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5, 2013

【穿越古今的母子】(01-02)


【穿越古今的母子】(01-02)




  第一章  返古

  一辆豪华型的新娘礼车快速的奔驰在通向海边的公路上,车上传来轻微的抽
泣声。只见车上坐着一位穿着新娘婚纱的女子,透过车窗能看见那女子的容貌。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面焦容,两眼饱含泪水,但仍不掩其天姿国色的脸,那
是一张让天下所有男人都能拜倒的脸,但此刻看来让人有点心碎。

  “妈妈: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风儿也许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妈妈你不用为风儿伤
心,因为那样的话风儿会在地下内疚的。

  自从爸爸车祸死了以后,妈妈你一直活的很辛苦,为了风儿,妈妈你一直未
再结婚,现在风儿大了,懂事了。妈妈也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了。

  妈妈你那天对我说,你要和他结婚,问我可不可以,风儿说风儿会祝福你的
妈妈,只要妈妈觉得会幸福,风儿也会觉得幸福的。但是妈妈,风儿说慌了,风
儿不能忍受妈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昨天风儿看见他搂着妈妈的时候,风儿心里
象有一把火在烧,好痛好痛。那时,风儿知道风儿不能失去妈妈,风儿没有那么
坚强,失去妈妈风儿会死的,真的。

  但我知道妈妈好爱他,风儿不能为了自己而让妈妈不开心,只要妈妈开心,
风儿就够了。今天是妈妈和他结婚的日子,对不起妈妈,风儿不能到场,因为风
儿怕忍不住阻拦妈妈和他的婚礼。

  妈妈别了,原谅风儿的不孝,风儿实在受不了妈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因为
风儿也深爱着妈妈,现在妈妈已经有了新的爱人,风儿也就放心了,风儿会在地
下为妈妈祝福的。风儿会在和妈妈第一次看日出的地方,想着妈妈离开。

  妈妈,我爱你,I LOVE YOU!

  永别了。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吧。妈妈,来生再见。“

  温馨月看着儿子留给她的这封信,泪水止不住又从脸上落了下来。

  “风儿,你千万不能有事,你死了你让妈妈怎么办?妈妈不能没有你啊。”

  温馨月手上紧拽着儿子给她的信,轻声自语着。

  “司机,能不能请你快一点,我有急事,拜托你。”温馨月焦急的拜托着司
机。

  “嗯,好吧,那小姐你要坐稳了,我现在要加速了。”司机明知不是高速公
路,但仍然答应了她的请求。

  ***    ***    ***    ***

  “妈妈,永别了,来生再见。”只见海边悬崖上,站着一个看上去年纪约十
五、六岁的少年,手中握着一块看似古玉一样的东西,满面泪水自语着跨出悬崖
尽头。

  “不要啊,风儿!”温馨月满脸惊容地急速奔向跨出悬崖尽头的儿子。嘴里
发出了悲哀的叫声,扑向了走出悬崖的儿子,抓住了他的一只手。

  “妈妈,快放手吧,不然你也会掉下去的。妈妈你还有他等着你呢?快放手
啊!”少年风儿温柔的向母亲求着,想让母亲温馨月放开被她紧握着的手。

  “不要,风儿,妈妈还没有结婚呢。妈妈不结婚了,不要离开妈妈,妈妈求
你。如果你死的话,你叫妈妈一个人怎么活。”温馨月紧抓着儿子风儿的手道。

  “妈妈,真的吗?妈妈还没有结婚,真的?”少年风儿抬头仰望不信似的问
着母亲温馨月,一只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母亲的手。

  “真的,妈妈真的还没结婚。因为妈妈婚礼上没看见你,打电话又没人接,
所以妈妈回家看你,哪知妈妈看见了你给妈妈的信,妈妈就赶来了,所以还没结
婚。妈妈不会骗风儿的。先上来吧,上来后妈妈再告诉你。”母亲温馨月一边回
答着儿子风儿的话,一边使劲的把他往上拉。

  “啊,风儿你吓死妈妈了,你没事就好了。”母亲温馨月把儿子风儿拉上来
后,抱在怀里紧张的说。

  “对不起妈妈,都是风儿不好。以后风儿一定会好好听妈妈话的,不让妈妈
再担心了。”风儿窝在母亲温馨月的怀里道。

  忽然身后传来悬崖断壁的声音,只听啊的一声母亲温馨月和儿子风儿两人同
时坠下了悬崖。只见风儿手里那块象是古玉的东西,在他们坠崖的同时发出了一
道强烈的光芒,连同温馨月母子一起不见了。

  ***    ***    ***    ***

  “风儿,你醒醒啊。你别吓妈妈呀!风儿。”远处海岸边茅屋里传来了一声
声女子的悲呼声。原来这女子正是那随同儿子一起坠崖消失不见了的温馨月,而
她口中呼叫着的风儿,便是和她一起坠崖的儿子御行风,小名风儿。

  茅屋里一张破烂的小床上躺着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御行风。而他的身上正跪
坐着他的母亲温馨月,两眼流着泪,双手十指交叉摊开挤压着他的胸口,正为御
行风做着淹水者的急救措施,口中不停的呼唤着儿子御行风的小名风儿。

  “呃”一声,只见御行风嘴里吐出了一口口海水,紧接着慢慢的张开了紧闭
的双眼。

  “风儿,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妈妈刚刚有多担心你吗?妈妈以为你再也醒不
过来了。你醒了,真的太好了。”温馨月见儿子御行风醒了,高兴的眼中又流下
了欢喜的泪水。一双洁白修长的玉手把御信风的脸深深的捧了起来,一遍一遍的
亲着他。

  “妈妈,我们是在哪儿?啊!”御行风虚弱的问道。紧接着感到自己下体被
妈妈丰满的屁股坐着,而自己下体慢慢肿胀起来的事实而轻呼了一声,接着脸上
刷一下变得通红。

  “风儿,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告诉妈妈。”温馨月紧张的问。

  “呃,不,没什么。妈妈我很好,妈妈你不用担心。”御行风尽量控制着自
己有点微颤的声音,以免被妈妈发现自己轻呼背后的真相。

  但是这个慌言很快便给御行风自己的下体给出卖了。越来越肿胀的下体终于
顶到了妈妈那丰满的屁股,而让妈妈知道了轻呼背后的真相。

  “风儿,你竟然……”温馨月一下子想从儿子御行风的下体站了起来,然因
为刚才跪坐在御行风的身上太久,腿部的血脉还没畅通,所以一下子又坐回了御
行风的下体。

  “啊!”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温馨月的下体一下子碰触到了御行风那原本横
卧,现在因她刚才站起而竖起的下体。连带薄薄的婚纱一下子插进了她的臀缝,
令从未试过男女之事的御行风,因强烈的摩擦而射出了他的第一次。

  带着强烈的羞意,母子两人一时无语。过了一会儿,母子两人才从那强烈的
羞意中恢复过来。相对着彼此笑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妈妈,对不起。”带着歉意的对妈妈说道,御行风首先打破了母子间的僵
局。

  “风儿,以后可不许这样哦。妈妈知道刚才的事是风儿无心的,所以妈妈这
次就原谅你。以后可不许再这样哦!”温馨月带着温柔的微笑对儿子御行风道。

  “知道了妈妈。”御行风回答道。

  “乖,这样才是妈妈的好风儿。来让妈妈亲一个。”说着温馨月就在儿子御
行风的脸上亲了一下。

  “啊!对了,妈妈我们现在在哪呢?我记得我和妈妈一起掉下了悬崖,接着
只看见一道强光,便不醒人事了。啊!对了,我记得是我手中那块上次和妈妈一
起去旅游买的,似玉的石头发出的强光,一定是那道强光救了我和妈妈。咦,那
块石头呢?怎么不见了。嗯,也许掉海里了,算了。妈妈我们回家吧,风儿肚子
好饿,风儿想快点回家吃妈妈烧的菜。”御行风一连串的道。接着就跳下了床,
拉着妈妈的手往外跑。

  御行风拉着母亲温馨月的手跑出了海边的小茅屋。出了茅屋,只见茅屋外面
的东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西面是一片茂盛的树林,树林之中弯曲着一条小道,
好像是通向外面的大道。御行风拉着母亲温馨月的手飞快的朝着小道奔去。刚奔
进小道不久,便听见小道一旁的草丛里传来男女的喘息声及呻吟声。

  “宝儿啊,你把娘插的快活死了,娘下面的浪水都快流干了。”草丛中自称
为娘的女人叫着,听着让人觉得格外的诱惑。

  “娘,今天宝儿一定舍命陪君子,非把娘你干的求饶不可。”草丛中传来那
自称为宝儿稚嫩的男声,一听便知那宝儿年岁不大。

  紧接着草丛中便传来一声声肉击的‘啪、啪’声。

  ***    ***    ***    ***

  听见这诱惑的声音,御行风的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了那对母子草丛中做爱的影
像。

  因为脑海中想像着那对草丛中做爱母子的事,而使拉着母亲奔行的速度一下
子放慢了许多,不自觉脑中那对草丛中未曾蒙面母子的脸,慢慢的变成了自己和
妈妈的脸。下体不由己的充血起来,在自己的下体撑起了一个小小的蒙古包。自
己的脸上却因幻想着自己和妈妈的好事而变得红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额头
微有汗迹。

  奔行中的温馨月见儿子风儿奔行的速度放慢了许多,扭头看见他呼吸急促,
额头又隐现汗迹,还以为他因跑得累了才放慢了速度,并不怀疑他是因为听到草
丛中那对做爱母子的对话而放慢了速度。便停下脚步,柔声关心道:“风儿跑得
累了吧?累了就歇一会儿。看你额头上的汗,来,让妈妈帮你擦擦。”温馨月浑
不知现在儿子风儿的脑海中正想着和她做着销魂入骨的事。

  “嗯,是的,风儿有点累。可能是淹了海水之后,人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所
以有点累。谢谢妈妈关心。”御行风对妈妈红着脸撒谎说。

  听着妈妈温馨月关心的话,御行风一下子停下了脚步,脑中一下子清醒了过
来,自己的欲念也一下子消退了下去。

  怎么可以对妈妈这样呢?妈妈知道我爱她,但她只认为那是儿子对她的一种
依恋,并不把它当成一种男女之间的爱。而自己着么可以对妈妈这样呢?妈妈是
如此的善良,体贴。妈妈是如此的关心我,而自己却在脑海里把她玩弄着,心中
升起了一种自己不是东西的感觉。

  妈妈的关心让御行风感到了深深的惭愧,但心中却依然暗暗发誓,今生一定
要让善良的妈妈爱上自己,让妈妈成为自己的新娘,一生让妈妈幸福、快乐。

  “傻孩子,对妈妈怎么也这么客气了。妈妈关心你是应该的呀!来,坐到妈
妈身边来。”温馨月在小道旁找了一块有石头的地方坐了下来,用手拍了拍自己
的旁边,示意御行风坐在她的旁边。

  御行风走到妈妈温馨月的旁边坐了下来,让她用婚纱的袖子帮他擦汗,因为
妈妈的手帕因救我而不知去向了。也许是刚刚没有留意,此刻也许近了,所以竟
能闻到一股散发自妈妈身上的幽香,闻着让人格外的舒服。

  “妈妈你身上好香啊,这香闻着让人好舒服。妈妈你擦的是什么香水啊?”

  御行风把头伸到妈妈温馨月的身上使劲的嗅着。

  “妈妈没擦香水呀,妈妈自己怎么闻不到。而且妈妈从不擦香水的,风儿你
是知道的呀。”温馨月茫然道。

  “不会啊,明明是妈妈身上发出的香气呀?妈妈怎么会闻不到。”御行风带
着疑问似的看着妈妈。

  “啊,妈妈知道了。一定是你饿得太厉害了,所以才好象闻到妈妈身上有香
味。”温馨月一脸肯定道。

  “也许吧,那妈妈我们起来继续走吧。看太阳都要落山了,得赶在天黑前走
到外面的大道,问路回家,不然就惨了。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在哪边,诶。妈妈,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御行风歉疚的说着,不等妈妈回答便站了起来,伸
手把妈妈也拉了起来。继续往小道的尽头走去。

  就这样御行风母子一路无语的走了约一个小时。天也接近黑了,小道的尽头
也就在眼前了。

  “妈妈,就要出树林了。快一点,妈妈。”即将走出树林的兴奋让御行风的
精神为之一振。拉着妈妈的手,脚下加快了速度。

  “呼,总算出来了……啊,这是哪儿?”眼前的景象让御行风高涨的精神一
下子跌入了谷底。

  顺着御行风的目光望去,只见小道的尽头并不是他所期待的大道,而是一个
看似很小的村落,零星散落着十几户人家,背山而立。村落里的房子都好似古时
候的模样,那窗没有玻璃,上面只是糊了一层纸。透过那纸可以看见屋内模糊的
人影。这让御行风母子原本的希望落空,失望之不必言。

  “风儿,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我看我们还是先到村庄里借宿一宿,问他们
借点吃的。顺便打听一下这是哪儿,好明天回家,你说好不好。”温馨月在满怀
希望的落空下仍保持冷静的说。

  “好吧妈妈,我想也只有这样了。”御行风垂着头道。

  走进村庄,看见的是每家几乎一样的破烂。温馨月母子俩走到一家亮着烛火
的门前,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请问有人在家吗?对不起,我们母子二人是路过的,因为天已经黑了,所
以能不能向您这儿借宿一宿。”温馨月一手敲着门客气的向屋里的人请求着。

  “谁呀。宝儿快去开门。看看门外是谁。”门里传来耳熟的女声,好像在哪
儿听到过。

  “哦,娘。”门内又传来了一声稚嫩的男孩声。

  宝儿、那不就是草丛中的那对母子。温馨月脑中一闪而过,他们怎么还赶在
了我们的前面,看来树林中还有近道。刚想到,便听见门内传来开门声。门刚一
开,只见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子面孔探了出来,穿着一身古装戏里
看见过的衣服。接着便听到他‘啊’的一声惊呼。接着门内便传来宝儿她娘“怎
么了,宝儿。谁呀?”的问声。

  “娘,有两个怪人。”开门的宝儿答道。

  “怪人,什么样的怪人,让娘看看。”屋内走出了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女
人,模样长的还可以。一身衣服和那宝儿的一样,象那古装戏里的古时女子所穿
的,看了让人有种象返回古代了的感觉。

  返古,不会吧?御行风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不可思议的想法。

  “请问大婶,现今是什么朝代,什么年号。请你快告诉我?求你。”御行风
急不可待的想征实自己脑子里不可思议的想法。

  “噢,现在是永徽二年(唐朝高宗年号,既李世明死后二年),高宗皇帝在
位。小伙子你问这些干什么,你们一定是从塞外来的吧?衣服这么怪。难怪连当
今是什么年号都不知道。”宝儿的娘回答道。

  “永徽二年,高宗皇帝在位。妈妈这不是真的吧?这怎么可能。我和妈妈回
到了古代的唐朝。这不可能。”御行风不能接受事实的自语着。

  第二章  奇遇

  (一)

  “算了,风儿,别去想了。既然老天爷让我们母子来到这,那我们还是想想
看要怎么在这朝代生存下去,毕竟我们不可能改变这事实了。”温馨月关心的开
解着御行风。

  “妈妈,风儿并不是为了自己不能接受这事实。但是风儿却连累了妈妈,所
以心里特别难受。风儿不能原谅自己害了妈妈。”御行风一脸的难过。

  “傻孩子,妈妈并没有怪你呀。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风儿你没事,妈妈就
开心了。我们只不过回到古代而已,并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我们不能再回到过
去,只要妈妈的小风儿帮妈妈在这娶一个漂亮的姑娘,赶快结婚,生一大堆的小
小风儿妈妈就开心了。”温馨月逗着御行风。

  “风儿才不要呢,风儿只要妈妈就行了。”御行风张口而出,说完脸刷的一
下红了起来。

  “都这么大个人了,还只知道整天粘着你的老妈妈,也不害臊。”温馨月抿
着嘴开着御行风的玩笑,把刚刚现场难过的气氛一下子赶得不见了。

  “才没有呢,妈妈一点都不老。现在的妈妈就像天上月里的嫦娥一样美丽,
不信你问这位大婶。看风儿有没有撒谎。”御行风到现在方才想起身边还有宝儿
母子,不由得一脸尴尬。

  “是啊,妹子看上去好像只有二十七八岁,一点也不显老,哪像有这么大儿
子的女人。小哥说的一点也没错,人长的也跟月里的嫦娥似的漂亮。”站在一旁
宝儿的娘接口。

  “妈妈,你看连这位大婶都说了你不老,还很漂亮呢。”御行风说不出的一
脸得意。

  “风儿你也不怕丑,当着别人的面说自己的妈妈漂亮,也不怕别人听见了笑
话,不知羞。这位大婶说妈妈漂亮是因为客气,还真把你乐得跟什么似的。要说
漂亮,这位大婶那个才叫漂亮,妈妈和她比差远了。”温馨月笑着谦虚,心里却
是得到儿子夸奖而甜滋滋的。

  “妹子真是会说话,我哪能和你比啊。小哥你说是吧?”被温馨月夸奖了的
宝儿娘对着御行风直乐。

  “呃,没有的事。大婶也是很漂亮的,大婶不信的话,可以问您自己的儿子
啊。我想大婶的儿子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御行风转移话题。

  “小哥的嘴真甜,把大婶心里说的乐滋滋的,大婶不信都不行。哎哟,光跟
小哥、妹子聊了,还都没问你们两个打哪儿来,怎么会来到这。看你们俩的这身
打扮不像本土人氏,是否从塞外来的?”宝儿娘回过神,向着温馨月母子问。

  “嗯,大姐不瞒您说,我们母子本来是中原人氏,从十年前跟着孩子他父亲
到塞外生活。不久前孩子他父亲去世了,去世前叮嘱我们母子把他的骨灰带回中
原好好安葬,所以我们母子便又从塞外决定搬到中原来住。路上雇了一辆马车,
装了随身衣物和细软。”

  “不想刚过境内便遇上了强盗,他们一下把车夫给杀了,抢了我们的财物,
还想杀我们。还好我和风儿眼见不对拔腿便跑,可是他们却还在后面穷追不舍,
我们母子也不知被他们追到了哪儿。只看见眼前出现了悬崖,悬崖下面是一片无
际的大海,在无奈的情况下,我便和风儿一起跳了海。”

  “跳下了海之后便不醒人事了,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和风儿到了树林之外
的海滩上,也许是被海水冲上岸的吧。接着我和风儿就出了树林来到这里,看天
快黑了,所以想在大姐这儿借宿一宿,讨口饭吃,不知可不可以。刚刚因想起外
子的骨灰我们都不能好好的保护,现在不知怎么样了,所以不由难过了起来。”

  温馨月装着悲伤难过得撒谎,脸上竟然还流下了泪来,真是让人闻者伤心,
听者流泪。站在一旁的御行风听得,都不由得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做梦。从
来没想过妈妈是如此的会撒谎,快赶上可以拿奥斯卡金像奖了。

  “妈妈,你别哭,别难过了。你哭得风儿也好想哭。”御行风在一旁也装着
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还一头栽进了母亲温馨月的怀里,抱在了一起,两人哭
成一团。

  “小哥,妹子快别哭了。你们哭得我心里也怪难受的。来,跟我到屋里去坐
坐,别站在外面了。今天就住在我这儿吧。我看你们也肚子饿了吧?让我给你们
弄点吃的,先填饱肚子,有事待会再说。”说着,宝儿娘往前拉着温馨月母子的
手往自己屋里走去。

  “大姐,谢谢你。”温馨月感激道。

  “小哥,妹子,来这边坐。我到厨房给你们弄点吃的去,你们坐一会儿,我
去去就来。宝儿,帮娘招呼客人。”进了屋,宝儿娘指着屋内唯一一张破桌子旁
的两张凳子叮嘱宝儿,自己走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宝儿娘便从厨房里端着两碗饭走了出来。饭上各加着一个窝窝头
和零零星星的几根菜。

  “妹子,对不住,大姐家里穷,没什么好吃的,你就将就着吃吧。”宝儿娘
惭愧道。

  “大姐,你别这么说,你今天能留我们住一晚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我们母
子怎么会那么不识好歹。”温馨月急忙为自己母子分辩着。

  “那就好。快吃吧,不然饭就凉了。”宝儿娘一边回话,一边在桌子旁的另
一张凳子上坐下。

  也许温馨月母子实在太饿了,所以虽然没什么菜,两碗饭也很快填进了他们
的肚子。

  “大姐谢谢你。让我们母子在这住一晚,还给我们吃的,真的十分感谢。”

  温馨月再一次向宝儿娘感谢着。

  “妹子,不就让你们母子在我这里住一晚,给了两碗饭吃嘛,用得着这么千
恩万谢的吗?你再这样,大姐可要生气了。噢,对了,到现在还不知道妹子的名
字,妹子贵姓?”宝儿娘问道。

  “大姐,你别生气,妹子不再客气就是。妹子姓温,名馨月,那是小儿御行
风。不知大姐贵姓?”温馨月答道。

  “温馨月,好名字,叫起来真好听,跟妹子的模样一样好。大姐姓柳,单名
一个春字,可叫起来没妹子的好听,模样也没妹子的好。那是小儿金宝。妹子今
年几岁了?”柳春客套的问。

  “妹子今年三十有三,大姐呢?”温馨月回道。

  “大姐今年三十有五了,比妹子痴长两岁。你我也不用再客套了,一个妹子
长,一个大姐短的。你就叫我春姐,我呢就叫你馨月。馨月你现在什么东西都没
有了,往后有什么打算。”柳春对着温馨月关怀的问,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易让人
察觉的笑意。

  “春姐,我自己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温馨月感慨道。心底也在盘
算着往后自己和御行风该这么办,想到要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下去,不由
得深深叹了一口气。

  “馨月,也是我跟你特别的投缘,我看这么办吧。你反正也没地方去,我呢
这里正好有两间房,你和风儿不如就留在这儿。你看怎么样?你自己考虑一下,
现在不必急着告诉我。夜也深了,今天先睡吧,馨月你和风儿一起睡里屋,宝儿
和我一起睡外屋。”柳春装着语深情重别有深意的道。

  “春姐,那宝儿他爸回来这么办,他睡哪儿?”温馨月忙问。

  “馨月你放心,他爸被抓去当兵还没回来呢,死活都不知道,你就放心吧。

  和风儿早点睡,有事明天再谈。“柳春一边回着话,一边起身拉着金宝的手
进了温馨月隔邻的一间屋。

  深夜。

  只听隔壁的柳春母子传来轻微的对话声。

  “娘,你为什么要留他们母子在我们家住下去呢?那往后宝儿和娘做那事的
时候,不是很不方便?”金宝对他母亲轻微的问。

  “傻宝儿,娘这样还不是为了你。还怪娘。”柳春嗔道。

  “娘,孩儿不懂。为了我?为了我什么?”金宝茫然。

  “傻宝儿,那娘问你,宝儿今年几岁了?”柳春问着金宝。

  “娘,我看你才傻,连宝儿几岁都忘了。宝儿自己可记着,宝儿今年十四岁
了,再过两个月就满十五岁了。”金宝得意的回答。

  “那娘再问你,满了十五岁按村里的规矩,宝儿是不是应该讨媳妇了?”柳
春又问道。

  “宝儿才不要讨媳妇,宝儿只要娘做我的媳妇。就算想讨,我们家也没钱,
而且宝儿讨不讨媳妇跟娘留他们在家住有什么关系。”金宝撒娇道。

  “那娘问你,刚才那大婶美吗?跟娘说实话,不许对娘说慌。”柳春问道。

  “刚才那大婶是挺美的,但是没有娘你美。”金宝灌着母亲柳春迷汤道。

  “宝儿你睁着眼说瞎话。娘还不知道你,一见人家便‘啊’了起来,还想骗
娘。刚才那大婶,就连娘也自愧不如,娘也从来也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就像天
上下来的仙女似的。娘问你,你想不想要她。”柳春拆穿宝儿的谎话道。

  “宝儿想要她,但是她肯吗?她又不像娘你那样的爱宝儿,可以让宝儿想要
就要。”被柳春拆穿谎言的金宝老实回答道。

  “所以,娘要把她先留下来。等明天你和娘一起到树林里去找几颗十步倒,
熬在汤里给她们母子喝。等他们都倒了以后,宝儿你就可以要了她,来个米已成
炊。然后把她儿子的腿打断,等她醒了见儿子的腿断了,在这她人生地不熟的地
方,就算她想跑,也跑不了,想告也没地方告。到那时宝儿不就可以逼她就范,
娶了她吗?”柳春计划周到的向金宝笑道。

  “娘,你太聪明了,到那时宝儿就可不用花钱就有媳妇了。娘,你想宝儿怎
么报答你呢?不如就让宝儿现在就讨了娘你这个媳妇,让宝儿给你下面的小穴杀
杀痒。”金宝带着一脸的淫笑道。

  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就把盖在母子俩身上的被子掀了下来,翻身趴在
了母亲柳春的身体。双手熟练的解着柳春胸前的肚兜,一下便让她的上半身赤裸
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