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5, 2013

侄女友



當小慧跑進了浴室的時候,我便躺回床上,心想阿非這馬子真不錯,表面上
正正經經的,內裡卻天性淫蕩,一摸著水雞便會春情勃發,淫水「哇啦哇啦」的
流出來,真是連是誰人的雞巴在插著她也不管了,剛才幹得真爽,看看幾時有機
會再好好的幹她幾回。

過了一會,便看見小慧從浴室中走了出來,她望也不敢望我的便走回廳中去
睡覺了,於是我也準備去睡覺了,但是心中仍然不斷的想著下次應該如何幹翻這
小妮子。

又過了一會,我看到小慧再次閃身跑進了浴室。這時候我的雞巴又開始發硬
起來,心想揀日不如撞日,難得這個大好的機會,於是便光著身子,摸到浴室門
外,我看到我的小弟阿非,還是睡得死死的在廳的中央。

這到底是我的房子,我輕易地便打開了門進入了浴室,我看見了小慧已脫光
了衣服,在用水沖洗著下身。她回頭看見是我進來,狼狽地用雙手遮著下體和乳
房,但我卻看得出她的雙眼是盯著我那直挺挺的雞巴的。

「叔叔,你……你進來干甚麼?」

「見你又跑進了浴室,看看你是不是有甚麼事需要我的幫忙。」

「不……不用了,叔叔,我自己洗好了。」

「不用怕羞,有些地方是你自己洗不到的,我是最會洗的。」

「不……不用了,不要……」

在小慧一路說「不要」的同時,我已經大踏步的走進了淋浴間,從後便把小
慧緊緊的抱著,大雞巴就擱在那又圓又結實的屁股上,雙手便在她的乳房上不斷
搓弄。其實小慧又沒有甚麼真正的反抗,光是在嘴巴上說「不好」、「不要」之
類,我就知到她是口不對心的了。

我也乘機問她是不是這裡不乾淨,那裡不乾淨,雙手在她全身上下大肆摸索
一翻。最後我雙手停在她的水雞上,原來那裡早已經氾濫成災,這小妮子真是容
易發情。

「哦,原來是這裡最髒,讓我好好的為你清潔一下。」

「這還……還不是你害的嗎?誰……誰叫你射在裡面,害我要洗了又洗。」

「我現在不是在幫你洗嗎?你要謝我才對。」

跟著小慧已經只能發出一些「嗯嗯哼哼」的聲音了,因為我的手指已經在她
的水雞口盡情地活動了,我還掰開了那肥嫩的陰唇,手指把她擦得呼呼叫爽。

在她爽了一會後,這個小妮子竟然向後伸手過來摸向我的屁股,把我的身體
壓向她自己,還用她那兩片充? u性的屁股來挾我的雞巴,那種感覺真是超爽!
看來小慧已經? 什玩i,欲罷不能了。

「情況相當的嚴重,看來要用我的特別的工具來深入清理一番。」

「嗯……快……快些用罷,但……但是這次,真……真的不要射在裡……裡
面……」

「好好好,一切都依你。」

「那你快來啊……」跟著小慧便彎身向前,雙手扶著牆壁,把屁股翹得高高
的,把水雞口完全暴露於我的眼前,擺出一副挑逗誘人的姿勢。

對於女生熱情的邀請,我是不會怠慢的,我連忙的把她的屁股扶正,弓腰坐
馬,校正了角度,只聽得她又是「啊……」的一聲,我的雞巴便從她後面插了進
去,接著我便開始抽動起來。

我一時拍打她的屁股,一時伸手逗玩她的乳房,又用雞巴磨遍了她陰道內每
一寸地方,把她幹得欲仙欲死的。

「嗯……嗯……好舒服……」

「喜歡叔叔的雞巴嗎?」

「嗯……嗯……喜……歡……」

「不用套子,是不是刮得更爽?」

「是……是……」

「我說過你會上癮的,是不是?」

「是……是……啊……啊……」

「那我天天來干你,好不好?」

「嗯……好……好……」

「我的雞巴好,還是阿非的好?」

「唔……嗯……叔叔的……好……阿非的……也好。」

「那我叫阿非來看看罷。」

「不……不要……啊……啊……」

「也許阿非喜歡看的。」

「我……我怕他嫌……嫌棄我……」

「那你有哪天阿非 得你不爽,你得來找我了。」

「哦……嗯……嗯……」

看來這小妮子對阿非還是不錯,於是我便再繼續埋頭苦幹。這樣抽插了十多
分鐘,我看見了她至少獲得了兩、三次的高潮,我才有想射精的感覺,於是我便
把雞巴抽出,將她的身子扳了過來,按她蹲在地上,再把雞巴套弄幾下,一股熱
精便朝著她的臉孔噴射出來,射得她一臉淋漓。

「叔叔,你……」

「你又不要我射在裡面,我便來這一記『顏射』,怎麼了?」

「好髒啊,你就只是會欺負人家。」

「不髒,不髒,這營養液的效果,抵得上你做上千元面膜的效果。」

「才不相信你的鬼話!」說罷,她便連忙用水洗臉。

得到了肉體的滿足後,我們便抹乾了身體,又各自的回去睡覺了。

我在床上躺了大半個小時,雞巴又蠢蠢欲動起來,這也難怪的,有個粉粉嫩
嫩的小妮子送上門來,不干到彈盡糧絕,也對不起我的大雞巴。於是我又爬了起
來,光著身子走出廳中,看見阿非還是死豬般的睡在地上,我便摸了去小慧睡覺
的梳發上。

我立刻便去解她的褲帶和鈕扣,雙手更伸進了她的衣服裡大肆撫摸,這次已
經不像第一次的時候戰戰競競的,到底我們已經幹上了兩次了,也不用客氣了。
漸漸地她的身體有了反應,在輕輕的扭動,我也加緊了進攻。

這時候,她便被我弄醒了︰「叔叔,又是你嗎?你……你又再要嗎?」

「我已經差不多兩星期沒有做過愛了,難得你這小美人來到,我一定要用盡
我這兩星期的積蓄來好好的招呼你的。」

「就在這裡嗎?我怕……」

「速戰速決,事不宜遲,只要你不發出叫聲便成。」

「那……」

我也不再和小慧多說,便站起身來,三扒兩撥的便抓光了她身上的衣服。小
慧半推半就的,終於便成為了一隻赤裸的小羔羊,瑟縮於梳發之上,等候著我雞
巴的享用。

我把她的身體拉正對住我,將她的雙腳放在地上,然後分開她雙腿,她忙把
手掌蓋在小穴上,女孩子就是會害羞。跟著我便跪到她兩腿中間,拿開了她的手
掌,雞巴便剛好擱在她的水雞口上,這個高度是剛剛好的。

我把我的龜頭在她的水雞口上磨了一會,她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這時她用
幾乎低不可聞的聲音道︰「叔叔……」

「知道了,不可以射在裡面嘛。」接著我便把我的龜頭,擠進了那兩片嬌嫩
的陰唇之間,再把屁股一挺,便把整根的雞巴插了進去。

這時候,我聽到了一聲悶叫,原來這小妮子知道自己在雞巴插進去的一刻,
會興奮得忍不住的「啊」一聲叫了出來,早已用雙手緊緊的掩著了自己的嘴巴。

看著她這個可愛的樣子,令我感到更興奮,於是我便開始慢慢的抽送起來。
我倆都一言不發的在瘋狂地做愛,大廳之中只有肉體的撞擊聲和沉重的呼吸聲,
當然還有阿非那傻小子呼呼大睡的聲音。

今天晚上和小慧做的三場性愛,各有各的精彩。最初的那次,只是提心吊膽
的想占佔小慧的便宜,想不到後來會軟硬兼施的把她弄了上床,直到我把雞巴插
入,把精液射到了她的水雞之內,那種偷干別人馬子的快感真是難以形容的。

第二次是在浴室之中進行,那次我們的顧慮都少了,互相的配合都很好,大
家都玩得十分盡情。現在這次是在大廳之中,阿非就是睡在我們的腳旁,而我卻
當著他面前 著他的馬子,那種感覺更來得緊張刺激,每次我看到小慧給我爽得
張口欲叫,但又苦於不能出聲的模樣,我便十分興奮,有種惡作劇的快感。

這次我是毫不留力的進攻,所以十多分鐘後便想射精了,於是我便伏在小慧
的身上,在她耳旁道︰「你不想我射在裡面,那我們來個乳交,如何?」

「呼……呼……甚……甚麼乳交?」

「乳交也不會嗎?阿非真是暴殄天物。」

說完我便把雞巴拔了出來,然後跨在她的身上,再把濕漉漉的雞把放在她的
乳溝之中,我教她自己用雙手把乳房擠起來,把我的雞巴挾緊,我便開始抽動起
來。

在這軟軟滑滑的乳溝中磨雞巴,又是另一番爽勁。擁有這雙35D的美乳也
不曾乳交的,阿非簡直就是浪費,當我教會了小慧之後,以後阿非就有得爽了。

在我乳交的同時,我一隻手也伸向後方去摸她的水雞,繼續撩動她的? 丑A
漸漸地她又興奮得大力地為我磨雞巴了。

跟著我便把小慧的頭扶起來,並且叫她張開了小嘴,每當我的雞巴向前送的
時候,她便用舌頭來舔我的龜頭,舔得我麻癢難當,忍不住的便想發射了。於是
我便再抽送了幾下,跟著乘勢向前一送,便把龜頭伸進了她那可愛的小嘴之內,
差不多同一時間,精液便源源噴出了,全部都射在小慧口腔之內。

可能她給我 得太過舒服,又給我騎在身上動彈不得,再加上這已經是第三
次的出精了,精液的份量不算多,她似乎把我射出的精液全部都吞下了,還伸出
舌頭來為我舔乾淨了龜頭。

我慢慢待她舔夠以後才翻身下來,也不再需要說甚麼話,便跨過阿非的身體
回房去睡覺了。

真可憐,搞了大半晚,這覺才睡了不到四個小時便要起床去上班了。

當我準備好了,可以出發的時候,我便步出睡房,我看見阿非還是在睡得香
甜,但小慧卻已經醒了,正正坐在梳發上。

「早啊,不睡多一會嗎?」

「早……不用了,叔叔,我其實是有話要跟你說。」

「噢,甚麼事?」

「昨晚的事,是只此一次的,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也希望不要再提起。」

我以為是甚麼事情,你以為我會當認真的嗎?只要你還是阿非的馬子,機會
以後還多的是,要不要再幹你這小騷貨,我們還是走著瞧罷!但是我卻裝出一副
很失望的樣子︰「我以為我們昨晚是很開心的……」

「叔叔,你忘記它罷。」

「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嗎?我的所有女朋友之中,沒有一個及得上你漂亮
和可愛。」

「但是,阿非才是我的男朋友。」

「那也沒有辦法……那你能不能在我上班前來給我抱抱,作最後的吻別?」

「這……」

「這就是我最後的要求。」

「那……好吧。」

這個傻孩子,真的走過來給我抱,我也老實不客氣的把她擁入懷中,跟著便
吻上了她的小嘴上。

她初時是有點抗拒的,但是在我熟練的技巧下,很快便熱情起來。再加上我
那雙不規矩的手在她身上亂摸,我感覺到這小騷貨她是很享受的,當我雙手伸進
她的衣服之內時,她的身體是發熱的,她實在是太容易發情了。

我看見時機也差不多了,便伸手去脫她的褲子,但是她忽然一掙推開了我︰
「叔叔,不可以了。」

「最後一次罷,我們趕快些……」

「真是不行了。」

「你看看我的雞巴,現在硬梆梆的,把褲襠撐得像小山丘的,你叫我怎能去
上班?這都是你害的。」

小慧盯著我那高高的褲襠道︰「但……但是阿非現在隨時也可能醒來……」

我聽見她的意思只是怕阿非會醒來,便忙道︰「這樣罷,我們也不用脫衣服
了,你就在這裡給我含爛教,如果我看到阿非醒來,我們也容易整理。」

「含爛教?!」

「來罷,昨晚不是已經試過了嗎?」

她望著我的褲襠,點了點頭,我便忙把她按下,跪在我的面前,然後把褲煉
拉下,掏出了硬梆梆的雞巴在她面前晃動。她一隻手把雞巴輕輕的扶著,把頭伸
過來,小嘴便吻在龜頭之上,慢慢再吻遍整根雞巴。跟著她便把龜頭含在嘴裡,
輕輕吸啜,再慢慢轉圈。我的雞巴包在這溫暖濕潤的小嘴內,把我爽得幾乎要大
叫起來,看來小慧對於含爛教是蠻有經驗的,原來阿非又未至於那麼笨。

於是我便把雙手放在她的頭上,輕輕的按動,慢慢去感受著這男人至愛的享
受。我也對小慧說,如果她的小穴覺得痕癢的話,便去摸摸它,不用客氣的。果
然她的一隻手便伸進了自己的褲襠裡自摸起來。

受到自己的刺激,小慧顯得更加投入,把我的雞巴吸啜得加倍落力,再加上
她這一副淫媚的樣子,在雙重刺激下,我真是忍不住的便要立刻發射了。於是我
便由被動變主動,按著小慧的頭,像插穴般 起她的嘴巴來,才抽送了幾十下,
我最後殘餘的精液便盡數排洩在她口中了。

我長長的呼了口氣,拔出了我的雞巴,左右來回的兩下掃在小慧的臉 上,
把雞巴揩抹乾淨,便放回褲內。可能我剛才實在把小慧的嘴巴 得太凶了,她現
在還在喘氣休息。

「真爽,阿非,你的馬子真不錯。」

這話把小慧嚇了一跳,忙轉過頭來,看見阿非還睡覺未醒,她才放下心來。

我哈哈一笑,便道︰「再見了,小美人。」也不待小慧的回應,我便出門上
班去了。

在乘電梯的時候,我感覺到我有點兒腳軟,畢竟以我的狀態連干四次,實在
有點過份。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