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5, 2013

【平凡的激情】十九


如此深入的交流,让两个不同年代的女人的心紧紧贴在一起,这种坦诚的交
流,让柳絮对自己,对军哥,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对丈夫的爱,对家庭的责任也
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已经凌晨两点了,柳絮和玲子却更精神,没有一丝睡意。玲子起来,悄悄到
厨房冲了两杯咖啡。回到卧室,两个人紧挨着坐在床上,下身盖在被,上身披着
衣服,边慢慢品着浓浓的咖啡,边继续聊着。

  柳絮喝了口咖啡,对玲子说:你男朋友是哪里人啊?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呢?
什么时候告诉你爸爸呀?玲子耸了一下肩说:我们不可能结婚的,也没打算在一
起。

  柳絮惊讶的问:没打算在一起?那你还和他?玲子想了想说:他是上海人,
比我大一届,大四了。他挺优秀的,是在一次学校演讲比赛时认识的,我们在一
起感觉还好,他毕业要回上海发展,我是要回老家的,所以我们交往时就说好了
,他毕业后,我们就各奔东西。

  柳絮疑惑的说:真不理解你们年轻人,你也可以去上海呀,再有你不爱他吗?
玲子接着说:我一定要回来的,不会扔下爸爸,也应该报答爸爸。开始交往的时
候,说实话,我被他深深吸引了,初恋的感觉真的很幸福,他对我也很好,不过
交往一段时间以后,我总没有安全感,这也许是我没有妈妈的缘故吧。

  我告诉你柳姨,尤其我和他上床做爱以后,更加没有安全感,很孤独,很寂
寞。柳絮疑惑的说:怎么,难道他哪方面不行吗?

  玲子笑了笑,接着说,柳姨你想哪去了,他哪方面很好的,每次我都有高潮。
不知为什么,高潮过后,就是没安全感,空虚的要命,所以这次回来前,我们分
手了。

  柳絮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们啊,真是的,你爸爸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才怪呢?我还是劝你注意点。

  玲子说:所以才让你保守秘密呀,柳姨,你说说你怎么放不下李叔吧,是哪
方面的?柳絮幽幽的说:主要还是情感和道德方面的,毕竟我给他戴绿帽子了,
看到你李叔的眼睛我就心虚,想尽办法想补偿,可怎么也做不到,也不知怎么做
才好。

  尤其做爱,姨不怕你笑话,我想投入更大的热情,想尽力满足你李叔,又怕
做过了,让他瞧不起。最主要的,也是我最不可告人的是,现在每次和你李叔做
爱,每到兴奋和快高潮的时候,就会,就会,就会想起军哥肏我的情景。

  我不想想,可我无法控制自己,每当想起军哥肏我,我就忍不住想叫,高潮
就来的猛烈,我又不敢放开的大声叫,高潮的快感就很压抑,就更觉得对不起你
李叔。玲子,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骚,很贱啊,我都快崩溃了。可这些我能对你
李叔说嘛,他要是知道了,会是什么后果,你能想像吗玲子。说完柳絮不仅掉下
眼泪。

  玲子无声的把柳絮搂在怀里,这个自己尊重的,如母亲搬的女人,此刻就像
一个无助的孩子,在自己怀里寻找慰藉。

  柳姨,李叔和爸爸,他们都是自己的亲人,都是难得的好人,他们应该快乐
幸福。动情的说:柳姨,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为你我,为爸爸和李叔,我们
共同努力,我们两家一定会变得幸福快乐的。

  柳絮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女孩,叹息一声“唉,但愿吧!”就这
样,两个人相拥而眠。

  天亮了,好一个艳阳天啊!虽然天寒地冻,但四个人的心里都暖暖的。李长
江和军哥憧憬着事业的成功,柳絮和和玲子憧憬着幸福的生活。高高兴兴的开始
了一天的工作。

  玲子的学识,让她对这个小店充满信心,经过几天的熟悉和分析,一个清新
的计划摆在李长江,军哥和柳絮面前。经过认真的讨论后,几个人都很认同。

  开始军哥对入股一事不认同,觉得这样显得自己唯利是图。玲子做了说明指
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军哥有给自己干的观念,不是简单的帮忙和打工者,另
外扩大经营也需要资金,在三个人的坚持下,军哥面前答应入股百分之十五。

  具体分工是,李长江当然是老板了,主要负责销售,柳絮负责店面和内务,
军哥负责进货和售后服务。首先把隔壁转了过来,简单收拾一下,增加了几个品
种。一切都紧张有序的进行。

  转眼就到小年了,这天早上,玲子就和柳絮张罗晚上一起过小年,军哥和李
长江也很高兴,就这样定了下来。由于年底了,生意基本不忙了,留下军哥看店
,柳絮和玲子回家准备,李长江去妈妈那,打算把父母和儿子也接来。

  九点多,李长江来到母亲家,打开房门,乐乐见爸爸来了,欢快的扑进爸爸
怀里。李长江抱起儿子在小脸上亲了一口“儿子,想爸爸没有,听爷爷奶奶话没
有啊?

  乐乐高兴的说:当然想爸爸了,爸爸,奶奶昨天哭了,好伤心。李长江一惊
,这才注意父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来自己到来都没反应,不见母亲身影。
放下儿子,走到父亲面前说:爸,怎么回事,我妈呢?你和妈吵架了吗?快过年
了,干嘛呀?

  爸爸这才回过神来“哦,长江啊,没有,我和你妈没吵架,是一个朋友快不
行了,肝癌晚期。你妈在卧室呢。说完摇头叹息,又陷入沉思之中。李长江感到
很纳闷,谁呀?让父母如此上心难过。

  走到卧室,轻轻的敲了敲门“妈,是我,我能进去吗?”房间传出母亲的声
音“进来吧”李长江推门走进卧室,看见母亲坐在床上,眼睛通红。心里不仅一
阵难过。

  坐在母亲身边,轻声的问:妈,谁呀,看你和爸爸这么伤心,我认识吗?母
亲哦了一声“我没事,是以前的老朋友”

  这时爸爸走了进来对李长江和老伴说:我领乐乐去商场,都小年了,给孩子
买衣服,你陪你妈聊聊。李长江赶紧对爸爸说:不用了,你腿脚又不好,乐乐不
缺衣服,他妈都给买完了。

  父亲说:你们买的不能代表我和你妈,你还是陪陪你妈吧,我走了。说完拍
了儿子肩膀一下,长出一口气,转身就要走,李母站起来关切的说:多穿件衣服
,外面冷,别感冒了,说完给老伴把围巾围在脖子上。

  老李深情的望了老伴一眼,伸手轻轻擦拭一下老伴哭红的泪眼“应该和儿子
说说了,我没事的。说完领着乐乐离开家。

  重新坐下,李长江非常困惑的问母亲“妈,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和爸爸好像
有什么心事,你告诉我呀?

  李母看着焦急的儿子,平复了一下思绪,缓缓的说:长江,有些事本不想让
你知道,我和你爸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想来想去,昨天夜里和你爸还是觉得告
诉你的好,不想让你和柳絮也像我们一样,因为不该发生的,在你们身上也发生
了。

  这个人你也认识,他叫王志刚,就是柳絮原来的经理。李长江惊呆了“什么
,老经理,他快不行了,你们认识?我怎么不知道啊?

  李母幽幽的说:那时你还小,才两岁,当然不知道了。那时文革刚结束,一
切都很乱,大家都很迷茫,就在这时候,我们单位调来一个大学生,年轻帅气,
有学问。我们都住集体宿舍,他就住我们隔壁。

  自然的就和你爸爸和我交往的多,慢慢的彼此熟悉了,也成了好朋友,他比
我们小两岁,又是自己一个人,你爸爸经常叫他到家里吃饭。

  他很会说话,听他说的和别人就是不一样,他懂的很多,对当时各种事分析
的都是那么与众不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天不听他说话,我的心里就没着
落似的。他对我也分外好,说在我面前才有男人的自信。

  有段时间,你爸爸经常出差,当时也没多想,还是叫他到家里吃饭,听他讲
当时的形式什么的,有一天吃完饭,聊了很长时间,突然停电了,他居然比我还
怕黑。稀里糊涂的我把他搂在怀里,后来的事。我不说你也猜到了,是的,就这
样我和他发生了关系。长江,你是否觉得妈妈太轻浮了?

  李长江长大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尽管上次妈妈告
诉过自己也犯过错,可当天听到真相的后,心里还是觉得很难接受。但是母亲在
自己心中的形象丝毫没有动摇“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作为儿子,我不会对你
有丝毫的藐视”

  李母苦笑了一声接着说:谢谢你,儿子,妈能放下老脸和你说这些,是和你
爸爸共同决定的,你有个好父亲,我有个好丈夫。人啊,活着不容易,是想让你
懂得珍惜,懂得什么是幸福。

  就这样,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和幸福的。他很会
讨我的欢心,就连那方面,都,都很会让我,让我快乐。说到这,李母的脸色微
红,低下头接着说:那是你爸爸无法给我的,长江,你是成年人了,妈说的这些
我想你能理解的。

  李长江没有说话,他静静的继续听母亲的叙述。“后来,大约三个月左右,
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是他的,吓的要死。他也很害怕,我们不知怎么办才好,我
没想过和你爸爸离婚,也没想过要嫁给他。

  在痛苦矛盾的折磨中过了两个月,实在挺不住了,我和他跪在你爸爸面前坦
白了。当时你爸爸像疯了一样,差点没把他掐死。要不是你的哭声,恐怕我和他
都得死在你爸爸手上。

  外面也有风言风语了,传到领导那里,给个处分后把他调走了,我感觉自己
罪孽深重,没脸见人,又怀了别人的孩子,在那时候你知道多严重吗?你爸爸开
始整天喝酒。我是生不如死啊。

  这孩子我不能要,当时做流产你知道多严多难吗?在一天夜里,我偷偷跑出
去在郊区的农田里,吃了从一个土郎中那买的打胎药,疼的我在地上打滚,我想
死都没办法了,掐自己脖子,头撞地,都没有,下体开始流血。

  就在我无助的等死的时候,你爸爸出现了,他是看我不在,从后面一直追到
郊区,是我的叫声让他找到了我,你爸爸什么也没说,脱下大衣把我包起来,抱
着我就往附近医院跑,我只记得你爸爸不停的喊我的名字,眼泪不停的流,当我
清醒过来发现,你爸爸一直抱着我,一直在流泪。我当时的心都碎了,你懂吗长
江。说完。李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放声痛哭。

  李长江紧紧握住母亲的手,泪水无声的滑落,哽噎着说:妈,你这是何苦啊
,妈,那他呢?他得负责,为什么不找他。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