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5, 2013

愛子心切的媽媽


愛子心切的媽媽

這件事不應該發生,但卻發生了;我覺得羞愧,但卻並不後悔。 

  高中聯考在即,學校為了讓家長瞭解聯考對學生的重要性,因此特別舉辦了一
場說明會。那天,說明會結束我剛走出校門,突然有輛轎車開過來停在我面前。我
方自錯愕,一個男人已隔著車窗向我搭訕道:「這位太太,妳孩子今年要參加高中
聯考嗎?如果是的話,我可以保證他考取第一志願。」。 

  我心想:「最近騙子很多,莫非又是什麼新花招?」。於是逕往前走,根本懶
得理他。誰知他竟開車貼著我前進,並鍥而不捨的繼續遊說。我被搞煩了,便斥道
:「你這人到底想幹什麼?你再跟著我,我可要報警囉!」。 

  他停下車,鑽出車門打躬作揖道:「這位太太,妳別大聲嚷嚷,那個作父母的
不希望兒女將來能夠成龍成鳳?我可是一片好意啊!」。我打量一下,只見他約莫
60來歲,身材矮小〈只到我肩膀〉,長相醜陋;禿頭、老鼠眼,外加一個大大的
蒜頭鼻。不過他衣著講究,言語得體,倒也不像是個壞人。 

  「你纏著我鬼扯半天,到底想幹什麼?」 

  「太太,大庭廣眾之下說話不方便,妳要是想讓孩子考上第一志願,咱們上車
仔細談談………」 

  一來,我確實為兒子參加聯考擔心,二來,他神秘兮兮的也引起我好奇,因此
我猶豫了一會,便跟他上了車。在車上他語出驚人的表示,只要我肯付出適當代價
,他可以提供本屆聯考試題。我半信半疑,未置可否,誰知他一踩油門,逕往郊區
駛去。 

  我陡然一驚,心想:「他年紀雖大,個子矮小,但終究還是個男人,萬一他將
我載到荒郊野外,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心中一慌,不禁下意識的緊握雙拳
。 

  他似乎察覺到我的不安,呵呵笑道:「太太,妳不要緊張,我不是壞人。再說
妳高頭大馬,年紀又輕,難道還會怕我這個不到150公分的小老頭?」。我極力
裝作鎮定,心中暗揣:「自己身高172公分,體重60公斤,對付這個矮小老頭
,應該沒什麼問題。」。一會,車子到了郊區,停在一棟豪華別墅前。 

  進入大門後穿過一個小花園,便到達別墅大廳。我見大廳鋪設著高貴的長毛地
毯,便在玄關處將高跟鞋脫下。他禮數周到的遞上拖鞋,並殷勤的蹲下來準備替我
服務,我受寵若驚,慌忙謙辭。此時,我眼角一瞥,只見他盯著我裸露的雙腳若有
所思,眼神中充滿了貪婪猥褻。 

  「太太,不要拘束,這裡除了我沒有別人,妳先坐一下,我上樓去拿考題。」 

  他招呼我坐定,便上樓去拿考題。我趁空打量一下,只見客廳寬敞,設備豪華
,尤其是地上鋪設的長毛地毯,更是令我足下生爽,嘆為觀止。我心想:「這老頭
還真有錢,光是這客廳的擺設,恐怕就要好幾百萬吧?」。我正暗自讚嘆,他已拿
著一份資料下樓來了。 

  「太太,這就是今年高中聯考的試題,妳先看一下。」 

  我本能的伸手準備接過考題,但猶豫了一下,手又縮了回來。我心想:「兒子
成績一向很好,就算憑實力也應該考得上,我有必要這麼作嗎?何況,我還不知道
要付出什麼代價呢?」。 

  他見我猶豫不決,便委婉的道:「太太,做父母的苦心我非常瞭解,只要子女
能夠成龍成鳳,作父母就算犧牲再多,也是心甘情願的……考試是很難說的,沒實
力當然考不好,但有實力也不見得一定就能考得好,能讓子女多一分保障總是好的
,妳說是嗎?」。 

  「那……這個……要多少錢?」 

  「呵呵~~只要妳答應我的條件,我一毛錢也不要。」 

  「不要錢?……那我要答應什麼條件?」 

  他沉默不語,只是盯著我的腿腳猛瞧。我一向以美腿美足自傲,也不吝於展露
自己的優點,但他的眼神淫邪詭異,我似乎可以感覺到它正沿著腳趾、小腿、大腿
依序而上,試圖侵襲我成熟隱密的私處。我猛地打了個冷顫,腿襠間竟然泛起一股
睽違已久的熱潮! 

  「條件很簡單,我只要妳陪我一次!」 

  「什麼?……陪你一次?怎麼陪?」 

  面對他無禮的要求,一向端莊矜持的我,本應斷然拒絕才是。但當時我彷彿鬼
迷心竅,竟然問出愚蠢的問題。 

  「太太,從你兒子的年齡推算,妳應該也快四十了吧?妳這個年齡的女人,怎
麼會不知道我的意思呢?」 

  我壓根也沒想到,醜陋老頭曖昧挑逗的話語,竟會使自己產生如此強烈的生理
反應。瞬間,我腿襠間熱潮洶湧,淫水一下就浸濕了內褲。我尷尬的手足無措,彷
彿聞到自己下體所散發出的淫蕩氣息。 

  「妳很熱嗎?臉怎麼這麼紅?」 

  「……對不起……我想上一下洗手間……」 

  別墅豪華的洗手間,整面牆都是化妝鏡,我從鏡中看到陌生的自己。一個肌膚
雪白的女人,有著漂亮的臉蛋、高聳豐滿的胸部,但她嫵媚迷茫的眼神中,卻透露
出幾許慾求不滿的放蕩。「這真的是我嗎!我怎麼會變成這樣?」鏡中的影像,使
我突然清醒,我不禁在心中吶喊:「不行,我有丈夫、孩子,我不能對不起他們!
」。出了盥洗室,我斷然拒絕了他。 

  他神色坦然,不以為意,很有風度的開車送我回家。臨別,他意味深長的說道
:「太太,在聯考前,妳隨時都可以改變主意,我等妳電話!」。 

  本來,事情到這兒就應該結束了,但偏偏我又放心不下兒子。 

  「小威,前三個志願到底有沒有把握?」 

  「唉呀!媽,這叫我怎麼說嘛?考試是很難講的啦!」 

  聽兒子這麼一說,我又緊張了起來。雖然學校老師告訴我,兒子有前三志願的
實力,但兒子一向粗心大意,萬一考試那天有什麼閃失,那可怎麼辦啊?我越想越
緊張,不由自主就找出老頭的電話,但猶豫了半天,終究還是沒打。聯考一天天的
逼近,我內心的焦慮也一天天加劇。 

  「如果能讓兒子十拿九穩,我又何必要他去冒險呢?」 

  這個想法在我心中愈加強烈,在聯考前三天,我終於忍不住撥了老頭的電話。 

  第一個科目考完,兒子一出考場,立刻欣喜若狂的摟著我又笑又叫:「媽,妳
真是神通廣大!題目和妳給我的模擬考卷幾乎一模一樣!媽,我這一科一定滿分!
」。 

  「噓~~小威,不要嚷嚷,媽是怎麼叮嚀你的?不要聲張,一定要低調!」 

  聯考結束,兒子估算成績,興高采烈的說道:「媽,第一志願一定沒問題,搞
不好,我還是榜首呢!」。 

  隨著放榜日期迫近,我心中開始忐忑不安。「到底要不要去踐約?如果去,自
己保持十多年的賢妻良母形象即將毀於一旦;如果不去,萬一老頭使壞,自己及兒
子都將面臨不可知的風險!」。我感到矛盾萬分,一方面,我覺得毀約不踐有違自
己一貫的處事風格,但另一方面,我也想保住自己的貞節。 

  終於放榜了,兒子順利進入第一志願,只差0.5分就是榜首。老公歡天喜地
,兒子雀躍萬分,只有我強顏歡笑,深深為自己的處境感到憂慮。按照約定,放榜
次日我就要去老頭那兒踐約,那就是明天啊!突然,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畫面,醜
陋矮小的老頭,赤裸裸的趴伏在我身上!我猛地打了個寒顫,忽然出現類似高潮時
的快感,快感來的急迫強烈,感覺上似乎比和老公作愛,還更要舒服刺激。 

  結婚17年來,我和老公作愛的頻率已遞減到三四個月一次,作愛的品質也每
況愈下。老公每次總是形同敷衍,草草了事,性對我而言,幾乎已成為可有可無的
點綴。但如今,和醜老頭作愛的虛擬畫面,卻使我沈寂已久的情慾,再度熾烈的燃
燒。我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突然又飢渴了起來。 

  聯考放榜次日,生活又重新回復到千篇一律的單調。一大早老公出門上班,兒
子約了同學出遊,家裡像往常一樣,又只剩下我一個人。此時,去與不去,再度在
我內心天人交戰。 

  「瞧妳緊張的,妳看,連鞋子都忘了脫;我這進口羊毛地毯,可貴的很哩!」 

  醜老頭一面開玩笑地說著,一面盤腿坐在我我面前的地毯上。我覺得不好意思
,慌忙低頭彎腰準備脫鞋,誰知他搶先一步捧起我的腳,熟練的便替我脫下高跟鞋
。脫掉鞋子後他並未鬆手,反而一邊讚美,一邊撫弄我的腳。 

  「哇!妳的腳真好看!比例勻稱,形狀優美,瘦不露骨,又白又嫩!」 

  我嚇了一跳,不禁叫了起來:「啊呀!你幹什麼?」。 

  「呵呵~~妳的腳真是太美了,我情不自禁嘛!」 

  他嘻皮笑臉,一手緊握我的腳,一手順著小腿、膝蓋一路直上,放肆的撫摸我
的大腿。我本能的用力一掙,左腳順利掙脫,但右腳卻仍被他緊握不放。此時他變
本加厲,突然張嘴吸吮我的腳趾。我癢的難過,又覺得噁心,於是抬腿奮力一踹。 

  只聽他「唉喲」一聲仰面朝天,已應聲翻倒在地毯上。他狼狽的撫著胸口,埋
怨道:「使這麼大勁幹嘛?是妳自己答應陪我的,我又沒強迫妳!」。 

  「你……你沒事吧?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啦!」 

  我一腳踹倒他,心裡頓時七上八下。我心想:「他又瘦又乾,又一把年紀,萬
一有個三長兩短,那我可是跳進黃河,洗也洗不清啊!唉,既然已來踐約,乾脆就
順著他吧!」。 

  他見我緊張的賠不是,立即生龍活虎般的爬起來,笑道:「妳放心,我老歸老
,但身體還硬朗的很,沒事啦!」。語畢,立即又興沖沖的爬到我身邊動手動腳。
我不敢再魯莽反抗,於是閉上眼睛,任由他恣意妄為。他似乎頗有經驗,只在我身
體裸露部份肆虐,絕不拉扯我的衣服。 

  一會,他直截了當的說道:「把衣服脫了吧,弄髒弄皺了不好!」。我雖然深
感害羞,但心想:「反正遲早都要脫,早點脫也免得麻煩。」。於是便寬衣解帶,
脫下了衣服。當我脫的只剩下三角褲時,他忽然叫道:「等一下,這個讓我來!」
。 

  他跪在我身後,一面將三角褲朝下拉,一面將臉頰貼在我白嫩的屁股上磨蹭。
我被弄得癢澈心肺,不禁來回扭動屁股閃躲。當三角褲拉至腳踝時,我本能地彎腰
抬腿以便脫下,誰知他竟趁我抬腿之便,迅雷不及掩耳的在我陰戶上親了一下。我
回頭瞪他一眼,他色瞇瞇的笑道:「呵呵~~妳水好多,這裡都濕透了!」 

  「討厭!都怪你啦!」 

  我直覺的便嗔斥他,但話一出口,一向保守矜持的我,便警覺到不對。這那是
斥責?簡直是打情罵俏嘛! 

  「怪怪!妳的皮膚真好,又嫩又滑,彈性奇佳,摸起來好舒服啊!」 

  他見我撒嬌似地嗔怪,更是笑逐顏開,樂不可支。他一邊誇讚,一邊撫摸,手
法熟練,動作輕柔。我初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愛撫,那種緊張刺激,不禁使我全身
發抖。在心理上,我覺得對不起老公,但在生理上,我卻又難以抗拒自己勃發的情
慾。醜老頭唆腳趾、摸大腿、舔陰戶、揉奶子……花樣百出,循序漸進,搞得我神
魂顛倒,淫水狂流。

  我被他挑逗得慾火沸騰,忍不住挺腰擺臀,忘情的迎合著他。我簡直不敢相信
,他僅憑口舌手指,就已經弄得我欲仙欲死,高潮了好幾次。說實話,我除了老公
,從來沒有過別的男人,因此在這方面也無從比較。但如今被他一弄,我不得不承
認,老公和他一比,還真是差得遠了。 

  「唉喲!我受不了了,你停一下吧!」 

  高潮後陰核充血敏感,無法再承受刺激。我呻吟著扭動推拒,以制止他持續不
停的愛撫。 

  「呵呵~~我的心肝寶貝,妳這麼性感迷人,我怎麼捨得停下來?」 

  他又在我陰戶間舔了兩下,才依依不捨的爬了起來。我鬆了口氣,剛想平復一
下過於激動的心情,誰知他起身脫下內褲,一屈膝又跪在我兩腿之間。我還來不及
反應,一個熱熱、粗粗、硬硬的東西,已不偏不倚抵住了我的陰戶。 

  「唉呀!你幹嘛啦?讓我喘口氣嘛!」 

  「呵呵~~寶貝,剛才只是小菜,現在要吃大餐囉!妳等我進去,再喘氣也不
遲啊!」 

  我那兒早已濕得一蹋糊塗,他毫不費力,便順暢的直插到底。瞬間,一種充實
飽脹的感覺,迅速填補了我的空虛,我只覺心滿意足,彷彿又成為一個完整的女人
。 

  「哇!寶貝,妳這兒又濕又滑,又暖又緊,放進去好舒服喔!」 

  性器官的結合,對我心理產生極大震撼。一方面,這代表我已徹底喪失貞節,
另一方面,也代表醜老頭已真正佔有了我。下體傳來的輕微脹痛,使我清楚意識到
,老頭擁有一根與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陽具。我由陰道脹痛的程度推測,他應該要
比老公粗大的多。 

  「怎麼會這樣?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一直認為,男人那玩意一定跟他的身高體重成正比,也就是說,身材高大,
那玩意就大;身材矮小,那玩意就小。老公身高180,體重85公斤;小老頭身
高頂多150,體重了不起40公斤。如果按比例來說,老公應該比他大得多才對
,但事實卻剛好相反,他竟然比老公還要大! 

  老頭並未急著抽動,只是靜靜趴伏著撫弄我那36E的大奶。在靜默中,身體
似乎格外敏感,我感覺到陽具在體內挑釁似地一脹一縮,陰道也因異物入侵而收縮
蠕動。一股暖流由交合處迅速漫延全身,我只覺酥麻搔癢,心中一蕩,慾火一下又
沸騰了起來。 

  「寶貝,可以開始動了嗎?」 

  我羞怯的「嗯」了一聲,內心早已迫不及待。 

  老頭開始慢條斯理,不急不徐的緩緩抽送。他肉棒粗長,技巧嫻熟,每一插都
像頂到了我的心坎,每一抽都讓我感到說不出的空虛。我呻吟著聳動屁股,彷彿變
成了一個欲求不滿的蕩婦。瞬間,下體一陣抽搐哆嗦,我只覺魂飛魄散,快感連連
,就像火箭加速一般,猛一下就進入了高潮。 

------------------------------------
〈二〉 

  我輕飄飄的彷彿置身雲端,根本忘了今夕何夕,身在何方。我似乎小睡了片刻
,又似乎只是短暫的失神,但不論是失神或是小睡,我唯一殘存的意念就是舒服,
好舒服,真是舒服死了! 

  或許老頭體瘦身輕吧?我癡癡迷迷蕩漾在高潮中,竟渾然不覺他仍趴伏在我身
上。直到愉悅浪潮消退,我慵懶的睜開雙眼,才驀然驚覺到這個荒謬的事實。 

  「啊呀!你怎麼還趴在我身上?」 

  「寶貝,妳剛才拼命似地摟著我,我根本就下不來啊!」 

  他回答的真實具體,我心虛的瞪他一眼,不禁滿臉通紅,尷尬萬分。此時,我
驚訝的發現,他不但人趴在我身上,就連陽具也還硬梆梆的杵在我體內。 

  「咦!他怎麼還是硬的?」 

  依據我的經驗,老公每次完事後立刻就會萎軟退出,為什麼他不會呢?難道他
吃了威爾剛?我驚訝的望著他,眼神中充滿疑惑。他似乎看穿我的心思,呵呵笑道
:「寶貝,妳以為我吃藥了是吧?我老實告訴妳,我一向如此,根本用不著吃藥。
」。 

  「……你…..怎麼……這麼厲害?」 

  「呵呵~~也沒什麼厲害啦!年輕時,來的急去的快;現在年紀大了來的慢,
自然也撐得久嘛!」 

  「……男人……都這樣嗎?」 

  「呵呵~~怎麼會都這樣?當然因人而異嘍!」他一邊說,一邊再度緩緩抽送
。我只覺肌肉一緊,心中一蕩,下面不禁又麻酥酥的癢了起來。 

  「寶貝,我剛才沒洩,妳再忍耐一下!」 

  我「嗯」了一聲,不置可否,但雙手卻緊緊抱住他的禿頭,按向自己豐滿的胸
部。他識趣的含住奶頭,不輕不重地吸吮起來。他吸一下,我的子宮就收縮一下,
子宮收縮一下,他的肉棒就顫動一下。愉悅就在一吸一縮一顫之間不斷加強,我對
肉慾的渴望,又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我真是難以相信,這個矮小乾瘦的老頭,竟然能弄得我這麼舒服。他只不過才
抽了十來下,我就忍不住渾身亂扭,哼哼唧唧的浪了起來。 

  「嗯……你……快一點嘛!」 

  「寶貝,妳別急,咱們換個姿勢吧!」他說完,「噗吱」一聲拔出陽具,隨即
坐到旁邊一張單人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正在興頭上的我,只覺下體驟然空蕩
蕩地,不禁惘然若失,難過萬分。 

  「寶貝,打鐵趁熱,快上來吧!」 

  他舒服的靠在我身上挺著陽具,示意我跨坐在他腿上。我這時慾火正盛,也顧
不得什麼羞恥,當下岔開兩腿,騰身而上,屁股朝下一壓一聳,便將陽具吞沒體內
。我和老公從來沒用過這種姿勢,也不知道這種姿勢會使陽具極度深入。因此,當
陽具到底卻仍餘勢未衰時,我不禁驚呼出聲。 

  「唉喲!怎麼插得這麼深!」 

  我慌忙將屁股朝上一縮,止住下墬之勢,但體內深處傳來的飢渴召喚,卻又使
我緩緩將屁股壓下。我小心翼翼的試著聳動了兩下,感覺竟然出奇的美好。這種姿
勢使雙方性器緊密接觸,聳動時不但陰道內部受到充分磨擦,就連外陰部的陰核尿
道,也連帶受到適當刺激。

  「呵呵~~寶貝,很舒服吧?現在要快要慢,要輕要重,就全看妳啦!」 

  老頭賊兮兮的笑著,伸手在我身上一按,就像變魔術似地,我後方竟然升起一
面大大的鏡子!我目瞪口呆還來不及反應,我背上竟然又向前延伸出一條橫槓。 

  「寶貝,鏡子讓妳欣賞,橫槓讓妳扶著好用力;妳看高低角度合不合適,不合
適可以調整。」 

  「唉呀!我不要啦!快把鏡子收起來,羞死人啦!」 

  乍見鏡中全身赤裸,騷態畢露的性感美婦,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真
的是我嗎?我怎麼會這麼淫蕩!我急急忙忙撇過頭,再也不敢直視鏡中自己疑惑的
目光。 

  「呵呵~~寶貝,妳別害羞,邊看邊作最過癮了,妳試試看就知道啦!」 

  「討厭,我不要啦!快把鏡子收起來!」 

  我一邊說,一邊下意識的扭動身體,彷彿這樣就可以讓自己從鏡中消失。但鏡
子卻絲毫不受影響,仍然清楚忠實的顯現出具體形象。只見一個高大豐滿的美婦,
赤裸裸地跨坐在醜陋矮小的老頭身上。她面帶嬌羞,風情萬種,胸前兩個碩大白嫩
的奶子兀自抖動搖晃。倆人下體接壤處,黑白分明,陰毛交錯,隱約可見一截粗大
肉棒連繫其間。驀地,老頭挺身撫弄美婦雙乳,美婦驚惶扭動身軀,畫面遂益增淫
穢。 

  鏡中淫穢畫面,使我窘得無地自容,但內心潛在的偷窺欲望,卻又讓目光捨不
得離開。此時我驚訝的發現,偷窺竟然那麼刺激,那麼令人興奮。雖然我偷窺的對
象就是自己,但透過鏡子反射,我彷彿已變成了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不知不覺間,
我已扶住橫槓聳動搖晃,當鏡中美婦欲仙欲死,我也進入了快樂天堂。 

  「寶貝,跟妳作愛,真是天大的享受…….妳真是女人中的女人……」 

  「我的天!妳皮膚保養的真好,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都比不上妳…….

  老頭一邊和我作愛,一邊說些奉承恭維的話。我雖然明知有假,但內心卻還是
湧起一股虛榮的滿足感。我不知道別的女人如何,但對我而言,他這招可確實有效
。他不但用肉棒征服我的身體,還試圖以言辭諂媚征服我的心靈,我雖然窺知他的
意圖,但卻仍然樂在其中。 

  一會,老頭突然低吼一聲,用力向上一挺,隨即急遽哆嗦起來。此時,我清楚
感覺到他的龜頭間歇顫動,噴發出一股一股熱滾滾的精液。由於插得很深,因此感
覺上,精液似乎直接就灌進了我的子宮。體內射精的衝擊,來勢兇猛,銳不可當。
我彷彿猛一下被拋入空中,隨即又急速下墬,就在升騰墬落之間,我倏忽又進入了
高潮。 

  我只覺心頭發顫,全身打擺子似地忽冷忽熱,絲絲縷縷說不出的麻癢,無孔不
入的直往骨髓裡鑽。那種感覺似難過非難過,似舒服又讓人受不了。總之,難過極
了,就變成說不出的舒服;舒服極了,又變成說不出的難過。 

  「啊呀……我受不了了…嗚…嗚……我要死了……」 

  我語無倫次,嗚咽呻吟,腦中「轟」的一響,就暈了過去。 

------------------------------------
  老頭言而有信,踐約之後,他既沒歪纏也未再搔擾,我的生活又恢復了單調平
靜。但是已嚐過其他男人滋味的我,內心卻波濤洶湧,再也難以平復。 

  我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一個女色情狂。無論上菜市場或是逛百貨公司,只要視
線裡出現男人,我總會忍不住偷瞄他們的褲襠,猜測他們生殖器的大小、形狀。如
果情況許可,我甚至一面偷瞄,一面幻想他們插入體內的舒服滋味。因此,我只要
一出門,內褲總是濕得一榻糊塗。 

  「唉呀!怎麼辦?好想要嘔!」 

  出軌後身體變得格外敏感,如廁或洗澡時不經意的碰觸,都會使我搔癢難耐,
欲念忽起。甚少自慰的我,開始經常自慰,但自慰次數越多,慾火反而愈形暢旺。
有幾次我忍不住向老公求歡,但老公總是敷衍了事,無法令我盡興。一次兩次之後
,我寧可自己手淫,也不願意再找老公。本來嘛,與其被搞得不上不下,那還不如
自行解決呢! 

  「可惡!都怪那死老頭!」

  每當我耐不住慾火自慰時,總會習慣性的埋怨老頭一下。說老實話,當初我確
實怕他食髓知味,糾纏不清。但一旦他真的信守承諾,無聲無息,我反而覺得自尊
受損,心有不甘。我心裡憤憤不平的罵道:「哼!搞什麼嘛?明明對我垂涎三尺,
還裝什麼正人君子?好端端的把人家胃口搞大,偏偏又撒手不管,這算什麼嘛?」
。 

  這天,我在家看電視,慾火突然又旺了起來。我心想反正家裡沒人,於是掀起
裙子隔著內褲,就在私處搓揉起來。我 一邊搓弄,一邊幻想著和老頭作愛;下體很
快就濕了,愉悅感也越來越強。自慰配合幻想,感覺上就像真的一樣。老頭粗大的
肉棒,真的弄得我好舒服喔! 

  突如其來的開門聲,把我嚇了一大跳,我慌忙放下裙子,裝作若無其事。但緊
張帶來的急迫尿意,卻激發出激烈的快感。當兒子進門的剎那,也正是我顫慄銷魂
之時。 

  「媽,妳在看電視啊?這是我同學林立彬。」 

  「阿姨好!」 

  兒子隨口招呼一聲,便帶著同學走進房間,根本沒發現他的媽媽,正處於興奮
的高潮中。但他那同學林立彬和我打招呼時,眼神中卻明顯有些異樣,莫非他看出
了什麼? 

  我心神不寧的回到臥房,梳妝台上的鏡子,立即給了我清楚的答案。原來我家
居衣著輕便,上身僅罩了件T恤,未帶胸罩。我方才自慰興奮未消,奶頭尚兀自挺
立在我36E的大奶上,那件薄薄的T恤,又那裡遮得住春光呢? 

------------------------------------
  「喂,請問找那一位?」 

  「阿姨,我是國威的同學林立彬啦!」 

  「哦,你找小威嗎?他出去了,不在家。」 

  「阿姨,我不是找小威,我是找妳啦!」 

  「找我?有什麼事嗎?」 

  「阿姨,妳好性感嘔!我那天一見到妳,就愛上妳了,我要追妳!」 

  「……你這孩子…怎麼這樣…不要胡說了……」 

  「嘻嘻~~阿姨,我才沒有胡說,我雖然年紀小,那裡可不小,我一定可以讓
妳舒服的!」 

  我生氣的掛掉電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現在的小孩,怎麼會這樣呢?
我正自唏噓,門鈴又響起來了。我拿起對講機剛「喂」了一聲,就聽到林立彬在話
筒裡叫道:「阿姨,快開門,是我啦!」。 

  「你這死小鬼,到底想幹什麼?」 

  我本來懶得理他,也不想開門,但他卻死纏活賴,一直打電話、按門鈴。我被
他搞煩了,心想:「開門讓你進來,你又能怎麼樣?難不成你真敢強姦我?」。 

  「哈哈~~皇天不負苦心人,阿姨,妳總算讓我進來了!」 

  林立彬一進門,嘻皮笑臉的遞上一束玫瑰花,隨即便演戲般的跪在地上。我被
他搞得又好氣又好笑,一時之間,還真不知如何處置他。我心想:「你既然愛演戲
,我就讓你演個夠!」。於是就坐在我沙發上看報紙,任憑他一個人表演。就這麼
僵持了一會,他可憐兮兮的說道:「阿姨,我跪得腿酸膝蓋痛,尿也急了,可以起
來上個廁所吧?」。 

  「你要起來就起來,我又沒叫你跪!」 

  他裝模作樣的爬起來,揉揉膝蓋踢踢腿,便熟門熟路的走向浴室。誰知他這一
去,竟然半個小時還不出來,我心中納悶,不知道他搞什麼鬼,於是便在客廳大聲
叫喚。我叫喚了半天,他硬是一聲也不吭,這可把我給氣壞了。我怒氣沖沖的走到
浴室前,抬手便大力敲門。沒想到門沒關只是虛掩,我一敲之下,浴室門立刻便應
聲而開。

  「咦!他到那去了?怎麼沒人?」 

  浴室裡竟然沒人,可大出我意料之外,我不明所以的愣在那兒,心中不禁七上
八下。 

  「哈哈~~阿姨,我在這裡!」 

  聲音明顯來自我的臥房,我一聽不禁更為生氣。我走進臥房,還是不見他的人
影,但由窗簾緊閉,冷氣已開的情形看來,顯然這小子早有預謀。 

  「你到底搞什麼鬼?還不給我出來!」 

  「嘻嘻~~阿姨,我在妳後面!」 

  我嚇了一跳,還來不及回頭,已雙腳離地,被他從身後一把攔腰抱起。我兩腿
亂蹬,拼命掙扎反抗,他一個踉蹌,立足不穩,抱著我就跌倒在床上。這時我才赫
然發現,他竟然全身赤裸,早已脫光了衣服。 

  「我的年齡都可以當你媽了,你不要亂來!」」 

  「呵呵~~阿姨,妳這麼風騷性感,就算妳是我媽,我也照肏不誤!」 

  「你瘋了,快放開我!」 

  「阿姨,妳不要裝了,那天妳明明就在自慰,小威那個笨蛋看不出來,我可和
他不一樣。」 

  我一邊掙扎,一邊企圖說服他,但他充耳不聞,反而變本加厲。我最近剛被老
頭挑起春心,對抗異性的能力也相對薄弱,如今被他赤裸裸的一陣糾纏,不禁骨軟
筋麻有些動情。掙扎中T恤、短裙一一被剝除,只剩下已褪至腳踝的三角褲,猶自
象徵性的苟延殘喘。 

  「阿姨,不要掙扎了,妳下面都濕了,讓我好好愛妳吧!」 

  他自身後將我壓倒趴伏在床上,雙手環繞在我胸前搓揉奶子,堅硬的肉棒也頂
在我屁股上不斷磨蹭。我心裡其實已經放棄了抵抗,但嘴巴卻還是喘噓噓的嚷道:
「不要…不行啊…你快停下來啊!」。 

  梳妝台上的鏡子,清楚映出床上的景象。只見一個面貌清秀的少年,赤裸裸的
趴伏在中年美婦背上。少年瘦削結實,胯間陽物勃然堅挺;美婦豐滿性感,胸前豪
乳來回晃蕩。少年情急欲摘花,橫衝直撞覓桃源;美婦思春心徬徨,左閃右躲費思
量。你一來,我一往,嬌嗔急喘淫味浪;汗直淌,騷水流,陰陽交泰又何妨? 

  我實在沒力氣掙扎了,便認命的放棄抵抗,任憑他恣意妄為。他得意的挺著陽
具,耀武揚威的道:「阿姨,妳看我這根夠不夠大?可不可以讓妳舒服啊?」。我
羞辱的閉上眼,但卻忍不住好奇,偷偷瞇眼瞄了一下。只見那玩意:青筋畢露朝天
豎,一看規模真不小;頭大身粗顯然硬,婦女逢之必是寶。

  我暗自比較了一下,他沒矮老頭大,但和老公差不多。不過瞧它那昂揚的氣勢
,在硬度上一定遠勝過老公和老頭。我這麼一比較,心中情不自禁就想要了。這時
,他就像和我約好似地,一挺腰,就將硬梆梆的陽具頂在我陰門上。 

  「阿姨,妳是我的人啦!」 

  他興奮的大叫一聲,「噗吱」一下,就直插到底。我只覺下體一脹,陡然間就
舒服得神清氣爽。我心裡喟嘆道:「唉!桃花來了真是擋也擋不住!上個月才失身
於六十多歲的老頭,今天又被十五六歲的小孩子搞……」。 

  他狂風暴雨般的兇猛抽插,打斷了我的思緒,誘發出我的激情。他就像野獸般
地橫衝直撞,根本毫無技巧可言,但那種原始的粗暴方式,反而使我感受到異樣的
舒爽。他弄得我很痛,但也弄得我很舒服。我呻吟著高高翹起雙腿,淫蕩的迎接他
的瘋狂。 

  「喔…喔…阿姨…我要出來了……呃啊……」 

  年輕人到底勇猛有餘,沈穩不足;當我漸入佳境之時,他已先一步強勁噴發。
射精後,他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迅速萎軟脫出。慾情未饜的我雖然痛不欲生,但也
只能默默無語,強忍慾火煎熬。畢竟,我年紀比他大得多,總要保留一點矜持的形
象嘛! 

  「阿姨,妳還沒舒服對不對?…沒關係,我一下就起來了…」 

  「不用啦!你還是趕快穿衣服回去啦!」 

  我的話似乎激起他叛逆的熱情,他猛一下按住我的頭,捏著陽具就往我嘴裡塞
。 

  「快!…幫我吹硬起來!……我非肏死妳不可…」 

  他神色焦躁,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樣,我心裡有些害怕,便順從的替他吹了起來
。陽具在我口中迅速膨脹堅硬,瞬間便已盡復舊觀。他得意忘形的將陽具從我口中
拔出,忙不迭的就插入我濕潤的小穴。 

  「啊……真好…」 

  我滿足的嘆了一口氣,感覺空虛飢渴的肉穴,又重新活了過來。二度整軍的他
,格外兇猛驃悍,他重重的撞擊使我全身搖晃,深深的插入使我體內舒爽。一股暖
流逐漸在我下陰滋長,我知道自己即將進入快樂天堂。 

  「叮咚~~叮咚~~」 

  突然響起的門鈴聲,嚇得我倆魂飛魄散。他幾乎立刻軟了下來,我也渾身顫抖
,冷汗直冒。 

  「啊呀!怎麼辦…怎麼辦…糟了!」 

  短暫的不知所措後,我一把推開他,隨手披了件睡袍,便向客廳走去。我慌張
的想著:「老公兒子都有鑰匙,他們應該不會按門鈴吧?」 

  「誰啊?」 

  「太太,有掛號信,請帶印章到管理中心領取。」 

  放下對講機,我腿軟得幾乎站不住。這一傢伙,簡直嚇死我囉! 

  「阿姨…沒事吧…我要回去了……」 

  已穿上衣褲的林立彬驚魂未定,探頭探腦的躲在我身後,語帶顫抖的問道。 

  「沒事了,你趕快回去吧!」 

  他作賊似地,三腳兩步就竄了出去,結束了這場大膽的偷香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