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5, 2013

間諜媽媽



間諜媽媽 
我的原名是龍小雲,偶然性決定一切,在我11歲那年深刻理解了這句話。 

起因是這樣的,11歲那年我小學畢業,暑假裡的一天,突然接到以前小學班主任的電話,叫我回學校一趟,當我推開教室的門發現班主任身邊坐著一位西裝革履的叔叔。 

班主任向我介紹他姓王,當時我怎麼也沒料到他是一位改變我命運的人,往後的事情非常發生的離奇而迅速: 

1、上午,我做一份IQ測試卷子,事後知道我得了167分; 

2、下午,王叔叔帶我到了一個外表普通、裡面充滿神秘色彩的大廈裡,王叔叔只對我說了三句話: 

(1)這裡是國家安全部。 

(2)你的班主任是我們這裡的成員,他把你介紹給我們,說你是他最喜歡的一個學生,是他見過最聰明、最勇敢的孩子;所以我們決定錄用你為國家安全部的成員。 

(3)你沒有其它選擇,天涯是你的代號。 

從此,我平靜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白天,我是老師家長眼裡的好學生,夜晚、週末我會在安全部周密的安排掩護下進行特訓、16歲時我就已經掌握了各種先進武器的使用、會說四國語言,而且還會空手道和截拳道。對了,還要介紹一下我的家庭情況,我是一個獨生子,父親叫龍海,是財政局的局長,平時工作很忙,在家時間很少,但他是一個好父親,對我和媽媽都很關心;母親叫金光美,是個外事翻譯,平時經常不著家,但她同樣是個好媽媽,我們家講究民主,個人有個人的事,可以說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家庭。 

因為從11-16歲發生的事比電影情節還離奇,所以我已經見怪不怪了,但當我16歲生日的時候,老天又給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上午,王叔叔告訴我,今天我們要去見一個人,他將是我今後工作的搭檔,我明白搭檔的意思,今後我要開始執行任務了,我的心情既興奮又緊張,但我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波動,我已經學會了喜怒不形於色。 但當我搭檔推開門的瞬間,我確面無血色,居然是她,我的媽媽、金光美、外企的高級營銷經理、在外是高級白領、在內是賢妻良母,而她居然是間諜,看得出她臉上有跟我同樣的驚詫。 

電花火石間,我一拳打向王叔叔,他一下抓住我的拳頭,反手一個擒拿把我按在桌子上,大聲對我說:「小雲,你冷靜點,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們都屬於國家一級特工,每個人的身份都是絕密的,每次行動都以組為單位,你媽媽那組的其他成員在上一次行動中都犧牲了,所以她才調入我們組。  」 

除了接受,我沒有其他的選擇。 我們的第一個任務是:竊取日本第三大組織黑口組的一份機密文件。 

晚上過生日時雖然我們一家三口表面上都滿面笑容,但我知道真正開心的只有爸爸一個人,她坐在我的面前,眼神中閃爍著迷離的色彩,我發現這麼多年生活在一起,我居然對她知之甚少,同樣,她對我也一樣吧,也許今天下午我們之間的關係的轉變讓我開始重新審視她,她很漂亮,身高168cm,是外語學院的高才生,待人和藹可親,是現在知識型女子的典範。 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衣著時尚,她經常在外邊,都是在執行秘密任務吧。 

晚上,她走進我的臥室:「小雲,我不能對你說以前的任何事,同樣我也不會問你任何事,在家裡,為了你父親,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好嗎,在外面,希望我們能一起合作,順利完成任務,好嗎?  」 

我點了點頭,但我知道,我們的關係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我們分兩批抵達東京,她的身份是外企的聘用翻譯,我是參加世界小年數學競賽的選手。 

在東京的一個不知名小餐館裡,我們跟王叔叔見了面,他向我們介紹了山口組的情況:一號人物堂本太郎、行踪一向飄忽,二號人物堂本次郎,平時主持組里大局,行事心狠手辣,文件就在其住宅的保險櫃裡。 堂本次郎的住宅防守非常嚴密,混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堂本有個弱點,就是好色,因為仇家甚多,所以他只帶看好的女人回家過夜。 

我們的計劃就是:由媽媽喬裝成舞廳藝妓,混入其住宅盜取機密文件,我在其住宅附近接應。 

當你走進東京六本木的VELFARRE舞廳裡時,你馬上會變得不是你自己,無數的酷哥辣妹在你身邊瘋狂地扭動,振耳發聵的音樂讓讓你有種觸電的感覺。 這裡解放心靈的狂歡地,除了我,龍小雲。 

我一邊謹慎地跟著音樂擺動身體,一邊時不時的盯著門口,這時,我的手腕感應器接到了信號,我知道是王叔叔告訴我媽媽要進來了。 在抬頭的一瞬間,我的呼吸幾乎停止了。 

藍色短髮下是金光閃閃的耳環、紅紅的嘴唇、性感嫵媚的雙眼;在往下看,媽媽穿的一件黑色超短裙,,細細的肩帶,超低的開胸,鏤空的花裝飾的胸圍及下擺,輕透的薄紗,黑色的乳罩將其豐滿的乳房暴露了三分之二,一雙美腿上是黑色的大網眼絲襪,透過薄紗是黑色的丁字型內褲。 在她轉身的一剎那,露出了光滑白嫩的脊背和半截臀部。 

她還是我的媽媽嗎? 這是從我知道她是我的搭檔時就問自己的問題,但此刻這個問題更加醒目,在這之前,她溫柔、善良、成熟,雖然我們相處時間不像其餘母子那麼多,但我們之間的關係一直很和諧。 但從我知道她是我的搭檔起這一切都變了,尤其此刻,她性感火爆、充滿了神秘色彩,37歲的她年輕了10歲不止。 

我看過一部電影,一位平凡的少女在變成殺手的女人後變得性感迷人,那種轉變非常自然,眼前的媽媽是否也是如此,媽媽是怎樣成為間諜的,她有著怎樣的我所不知道的過去,我一定要搞清楚。 

雖然現在我感到心中有一團火在燃燒,但我還是能觀察到堂本次郎來了。 他非常顯眼,一張難以形容的醜惡的臉上,一雙眼睛精光四射,透露出他攫取的慾望。 他很快盯住了我的母親,因為她是在太顯眼了。 

媽媽的動作非常優美,一轉身投足之間,乳頭若隱若現,尤其是在做高抬腿步動作時,丁字內褲不負責任地把她大部分陰毛都展示給觀眾,旁邊已經聚集了一大堆人,而且不時動手動腳。 

堂本次郎直接向媽媽走去,旁邊的人感受到他的氣勢不約而同閃到兩邊,可媽媽好像一點也不在意,仍然瘋狂地舞動著,還不時挑釁似地衝著堂本次郎挺胸堂本好像對這種挑釁感到非常刺激,他二話不說,一把抓住了媽媽的蛇腰,媽媽不甘屈服,左膝直頂堂本此郎胯部,堂本好像早料到有次一招,用另外一隻手抓住媽媽的腳腕順勢一抬,媽媽整個下身徹底暴露出來,除了丁字褲的細繩以外一覽無遺,單腿站立的媽媽雨點般的拳頭打在堂本胸口,可堂本直接一口吻住了媽媽的紅唇。 

媽媽好像被征服了般放棄了抵抗,堂本的下一個動作更加出乎所有人意料,他那隻抓住媽媽腰身的手順勢撕裂了媽媽的短裙。 媽媽的玉體幾乎以全裸的姿態頓時暴露在眾人面前,一雙高聳挺立的乳房、淺褐色的乳頭,在加上丁子褲外兩片潔白的肥臀,都使周圍的人向被施了魔法一樣定在原地,除了幾乎咬碎牙齒的我。 

堂本在扯掉媽媽短裙後並沒有停止動作,那隻可惡的手抓住媽媽的屁股使勁往上一提,讓媽媽整個臀部坐在他的肩膀上,象展示戰列品一樣的向門口大步走去。 我當然馬上跟了出去。 

(以下的情節採用第三人稱和蒙太奇手法) 

(一) 

時間:凌晨12:00 

地點:堂本的臥室 

堂本直立著,解開褲子,露出了他碩大的命根,冷眼看著隻身著丁字內褲和黑色網眼絲襪的金東美,後者會意地跪在他面前,伸出細長地舌尖輕輕觸動堂本的龜頭。 

堂本喉間發出舒服的怪聲,他是玩女人的老手,但眼前這個女人給他一種全新的感覺,神秘火辣性感,舌技高超。 

金東美在給他口交的同時用眼角余光打量著房間的四周,她的目光停在寫字台上方的一幅畫上,憑著職業的嗅覺她認為畫的後面有玄機。 

(二) 

時間:凌晨12:02 

地點:堂本豪宅外的草叢裡 

龍小雲默默數著保鏢的個數,一共二十四個。 

「媽媽你怎麼樣?我對女間諜在工作中必要的犧牲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是我的媽媽呀,在搭檔和媽媽這兩個身份間我還是比較傾向於後者,也許我還是個菜鳥吧,媽媽你不會……我不敢在想下去。  」 

(三) 

時間:凌晨12:04 

地點:堂本的臥室 

金東美已經將堂本的散發著雄性氣息的龜頭完全納入口中,不斷地吸吮著。 「小雲,你是否對媽媽有所誤解,我知道應該向你解釋的事太多,但我實在不能對你說,知道得越多越痛苦,做你的天涯吧,但有一件事請你相信我,我比你更想宰了眼前這個人。  」 

(四) 

時間:凌晨12:05 

地點:堂本豪宅外的草叢裡 

「如果再過5分鐘後沒有動靜,我就衝進去,雖然這違反紀律,但我顧不了許多了,時間是如此的漫長,這是我一生以來最難熬的一天。  」龍小雲在想的同時抓住了背後的搶。 

(五) 

時間:凌晨12:06 

地點:堂本的臥室 

金東美的吮動非常劇烈,讓堂本有一種升天的感覺,他在堅持,因為從不會有女人在15分鐘內讓他射出,第一次都不例外。 當他低頭看這個女人時,正好迎上金東美嫵媚的雙眼,他在也忍不住了,滾滾熱流噴波而出。 他生氣地抓住眼前女人的雙頰,要讓這個征服了他的女人喝下他的所有精液。 

金東美在吞下他最後一股粘稠液體的一霎那突然起身,她知道這是他最鬆懈的時候,也是她唯一的機會,她的右拳飛快地擊中堂本的下巴,堂本來不及思考就爬在地上。 金東美將含在口中的液體全吐了出來,盡最大努力止住殺死堂本的衝動(因為王叔叔說不能殺他)。 轉身向畫框走去。 

(六) 

時間:凌晨12:10 

地點:堂本豪宅外的草叢裡 

在龍小雲起身的一剎那,他接到王叔叔的信號,他媽媽已經成功地從後窗戶逃跑,那裡王叔叔在接應她。 

不到十秒鐘一輛摩托車在他面前疾馳而過,車手是王叔叔,後面抱緊他的是幾乎裸體的媽媽。 

三秒鐘後,七輛摩托跟著追了過去。 龍小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躍上了最後一輛摩托,輕鬆擰斷了車手的脖子。

(七) 

時間:凌晨12:15 

地點:高速車道 

龍小雲幹掉了一個以後,兩輛摩托車轉身向他衝了過來,每個車手手握一把短刀,龍小雲抽出腰劍,駕駛著摩托衝了過去,他擋住了兩把刀的同時一腳踹倒了左面的車手。 

(八) 

時間:凌晨12:1 

地點:高速車道 

金東美轉身面對著追擊者,手中多了兩把槍,槍響的同時,兩個車手滑倒在地。 但她沒有機會放第二槍,一個車手拿著一把長刀向她掃雙乳掃了過來。 這時金東美做出了精確的判斷,從車上飛起,不退反進地撲向了車手,在一起倒地的一剎那用他的刀結果了他。 

當她起身時,她面前站著一個手握長刀的人,堂本次郎第一保鏢,柳生明。面對著月光下如赤身裸體、如妲己還魂般的金東美,他慢慢舉起了手中的長刀。十招過後金東美潔白乳房上被掃了一道血口,紅色的血讓她更為妖艷,二十招過後金東美被柳生打翻在地,柳生一抬腳踩住了金東美的陰部,鋼刀放在金東美的乳溝上用日語問道:「如果不想死得太痛苦,就告訴我你是誰。」正在這時背後摩托聲響,柳生象電一樣閃到一旁,與此同時一聲槍響,龍小雲幾乎不敢相信他的動作有這麼快,在高手如雲的國家安全部裡幾乎沒有人有這樣的速度。 金東美乘勢飛身躍上摩托,兩人飛馳而去。背後的柳生摘下頭盔,露出一張年輕詭異的俊臉,拿出手機說道:「老大,被他們跑了。  」 

電話那邊傳來聲音:「廢物,如果有下次絕饒不了你。」 

柳生掛了電話後,臉上反而擠出了一絲獰笑,把掛著金東美血蹟的刀尖放在嘴邊舔了舔,自言自語道:「你不會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以下的情節重新採用第一人稱) 

我看著王叔叔在為媽媽包紮傷口,一雙大手在媽媽乳房上摸來模去,一邊說道:「這次的任務非常成功,你們辛苦了,放心青紅(媽媽的代號),不會留下傷疤的。  」 

我看到媽媽摘下藍色頭套,露出如雲的黑髮,剛才的她神秘性感,現在我這幾天頭腦裡亂得很,原因就是媽媽兼我的同事金東美。 她怎麼成為了間諜? 她的背後隱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歷史? 現在想來我們的母子關係其實並不正常,原因也許在於我和她都有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在家裡總象帶著一張面具?也許我從5歲起就從沒在她懷裡撒過嬌,從小到大都不用她和爸爸操心? 也許媽媽太忙了,她沒有太多的時間放在我身上。我們之間總是有些客氣,總是像隔著厚厚的一堵牆,以前在我們身份都不知曉時還不明顯,現在我們都明顯感覺到了。 看得出媽媽作這行已經很久了,她經驗豐富、思維敏捷,工作中能體會得到,如果她不是我媽媽,我會認為她是一個不錯的搭檔。 可在家裡,我們無話可說,想盡辦法在迴避對方。 這種生活簡直要把我逼瘋了,我已經連續幾天都睡不著覺了,因此我叫王叔叔安排我去看心裡醫生。 

陳夢然,女、35歲、短髮、帶著一副水晶眼鏡,身著白色中式西服,既是安全部裡最好的心裡醫生,也是安全部最神秘的人物之一。 我用了2個小時把一切原封不動的告訴她。 

「你的情況確實有些特別,至少在我的幾百個病例裡你這種情況是第一次發生。 你的問題在於你不是個普通人,你缺少無知的童年時期和無憂的少年時期。但天才的人不止你一個,如果你生長在一個普通的家庭裡也許不會有太大問題,關鍵在於你媽媽她也是一個間諜,而且現在你們又成為搭檔。  」

「這我知道,我只想問你該如何解決。」 

「解決的方法有四種:第一、讓你媽媽告訴你她的以前的一切,將你們之間的隔閡拆除掉。  」 

「這不可能,安全部有紀律,她不可能告訴我一切。」 

「第二、你經常到我這裡來傾訴,我可以給你催眠讓你睡上一覺,可這只能治標,不能治本,而且時間一長,你的精神壓力會越來越重,這只是權宜之計,目的是為了爭取時間獲得轉機。  」 

「我不能等待虛無飄渺的轉機。」 

「第三、我可以向領導請示,把你們分配到不同小組工作。」 

「可問題還在,第四呢?」我望著她細長的眼睛,感覺她那雙眼睛裡充滿了智慧和神秘,我已經感覺到第四條路是我唯一的出路,但肯定是我想不到的。 

「把她變成你的女人。」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裡並沒有一絲波動。 

「什麼?」我發出了四年來第一驚呼。 

「天涯,坦白跟你說,你們的母子關係已經蕩然無存,而且沒有一絲一毫恢复的希望;而且你們根本不能逃避,以後要朝夕相處,如果你們之間不能建立另外一種關係的話,你的意識會越來越亂,你遲早會發瘋的,所以只有變母子關係為情人關係,你的心靈才能達到另外一個平衡點。 這是目前唯一的出路,不對,這是你目前及將來唯一的出路。  」 

我突然把她從座位上拉起來,抵到牆上,我們之間的距離不到兩寸,她身材豐滿高挑,一對高聳的乳房在她中式的西裝下有節奏的波動著。 我從她眼睛裡看到我近乎受傷野獸似的表情和一絲哀憫,一刻鐘後她的眼神讓我平靜下來,我轉身,說了一聲「對不起」爾後離開。 

我用這一刻鐘的時間下定了決心,既然老天總是跟我開玩笑,那我只能如此了,是的,既然我們打一開始就沒建立起正常的母子關係,那麼,現在更強求不得,也許在東京看到媽媽火辣性感的一面時我就已經深深地被她吸引,原來母子關係是套在我心裡的一層枷鎖,打開它後我覺得好輕鬆,甚至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 

回到家時,父親還沒回來,她穿著家居服在廚房裡做飯,我輕鬆地走到她旁邊,「媽,讓我來吧。」 

我的語氣讓她嚇了一跳,「不用了,就快好了。」 

吃飯時,我和她表現相反,她幾乎是食不下嚥,而我是狼吞虎咽。 

「媽,我想吃完飯後我們去跳舞。」 

「啊!」她一時沒反映過來。 

「你的舞技很好,我想學習學習,以後可能會用得上。」 

「這不好吧,萬一被人認出來……」 

「呵呵,你忘了我們是乾什麼的了,化個妝不就得了,老爸出差又不回來。」 

「那好吧。」 

「媽媽裝扮成辣妹吧。」沒等媽媽答話我就進屋了。 

我自己帶上了假鬍子,修了修髮型,看起來比平時大個5、6歲,穿上了一身酷酷的皮夾克。 而媽媽戴了一個紅色的假髮,上身是一件半透明的蕾絲罩衣,隱約可以看見挺立著的乳頭和白皙的乳房,大半個小腹暴露出來,而下面是一件 '超短裙,總共只有二十五公分長,只能蓋住媽媽的陰部,跟下身赤裸差不多,腳上穿著一雙黑色高跟鞋,濃裝豔抹,十足一副辣妹打扮。 

當我們走進舞廳時,沒有人懷疑我們是一對青年情侶,而且大多數人都被媽媽的性感所吸引。 

隨著音樂,我們翩翩起舞,慢慢地我發覺周圍的人越來越多,原因就是媽媽的罩衣很輕,再加上短裙太短,每當她旋轉時,整個小腹和白皙的玉腿都暴露出來,可能還包括媽媽那丁子型的內褲。 而媽媽好像對這一切習以為常,她帶著我隨著音樂越轉越快,漸漸我感覺下身漸漸勃起,雙手深入媽媽的罩衣,撫摸著她滑如凝脂的肌膚,我感覺象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五年的間諜生活讓我背負了太多我這年紀的孩子不該背負的東西,甚至讓我忘了年少時該有的性萌動,今夜這一切都回到了我身上,我要把失去的一切都找回來,也許媽媽也一樣吧,她是否跟我一樣也失去了很多。 

正在這時我感覺身邊有點異樣,十幾個黑社會流氓四周圍了過來。 一個人把我拉到兩米開外,「滾開,小子。」他凶狠得瞪了我一眼說道。 

「小妹妹,我們玩玩。」旁邊的人開始吹著口哨,幾隻手開始向媽媽招呼,媽媽好像並不在意,當一隻手摟住她光滑的後背時,她左肘準確地點到對方的右肋,那傢伙連哼都沒哼就爬在地上,與此同時我一掌拍在剛才拉我人的後脖上, 

緊接著,在其餘人還沒反映過來時,我和媽媽已經各了倒了四五個,這個過程只用了四秒鐘,我拉著媽媽飛速跑出了舞廳,後面逐漸亂成一團。 

我們驅車到了海邊,媽媽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我也一樣,媽媽她露出了活潑天真的一面,沒想到她還有這樣一面。 

我們默默地看著大海,喝著啤酒,都感覺我們之間的距離拉近了不少,媽媽輕輕地走到我跟前,抱緊我,目前我的身高比她矮上幾公分,她微微低頭靠在我肩上說道,「小雲,你好帥,很像他。」她的眼神既迷離多情,又有點像虛空夜月一樣神秘,如果說陳夢然的話開啟了的感情閘流,那麼這一刻我真的感覺愛上了金東美,這是我的初戀,我不由自主地張開雙臂抱緊了她。 

突然媽媽抬頭,奉上了她的香唇,我們狂吻了起來,她的唇溫潤潮濕,舌細小靈活,我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我的左手攀上了她的乳房,這是我第一次模女人的乳房,觸感太好了。 

過了好久,她好像從迷夢中醒了過來,「我們回去吧。」她從我懷抱中掙脫出來.直到我上車時,我才突然想起,媽媽剛才說我像「他」,「他」是誰? 誰是 「他」?  」他」和媽媽是什麼關係? 雖然這是一個很大的謎團,但我至少可以推測出兩點,第一、「他」對媽媽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第二、「他」在媽媽的過去中佔有重要地位。 回到家,我剛想問她「他」是誰,媽媽卻搶先對我說道:「睡吧,我們明天會接到第二個行動任務。」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