说:“肖健,那车里的人找你。”
  我疑惑的走过去,一个男人从车里下来,笑着着手。
  肖健走进那个男人,男人客气的说:“来,上车吧,带你去见你亲戚。”
  我莫名其妙的说:“我没有亲戚在这啊,你认错人了吧。”
  那个男人靠近我说:“上车就知道了。”
  说完打开车门,我还没反应过来,被他推进车里,车里另外一个男人一把揪住我的衣领,锋利的匕首抵着我的胸口:“别出声,否则捅死你。”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目瞪口呆,惊慌失措,老老实实的坐在两个男人中间,一声不敢吱。车启动向前开去,司机还对保安说了声谢谢。
  车驶出工业园,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停下,惊慌的我才发现前面副驾驶坐着一个女人,冷冰冰的举起手中的工作服说:“这是你的吧,上面胸卡有你照片和名字,昨天你在高速路边的水沟,捡到一个包没有。”
  我心里不觉纳闷,虽然害怕,但我已经冷静不少了,回答说:“是啊,那是你的吗?能证明是你的吗?”
  话还没说完,左边的男人突然狠狠给了我一肘,正打在我的下巴上,我的头一阵眩晕,惊恐的大叫:“干嘛打人,是你的还你就是了。”
  两个男人在车里又给了我几下,肖健被打的晕头转向,女人冷冷的说:“行了,打死了我们都交不了差,包在哪?带我们去取,否则要你命。”
  没有选择的我恐惧的指出去家的路,心里别提多委屈多彆扭了,我是捡的又不是偷的,干嘛他们打人啊,更可恨的是把我手机给扔了。
  到了家门口,女人还是冷冰冰的说:“带他们去拿,不想耍花招。”
  肖健被带下车,跳过围墙,从窗户进入屋里,掏出那个包,交给身边的男人,“在这呢,给你了,我可一分钱没动。”
  男人惊喜的跑出去,举着包说:“影姐,在这呢?”
  女人伸出手,从车窗接过包,迅速打开翻弄,“东西不在,快抓住他。”
  男人转身拔出匕首,吓的肖健不假思索,一步窜出没有玻璃的后窗户,撒腿就跑,这里肖健已经非常熟悉,村里一半的人已经搬走了,空荡荡的村落,肖健拼命狂奔,左钻右躲,最后躲进一个废弃的屋子里,趴在破床底下,大气都不敢出。
  总算没被他们发现,肖健已经被吓傻了,他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很委屈,很茫然,更不明白,慢慢的开始想清楚了,对,家里还有光碟,裤兜里还有U盘没给他们,是自己被连打带吓的给忘了,可他们也不能杀我呀,这是什么人啊,还是报警吧,他妈的,手机也没了,唉!等会在出去吧。
  天都黑了,肖健才小心的爬出来,仔细观察一阵,没发现异常,才悄悄向家里摸去。
  肖健刚摸黑进入家门,被人一把按倒,本能的反应让他扭身就是一脚,一声闷哼,一个人被踹倒,刚要爬起来,另外一个身影闪电一样,一脚踩住肖健胸口,手被迅速扭过去,冒着寒气的枪口对着肖健脑袋,一个女人冷冷的声音:“别动,员警,动打死你。”
  灯开了,肖健看清扭着自己手臂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应该不到三十岁吧,一个青年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肚子,另外一个中年男人举着抢,拿着手铐,铐住肖健的双手说:“吴科长,没事吧。”
  那个被称做吴科长的年轻女人松开我说:“我没事,小王被他踹了一脚,小王怎么样?”
  小王恼怒的说:“没事,小子劲挺大的,给我老实点。”
  我赶紧争辩说:“员警,你们真是员警呀,我没犯法呀,今天有人要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
  吴科长看了我一会,语气变得温柔许多说:“你别紧张,我们在办案,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这个折叠椅是你的吧,你看到过什么,老实交代,我们不会冤枉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肖健老实的把所有经过说了一遍,吴科长紧张的说:“光碟和U盘在哪里?”
  我告诉他光碟在枕头下,U 盘在裤兜里,U 盘被掏了出去,可光碟已经不见了,吴科长紧张的说:“是被他们抢先拿到了。”
  气氛紧张沉闷,肖健小声说:“我都说了,你们放开我吧,我没犯法呀。”
  吴科长歉意的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说完给肖健打开手铐。接着说:“谢谢你提供的线索,随时和我保持联系。”
  说完写了个电话递给我就要走,肖健紧张的说:“你们走了,他们要是再来咋办啊?”
  吴科长犹豫了。
  这时房东来了,对着我说:“你赶紧走吧,好傢伙,上午来了两个混混,下午又是员警的,我们那个都惹不起,房租我不要了,你呀,赶紧走吧。”
  这可让肖健为难了,无助的看着吴科长,吴科长说:“目前他留在这确实不安全,这样,你和我们走吧。”


第02章 我成了奸夫
  稀里糊涂的收拾好东西,简单的很,就一个背包,吴科长给房东道了歉,带着我走了出去,不远处一辆越野车开了过来,我坐在车上,挨着小王,小王对我说“:你小子挺有劲啊,差点让你废了。”
  中年员警开着车犹豫的说:“科长,打算把他带哪去?”
  吴科长说:“先回警局,我们连夜弄清楚U 盘再说。”
  进入警局,来到四楼,我看见门牌写着“经济犯罪调查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部门,应该和经济有关吧。
  我傻坐在外间沙发上,吴科长他们紧张的在里面忙碌,我也不敢问。半夜了,吴科长他们才出来,小王递给我一碗速食麵笑着说:“你小子可立功了,快吃吧,饿坏了。”
  小王被我踹了一脚,还对我这样客气,我不觉对他很有好感,那个中年员警始终阴沉着脸,目光深邃,我有点讨厌他,有点烦他,小王告诉我,他叫陈楠,是科里资历最深的警员。
  狼吞虎嚥的几口吃完速食麵,吴科长走过来,又给我泡了一包麵,平静和我聊了聊天,打听我一些家庭情况。我如实回答,紧张的我松懈下来,这才感觉好疲惫。
  陈楠先走了,小王为难的说:“科长,肖健怎么办,总不能让他睡这吧,要不和我去?”
  吴科长笑着说:“算了吧,你才结婚几天啊,还住在岳母家里,你回去吧,我有办法。”
  我茫然的跟着吴科长走出警局,吴科长叫我上车,把我带到一个社区,上了三楼,打开门让我进去,打开灯,这是一个不大的房子,客厅和餐厅连在一起,一间卧室,一个卫生间。
  吴科长坐下说:“这是我以前的房子,我结婚后住在老公那里,一会你洗洗休息吧,记住不要乱出去,其他事以后再说,明天我还要找你问些事情,我先走了。”
  说完走了出去。
  洗了个澡,真痛快,躺在床上,一股淡淡的清香让我心情轻松好多,这应该是吴科长的香味吧。
  太疲乏了,胡乱想这两天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吴科长又把我带到警局,详细询问了抓我那几个人的情况,尤其对那个女人非常感兴趣,可惜我真的没看见她长的什么样,只记得很年轻,声音非常冰冷。
  都问完了,我轻声说:“吴科长,我不想在这干了,打算回老家,我还差一个月工资没拿呢,我能回去取吗?”
  吴科长沉思了一会说:“也好,你留下也有危险,我让小王和你一起去,顺便给你把火车票买了。”
  我和小王回到工厂,提出结帐回家,老闆脸色一沉:“按规定,你工作没到年底,这个月的工资不能给你。”
  我一听就急了:“凭什么不给呀,我来的时候你没说有这规定啊。”
  老闆开始抵赖。
  小王看不过去了,掏出证件,没废话,老闆痛痛快快的给我结清工资。我心里暗暗想,什么世道啊,唉!
  顺路我让小王带我回到房东家,把房租一分不少的交给他,在我住的房间里看了看。有种伤感和不舍,最后看一眼,发现那张贵宾卡丢在角落里,顺手捡起来,揣进口袋,和小王先去火车站。
  赶上学生放假,废了好大劲才买到五天后的车票,小王给科长打电话,说明了情况,科长让我还会她那里呆几天。
  接下来的两天,我无聊的带着屋子里,看电视是唯一的消遣,心里异常烦闷,这破地方再也不来了,还是老家好啊,爸爸妈妈对我那是真好,就是不知道姑姑介绍的物件怎么样,要是有吴科长那样漂亮该多好啊,不知不觉想起了吴科长,又暗自好笑,暗骂自己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第三天傍晚,我实在忍不住了,想出去给爸爸妈妈买点东西,关好门,走出社区。华灯初上,都市的繁华让我眼花缭乱,我还是头一次在市里狂街,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一问价格,贵的吓人,口袋里这点钱实在是少的可怜。
  只是挑便宜的,给爸妈各买了一件衣服,自己也买了一件衬衫,拎着新买的衣服,大步向临时的住地走去。
  也许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吧,走到一个不太起眼的地方,我被路边的转头绊了一个踉跄,恼怒的暗骂一句“他妈的”抬头看见一个五层建筑,很普通,不过楼下却停着好多高级轿车。“唉!”
  还是有钱人好啊。突然发现红色的霓虹灯招牌好眼熟啊,对,就是和那张卡一样,我紧张的掏出贵宾卡一对比,没错,就是这里,紧张的呼吸都困难,暗想,该不该告诉吴科长呢,唉,还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正在这时,里面走出几个人,我一眼认出那两个打过我的男人,赶紧挡住自己的脸,恐惧的快走几步,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回吴科长的家里,穿着粗气,半天才恢复过来,心里异常矛盾,该不该告诉吴科长呢?反复琢磨,下定决心,还是告诉她吧。
  跑到路边公共电话亭,拨通了吴科长的手机,里面传来吴科长有些压抑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我紧张激动的告诉她,我发现那两个打我的男人了,吴科长惊喜的大声说:“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的瞬间,隐约听到“快拔出去,我有急事”我也没在意。
  没一会,吴科长就到了,穿了一件粉色吊带,外套一件白色半袖小衫,穿了一条短裤,性感迷人,这和穿警服可是天地之别。
  进屋就问:“快说说怎么回事。在哪里发现的,几个人等等……”
  我认真回答完毕,掏出他张贵宾卡交给她,吴科长兴奋的说:“你又立功了,我们早就怀疑那里了,这回可好了,谢谢你。”
  我不需要感谢,说出来心里轻松多了,吴科长起来倒水,我清楚看见吊带下的乳头痕迹,她没带乳罩啊,莫名的一股热流沖入下体,鸡巴硬了。
  满脸通红的我低下头不敢注视吴科长。
  吴科长在说话:“好渴呀,我马上回局里彙报。”
  一股奇怪的味道传来,我皱起眉头,眼睛有点睁不开的感觉,随口说出:“科长,啥味啊。”
  吴科长也闻到了,大叫“不好”快速把贵宾卡扔进沙发底下,走出几步,和我一样,瘫软的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的感觉胸口热热的,努力睁开眼睛,顿时惊呆了,大床上,吴科长赤身裸体的依偎在同样赤裸的我的怀里,一只手放在我的胸口,我费劲的挪动身体想摆脱吴科长,可就是浑身无力,吴科长也慢慢醒来,看见眼前的景象,无力的惊叫一声:“啊,快起来!”
  就在这时,门被人撬开,几个员警沖进来大声喊:“别动,员警。”
  我被吓傻了,被人按在地上,吴科长也被按在地上,一个人大声说:“好啊,嫖娼卖淫挺隐秘啊,交出证件,蹲在地上别动。”
  吴科长大声说:“是误会,我也是员警,我要见你们领导。”
  一个人掏出吴科长的证件,疑惑的说:“真是员警,让她穿上衣服说话。”
  吴科长满脸羞的通红,自己的身体暴露无遗,快速穿上衣服,有个员警开始打电话,我也被允许穿上衣服,矇头转向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吴科长在和一个人解释什么,那个人有点疑惑,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会功夫,又进来几个员警,其中一个大声说:“怎么回事,吴静波你是怎么回事?”
  吴科长激动都说:“刘局,有人陷害我,你要给我做主啊。”
  说完哭了起来。
  旁边新进来的一个人怪声说:“做主,捉奸在床,好意思让刘局做主,我看,这件事情要严肃处理,你说呢刘局?”
  刘局低沉的说:“张局长,这件事还没调查清楚,我看先不要宣扬,以免影响警局形象。”
  对先来的员警说:“你们说说怎么回事?”
  一个人说:“报告刘局,我们是接到举报,说有人在这里嫖娼卖淫才过来的,可这是局里的科长,我们不敢做主,才给两位局长打电话请示的。”
  刘局皱起眉头说:“知道了,可能是误会,你们先回去,不要声张,这事由局里亲自处理。”
  张局长说话了:“刘局,这不太合适吧,如果不处理,恐怕说不过去,我看,先停职,接受组织调查,这个男人不能离开,应该带走。”
  刘局沉声说道:“停职调查可以,这个男人有必要带走吗?即使真的偷情,毕竟不是强奸,我看还是算了吧。”
  张局长阴阳怪气的说:“好吧,不过把他证件都扣下,等调查清楚在说,这期间他可不能离开这里,刘局可要担保啊,不要让人说你护短啊。”
  刘局大声说:“我知道给怎么做,吴静波,你被停职了,接受组织调查,这期间你不能随意行动,这个人还是由你负责,不许离开,知道了吗?明天去局里说明情况。”
  说完歎息一声,带头离开。
  惊慌失措的我已经彻底蒙了,吴科长还在哭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傻傻的站在那里。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沖了进来,二话不说,伸手就给了我一个耳光,我被打的鼻子出血了,刚想反抗,吴科长扑了过来,抓住男人衣服大声说:“国华,你误会了,听我解释呀,不要打人,他是无辜的,有人陷害我。”
  原来男人是科长老公,可惜那人根本不听解释,愤怒的大声说:“解释你妈个屄,我说他妈干你一半你就有事跑了,跟这王八蛋鬼混来了,肏你妈的,你们狗男女,贱货,他他妈会肏你呀,我打死你个骚屄。”
  说完就打,被吴科长一拳就打到在地。
  吴科长愤怒的脸色通红,大声说:“你王八蛋,你也不相信我,你、你、你混蛋。”
  她老公爬起来,擦了一把嘴里流出的血迹恨声说:“行、行,你狠,你厉害,你他妈和他过吧,别回家,明天就离婚。”
  我醒过神来,赶紧说:“大哥,真是误会,我们什么也没干啊。”
  科长的老公已经失去了理智,大声说:“少他妈装,有人已经告诉我了,你们光着屁股在一起,什么也没干,你放屁呀,我他妈大小也是政府部门的处长,以后还怎么见人,吴静波,你记住,我他妈不要你了,离婚。”
  吴科长愤怒的大喊:“离就离,你给我滚,去死吧,我就跟他过了,滚。”
  握着拳头就要打,我赶紧拉着,她老公吓的赶紧边骂边跑。


第03章 我真成了奸夫
  我紧张的走过去,小心的说:科长,我,你,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科长怒吼道:闭嘴,就怨你。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的,大声吼道:我怎么了,你们办案关我屁事啊,我他妈惹不起,躲还不行吗,我他妈现在躲都躲不起了,钱包,车票,身份证都被没收了,我惹谁了呀,我就想回家,你送我回家,我求求你了,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不过就一农民工啊。
  吴科长慢慢平静了下来,小声说: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没想到这个案子水太深了,肖健,现在别说你走不了,恐怕我也走不了了,对不起,把你也牵扯进来了。
  我是真的蒙头转向,不就捡个包吗,一会有人要杀我,一会警察要抓我,这会我又成了和人偷情的奸夫,这哪跟哪啊,我好想爸爸妈妈,委屈的哭了起来。
  吴科长递给我一张纸巾“大男人还哭鼻子”我不服气的说:你刚才不也哭了吗?科长懊恼的说:我是女人。我倔强的回答“你是科长”吴科长怒声说:你,唉!算了,我被停职了,还是叫我静波吧。奇怪了,他们怎么知道我来这里的,他们怎么什么都知道,难道有人监听我的电话,内鬼,一定有内鬼,会是谁呢?
  看着她在自言自语,我也插不上话,不过我也听出来了,不假思索的说:一定是那个姓张的局长,看他那态度,就不像好人,你们警察就欺负我这样的有本事。
  吴静波再一次发火了“闭嘴,我在想问题,不许侮辱警察”我吓的一声不吱了,心里就想早点会老家。
  沉闷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和吴静波都在冒汗,我不敢打扰她,轻轻起来倒了杯水递给她,她接过水一口喝干了,我又给她倒了一杯,她喝干后说了声“谢谢”又沉默了。
  汗水湿透了我的裤子,这才想起,我内裤都没来得及穿,好像她也没来得及穿吧,眼睛一扫,我们的内裤都丢在角落里呢,那种莫名的冲动又让我的鸡巴硬了起来,赶紧红着脸不敢抬头。
  过了会,我不忍心的到卫生间拿出毛巾递给她,想让他擦汗,可吴静波突然一个动作把我撂倒,扭过我的胳膊骑在我的身上冷冰冰的说:刚才你看见我的身体了,你是搂着我的对吧,说,你干过什么没有。
  我疼的呲牙咧嘴的反抗说:我什么也没干,醒来就看见你在我怀里,我不知道啊,你不讲理,你也看我了,我还没对象呢,松手啊。
  吴静波慢慢松开我的手,脸色变红了,轻声而冷漠的说:你记住,什么也没看见,你要是乱说,我不会放过你。
  我气急败坏的做起来对着她说:你也就欺负我的本事,刚才你那怂样吧。吴静波愤怒的抓住我的头发,拉近说:你在胡说八道我打扁你信吗。我肏,这是是什么鸡巴人啊,太不讲理了,无奈我是打不过她,闭口不言,由于离得太近,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我的鼻孔,里面夹杂着乳香,我无意的看见,刚才的动作使得她一个乳房几乎从吊带全部露出来,又白有大,粉嫩的乳头峭立着,我不仅心里一荡,低声说:你走光了。
  吴静波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走光了,一把推开我,紧张的往吊带里塞乳房,脸色通红“你,你,你流氓”我也不敢狡辩,坐在地上揉被扭疼的胳膊,不敢看她。心中暗想“这女人咋说变就变啊”这会又温柔的小声说: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你起来吧。
  我爬起来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暗暗生气。看见她变得楚楚可怜的样子,又不忍心了,起来掏出我的一件干净衣服,轻轻给她披上,她突然伤心的哭了,这又让我惊慌失措了,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等她哭完了,我小心的问:你们不会真的离婚吧,好好解释清楚,千万别离婚,女人啊,离婚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我,我下意识的抱住脑袋,她“噗哧”一声笑了“别怕,我不会打你了,你坐下,我们聊聊天吧。
  我坐下,吴静波拿掉披在身上的衣服说:太热了,闷死人了。我赶紧说:那你在那啥可不许打我。她红着脸说:放心吧,不打你了,都被你看过了,算了吧。
  接着说:你不懂啊,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离婚的事不是我说了算的,这对他来说是脸面问题,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的照片已经在网上了,他们这招够狠的,明天我还要去局里,你也得去,我们必须说清楚,否则我也很难在工作了。
  我赶紧摇头说:我才不去呢。我就想早点回家。吴静波苦笑一声说:你我说了都不算,要不是刘局,我们这会正在派出所蹲在呢,这案子太复杂了。
  我问到底怎么回事,吴静波摇摇头说:我们有纪律,案子不会告诉你的,你也不要问,算了,去他妈个屄的,不想了,天都快亮了,冲个凉准备今天怎么解释吧,唉!肏他妈的。
  我惊奇的说:你,你骂人了。吴静波脸一红说:对不起,我又失态了。说完起身进了卫生间冲凉去了。
  哗哗的水声停止了,里面传来吴静波柔弱的声音:你看见我内裤没有,看见拿给我好吗?我过去捡起内裤,是黑色的小内裤,紧张的走近卫生间说:给你。
  门被打开一条缝,她伸出白皙的手,我递到他手里,她快速的缩回手关上门,我的鸡巴又硬了。
  这天一夜的我们,一大早就出了门,来到警局,吴静波同事异样的眼光,让我不寒而栗,吴静波红着脸,快速的带着我进入局长办公室。
  里面坐在四个人,看样子都五十多岁,肯定都是领导了,正中间坐着刘局,姓张的也在。刘局严肃的说:吴静波,你把事情经过仔细说一遍,几位副局长和政委都在,你要如实说清楚。
  吴静波开始认真的说明了当时的情况,刘局让我仔细说说,我也如实说了这几天的情况。几个领导都沉默了。张局长先开口说:问题是有疑点,不过影响太大了,而且你们也没有证据,我看,还是要组织处理才好啊,不然,我们怎么向其他同志交代呀,市委李副书记已经过问了。
  刘局懊恼的说:事情没搞清楚就报市委,你不觉得过分吗?你们负责刑事案件的怎么这么关心经济部门了。
  眼看就要争吵起来,那个政委站起来说:好了,都冷静一些,我看这样,吴静波同志先休息一段时间,手上的案子交给其他人,组织上做进一步研究在决定好了。张局长站起来傲慢的说:我是不管了,又不是我的部门,不过我提醒各位,市委李副书记可是亲自过问了,你们看着办吧。说完走了出去。
  又是一阵沉默,刘局只好同意政委的意见,不过还是说:这明显是个圈套吗,我们做这麽多年警察,连这种伎俩都分辨不出来吗,我保留意见,必要的话,我会直接象市委汇报,并上报省公安厅。
  没人说什么,默默散会,刘局叫吴静波留下,不知道交代了些什么。一会吴静波出来了,明显带着泪痕,我傻呵呵的跟着她来到办公室,小王愤愤不平的说:科长,我们都知道了,我相信你,气死我了。
  吴静波阻止小王的牢骚,把工作和陈楠交代清楚,带着我走出警局大门。好多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我能感觉到吴静波心里承受的压力。
  迎面碰上吴静波的老公,他愤怒的大声喊:都出双入对了,真不要脸,吴静波我不要你了,走,办手续离婚,狗男女。
  我紧张的说:大哥你真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们别离婚啊。吴静波涨红了脸说:国华,我们回家说好吗?这影响不好。
  国华大声喊“回家,和他回你家吧,我不要你了懂吗,破鞋,骚婊子。吴静波被激怒了,一步跨过去就是一脚,踹在国华胸口,把他踹个跟头,这小子大叫”警察大人了“好多同事已经出来了,吴静波浑身颤抖的说:好,离就离,现在就走。说完扭头就走,我傻站着,听见吴静波大声说:傻站着干嘛,跟我走。
  我算什么呀,人家离婚我跟着,身后的国华大声喊叫“你们都看见了,那就是奸夫,农民工,你们吴科长就是贱货,是我不要他的……
  政府办离婚的效率真高,不到二十分钟,绿本拿到手了,吴静波什么财产都没挣,只是拿到离婚证后幽怨愤恨的瞪着国华,国华脸色铁青,转身逃命似的快速钻进车里,加大油门,很快就没影了。
  我看着吴静波,大气都不敢出,说实话,我真怕她。不过此刻的她却显得那么孤独无助,可怜的站在路边,大滴的眼泪在流淌。
  路人指指点点的开始议论了,我一阵紧张,慢慢靠近她说:我们走吧。吴静波恨恨的转身就走,我跟在后面一路紧追,她越走越快,我一路小跑才勉强跟上,最后我实在累的不行,喘息着说:科长,你,你慢点,我跟不上了。
  她突然停下,我差点撞她身上,她突然柔柔的说:叫我静波,现在就叫。我无奈的叫了声“静波”她肩膀抖动,又一次哭泣。唉!女人啊,真是多变,我傻傻的站在她身边,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突然扑进我的怀里,紧紧搂住我,放声痛哭起来,我紧张的,也是本能的轻轻搂住她,想安慰她,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路人开始聚拢过来,我可紧张坏了,大白天的,在马路上搂着一个痛哭的美女,这算咋回事啊。
  她停止了哭泣,用力擦干眼泪,挎着我的胳膊,几乎是架着我走出人群,我极不自然的被动的跟着她漫无目的的走了很远,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这是哪里啊,眼前是一片芦苇荡,已经到郊区了。
  我们默不作声的茫然的坐在芦苇荡边上,看着远方的高楼大厦,陷入沉默之中“滴滴”的手机短信声响起,吴静波掏出手机,打开一看,脸色大变,浑身颤抖,就在我刚想问的时候,突然又是一个动作,把一百四十斤重的我,整个摔出老远“噗通”一声,我被摔了个晕头转向。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又扭过我的胳膊,一脚踩住我的脖子愤怒的大骂“你王八蛋,流氓,打死你”抬腿就是几脚,我自认为我的力气比一般人都大,可在她手下,我他妈根本有劲使不上,忍着疼痛,愤怒的大喊“你他妈疯了,凭什么打我,放开我,你个泼妇”吴静波喘着粗气,慢慢的松开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肏他妈的,我无缘无故的被她暴打三次了,真想扑过去和她拼命,可她哭的如此伤心无助,我又一次心软下来,活动着几乎被扭断的胳膊,揉着被打红肿的脸,愤怒的大吼“你有病啊,凭什么总打我”她哭着摇头,拼命摇头,拿起丢在地上手机,扔进我的怀里。我拿起手机,仔细一看。当时冷汗都下来了。
  手机屏幕清晰的显示“吴静波,看看你骚屄的样子吧,在多事,所有你认识的人,所有认识你的人,都会收到,告诉你的小情人,敢耍我们,让他有家不能回,准备去死吧,哈哈。
  下面就是彩信,里面的图片不堪入目,一张是吴静波闭着眼睛含着我的鸡巴,我的阴毛覆盖她的嘴唇,一张我闭着眼睛,含着吴静波的乳头,手在她的屁股上,一张她趴在我的身上,屁股下露着我的卵蛋,看不出我是否插她里面,还有一张,她跨坐在我脸上,粉嫩的阴户紧紧挨着我的嘴。
  我的心狂跳起来,浑身颤抖,愤怒的大叫“哪个王八蛋干的呀,我肏你全家,我还没对象呢,啊,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