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3

嫂子的秘密 ~ 第四章


第四章

  李薇薇很晚才回来,这是她第一年带升学年纪的课,为了给年级领导留下好印象,每次李薇薇都要拖很久才离开学校。

  腰酸背痛,好在学校离家不算太远,不过眼下疲惫的身子没踩着高跟鞋走一步李薇薇那双纤细的柳眉都要皱一下,腿实在酸痛的厉害。

  终于熬到了家门口,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点30分,说起来自己还没吃完饭呢。

  不过拿着昨天新配的钥匙打开了门,一股扑鼻的香气就笼住了自己,那是食物发出的独有的诱惑。

  「宁则……」

  「嗯?薇薇姐?你回来啦。我在厨房呢。」

  李薇薇在沙发上放下了包,随着声音进了厨房,里面是王宁则在拿着铁勺熬粥的身影。

  「薇薇姐,累了吧?稍等一下,粥马上就好了。」

  李薇薇朝王宁则眼前的铁锅里望了一眼,已经冒着稀薄烟雾的白粥里,点缀着虾仁海带,这是她最爱吃的海鲜粥。

  「哇,居然能吃到海鲜粥,有多久没有吃到了啊。」

  王宁则厨技其实马马虎虎,但惟独李薇薇爱吃的海鲜粥自己下了一番苦功去研究,每次做出来都能让李薇薇赞不绝口。

  看着李薇薇期待的样子,王宁则心理一阵得意,暗自称赞自己这次做得好。

  过了不多一会,王宁则拧掉了煤气,将一大碗海鲜粥盛到瓷碗里,端到了厨房的饭桌上。

  早就等不及的李薇薇像一个馋嘴的小女孩一样,感激的笑了一下,就赶紧的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进自己的小嘴内,爽滑的海带配着虾仁的鲜嫩,裹杂着粥米的香甜一股脑的顺着咀嚼的快感咽下肚去,李薇薇的大脑里,全都被海鲜粥带着少许香咸的美味占据。

  「唔……真……好……吃……」

  李薇薇在王宁则面前卸掉了不少人前的刻意保持的优雅,大概学校里谁也想不到,那个大美女教师会用这么恐怖急躁的姿态来吃一碗粥吧。

  「薇薇姐……慢点……还有很多的。」

  「在学校的时候我就饿了,宁则,再给我来一碗,和刚才一样要大海碗。」

  「再吃多了会胖的。」

  「没关系啦,我因为怎么吃也不胖的体质早就在办公室里成为公敌了。所以我下定决心,看到美味一个也不要放过,否则自己不是白被人家孤立了了嘛。」

  李薇薇撅着小嘴,打趣的催促着王宁则去盛粥,自己则懒散的躺在沙发上,脱下了西装外套,露出被挺拔怒峰撑起的白色汗衫。

  微微闭上眼,脑子里一股挡不住的倦意袭来,果然吃饱了就爱困么,画着淡彩的美睑挣扎了几下便直接坠下……

  「薇薇姐,粥来了……」

  看见李薇薇斜躺在沙发上,以为嫂子只是累了的王宁则轻唤了一声她,却不料对方一声不吭,放佛没听见一样。

  放下粥探到李薇薇身边,看着粉嫩的小嘴微微搐动,杏眼紧闭的媚态,王宁则这才发现,嫂子居然睡着了。

  「薇薇姐,薇薇姐?别在这里睡,容易着凉的。」

  轻轻推了几下横陈在沙发上的大美女,不过对方毫无反应,撒娇般扭了几下身子,李薇薇还是任性的紧闭美目,不肯醒过来。

  苦笑了一下的王宁则只能弯下腰,想要拉起已经模糊不醒的李薇薇,鼻子刚一伸到李薇薇的身边,一股沁人的芬香就扑了过来。

  薇薇姐身上好香啊,和周珊裹着烟草味的成熟女人的体香不同,李薇薇身上是那种夹杂着少女感觉的淡香,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撩人感。

  眼睛凑过去,看到的是李薇薇娇嫩雪白的粉腮,随着喃喃不清的小嘴里嘀咕出的咕哝软语,稍稍向内收紧了一些,把原本李薇薇精致的容貌摆出了一个模糊可爱的表情。一时间让王宁则看呆了。

  过了好一会,王宁则才努力的摇摇头,从李薇薇的睡态中挣扎出来,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凭声音叫醒已经处于这个状态的嫂子了。

  没办法啊,我这是为了避免嫂子……嫂子着凉啊,这是哥哥吩咐我要像男人一样,照顾自己的家庭、保护自己的家人所采取的不得已的措施,我并没有什么邪念,完全是出于对家人的热爱……

  王宁则嘴里念念有词的为自己接下来的动作寻找着崇高的理由,努力地在自我辨别着自己绝对没有邪念,终于深呼了一口气,他将一只手臂伸到了李薇薇的美颈下,一只手臂伸到了李薇薇纤细秀美的腿胫下,两只手臂一用力,将黑发大美女直接抱在了怀里。

  扑鼻的想起不断地冲向自己的鼻子,柔软温热的娇躯在自己怀里稍稍扭动了一下便不再动作,安静的继续沉睡,望着怀里熟睡的美女,王宁则情不自禁向低下头去轻吻一下自己的暗恋的情人,不过脑子里挣扎了一番,他还是忍住了这种背德的冲动。

  深吸了一口气,将李薇薇的体香全都埋藏进脑子里,王宁则几步走向了嫂子的卧室,将自己暗恋的女人轻轻放到了床上。

  「唔……」

  李薇薇迷糊的娇声哼吟了一声,两只藕臂忽然攀上了俯身放她下床的王宁则的脖子上不肯下来,这让这个大男孩刚刚褪色的羞赧又重新涌了出来。

  「唔……宁言……」

  李薇薇轻唤着自己心爱男人的名字,大眼睛半眯着双手不肯放开,恍惚中,她觉得心爱的王宁言又回来了,就在刚才轻轻抱住她,将她温柔的扶上床去。

  「宁言……薇薇想你……」

  又是一声低唤,却如针一样刺的王宁则心痛,没有什么比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眼前说出思念别的男人的情话还折磨人的了。

  「薇薇姐……你睡迷糊了吧……」

  轻轻推搡了一下李薇薇,王宁则忽然心里有些恶毒的像唤醒嫂子,不再让她继续念着自己哥哥的名字,不过旋即自己内心又惶恐不安了起来,觉得这是对哥哥的背叛。

  「嗯?」

  李薇薇将美丽的大眼睛睁开半边,看到了少年那张和他哥哥相似的一样英俊的脸庞,忽然带着含糊不清的惊喜嘀咕道:「宁……宁言,你……你回来了……薇薇……好想你……」

  两只手直接拽住王宁则的后背,往下按,两瓣嫩唇作势就要向上吻过来,王宁则这才慌了手脚,忽然一下惊叫道:「薇薇姐……嫂……嫂子……是我……宁则……」

  被少年一连串的惊叹唤醒了大半的理智,李薇薇这才如梦方醒仔细辩白了眼前的面孔:虽然和宁言一样英俊,但是却少了一份成熟的坚韧感,却多了点年少的风华。

  「啊?宁……宁则?」

  李薇薇小嘴里缓缓念出了王宁则的名字,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手还作着攀住少年脖子的亲昵动作,雪白的粉脸刷的一下红的通透,如触电一般缩了回来。

  「对……对不起……我……我以为是你哥哥……怎么……我在床上……我记得?」

  「刚才……薇薇姐你……你睡着了,我怕你着凉把你……把你抱到床上这边的……」

  两人磕磕巴巴的对话,都试图撇清刚才两人之间不正常的接触,两人巴不得能赶紧自然体面的结束这段对话,但是这种心理却反倒加剧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

  「那个……薇薇姐……我先回屋了。」

  「啊,厨房收拾好了?」

  「嗯,明天还要早起。」

  「那赶紧洗澡吧。」

  「我……吃过了……」

  「嗯,那我也睡了……」

  「啊……我也走了,晚安。」

  「嗯,晚安。」

  两人之间毫无逻辑的对话让李薇薇王宁则愈发的在内心觉得自己无可救药,终于王宁则莫名其妙的一句告别后,仓促的关上了李薇薇的房门,退了出来。

  「我刚才在干什么啊,简直是个笨蛋啊……」

  房门内外的两个人,同时在心里叹出了这句话……

  早上叮叮当当的闹铃把王宁则从睡梦里轰了出来,揉揉眼睛,不甘心的直了起腰,却不想昨晚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了脑海里。

  真是够丢人的。王宁则叹了口气,没办法,还是从简单整理了衣裤,推开房门。

  客厅里散步着熟悉的味道,这不是自己昨晚煮的海鲜粥的气味么?顺着气味看去,原来是李薇薇在背对着自己,露出美丽的倩影站在锅台前。

  「薇薇姐?」

  「啊……啊……宁……宁则你醒了啊,我在把粥热了,你等一会,一会咱们俩一起吃了吧。」

  「啊……」

  李薇薇满面通红的强作镇静打着招呼,王宁则也放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按照她的指示坐在了椅子上。

  厨房的电视上播着早间新闻,看来今天晚间台风就要登陆啊,不过学校还是没有放假,估计是因为晚上才会登陆,大概要上完白天的课才会宣布具体放假的事宜吧?

  李薇薇把热乎乎的海鲜粥终于端到了饭桌上,两人又有些含羞的各自摆弄着勺子里的粥米,突然李薇薇扑哧一笑,说道:「说起来,你煮了这么多的粥,早上我揭开锅盖时候还吓了一跳呢。」

  「我以为……我以为薇薇姐你爱吃这个,所以就不知不觉煮了很多。」

  「哼,你是说人家是个贪吃的女人吗?」

  李薇薇忽然小嘴一撅,忘记了羞涩,只顾着向王宁则撒娇抗议,全然忘记昨晚自己还要求添粥的时候了。

  「没……没……薇薇姐吃的不多,不多。」

  「哼,不敢看着我,分明就是撒谎。」

  「哪……哪有……」

  王宁则慌忙抬起眼睛,将李薇薇雪颜的媚态尽收眼底,嫂子好可爱啊。

  和赌气的李薇薇对视了几秒钟,忽然两人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大概也觉得这种孩子气的对话太过离谱了吧,不过也多亏了这一笑,昨夜的尴尬终于在两人之间消散弥尽。

  「宁则……」

  李薇薇低声唤了一声自己的名字,王宁则忽然发现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被嫂子抓住了。

  「宁则,从年幼之时……我和宁言还有你……我们三人就生活在一起,我们早就是以家人了……我将你看做亲弟弟一样对待,所以……所以我是爱你的,是做家人一般的爱……所以……所以……」

  「薇薇姐,你不用说了,我懂。」

  没有察觉到王宁则语气里的几分沮丧,李薇薇赶紧点点翘首回应着他,心里想着:「嗯,看来是这样的,我们是家人,是相亲相爱的家人,所以,昨晚那一切都是家人之间的爱所导致的,嗯,一定是这样的……」

  ……

  下午放学后。

  今天的一整天林玥凛终于不再烦她了,似乎还对昨天的事情很在意,连带王宁则早上看到她打个招呼都被她一个白眼翻过去了。

  「看来她还生着气啊。」

  王宁则本来不想和同学关系闹成这样,不过看到林玥凛似乎和他犯大小姐脾气心里也只苦笑,算了,正好懒得惹麻烦,由她去吧。

  放学之前班主任已经宣布了,因为明天要来台风,所以明天后天暂时放假两天,两天后等候学校通知,看台风情况决定是否复学。

  虽然不少暗自高兴的学生随即被班主任布置的巨额作业就浇灭了兴奋,但是王宁则还是觉得这两天的台风还是挺不错的,他有两天时间可以和李薇薇在家里独处了。

  李薇薇说过还有点学校的事物要处理,让王宁则先行回家,不过等到阴云密布开始飘散雨丝的时候发觉李薇薇还未回来时候,王宁则也开始有些担心了。

  雨下的渐渐大了,天也暗下不少,拨了李薇薇的手机,没想到是一阵忙音,这让王宁则终于再也坐不住,拿起一把伞冲出家向学校跑去。

  外面雨已经成滂沱只势,没想到原本短短的15分钟的路程,走到学校门口时候身上即便有雨伞的遮蔽也湿了大片。

  学校的会议室还亮着灯,但是跑上去看只剩下一个值班的大爷在打扫。

  「大爷……薇……教历史的李老师您看见没?」

  「啊,你是她弟弟吧?刚才校长开会,这才刚散会,我好像看见她被校长叫走了。」

  李薇薇温柔貌美,在学校里人气很高,所以即便是看门大爷也能认得王宁则和李薇薇。

  对大爷道了一声谢,王宁则赶紧奔向了三楼校长室,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着急要见到她。

  「小李啊,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嗯……」

  刚跑到校长室门口,里面的声音传出来,不过王宁则也顾不上多想,直接敲响了门。

  「嗯?谁啊?」

  「我……我找……李薇薇……」

  门内一阵短暂诧异的寂静后,随后还是由李薇薇拉开了校长室大门。

  「宁……宁则?怎么是你?你怎么湿成这样?」

  「我……我见到薇薇姐还没回家,有些担心……所以……」

  「哦?你是小李的弟弟?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校长微笑着搭了一句话,王宁则赶紧站好回话。

  「是,我是三年七班的王宁则。」

  「哦?是红兵他们班那个刚转入的学生吧?怎么样?在学校里还习惯么?」

  「嗯,还……还行。」

  「呵呵,那好,看来天色也不太好,我也不该留小李这么长时间,好了,你们快回去吧,路上注意。」

  校长风度得体的话李薇薇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着王宁则气喘吁吁跑上来的样子,也有些心疼他,只好脸有些红的抱歉笑笑,拉着王宁则离开了校长室。

  「小李,那件事别忘了。」

  「嗯……我知道了校长。」

  临走时候校长特意嘱咐了一下,让李薇薇柳眉间划过一丝不经意的阴霾,不过王宁则却并未察觉到这份异常,多年之后在与小哈尔特进行神界大战的时候,他回忆起过往也会时常想到,如果在这里他选择了另一条路的话,和李薇薇会不会有另一种发展?

  外面的风势也渐渐盛起来,王宁则这才发现自己粗心大意,居然只带了一把伞。

  「没关系,我们两人撑这把伞跑回去吧。」

  看着卷着雨水的大风在夜色中肆虐,王宁则也只好同意李薇薇温柔的安慰,撑起伞,和她并肩跑了回去。

  在这样的天气里,总之不必过多描述两人的经历,想必读者也可以明白他们的处境,总之到家的时候,两人身上已经近乎于湿透的状态,尤其李薇薇脱下淋湿的外套,饱满鼓胀的巨乳贴住白色衬衫露出完美外形的时候,就更能说明这一点了。

  「薇薇姐……我来之前已经烧好水了,赶紧洗个澡吧,别感冒了。」

  「没关系,你先去洗吧。」

  「这怎么可以……」

  「好了,我说让你去你就先去嘛。」

  熬不过李薇薇的执拗,浑身湿漉漉的王宁则果然还是被推入了浴室内,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脱下衣服把身体埋进了浴缸。

  温热的洗澡水终于驱散了雨水濡湿之后的潮气,身体舒展到一个颇为舒服的程度,王宁则稍稍眯起眼睛,慢慢沉浸在了一片雾气之中,忽然这份安谧被眼前的一片漆黑打断。

  「唉?停电了?」

  台风期间倒是常有这种事情发生,王宁则倒是不算太惊慌,只是一会要出浴室就显得麻烦一些了。

  王宁则还在期待着赶紧通电的时候,浴室门忽然被拉开,让一阵温软的体香袭来。

  「嗯?是……」

  「宁则……是我……」

  「啊……薇薇姐?」

  为什么薇薇姐会进来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宁则心里一阵冲锋枪扫射把肚子里打的乱七八糟的,连带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走掉了。

  「我……停电了……我有些害怕……而且……好冷……所以……所以我也进来了……」

  啊?难道说……难道说薇薇姐现在是浑身赤裸的状态?想象着裸着浑身雪白肌肤时候的李薇薇的媚态,王宁则感觉到下身一股热流冲了上来。

  「你……你背过去……我进来了……」

  拉上了浴室门,李薇薇轻声吩咐了一句,旋即抬起美腿也迈进了浴室,背靠着王宁则,将身体淹入了热水之中。

  听着李薇薇迷人胴体落入水中的声音,王宁则背着跪坐在澡盆里,因为两人都进来的缘故,少量的热水也溢了出去,浇在瓷砖地上,敲着暧昧的声音。

  浴缸里的空间不算太大,所以李薇薇将美背上的细腻肌肤紧紧贴在了王宁则宽广的后背上,两人都有些紧张,在这种情况下不好意思都不害怕先开口,只能沉默着在黑暗中背靠背坐在浴缸里。

  「外面……风好大……」

  「嗯……」

  「雨也好大……」

  「嗯……」

  「哼……宁则就会欺负人家……」

  李薇薇忽然娇嗔的一句让王宁则有些发愣。

  「嗯?薇……薇薇姐?」

  「在这种时候还叫人家一直说话,自己躲在那里那么安静,太狡猾了。」

  「不……我……」

  「小时候明明和我一起洗澡时候都很高兴的。」

  「那……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那现在就那么不愿意和我一起洗澡么?」

  「这不是……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啊……」

  「哼,总之就是宁则的错啦。」

  李薇薇忽然犹如小女孩一样的无理取闹反而让王宁则心里甜滋滋的,这是一种久违的与暗恋女人调情的甜蜜感。如果这算是一种调情的话。

  「对……对了……宁则……我给你擦背吧……」

  「唉?不必了吧……弄……弄脏了洗澡水就不好了……」

  「怎么,还嫌弃我吗?」

  「怎么会……」

  没有办法,王宁则让过后背给李薇薇转身,黑暗中,李薇薇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摸了一下王宁则宽广简直的背腱,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脸红了一下,心跳不经意的加速了不少,没想到当初围着自己身边的小男孩已经成长为了一个男子汉了。

  「薇薇……薇薇姐?」

  发觉那只白嫩的小手贴住自己的后背半天没动地方,王宁则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

  「啊……嗯……现在宁则也长大了啊。」

  「呵呵,薇薇姐的说法好像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样。」

  「哼,是不是觉得我老了丑了开始嫌弃我了?」

  「怎么会,薇薇姐你很美的,我一直喜……希……希望你永远年轻的……」

  好险,差点脱口而出把我喜欢你四个字说出去了。王宁则暗地里擦了一把冷汗,现在和薇薇姐在浴室里赤裸相见,没想到是这样危险的境遇,一不小心就把实话说出去了。

  「嗯……」

  意义不明的胡乱答应了一声,李薇薇忽然前倾住身子,将柔软的巨乳贴住了王宁则的后背。

  「薇……薇薇姐?」

  「一会就好……就让我这样……一会就好……」

  小嘴喃喃着,李薇薇在黑暗中闭上美目,双臂绕过王宁则的腰间。

  「请让我就这样一会就好……宁言……请让我这样……宁言……」

  没想到心爱的女人与自己赤裸相见的时候还是想着哥哥,王宁则的心中如滴血一样,却没有骨气推开李薇薇,即便做着哥哥的替代品,他也愿意与李薇薇保持这样的短暂亲密接触,心中生出一片悲哀,却无法让他自拔其中,在愈发浓郁的夜色裹杂着的风雨声中,墨黑色的浴室内,两人一前一后,无言的相拥着……

  宾馆内。

  「呵呵,珊珊,今天这么晚了,就留在这过夜吧。」

  看着躺在床上周靖平的提议,周珊裸着身子看了看外面的台风雨夜,转过头爬上了床,将一对大乳球尽情的摇曳在半空中。

  「叫我留下,是关心我呢还是只是希望和我多做几次?」

  「当然是关心你啦,公司里这么多人,你看我不是最关心你嘛。」

  周靖平淫笑着将一张大手探向了周珊的巨乳把玩揉捏,让白腻的乳肉尽情的溢出在手指之间。

  「做了你的秘书,没想到连人都要给你。」

  周珊一把打掉周靖平的双手,却将双唇伸到了周靖平的肉棒开始轻轻舔舐起前,那里还套着没有摘下的安全套,这是两人刚才疯狂过后的证据。

  闭起眼睛享受着周珊服务的周靖平得意的眯着眼睛,嘴里叹着舒爽。

  「不就是李成峰那个小地痞么,放心好了,我打好招呼了,会让他先住院静养一段时间,而后再去监狱里蹲一阵的,他不会再纠缠你了,还有不就是个房子么,等哪天有空了我陪你去看房……」

  舌头顺着肉棒的形状上下舔舐的周珊听到这句话,忽然嫩唇直接咬住周靖平的龟头股冠区,不断地伸出舌头隔着安全套的人造胶皮挑逗着周靖平的马眼口。

  「哦……珊珊……口技……越来越不错了啊……」

  周靖平兴奋的一只手把住周珊的翘首,开始有意无意的向下按着,肉棒随着欲望的促动不断地向着周珊温润的口腔内部进发着。

  「嗯……唔……不……不够……唔……还不想……卷……即……埋下……现在……住的……即行了……」

  (不过我还不想搬,就买下现在住的就行了)

  由于舌头被肉棒冲入小嘴内压迫的凄惨无比,所以周珊小嘴只能吐着含糊的字眼,好在两人之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口交中闲聊,所以周珊口交中的大舌头周靖平也早就适应了,要说什么都可以听得八九不离十。

  「嗯……哦……珊珊……你的舌头真厉害……你怎么又要住那了?哦……算了……要住那都无所谓……你说买……谈好告诉我就好了……」

  周靖平开始将裹着安全套的肉棒开始彻底放弃控制,任凭这根巨杵次次直冲周珊的咽喉处,让周珊只能眯着大眼睛,眼角泛出泪花强忍着含住它。

  「唔……嗯……」

  尽量的张开贝齿让周靖平的肉棒深入食道,周珊不断地用舌头纠缠住棒身,舌尖不断传来咸腥的味道,那是安全套上附着的刚才两人交合时候自己溢出淫液的味道,没有办法,好不容易碰到周靖平这样慷慨的老板,周珊只能靠着维持肉体关系从他那换取自己要的一切。

  我大概是个彻底堕落的坏女人,永远不可能让王宁言这样优秀的男人注意到我吧?

  忽然脑海想起王宁言英俊的外貌,一阵悲凉屈辱感浮在心中,周珊自暴自弃的加速起伏了几下翘首,小嘴咬住了那根肉棒不断地吞食着,忽然周靖平一声低吼,肉棒直接顶入周珊的食道,将浓厚的精液的狠狠射入了安全套内。

  因为有安全套的保护,所以周珊只是吞入了一些自己的口水,慢慢等到周靖平抖动着把精液喷射干净,周珊主动的让出那根肉棒,用小手轻轻从上面摘下已经盛满精液的安全套。

  带着一丝苦涩的媚笑,周珊伸出小嘴,咂舌有声的顺着安全套的开口处吮吸起来,将刚刚射出的浓精尽数的吞入肚中,吃得干干净净……

  宁言,这样的我,大概你是永远不会喜欢上的吧……

  宁则,这样的姐姐,大概你要是知道了也会永远嫌弃的吧……

  堕落……就让我这么堕落下去吧……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