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无法平静】 12

第12章想请刘晓月

  刘晓月没有说话,进入饭店,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服务员热情的过去请她点菜,我赶紧过去接过菜单对刘晓月客气的说:「刘老师,喜欢吃什么,我请客。」

  刘晓月摇摇头说:「不用,我是来看的,不是来混吃的。」

  如此冷漠的回答让我有点尴尬,随便点了几个菜,坐在她对面,小心的说:「刘老师,我可以坐这吗?」

  刘晓月耸耸肩平淡的说:「当然,这是你的饭店。」

  唉!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我别别扭扭的坐在那,不知道说什么好。

  菜上齐了,她不动,我也不动,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足足有二十分钟,刘晓月摇摇头有点无奈的说:「你还真有点与众不同,好吧,我们吃吧,不然浪费了可惜。」

  吃完了,我们还是都不说话,喝了点水,刘晓月站起来说:「谢谢你的款待,我走了。」

  就这样完了吗?我有点沉不住气的说:「你,不说点啥吗?就这样走了吗?」

  刘晓月优雅的甩了一下秀发,平静的说:「不走难道留下来看你们关门吗?

  你想让我说什么,这里能说什么。」

  我恍然大悟的站起来说:「对不起,这是太吵杂了,我想请你喝茶,请你提点意见可以吗?」

  刘晓月没说什么,慢慢的走了出去,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不知所措的跟在后面走出饭店。

  在她面前,我怎么就是有话说不出呢,来到停车场一辆黑色帕萨特前,我心里一颤,这辆车我太熟悉了,那往事又出现在我面前,愣愣的看着这辆车,我犹豫了。

  刘晓月坐在驾驶室冷漠的说:「不上来就请让开,别挡路。」

  一种被羞辱的感觉,让我愤怒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心中暗想:「今天就坐这车了,这是你老婆叫我坐的,他妈的,我有种得意的笑了。」

  出了港口,进入市区,刘晓月还是冷漠的说:「去哪?」

  我心里一惊,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我不知道,我没去过那种地方,你随便好了。」

  刘晓月露出不相信的眼神,默默的把车开到一家咖啡厅。

  这种地方我是真的第一次来,里面安静舒适的环境,是我们饭店无法比的,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我们坐下,刘晓月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零食,我们又开始沉默起来。

  刘晓月喝了口咖啡,轻声说:「你不会让我陪你坐着不说话吧,你想问什么快问。」

  我应该有很多话要说的,可不知道从何说起,沉默一会,小声说:「你现在还好吧,你一个人生活吗?」

  刘晓月幽幽的说:「你觉得我会好吗?你觉得我还会和他一起生活吗?这些都要拜你所赐,还用问吗。」

  我心里说不出的懊恼,受够了她的冷漠和无理,沉声说:「拜我所赐,你搞清楚,我现在的生活还要拜你男人所赐呢?别忘了,是你男人睡了我老婆,不是我睡了你。」

  刘晓月愤怒的瞪着我,慢慢的眼光变得忧郁,垂下头,低声说:「也许,我们都错了,唉!这样也好,让我从新找到了自我,你不也挺好吗,现在成老板了。」

  我无奈的说:「我只是一个普通工人,都是无意中的巧合,把我推到现在的位置,很无奈,但别无选择,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我身后还有那么多姐妹,所以我才被逼着学习的。」

  刘晓月看着我说:「你还很有责任心啊,也算难得,我能帮你做什么,你说吧。」

  我把怎么接任经理,如何承包食堂都详细的告诉刘晓月,把我遇到的难题和不解也都告诉了她,我说不清楚,为什么对她如此信任,好想听听她的观点。

  刘晓月沉思了一会说:「你这个人有点特别,我以为你不会在来上课了,你确实让我好奇,处理的方式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今天早就去了,看了半天了,很好,那里将来很可能成为港里的商业圈。这样吧,三天后我给你一个具体分析,希望对你有所帮助,也算是我打你两个耳光的补偿吧,那天我有点冲动,也很后悔,我没有暴力倾向,唉!」

  我真诚的说:「我没有怪你,说良心话,你的耳光把我打醒了,现在想来,我是很过分,不过我要说明一点,当我发现的时候,不想这么做的,想走开的,我们已经闹离婚了,何必在捉奸瞎闹呢,我是听见他羞辱我,而且很让我无法接受,所以才这样做的。现在想想,真是无聊。」

  刘晓月沉默一会说:「对不起,这些我不知道,我恨死他了,为了他,我放弃了工作,不顾父母的反对,嫁给一个比我大十多岁的男人。」

  我有种好奇心里,疑惑的说:「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回事吗?」

  刘晓月叹息一声说:「好吧,闷在心里挺难受的,我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和娜娜同一家公司,不是一个部门,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

  我前夫是娜娜的部门经理,他很会说话,很有魅力,追我一年,我以为他爱我,感动了我,我就嫁给他了,想起来我真傻,我知道他经常应酬,少不了女人,唉!在我的观念里,男人做到他那个位置,不可能没有女人。

  不过他对我很好,我辞去了工作,做了专职太太,我有点懒,觉得有了依靠,对他在外面的事,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层纸不想捅破,是你用这种方式给捅破了,我以为我不在乎,逢场作戏的事而以,可当我亲眼看到和你前妻那种情形,我彻底绝望了,我无法忍受那种耻辱,分手是必然的了,他也被调走了,我痛苦挣扎了几个月,才明白,女人要想获得真正的幸福,必须有能力养活自己,不在做男人的附属品。「

  对她我不了解,她的话似乎有道理,她的观念我不太认同,我认为这是纵容他老公玩弄女人,当然,我不完全了解他们。

  我摇摇头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和你说实话,你的耳光让我想了很多,让我想到了前妻,唉!我不恨她了,不知道她是否恨我。」

  刘晓月也叹息着说:「过眼烟云都是空,你又结婚了吗?」

  我苦笑着说:「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影响也不好,我也算是名人了,同事朋友都知道,你觉得还会有人嫁给我吗?我也恐惧结婚,过段时间在说吧,我和你不一样,我是普通工人,相貌平平,又没文化,你年轻漂亮,文化又高,追你的人不用说我也能猜到很多,你有男朋友了吧。」

  刘晓月摇摇头,漠然的说:「不想结婚了,一个人过挺好的,他也算有良心,房子车都留给我了,我现在工作收入虽然不多,养活自己足够了,男人吗,哼哼,不缺就是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有点不太认同的说:「你还年轻的很,这样不好吧。」

  刘晓月面露讥讽的说:「不好吗?别告诉我你现在没有女人,你以后还会有更多,你不在是普通工人了,你的地位工作性质决定你避免不了的,别跟我装清高好吗,男人都一个德行。」

  我满脸通红,无法回答,是的,我不是和嫂子上床了吗,以后,我不敢想,唉!人啊,想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咋就这么难啊。

  我突然有种冲动,诚恳的说:「你现在工作满意吗?我想请你去我们公司,不知道你有兴趣没有。」

  刘晓月轻蔑的一笑说:「是可怜我吗?我去端盘子还是刷碗。」

  我赶紧解释说:「请你不要误会,我们公司不只是饭店,服务公司业务也很多,我管理有点吃力,另外我们公司发展空间很大,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刘晓月注视着我半天说:「以后再说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去你那看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帮你,也许是我们都是同一件事的受害者的原因吧,你不能误会啊。」

  我诚恳的说:「不不,我是诚心的想请你,没有其他想法,你也不要误会,我,我是真缺人啊,现在我不能有丝毫懈怠,我身后还有一大群姐们等着吃饭啊,请你认真考虑,我随时欢迎你。」

  刘晓月想了想说:「难得你有责任心,看来你对公司的女工很尊敬,我考虑考虑在说吧,我的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我们又说不清楚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