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 2013

《平凡的激情》第二十四,二十五章


               (二十四)

  年三十,万家欢庆。在李长江家里,柳絮和玲子忙着准备晚餐,李长江和军
哥忙着贴对联、粘挂钱,一切都显得那么欢乐祥和。

  丰盛的一桌菜肴,一瓶红酒,四个人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李长江和军哥
想喝白酒,被柳絮和玲子阻止了,柳絮说:“接神时再喝,一会还包饺子呢!你
们别想偷懒。”说完举起酒杯:“大家新年快乐,干杯!”四个酒杯轻轻的碰在
一起,一饮而尽。

  吃过晚饭,收拾好后,四个人分别给父母亲、朋打电话拜年。打开电视,边
看春晚边聊着天,军哥和李长江更多的是聊着国家大事和生意,柳絮和玲子聊着
学校和家庭琐事。

  九点刚过,柳絮开始张罗包饺子。和好面,拌好馅,军哥擀皮,李长江、柳
絮和玲子包,玲子偷偷把一个硬币包在饺子里,大家谁都没注意。包好饺子,玲
子大声说:“两位男士,现在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必须听我指挥。首先,爸爸
和李叔先洗澡,都换上新衣新袜子;柳姨把新买的衣服拿出来,李叔先洗。”

  李长江笑着说:“好,就听玲子的。”说完首先走进卫生间。他洗完澡,打
开柳絮给自己准备好的包,穿好内裤、秋衣秋裤,发现没有外衣,探出头对柳絮
说:“把裤子给我呀!”玲子忙开口说:“屋里暖气这么热,又没外人,还怕羞
啊?快出来得了,爸爸还没洗呢!”李长江只好穿着内衣走了出来,在玲子面前
有点不好意思。

  接下来,军哥也同样穿着内衣出来,看到柳絮,赶紧把头扭到一边。玲子又
说:“现在我和柳姨洗澡,你们先看电视。”说完和柳絮嬉笑着走进卫生间。

  李长江和军哥边喝茶边看春晚,边谈论着春晚一年不如一年。都十一点了,
才传出玲子的声音:“我们就出来了,不许看哦!”说完打开门,两个女人用浴
巾裹得严严实实的,瞄了一眼客厅,跑进卧室,“砰”的一声关上门。

  李长江和军哥都摇摇头,心想,女人啊,就是麻烦。玲子的声音又再响起:
“爸,你热菜,李叔煮饺子,准备接神。”李长江不由得说:“你们干什么?”
玲子干脆的回答:“我们穿衣服、化妆。别啰嗦了,不是说好听我的吗?这么快
就反悔了吗?”

  李长江和军哥无奈地摇摇头,开始忙活年夜饭。饺子煮好了,菜也热好了,
白酒啤酒和红酒也都摆好了,柳絮和玲子还没出来,李长江有点生气的说:“你
们有完没完了?”玲子和柳絮的笑声传了出来,玲子说:“就好了,我们掐着表
呢!开始倒计时,准备!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话音刚
落,电视里新年的钟声敲响了,卧室的门也打开了,柳絮和玲子出现在面前。李
长江和军哥都惊呆了,张大嘴半天没合上。

  眼前的柳絮,高绾发髻,水粉色的晚礼服,肉色丝袜,白色高跟鞋;低胸的
开领,半个香肩和乳沟,清晰可见,配上一条白金项链,性感妩媚,高贵优雅。
玲子上身一件宽松的小衫,下身一条低腰牛仔裤,青春靓丽,时尚多情。

  玲子娇笑着说:“怎么,没见过美女呀?你们再不把嘴合上,口水就流出来
了。”柳絮在一旁微笑不语。两个大男人看着两个美女,再看看自己穿着秋衣秋
裤、大拖鞋,感到滑稽可笑。

  玲子优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位先生请入席。”美酒、美女、佳肴,李
长江和军哥已经略带醉意,柳絮和玲子脸色如雨后桃花,四个人沉浸在欢乐祥和
的气氛中。

  突然李长江“哎呀”一声:“什么东西硌着牙了,柳絮,你的饺子馅有骨头
吗?”玲子惊喜的问:“在哪呢?快看看。”李长江说:“已经咽下去了。”玲
子高兴的说:“恭喜李叔,那是枚硬币,你要发财了,快喝一杯。”大家这才明
白,高兴的大笑,李长江痛快的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看着已带有醉意的丈夫,柳絮说:“好了,白酒就别喝了,喝点啤酒吧!”
玲子欢快的说:“我们唱歌吧!李叔,把麦克风拿出来,我去拿笔记本电脑。”
说完快速跑进卧室,把电脑拿出来。

  李长江在电视柜里找到麦克风,又找到接线板,把早已不用的功放和音响接
上,玲子蹲在那把电脑和电视连接好,那边柳絮和军哥把餐桌收拾好。李长江突
然发现,蹲在眼前的玲子露出半个屁股,下体立即支起个帐篷,赶紧坐下,满脸
通红。

  玲子调试好音响,柳絮拿出榛子、松子、花生、瓜子,又洗了几样水果,连
同啤酒一起放在茶几上,挨着李长江坐下,军哥坐在一旁。

  玲子先唱一首流行的《伤不起》,伴着欢快的节奏,玲子扭动身体,边唱边
跳,另外三个人也跟着摇摆,大家情绪都很高涨。玲子唱完,拉起柳絮说:“下
面请我们今天的女王给大家献上一首《风含情水含笑》,鼓掌欢迎!”

  柳絮羞涩的接过麦克,舔了舔嘴唇,一曲抒情悠扬的歌声飘扬在温馨的房间
里,李长江和军哥不觉听痴了,深深的陶醉在歌声里。接下来军哥唱了一首《在
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李长江唱了一首《一剪梅》,虽然有点跑调,但别有一番
诙谐快乐的风味。

  欢乐的时光过得总是特别快,在欢声笑语声中,天不知不觉亮了。简单吃过
早点,都困得不行了,军哥在沙发上,玲子在乐乐的房间,李长江和柳絮在自己
的卧室,很快都进入了梦乡。

  直睡到下午四点多才醒来,玲子告诉大家,晚上她要和同学聚会,不回来吃
饭了,几点回来不一定,不让等她,穿好衣服就出去了。

  晚餐仍然丰盛,酒仍然浓烈,没有了玲子,三个人的话都不多,想说什么,
都被一种无形的思绪困扰着。转眼八点多了,李长江低头想了想对军哥说:“军
哥,你喝多了,应该回家了。”军哥心里一惊,怎么,主人这是下逐客令了!一
种失落和悲哀的情绪流露在脸上,低声说:“啊,是的,喝得有点多了,我这就
走。”

  柳絮惊讶的看着丈夫:“长江,军哥没喝多呀!这……这合适吗?”李长江
没有抬头,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他喝多了,我不想动,你送军哥回家吧!”一
句话把两个人都惊呆了,军哥忙说:“不,不,不用了,我自己能走。”说完慌
乱的穿好衣服,逃跑似的冲出房门。

  柳絮的手在颤抖,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来得太快了,太突然了,站在那
一动不动。李长江摆摆手说:“絮,什么都别说,快去吧,你总不会希望我把他
叫回来吧?你走吧,不要让你自己后悔,更别让我反悔。”柳絮没再犹豫,穿上
衣服,走到门口,回头充满深情的说:“我去了,等我回家。”说完开门出去。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李长江的心跳加快,感觉呼吸困难。这是怎么了?这不
是自己经过认真考虑才作出的决定吗?可当柳絮真的迈出家门,为何感到那么失
落,那么痛苦啊?闭上眼睛,泪水悄悄的流下,自言自语的说:“李长江啊李长
江,你亲自把老婆送入别人的怀抱,哈哈!哈哈!李长江啊李长江,你亲自导演
了一出只有开始没有结局的生活。明天,明天是否还属于自己呢?”

  焦虑、急躁、爱恨交织的李长江,站起来,坐下;坐下,站起来,他想大声
喊叫,他想大声笑,大声哭,一会就满头大汗。

  军哥走出了李长江的家门,想逃,想跑,一双脚却不听使唤,每一步都很缓
慢,那是不自觉的在等,等一个人追来。他不敢回头,怕没人追来,又怕有人追
来,心里像火一样在燃烧。拉开羽绒服拉链,任凭寒风穿透胸膛。

  柳絮迈出家门的那一刻,知道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她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力量
驱使自己迈出这一步的,是心底的欲望,是丈夫博大的爱还是其它什么,无法作
出判定,只有一点她明白,从这一刻起,她将属于两个男人。

  柳絮回头望望家里窗户的灯光,心里默默的说:‘不管我走到哪里,这个家
永远属于自己,属于丈夫,永远是自己的归宿。长江,我的爱人,谢谢你!谢谢
你!’柳絮居然笑了,笑得很甜蜜。

  脚步声从身后由远而近,他知道那是柳絮,心里的火焰燃烧得更加猛烈。军
哥想说:“你回去吧,别送了。”话到嘴边却像懦夫一样退缩了。一路上,柳絮
和军哥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脚步踩在雪地上的“沙沙”声。

                (待续)


**************************************


《平凡的激情》第二十五章


  李长江喝干了手里的啤酒,卷缩在角落里,眼睛盯着房门,时钟滴答滴答的
的声音,敲打着他的心。他们怎么样了,开始了吗?会结束吗?不敢想,可两具
肉体晃动的影子,不时的在眼前闪动。慢慢变得麻木了,仿佛丧失了知觉,一切
都停止不动。

  啪啪的敲门声响起,李长江弹了起来,一步跨到门口,一把打开门,刚要喊
柳絮,发现是玲子,失望懊恼的哦了一声,退回房间。玲子走进来说:柳姨和爸
爸呢?怎么不见啊。李长江含糊的说:你柳姨送你爸回家了。

  短短的一句话,让玲子目瞪口呆“你说的是真的吗?是柳姨要送还是你让送
的,快点告诉我李叔”李长江犹豫了一下说:我让送的。玲子盯着李长江的脸,
突然狠狠地亲了一口“李叔,你太伟大了,太可爱了,太男人了,谢谢你,我代
表爸爸,柳姨,不,是女人,谢谢你!这太出乎意料了”

  玲子的话是发自内心的,李长江的形象变得无比高大,成熟英俊。浓浓的情
愫在心里慢慢升腾,激动的说:李叔,我知道这对你意味着什么,你不会失去柳
姨的,你会得到更多的爱,上天是公平的对吗?说完走进乐乐的卧室,也是自己
临时的卧室,丢下李长江在那发愣。

  一会,玲子轻柔的声音传来“李叔,你进来一下”李长江困惑的打开门,啊!
天啊,玲子赤身裸体的站在面前,美目含情,面是桃花,高耸的双乳,奸细的腰
身,腹下漆黑的阴毛,无不散发着少女的芳香。胯下一股热流迅速膨胀,结结巴
巴的说:玲子,你,你,我,我。

  玲子过来搂住李长江的脖子,含情脉脉的说:李叔,今晚我属于你,爱我吧。
说完深深的吻住李长江的嘴。

  在军哥家里,明亮的灯光下,军哥和柳絮对望着,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柳絮从军哥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团燃烧的火。军哥从柳絮的眼睛里,同样看到
了星星之火,正在燎原。拥抱,热吻,衣服无声的脱落。

  军哥在柳絮身上亲吻着,啃噬着,寻找着。寻找那一眼甘泉,啊,甜美的甘
泉散发着女人的芬芳,军哥沉迷了,陶醉了,张大嘴吮吸,他太饥渴了,脸深深
的埋在柳絮的胯下。

  柳絮痴迷了,快感让他不停的颤抖,这感觉是如此强烈。兴奋的想叫“啊,
啊,军哥,我要,我要,我要看你大蛋,我要吃你鸡巴,给我,快给我”军哥听
到柳絮诱人的召唤,激动的转过身,嘴没有离开柳絮的阴户,跨过柳絮。屁股对
着柳絮的脸,坚挺的鸡巴在柳絮面前跳动着。

  柳絮张开嘴,将军哥的鸡巴深深含入口中,连个大蛋就在鼻子底下晃动,硕
大结实。吐出鸡巴,爱惜的轮流舔弄吮吸两个大蛋。军哥更加卖力的舔弄,兴奋
哼哼。

  柳絮的快感更加强烈,又感动下体空虚难耐,她需要充实,需要填满。理智
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淫声道“军哥,我要,要你肏我。

  军哥恋恋不舍的起来,满脸淫水,闪闪发光。火热的鸡巴噗哧一声插进柳絮
体内,两人都大声呻吟,一下一下,由慢变快,噗哧,噗哧的抽插声,啪啪的撞
击声,淫叫呻吟声响彻整个房间。

  那一边,李长江嘴里吮吸着玲子的乳头,双手在玲子身上游走抚摸。情欲的
火焰在燃烧。玲子微闭双眼,轻声呻吟“嗯,嗯,嗯,李叔,要我吧,要我吧,
就像爸爸要柳姨一样,要我吧,要我吧,这对你才公平”

  一句话,像一把钢针,深深刺痛李长江的心,猛地惊醒了。天啊,这是在干
什么呀,不不,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不能,不能这样啊,抬起头,惊恐的看着玲
子,胯下的鸡巴瞬间软了下来。慌忙拉过被,盖在玲子身上。

  玲子不知所措的睁开眼,看着李长江说:你,你怎么了,是我不漂亮还是?
李长江温和的说:不,玲子,你很美,可我不能,我让你柳姨去,是自愿的,没
条件的。如果我和你做了,那就成了交换了,玲子,你柳姨在我心里,是不能交
换的,你懂吗?你什么都别说,好好休息,听话。说完一手握着玲子的手,一手
轻轻的有节奏的拍着玲子的肩膀,就像哄孩子睡觉一样。

  玲子的脸红了,感到万分羞愧,和李叔比起来,自己是那么渺小和卑微,被
握着的手传来阵阵暖意,温柔的轻拍,感到无比的安全和幸福,慢慢的深深睡去。

  李长江把玲子的手轻轻放进被窝里,站起来,提上膝盖下的内裤,转身退出
房间,轻轻关好门,走进客厅,跌坐在沙发上,深深的吸了口气。

  军哥和柳絮还没有结束,就像一头不知疲惫的公牛一样,在柳絮身上耕耘。
变换着不同的姿势,两个人只有不停的淫叫,发出最淫贱的话语,才能让欲火燃
烧的更猛烈,情欲才能释放的更彻底。

  军哥狂乱的叫“我肏死你,你是我的骚屄,肏你,我愿意死在你屄里,骚屄
,感到我在肏你吗?感到我的大鸡巴在肏你吗?啊,啊,骚屄又动了,又吸我鸡
巴了”

  柳絮哼叫着,真实的被肏的感觉让她疯狂“是,是,我是你的骚屄,你在肏
我,我的骚屄被大鸡巴肏呢,好大,好硬啊,快肏死我吧,我要飞了,飞了,别
停,用力肏我,啊啊,我的屄呀,屄要肏碎了,啊啊,啊啊。

  一声大叫,军哥的精液像熔岩一样爆发了,喷射,有力的喷射,不知过了多
长时间,慢慢恢复理智的两个人,相视而笑,没有了羞愧,没有了羞涩。军哥对
柳絮说:你会后悔吗?我是死而无憾了,谢谢你,谢谢,谢谢长江。

  柳絮嗯了一声说:不后悔,我从没这么幸福快乐过,是的,是要谢谢长江,
我们亏欠他太多了,怎么才能报答啊。军哥深情的说:只有更努力工作,为他万
死不辞。

  柳絮做起来说:我得回家了,他在等我。说完开始穿衣服。军哥拍了柳絮屁
股一把,调笑着说:没想到你这么骚,能说出那种话。

  柳絮瞪了军哥一眼“去你的,你才骚呢,你不就喜欢我骚吗,大坏蛋”军哥
哈哈大笑“是是,我们都骚,这才过瘾啊,我得送你回家,说完快速穿衣服。

  柳絮说:不用了,来回送,这是干什么呀。军哥认真的说:不行,必须送你
,大半夜的不说,长江让你送的我,我必须把你送回他那,否则我更抬不起头了。
柳絮没在反对,看了一眼表,哎呀,你,你弄了一个多小时,快点吧,他等着急
了都。说完和军哥快步向家走去。

  家就在眼前,柳絮停下脚步,抬起头,凝望那扇窗,激情过后的轻松让他感
觉轻飘飘的,轻轻的对军哥说:你还上去吗?军哥摇摇头说:不了,这个家属于
你,回吧。说完转身走开。柳絮飞快的向家跑去。

  打开房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看着丈夫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扑过去,紧
紧抱住丈夫“长江,我回来了,抱着我,好想你”李长江黯然伤神的抱着妻子,
无话可说。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吗?李长江幽幽的说:回来了,好,柳絮柔声说:长江
,我从没离开,也不会离开,我永远是你的妻子,你永远是我的丈夫。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