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4, 2013

和妈妈的亲密接触

   说起我和妈妈的亲密接触,还是三年多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才刚刚十七岁,上高中二年级,我家里只有一间屋子,两张床,一张是单人的,另一张是双人的,我爸爸经常的出差,一年倒有半年多的时间都在外地,所以我不是和叔叔家的表姐一张床,就是和妈妈睡一张床。

  记得表姐那年二十四岁,因为她家和我家一样,都不太有钱,所以还没有嫁出去,叔叔和爸爸一起出差走的,所以表姐就住在我家。

  我妈妈生我时也只有二十二岁,所以妈妈现下才三十九岁,还算年轻呢。说起妈妈来,还真是个美女,她的三围很标准,大概是36,25,36,可是妈妈的长相就很一般了,不过她有一头长发,很漂亮的。

  我看过不少的A片,那里的女人的身材和妈妈比起来还要差上一截子,我今年虽然才十六岁,不过我很早熟,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差不多相当于二十几岁的男生了。

  所以我和表姐睡在一床时,我就老是想看看表姐的身体。现下是夏天了,因为表姐是和我睡在一起,所以她睡觉时不脱衣服,只好穿着裙子睡了,不过有风扇吹着,倒也不觉得太热。

  每次当她睡熟时,我就悄悄的把风扇吹向表姐的裙子处,将她的裙子吹得起来,就会露出了她的内裤,她的身材也算不错,不过比起妈妈来差多了,因为她要比妈妈胖了一些。

  她总是喜欢穿那种比较性感,暴露的黑色蕾丝内裤,这种内裤通常是又窄又薄,表姐的屁股很圆也很挺,她的阴部也比较丰满,每次我都会看见她的大阴唇有一半儿都露在外面,阴毛稀疏,看得我眼睛发直。

  有时我看得下体的肉棒硬硬的,就会禁不住伸出手去,摸表姐的大阴唇,我怕她醒来,只能轻轻地摸,她的阴唇又软又温,手感非常好。等我摸够了,我又躺在表姐的身边,把手伸进她的背心里摸她的乳房,夏天时她一般不戴乳罩,所以我每次都能摸她丰满的乳房个够。

  我的动作很慢,她一般都睡得很死而不会查觉。有一天晚上我摸她的乳房,正摸得高兴,她不知怎么的醒了,马上查觉到了我在摸她的胸,她扭过头看着我,我有点心虚,也看着她,不过手还捏着她的左奶子,表姐显然有点生气,但是她一向都很疼我,老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所以她只是轻轻地伸手拿开我的手,就把身子转过去,接着睡了。

  有了表姐的娇惯和纵容,我更加的大胆了,到后来发展到了一面躺着,下面的手撩起表姐的裙子,隔着内裤摸她的阴唇,有时我还掏出我的肉棒,在表姐的大腿上来回磨擦,表姐一方面娇惯我,一方面也不好意思声张,只好每天忍受着我的性骚扰了。

  不过我觉得,她也是挺喜欢我摸她的,因为我每次摸她的时候,她的下体都会湿,我在黄色书刊上看过,只有女人在性兴奋的时候,下面才会湿,所以我想表姐一定是被我摸得春心萌动了,她舒服,我过瘾,所以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

  可是好景不长,表姐处了一个男朋友,不到一个月,她就叫那个男的给搞了,因为有一天晚上表姐回家很晚,妈妈又不在家,她回家后说要一个人睡一床,我说不好,她却生气了,我只好依她。

  我等她睡着了,偷偷地跑到她的床上,用手去摸她的阴唇,没想到她没穿内裤,我想,不对呀,表姐今天早上明明是穿着内裤的,怎么不见了,这还不算,表姐的大阴唇又湿又黏,阴唇也比平时明显的肿胀了许多,我就知道她一定是叫男人给搞了,把我气得够呛,我早就想搞表姐一顿,一直也没下定决心,这下完了,表姐已经不是处女了。

  这时表姐又醒了,她看见我又在摸她的阴唇,很是害怕,我说你不要怕,我知道你被搞了,不过我不会告诉妈妈的。

  表姐很高兴,她说其实她根本就睡不着,我就要表姐给我讲讲她和那个男的做爱时的情景,表姐起初很害害羞,不肯说,后来我以告诉妈妈相威胁,她只好说了。

  她说那个男的先是脱光了她的衣服,后来又掏出阴茎来叫她吃,她不想吃可那男的非要她吃,她只得吃了。

  我问表姐吃男人阴茎的感觉如何,表姐说又粗又热,害羞死了。

  我听着听着,下体的肉棒也立了起来,我要表姐也给我吃,表姐死活不依,我说你宁愿吃别的男人的,也不吃你亲弟弟的呀,表姐一想也是,她一向对我很好,就吃起我的肉棒了来,我是头一次和女人口交,感觉十分的爽,表姐的口技不错,口水弄得我的肉棒水亮水亮的,我感觉我快要射了,也没告诉表姐,一下子射在了她的嘴里,表姐极力想拔出来,我按住她的头不叫她拔,把精液全都射进了表姐的嘴里。表姐想吐出来,我说你要是吐出来,我就把你被人搞的事情告诉妈妈,表姐气得不行,只好将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她吞下了后,说那个男人的精液她也没吞,却吞了我的,我说我不是你的宝贝弟弟嘛,表姐真是哭笑不得。

  我趁热打铁,跟表姐说我想干她的小穴,表姐这下死活不干了,我那时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肉棒了,强把表姐的衣服全都扒了下来,把自己已经涨得难受的肉棒插进了表姐的阴道里面。

  表姐紧紧地搂着我,嘴里头却叫着不要不要,我那里管她,一顿狠命地抽插,干得表姐在床上乱扭乱喘,我又射了,射在了表姐的阴道里面,表姐吓得哭了起来,说那人男人的精液她也没叫射进来,我说不要紧,如果你怀了孩子,就说是他的,叫他负责,表姐一想,已经这样了,也没别的办法,也就点头默许了。

  没想到过了两个月,表姐果然怀孕了,那男人还真以为是他的呢,出钱帮表姐打了下来,表姐却偷偷地对我说其实那孩子是我的,我心里比吃了蜜都甜。

  又过一个月,表姐和那个男的结婚了,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和妈妈,爸爸在外地赚了些钱,回来了一趟,帮家里又买了一个大房子,这间房子相当不错,有三个房间的,还有独立的浴室可以用。可是爸爸又出差了,要半年才回来,妈妈心里很不高兴,我却比谁都要乐。

  开始几天,我一直都和妈妈分开睡的,有一天,我提出说自己睡一个屋子很害怕,要和妈妈一床睡,妈妈气得说你都多大了,还害怕呢,只好和我一床了。晚上,我趁妈妈睡着之后,偷偷地撩地妈妈身上的褥单,吓了一跳,原来妈妈竟然没有穿内裤!我这才知道了,妈原来一直都是裸睡的,我借着月光仔细地看着妈妈的下体,妈妈的大阴唇也很丰满,两片紧紧地贴着,就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

  阴阜高高隆起,像是一个小肉馒头,十分诱人,阴毛也不多,稀稀落落的,太清楚了,甚至连屁眼也看到了。

  我不禁伸出手去,轻轻地摸着妈妈的阴唇,感觉手感比表姐的还要好,其实只不过是在摸妈妈的,多了一份神秘感而已。摸了一会儿,我怕妈妈醒过来,就收回了手,替妈妈盖好被单,起来到浴室里去打手枪,打完了才回去接着睡觉。

  第二天,我撩开被子,却见妈妈穿了一件内裤,虽然这条很性感也很窄,却也没法子直接的摸到阴唇了,我很不甘心,就伸手到妈妈的胸前,隔着妈妈的胸罩摸她的乳房,妈妈的胸罩也只穿那种吊带式的蕾丝情趣胸罩,感觉上基本和直接摸妈妈的乳房差不多,我摸了一会儿,就去浴室里打手枪。此后的日子,我只要有一个晚上不摸妈妈的阴唇或者乳房就会睡不着觉,而且天天晚上都要打一次手枪。

  有一天晚上,我和妈妈睡得早了一些,我照例隔着妈妈的胸罩摸她的乳房,虽然已经很过瘾了,却还不知足,我就拿了一把小剪刀,将妈妈胸罩的两个罩杯之间悄悄的剪开,妈妈的乳房很丰满,胸罩也很紧,这一剪开,两个罩杯就一下子弹开了,妈妈的两只漂亮的乳房完全显露在我的眼前,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端详妈妈的大乳房,雪白的,又很坚挺,两只小乳头是深红色的,我听说处女的乳头是浅粉色的,而成熟的女人的乳头才是深红色的,看来此言不虚。

  我轻轻地用手指尖捏了一下妈妈的乳头,很硬,也很有弹性,我不禁用舌头舔着它,舔着舔着,又开始用两只手去捏揉,妈妈的乳沟好深,我想,要是把我的肉棒放在妈妈的乳沟里面磨擦,一定会爽得不得了的,正想着,妈妈本来向着外面的头一下转了过来,两只眼睛看着我,从她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出,妈妈有点生气了,我吓得不敢动弹,妈妈也没说一句话,我们俩就这样的对视着,大约过了几分钟,妈妈忽然笑了,她伸出手来,轻轻地将我放在她乳房上面的手拿开了。

  我大松了一口气,知道妈妈若不是很疼我,一定会打我的,至少也会骂我一顿。妈妈问我,为什麽要这么做,我说我喜欢妈妈,妈妈问我从什麽时候开始摸她的下体和乳房,又学会的打手枪,我这才知道妈妈早就知道我打手枪的事情了,就说了实话是从国中一年级就开始的,妈妈又问我什麽时候变得这么大了的呀,我想她是在问我的肉棒,我说从高中一年级。

  妈妈又嗔怒地说我不应该剪坏了她的胸罩,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个胸罩,我向妈妈道了歉,妈妈亲了我的脸一下,要我从此好好的睡觉,不要再这样了,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的念头。我对妈妈说,要是妈妈肯帮我口交,我就老老实实的睡觉,妈妈吃惊地说那怎么行,我说为什麽不行呢,妈妈说她听说过口交,却从没有试过,只是觉得把自己儿子的阴茎含在口里,无论如何也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

  我说那你帮我打手枪也行,妈妈被我弄得没了办法,只好帮我打起了手枪,妈妈打手枪的感觉和我自己的感觉差不多,也很爽,只是有时候角度不对有点疼,我告诉妈妈,她及时的调整了角度,好多了,我很快就射了精,全都射在了妈妈的小腹上面,妈妈起来去洗了澡,我也洗了,然後一起睡下,那夜我睡得很香。

  第二天晚上已经快十点了,妈妈却还迟迟不肯上床,我知道妈妈是害怕我再要她给我打手枪,就撒娇地搂着妈妈亲她的嘴,妈妈被我亲得满脸通红,只好脱下衣服上床。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薄棉短T恤,我知道她不想叫我摸她的乳房,可是她一躺下,我就搂着妈妈,开始摸她的两只奶子,她的T恤衫十分的薄,就跟没穿衣服一样,妈妈假装生气,说我要是再摸她,就不会和我睡一个床了。

  我说妈妈什麽时候肯帮我口交一次,我就再也不摸她了,妈妈说什麽也不肯,她说可以帮我打手枪,我说那也行,妈妈给我打了一会儿,我感觉要射了,就一翻身骑在妈妈的身上,将阴茎顶在她的阴阜上,上下的抽动,不久就射了,这回都射在她的胯间里,还有一点粘在了她的阴唇上,妈妈连忙起来,到浴室里去很仔细地将粘在身上的精液仔仔细细地洗了乾净。我知道她是怕怀孕,妈妈曾和我说过她已经有一年多没和爸爸做爱了,要是她怀了孕的话,那可就坏事了。

  一连几天,我都是要妈妈给我打完手枪才肯入睡的,可是妈妈却从不愿给我口交,有一天晚上,妈妈向往常一样的给我打着手枪,我享受着妈妈给我带来的快感,心中十分的快意。

  无意中一瞥眼,看见了妈妈穿着的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我想起了在一些A片中,男的经常会用手指和嘴来玩弄女人的阴部,她们通常都好像很爽似的,我就坐起身来,妈妈还以为我不想打了呢,心里暗自高兴,忙松开手站了起来,我却伸出手去脱妈妈的内裤,妈妈吓了一大跳,问我要干什麽,我笑着不说话,妈妈抓住我的手不叫我脱她的内裤,可她那里强得过我?

  我强脱下了妈妈的内裤,妈妈的阴部我看过一次,那还是我第一次和妈妈睡觉时看的,我把妈妈按在床上,将她的双腿分开,我则跪下来,仔细地欣赏着妈妈那好似水蜜桃一样的大阴唇,妈妈害羞极了,极力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阴不让我看见。

  我干脆抓开她的手,一下子用嘴堵在她的大阴唇上,妈的大阴唇又温又软又湿,吃在嘴里感觉很爽,我平生头一次吃女人的阴唇,又是我亲爱的老妈的,所以我吃得十分的卖力,又舔又吸,还不停地用嘴轻吻妈的阴蒂头,妈妈被我大胆的动作惊呆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躺在床上喘着气,两条腿夹在我的腰间,双脚在我的后背上蹭来蹭去,显然也是十分的兴奋了,又过了一会儿,妈妈开始轻轻地呻吟,两只手使劲地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往她的胯间按着,我知道我已经激起了妈妈的性欲,便更加得意了。

  我停止了用嘴,改用两只手指轻轻地伸进妈妈的阴道里,先伸进一半,妈妈轻声的叫了一声,我问妈妈是不是弄得疼了,妈妈却不说话,我想妈一定是不好意思,就一下子将整个手指都插进了妈的小穴里,妈妈短促地叫了一声,闭着眼睛,大口地喘着气,我停了一会儿,见妈妈并没有什麽不舒服的意思,就开始用手指抽插起妈妈的小穴来,妈妈先是轻轻地喘着气,到后来就随着我的动作叫起了床。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亲耳听到妈妈叫床的声音,简直令我浑身血脉贲张,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妈妈叫床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我突然停止了动作,妈妈喘着气起来,抓着我的手,眼神里充满了恳求的神色,我知道妈妈的性欲已经完全被我给挑起来了,便趁热打铁的要妈妈跟我口交。

  妈妈满脸通红地想了一会儿,然後轻轻的点了点头,我高兴极了,连忙躺下,分开两腿,妈妈这时已是浑身一丝不挂了,她跪在我的两腿间,一只手扶着我的肉棒,慢慢地将它放进她的嘴里,然後将嘴闭上,开始插动着,我只感觉到我的肉棒又热又烫,还感觉到了妈妈那火烫的舌头紧紧地贴在肉棒上的感觉。那种感受,是根本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了,我的手抚摸着妈那长长的秀发,看着我的阴茎在妈妈的嘴里进进出出,心里真是美极了,妈妈的屁股很大也很圆,她跪下时,肥大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我看着妈妈那浑圆的大屁股,下面的阴茎更硬了。

  过了一会儿,我的肉棒上沾得全都是妈妈的口水,水亮水亮的,我看着看着,腰间一酸,精液一下子射出来,全射进了妈妈的嘴里,妈妈先是一怔,然後便咕噜地一声,将我所有射出来的精液都吞下了肚!把我唬了一跳,我没想到妈妈会这样的大胆,我射完之后,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妈妈也倒在床上直喘气。

  过了一会儿,我问妈妈刚才为什麽会把我的精液全都吞下去,妈妈说那是因为是我的精液,我高兴极了,搂着妈妈亲她的嘴,妈也动情地抱着我,回吻着我。

  我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伸到妈妈的胯间去摸妈妈的小穴,妈妈紧紧地抱着我,吸吮着我的嘴唇和耳朵,我下体的肉棒已经硬得不行了,便跪了起来,分开妈妈的大腿要上妈妈,妈妈吓坏了,说什麽也不让我上她,可是她刚刚被我撩拔得春心荡漾,所以态度也不是十分的强硬,我将妈妈按在床上,强将我的肉棒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里面。

  妈妈的小穴又滑又紧,插进去一点也不费力气,我用力地干着妈妈,妈妈被我抽插得大声叫唤,闭着眼睛乱扭头,我干了一会儿,又射了,大股的精液全都射在了妈妈的体内,妈妈吓得哭了,说如果怀孕了可怎么办,我说不会的,就算是怀了,也可以说是爸爸的呀,妈妈说她已经有一年多没和爸爸做爱了,我说那就等爸爸回来时和他做一次,不就行了,妈妈一想事已至此,也就只好这样了。

  从那往后,我几乎天天都和妈妈做爱,至少也是两天做一次,而口交则是家常便饭了。

  我们俩就像情侣一样,没人的时候就会搂在一起热吻。我们无论在什麽时候都可以做爱,有时妈妈正在煮菜,我也会从她的身后撩起她的裙子,扒下她的内裤,然後掏出阴茎来,从她身后干她;妈妈在房间里扫床,我会突然从她身后抱住她,一只手脱掉她的裤子,另一只手掏阴茎。然後就插进妈妈的屁股里去干她的小穴,直干得她躺在床上,左右的扭着头,万缕青丝散落在床上,煞是好看;有时妈妈正在浴室里面坐在坐便上面小便,我也会拉开裤链掏出阴茎来,强塞到妈妈的嘴里和她口交,然後将精液射到她的嘴里。妈妈说这是她上辈子欠我的。

  不过有的时候妈妈也会色色的,我们俩坐在沙发上一块儿看电视,妈妈会忽然解开衬衣的扣子,脱掉胸罩,然後将乳头塞到我的嘴里,我则一边吃着她的乳头,一边摸她的小穴,然後我站起来,用她的两只大奶子将我的肉棒夹住和她乳交,最後才把妈妈抱到床上和她做爱。

  我喜欢让妈妈跪在地毯上吃我的阴茎,从浴室的大镜子里面,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妈妈脱光衣服,撅着大屁股和我口交的情景,那时我就会有一种满足感。我还喜欢干得妈妈在床上乱滚乱扭,看着妈妈那欲仙欲死的样子,我觉得自己很威猛。

  有一次,我给妈妈吃了一粒叫做“黑寡妇”的春药,那是我的一个同学从那家里偷出来的,妈妈吃下了之后十分钟,满脸骚红,先是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又扒下了我的衣裤,她这么的主动,还真是头一次。

  然後她又跪下要我把阴茎塞到她的嘴里,口交了一会儿,我开始干她,那天我也变得特别的有耐力,干了妈妈快一千下了还没泄,妈妈已经达到高潮了,我的肉棒却还是硬硬的,我拔了出来,喘了喘气,然後猛力地插进妈妈的屁眼里狠命地干了几百下,妈妈疼得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来,后来我终于射了,射在妈妈的直肠里头。完事后妈妈说,以後不要再给她吃那种药了,也不要再干她的后面了,很疼不说,干得时间太长,连高潮都给冲淡了。

  妈妈和我口交的时候,从不将我的阴茎整个都吞下口去,而是只吞进一半,再往里进时她就会会手挡住,不知道那是为了什麽。我和妈妈的这种关系,一直保持了两年多,在这两年里,我们做了不下几百次爱,口交也差不多有五百多次了,但是再也没有肛交过了,可能是妈妈总会嫌疼的缘故吧。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终止了我和妈妈的这种亲密的关系。那是一天的下午,妈妈正在坐便上小便,我走了进来,妈妈很害羞,要我先出去,我笑嘻嘻地走过去说想摸摸妈妈的小穴,妈妈有点生气了,我没有理会,伸手到妈妈的下面去摸妈妈的小穴,妈妈刚刚小完便,阴唇有点湿湿的,我说想要妈妈将小便便到我的嘴里去,妈妈气坏了,说我不尊重她,我坐在妈妈的大腿上,一面挖着她的小穴,一面要妈妈低下头吃我的肉棒,妈妈含着眼泪吃了,等我射过了之后,妈妈的脸色十分难看,我想,她一定是有点生气了,等到了晚上,我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她生气地拿开了我的手。

  我骑在妈妈的身上,妈妈又狠狠地将我推开,然後起身到另一张床上睡去了。我才知道事情不妙了。

  一连几天,妈妈没有叫我碰她一下,我问妈妈为什麽,妈妈冷冷地说,只因为那天在浴室里,我的那些要求和动作使她觉得我就像是在对待一个妓女一样。

  我恍然大悟,心里后悔极了,妈妈又说,这两年的双宿双飞,一定是上辈子她欠我的,注定要还给我,现下我们只能是母子了,以前发生的事情,就当它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也不要再提了。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