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5, 2013

虎狼妈咪



张曼丽的先生是个工作狂,把所有的精力全放在工作上,到美国出差将近半年没回来让虎狼之年的她经常独守空闺,两人有个男孩林至榆,已经成年了,她觉得无聊,便常到朋友家去玩,直到很晚。 
   
  夜阑人静,儿子林至榆一个人早就睡了。 
   
  张曼丽回到家,洗完澡已经快三点了。冲澡声吵醒了睡梦中的林至榆。 
   
  张曼丽的乌黑的秀发,丰满的身躯之上披着一件薄的几乎是透明的睡衣。在昏昏的灯光之下,很容易的瞧见在那薄衫下挺立的胸部。 
   
  巍巍的一双白玉般的乳房,随着张曼丽的身影幻出的波影,挺立而一点也不显得下垂的乳尖更是引人遐思。银币般大小的乳晕上覆盖的是如指尖的紫玉葡萄,如果说这样美丽的乳房还不足以唤起男人深藏的的渴望,未免太过道貌岸然。 
   
  在她睡衣下摆中,隐隐透露出的胯下深处更是禁忌游戏的深渊. 鼓出的阴部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 
   
  可爱的小阴唇,黑色的体毛舒坦的附满在她的女性圣域,全透明的丝质性感内裤逐渐消失在她的鼠溪深处,这种淫靡的景色绝对能立即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情欲。 
   
  「妈妈刚回来,洗完澡,你被我吵醒啦?」张曼丽边说边走到林至榆床前,眼睛直视着林至榆身上的短衫。由张曼丽脸上的红霞,林至榆知道妈妈她看到了那九寸长的阳具已经勃起。 
  「我刚醒来。」林至榆由上而下仔细的欣赏妈妈修长的躯体. 张曼丽透明的睡衣内,隐隐约约中散发着成熟女人韵味,更加深对林至榆的佻逗……林至榆的血脉开始贲涨,潜意识中的兽性本能,控制了他的理智,人伦的道德观被掩没了,呼吸也因紧张、兴奋而更加急促着……林至榆忽然的站起来,迅速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妈妈!「妈妈……我……我要……」林至榆浑身发抖,胀得难受的肉棒,不断的在张曼丽的下身左右擦磨着……! 
   
  「至榆!你?……不要!……不行!……至榆……,我是你的……唔……不……唔……」欲火焚身的林至榆,无视张曼丽的惊慌,粗野的将她扳倒在床上,一只手紧紧勾着她的头部,火热的双唇紧紧的盖住她的嘴,一只手慌乱的在她丰满的胸部抓捏……! 
   
  张曼丽惊慌的扭动,挣扎的想推开林至榆,但林至榆却搂得更紧手很快地、往下滑入了张曼丽的睡衣裙腰里,光滑的肌肤散发出,女人芳香的体味。 
   
  林至榆的手游在张曼丽两腿间,不断的抚摸,坚硬的肉棒在她的大腿侧,一跳一跳的往复磨着。 
   
  渐渐的,张曼丽挣扎的身躯,逐渐缓和了下来,呼吸也逐渐急促着,林至榆轻柔地含住她的耳垂。 
   
  张曼丽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口中也发出细细的呻吟声,林至榆扯开她的睡衣,饱满的乳房,顿时就像皮球似的弹了出来。 
  林至榆本能的低下头来,一只手搓揉着丰满的乳房,舌头在另一边乳房前端,快速地舔吮着。 
   
  张曼丽的乳头,被林至榆那贪婪的嘴唇玩弄、翻搅,忍不住的发出呻吟:「至榆……不行!……我……不……至榆……不……不……不要……」林至榆将半裸的妈妈环腰托抱着,腹下硬梆梆的肉棒,隔着短裤顶在妈妈的小腹下,感觉妈妈已湿淋淋的下体,贴在他的小腹上,张曼丽把头靠在林至榆的肩上,发出急促的喘息声,……不要……至榆……这样不行……,妈妈是……你爸爸的……至榆……不要……哎……唔……这样会……,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张曼丽羞愧的、将双手掩着脸,身体无力的扭动抵抗着! 
   
  林至榆用脚撑开张曼丽的双腿,腹下越发膨胀的肉棒,不停的在她的双腿间抽磨着,……渐渐地,张曼丽摇摆着头,嘴里不断发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声,双手也移向林至榆的下腹,不停的摸索着。 
   
  这时,林至榆起身将两人身上衣物扒掉,又迅速的压在张曼丽的身上,用坚硬的肉棒,不停盲目的在张曼丽的下腹乱动乱顶,……哎呀……至榆……你的好大……好硬……」张曼丽的手碰到林至榆的阳物时,低声的叫了起来!……张曼丽的眼睛睁的很大,似乎不相信林至榆的巨大。 妈妈知道吗?你是哪么的秀色可餐?我要妈妈!我要跟妈妈做爱!」怀着期待的心,张曼丽却已经开始抚摸林至榆巨大的阳具。 
   
  林至榆把张曼丽拥进怀里,张曼丽把那湿热的阴部触向林至榆的勃起,两人都因此而发出嘘喘声。 
   
  不要那么没耐心!」张曼丽小声的说我等不及了!」林至榆握住张曼丽的美丽乳房,开始抚摸她,张曼丽的乳头很快就有了反应慢慢的凸立起来。 
   
  靠近来一点. 」张曼丽开始爱抚林至榆的阳具。 
   
  天啊!儿子你真的是很大!」张曼丽惊乎的说道着! 
   
  至榆,妈妈可以摸它吗?」当然可以……」林至榆拉起张曼丽,手指轻轻的滑过张曼丽的肌肤直到张曼丽那稍稍开启的阴户,跟随而来的是由张曼丽喉中倾出的呻吟声。 
   
  妈你的穴好美……」林至榆伸手往那小肉粒上去逗弄着,弄得张曼丽全身一颤,阴户更是猛力收缩一下张曼丽的洞穴是紧紧的,但也已经是热呼呼而淫液横流了。很快的,林至榆可以伸入三根手指,为待会将发生的美妙情事做准备。 
   
  张曼丽扭腰道:「啊……儿子……妈妈被你挖得很舒服……哎呀……不要挖了嘛……嗯……嗯……」林至榆知道妈妈性欲难耐了,於是抱着她吻着。 
  躺下来!我会让你知道我怎样服侍男人!」林至榆依言躺下。 
   
  张曼丽屈跪在林至榆胯部的上方,用她温热而湿滑的臀部上下的抚慰林至榆的九寸大阳具。出乎林至榆意料之外的,当张曼丽感到从阳具所发出来的热度更强时,她移开了她的美臀,把脸靠在林至榆的阳具上。当林至榆发觉妈妈的细舌舔触到他的阴茎时,林至榆不禁的发出了喘息声。张曼丽很仔细的舔遍了林至榆的阳具,然后把林至榆的龟头吞进她小小的嘴里. 一连串的快感使林至榆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张曼丽把她的阴部压在林至榆的脸上,使林至榆的呼吸为之困难,然而林至榆毫不在乎。 
   
  品尝着妈妈可口的阴户,使得林至榆有如在天堂,相信这是一生中最美丽的工作了。 
   
  张曼丽显然知道要如何来吸舔男人的性器。真的!偶尔张曼丽还会把林至榆的大阳具整根吞下,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林至榆很想看看妈妈那性感的小嘴含着自己大号阳具的姿态林至榆尽全力将舌头深入妈妈的花穴,妈妈的蜜汁是那么的甜美。林至榆一直品尝着妈妈可爱的小穴,喝吮着妈妈蜜穴里所流出来的汁液,一直到妈妈的淫水泊泊流出。 
   
  :「儿子……妈妈实在……受……受不了……了啦……别再舐……了……妈妈要……要……你的……大……大……宝贝……插……妈妈……的……小……穴……」林至榆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兴奋了,林至榆的阴茎在也无法忍受法妈妈的嘴所带来的刺激。
  林至榆的呼吸变得急喘了。 
   
  「快给我,我喜欢妈妈跟我!嗯……嗯……」林至榆伸出双手扶着妈妈的腰,形成一个较好的狗交的姿势。而张曼丽也挺起她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林至榆感到有一只手抓着他的阴茎,导向玉户,那是张曼丽的手。 
   
  当林至榆觉得龟头已经到了妈妈阴户的穴口时,林至榆稍稍的向后弯了弯身子,就轻轻的向前推进. 张曼丽的阴道非常的紧,非常非常的紧,幸好刚才长时间的前戏高潮已经使得张曼丽的阴道充满淫液,得以让林至榆的阳具进入。一点一点的,林至榆慢慢的进入妈妈的体内。突然,林至榆感到有一丝微的的阻挡。 
   
  「啊……好涨……至榆……妈妈………好痒……好舒服。」张曼丽娇哼不停。 
   
  「我会慢慢的,我不会弄痛妈妈的!」「啊……插……吧……亲儿子……你这样子……从后面干妈妈……会使妈妈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妈妈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大……宝贝了……啊……啊…亲儿子………用力……用力干妈妈……啊……嗯……」「喔……干我!……操我!……」想不到贵夫人模样的妈妈,在床上不在是贵夫人了。 
   
  「这感觉真是舒服!天啊……用力的……干妈妈吧!」「啊……好深啊……嗯……用力……亲儿子……妈妈……爱死你了……啊……啊……妈妈……要了……啊……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妈妈…要了……啊……美死了……嗯……喔……嗯……」林至榆不再浪费时间,开始插干妈妈的嫩穴了。重而慢的深入使的林至榆和张曼丽都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啊……不行了……妈妈……又……又了……喔……爽死妈妈了……」当张曼丽高潮来临时,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她的整个身体不停的摇摆,阴道里更是强烈的收缩. 「啊……妈妈……儿子也射了……」林至榆的龟头被张曼丽的淫水再次的一冲激,顿时感到一阵舒畅,龟头一痒一麻,背脊一酸,一股浓热滚熨的阳精飞射而出。 
   
  好久好久,张曼丽才平静下来。 
   
  林至榆抽出了阴茎,拉起了妈妈。在一个深深的热吻时紧紧的抱着。 
   
  他们的舌头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而他们的手则不断的在彼此的身上探索着,犹如瞎子摸象般的寻找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点. 慢慢的,林至榆的手指深入了她那深邃的隧道。 
   
  在张曼丽急促的喘息中,张曼丽拉着林至榆躺下去。林至榆压在张曼丽的身上,就好像是既定般的开始再一次的进入妈妈最美的阴户。 
   
  林至榆的阳具在妈妈的花房周边不停来来回回的摩擦,禁忌的刺激使俩人更大声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觉张曼丽的阴道在呼唤着林至榆的进入,林至榆一点点的往更深的隧道前进而在一会之后,林至榆再度感到阴户紧包着阳具的舒爽。 
   
  「进来吧!……用力的干我……」张曼丽用双脚夹住了林至榆。
  林至榆稍稍的退出的一点,把膝盖伸入张曼丽两腿的中间. 林至榆巨大的阳具嵌入在张曼丽的阴户。 
   
  这样的情景真是淫靡啊! 
   
  「宝贝……我的亲儿子……你的大宝贝……插得妈妈……要上天了……亲哥哥……再快……快……我要…………了……」张曼丽被林至榆的大宝贝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小穴里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我的儿啊……我被你插上天了……可爱的宝贝……妈妈痛快得要疯了……亲儿子……插死妈妈吧……妈妈乐死了……」「喔……喔……天啊!喔……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张曼丽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林至榆的心脉跳动的异常激烈。 
   
  「喔……不要停……用力……妈妈快要泄了……天啊……我的宝宝……这几下……妈妈美得如登仙境……妈妈……好痛快……好舒服……心肝……要命的亲哥哥……妈妈…妈妈已快乐至极……插得真够劲……妈妈…的亲儿子……我的骨头……都要酥散了……亲儿……快……再快……再用力……妈妈……要……出来……来了…………给……乖儿了……」张曼丽真的泄了!林至榆从巨大的男性象征感到妈妈的阴道好像活了起来一样。包围在阳具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缩颤抖着,甜美的爱之液一波又一波的冲向的龟头. 林至榆挺了挺身,将阳具向外退出,只留下龟头的前缘还留在阴道里当张曼丽由高潮中回过神来之后,意犹未尽的挺起她的美臀,示意林至榆更深入。强烈期待的心情,让林至榆毫不犹豫的再度挺进缓缓的深入,龟头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触到她的子宫了。
  正当林至榆想点火触发时,张曼丽已先一步采取的行动了。不得不的发出了低沉的吼叫,喔,天啊! 张曼丽的阴道是那么的湿热温滑。 干我!」张曼丽叫了出来。 
   
  「喔……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冤家……啊……亲儿子……深一点……喔……用力干妈妈……干……干……嗯……干妈妈的小穴……亲哥哥……我是……亲哥哥的小穴……就这……样……干的婶婶……上天……吧……啊……嗯……」「……被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插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享受……啊!」然而,这样的鼓励对林至榆却是多余的。在张曼丽的话还没说出口之前,林至榆就已经开始了最原始的冲动了。但这一声喊叫,却使得彼此更为兴奋,两人因此更是尽情的放纵自己。 
   
  啊!这真是一个最美妙的世界啊! 
   
  林至榆慢慢的推动着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是深深到底,下下入肉。林至榆完全发挥了巨大的阳具的长处,在张曼丽又紧又湿的深穴里徘徊。 
   
  「嗯……亲妈妈……这样干你……爽不爽……亲侄子的……宝贝……大不大……干妹妹的小小穴……美不美……啊……亲妹妹的小穴……好紧……好美喔……亲哥哥的宝贝……被夹的好……爽……亲妈妈……儿子好爱……你……你……啊……」「嗯……嗯……亲哥哥好棒……好厉害……啊……啊……亲哥哥的……大宝贝……干的妹妹……骨头都酥……酥了……你是亲妹妹的……大宝贝亲哥哥……嗯……好爽……好美啊……插到妹妹……花心了……啊……啊……」林至榆将张曼丽的屁股抬高,把枕头放於张曼丽的臀部,使张曼丽的小穴更加的突出。并抬起张曼丽的左腿架於肩膀上,让她能看到俩人的下体连结在一起。 
   
  啊……亲妈妈……你看……儿子的宝贝……在亲妈妈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看亲妹妹……啊……啊……小小穴……正在吞吞吐吐……的……亲哥哥的大宝贝……嗯……嗯……干的亲妈妈……爽不爽……美不美……啊……」「嗯……嗯……啊……爽……亲妹妹的小穴……爽歪歪……了……哎呀……好美喔……亲哥哥……好会干喔……嗯……」张曼丽玉媚眼如丝的看着俩人的下体,自己的淫水沾湿了两人的阴毛,还流了满床。这时张曼丽的小穴有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舒畅的感觉从小穴流出,林至榆也满身大汗了。 
   
  一直到张曼丽再度高潮,射出她的阴精之后,林至榆抽出了阳具,伸出舌头,仔细的舔吻着妈妈的阴唇。妈妈的阴部是那样的美丽,林至榆一边舔着由那淩乱的裂缝里流出来地蜜汁,一边欣赏还因充血而膨胀的美丽阴唇,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总算舔乾净了妈妈的蜜穴。 
   
  之后林至榆再度的进入,继续的享受这美好的抽动。林至榆不停的在的身上抽插着,细听由妈妈口中溢出的淫声燕语「嗯……好哥哥……插的亲妹妹小穴好美……花心好酥…………大宝贝亲哥哥……你干得美死了……哦……哦……嗯……快……快……快插……亲妹妹爱死了……哦……嗯……亲妹妹快……忍不住……啊…………啊……亲妹妹了……」就听到小穴滋」、「滋」两声,小嫩穴的精水潺潺而流。
  「啊……我的好妹妹……屁股摇快一点……抱紧我……你那又热又烫的浪水……烫得我的宝贝头好舒服……哥哥……快要射精了……把我抱紧点……亲妈妈……」终於,林至榆的高潮来了。林至榆不停的耸动着下半身,屁股拚命的狠抽猛插更剧烈的进出一轮快攻之下,龟头一阵稣痒,背脊一阵酸麻,一股滚烫的浓精飞射而出,全部喷射到张曼丽的小穴子宫里面。 
   
  在这一晚里,林至榆射了又射,不停的射向妈妈禁忌的深渊,只见张曼丽不停的在林至榆的阳具上耸动着,红红的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