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无法平静】 13

  十三、江山初定,美人在望

  忏愧呀,是刘晓月送我回家的,刘晓月没有答应是否去我的公司,也没有完
全拒绝,我看得出她在犹豫,也不好过于强求,只好等她慢慢考虑了。

  上班不大一会,江华扭着大屁股气哼哼的找我,进屋就说:这几个骚娘们,
公司才正是运转几天啊,就鸡巴议论工资多少了,气死我了。

  问题总是不断,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我是没想到这么快而以,平静的对江
华说:嫂子,这事不能生气,也是必然的,我也在考虑工资问题,明摆着,出去
干活的多拿补贴,留守干活的,啥也没有,能不出议论吗?这样,你先替我调查
一下,这些人都有什么特长,我在想改变工作方式,等刘姐把下一步计划拿来,
我们在仔细研究。

  江华无奈的点头答应,转身走了。

  我坐在那发呆,拿不出一个具体计划。

  敲门声响起,大奶子进来了,笑着坐在我的对面说:王经理,和你商量个事
行不?我疑惑的说:啥事啊,你说吧。

  大奶子说:这样,以后公司接的活,你就交给我,我在和民工联系,我现在
对这工作很有信心,他们都很愿意和我打交到,也喜欢听我说话,我往那一站,
他们都廖蹶子干,你说行不,好经理,你就答应吧,保证完成你交代的任务。

  还别说啊,这娘们给我提了个醒,对她说:好啊,你这样,你先想清楚,你
能干什么活,怎么干,费用怎么结算,工资怎么算,你拿出一个具体方案,我和
刘经理江经理商量一下,怎么样?大奶子高兴的站起来说:行,明天就给你。

  说完转身边走边打电话,我知道他在给那个民工头打电话。

  不由得心里有点眉目了,看来公司真得改革了,才几天,这娘们就看出门道
了,我这里应该还有这样的人才,长长出了口闷气。

  下午把刘姐和江华叫来,和财务一起开会探讨这个问题,江华开始反对说:
这样不就乱套了吗?其他人怎么想,都要活怎么办。

  刘姐认真的说:我看可以,虽然会有不同意见,但是我们不能守着老规矩不
放,公司要发展,必须打破常规,今天我就把我的计划先说一下,大家考虑。

  我们现在有三个仓库,每个三百平米,如果出租,做多一年五万多块钱,我
们为什么不把一个仓库改成超市,解决职工日常需要,还能解决四到五个就业问
题,另外一间改成大排档一样的快餐,可承包给公司的女工,每个摊位不要多大
,主要做家常菜和盒饭,可以送到生产一线,解决普通职工吃饭问题,省得带饭
了,这样又解决一批就业,前期公司先帮助投入改造,几个月后自负盈亏,不在
开工资。

  还有一间可否经营局里对应的劳保用品,五金电料,水暖管件等物品,这的
经理出面协调,不太好办,后勤处第一个不会同意,看经理有没有办法了,我的
计划就这些,我的能力也到顶了,在想发展啊,经理得聘请告人了,呵呵。

  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呀,我和江华都惊喜的注视着刘姐,江华大声说:了不
起,真鸡巴了不起。

  刘姐脸红了,羞涩的对江华说:没正经的,我可不敢和你开玩笑,你这嘴呀
,比男人那个都厉害。

  把稳重的财务都逗笑了。

  满心欢喜,可钱从哪出啊,我可犯愁了,刘姐和江华走后,看着我愁眉苦脸
的坐在那,财务犹豫一会深沉的说:王经理,我看你们都是干事的人,我有个办
法,局里走过来一笔钱,可以先借用二十万,多了不行,我这可是冒着丢饭碗的
风险才和你出这主意的呀,你考虑考虑。

  我激动的说:那局里要用怎么办?财务大姐说:这钱,局里都是年底才用,
可以用五个月,应该能还上,我算过了,饭店收入每月不会低于二十万的,光局
里公务消费,哪个月不得百八十万的。

  我太高兴了,谁说我命不好的,这些女人可真是我的贵人啊,就这么干,豁
出去了,马上联系改造的事,先改完再说,管他呢。

  这事我们没敢对外宣布,先偷偷改,和国企打交到,用既成事实最好说话。

  第三天,刘晓月真来了,刘姐和江华也被我叫了过来,俩人都别刘晓月的气
质和美貌惊呆了。

  刘晓月礼貌的和她们握手打招呼,温和的说:我今天是帮忙的,不一定管用
,请你们指教。

  江华大声说:妹子,瞧你说的,啥指教不指教的,这里除了刘姐,我们都是
粗人,不要客气,有啥说啥。

  刘晓月平静的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已经观察你们公司几天了,现在最现
实的就是饭店和仓库,那里将来会成为港里唯一的商业圈,配套设施你们不做,
马上就有人做,仓库旁边一大片空地都应该马上利用起来,先从最基础的做起,
餐饮等和生活密切相关的。

  这和刘姐的计划非常吻合,刘姐欣喜的看着刘晓月说话,江华不太懂,但是
已经被刘晓月吸引住了,财务大姐聚精会神的听,不住的点头。

  慢慢的,刘晓月把话题一转说:这些都是眼前必须做的,必须值得注意的是
,这种经营模式,到了平稳期,不可能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只是有个稳定的收
入而以,要想发展,还要多种经营,比如,我查过港务局资料,招待所能否承包
过来,是一个关键。

  首先,招待所是八层建筑,足够大,目前经营不好,管理和服务严重落后,
如果能拿下来,完全可以按照三星标准打造成高级酒店,不只是为局里服务,而
是要面向整个港口,招待所旁边还有一个废弃的四层搂,可以改造成娱乐场所,
所需资金是大问题,你现在是独立法人,不知道能不能贷款,这就看你们公关能
力了。

  好一幅蓝图啊,我们无不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讨论,争论,总结,在讨论,一个完美的规划和实施细则,就这样定下来了
,也有困难,局里怎么才能通过呢,总不能象上次一样逼宫吧,财务大姐微笑着
不说话,刘姐捅了我一下,我马上诚恳的说:大姐,你和局里领导都熟悉,这事
还请你多帮忙才行啊,我代表公司先谢谢你了。

  大姐平静的说:我被你们感动了,我都快退休了,今天让我也感觉年轻许多
,我试试吧,不过,可能得花点钱,这你们可要清楚,现在办事就这么回事。

  答应,啥条件都答应,我是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做的决定。

  刘晓月站起来说:好了,我该走了,有空在来看你们,拜拜。

  说完转身出门。

  三个女人异口同声对我说「追」

  我也没想那么多,起身追了出去,刘晓月已经打开车门,看见我跑过来,微
笑着问:你还有事吗?我未加思索张嘴就说:我是来追你的,啊,不是,是她们
让我追你的,啊,也不是,我是真心追你的,不是,哎呀,我。

  。

  。

  。

  。

  。

  刘晓月忍不住笑了,甜美的笑了,捂着嘴说:你追吧。

  说完坐进车里,我傻呵呵的不知所措,江华快步走到我身后,抬腿就是一脚
,踢在我的屁股上,大声说:笨蛋,还不给我上车,等人家请你呀。

  我茫然的打开车门坐进车里,刘晓月还捂着嘴在笑,车外的江华大声喊:追
不回来,你也别回来,哈哈哈。

  刘晓月开车不停的笑,我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会功夫,车停在招待所
前面路边,刘晓月指着招待所和旁边废弃的楼房,激动的说:这才是真正的商机
,这么大的空地不利用,真是可惜了,现在经济发展飞快,用不了两年,这里就
是黄金地段了。

  我看着她说话,听着她甜美的声音,不知不觉有点陶醉的感觉。

  刘晓月发现我一直在看她,脸色微红,有点羞涩的说:我让你看招待所那边
,你傻看我干嘛。

  我情不自禁的说:你真美。

  刘晓月盯着我说:你说我美,是真的吗?我赶紧真诚的说:是啊,你是很美
呀。

  刘晓月突然冷冰冰的说:你说我和你前妻谁美。

  我惊愕的说:这,这怎么说呢。

  刘晓月眼里冒着冷光,还是冷冰冰的说:说实话,我和你前妻谁更美。

  我沉默一会说:说实话,你们是不停类型的人,媛媛长的也很美,不过没你
有气质,我不想贬低媛媛,这真的没法比呀。

  刘晓月笑了,笑的我心里恐慌,这女人咋说变就变呢,不敢乱说话。

  刘晓月突然加大油门,吓的我大叫「慢点,慢点」刘晓月根本不理我,加大
油门不一会到海边了。停下车,刘晓月冷漠的说:你不是要追我吗?给你两个月
时间,看你本事了,下车给我捡个贝壳。我乖乖下车,跳下防潮堤,仔细找了几
个漂亮的贝壳,高高兴兴的爬上防潮堤,车人都没有踪影,我肏,不会把我仍在
海边吧,一个人没有啊,走回去可他妈十五六公里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