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4, 2013

戀上媚惑誘人的媽媽

我才7歲時,媽媽在父親外遇下同意離婚。之後十年同我相依為命!

        媽媽姿色非常的美艷,歲月沒有在她的身上留下摧殘,相反的使她的肉體更散發出的美豔中蘊含淫色性感熟女。渾身雪白如凝脂的肌膚,是如此的光滑而沒有瑕疵!小腹平坦結實,胸前高聳的兩只渾圓的大乳房,是如此的動人心魄!纖細的柳腰卻有白淨淨而赤露的股部,就算隔著裙子也看得見似的,兩條白皙修長的玉腿真讓男人心神湯漾!意識到這點後,雖然不是很肯定,但我決定展開攻勢。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地慢慢開始。

       平常看著媽媽出外工作過日子,雖然物質上不是很充裕,但我們還是過得心安理得,平靜安詳的生活。

  這天,完成會考的我下課後,回家吃完晚飯,媽媽見我一付疲累的樣子,就叫我先去睡覺,打算晚上再叫我起來。我回自己的房裡睡到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自己先醒了過來,想到今天在學校裡同學借給我看的黃色書刊,正好趁這夜半人靜的機會拿出來觀賞。於是便從書包裡拿了出來,躺在床上邊觀看邊用手撫摸著我那被激情的內容刺激得脹成陽具,看到精彩處,更忍不住地用手上下動我的陽具,覺得一股慾火無處發洩而不知怎樣才好。

  忽然間,我的房門被打開了,一臉震驚的媽媽穿著睡袍出現在我的房前,受到這一突變狀況而嚇呆了的我,本能地一手掩著下體,一手蓋住黃色書刊,雙腿微屈,眼裡帶著恐懼的神色望著媽媽,怕她一怒之下不知要如何處罰我。

  或許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媽媽也手足無措地愣在那裡,我只覺得她的一雙媚眼瞟向那書刊上的裸體女性照片,有時還瞄了瞄我的陽具,一瞬間,時間像是凍結了一般,雙方好像都可以聽到彼此粗重的鼻息和急速的心跳聲,過了好一陣子.........

     媽媽終於打破令人窒息的沈寂,顫抖著聲音,輕輕地責備著我,說:『你……你為什麼看……這種……不知羞恥……的書……這種事……不……不好呢……』

  我用驚慌失措的眼睛看著她,顫抖著答:『媽……媽媽……我……我……』

  媽媽的身子顫動了一下,走近我身邊,用愛憐的聲音說道:『可憐的兒子……』說著,就把我的頭抱在她胸前,母子兩人就這樣抱在一起痛哭著。

  哭了一會兒,由於我剛剛看了黃色的裸女照片,這時抱著媽媽的嬌軀,引起了我一陣狎思,媽媽大概也自從離婚後,沒有和男人擁抱過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扭動著,如此一來,更引發了我內心的性慾衝動。

  我抖著雙手,慢慢環過媽媽的纖腰,在她背後四處遊移著,手感細膩柔嫩,肌膚充滿彈性,使我的血液更加奔騰不已,最後撫上那肥隆高聳的臀部,不輕不重地揉捏著,胸膛接觸的是她怒聳的酥胸,兩顆尖硬的乳頭在我胸前頂動著。

  我有生以來何曾如此接近過女性的身軀,由其是如此成熟豐腴成熟的胴體,霎時令我血脈噴張,一股暖流由我的小腹一直向上昇起,擴散到全身,陽具也忍不住地挺了起來,抵在媽媽的三角地帶,這時我只知道緊緊地摟住媽媽的嬌軀,讓她和我貼的更緊密。我擡頭看了她的臉,只見媽媽的嬌靨羞紅滿面,媚眼微閉著,似乎也在享受著這甜蜜的擁抱吶!

  我感到媽媽的心跳極速,身子輕輕地抖著,粉臉兒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只覺得她美豔欲滴,風華絕代,可能是因為她太美了,沒人敢隨便追求她,所以從離婚後,心裡一直很寂寞,直到我今天擁抱了她,才使她芳心蕩漾。

  我的手這時已不是僅在她背後活動,連她的纖腰、小腹、還有滑嫩的大腿都我攻擊的目標了,在我不斷地亂摸之下,她身軀直扭著掙扎,小嘴裡無意識地低聲道:『不……不要……呀……』

  我把陽具對準了她的陰阜廝磨著,在她呀呀的嬌叫聲中,冷不防地把雙唇對正媽媽性感的櫻桃小嘴上,在她還來不及逃避之前,咬住她的嘴唇,大膽地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小嘴裡,媽媽:『嗯……嗯……』地從鼻子裡輕哼了幾聲,在她體內熊熊燒著的慾火已使她不自覺地和我熱吻了起來,我更是趁機把陽具不斷地磨擦著她的陰部,讓她一直保持熱情激蕩地微微顫抖著,鼻子的嗯哼聲音也越來越大了。

  吻到後來,媽媽的雙手也環到我的頸後,伸出香舌插入我的嘴裡和我互相吸攪著,一種女性特有的體香直沖我的鼻子,使我的性慾更加勃發地雙手伸向她睡衣的前襟上,由外面按著她那富有彈性的乳房磨搓著,一股結實的彈力立刻在我掌心感覺到,好充實飽滿的乳房啊!

  我又感到摸得不過癮,乾脆伸進她的睡衣領口,直接握上那兩團肥乳,開始捏揉起來,時而用兩根手指撚弄那峰頂的兩粒奶頭,媽媽的乳房豐肥柔嫩,尖挺傲人。

  媽媽這時把她的頭往後仰著,小嘴向空中吸氣,因而使她的胸乳更加突出,鼻子裡:『嗯……嗯……』地哼著,我褪下她睡衣的上半身,霎時,那對飽滿的乳房從她領口彈了出來,粉紅色的奶頭抖著圈圈在我的眼前跳躍著。

  媽媽微微地掙動了一下,嬌聲哼道:『不……不可……以……你不能……脫……我的……衣服……』

  我順著她的頸部然後往下吻,停留在她粉粧玉琢的胸部,色急地一口含住了她粉紅色的乳尖,一手握著飽滿的乳房基部,一手伸向她的小腹上,來回地摩著。媽媽的口中發出:『嗯……嗯………嗯……』

  媽媽不斷地呻吟著,慾火已燃燒著她全身四肢百骸,一股又酥、又酸、又麻、又癢的感覺讓她十分舒暢又覺得受不了,這時我的心中也咚咚地跳個不停,下面的陽具怒挺得又硬又翹,真恨不得馬上就幹進她的桃園小洞穴中好發洩一下。

媽媽的口裡還在叫著:『不可以……你……不可……以……對我……亂來……呀……呀……』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繼續吻著毫不放鬆,用舌尖一直舔弄著她飽滿圓潤的奶子,我衝動的無法再忍了,終於伸手將媽媽的睡衣再往下拉到她的大腿邊,一條淺黃色的小三角褲露了出來,我把手潛到那小三角褲的鬆緊帶裡,正要往下脫掉它時,媽媽原本緊閉著的媚眼忽然睜了開來,她已經感到這是最後的一道防線了,雙頰染赤地羞急叫:『不……不行……我……我是你……的……媽媽呀……我們……不……可以……做……這種……事……』一面用她的小手急著來阻擋。

  我脫她小三角褲的手,慌急間突然碰到了我胯下漲得粗硬的陽具,一陣激動,使她如被電擊到了一般,從她的手開始,然後抖到她的全身,最後整個人浪酥酥地軟在我懷抱裡。

  我見她的理智已經全面崩潰了,忙把她的嬌軀放在我的床上,努力地把她那小三角褲從她的肥臀上褪了下來,呀!媽媽那迷死人的美妙陰戶終於出現在我的眼前,只見她那殷紅的方寸之地飽滿成熟、豐隆高凸,尤其那倒三角形叢生的陰毛,細細柔柔的,烏黑亮麗無比,我用手指撥開媽媽微紅的小陰唇,發現中間一粒漲紅的小豆豆凸立在她陰唇的下方,於是就用手指去撥弄它,又使媽媽全身大大地抖了幾抖,小穴洞裡泌出了一些暖滑滑的淫水,我看媽媽那個肥凸的陰戶像個小饅頭似的,好像很好吃,情不自禁地張開嘴,把媽媽的小陰戶含在嘴裡,伸出舌頭舔弄著她的小肉核,又吸了一口媽媽的淫水,只覺有點腥腥的,但還不算難吃。

  媽媽被我調弄得嬌軀不規則地顫抖個不停,小嘴兒裡張得大大的,不停地倒吸著空氣,喘著喘著她整個人癱在我床上,只是哼著:『媽媽流…出…來了…』

  媽媽那曲線玲瓏,窈窕動人的胴體,活色生香地橫躺在床上,肌膚雪白裡透著紅潤,高挺飽滿的雙乳,隨著她激烈的喘息聲在她香酥肥嫩的胸前抖動著,把我整顆心都蕩出了心窩,陽具硬直地峙立在我的胯下。

  我再也不管眼前的女人是我的親生母親,三兩下飛快地脫掉我的睡衣,學著黃色書刊上的動作,把身體壓上媽媽那身雪白蠕動的嬌軀。

  媽媽這時因為情慾激發,也不管現在騎在她身上的是她自己親生的兒子,也不管什麼貞操的關念,只求她內心的慾能夠澆熄,小嘴裡不住呻吟著……

  我的雙手在她姣美的胴體上四處撫摸著,下面的陽具尋找著媽媽的小洞穴,但因經驗不足,頂了半天還找不到入口,媽媽和我一樣也色急得很,逼不得已只好伸出素手拉著我的陽具,引導著大龜頭頂在她淫水的小洞口,哼著:『唉……好……燙喔……』

  我一感到龜頭一陣溫熱,出於動物幹穴的本能,知道就是這裡了,急把屁股一沈,猛力一刺,『滋!』的一聲,便插進了半根陽具。

  這時,房裡響起一聲慘號,原來是媽媽痛得大叫道:『呀!……』

  她的嬌軀一陣抽搐,玉手揚起,緊緊地抱住我的屁股,限制我的行動,好讓她自己獲得一絲喘息的機會。

  我感到陽具被一層溫暖暖的嫩肉裹住,好緊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覺,我停止了繼續挺進的動作,這時的大雞巴已經竄入媽媽的小洞穴裡三吋多了,我想媽媽的小穴已經被我佔領了,也不怕她害羞地跑掉了,於是憐香惜玉地輕吻著媽媽的粉臉對她說:『媽……我太衝動…了……妳還痛嗎??』

  媽媽搖搖頭,嘴裡含混地說:『…你………媽媽……有點癢……了……你……快動……動嘛………』

  原來媽媽已經慾火攻心,尤其是我的陽具還插在她的小穴穴裡,就像一支大肉棒頂得她酸麻酥癢,什麼滋味都嘗遍了,這時的她正等著我陽具的攻擊和佔領她的小肉穴,我在她的呻吟和浪語中得到了繼續插弄的允許,便轉動著屁股,使龜頭在她小穴裡也跟著像螺絲般旋轉起來,使她非常舒爽地哼.........
  

  媽媽爽得媚眼細瞇、櫻唇哆嗦、嬌軀巨顫著,我的陽具從出生以來沒有像這麼痛快的時候,而且插的是我美豔柔媚、嬌嫩欲滴的親生媽媽呢!又加上這些鶯聲燕語般的浪叫淫哼,更使我把小時候吃奶的力量都用出來了,只不過媽媽的乳房不像我嬰兒時期有奶給我吃罷了!

  我含著一隻乳頭,拚命地夾緊屁股用力地抽插著媽媽的小穴,使她小穴穴裡的淫水像夏日的雷雨般猛洩而出,一陣一陣接連地洩個不停,把我的床單浸濕了一大片,媽媽不時地呻吟著.........  

  我知道媽媽快要進入高潮了,更加賣力地扭動著,揮動我的陽具直搗她的小穴心,同時頑皮地問:『媽媽!妳舒服嗎?』

  媽媽沒命地浪叫著道:『媽好舒服!』

  我捧起媽媽的臉,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字說:『媽媽,嫁給我好嗎?』

  媽媽的眼又有些濕潤說:『你……確定了嗎?』我肯定的點了點頭吻著媽!媽媽被我吻到再次撲到我的懷裡……

  她的嬌軀這時已流出一層汗珠,舒服得三魂七魄都快要散掉了。

  我說:『媽媽,妳不嫁我,我就把陽具抽出來了喔!』

  這當然是故意逗著她的,這麼美好的天仙媽媽,我的陽具哪有不吃的道理?媽媽突然地嬌軀一陣抽搐,兩隻玉手更是死緊地抱住了我的闊背,像發了瘋也似地抖篩著肥臀配合我陽具的韻律,浪聲大叫:『媽媽......要......一輩子......做你妻子!』  

  這時媽媽原本緊窄的肉洞,已經被我幹得漸漸鬆了,加上她大股噴洩的淫水滋潤,讓我的抽插更是得心應手,越插越快,陽具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吱!』聲和淫水抽動的『滋!滋!』聲,混合著媽媽小瓊鼻裡哼出來的浪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在這春天迷人的夜晚裡四處迴響著。

  媽媽舒爽得猛搖榛首,髮浪翻飛之中,散發出一陣陣溫馨的迷人香味,我的陽具也不負媽媽所望地越幹越深入,已經把整根的陽具頂到了媽媽的穴心子上,使她貝齒咬得吱吱作響,媚眼番白地大聲浪叫道:『媽媽......要......小便!』  

  只見她嬌軀一陣抖顫,長長地喘了一口氣,洩出了一陣陰精尿液,軟綿綿地癱在床上,昏迷過去了。

  我趴在她顫抖抖的嬌軀上,見她呈現著滿足的微笑,讓我太高興而驕傲了,雖然我還沒有射精,但是能使媽媽啊爽到如此欲仙欲死的境界,征服一向高高在上的媽媽,真是令我雀躍萬分。

  我吻著媽媽的嬌靨,邊想道:『奇蹟!真是奇蹟,想不到被媽媽撞見我偷看黃色書刊的結果,竟能玩到媽媽千嬌百媚的肉體,若不是因緣巧合,怎能和我親生的母親攜手共赴巫山雲雨,享受顛鸞倒鳳的樂趣呢!』

  媽媽被我吻得『嗯!……嗯!』地輕輕呻吟著醒了過來。

  我繼續邊吻著她邊道:『媽媽!妳醒了,還舒服吧!』

  媽媽嬌羞滿面地道:『嗯…媽媽……舒服……死了……』

  我不再答話,反正玩都玩過了,陽具還又硬又翹地插在她的小肉穴中吶!我把陽具抽出一半,又猛地挺了進去,媽媽震得嬌軀一抖,雙手緊抱著我,浪聲叫道:『哎………啊……』

  我突然停了下來,道:『不要用你叫我,要叫丈夫才可以,不然我就不幹妳了。』

  媽媽被我吊足了胃口,只好又嬌媚地叫:『好……吧……媽媽……叫你…丈……夫……了…』

  我看她急得都快掉眼淚了,粉臉羞紅,別有一番嬌媚的情趣,聽她叫得這麼淫蕩熱情,肥嫩的大玉臀也開始搖動了起來,不忍心再折磨她,終於又挺動著陽具對著她的小肉洞插幹了起來。這樣又引起她另一波的慾火,叫道:『呀……呀…』

  媽媽舒服得像靈魂兒飄在空中一般,我也興奮地屁股一直往她小腹挺,把陽具每次都深深地幹入她的小穴裡......
  
  媽媽也很努力地把她的肥臀直往上挺動!

  她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對著我的陽具湊上來,好讓她的小肉穴跟我的陽具更緊密地配合著,她真是個嬌豔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蕩無比的叫聲,我相信不論是哪個男人聽到了,都會忍不住地操著陽具插幹她。

  我見她酥胸前的兩團肥嫩飽滿的大奶子搖來盪去地抖得可愛,不由得伸出魔掌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乳房,入手又嫩又暖,極富彈性,手感美極了,又揉又捏、又撫又磨地玩得不亦樂乎,峰頂兩顆奶頭又被我揉得硬挺了起來,我看得垂涎欲滴地禁不住俯身一口含住它們舐咬含吮著,媽媽的嬌靨顯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著上氣接不著下氣,媚眼半閉,如癡如醉地張著櫻桃小嘴猛吸著氣,姣美的粉臉紅郁郁地浪得讓人不得不加快抽插的速度狂幹她。

  肥臀的動作瘋狂地搖擺挺動,一股陰精,向著我的大龜頭上澆來,最後她叫:『不行啦……呀…』

  我也在她大叫的同時,把一股精液直噴向她的穴心子裡,酥麻麻地和她並疊著擁抱而眠。

  睡了二個多小時,我才在她輕微的蠕動之中醒了過來,只見媽媽被我壓在身下,媚眼直凝睇著我,滿臉嫣紅的羞恥之色,大概她又想起了我和她的血緣關係,一股世俗的倫常之念使她不好意思面對著我。

  我見氣氛沈悶,輕吻著她的臉龐道:『媽媽!妳洩得舒服嗎?』

  『嗯!……』的一聲,不好意思的她忙把嬌靨藏在我的胸前,這嬌羞的神態,就如同剛開苞的新嫁娘,讓人又愛又憐。

  我再用雙手輕輕撫著她那又滑又暖的屁股,道:『媽媽!今晚就是妳和我的新婚之夜,媽妳留下來和我一起睡覺吧,以後我們都要睡在一起,每天玩美妙遊戲,好嗎?』

  媽媽含羞帶怯地微微點了頭,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兩人互相吸吮著彼此的唾液,吻罷,四目含情地對望了一眼,就此交頸而眠了。

      次晨還是我先醒來,才十多歲的我剛睡醒自然都是下體勃起硬硬的,何況身旁還躺著具渾身赤裸的肉體,我用手摸著媽媽的光滑大腿,陰莖充血得更加堅硬了,側過身伏在媽媽吮吻乳房,沒幾下媽媽也被我弄醒,乳頭正被我吮得翹硬........
   
     「媽...我又硬了。」

       媽媽笑著摟住我吻:「又想要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答:「媽、你累不累?」

        媽媽依舊吻著用手握住我的陽具套弄起來說:「不累,睡了一晚精神多了.....來,上來吧!」

       我爬上去壓住她,媽媽把腿張大了些,一手持握著我的陽具引導到她私處,把龜頭頂在她穴口的大陰唇處磨著,我感到她的洞口也盡都濕了,不過我也不急,嘴吮住她的奶頭輕輕啃吮著,媽媽逐漸喘著粗氣呻吟起來,這才把龜頭納入洞口,雙手捧抱在我屁股上往下按,陰道囗都是滑滑濕濕的,我挺著腰收縮著屁股一下一下地做著活塞運動。粗壯的陽具出出入入地在她陰部歡快地塞著,媽媽把腿張得更大,還稍微擡高些,以便我每一下都能塞入沒頂.....我再次扛起她的雙腿架上肩,下身抽動得更頻繁了,啪啪啪.....作響!下身的肉在撞擊著。

       「呀、呀.....呀!!!....」媽媽叫得更大聲了.....終於,我射了,射出了熱騰騰的精液,將精液注入媽媽的體內。

      在我射完之後,媽媽重重的喘了口氣。我想,我把的精液都射光了。不一會兒,我看見白色的液體從媽媽的淫穴流出,流到了床單之上。

     調整了一下呼吸,我抱著媽媽,躺在她的身邊。她靠在我的胸膛上,露出精疲力盡昏昏欲睡的模樣。我沒有打擾她,只是靜靜的發現了媽以前我未看過的另一面。從前那個有點憂鬱以家庭工作為重心的媽媽不在了。坐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充滿風情的女人,可是我媽媽只不過展現的是不同的一面。那種笑意裡蘊含著中年女人獨特的成熟韻味,她的嘴角勾起清晰向上的線條隱隱散發著妖豔氣息,在浪漫氣氛裏,媽看我的眼神似乎也充滿了另一種味道說。

       媽媽滿足地把身子伏在我的懷中吻著,雖然以後的安排婚禮及新婚生活上還會有些挫折,但無論什麼也不能把我們母子分開了。

      媽媽喜歡在京都舉行日式傳統婚禮。她頭戴一朵朵大大的白花頭飾覆蓋頭部的左半邊,右邊則讓頭髮自然垂下,身上穿著白底繡金鶴的改良式「白無垢」性感無袖低胸的裝扮嫁衣,顯得艷冠群芳明艷動人。晚上將結婚對戒戴在媽媽左手的無名指上。

      成了妻子的媽媽變得千嬌百媚,我放棄學業,開始了家中網拍,媽媽也幫忙我,這讓我更是每天都摟著媽媽這女人,讓我無時無刻都享受甜蜜愛情。像對新婚夫妻那樣,相依相偎。只要媽媽在我身旁,我便心滿意足。媽媽在性事上變得大膽起來,樂於接受性慾旺盛的我,隨時隨地對她的熱吻、愛撫,還有掀起裙子,雪臀就做的隨意作風,每天起碼要與我性交兩次。

       在我們新婚三周後,媽媽羞澀的告訴我,她的月經沒來。然後,是我倆焦急的等待,當她再次告訴我,她已經確定懷孕後,我們母子倆都非常興奮。37歲的高齡媽媽再次懷孕,要我全天候服侍。 剩下的日子,看著媽媽腹裡帶著我的孩子走來走去,臉上掛著懷孕婦女所特有的幸福光芒,尤其是現在,她懷著的是她親兒子的種,對此我感到非常自豪。

      九個月後我十九歲,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大女兒。

     近年搭上國內銀行不良債權大清倉的順風車,擅長危機入市、對不動產市場嗅覺靈敏的媽媽撿到不少便宜資產。透過銀行買下一批香港地區不良債權的房子,每戶原價一千萬元的房子只花三百萬元就買到,後來再以每戶八百萬元賣給地產公司,獲利三三%。

     對大多數個人而言也是如此,買房子常要用盡一個人一生的積蓄,背著重重的殼,動彈不得,不過,如果買<法拍屋>「俗稱銀盤」就能減少奮鬥至少十年。我舉新成立的公司一位會計的例子說,當初她用每尺3萬元買淺水灣的房子,可是同時間該地法拍屋只要137萬元,790尺只要三百萬元,新屋和法拍屋高達2百萬元的差價,可能就要讓一個上班族奮鬥一輩子。

      不過,有不少人認為買法拍屋是買失敗者住過的房子,深怕「風水不好」,針對這點,媽媽認為,每個人一生都有起伏,沒有什麼好介意,媽媽自己不只住法拍屋,也開法拍車,媽媽說,例如一台市價一百萬元的benz車,有人開了一、兩個月,繳不出貸款,變成法拍車,通常20萬元就可以成交,而且,開了一年以後,還可以九十萬元的二手車價格出售,賺了錢再換車。

       憑著這些年來手上攢的錢,我們申請成為加國公民,讓我們一家可以定居國外。

      當我白天在書房中經營香港生意的時候,媽媽就在家裡看顧聰穎可愛的女兒,而每天黃昏,當女兒在小床上入睡,就是我們母子的快樂時間。媽媽還是這樣地溫柔敏感、善解人意,每當我褪下她的內褲時,雪臀上早已沾洩大片蜜汁,等著她親生兒子的愛寵。

       洗過澡,為彼此擦拭乾淨,我們便會回到臥房,一次又一次,作著那永不厭倦的纏綿愛戀。媽媽最愛把頭低下為我口交。張開濕潤雙唇含住我的陽具,開始吸吮我的濃縮精液。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