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5, 2013

在老爸的旁邊,我用媽媽的穴,洩了



我光著身子也覺得有點冷了,要不是在熱炕上,我早就感冒了。所以我連忙
摸黑的往娘那邊爬去,我不敢用走的,一怕踩到人,二怕絆倒。由於娘是睡在最
外邊的,而我則習慣面對櫥壁脫衣服,所以要爬著經過姐姐的地盤。姐姐們好像
非常熟悉我這個打小就養成的習慣動作,都不約而同,好像例行公事似的,拍了
拍我的屁股。
  經過了這麼久,我的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但是外面是晚上,而且還沒有月
光,只能朦朦胧胧看到一個影子。看到最大的那個影子掀開被子向我招手,已經
開始有點冷的我,忙加快動作,滾進了娘的被窩。
  “哇,好舒服,好暖哦。”我光溜溜的身體接觸到被炕暖的被子,馬上舒服
的喊道。
  大家都只是笑了一下沒有搭話,聽嘶嘶嗦嗦的聲音,不用想,就知道娘和姐
姐開始脫起衣服來了。我非常清楚她們的習慣,爹爹不在家的時候,娘是在外面
脫光才鑽進被子。而爹爹在家時,娘是在被子裡脫衣服的,不過好像都是爹爹幫
娘脫的。而姐姐她們脫衣服就有點奇怪了,全都是躲在被窩裡脫掉,然後把衣服
整齊的擺在床頭。哪像我脫下後就隨便亂扔,第二天起來一陣好找呢。
不一會兒,我感覺到一股冷風進來,看來是娘掀開被子准備進來了。我不由
側轉身朝姐姐那邊挪動了一下,我怕娘不小心碰到我那些毛,這樣不就被她知道
了?這可是我的秘密啊。
娘進來躺下後,發現由於我挪開了身子,搞得被子中間出現了入風的空隙,
忙跟著挪動身子,貼了上來,並微微撐起身子,伸出一只手從我身上掠過,緊了
緊我這邊的被子。把被子整理的密實後,娘的那只手順勢把我抱住,然後娘的整
個身軀都貼了上來。娘的這個動作,讓她那高挺豐滿的胸部,在我赤裸的背部磨
擦了數次,然後就整個緊緊地貼在我的背部。
  娘的這個動作從小到大已經重復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前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感
覺,也許那時我的小雞雞還沒有變大也沒有長毛,也許那時還沒睡覺我就已經很
困了,被娘抱在懷裡只會更加快的入睡,哪裡會想其他什麼事。
  但是今天晚上特別早睡,我現在正精神的時候,哪能睡著,而且我也不知道
怎麼搞的,被娘的胸部磨擦時,我居然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而且心中居然像有
螞蟻在那爬動一樣,癢癢的有點難受。
  我不自在的扭動了一下屁股,可能我的扭動帶起了風,娘移動了一下身體,
把下體緊緊地貼了上來。
  我剛開始還沒在意,繼續扭動了一下,但是我突然感覺到娘的下面好像有一
撮毛,這撮毛在我的扭動下,輕柔的搔弄著我的屁股。我立刻不動了,我在為自
己悲哀,因為我以為女人才長毛,我現在長毛了也一定是女人。我一直以來都為
自己是個男人而驕傲,現在知道自己是女人,那對我幼小的心靈是多麼重大的打
擊呀。
這時一直悄悄和二姐說著話,靠著我睡的大姐說話了:“娘,好擠呀。”
  娘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向大姐笑道:“狗兒這家伙不肯好好睡覺,老是亂動
帶起風,搞得我只好越擠越前了。”娘說完,把那只抱著我胸口的手往下一移,
抱住了我的腹部,然後就這樣抱拉著往後挪了幾下。
  回到原來的位置後,娘又起身整理我這邊的被角,我突然覺得被娘的胸部,
和她下體的那撮毛磨得我心裡的螞蟻越來越多,但是很奇怪,雖然很難受,但是
卻很想繼續感受這樣的感覺。
  當娘整理好被子再次抱住我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小雞雞變大了,而且漲得很
難受。我被這種反應嚇呆了,我以為我生病了,正准備向娘親訴說,但是也不知
道怎麼搞的,我一害怕,小雞雞就變小了,那漲的感覺也沒有了。
  我剛舒了口氣,娘的手突然再次移到我的腹部,把我整個人往她的懷裡擠,
而且這次輪到娘動起來了,她的下體貼著我的屁股,緩慢的上下磨擦著。我的小
雞雞又被那撮毛的瘙癢搞的再次變大,原來還是垂著頭的,現在居然高高的翹
起。
娘抱住我腹部的那只手,原本只是輕輕的在我肚臍邊,緩緩的移動著。不過
感覺到娘越移越低,而我的小雞雞居然在這樣的動作下,漲得更加厲害了。
  不過娘的手在摸到我的那些毛時,她的動作突然停止了,因為她的手掌不但
摸到了我的毛,也碰到了我那高高翹起的小雞雞。
  娘的手好像遲疑了一下,但是她很快繼續撫摸著我那些毛,不過卻故意不去
碰觸我那高挺的雞巴。而且娘的嘴唇輕輕的貼在我的耳邊,吹了一口氣,沒有說
什麼,但卻搞得我心頭更癢了。
  這時我突然感覺到娘那滑嫩的手指在我的背部寫著字,這是很早以前娘為了
教我認字,而想出來的一個游戲教學。以我四年級的程度,立刻就認出娘寫的
是“長大了”這三個字。
  我雖然認出了字,但是非常不解,是說我長出毛長大了呢?還是我雞巴翹起
來長大了呢?我想到這,忙轉過身來,娘不知道為什麼,在發現我想轉身的時候
就先一步轉過身去了。我那翹起來的雞巴立刻頂到了娘的屁股,我只覺得這樣很
舒服,當然也發現娘的身子在顫抖著。 

 我沒有太過在意,看到娘把背部向著我,以為娘也要我在她背部寫字讓她辨
認呢。反正我剛好有問題要問,就開始在娘光滑的背部寫起字來。不過娘突然變
得很奇怪,身軀開始躲閃著我的手指。
  我老早就知道娘怕癢,看到娘的動作知道她很癢了。我突然玩心大起,開始
輕輕的撫摸著娘的背部、腰部、等等她怕癢的地方。娘的身子開始不安的扭動起
來,但是很奇怪,以前我搔娘癢癢的時候,娘早就笑得透不過氣來。但是現在她
不但不出聲,而且還盡力不讓自己大幅度扭動,並且開始往牆角退縮,娘今天到
底是怎麼了?
  我一邊往前擠去,一邊用雙手搔著娘的癢癢,突然我想起剛才娘摸我腹部那
些毛的時候,我心頭癢得不得了,看來只有用這招娘才會像以前一樣的求饒。於
是我的手開始摸向了娘的腹部。可是這個時候,一直沒有理會我的娘,用手抓住
了我已經抱住娘的腰的雙手。我掙扎了一下,娘卻更加用力地抓住我,讓我動彈
不得。
  我急了,想叫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不願讓兩個姐姐知道我和娘這
麼親熱。也許以前爹和娘特別溺愛我的時候,我都不會再姐姐面前向爹娘撒嬌,
可能是怕姐姐們吃味吧。
  於是我決定自己想辦法解救自己的雙手,我正在想辦法的時候,突然感覺到
我的雞巴正猛烈的跳動著,原來娘把屁股縮開了一點,讓我的雞巴不能頂住娘的
屁股。我突然想到娘好像很害怕我這用來尿尿的小雞雞,從剛才起娘都在躲著
它。
  我知道我找到解救雙手的方法了,我的雙手環抱著娘的細腰,雖然我沒有力
氣把她拉過來,但是我卻能把自己拉過去啊。我雙手屁股一起用力,我那猛烈跳
動的雞巴終於再次碰到了娘的屁股。
  娘的身軀果然如我想象中的一樣震動了一下,接著她立刻挪動屁股,往外移
去,當然是非常緩慢的,看來她也不想給那兩個只顧著聊天的姐姐知道我們在玩
呢。我當然也非常配合的,緩慢前進。就這樣的挪動中,我感覺到我的雞巴每從
離開到接近娘的屁股一次,我心頭就湧起一種揉動的感覺,而且娘的身軀也同樣
震動一次。
  我玩出味道來了,緊緊貼著娘的屁股前進,終於,娘整個人都貼在牆角,我
被抓住的手都可以感覺到被子那頭的硬度。我樂了,娘終於不能逃了。於是我在
勝利在望的時候,猛地把硬得很的雞巴朝娘的屁股挺去。
  我馬上發現這次我不是頂在娘的屁股肉上,而是插進了娘的屁股縫裡,娘的
身子又是一震,她緊緊抓住我的雙手終於松開了。而我則感覺到雞巴被娘的兩塊
豐滿臀部夾住了,那裡很緊,又有點熱,熱得我只想讓雞巴出來透透氣。
於是我屁股輕輕往後動了一下,把雞巴抽了出來,雞巴頭部和娘的屁股縫的
磨擦,讓我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這感覺讓我忍不住想再體會一次。想
到就做的我立刻挺動雞巴,不過這次卻頂到了娘的屁股肉,沒有插入那屁股縫
裡。
此時我的雙手已經解脫了,我立刻把它們抽出來,來到娘的屁股上來回撫摸
那光滑的肉感。我當然不會摸摸就了事,我找到了娘的屁股縫,用手把它們往外
撐,然後挺動屁股,把我的雞巴挺了進去。
  松開手的時候,我又享受到了剛才肉緊的感覺。這次我沒有上次那麼傻了,
我沒有把雞巴整條抽出來,而是抽出一點,然後就猛地挺入。這樣我才不會又要
用手來開路嘛。
  當然已經完成任務的雙手也沒有閒著,我一手往上,從娘的腋下穿過,接觸
到娘那豐滿堅挺的大奶子。而另外一只手則從娘的腰部穿過,往下准備撫摸娘的下體。
  接觸娘奶子的手,馬上摸到了娘那特別硬特別大的乳頭,我只是摸摸捏捏了
一會兒,就往另外一個奶子摸去,但是卻發現,那裡早就被娘的一只手占據了。
搞得只好退回原來的陣地防守。
  而往下的那只手卻出師不利,還沒進攻就發現被娘的另外一只手占領了。我
當然不願意就這樣退兵,試著看對方答不答應組成聯合探索隊。結果是,我順利
的摸到了娘的毛。那是成豎形排列的毛發,和我成三角形排列的毛不同。原本我
還想探索一下娘她尿尿的地方,可惜友軍死占著不肯離開,我只好退居二線撫弄
著娘的那豎形毛發了。
  很快,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自己雞巴上面,我這樣連續的抽動,每抽動一次
就帶來一種快感,這種感覺和爬桿時所產生的感覺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
地下。
  我越抽動就是越想把雞巴插入娘的身體內,我那現在硬起來比同齡人大了三
四倍,也長了三四倍的雞巴,終於插到了底部。但是我馬上發現底部還有一個微
微張開的小洞,這個小洞一旦被我的龜頭碰觸一下後,就緊緊的閉上。當這個小
洞閉上的時候,娘的屁股縫就變得很緊密,甚至夾得我的雞巴有點痛。 

 這樣我進攻了那個小洞幾次,就被娘的屁股縫夾了幾次,在第四次被夾的時
候,我突然感覺到一陣酥麻,好像電擊一樣的感覺,從腳跟往上湧,先是傳到腦
部,然後再傳到雞巴上,雞巴感受到這股電流,猛地跳動起來,一股非常急的尿
意急湧上頭腦,好像非常希望立刻就尿出來。
  我嚇了一跳,娘讓我體驗到那麼美妙的感覺,我居然想在娘的身上撒尿?就
算娘非常的寵我,相信也不會原諒我在玩著游戲的時候,在娘的屁股縫裡小便,
再說現在可是在炕上啊,這裡是睡覺的地方,怎麼能夠拉在這裡呢?
  我馬上吸氣,咬牙硬忍,同時按住了雞巴的根部,不讓那尿流出來。這是小
時候玩看誰尿得久的游戲時掌握的方法。好一會兒我的尿意終於消失了,我松了
口氣,總算沒有在炕上拉尿,都讀小學4年級的人了,要讓人知道還會濑尿,那
不是羞死人?
我的尿意雖然消失了,但是那種觸電般的感覺還在腦海中漂浮著。而我那雞
巴依然挺立,不過我現在不敢再插入娘的屁股縫了,要是等下忍不住的話,那就
糗大了。{等我以後真的再和娘弄的時候我才知道那個小洞洞是娘的屁眼,而我的嫩雞雞當然沒有真弄進娘的那裡面去,而只是在娘的屁股縫間摩擦而已〕我原本想轉身的,但想了想還是把雞巴再次插入娘的屁股縫裡,雙手抱著娘的細腰,准備睡覺了。因為我發現時間過了好久,兩個姐姐的談話聲早就停止了,並且還傳來她們熟睡的呼吸聲。
  可是娘卻在這個時候,抬起了屁股,讓我的雞巴退了出來。接著娘回轉身來
和我面面相對,雖然在黑暗中,但是我依然能夠看到娘那閃亮的眼神。
  娘和我都沒有說話,好一會兒,娘伸出手把我推得轉過身去,然後在我背上
開始寫字了,依照感覺我發現娘寫的字有點難理解,第一句是:“小X生,連你
娘的屁股都干!”那個X是因為那個字筆畫蠻多的,我根本感覺不出來。
  我有點呆呆的,因為我不知道“干”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指我那樣用雞巴
抽插娘的屁股縫嗎?這樣我就明白為什麼那些家伙罵人會老是說尻你娘了,原來
干娘真的這麼好玩的,嗯,不知道干姐會不會也這麼好玩呢?不過,我絕對不會
讓那幫家伙干我娘和干我姐,要干也只有我能干!我暗暗的下定決定。
娘寫的第二句是:“什麼時候長毛變硬的?”這話我理解,我轉過身來,這
次娘沒有轉過身去,只是把下體往後移動了一下。我只好在娘的腹部寫了:“一
個月前。”這幾個字。
  娘又問為什麼這麼小就會這樣,我怎麼知道要到哪個年齡才適合這樣,所以
我沒有回答,只是摸了摸娘的小腹。
  娘的手指在我的胸口滑動著,好像在想著寫些什麼才好。過了好一會兒,娘
飛快的寫出幾個字,然後就把我推得轉過身去。我在腦海中仔細思索了一下,才
想到這句話是:“太短了,不頂用。”
  不會是說我的雞巴太短了吧?我現在可是比那些家伙長了好幾倍哦。我剛想
轉過身去抗議,但是娘已經整好被子,把我牢牢抱住了。不過,她只用一只手穿
過我的脖子,箍住我,另外一只手則往下一把抓住我依然挺立的雞巴。
  她在我的龜頭上撫摸了一陣,然後松開,好像試了試自己手中有沒有沾到什
麼東西。接著,那只手再次握住我的雞巴,輕柔的上下套動著。雖然被娘用滑嫩
的手這樣套弄很舒服,但是卻比不上娘那緊密地屁股縫。所以我根本沒有一滴
尿意,任由娘玩弄的我雞巴。
  忽然,娘把被子拉起,把我們兩人都罩在被子下。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
娘的嘴唇又輕輕的貼了上來,她用只有我能夠聽得到的聲音說道:“好厲害,居
然沒有洩。”
  我不懂什麼洩不洩的,我現在只感到很悶,很需要空氣,我掙扎著往外鑽。
娘看到我的樣子,笑了一下,把被子弄好,松開握著我雞巴的手,轉到我的背後
又寫起字來了。
  我睡眼朦胧中感覺到那是一句:“剛才的事,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
姐姐。”我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不能讓姐姐知道,但是內心深處還是認為不讓姐姐
知道為好。於是我點點頭,終於在娘的懷抱中睡著了,在入睡前,我感覺到娘仍
握著我那已經慢慢開始跟著主人休息的雞巴玩弄著。
自從那天的事後,娘與我有了一個共同的秘密,娘和我的關系比以前更親密。有一天,我尿憋的很急,就一邊脫褲子一邊往廁所跑。剛進廁所我已經把硬邦邦的雞巴掏出褲子了,我抓著雞巴剛想尿。天那!娘正在裡邊尿尿。我看到娘的褲子子卷在大腿上,內褲拉到了膝蓋,兩條大腿岔的很開。一股白色的尿液正從黑壓壓的一片毛中噴射出來。娘用目光看著問我:“是不是想尿尿。”我一時不知怎麼回答才好。 
娘說:“你要是很急就在這旁邊尿吧,我往邊挪一點。” 
說著,娘往旁邊挪了一點,既然娘說了,我就尿吧,我抓著硬邦邦的大雞巴使勁摁著往下尿,心終於可以放松了,誰知這一來更難受,想到那晚,自己用小雞雞頂過娘光光的、肥嫩的大屁股,硬邦邦的雞巴一開始還摁得住,可我想到剛才看見的娘胯下黑黝黝的屄毛和白色的尿液融合在一起的情景時。我怎麼都摁不住雞巴了一股尿直噴出去,射到對面的牆上,尿到處飛翔散,濺得娘身上、屁股上都是。我一下子傻了。心想這回娘要生氣了。可娘什麼都沒說,只是趕快拿了點紙,擦了兩下屁股,就這樣在我身邊站了起來,提上內褲,走了出去,進了屋裡。
這以後我常常幻想娘的身體,回憶娘下面兩腿間那一片黑茸茸的屄毛。不知道女人的屄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呀?從此我就喜歡往娘的懷裡鑽,表面上是撒驕,其實是吃娘的豆腐。當然娘不知道我在干什麽,並不介意。
一天,娘和我去趕集,回來時要爬一個大坡,天時,娘頭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了一大片,汗漬使得她的衣服貼在了身上,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濕衣服緊緊地包住挺在那裡。我們這裡的風俗凡是女人一經結婚,原來的姑娘保守防線就完全不需要了,結過婚的女人可以做當姑娘時不敢做的許多事情,象在這麼熱的天氣裡,村裡的姑娘們還穿裹著厚厚的衣服,而結過婚的女人就沒有了這樣的約束,她們可以任意地光著上身不穿上衣。“這天真熱!”,說完太熱的話後,娘就把身上被汗水濕透的褂子解開,兩只汗淋淋鼓鼓的大白奶子象肉球一樣從衣服的約束下解放了出來。
雖然已是三個孩子們的母親,它們十分豐滿也極富彈性,兩個滾圓的奶子隨著娘走動的上下左右來回亂動著,它們就象生在女人胸前兩個活蹦亂跳的肉球,這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缭亂,我的裆下也開始有了變化,自己感覺到原先還安份的雞巴,已經一跳一跳不太老實地慢慢向上翹了起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