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2, 2013

《嫂子的秘密》第六章



  随着校长的介绍,一个有着健康的古铜色皮肤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穿着白
色干净的衬衫,虽然李薇薇大体认得出那是个名贵的牌子,但是穿在周靖平身上
意外的没有那种房地产成功商人的暴发户气味,倒显得眼前的男子文雅的许多,
硬要李薇薇说,她觉得周靖平更像一个大学老师。

  「你好,你就是李老师吧,我刚才听王校长提到你了,了不起啊,年纪轻轻
就是学校的业务骨干。」

  周靖平大方的伸出手来向着李薇薇,被夸奖了业务能力的李薇薇对周靖平第
一印象倒不错,毕竟在学校里依美貌着称的李薇薇平常最讨厌别人拿她当花瓶了,
现在周靖平见到她首先谈及的是她的业务能力而非容貌,这又让李薇薇觉得周靖
平这人很稳重。

  伸出雪白的小手和周靖平握了握,对方并没有如一般男人那样将宛若无骨的
酥手贪婪的抓在手里不肯放开,没有多停留一秒,仅仅保持着礼仪需要的必要时
间,周靖平便主动的放开了。

  「呵呵,今天还是工作之外的私人时间,大家不必拘谨,薇薇啊,坐吧,坐
吧。」

  校长改了称呼,放佛在刻意松弛气氛一样,李薇薇有些不好意思,她不太习
惯被其他男人随便称呼为「薇薇」,不过校长的立场是高于自己的,她不好表示
什么,只能低下柳眉,坐在了餐桌的边上。

  「今天我们吃中餐吧,李老师没什么忌口的吧?」

  「没有的,王校长,周总,你们随意就好。」

  李薇薇因为是从学校过来的,所以脸上只画着淡妆,配上天蓝色的职业套装,
这让李薇薇看起来清爽淡雅,尤其那双大眼睛不经意间流盼到自己眼前的时候,
无论哪个男人都会怦然心动,当然也包括了此时在李薇薇面前装出一副稳重儒雅
气派的周靖平了。

  才发觉自己定住看呆了一小会李薇薇稍稍有些失态,周靖平赶忙自己干咳一
下提醒着自己,眼前的女人可不见得是周珊那种自己只要挥舞着钞票就能随便弄
上床的玩物,自己是急不得的。

  「呵呵,那李老师有什么爱吃的?」

  「什么都行。」

  李薇薇看似随意的态度却透着轻微的消极抵抗,校长大概也察觉到了这个美
貌的历史老师不太喜欢现在的场合,赶紧赔了个笑接过话茬

  「呵呵,周总啊,吃什么都可以的,你点就好,你点就好。」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知道再退让也没什么意思,周靖平叫来了服务员随意点了七八个菜,说实话,
菜肴部分虽然周靖平点的菜都算是精致可口且价格不菲的招牌菜,但还远远算不
上豪奢,大概到了周靖平这样身价的人,已经不屑点几道异常名贵的菜当冤大头
来炫耀自己的财产了吧。

  「李老师喝点什么?」

  「果汁就好……」

  「哎……今天是私人场合,今天晚自习我记得薇薇老师你没课的吧,那稍微
喝点酒精饮料也没什么关系嘛。」

  校长未等周靖平发话就已经帮腔劝着李薇薇喝酒,这让这个黑发大美女稍稍
皱起了柳眉,她有些不高兴校长这个多余的举动。

  「这个,喝点红酒吧,那个也算是水果酿制的,也算是搀了酒精的果汁吧。」

  「周总,我不会喝酒的。」

  「没关系,少喝一点,尽兴就好。」

  大眼睛委屈的眨了眨,李薇薇抿着娇唇不再说话,碍于面子不好直接拒绝周
靖平的提议,毕竟她也知道,校长叫她来就是为了学校实验楼的投资事情的,不
能驳了周靖平的面子,但是不胜酒力的她出于女性的原始自卫意识,是很抗拒和
陌生人喝酒的,尤其在这么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酒店里。

  有些尴尬的僵持了一小会,李薇薇还是不情愿的点点头同意了,她不想破坏
了气氛,毕竟作为学校一方是有求于周靖平的。

  周靖平笑了笑,他很满意这个美女教师在精神上展露的这个小小屈服,在自
己的公司内,他已经习惯了君王一样号令一出无所不从的感觉,自然地也不会喜
欢一个有求于他的学校老师拒绝他。

  给服务员说了一个李薇薇不熟悉的红酒名字之后,点菜就算结束了,周靖平
看到李薇薇还是有些不太爱说话,在服务员走之后便主动搭讪起来

  「李老师是教历史的吧?」

  「嗯……」

  「呵呵,我也很喜欢历史啊,尤其清史,我还听说当年乾隆提拔和珅是因为
看中了和珅长相英俊,而乾隆喜好男风才这样做的,哈哈哈哈历史可真有意思啊
……」

  李薇薇看了看周靖平的笑容,柳眉轻粥了一下张开小嘴说道

  「这恐怕也只是野史随便编出来的,和珅出生于乾隆十五年,他的年纪和乾
隆相差甚远,在他乾隆四十年擢御前侍卫的时候乾隆已经64岁了,周总,你觉
得乾隆都这个年纪了可能还好什么男风么?」

  周靖平原本古铜色的脸被李薇薇反驳的一阵红一阵紫,这个段子原本是一个
拍清宫戏的导演找他拉赞助时候胡吹的,他前几天酒桌上听到后就记住了,没想
到今天在李薇薇面前卖弄反而被这个大美女把老底揭了,这让他有些又羞又恼,
却又没办法说什么,只能闷在心里,烫的脸上不是个正色。

  「哈哈,李老师就是爱认真,要不怎么年纪这么轻就在学校里就成为了历史
组的业务骨干了呢,不过薇薇老师啊,酒桌闲聊嘛,何必那么认真呢,周总也是
说个笑话玩玩的。」

  校长看到周靖平吃了瘪心里也是暗自责怪李薇薇不懂人情世故,在饭桌上和
周靖平这种暴发户较什么真啊?他会知道乾隆和和珅是哪年生的么?

  校长的话让李薇薇低下美目,不好再说什么,倒是周靖平以为旁边的大美女
生气了赶紧陪起笑,他可不想第一次见面就给李薇薇留下不学无术的印象。

  「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公司事务繁忙,所以很多地方探究不深,
在老师面前闹笑话了。」

  这边还陪着笑,服务员已经开始走菜,毕竟人不算多,七八道菜都很快就走
完了,服务员将红酒打开后便在周靖平的示意下退出了包间,有李薇薇这么个大
美女在,多一个陌生人周靖平都觉得对他是个约束。

  殷红色的酒液被倒入李薇薇面前的酒杯里,周靖平主动为这个美丽的历史老
师服务,这反倒让李薇薇愈发的无法推辞。

  自认为优雅的举起高脚杯,周靖平不理会一旁的校长,主动寻着李薇薇的酒
杯轻碰了一下

  「呵呵,今天能认识这么美丽的知识女性实在是我周某的幸运,为了这次相
遇我们喝一杯。」

  周靖平的半强迫式发言让李薇薇满面的尴尬,没想到一上来周靖平就扔下了
校长找自己喝酒,她推脱也不是喝也不是,不过看着校长对自己挤眉弄眼的她也
清楚,不陪好这个土财主,学校的那个实验楼的资金可就真的没着落了,暗叹一
口气,李薇薇只能勉强也跟着端起酒杯,轻碰一下,在周靖平的注视下,用小嘴
抿了一口杯中之酒。

  酸辣的感觉冲入咽喉,虽然冲劲不如想象中的大,但是酒精的味道还是让很
少喝酒的李薇薇有些不适,不过皱皱琼鼻,她还是强迫自己咽下去了。

  看到李薇薇皱着柳眉强迫自己喝下红酒,周靖平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趁着
这个机会,校长赶紧讨好的笑着插进话来

  「呵呵你看周总,现在啊,实验楼……」

  「行了老高,我知道那件事,主抓教育的李市长都和我说过了,你放心,再
穷不能穷教育嘛,不久七百万的赞助么,没问题」

  「嘿嘿,那太好了,太好了,周总能这么爽快我就放心了。」

  校长一听周靖平的口气赶紧直点头附和着,一面转过头继续示意李薇薇,才
刚刚强迫自己吞下酸涩的红酒,李薇薇却只能有斟了一杯举起来冲着周靖平

  「既然周总能这么体谅学校,那……那……」

  周靖平饶有兴致的看着李薇薇粉腮微红的端着酒杯冲向自己的媚态,虽然红
酒总是后反劲,但是不胜酒力的李薇薇一杯酒下肚雪白的粉脸上就漾起娇艳的羞
红色,她自己倒还不觉得,周靖平可是已经看的清清楚楚,心里犹如抓痒一般,
恨不得……

  「那什么呀?」

  「那……那我代表学校的全体师生先敬周总一杯了。」

  李薇薇说完话便又一次仰头喝下了这杯酒,原本文雅的外貌配上这突如其来
的豪爽倒越发的让周靖平喜欢上李薇薇这柔顺外表下偶然露出刚韧一面的性格。

  不过这么像大汉喝白酒一样吞了两杯红酒,让李薇薇的小嘴你已经泛着一股
酸涩的酒味,连她自己都能嗅到那股刺鼻的酒精在口腔里打转时候留下的味道,
胃液翻腾着,她只觉得一股股血流直向脑袋上涌。

  周靖平倒不慌不忙的喝下了自己的杯中酒,看着眼前已经微醉的大美女,校
长早就被他晒在了一边了。

  李薇薇抓起筷子紧吃两口菜,还顾不上嚼出滋味就赶紧咽下压进喉咙里,还
没定下神来,周靖平又举着酒杯递到眼前,这个周总完全把红酒当做了粗人斗白
酒的那种喝法,只想着一杯杯的送到李薇薇的眼前,根本不管她的感受。

  「周……周总……我……」

  「怎么了?」

  李薇薇刚想拒绝这第三杯酒,那边校长已经脸色异常难看的冲着他摇了摇头,
周靖平这个财神爷是得罪不起的,实验楼他早就跟上面夸下海口一定完成任务,
高校长已经49了,年底教育局换届,教育局的一个副局长位置现在竞争很激烈,
实验楼如果能在自己任下开工上马,无疑会给自己政绩加分不少,给上面留下一
个极好的印象。

  单纯的李薇薇当然猜不透校长想的这些,看到校长的苦色还以为对方是为学
校担心,自己当然也不好推辞,只能皱着柳眉轻轻对周靖平摇了摇翘首,抿着小
嘴,勉强自己端起那渗着朱红色的酒杯。

  「没想到李老师的酒量这么好,真是人美善饮啊。」

  周靖平的眼睛此时已经快要透过衣服盯到李薇薇白皙滑腻的肌肤包裹的体肉
里了,这个年轻美艳的历史老师雪腮粉红的样子是那么的迷人,明明样貌各有千
秋,但是比起给人熟透了感觉的周珊,他感觉还是李薇薇更有魅力,有那种女人
独有的稍显清纯羞涩的矜持。

  李薇薇并不喜欢周靖平的玩笑,但是也不好表示什么,再说脑袋晕的厉害,
她眯着眼睛咽下了食道里的残酒后,脑子开始嗡嗡的作响,虽然红酒讲究的是后
劲,但是对于不胜酒力的她,没想到这冲劲来的这么快。

  周靖平不怀好意的再一次端起酒杯,他没有要放过李薇薇的意思,在这个只
有三人的包间内,周靖平完全抛弃了之前绅士的面孔,一杯又一杯的催促着李薇
薇饮下,他知道她有求于她,在校长的监督下,李薇薇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一次又一次,一杯又一杯,吞下酸涩的酒液,恍惚中,李薇薇放佛回到了那
个数年前的盛夏,那个炽热的夜晚,王宁言拥住了她,那一次王宁言嘴里也是放
佛如此的味道,今天她才回味过来,大概那一夜她的宁言之前是喝了酒的吧。

  一瓶红酒饮尽,周靖平有些惊讶,这个柔弱美丽的历史老师怎么还没有醉倒,
这让他有些失望,他没想到她这么难对付。

  「周……周总……今天……不早了……酒也没了……是不是……」

  周靖平还在发愣,李薇薇撑起身子,浑身都是红酒的味道,双眼已经沉的睁
不开,胃里凶浪翻滚,但是还剩下一丝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千万不能在这里醉倒,
绝对不能。

  「嗯……?」

  「周总……那我……走了……」

  话还没说完,李薇薇忽然捂着小嘴朝着包间外跑去,只留下错愕的周靖平看
着那个美丽的背影呆住……

  在卫生间里好一顿挣扎,大概胃液都被吐出来了吧,李薇薇简单的擦了擦了
脸,脑子还是晕乎乎的,她也顾不上补妆了,撞撞跌跌的出了门,没想到周靖平
还在女卫生间门口等着她。

  「周总……你怎么还没回去?高校长呢?」

  「老高啊,我让他先回去了,我看你醉成这个样子,不如我在这家酒店要个
房间你先休息一下吧。」

  「不必了。」

  李薇薇冷冰冰的一口否决了周靖平的提议,让房地产商也暗自骂自己喝多了,
哪有第一次见面的女性就提议让人家开房休息的。

  「啊……也是……是我糊涂了,那我送你回家吧。」

  「周总你也喝了不少酒吧?」

  「没关系,我有司机」

  「那……也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这哪行,你醉成这个样子,这么晚了一个年轻女性自己走多不安全。」

  周靖平假惺惺的卖弄正义感,李薇薇心里却暗自嘲讽着他,到底是谁让自己
醉成这副模样的啊。

  不过周靖平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醉成这个样子,真的遇到起歹心的出
租车司机或者在街上遇到小流氓可就真的遭了,再怎么说周靖平也不至于在送自
己回家的路上当着自己司机的面强奸自己吧?

  忍住头疼仔细想了三四分钟,终于李薇薇点点翘首同意了周靖平的提议。

  躲过了周靖平伸出的胳臂,李薇薇坚持不让周靖平碰到自己的身体,只是示
意他在前面带自己去停车场,周靖平对此也只能暗叹一口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
着,作为一个知名商人强扭女伴这么丢脸的事情周靖平还是知道不能做的。

  五分钟后,李薇薇终于坐上了周靖平的宝马X5,不过周靖平的脸色却并不
怎么好看,他自己主动坐在了后排上,没想到李薇薇却拉开了副驾驶的门钻了进
去,把他自己晒在了后排上。

  告诉了司机自己的住处后,李薇薇便仰起头,将黑长的秀发洒满了椅背,脑
袋晕乎乎的,还是闭上眼睛不说话好受点。

  虽然能嗅到大美女的发香也不错,但是自己原来打的如意算盘全落空了,气
呼呼的坐在后排,周靖平在2个小时都还没觉得一个年轻貌美的女老师会这么难
对付。

  一路无言,到站下车,李薇薇谢绝了周靖平的护送要求后,踉踉跄跄的下了
车往家门走去,其实这段路的记忆在之后她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残存的理智对
付周靖平已经很勉强了,一旦脱离了周靖平戒心一放下,脑子就一团浆糊,全然
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让双腿凭着记忆带自己回家而已。

  辨认钥匙的余力都没有,砰砰的敲响门,一个熟悉帅气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眼
前的时候,李薇薇终于松了一口气,将柔软的身子交给了对方的怀里。

  「薇……薇薇姐?」

  忽然被心爱的嫂子抱住,王宁则心里砰砰的跳,不过随即一阵刺鼻的酒臭钻
进了鼻子里,天啊,薇薇姐你到底喝了多少啊。

  「薇薇姐?薇薇姐?」

  「啊……宁则……今天……呼呼……呵呵……喝了……好多……好多呢…
…嘿嘿……嘿嘿……薇薇姐……是不是……很胡闹啊……嘿嘿……」

  看着薇薇姐咧着小嘴媚笑着说胡话,王宁则一时有些看呆了,忘记回应李薇
薇的问话。

  「嗯……怎么了……宁则……呼呼……一直看着我……好害羞啊……」

  李薇薇躲在王宁则的怀里,明亮的大眼睛仰望王宁则脸,恍惚间她产生了一
丝错觉,这个抱住自己的男人不是王宁则,而是自己心爱的丈夫王宁言。

  「啾……」

  踮起脚跟,李薇薇忽然吻了王宁则的侧脸,吓得少年脸色红红的

  「薇薇姐……你……」

  「嘿嘿嘿嘿……还脸红呢……明明……明明小时候说要娶我的哦……还和我
一起洗澡,那时候都没事……怎么现在……」

  看着李薇薇嫩舌打着结,王宁则总算明白了这个美丽的嫂子现在的处境:她
根本是在耍酒疯啊。

  「薇薇姐,你醉了……」

  「嘻嘻……姐姐醉……醉了吗?宁则……亲亲……亲亲……啾……」

  又用娇唇吻了一下王宁则,现在连他自己脸颊上也满是酒气了,实在不能这
么陪着李薇薇疯了,带着点强硬,王宁则直接抬起李薇薇的美腿,用公主抱将她
直接抱进了卧室。

  将李薇薇轻放在床上,忍住杂念不敢看嫂子醉酒的媚态,王宁则刚想退出卧
室,不想一把却被李薇薇抓住胳臂不肯松开。

  「宁……宁言……薇薇好想你……不要离开我……求求你……陪陪薇薇好么?」

  美目迷离,李薇薇抓住那个结实的胳臂,那熟悉的触感,这不就是自己丈夫
常常拦住自己纤腰的那只健壮,坚实,温柔的手臂么?

  微微睁开眼,「王宁言」真的站在自己眼前,只是呆立在那,任凭自己抓着
他的小臂不放手。

  「宁……宁言……是……是你回来了么?」

  「王宁言」还是不说话,一声不吭的站在床边,这下可急坏了自己,李薇薇
的美目渗出泪水,一把将眼前的男人拽到了身前,放佛一只发情期的雌兽一样。

  被李薇薇忽然猛地一拽,王宁则没有站稳,直接跌坐在床上,还没等反应过
来,脖颈上便缠上了一双柔软纤细的双臂,紧紧地将自己的脑袋压住。

  「宁……宁言……呜呜……你终于……回来看薇薇了……薇薇好想你……好
想你……」

  从刚才开始薇薇姐就一直冲着自己叫哥哥的名字,王宁则尴尬的被李薇薇的
搂住脖子不能脱身,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呜呜呜……宁……宁言……你怎么……也不回来……是嫌弃薇薇丑了…
…老了么……是你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了么……呜呜……」

  孩子气一样的哭闹着向自己心爱的男人撒娇,李薇薇只想着把胸中的思念抒
发出来,她已经想着王宁言想到要发疯的地步了,理智一旦不复存在,哀怨便冲
破了困索的牢笼,流进了自己每一滴血液,随着血管淌遍全身。

  「不……当然不是……薇……薇薇你是……最美的……我最喜欢你了……」

  滴水的美目,弯翘的小嘴,雪白透红的粉腮,曲线优美的脸庞,鼓胀的胸部,
柔软的腰肢,修长的美腿,配上黑长的秀发,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宣示着李薇薇傲
人的容姿,作为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王宁则当然会脱口否定李薇薇否定自己容貌
的任何话语。

  「那……为什么……不抱抱……薇薇……」

  「……」

  「抱我……宁言……抱抱我……」

  没想到嫂子已经完全把自己和哥哥搞混,看着李薇薇嘟着小嘴的娇艳模样,
王宁则心中一阵急促的跳动,双臂开始慢慢伸出,想要扶起李薇薇的上身,将她
揽入怀中。

  「宁……宁言……」

  忽然李薇薇小嘴念出了哥哥的名字让王宁则心中一紧,天啊,我在做什么,
我怎么能……怎么能……这是我哥哥的妻子啊……这是一直照顾着我,为我着想,
保护我长大的哥哥的妻子啊……我……

  王宁则眼睛开始模糊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上天要给予自己这样的惩罚,明明
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在怀里,为什么我就没有资格去抱紧她,爱抚她呢?

  手臂渐渐地无力垂下去,心里一片刀割一样的疼,他不能再抱着李薇薇了,
他必须放开她。

  就在放弃的一刹那,忽然带着酒气的一张柔软唇瓣冲了过来,直接贴住了自
己的嘴巴,贪婪的缠住了自己。

  「零……连……薇薇……爱……里……」(宁言,薇薇爱你)

  被李薇薇的突然袭击彻底弄的呆住,王宁则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傻傻的呆
坐着和李薇薇拥吻着,大脑里闪烁着一个个自己难以忘却的记忆:八岁第一次对
李薇薇说我喜欢你,十二岁和李薇薇最后一次洗澡,十三岁的那个夏日看到了李
薇薇裸着雪白的身体和哥哥在床上翻滚着,十四岁在婚礼上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
满脸幸福的躲在哥哥怀里浅笑着……

  一幕幕的碎片萦绕在脑子里,就在要拼合的那一瞬,却又被唇间柔软的触感
击的四散破裂,将他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直面着眼前的大美女。

  「嗯……哦……」

  撬开彼此的双唇,嫩滑的美舌闯入了自己口腔内,与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淡酸的红酒味道也渗入了自己的味蕾内,让王宁则俯下身子,独自品尝着暗恋的
青涩,与李薇薇肆意拥吻着。

  「宁……宁言……来嘛……薇薇……快一点吧……」

  拉住宁则的脖子,杏眼惺忪的李薇薇将两只美腿分开,裙子和内裤不知道什
么时候已经被褪下,只剩下还穿着衬衫的上身和一双丝袜裹住的美腿横陈在王宁
则的面前,誓要将他的理智全部击垮。

  两只裹着黑丝的美腿呈M型分开,李薇薇雪白的小手探到了王宁则的胯下,
开始主动替对方解开裤带,她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她需要她的「王宁言」,就在
现在。

  推开薇薇姐,推开薇薇姐,脑子还有一个声音在声嘶力竭的呐喊着,但是似
乎越来越弱,王宁则只觉得浑身的血气在上涌,代替那个刚才要求自己推开的声
音,另一个愈发清晰的声音在反问着自己: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谁?嫂子?哥哥的
女人?自己的薇薇姐?不,不是,都不是,她只是李薇薇,是……是此时只属于
我的李薇薇!

  心中大声回答着这个反问,王宁则将一切的一切都抛在脑海后,主动解开裤
带,一拥而上,压住了李薇薇散发着酒气的娇躯。

  「宁……宁言……」

  没有回答李薇薇带着惊喜的娇叹,王宁则直接将肉棒抵住了美腿分开露出的
蜜唇口上,低吟了一声,便将肉棒直挺挺的推入了那个温润的紧窄肉壶内。

  「啊……宁……宁言……进来了……薇薇……薇薇好幸福……」

  双臂如同八爪鱼一样缠绕在王宁则的背上,李薇薇双腿也攀在了他的腰间,
终于得到了自己心爱男人的宠幸,她死也不想放开她的「宁言」了。

  宁则的肉棒撑满了李薇薇的腔道,湿润的蜜液不住的流出穴口随着王宁则的
运动,逐渐溅湿了两人身下的雪白床单。

  「啊……嗯……宁言……好棒……好好的……爱……薇薇吧……」

  「啊……薇薇……好想……被……宁言干死……啊……薇薇……是宁言的东
西……永远……永远……」

  「宁言……好好的……爱薇薇……让薇薇怀孕吧……怀上……宁言的孩子
……让薇薇永远的跟在宁言的身后……做……你的奴隶……啊……」

  不断地挺动着却只能残忍的听着身下心爱的女人在迷离的时候呼唤着别的男
人的名字,王宁则闭紧双眼,任凭泪水从眼角流出,将脑袋埋入李薇薇散发奶香
的巨乳中间,寻起不切实际的安慰。

  不住颤动的粉红乳头忽然被咬住,李薇薇只觉得一阵电流冲过全身,让自己
抽搐着难以名状的快感,美腿夹住身上男人的虎腰愈发的紧致了,腔内的膣肉也
开始不由自主的从四面八方的逼仄着内里火热的肉棒,似要尽一切努力从那里榨
取出孕育生命的精华。

  「求求……你……宁言……射进来吧……让薇薇……薇薇怀孕吧……求求你
了……」

  心爱的女人在低贱的向自己哀求别人的精液,抱紧那具温软的肉体,王宁则
已经开始低泣着,为什么,为什么都到了这步,薇薇姐你还是忘不了哥哥?

  「啊……宁……宁言……请……请射进进来吧……」

  开始羞涩的闭紧美目,李薇薇摇着翘首,开始忍不住用小嘴咬住自己雪白的
手指,柔软纤细的腰肢已经不住的扭动着配合着腔道内膣肉的蠕动包夹,催促着
身上的男人赶紧射出来。

  「薇薇……我……爱你……」

  「宁言……我……也爱……啊……」

  还未等李薇薇将这句话完整的叹出,在双眼模糊的泪水中,王宁则肉棒抵住
蜜道深处的子宫口,将滚烫的精液一注注的射入了李薇薇的子宫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