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5, 2013

陰 雨

陰 雨

陰 雨
娟子最喜歡下雨天,因為每當雷雨交加的時候,她就會一頭撲到小叔叔的懷裡,然後小叔叔就緊緊地抱著她,一動不動的坐在炕上,眼睛盯著她的臉,什麼時候雨亭了。小叔叔才會放開她,她知道那雷雨是可怕的,可她更知道小叔叔的懷抱裡是溫馨的,美好的。

娟子從小就和小叔叔在一起玩,兩個人的關系非常的好,可以說是無話不談,無事不做。他知道小叔是自己爸爸的親弟弟,比自己大一輩,可娟子對他從來沒有那種輩份的感覺,因為他比娟子大不了幾歲。

娟子的這個小叔叔叫王剛。

王剛的父母是在六十多歲的時候生下了他。這老兩口子本來已經是兒孫滿堂了。但是身體很好,王老頭偶爾也會喝上一點酒,然後就借著酒勁把老伴按在炕上操上幾回,原以為這老母雞不能下蛋了,沒有想到竟然弄出一個孩子來,

老兩口子感覺非常難堪,無法面對村鄰,就把他偷偷的送到了遠在他鄉的王剛的大哥家裡。

王剛的大哥大嫂結婚好多年了,還沒有生孩子,當老人把王剛送來時,大哥他們兩口子都很高興,就耐心的撫養了他。

王剛的大嫂長的非常漂亮,大圓臉大眼睛,濃眉毛,身體也非常的健康,是一個典型的北方農村美女,

嫂子也許是受中國傳統禮教的熏染,她總是記得古人說的一句話:“老嫂比母,小叔同兒”。

就在王剛到來的當年,嫂子突然懷孕了,生了一個美麗的小女孩,他們給這小女孩起了一個名字就叫王娟,小名就叫娟子。

哥哥嫂子認為是王剛給他們帶來的福分,他們對王剛就非常的好。王剛則是很懂事的負擔起來照顧這個小侄女的任務。

大嫂下地做飯,喂豬、喂雞,王剛就在炕上逗小侄女玩。小侄女也非常的喜歡這個小叔叔。總喜歡讓小叔叔親她。

娟子很快就斷奶了,王剛的哥哥嫂子就能出去到野外干活了。王剛就天天抱著娟子哄她玩,哥哥和嫂子看著這情景,感覺很溫馨,很祥和,很安?很幸福。

可以說,王娟是在王剛的懷抱裡長大的,王剛天天抱著她,還有時把她背在後背上……

一到下雨天,娟子就卷縮在王剛的懷裡,一動不動,王剛就緊緊抱著她那肉乎乎的小身子,非常認真的給她講故事……

不知不覺中,王剛感覺這個小侄女成了大侄女了,背著費勁了。抱著也費勁了。

娟子長大了,個子也高了,身子也豐滿了,乳房鼓了起來,屁股也鼓了起來,渾身上下充滿了成熟女孩的誘人的魅力。王剛感覺摸上一把已經是肉乎乎的了,抱上一次感覺渾身有些癢癢了,有些騷動了,他對他逐漸產生了一種特殊的難以言表感覺。

當然王娟還是經常的像小時候一樣,和他撒嬌,糾纏著他,讓王剛背她。

她的個子已經到了王剛的鼻子了,王剛已經有些不好意思背她了。她就趴在王剛的身後,兩只胳膊把王剛的脖子摟得喘不過氣來,然後把身子懸空,把兩腿勾回來,兩腳離地。王剛只好像小時候一樣摟著她的屁股,把她背起來。

娟子也知道自己現在很大很沉重了。可是她就在王剛的後背上嘻嘻地笑著,也不下來。

王剛感覺娟子的兩個奶子已經是肉乎乎的貼到了他的後背上,他背著她每走一步,她的奶子就在他的後背上蹭動一次,讓他心慌意亂。

她的小腹也很挺實了,熱烘烘的貼在王剛的後背上,讓他感覺了一種特殊的味道,她的陰部已經漲滿了。像一個小饅頭似的夾在她的兩腿中間,正好貼在王剛的後腰上,他已經感覺渾身發熱了。

他兩只手向身後兜過去,摟著她的大屁股,感覺有些樓不過來了。那屁股已經比小時候大了許多,滿蹬蹬,肉乎乎的,讓他說不出是一種什麼滋味。如果說小時候背她或者抱她是一種愛撫,那麼現在意義完全變了。現在的每一次身體接觸,都讓王剛產生了強烈的欲望,他也說不清楚是從什麼時侯開始的。

有一次王娟在房後邊拉屎,她就讓王剛在一邊看守著。她解開褲腰帶,把褲子往下一脫,就蹲在了牆根底下,那白白的大屁股就露了出來,她一邊用力的往出拉屎,臉漲的通紅,還一邊和小叔叔說:“你可給我看住了,千萬別讓後院的老母豬過來,我就怕它來拱我屁股”。

因為農村的豬狗很多,每當王娟去拉屎時,那豬狗就不等她把屎拉完,就來拱她的屁股,就來搶著吃屎。有時候那糞便像一根油條一樣剛從王娟的小屁眼裡剛鑽出來,還沒有斷條,那豬狗就急不可耐的張開大嘴去吃。

自己家的那條大黃狗竟然是經常的趁此機會來用舌頭舔王娟的屁溝和陰部,王娟非常擔心那狗嘴或豬嘴會咬傷她的屁股和陰部,所以王娟拉屎的時候從小到大一直就讓王剛在一邊看守著,為她驅趕豬狗,因為大人農活很多,根本就沒功夫照顧小孩子。

今天的王剛突然發現這個大侄女的屁股是又白又大,非常的迷人,那圓圓的,鼓鼓的,光光的,滑滑的形狀讓她癡迷,讓他陶醉,他真想上去摸摸。王娟一邊拉屎,前邊的尿道也發出了嘩嘩的響聲,一條白色的水線劃一道弧形從她的兩腿中間射到前邊的地面上。

王娟不一會就拉了一堆屎,那糞便就像一個海螺,盤旋堆積在她的屁股下,她害怕那黃色的黏糊糊的糞便會粘到她的屁股上,她就把屁股抬起來換了個位置,又拉了一點,她感覺是拉完了。就向小叔喊道,小叔,給我找一個“開?棍兒”。

小叔叔就到柴草垛找來了一根高粱稈,他把那根高粱稈折斷,然後用牙一咬,再用力一掰,就把它分成了兩半。順手遞給了王娟,王娟就用那兩半的高粱稈往自己的屁股溝裡一次次的刮著,這半刮完了,她就把它扔掉,又用剩下的那半來刮屁股溝,終於把屁股溝的糞便刮干淨了。她才把屁股抬起來。

當侄女起身提褲子那一瞬間,王剛發現侄女的陰部已經長出了很多的陰毛。在陰毛的包圍中,那粉紅色的小陰唇顯得非常的美麗,非常的誘人,他開始神情恍惚了。

王剛開始喜歡她那豐滿的身子了,那豐滿的女孩子的身子已經對他產生了巨大的誘惑力,他想看,想摸,更像去摟抱,甚至更想有朝一日能趴到她那光溜溜的身上干她一下子,那時候自己一定像是上了天堂……

王剛越是喜歡她的身子,越是不好意思往她身邊湊了。就像是害怕她似的,總是偷偷地看她,他幾乎就很少來抱她了。

娟子也似乎看出了小叔叔的變化,她也在等待機會。

終於盼來了一個大雨天,還打了幾個響雷,估計爸爸媽媽是不可能頂著雨回家的,他們早該找地方躲雨去了,雨越下越大,雷越滾越近,王娟就一頭撲到了小叔叔的懷裡。

王剛急忙緊緊地摟住了她。王剛感覺自己懷裡抱著的根本就不是一個孩子了。已經是一個女人了。她的渾身都是肉乎乎的,那肥大的乳房就貼在了王剛的胸口上,他感覺自己非常的舒服,渾身已經是麻酥酥的了。

娟子緊緊地摟著王剛的身子,偷偷拿眼睛看著他,王剛心理非常緊張,慌亂的很,他不知如何是好,就用顫抖的聲音說:娟子啊,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

從前啊,有這麼一家子,兩口子,生了三個大瞎姑娘……

王娟突然抬頭問王剛說:那三個大瞎姑娘是怎麼生出來的呀?

王剛說:是從女人的肚子裡生出來的。

王娟又問;那女人的肚子裡怎麼會有孩子呢,從那裡來的……

王剛說:是種的,就像種地一樣,女人就像土地,男人就像播種機,男人把種子撒到女人的土地裡,然後就能生長出小孩了。

王娟感覺不太明白,他又問王剛:那具體該怎麼個種法呢?

王剛心跳的非常厲害,他終於鼓起勇氣說: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就咱倆兩個知道,

王剛繼續說:種人和種地就不一樣了。種地可以大張旗鼓地種,轟轟烈烈的種,可“種人”必須是男女兩個人單獨在一起偷偷摸摸的進行,不能讓其他任何人知道,如果讓別人知道了。那就種不出來了。即使能種出來也不會成熟,不是瞎子就是聾子,要不就是殘疾。

王娟說:行,我聽你的,不和別人說,你快告訴我怎麼個“種”法,要不等將來我結婚了。還不知道怎麼種,那就沒有後代了。

王剛說,好吧,現在我就告訴你“種人”怎麼種。

王剛告訴王娟說,我們兩個都把衣服脫光了。一點東西也不能穿。

王娟說,看來這個活還挺累呀,還必須的脫光膀子干呀?

王剛說,是的,必須全脫光了。把褲衩也得脫下去。要不就不能干。

王娟先是解開了上衣的扣子,把它脫了下去。她裡邊穿的是個很薄的小背心,她從小到大就沒有帶過乳罩,那滾圓的乳房已經在那小背心裡挺了起來,真像是兩座山峰,她脫下外衣後,又開始往下脫小背心。

她把小背心掀了起來,從下往上頭上脫,她往上一掀背心的時候,她的兩個肥大的白嫩的乳房已就從小背心裡掉了出來,真的就像兩個剛出鍋的大饅頭,那雪白的兩個大饅頭上還放了一顆紅棗。

王娟的背心在頭上裹住了。她拉了好幾次,才從頭上把背心脫下來,讓她這一折騰,那兩個肥大的奶子不停的跳動了好幾次,讓王剛看的心裡直個勁的撲騰。

王娟發現小叔叔還在愣愣的看著自己乳房,就急忙說,你倒是脫呀,小叔叔如夢方醒,他動作到是很利索,三下五除二就脫光了,他光著身子站在娟子的面前,又開始用眼睛盯著娟子的乳房。

娟子開始慢慢的往下脫褲子,她坐在炕上,光著上邊的身子,先解開了褲腰帶,然後從後邊一點一點的往下脫,她輪班的把兩半屁股抬起來,把褲子脫過了屁股,那雪白的大屁股就坐到了炕上,她又把自己的兩條腿彎了起來,把褲子從腳下邊脫了下去,

娟子已經全脫光了。王剛就用發燙的眼神盯著她的兩腿中間,他發現那些陰毛已經讓褲子給壓扁了,全都倒下了,就貼在了陰部的周圍。就像一堆柴草棚在了一個洞口上,那粉紅色的陰部也被那濃密的陰毛給遮擋了。

娟子發現小叔叔在看她的陰部,就急忙問道,往下還怎麼辦,你倒是快說呀。

王剛紅頭漲臉氣喘吁吁的說,娟子……你先……躺在炕上,

王娟就仰臉朝天的躺在了那裡,小叔叔撲過去就趴到了她的身上,當小叔叔那光光的身子壓到娟子的身上時,娟子有些慌亂了。她的身子不停的扭動著,不知如何是好。

小叔叔抱著王娟光光的豐滿的身體,把胸部緊緊的貼在了娟子的奶子上,他感覺是滑溜溜,硬幫幫,還非常有彈性,他的下邊已經是蠢蠢欲動了。他又把嘴輕輕的吻到了王娟的嘴上,慢慢的親吻起來,王娟急忙張開了嘴,他就把舌頭伸到了王娟的嘴裡,來回的舔王娟的牙齒和牙堂。

王剛的哥哥家也就是兩間房子一鋪炕,四個人睡在一起,他已經是不止一次的看到哥哥和嫂子肏屄的情況了,他一直就想在侄女身上試試,今天侄女自己突然提到了這個話題,他自然是興奮不已,

當他趴到侄女的身上時,他的胸脯一挨到王娟那豐滿的剛剛挺起的乳房時,他的渾身就開始顫抖了。他的雞巴很快就硬了。

王娟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懂,還是裝做不懂,她就問小叔說:你就這樣用舌頭種啊,那還把下邊也脫光了干啥呀。

小叔叔說,還沒有開始呢,現在算是耕地起壟,還沒有播種呢。

王娟就問小叔叔:什麼時候播種啊,往哪裡播種啊。

小叔叔摸了摸王娟的陰部說,等會就往這裡下種,但你這塊土地還沒有濕潤呢,必須等濕潤了才能播種。

王娟問,那怎麼才能讓我這裡濕潤呢?你會下雨嗎?

小叔叔說,我就這樣的親你的嘴,等一會,你的下邊就會自己冒水的,小叔叔說著,又親了起來,他一邊親,還一邊在王娟的身上到處摸著,摸她的乳房,摸她的腹部,摸她的屁股,還摸她的陰部。

王娟早就感覺身上熱乎乎的了,感覺小叔叔在他身上趴著親著摸著非常的舒服。她渾身開始發癢,她就用手抱著了小叔叔的屁股,小叔叔把嘴往下移動著開始親她的脖子,又親她的乳房,不一會她的乳頭就挺了起來,她感覺小叔叔身下的那個小東西開始是很軟的,現在已經漸漸的硬了起來。

窗外的雨還在不停的下著,兩個人都感覺非常的安心,他們知道這個時候不會有人來。

小叔叔開始用他那個硬硬的東西就在王娟的肚子下邊來回的頂著,她逐漸感覺自己的身下開始發熱了,開始癢癢了,小叔叔把手指頭伸到了她身下的窟窿裡,她感覺非常的舒服,她的身子開始扭動起來。

小叔叔又伸進了一個手指頭,把她的陰道漲開了一些,她感覺更舒服了。她就覺得自己的身上一陣麻酥,下邊的窟窿開始流水了。那流水的一瞬間,她感覺自己渾身 “唰”的一下子像過電了一樣,非常的舒服,那是一種從沒有過的快感。她感覺是在大夏天吃了一碗冰糕,爽快死了,幸福死了。

小叔叔用哆哆嗦嗦的聲音紅著臉說說:好了,你這裡已經很濕潤了,能種地了,你把兩腿分開點,我要往你的身體裡點種子了。

王娟急忙把兩腿分開了,小叔叔趴到她的身上,一只手捏著他那個硬硬的大肉棍子,對准王娟的肚皮下邊的小窟窿就插了進去,就聽:嗖的一聲,那個肉棍子就插到底了。因為小叔叔的肚皮和胯骨都緊緊地和王娟貼在一起了,再插也不能往裡去了。可王剛還是在用力的往下壓,把王娟給壓得直“吭哧”。

王娟感覺下邊尿尿的地方有些火辣辣的,還有些輕微的疼痛,但總感覺是非常的舒服,就像是從沒吃過肉的人,第一次著急把自己的舌頭咬破了。但是還是經不住那肉香的誘惑。還想大口的吃肉。

她知道自己那點輕微的疼痛根本就不算什麼,還是小叔叔趴在自己身上的感覺好,還是小叔叔那肉棍子插到自己的肚子裡的感覺好。

小叔叔開始往出拔他的肉棍子,王娟急忙抱住了他的屁股說:別拔出來呀,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就這樣插著別拔。

小叔叔說:我不是全拔出來,我往外拔一塊,然後再插進去,你會更舒服的。

王娟說:那就試試把,她就把緊摟著小叔叔屁股的雙手松開了。

小叔叔把那肉棍子往出拔了一塊,就在王娟擔心他會全拔出來的時候,小叔叔屁股往下一沉,膀子一叫力,“嗖”的一下又插了進去,而且插的比上次還要深,王娟感覺渾身唰的一下子麻酥酥的,甜滋滋的,熱辣辣的,比什麼都好受,她就像條件反射一樣,不由自主的就把自己的屁股往起翹了一下。

王娟感覺自己的陰部往上一挺的時候,小叔叔的那個肉棍子插的更深了,差點就把那兩個肉蛋子也塞了進去,她自己感覺更舒服了。

她自己這回也找到了感覺,每當小叔叔的屁股往起抬,那肉棍子往出拔的時候,她自己的屁股也往下沉,腹部和陰部都往回收,等小叔叔的肉棍子狠狠地用力往下插的時候,她就用盡全身的力氣把自己的屁股和陰部往上迎。讓小叔叔把他的肉棍子一插到底,她感覺自己陰部的嫩肉和小叔叔那肉棍子的根部緊緊地貼在了一起,誰也無法讓他們分開了。

窗外的雨還在不停的下著,那雨點不住的敲打著窗戶。

兩個人更加放心,更加興奮,兩個人的動作很快就配合默契了。

小叔叔笑了笑說:你反應真靈啊,這麼一會就能配合我了。

王娟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就感覺這樣最舒服,這也許就是人的本能活動吧。

王娟的自然配合,小叔叔就更能用上力氣了。小叔叔開始猛烈的抽插,王娟就拼命的迎合著她,身子中部用力往上挺,他們兩個的肉體一次次的撞擊著,發出了“啪啪”的響聲,王娟聽到這聲音,感覺更舒服了。

窗外的雨聲“嘩嘩嘩”,炕上兩個人的肏屄聲“啪啪啪”……

王娟開始喘氣,開始呻吟,由於兩人一起用力,那肉棍子就越插越深,一連幾次都頂到了她肚子裡的一個光滑的東西上。

她感覺肚子裡有點疼,她就“啊”一聲,她發現自己這一“啊”立刻就不疼了,而且非常的舒服,她就開始一聲接一聲的“啊……啊……啊喲……好……好……好舒服啊”。

那窗外的雨聲似乎是在為她的呻吟聲在伴奏。

王剛“呼哧呼哧”的喘息聲,娟子“啊喲……啊喲”的呻吟聲,兩個人中間那“呱唧,呱唧”的肏屄聲,窗外那“嘩啦嘩啦”的大雨聲,這些聲音完全交織在了一起,簡直就是部情色淫欲的交響曲。

王娟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隨著雨聲的狂猛,她竟然大聲的喊叫起來,她這一喊,小叔叔更來勁了,他在王娟的身上瘋狂的抽插起來,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迅猛,王娟也感覺自己是控制不住自己了。她瘋狂的上挺,瘋狂的迎合著小叔叔。她突然感覺自己渾身一陣發抖,急忙喊道:小叔我要尿尿,我要尿尿啊!

小叔叔“啊啊”了幾聲,然後說:你就你尿吧,尿吧,尿出來會更舒服,王娟感覺自己的身體裡一下子就流出來好多的水來,就像那屋檐上往下流淌的雨水。可就在那一瞬間,小叔叔突然渾身抽搐,一陣哆嗦,他啊地一聲緊緊地摟住王娟不動了。

王娟就感覺有一股滾燙的熱流從小叔叔的肉棍子了裡發射出來,全部湧進她的肚子裡,這一刻她也舒服極了,她感覺自己是融化了,是死去了。她緊緊地抱住了小叔叔的屁股,小叔叔在她的身上一下一下的搐動著,那肉棍子還一股一股的往出流淌著熱流。王娟想到此時的村子裡一定是到處在流水,那村子邊上的大坑肯定也都滿滿的了。因為小叔叔的精液再不停的往她的肚子裡流淌著,說不上會把自己的肚子給裝滿。

過了一會,小叔叔的身子動了一下,想從她的身子上下來,王娟緊忙又摟緊了他說︰『別動,再趴一會,讓我在舒服一會。』

小叔叔說︰『這就是“種人”播種的全過程了。』

他氣喘吁吁的翻身下來,躺到了一邊。

王娟說︰『沒有想到“種人”會這麼舒服,你這次就肯定能給我種上嗎?』

小叔叔說︰『那可不一定,也許得好幾次才能種上,但種法就是這個樣子。』

王娟說︰『你很累嗎?』

小叔叔說︰『一會就歇好了。』

王娟望著窗外說︰『這大雨一時半晌還不能停,他們是不會回來的,你還能給我再種一次嗎?』

小叔叔說︰『我還能種,你要是喜歡,我就再和你玩一次“種地”。 』
王娟說︰『那我們就再來一次吧。』

小叔叔說︰『好的!』

他看見王娟早就把兩腿分開了,他就急忙翻身趴了上去,王娟陰道裡的東西還沒有完全流盡,那裡還是黏糊糊,濕漉漉的,他們感覺就像此時村子裡那泥濘的道路。

小叔叔沒費吹灰之力,都沒有用手扶著,就是用兩只胳膊支撐起上身,下邊就把那個肉棍子對准了王娟的小穴,他屁股往下一沉,就“嗖”的一聲,就把雞巴全部的插了進去,王娟把陰部往起一挺,就緊緊摟住了他。

小叔叔又開始抽插了。由於陰道裡有很多的遺留物,非常的滑溜,他們每一次抽插都非常的順暢,兩個人還是一上一下一起用力,就像兩只手用力拍巴掌一樣發出了 “呱唧,呱唧”的聲響。王娟仿佛看到那老牛的蹄子在一個髒水坑裡不停的踩踏著,那髒水和污泥被那牛蹄子給踩得不時地發出了“咕唧,咕唧”的聲響。

王娟輕輕的呻吟著,她的身子不停的扭動著,她感覺非常的幸福,非常的舒服。

她知道自己從剛一記事的時候起,就一直和小叔叔在一起玩了。可從來沒有玩過這個游戲,要是知道有這麼舒服的游戲,她早就和他一起玩了。

小叔叔又開始發狂了,他的動作非常的大,由於娟子的陰道裡非常的滑溜,他的肉棍子幾次從她的小穴裡滑了出來,王娟急忙用手把它送了進去,她感覺自己的手給那個肉棍子弄得黏糊糊的,她就把那黏糊糊的東西擦到了小叔叔的屁股上。

小叔叔說了一聲︰『你真壞!』就用嘴親了她一下,這一親不要緊,兩個人都一
起發洩了。王娟還是和上次一樣,緊緊地抱著他的屁股不讓他過早拔出來……

  窗外的大雨還在嘩嘩的下著,天陰的很厲害,有時候還打幾個響雷。

  屋子裡的土炕上,兩個白白的肉團子緊緊地揉在了一起,每當一道閃電一聲
炸雷,他們就緊緊地擁抱一次。

  王娟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一下一下的滴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扭頭一看,急忙
大聲喊叫到︰『不好了,房子漏雨了!』

  他們倆個急忙下地找了個盆子,就放到了炕上,那雨滴一下一下的掉到盆子
裡,發出來“咚咚”的響聲,

  王娟和小叔叔倆個人就蹲在盆子旁邊觀看著,王娟突然發現小叔叔的雞巴的
龜頭上有一個小眼,那小眼裡也在不停的往出滴著黏糊糊的東西。

  她又低頭看看自己的陰部,那裡也在往外流淌著白色的粘液。她突然自己在
那裡笑了起來,

  王剛問︰『你笑什麼呀?』

  王娟說︰『你看啊,天在下雨,我們兩個都下邊也在下雨呢。』

  從那次以後,他們兩個幾乎就不出去和別的孩子玩了。等大人一走,他們就
開始玩“種人”的游戲。

  王娟好奇的問︰『你是從哪裡學會的這個游戲?』

  小叔叔說︰『你爸爸和你媽媽天天晚上都要玩這個游戲的,今天晚上到半夜
的時候我偷偷的捅咕你,你就睜眼睛看,那就是他們在玩“種人”的游戲裡。我
們也好學習點經驗。』

  王娟說︰『你可別忘了叫我呀,』

  小叔叔說︰『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叫你的。』

  這個家庭是兩間房子一鋪炕,四口人睡在一鋪炕上,順序是:爸爸、媽媽、
娟、小叔叔。

  為了避開這兩個孩子視線,所以兩個大人都是在半夜裡,等他們兩個睡著了
才做事的。

  到了晚上,小叔叔和王娟很快就先睡著了。因為他們白天已經玩了好幾次了。
已經很累的了。

  約莫到了半夜時分,小叔叔就醒了。他偷偷睜開眼睛,等著哥哥和嫂子做事。

  哥哥很快就醒了,哥哥慢慢的趴到了嫂子的身上。嫂子也不出聲,就是迅速
的分開了兩腿,哥哥就把雞巴插了進去,嫂子輕輕的啊了一下,就摟著了哥哥的
脖子。

  哥哥開始在嫂子身上起伏了。

  小叔叔急忙用手來捅王娟,王娟醒了,他感覺是小叔叔把她給弄醒的,就偷
偷的睜開眼睛。

  下了一天的雨,到了半夜,天總算是晴了,月亮從烏雲裡鑽了出來,時而又
被雲層遮住。屋子裡雖然是擋著窗簾,但月光還是從窗簾的縫隙射了進來,讓他
們兩個清楚了看到了一切。

  王娟看到爸爸還在媽媽身上不停的干著,爸爸一次一次的把肚子貼到媽媽的
身上,她雖然看不清他們的中間,但她已經知道,就在爸爸趴下去那一瞬間,他
是把那個肉棍子插到了媽媽的身體裡了。

  她知道媽媽和爸爸都一定很舒服的,王娟感覺自己渾身像火燒的一樣難受,
她多麼希望能有個人來干自己,但是她知道這必須是偷偷摸摸的事情。即使有小
叔叔在身邊,她也不敢當時就與他干。她只好忍受著刺激和欲望的煎熬。

  她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屏住呼吸,也不敢翻身,也不敢咳嗽,連咽吐沫都
不敢。

  她感覺自己非常的憋悶,但也非常的刺激,她聽到了爸爸“呼哧呼哧”的喘
息聲,她聽到了媽媽輕輕的“啊喲……啊喲……”的呻吟聲,她感覺自己的下邊
非常的難受,王娟的小穴裡開始流水了。

  她感覺下邊奇癢難忍,就自己悄悄地把手伸進自己的小穴裡,用手指頭慢慢
的摳動自己的陰道內側的嫩肉來給自己止癢。這樣一來感覺就舒服多了。

  爸爸在媽媽身上不停的干著,娟子就用手指頭在自己的小穴裡偷偷的插動著,
她聽到爸爸的喘息聲越來越大,看到爸爸的動作越來越急促,她的腦子裡出現了
白天小叔叔在自己身上猛烈抽插的情景,她渾身一震發熱,一陣發麻,又好像一
陣發冷,她的小穴裡一下子流出來好多的水來,她感覺非常的舒服,她甜甜的回
味著方才那突如其來的快感。

  其實王娟已經是不止一次的看到爸爸和媽媽的事情,多少個夜晚她是與火焚
燒,她非常想能夠有一個男人來干自己一下,她反復琢磨,尋找合適的男人,最
後選擇了小叔叔。她就是故意裝糊塗來挑逗自己的小叔叔的。她早就開始渴望和
小叔叔一起來體驗這種生活。

  突然娟子發現爸爸從媽媽身上下來了。她以為他們是完事了,她剛要閉眼睛,
就感覺小叔叔掐了她一下,她急忙睜開眼睛,就發現媽媽跪在了炕上,然後雙手
拄在炕上,把屁股翹了起來,她發現媽媽的大屁股很大,很美,她感覺自己的屁
股和媽媽的一樣。

  她不知道媽媽把屁股翹起來是要做什麼,她就屏住呼吸,瞪著眼睛看著,她
發現爸爸就跪在了媽媽的身後,手捏著他的肉棍子就往媽媽的屁股後邊插,她就
聽媽媽小聲說,先別插,那是屁眼兒,你再往下往下點就對了,用力插吧。

  她就看爸爸把身子中間往前一拱,屁股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爸爸的
那個肉棍子就全部插了進去,爸爸一次一次的往前挺,媽媽的屁股一次一次的往
後坐,他們不敢太瘋狂了,只是一下一下的穩穩當當的插著,那輕聲的撞擊發出
了“噗哧撲哧”的聲音。

  月亮不見了,天空的雲層逐漸加厚,不多會兒,又下起雨來,屋子裡的光線
變得黑暗裡。只能看到兩團黑影在一起一分一合的動著。

  風雨逐漸的大起來,啪啪的敲打著窗戶。。

  爸爸借著風雨聲,把動作變大了。他開始快速的用力的干著媽媽的屁股,發
出來啪啪的聲響,爸爸的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快,突然爸爸啊了一聲,趴在媽媽
的屁股上不動了。只是身子在抽搐,他就這樣的趴了好一會,爸爸才躺回到自己
的位置去,媽媽撕了點衛生紙在自己的兩腿在中間擦著,她的嘴裡還輕輕的叨咕
著:這天,怎麼又下雨了?

  爸爸和媽媽很快的就睡著了,還發出了呼呼的酣聲。

  王娟和小叔叔卻睡不著了。王娟渾身發熱,欲火焚燒,陰部奇癢無比,小叔
叔的雞巴也已經硬的不行了。王娟慢慢的把手伸到了小叔的褲衩裡,緊緊地抓住
了他那個粗大的肉棍子,她不停的用手套弄著。

  就在王娟把手伸到小叔叔的褲衩子裡的時候,小叔叔已經是等不及了。急忙
把屁股往前送了一下,故意的把自己的雞吧往前送了送,正好送到娟子的手裡,
好讓王娟來摸的更舒服。

  小叔叔也急忙把手伸到了王娟的褲衩裡,他先是觸摸到了她的陰毛。

  她們兩個就像是兩個小偷在動手偷東西,他們心跳的非常厲害,他們的手已
經顫抖了。

  小叔叔慢慢的用手撫弄著娟子的陰毛,娟子的身子就慢慢的往起挺,把陰部
往他的手上靠,他輕車熟路地把手指頭伸到了王娟的小穴裡,王娟急忙分開兩腿
讓他盡情的摸,他的手指頭在王娟的小穴裡轉圈的動著,就像一個小雞巴一樣,
王娟的身子抖動了。心跳的更厲害了。

  小叔叔開始用手往下扒王娟的褲衩,上邊很快就扒開了,露出了陰毛和陰唇,
可身下的部分還在娟子的屁股下邊壓著,王娟看了看爸爸和媽媽,他們還在熟睡,
王娟就悄悄的把腰部抬了起來,讓屁股懸空了。

  小叔叔急忙用力往下使勁兒一拉,那肉乎乎的大屁股“噌”地一下就露出來
了。那褲衩子就到了她的大腿彎子處,整個中間大部分身體全都裸露了。王娟又
偷偷地把自己身上的背心往上掀到了脖子上,讓乳房全都暴露了出來。

  小叔叔晚上是不穿背心的,他只穿一個大褲衩子,此時小叔叔已經把自己的
大褲衩子退到了大腿彎子處,整個上部分都已經暴露了。他開始慢慢的把身子往
王娟的身邊移動。

  他不敢大動作,害怕把哥哥和嫂子驚醒,王娟也慢慢的把身子往小叔叔的身
邊移動,她每移動一次,都要屏住呼吸,再偷偷看一眼兩個大人,她確信沒有動
靜,就再往小叔叔身邊移動一次,他們巧妙地利用這窗外的風雨聲的掩護,迅速
的往一起移動,

  就這樣,很快王娟和小叔叔的身子挨到一起了。王娟摸著王剛的雞巴,用力
的往自己懷裡拉,小叔叔伸手一下子就摸到了王娟的乳房,他沒有想到她自己會
把胸部也都露了出來,他心裡暗自高興,他的手從娟子的乳房上慢慢往下滑經過
小腹,來到陰部,他又繼續往下摸摸她的光華的大腿,確信她的身上已經是大部
分都暴露給他了。

  小叔叔慢慢的翻身,一點點的爬到王娟的身體上,終於他把整個身子全部壓
在了王娟的身上,他緊張的不得了,他偷偷地抱緊了王娟那光滑的肉體,又偷偷
的聽了聽,見沒有什麼動靜,四周只是風雨聲和哥哥嫂子的酣睡聲。

  他的膽子大了一點,就用嘴來吻娟子的嘴。娟子摟著他的屁股,和他慢慢的
香吻著,她的屁股偷偷的往上停,她很自然的把兩腿分開,小叔叔就把那根暴漲
的雞巴輕輕的插了進去,他不敢用力,只是慢慢的插,王娟急忙用兩手分開了自
己的小陰唇,小叔叔這才把雞巴全部插了進去。
他趴在王娟身上一動也不敢動,生怕把哥哥和嫂子弄醒,王娟慢慢的用手摟
緊了小叔叔的屁股,把他用力往自己的懷裡抱,好讓他的肉棍子深深的插到自己
的肚子裡,小叔叔不敢抽插,不敢起伏,就是在王娟的身體上來回的輕輕的揉動
著。王娟感覺自己的乳房在小叔叔的胸前不停的滾動著。

  王娟感覺自己是一片熟透了的土地,她感覺小叔叔是把一根棍子插到了她那
肥沃的土地裡,然後用力的晃動著那根棍子,他每晃動一次,她都是快活無比,
她都是幸福至極。

  王剛的胸部把王娟的小乳房給壓的很扁的了。

  他就這樣摟著這個流光水滑的女孩的肉體,親著這她的小嘴,他終於發射了,
而且射的非常的多。

  發射的那一瞬間,他很想喊,可又不敢,他的身子在偷偷的抽搐著,一次一
次的把精子射到了王娟的肚子裡,他感覺很爽了。

  雖然是偷偷摸摸的,雖然是心驚肉跳的,但他們感覺非常的舒服。

  他悄悄地從王娟的身體上滾了下來,躺到了她的身邊,自己慢慢的把褲衩子
提了上來,王娟也摸索著把自己的褲衩子從大腿彎子慢慢往上提,由於她的屁股
很豐滿,她只好又抬了抬腰部,那褲衩子才從她的屁股經過回到她的腰部。

  窗外還在下雨,他們穿褲衩子的聲音都被雨聲給淹沒了。

  小叔叔很快就困了,他想睡,可王娟一個勁地用手掐他,不讓他睡,因為王
娟還沒有過?,王娟的腦子裡不停的回憶方才爸爸和媽媽的那個翹屁股的動作,
她知道自己現在無論如何也是做不到的,她不可能跪起來。小叔叔也不敢跪起來,
她明思苦想,她突然想出一個好辦法。

  她翻了一下身子,把背對著小叔叔,把臉對著媽媽,她聽著媽媽的酣睡聲,
然後她慢慢的又把自己的褲衩子脫到了大腿彎子處,把大屁股露了出來,再把膝
蓋往自己的懷裡抱,整個屁股就頂在了小叔叔的身上。

  小叔叔摸著她送來的大屁股,卻不知所措。

  她掐了一把小叔叔,可小叔叔還是沒有反應,還在用手撫摸著她的大屁股,
她又把屁股往小叔叔的懷裡翹了翹,然後捏著小叔的雞巴,往自己屁股下邊的陰
道裡插。

  小叔叔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急忙又把自己的大褲衩子脫到了大腿彎處,
開始側著身子往王娟的身後運動。他把雞巴用力的往前挺,第一次挺過來沒有對
准王娟的屁股,他只好又把身子往前輕輕的挪了挪,他感覺自己的肚皮已經貼到
王娟的屁股上了,自己的雞巴已經伸到王娟的屁股下邊了。

  他用手摸著王娟的陰唇,把它輕輕的分開了。然後把自己的雞巴往上一挺,
就聽嗖的一聲,王剛的雞巴就全軍覆沒了。

  王娟急忙把屁股往後坐,小叔叔就把雞吧往前頂,小叔叔突然發現這個位置,
這個姿勢非常的好,他的雞巴能夠前後抽送,而身子卻不用大幅度的移動,他就
靠自己胯骨下的肉皮子的來回滑動,就能完成一次一次的抽插了。

  王娟和他的感覺一樣,她就靠身子下邊皮膚的滾動就能完成後翹的動作,就
能一次一次的把屁股往小叔叔的懷裡坐,他們不敢用力過猛,不敢讓屁股發撞擊
聲,他們只是慢慢的插,慢慢的送,一次一次,深深的插,深沉的送,好長時間
他們兩個才出現高潮。

  窗外的小雨還在嘩嘩的下著,王剛的精液快速的往娟子的體內排洩著,他們
兩個人此時都非常的舒服,他們非常感謝這小雨,要不然他們的響動會讓大人懷
疑的。

  小叔叔緊緊地抱著王娟的屁股不動了。王娟則狠狠地把自己的屁股頂在了小
叔叔的大腿內側,他們就這連在一起,她往後坐著,他緊緊地摟著,他們不知不
覺地睡著了。

  直到這個姿勢睡累了,要翻身了,王剛的雞巴才“巴登”的一聲從王娟的小
穴裡拔了出來

  王剛大吃一驚,還有些後怕,自己和王娟怎麼還沒有拔出來,就那樣插在一
起睡著了呢,多危險啊,多虧沒讓他們看到。

  他急忙穿上了褲衩,娟子也醒了,這才知道褲衩還沒有穿,這才知道他們是
身體連在一起睡著的,她急忙把屁股往起抬了一下,小叔叔幫助她把褲衩子穿上
了。他們兩個人借助著風雨聲,把身子慢慢的分開了。

  雨還在下著,他們各自帶著性福的微笑,甜甜的進入了夢鄉。

  生產隊派王娟的爸爸趕車到城裡“拉腳”去了。王娟的媽媽也跟去了。她負
責給那幾個民工做飯。他們得好幾個月才能回來。

  王娟和王剛可高興了。他們白天把所有的活都干完了,晚上就關門上炕,脫
衣服躺到一個被窩裡。

  窗外又下起雨來,他們感覺這是最幸福的時候,因為下雨就不會有任何人來
敲門或串門打擾。

  王剛一邊往下脫王娟的背心和褲衩,一邊小聲地哼唱著:

  沒有鋼絲床,沒有緞子被,土炕不算冷,到也能歡會,脫衣又解帶,要嘗好
滋味……

  王剛很快就把王娟給脫光了,自己也脫光了,就把王娟緊緊地抱在了懷裡,
他感覺王娟的身子光溜溜的,軟綿綿的,熱乎乎的,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是麻
酥酥的,甜滋滋的。

  王娟就躺在他的胳膊彎上,把臉貼著他的臉,他的手在王娟的乳房上不停的
摸著,那乳房很硬,很有彈性,他忍不住爬上去就用嘴來吃那奶頭、還用舌頭不
停的轉圈的舔,把王娟給舔的渾身發癢,她嘻嘻的笑著,抱著王剛的腦袋,把他
的臉緊緊地貼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她用豐滿的乳房把王剛的鼻子和嘴都給堵死了。她讓王剛喘不過氣來。王剛
就急忙把手伸進了王娟的陰道裡,使勁兒的旋轉,王娟渾身一震麻木,一陣抖動,
她急忙把王剛的腦袋放開了。她很自然的分開了兩腿,王剛就翻身上馬,把雞巴
插了進去。

  這一回他們可以盡情的玩了,可以放心的玩了,可以大膽的玩了。

  王剛在王娟的身體上用力的插著,快速的拔著,他把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了
自己的雞巴上,他一下一下又穩又准又狠,把王娟干的身子直挺,兩腳也繃直。
他每插一次,王娟都會“啊”的一聲。他不停的干著,把王娟干的直“吭哧”,
就連那小土炕也發出了“吭吭”的響聲,他暗暗的佩服娟子的身子真結實,真抗
干。

  他感覺自己的大雞巴越來越粗,越來越大,那龜頭就像一個小王八蓋子了,
那像“小王八蓋子”一樣的龜頭在王娟的陰道裡一進一出,那硬硬龜甲殼一次一
次的很很的搜刮著她陰道的肉壁,幾乎把那肉壁上的白色的粘液都給刮了出了,
他把王娟給干得嗷嗷直叫,聽到了王娟的叫聲,王剛更興奮了。

  他瘋狂了,他失態了,他就像一頭野獸。

  王娟被他給干的幾乎身子一次次的都坐了起來,乳房停的老高,他們兩個一
起瘋狂的到達了高潮,他緊緊摟著王娟那肉呼呼的身子,不停的抽搐著,王娟抱
著他的屁股,還在用力的往自己的身體上貼。

  他們這一夜干了五次,簡直是歇過來就干,歇過來就干,最後一次,王剛的
雞巴已經是硬不起來了,但是他看著王娟那動人的肉體,那豐滿的乳房和鮮嫩的
陰唇,他還想干,王娟就把腿全部分開,自己用手把自己的小陰唇狠狠地拉開,
讓她的小穴大張口,王剛就把那個軟綿綿的雞巴放進了那個粉紅色的陰道裡,然
後王娟合攏兩腿,把他那軟軟的小雞吧夾住,然後又抱緊他的屁股,不讓那小雞
吧掉出來。

  王剛摟著王娟的身體,開始來回的揉動著,王娟也就把陰部狠狠地上挺,和
王剛那軟綿綿的小雞吧揉在一起,就像和面一樣往一塊揉,後來總算是硬了一點
點,王剛急忙就把這一點點插了進去,他感覺王娟陰道就像一個小孩子的嘴,剛
剛含著他的龜頭,那龜頭一伸一縮一伸一縮,終於他身子一熱,也放了出來,

  雖然雞巴很軟,雖然沒有插多深,但他感覺釋放的時候也是很舒服的。

  王娟卻叫喊著說最後一次不好玩,沒有硬,沒有插進去……

  他們睡到大天亮才醒,由於睡得很實惠,王剛的精力又恢復了,雞巴又硬了,
他弄醒了王娟,又插了進去,王娟迷迷糊糊的分開了大腿讓他把雞巴伸了進去,
然後就迷迷糊糊的抱住了他,她叨叨咕咕地說,你先別動,就讓它在這裡邊呆著
吧,他們就這樣有緊緊地摟在了一起,盡情的享受著。

  娟子感覺自己似乎是在夢中,也似乎是在現實中,她就這樣朦?的享受著王
剛的雞吧,她感覺那個個硬硬的東西呆在自己的身體裡真好受。

  那窗外嘩嘩的的小雨更增添了他們的淫情。

  又過了幾個月,王娟說肚子不舒服,就不讓王剛趴到她身上干了。她們就從
後邊插入,有時候是王娟跪在炕上,有時候是王娟趴在炕沿上,王剛就從後邊往
裡插。但是每當王剛用力的時候,王娟就說肚子不舒服,不讓他過分用力……

  到了年底,王娟的爸爸和媽媽從城裡拉腳完事了,回到了家中,夫妻兩個看
到王娟,大吃一驚,忙問道:你是怎麼了娟子?

  王娟迷惑不解的問,我怎麼了?我沒有怎麼的啊,我這不是很好的嗎?

  王剛也急忙說,我天天和她在一起,也沒有發現她有什麼變化啊?

  王娟的媽媽說,你們兩個天天在一起當然不會有什麼感覺,可我們一進屋就
看出問題了。她的肚子大了,肯定是有問題了。

  媽媽和爸爸把王娟領到了城裡的醫院,到婦科一檢查,都傻了,原來她是懷
孕了,而且月份很大了,不但不能做流產,連引產也不能做了。如果非要做引產,
大人會有生命危險的。

  王娟的爸爸就問太夫說:還有什麼辦法嗎,我們不能要這個孩子!

  大夫奇怪的問:為什麼?

  爸爸吱吱唔唔的說:我女兒和女婿離婚了,這孩子我們不能要,你們就幫幫
忙吧,無論如何我們不能要這個孩子,

  大夫說:那就這樣辦吧,再有一個多月就能生了,讓她就在這裡住著,到生
孩子為止,孩子生出來後有我負責送人,你們不許過問,你們的住院費我會適當
的減免。

  爸爸和媽媽只好同意了。

  由於還沒有到生產期,王娟也不用人照顧,爸爸和媽媽就暫時回去了。

  那個女大夫就向娟子訊問她懷孕的情況,王娟就說:我是和我的一個表哥戀
愛了。並懷了孩子,爸爸媽媽說什麼也不讓我們結婚,逼著我們就分開了。

  那個大夫說:近親最好不要結婚,生孩子容易有殘疾,當然也不是所有的都
會殘疾。

  王娟的爸爸和媽媽回到了家中,小叔叔王剛知道自己闖禍了,早已逃回了老
家。

  王娟在醫院裡生下來一個漂亮的女孩子。

  都說生孩子很痛苦,可她卻沒有感到怎麼痛苦,就順利地把孩子生了下來。
大夫說,這個小媽媽由於年紀很輕,生孩子就很容易,如果是大姑娘,生孩子就
不容易了。

  就在大夫要把孩子抱走之前,王娟強烈要求看孩子一眼。

  大夫同意了,就讓她仔細看了一下,她發現這孩子和自己非常相像,大圓臉,
大眼睛,她想起了大夫說的近親不能結婚,她就要看看這個孩子是否有殘疾,大
夫反復告訴她說什麼殘疾也沒有,她還是不相信。

  終於她發現孩子的左腳中指卻少半截,她知道這不會對孩子有任何的影響,
她感到滿足了,就讓大夫把孩子抱走了。那一刻,她非常難受,感覺是自己心上
掉下來的肉,讓人給拿走了。她哭了。但是沒有別的辦法,她必須如此。

  天又下雨了。一個中年男人打著雨傘,偷偷摸摸的從大夫手裡把孩子抱走了。
他好像還給那個大夫手裡塞了些錢。

  雷雨聲掩蓋了王娟的哭聲。

  好在爸爸媽媽非常理智,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沒有聲張,王娟很快就嫁人結
婚了,還找了一個不錯的對象,還生了一個小男孩。她心裡一直還總是想著自己
的那個女孩子,她去那個醫院打聽了好幾次。

  後來還真的打聽到了下落,說是靠山屯有一對夫妻,結婚十年也沒有生孩子,
就收養了她,娟子來到靠山屯,村民卻說,那對兒夫婦已經般走了。他們究竟搬
到了哪裡,誰也不知道。

  娟子轉念又開始打聽王剛,原來王剛的父母都相繼去世了。給王剛扔下來兩
間房和二十多頭奶牛,王剛一直也沒有找對象,就天天在野外的河邊放牛。

  王剛一直很內疚,他不能原諒自己,由於自己的年輕幼稚,辜負了哥哥和嫂
子的一片心,竟然把自己的侄女給弄出孩子了,他怎麼當時就忘了她會懷孕呢,
怎麼就不知道采取點避孕措施呢,孩子後來怎麼辦了呢,是打掉了還是生了,如
果是生了,送到那裡去了呢,這個孩子應該管自己叫什麼呢,叫爸爸還是叫爺爺
呢?

  他的心情一直也不好,很多人給他介紹對象,他也不看,後來也就沒有人給
他介紹了。

  他一個人躺在河邊的草地上,望著天空,看著那白色的雲朵在不停的走過,
他知道自己已經是三十大多了,快要到四十歲了。他也不想結婚了。就自己對付
著過吧,白天放牛,晚上回去胡亂對付點吃的,然後就睡覺,一個人吃飽了全家
不餓,這種日子倒也清閒自在。

  突然,他聽到一陣牛群的吼叫,還有一個小女孩子的哭喊聲,他急忙坐了起
來,發現不知道從哪裡來了一個牛群,和自己的牛頂架了。一個小女孩在拼命的
用鞭子抽打那些頂架的老牛,可怎麼也分不開,那小女孩急的哭了。

  王剛急忙沖過去用一個木棍子把兩個牛群分開了。他和小女孩就站在中間,
讓這兩群牛分開了一個距離,它們互相望著,也不頂架了。

  那小女孩也不哭了。王剛看看那小女孩,也就十多歲,樣子很好看,大圓臉,
大眼睛,眉毛有細又長,王剛認識她,知道她是本村老田家的孩子叫田園。

  田家是從外地搬過來的,剛搬過來時她們家裡就這一個小女孩,當時那田家
夫婦對她非常的好,可誰知到了這個村子後,那個田家夫婦又生了一對雙胞胎一
男一女,從此這個叫田園的小女孩就不再受寵了。

  小田園吃不好,穿不好,睡不好,大人天天讓她到野外放牛。她的衣服很破,
她的小手很黑,那小嘴都干裂出了口子,往外流血了。王剛把自己身上帶的干糧
給她吃了。還給她喝了些水,一連幾天,那小女孩都來這裡放牛,他們兩個很快
就熟悉了。

  兩群牛也逐漸成了朋友,不再打架了。田園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以前出來
放牛,她認為是很遭罪的事情,現在她感覺很幸福了。她說她在家裡根本得不到
溫暖,她天天很早就出來放牛了。時間長了,田園還帶來一副撲克,

  沒事他們兩個人就在草地上打撲克,餓了,就吃王剛帶來的干糧,渴了就喝
王剛帶來的水,困了她就躺在王剛的大腿上睡著了,王剛還要給她驅趕蒼蠅和蚊
子。她醒了,就瞪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王剛微笑。

  王剛非常喜歡這個女孩子,幾天看不到她還真的很想的,一看到她的身影,
他立刻就興奮起來,他也不知道他們兩個是什麼關系,他也不想把她怎麼樣,他
有了上次的教訓,他是不敢對女孩子輕舉妄動了。

  一轉眼又過了好幾年,那個女孩子大約有十七八歲了吧,王剛已經四十多了。
可他還是沒有找對象。

  那個小女孩到是經常說:我爸爸和媽媽已經開始給我介紹對象了,我已經看
了幾個了,他全都相中我了,可我爸爸嫌棄她們給的錢太少,就不同意,我爸爸
說最低得要六萬,所以到現在也沒有談成,我看我爸爸是不想讓我找對象了。

  王剛真的希望她能夠找個好婆家,也好擺脫當前的苦難,可他又不想離開這
個女孩子,他心裡很矛盾,他天天也在痛苦中掙扎。

  不知怎麼回事,小女孩好幾天沒有來了。他心裡非常的著急,但也不好意思
去她家裡打聽,

  突然有一天,那小女孩在河邊出現了。她的牛群緩緩地向河邊走來,牛群裡
多了一頭又黑又高大的公牛,那小女孩就笑嘻嘻的坐在牛背上向他招手,他急奔
了過去,把小女孩從牛背上抱了下來,就在抱她的一瞬間,他發現她已經不是小
女孩了。

  她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姑娘了。她身上的肉已經很多的了,她的乳房已經把衣
服快要漲破了,她的肩膀已經是渾圓的了。他往下抱她對時候,正好摟到了她的
屁股,她的屁股已經是園鼓鼓的,肉乎乎的,滿蹬蹬的了。他很快就想到了娟子,
想到了他們在一起那段幸福的而荒唐的光陰。

  田園從牛背上被抱下來那一瞬間,沒有站穩,就一頭撲到了王剛的懷裡,王
剛急忙摟住了她,王剛感覺她的身子肉乎乎的,熱烘烘的,她那豐滿的乳房碰到
了他的胸部,那感覺就像是兩個皮球在他的胸前撞了一下又彈了回去,他感覺舒
服死了。

  他真想就這樣抱著她不松手,可當他很快的頭腦清醒了對時候,就把她推開
了。她也發現了王剛的拘謹,就用大眼睛飄了他一下,然後就笑了。

  王剛急忙問,你怎麼好幾天才來?

  田園說:爸爸買了一頭公牛,開始很淘氣,我就在家喂了它幾天,和它溝通
感情,現在總算聽我的話了。爸爸說這是給母牛配種的,價錢很貴,讓我千萬照
顧好。

  就在他們兩個說話的時候,那頭公牛吼叫一聲,爬到了一頭母牛的身上,那
頭母牛也很溫順的把屁股翹了過來把尾巴歪到了一邊,王剛急忙喊道,快把它拉
開!

  田園迷惑不解的說:我爸爸說了,要是自己家的牛反群,就讓它配好了。

  王剛急忙說:你爸爸什麼也不懂,還想養牛,聽我的快拉開!

  田園急忙去拉,她用力的扯著那公牛的尾巴,卻怎麼也拉不下來,她發現那
公牛的肚子下邊伸出來一個像胡羅卜一樣的東西,尖尖的紅紅的,水靈靈的,那
東西伸縮的非常快,一次一次的往母牛的屁股後邊插,

  王剛急忙說:別拉了,來不及了。他快速的沖了過去,伸手就抓住了那公牛
肚子下邊伸出來的那個紅紅的尖尖的東西,然後把它對准母牛的屁股下邊的陰道
口就插了進去,那公牛的屁股開始不停的翹動著,兩頭牛都幸福的吼叫著,

  公牛在母牛身上趴了好一會,才下來,那火紅的東西從母牛的陰道裡拔了出
來,那頂尖的地方還不停流淌著白色的東西,

  田園愣住了,她知道那是老牛在交配,可她不明白王剛開始為什麼讓她拉開,
後來為什麼要上去幫忙。

  王剛似乎看出她的疑惑,就說,你過來。

  王剛把田園領到那個母牛的身後,他拉起牛尾巴說:你你看啊,這上邊是肛
門,下邊是陰道,如果公牛把它的雞巴插到母牛的肛門裡,就容易把母牛的腸子
給刺穿了,導致母牛死亡。

  在它們交配的時候,我們必須用手把公牛的雞巴對准母牛的陰道讓它插進去
才能安全,才能達到交配的目的,母牛陰道的內壁非常有彈性,怎麼插也沒有問
題,母牛的肛門裡邊的腸道很嫩,相當容易刺穿,公牛和母牛自己在野外互相交
配的時候,經常會把母牛給穿死的。在野外沒有人照看到時候,如果讓它們自由
交配,那母牛死亡的現象經常就會發生。

  田園伸了下舌頭,不好意思了。

  但是這不好意思的感覺早已經被另一種感覺給沖淡了。她的腦子裡全是公牛
和母牛交配的場面,那公牛把那個紅紅的尖尖的雞巴插到母牛陰道裡那一刻,她
怎麼也忘不了。她感覺自己的下邊已經發癢了。

  王剛找了一條繩子扔給田園說,你把那公牛的牛角栓上,然後把他栓在河邊
的樹上,就讓他在那裡吃草,等吃完了再換個地方。

  田園問:這又是為什麼?

  王剛說,等會它歇過來還會上去交配的。。

  田園說::那就讓它配好了,我看那母牛也是很主動的。我也知道怎麼弄了。
如果一會它們再配上,我就去幫助它們往裡插……

  王剛說:傻丫頭,那不是隨便插的,如果讓它任著性子挨個把母牛都干一邊,
會把它累壞的。要是把公牛給累壞了,將來不能用了。你爸爸不殺了你。

  田園只好把公牛栓在了河邊的大樹上。她的眼睛還在盯著那公牛的肚皮下邊,
她發現那個尖尖的東西已經收縮回去了。只是在牛的兩腿中間有兩個葫蘆一樣的
東西在搖晃著。

  天又下雨了。牛群都擁擠在一起不動了。王剛急忙拿出來雨衣披在了身上,
坐到了一個高地上的大樹下,他看見田園沒有帶雨衣,就招手讓她過來。

  田園急忙跑過去也鑽到了王剛的雨衣裡,她用手摟著了他的腰,把下巴放到
他的肩膀上,然後問他,你怎麼跑這麼老遠的地方來坐下來?

  王剛說,如果雨水很大,一會那河就會漲水,我們如果做在下邊,就會挨淹
的。

  田園緊緊地摟著他,感覺他的身子非常的結實,非常的溫暖,王剛也伸出胳
膊摟著了她的肩膀。

  雨越下越大,把王剛的雨衣打得啪啪直響。田園已經不知不覺地拱到了王剛
的懷裡。

  王剛現在已經是伸出兩只胳膊把田園緊緊地抱在懷裡了。田園突然摟著了王
剛的脖子,她的嘴幾乎和王剛的嘴相碰了。她瞪著大眼睛盯著王剛,王剛也癡迷
的望著她,田園突然問王剛說:你知道人和牛交配一樣嗎?

  王剛心跳了,他仿佛有一種預感,他知道這個女孩子被方才那兩頭牛的交配
的情景給感染了,她一定是沖動了。王剛就吱吱唔唔的說,人和牛交配不……不
一樣,

  田園問:哪裡不一樣?

  王剛說:男人和女人要是交配前總喜先親嘴……然後女人躺在下邊,男人趴
到她的身上……

  田園突然把他摟得更緊了,她把嘴一點一點的往前移動,然後就對王剛說:
你要是願意,就來親我好了!

  王剛一陣沖動,熱血沸騰,他突然抱緊了她,就在她的嘴上狠狠地親了起來。
讓他一這一親,田園的身子開始蠕動了。她的陰部不停的往期翹,

  王剛急忙把手伸進了她的衣服裡,去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很豐滿,
很有彈性,他就用力的抓。就像是抓弄兩團面一樣。

  田園自己一下子就把衣服解開了,那兩個肥美的乳房騰地跳了出來,王剛急
忙也解開了自己的衣服,就把田園緊緊地摟在懷裡,讓她的兩個大奶子緊緊地貼
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他感覺她的奶子又光又滑,又硬,又溫暖,貼在胸前舒服死
了。

  他的欲望逐漸升溫,他就慢慢把手伸進了她的褲子裡,他的手在她的小腹上
停了一會,就繼續往下摸,先是摸到了濃密的陰毛,然後馬上就摸到了她的陰唇
上,他發現她的兩片陰唇中間已經很濕潤了。

  他忙問,你怎麼這麼快就濕潤了。

  田園說:方才那公牛和母牛交配的時候我就受不了了,眼看著你用手捏著那
公牛的那個雞巴插到那母牛的逼裡,我更是不行了,我非常難受。來吧,來吧,
你現在就來插我吧,就像那個公牛和母牛一樣,她說著脫光了褲子,又來扒王剛
的褲子,兩個人很快的就都脫光了。

  大雨不停的下著,雨水順著他們的身上往下流淌,他發現田園的身體更水靈
了。更白皙了。更光滑了。田園的身子慢慢向後躺下去,把腿分開了。王剛的雞
巴已經暴漲了。他瘋狂的趴到了她的身上,把雞巴對著她的小穴就插了進去,田
園“啊喲”一聲說,你的雞巴好大呀,好粗哇,插的我好爽啊,我非常的舒服…


  田園的陰唇上本來就很濕潤,在加上嘩嘩的大雨不停的從她那圓鼓鼓的肚皮
上流下來,那整個陰部都已經是水汪汪的了。王剛沒有費力氣就插了進去,而且
一插到底,他回身把雨衣蓋在了自己的身上,這樣兩個人都能遮風避雨了。他緊
緊地摟著她的水靈靈的健美的身子,開始抽插。

  田園的陰部一次一次的往上翹著,迎合著他。

  雨還在下著,這大雨仿佛更增添了她們的豪情,他拼命的撞擊著她的身子,
發出來啪啪的響聲,她的身子不停的蠕動,不停的翹動,她的力氣很大,仿佛要
把王剛給掀翻下來。

  王剛用力的往下插,她開始喊叫,啊……我的媽呀……啊,啊啊……

  她的聲音很大,就像牛叫一樣,王剛似乎看到了一個瘋狂的農村姑娘的性福
的野性呼號。他更猛烈,更瘋狂了。他用力的往下插,但是他的身子都被田園的
肉體給反彈回來,怎樣也壓不住她,終於他狂吼一聲發洩了。

他身子猛然一陣抽搐,田園的身子也是一陣顫抖,她啊的一聲,就在王剛
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差點就把他咬出血來。她們緊緊地抱在了一起,王剛
感覺自己是洩了好長時間,還沒有洩完,他感覺自己的雞巴一陣陣的發酸,小腹
也一陣陣地發酸,卻非常的舒服……

  風雨澆亂了田園的頭發,那頭發散亂的貼在了她的臉上,顯得她更迷人了,
更性感了。

  此時的王剛,更像是一個剛剛出水的海盜,他的頭發也都披散下來,那雨水
不停的順著他的頭發流到臉上,又滴到了田園的身上。

  王剛突然喊到,牛,牛,他起身就往河邊跑去,

  他的雞巴嗖的一聲從田園的小逼裡拔了出來。

  田園坐起了肉乎乎的身子往河裡一看,那河水暴漲了,已經淹到了公牛的脖
子,

  那公牛正仰著頭,吼叫著,把腦袋抬出水面,那牛角上的繩子還拴在樹根上,
那樹根早已經沉沒在水下了。

  田園也急忙跑了過去。

  他們兩個誰也沒有來得及穿衣服,就都光著身子跳到了河裡。王剛一個猛子
扎了下去,摸到了大樹根部的繩子,就把它解開了。田園急忙伸手抓住繩子把公
牛拉上了高地,她心疼的用手擦拭著牛身上的水,那牛感激的用舌頭舔著她的手。
她選擇了一個高崗的大樹把牛栓上了。

  她一回身,發現王剛就站在她的身邊,那健美的體魄,一絲不掛,如同一尊
雕像,王剛望著田園,她的臉上,她的乳頭上都滿是雨水,那雨水順著娟子的陰
毛不停的往下流淌,那雨水順著王剛的雞巴不停的往下流,兩個人光著身子在風
雨中相互注視了一會兒,娟子猛地撲到了王剛的懷裡,王剛一把將她抱住了,緊
緊地摟著,拼命的吻著她,到處撫摸著,

  田園在他的懷裡輕聲的呻吟著,王剛的雞巴很快又硬了。他像一頭發情的公
牛,一下子就把田園撲到在了草地上,他們在草地上翻滾著,在大雨中摟抱著,
在狂風中深吻著。田園很快的就躺在那裡,分開了兩推,王剛跪在她的兩腿間把
雞巴對准了她的小穴,然後整個身子就趴了上去,田園啊的一聲,緊緊摟住了他
的屁股。

  兩個人在激烈的風雨中又開始了一番鏖戰……

  大雨嘩嘩的下著,王剛的大雞巴在田園的陰道裡“呱唧呱唧”的插著,田園
的陰道裡不停的往出流淌著黏糊糊的東西,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浪水還是王剛的精
液,他們兩個人完全沉浸在瘋狂雨猛地爆烈的幸福之中,那是一種特殊的刺激,
那是一種常人難以體驗到滋味,他們在一陣更猛烈的狂風暴雨中一起到達了高潮。

  風住了,雨停了。草地上許多的蟲鳥在鳴叫,那暴漲的河水在湍急的流淌,
那四處高地上的水也都像小溪一樣從不同的地方往河裡流淌著,

  王剛還趴在田園的身上緊緊地摟著她,他的大雞巴還插在田園的小逼裡,不
停的往田園的陰道裡發射著精子,他感覺自己的精液很多,就像那流水一樣不停
的往田園的肚子裡流淌……

  王剛把田園緊緊抱在懷裡,他輕輕的說:我說一句話,你可不要生氣,

  田園說:你就說好了,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生氣。

  王剛說:你好像不是第一次……

  田園不假思索的說:是的,我爸爸強奸過我……

  王剛說:我感覺他不像是你的親爸爸。

  田園說,我感覺也不像。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王剛提醒她說,我們趕快回家吧,呆會兒又要下雨了。

  他們各自分頭趕著牛群回家了。

  回到家中,天色已經很晚了,田園發現只有爸爸一個人在家,她就問道,我
媽媽她們呢?

  爸爸說:她們到你大姨家去了,一早上跟你大姨她們村子的馬車去的,這一
下雨,那土道非常的泥濘,今天晚上是回不來了。

  田園家裡住的也是兩間房子一鋪炕,還有一個小後屋,田園就到小後屋裡去
換衣服,田園的衣服都是潮濕的,她感覺貼在身上非常的難受。

  也就在她剛剛脫去那些濕漉漉的衣服,剛把身子露出來的時候,爸爸進來了,
一把就抱住了她,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她也沒有驚慌。

  爸爸用手摸她的乳房,摸她的陰部,親她的脖子,她知道反抗也沒有用,就
在那裡呆呆的忍受著,她拿過一件干衣服和褲子剛要穿,爸爸就用手奪了過去,
扔到了一邊,然後就把她抱到了炕上,她的臉上也沒有表情,她也不反抗。

  爸爸把她放到了炕上,她就靜靜的躺在那裡,兩眼望著房頂。

  爸爸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上炕就壓到了田園的身上,他的雞巴已經很硬很硬
的了。田園急忙分開兩腿,她知道拒絕也是沒有用的,還不如讓他趁早干完算了。

  爸爸捏著一根大雞巴對著田園的陰道就插了進去,田園的身子被他給插的振
動了一下子,田園突然推起爸爸的兩個肩膀,盯著他說到:你作為一個爸爸,總
這樣強奸自己的女兒,合適嗎?

  爸爸在她身上抽插著,氣喘吁吁地說:我可不是你爸爸,你是我們領養的,
估計你也早已經感覺到了,我也就不隱瞞你了。你要是我的親生女兒,我可不能
操你,那我就是牲口了。既然我把你養了這麼大,我就不能白養,要不是我護著
你,我老婆早把你給吃了。他一邊說,一邊用力的干著她。

  田園似乎早有心理准備,她知道從現在開始就該叫他養父了。她就問道:那
我的媽媽爸爸是誰?

  養父說:我就是在醫院裡看到過你媽媽,估計通過那個醫生能夠找到她,但
我不知道你親爸爸是誰,不知道你媽媽和誰生的你。只要你好好的聽我的話,我
將來領著你去找你親媽媽。

  他說著,又來親田園的嘴。

  田園把頭歪到了一邊,然後說:雖然你不是我爸爸,我也不能總讓你這樣隨
便操我,我現在已經是大姑娘。我現在給你三個選擇:第一,就是把我嫁給你,
和你結婚,永遠的陪伴你,天天讓你操我,但你必須把你的老婆和孩子趕走,我
得要一個名分。那兩個孩子我可不能要。

  第二:就是你把我像貨物一樣賣出去,你能得到幾萬元錢,但是你永遠再也
別想得到我了。

  養父趴在田園的身上,正干在興頭上,他緊緊抱住田園的身子,一邊往裡插,
一邊說:這兩個不行,我不能拋棄我的老婆和孩子。

  可我也不能沒有你,我寧可不要那幾萬塊錢,也不想離開你。我非常的喜歡,
我非常願意操你,操你的感覺真好。他興奮了,猛烈的抽插起來。

  田園說:第三,就是你把我嫁給這個村子裡的隨便哪一個人都行,但是你不
能要他的彩禮,想辦法讓他答應我偷偷的和你保持關系。

  養父一邊干著她一邊氣喘吁吁地說:這個想法不錯,我看行,你等著吧,我
想想看誰合適……看有沒有人願意當這個王八。

  田園說:你可不要騙我了,你讓我等到哪一天啊,等你把我給玩夠了啊,我
可等不急了,我已經懷孕了,你必須馬上處理我,過幾天我的肚子大了,看你那
個母夜叉老婆不吃了你。

  養父著急地說:要不就把你嫁給王剛吧,這個村子裡暫時也沒有別的男人了。

  田園說:我已經懷孕了,人家能要我嗎?要不你就送給他幾頭老牛,想法子
讓他答應。

  爸爸說:能,一定能,你雖然懷孕了。也比那些老娘們強,你是個美女,你
是個大姑娘,你的臉蛋多漂亮啊,你的身子好好看啊。我非常的喜歡你,我相信
所有的男人都會喜歡你,也一定的想操你,他說著開始瘋狂起來,

  田園突然緊緊地摟住了他的後背,還在他的嘴上親了一口,然後說:你得抓
緊去給我問問,行嗎?

  養父急忙說:行行,我明天就去。

  田園開始配合養父了。她的身子開始蠕動,她的陰部開始上挺,她的乳房在
不停的抖動,她的聲音已經開始呻吟了。養父從沒見過田園如此溫順,他瘋狂的
發洩了。

  他摟著田園說:太好了,太美了。太舒服了。你比我的那個丑老婆強多了。
說真的,我早就操夠她了。要不是看她給我生了一對雙的孩子,我早就想把她給
甩了,我一趴到她身上就想吐,我一摸到你我就渾身上下都舒服,我真的非常的
喜歡你呀!

  養父摟著田園又瘋狂的親吻起來。

  這時候,忽聽“?當”一聲,屋門被撞開了,養父的老婆怒氣沖沖地出現在
了門口,養父和田園慌忙的坐了起來,養父的老婆拿起一把鐵?,瘋狂的沖過去,
沖著田園就砍,還大聲的喊叫著:我早就發現你們倆個有問題,你這個小騷貨,
你敢勾引我的老爺們,今天我就砍死你。

  養父急忙抓住了鐵?的木炳,大聲喊道:田園快跑!

  田園光著身子也沒有來得及穿衣服,就從窗戶台上跳了出去,驚慌的跑開了。

  好在天已經很黑了,沒有人看的她,就的腳已經被什麼東西給扎出血了。她
也沒有回頭還是拼命的往前跑。

  那個女人拎著鐵?沖了出來想追趕田園,那個養父從後面就把她給攔腰抱住
了。拖回了屋裡。

  田園光著身體,從村裡跑到了村外,就一頭鑽進玉米地裡,她在那裡呆了好
久,地裡的蚊子非常的多,咬得她渾身是包,她聽了聽外邊沒有什麼動靜了。就
悄悄的走進村子,她沒有選則,只好推開了王剛家的門。

  王剛看到田園光著身子跑了進來,就急忙下地抱住了她,忙問是怎麼回事,
田園只是哭,什麼也不說,王剛給她找了件衣服穿上了。緊緊地把它樓在了懷裡,
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發,不住的安慰她說,別怕,你什麼也不用怕,有我呢,我
會捨棄生命的來保護你。

  田園的哭聲漸漸停止了。她向王剛敘述了剛才發生的事情,她瞪著淚眼望著
王剛祈求的說,你帶我走吧,走的越遠越好,我會永遠的跟著你,我給你做飯,
給你縫補衣服,我給你生孩子,我會永遠的照顧你。我會一心一意地跟著你,我
會做你的好老婆……

  王剛說:那我的這些牛怎麼辦?

  田園說:把它們賣了吧,然後就拿著錢走,我們兩個到城裡去做買賣……

  王剛考慮了一會就說:好吧,那我就答應你了,明天我就開始賣牛,然後就
帶你走。

  田園興奮的問:你說的是真的嗎?

  王剛說:真的,我這個人從來就不會撒謊的,不過將來你必須對得起我。你
比我歲數小這麼多,還很漂亮,將來碰到年輕的男人,不會拋棄我吧?

  田園高興的抱著他的頭,就在他的嘴上吻了起來:你就放心好了,我這一輩
子就守著你一個男人,我把一切都獻給你了。

  王剛抱著她吻了一會兒,下邊的雞巴又硬了。他急忙把她抱到了炕上,然後
解開了她的衣服。

  她的胸脯一起一伏,她的乳房微微的顫動著,她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深情的望著王剛,然後就向王剛伸出了兩只手說:來吧,大哥哥,你什麼時候干
我都行。

  王剛撲了上去,緊緊地摟住了她

  她自然的分開了兩腿,王剛就自己那個已經很硬了的雞巴又插了進去,

  田園“啊”的一聲,抱緊了他的屁股,他們兩個又融合成了一體。

  這是特殊情感下的性交,這是復雜環境中的結合,在這種性交中,有苦,有
澀,有酸,有甜,王剛用力的插著她,每插一次都是一種特殊的感覺。

  田園的身體被這個中年男人給融化了。她用雙手撫摸著他的前胸,她的眼睛
裡流出了淚水,是幸福還是辛酸,是甜蜜還是苦澀,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這一夜他們瘋狂的干了四次。最後王剛還沒有忘了把雞吧插到她的小穴裡,
兩個人的身體交織在了一起,互相擁抱著睡著了。娟子緊緊地用下邊夾著他的大
雞巴,她感覺非常的充實,她感覺非常的舒爽,她是抱著他那健壯的身子,夾著
那根半軟不硬的雞巴香甜入睡的。

  王剛很快就把所有的牛全賣掉了。一共賣了25萬元,他把存款折用塑料布包
好,然後就縫在了田園的內褲裡邊。然後對她說:你看我是不是對你真心,我把
全部的家低都交給你保管了。

  王剛突然賣牛的事情很快就轟動了全村,人們都在猜測著他。

  當然也有很多人知道老田家出了點事情,田園不知道到哪裡去了。有人晚上
到王剛的屋子前面趴窗戶,發現了她被王剛摟在懷裡……

  就在王剛領著田園剛剛鎖好了房門轉身要出發的時候,田園的養父領著一個
中年女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田園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她吃驚的望著那個中年
女人,發現她和自己長得非常相像,大圓臉,大眼睛,濃眉毛……

  養父向那個女人介紹說:這就是你的女兒,你看我把她養了這麼大,她卻要
和這個男人私奔,這個老男人已經四十多歲了,我們的田園怎麼能嫁給這個老光
棍呢,你快阻止她吧,你是她的親生母親,她會聽你的。

  王剛望著那個中年女人,突然說到:娟子!你是王娟?你怎麼來了?

  王娟望著王剛,吃驚的說:怎麼會是你?

  王剛指著田園對王娟問道:難道她就是……?

  王娟說:如果她的左腳中指缺少半截,那我就是她的媽媽了,此時王娟的眼
睛裡已經流出了淚水,

  王剛突然歇斯底裡的大吼一聲,痛苦的蹲在了地上,雙手不停地捶打著自己
的頭。他突然又站了起來,發瘋似地吼叫著向村外跑去。

  一陣雷聲滾了過來,天又下雨了。

  田園起身就要去追趕王剛,娟子一把抱住了她。

  田園大聲的喊叫說:你放開我,放開我,我要跟他去,我要嫁給他。

  娟子哭了,她大聲說到:孩子,我是你的媽媽呀!我是你的親媽媽!

  養父也說:她確實就是你的媽媽,你就聽她的話好了!

  田園冷冷的說:媽媽?你是我媽媽?你為什要把我送給別人?你是我媽媽?這麼多年你到哪裡去了?我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嗎,如果沒有那個叫王剛的男人,我不可能有勇氣活到現在,我早就自殺了!

  田園發瘋似地叫喊著:我就是要嫁給他,我已經成年了,誰也管不了我,別說你是我媽,就是我親爹來了也不行!

  田園拼命的掙扎著,王娟死死的拉著她說:孩子,我求你了,你想嫁給誰都行,就是不能嫁給他!

  田園掙扎著說:我誰也不想嫁,我就要嫁給他!

  王娟突然跪在了田園的腳下,抱著田園的身子,在她的耳邊泣不成聲的低聲說,他就是你的親爸爸,也是我的叔叔……

  田園突然愣住了,她像傻了一樣,坐在了地上,她面無表情,她臉色蒼白,

  王娟驚慌的捧著她的臉喊叫著:孩子,孩子,你這是怎麼了?你可不要嚇唬媽媽,媽媽也經受不住了!

  王娟的眼淚不停的從臉上往下流淌著。

  又一個炸雷在天空震響,雨越來越大了。

  田園突然哇地一下哭出聲來,她瘋狂的喊叫著朝向另一方向奔去。王娟在後面拼命的追趕,聲嘶力竭的喊著田園的名字。

  狂風大作,雷聲隆隆,大雨瓢潑,大地被暴雨籠罩了。這瘋狂的暴雨聲淹沒了一切的聲音。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