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3

嫂子的秘密 ~ 第三章


第三章

  周珊微微搐动的娇唇含住嘲弄的笑意看着王宁则的狼狈,天啊,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背后嫂子的敲门声愈发的急促起来,看来薇薇姐的耐心就要耗光了,这样就最好了,赶快死心去别处吧,只要周珊不要应声就应该没问题吧。

  「周珊?周珊?你在么?」

  似是不甘心失败,李薇薇又问询了一次,不过从口气里也听得出,这大概是嫂子最后一次的尝试了吧。

  看样子周珊只是恶作剧,还没有要应声的意思,王宁则稍稍松了口气,就是嘛,即便是作风大胆的她,也不可能真的让自己眼下这幅露着胸罩的样子就去答应李薇薇吧?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王宁则觉得下身一紧,感觉裤裆里的肉棒像是被一张柔软的垫子包裹住一样,低头一看,没想到周珊的小手居然大胆的伸了进来,摸进了内裤,将自己的肉棒牢牢抓在了手里。

  「珊……珊姐……」

  王宁则用哀求的口气小声提醒着周珊,不过对方却似没有听到一般,俯下身突然亲了一下他的侧脸。

  「是薇薇姐吗?」

  天啊,怎……怎么回事?这个周珊疯了吗?她手里还攥着我的肉棒呢,怎么还敢答应嫂子啊。

  「嗯?周珊?你在家啊?」

  「嗯……」

  意味深长的答应了一句,周珊的小手忽然分出两根手指夹着王宁则的肉棒快速撸动了几下,随后用小手指还轻轻挠了挠垂在肉棒之下的阴囊,一股热流猛的就从少年的胯间升起,将肉棒催促的直直的,瞪向了周珊。

  「哇……好大……」

  「嗯?周珊你说什么呢,对了,看见了宁则了么?」

  「啊……看没看见呢?」

  周珊带着邪魅的坏笑看了看已经满头汗珠的王宁则,纤细的手指却一直没有停止动作,让那根粗大的肉棒在自己手里变得越来越硬,时不时的还用修剪的齐整漂亮的指甲抠弄一下肉棒口的敏感区域,让王宁则倒吸着冷气,之后却又紧闭着嘴,憋得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

  「你在说什么呢?你开一下门吧,听不清。」

  大概是真有些着急想找到王宁则,李薇薇听到周珊暧昧暧昧不清的话语,还以为她知道王宁则的下落,所以即便是不太愿意与周珊打交道,此时也顾不上许多,只是催着周珊开门,好让她告诉自己宁则在哪。

  周珊雪白纤细的手指不住的拨弄着王宁则的肉棒口,兴奋的前列腺液也流出了少许,粘在指尖上,有些滑滑的,面红耳赤的的王宁则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被这个20多岁的大姐姐玩弄的异常窘迫。

  「周珊?你在么?是不是宁则在你那啊,如果在的话开门吧,不要闹了。」

  似乎察觉出周珊言语里的蹊跷,李薇薇加重了敲门的力度,砰砰的声音似乎要把王宁则的心脏敲碎了一样,想着破罐子破摔干脆答应嫂子一声,忽然嘴巴又被周珊用小手封住,带着媚笑,那只握住王宁则肉棒的小手开始不断地快速撸动起来,让下体的兴奋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大脑,把里面洗的白白的,完全被周珊牵着鼻子走了。

  17岁的少年从来没有接受过这样的刺激,嫂子在身后的叫门上似乎更是他兴奋地添加剂一样,肉棒口开始一跳跳的,忽然周珊用两根手指快速掐住肉棒鼓冠区捏弄了十几下,扑哧一声,浊白带着热气的精液忽然间的就喷到了周珊的手指上。

  一注,两注,三注,大量的精液不受控制的一点点染满周珊雪白的小手,没想到他存货还挺多的,周珊带着点惊讶想着。

  「周珊?」

  「哎,薇姐,我在呢。」

  看到王宁则带着空寞呆滞的泄欲之后的表情,周珊抬起一只染上精液的手指蘸了点伸进自己的小嘴裹吸了起来,嗯,带着点苦涩,还有咸咸的,腥腥的。

  「你到底看见宁则没?」

  「嫂……嫂子……我在这呢。」

  赶忙让出周珊伸进自己裤裆里的小手,王宁则拉好了裤门,忙不迭的回应了起来。

  「嗯?宁则你在啊。」

  看到周珊慢慢的重新扣紧了上衣扣子,王宁则这才敢开开门锁,一开门,看到的是睁着大眼睛有些怒意的李薇薇。

  「怎么在这里不回话呢?害我喊了那么半天。」

  「对……对不起嫂子……我……」

  「呼呼,宁则弟弟和我刚才玩的入迷了,没听见啊。」

  「玩?」李薇薇看到周珊不怀好意的暧昧,有些诧异。

  「啊……不是的……我帮珊姐搬大米,刚才就不注意多聊了一会。」

  「哦?都叫她珊姐了啊?」

  「啊……」

  王宁则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是自掘坟墓,没想到辩解刚刚在称呼上就被人戳穿了。

  仔细看了看两人,李薇薇没有说什么,只是拉过来宁则说道:「大米搬完了吧,和我回家吧,钥匙还在你那里呢。」

  「嘻嘻,薇姐,我和宁则弟弟刚才玩的正开心呢,这么早就让他回家吗?薇薇姐不仅看宁言哥看得那么紧,看宁则弟弟也是毫不放松啊,唉……」

  似乎品出周珊话里有话,李薇薇也不想和她纠缠,既然找到了王宁则就没必要和她废话了,稍稍瞪了一眼她,李薇薇就不在理她,结果王宁则递过来的钥匙开了自家的房门,拉着王宁则进了屋。

  「薇薇姐……我……」

  「哼,和大美女在一起感觉不错啊?」

  两人进了屋子,看到李薇薇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两只黑丝美腿交叠在一起的样子,王宁则赶紧小声的认错。

  「不是……只是搬完大米她说要聊一会……我……」

  「你们俩没做别的?」

  「当……当然了……」

  「嗯?」

  「真……真的。」

  王宁则知道自己在撒谎,为了掩饰尴尬眼睛都不敢直视李薇薇了。

  「哼,宁则,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撒谎技术还是那么烂,仔细看看你的裤门,还没拉进呢,还有周珊的上衣扣子第三颗往上明显扣的不齐整,你们俩刚才肯定没干什么好事!」

  「我……」

  「被我说中了吧?」

  没想到李薇薇的观察力这么敏锐,糟糕,到底该怎么办?承认一切?她会接受吗?

  「对不起……」

  「果然……你这个变态,色鬼,花……我今天再也不做饭给你吃了,你去找周珊吧……」

  不知道为什么嫂子说到一半忽然把话截住,一把扔过沙发上的软枕,而后便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内,锁上门再也不理王宁则了。

  客厅里的王宁则只能看着李薇薇关上房门,苦着个脸摸摸肚皮,说实话,他饿了……

  「唉……怎么办啊?」

  房门内的李薇薇坐在化妆台前,一双的大眼睛带着淡淡的愁云看着镜子里那副精致的容貌。

  刚刚听到宁则的话,看来他和周珊两人刚才在她家里肯定没做什么光彩的事情,没想到一不小心就生气了,连自己现在都觉得吃惊,实际来说,王宁则和什么样的女孩子来往自己不都是无权过问的吗?自己只是嫂子而已,为什么呢……

  「要不要去道歉啊?」

  李薇薇忽然摇摇脑袋,那样实在太害羞了吧,嗯,自己这样做,只是以嫂子的身份规劝自己家的弟弟不要和周珊那种轻浮的女人来往所做出的有些过激的反应,嗯,这……这也是教育的方针嘛……李薇薇强行压住羞涩,在心中这么自我说服着。

  第二天李薇薇有些尴尬的和王宁则并肩走着,当然她也不愿意再提昨天的事了,王宁则也只当嫂子忘记或者故意忘记了昨天的经历,当然了,这在他看来是最好不过的,只要李薇薇至少不再生气便好了。

  「中午……中午你和我一起出去吃吧。」

  到了学校门口,李薇薇这么向王宁则约定着。

  「啊?啊……好。」

  王宁则不知道嫂子为什么约自己出去吃饭,但感觉,啊这样有点……真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嗯,你今天比昨天晚进来5分钟。」

  「这个林玥凛同学,你这样会被人误会的吧?」

  面对林玥凛的突然袭击,错愕了一下的王宁则毫不留情的吐槽了一句。

  「哦?论起误会,昨天中午来找你的那个大美女不是更容易误会么?」

  「那是我嫂子,话说你不是都知道了么?」

  「啊,我是知道了啊,我还知道,她是一个有着黑色及腰的长发,纤细的腰肢,秀美的长腿,总是带着优雅笑意的大眼睛,微微翘起的嫩唇……」

  模仿着火车上王宁则的阴沉语气,林玥凛开起了耻度略大的玩笑。

  「你……你别说了啊!」

  王宁则赶紧上去要捂住林玥凛的嘴,生怕被周围的同学听到。

  「哎呀……不要这样啊……」

  林玥凛的一声突如其来的娇吟惹得四周同学都看向这里,当明白过来是王宁则在扑向林玥凛的时候,眼神的暧昧扎的王宁则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嘿嘿,你们俩的关系真不错啊!」

  「真好啊,我也想和宁则同学这样的。」

  同学们起哄的声音让王宁则羞红着脸坐了下来,偷偷瞥了一眼捂着嘴偷笑的林玥凛,王宁则心理诅咒了她几千几万遍……

  中午间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下,王宁则又被李薇薇叫出去,在一家人不算太多的离学校有一定距离的小餐馆内两人坐定。

  「这里的菜我还是挺喜欢吃的,中午偶尔回来这里吃。」

  李薇薇向王宁则解释着,好像生怕对方对自己的突然邀请产生什么奇怪的想法一样,其实她不知道,对于自己的邀请,无论多么奇怪,王宁则也从来不去过问,他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满足了。

  两人简单要了几个样菜便吃起来,王宁则心里想着好好和嫂子说说话,但是经过昨天的喧嚣,他想着和李薇薇说些什么,却沮丧地发现毫无头绪,自从来到这边和嫂子一起生活,他发觉已经不似从前那样无拘无束了,尤其经过这两天。

  「那个……那个……」

  李薇薇的大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王宁则,说话吞吞吐吐的。

  「嗯?薇薇姐?怎么了?」

  「那个……昨天……对不起……我是不是乱发脾气了?」

  终于鼓足了勇气,李薇薇说出了道歉的话,终于说出来了,她觉得心里好受了不少。

  「啊……没什么的……」

  王宁则还以为她要说什么,没想到是这句话,原来她还是在意自己的。

  「那你没生我的气?」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生嫂子的气。」

  其实王宁则自己也咬去了后半截的话,他明明是想说,作为我最爱的女人,你无论说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不过,毕竟他的头脑里还有一个名为理智的东西在工作,这制止了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他的嫂子说出情话告白的冲动。

  看到王宁则表面佯装出的不在意,李薇薇也似卸下了重担一般,谈吐也活泼许多,找出了不少话题和王宁则聊了起来,这顿饭的后半程明显比前半程更让王宁则喜欢,尤其是看到李薇薇的笑脸的时候。

  「对了,今天高三的晚自习轮到我去值班了,所以放学后你先回去吧,晚饭你在外面随便弄点吃的,有钱吧?」

  进入高考备战阶段的高三学生在放学后还要继续在学校上晚自习,为了帮助学生解惑,学校也专门安排不同的老师每天负责某一个班级,今天轮到李薇薇当值。

  「嗯,我知道了。」

  「别贪玩啊,放学回赶紧回家学习,晚上我可要检查你的习题作业。」

  「那我要是有不会的呢?」

  「等我回来教你吧,不过你历史成绩不是挺好的么?而且你将来还是要选择理科吧?」

  「啊……我会选文科的。」

  其实王宁则没有说,如果选择了理科,自己和作为历史老师的李薇薇接触时间可能就要少了许多了,选择了文科,自己就可以多上那么一点时间见到她了,哪怕只是多上那么几节课,王宁则也愿意。

  下午放学后。

  「喂,你放学后去哪啊?」

  「回家。」

  王宁则现在已经完全把林玥凛当做麻烦一般,对美少女的话一般只做出最简单直接的回答,能用两个字应付过去的绝对不说第三个字。

  「我们一起回去吧。」

  「不用。」

  「你家住哪啊?」

  听到这里王宁则一阵好笑,你连我家住哪都不知道刚才就要和我回去么?神经病吧。

  「说了你也不认识,带你去又太远。」

  「你什么意思啊,在火车上对我说了那样的话之后,就想这么甩了我吗?」

  林玥凛忽然提高声调,说出了这样惹人注意的话,果不其然,剩余还没有走光的同学果然齐刷刷的看向他们。

  「喂,你别乱说啊。」

  「难道火车上你说的那些话不奇怪吗?啊,是什么来着,好想说啊。」

  看到林玥凛古怪的声调,王宁则也顾不得众人的目光,拉起林玥凛便跑出了教室。

  「我说……林小姐,你能不能不要在整我了,你和我有……有仇啊……」

  拉着林玥凛跑出教室好远,在学校的偏僻角落里,王宁则上气不接下气的向眼前的美少女抱怨着。

  「还不是你根本不理我嘛。」

  「我说大姐,我和你很熟吗?」

  「你什么意思?是觉得我很烦吗?」

  「当然了。」

  「喂……注意点,我可是女孩子啊。」

  「啊,啊,是啊,女孩子,一个整天麻烦的爱说怪话的女孩子。」

  「你……」

  「嗯?我怎么了?」

  看着王宁则的嫌弃的腔调,林玥凛开始攒起了微微的怒意,察觉到了对方是真的在觉得自己麻烦,她有些生气了。

  「你这个恋嫂的变态,混蛋,偷窥狂,你去死吧。」

  忽然间林玥凛爆发出一连串的攻击词汇喷向了王宁则,没等他反应过来美少女狠狠推了他一把,气冲冲的走开了。

  「搞什么啊?怎么她还生气了?」

  王宁则莫不着头脑的看着林玥凛的反应,他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被霉神附体了啊,周珊也好林玥凛也好,怎么身边都是些奇怪的女人。

  有些闷闷不乐的独自走回家,王宁则这才想起来,晚饭也要自己解决啊。

  随便在街边买了份炒面,王宁则慢悠悠的踱着步,反正家里也没嫂子,他不必着急的。

  站在家门口处,王宁则盯了一眼周珊家的大门,发生了昨天的事,现在老实说王宁则最怕见到的人就是周珊。

  庆幸自己没有遇见她,王宁则吹了一声口哨,刚要拿出钥匙开门,忽然隐约听到一丝吵闹声似乎从周珊家的门内传进来。

  嗯?怎么回事?王宁则一阵好奇,不过还是不要管了吧,和周珊沾边似乎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虽然是这么想着的,不过耳朵里那份吵闹越来越清晰,实在让王宁则搁不下。

  暗自骂了一声白痴,王宁则还是向周珊家的门凑了过去,意外的是门并没有锁。

  拉开大门,里面刚才还混沌不清的吵闹声终于清晰起来。通过声音王宁则可以辨别出是周珊和一个不认识的男声。

  「不……不要……你住手……」

  「嘿嘿,珊珊,你都要想死我了,都老夫老妻了还怕什么,把腿分开让我来一发,都憋死我了。」

  「你这混蛋,给我住手,谁跟你是……老夫老妻……」

  「嘿嘿,还装什么,这么多年你身上我哪没见过啊,呦,现在开始穿黑色蕾丝内裤了啊,一年不见,你比原来有女人味多了。」

  「你别碰我!」

  忽然内室里的一阵怒吼,让外面听着的王宁则也是一愣,他也没想到原来那个经常带着诱人笑容的大美女周珊会用这种口气和别人说话。

  「珊珊?你怎么这样对我?难道你真的和那个姓王的小子好上了?」

  「是啊……我和宁言哥早好上了,我们都上过床了,所以你赶紧滚吧,不要再来烦我。」

  「原来是这样,我说去年我来的时候怎么这小子突然冲出来阻拦,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屋内的男声神经质般的重复了这句话,声音倒日趋平缓,显出了一种别致的压迫感。

  「知道了你就赶紧滚吧,以后少来我家,我不想……」

  「贱货……啪……」

  一个清脆的声响打断了周珊的话,屋内的男声终于透出压抑的愤怒,给了周珊一个耳光。

  「你个贱货,居然背着我真的去偷别的男人……看我不干死你。」

  男人的咒骂声后便是衣料的撕扯声和周珊哭喊的抵抗。虽然王宁则并不怎么太喜欢周珊,不过听到了这种情况,任一个男人恐怕都会如他一样也只做冲出去一个选择了。

  推门而入,王宁则看到的是一个浑身痞气的男人扑在除了胸罩外上身白皙的皮肤都裸露在外的周珊的身上,压在她不断扭动抵抗的娇躯上,正奋力的扯下短裙,撕扯着周珊的黑色蕾丝内裤。

  「宁……宁则……救……救我……」

  此时侵犯周珊的男人由于压在她身下的缘故还不知道后背已经进人,看到了王宁则的进入,周珊放佛看到了希望一般,带着哭腔向着眼前的少年求救。

  再没有犹豫,王宁则上前一把拉住那个男人的后脖领子,一下就将他从周珊身上扯了下来,随后就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突然和周珊家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被人打懵了的男人捂着脸痛苦的在地上翻了几个滚这才将将站起来,瞪着眼前的少年。

  「你是哪来的……小崽子……管你什么事!」

  「不管我什么事,老子就是想打你怎么着吧!」王宁则脑子一热,说起了并不擅长的粗话。

  「你……」

  看着眼前1米8个头的王宁则,这个男的掂量了掂量自己的分量,没有轻举妄动。

  「你还不走,别忘记你可是保外就医……我打电话给警察看你怎么办?」

  周珊在后面仓促的披起上衣,威胁着刚刚侵犯过自己的男人。

  「你……周珊……你个贱人……好……你等着。」

  周珊的威胁果然起了效果,捂着脸的男人放佛被碰到了软肋,狠狠地看了一眼王宁则,捂着脸出了周珊的家门。

  「珊……珊姐……你没事吧?」

  看到眼前的男人离开,王宁则这才回身查看周珊的情况,不过看到一个大美女裙衫不整,露着诱惑的黑色内裤的香艳场景,让王宁则人都有些磕巴了。

  周珊这时候脸也稍稍有些红了,赶紧拽了拽裙底,掩住了已经露出多时的内裤。

  原来这个珊姐也会有这样害羞的表情啊?王宁则这么想着。

  「还……还盯着看呀。」

  被王宁则看到内裤有些不好意思,周珊红着脸娇嗔了一句。

  「啊……不……不是珊姐……我不是故意的。」

  王宁则慌乱的在空气里挥舞着手臂,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珊。

  「噗……瞧你那傻样。」

  看到王宁则的尴尬的样子周珊忽然乐了出来,整理了一下裙子,才从床上下到地上。

  「你刚才怎么进来的?」

  「我听到声音,发现门没锁,觉得有些不对劲就进来看看了……」

  「那个笨蛋一向不会锁那个门,以前和他在一起时候经常为这个骂他,没想到倒是这次因为这个救了我。」

  「在……在一起?」

  看到王宁则有些迷惑的表情,周珊忽然上去搂住王宁则,吧嗒一下亲在了他的侧脸上

  「呼呼,弟弟,怎么吃醋了?」

  「珊……珊姐……你……」

  摸了一下侧脸,王宁则面红耳赤的看着周珊的突然袭击,怎么搞的啊,这个女人这么快就回复原型了?刚才还差点被强奸好吧?

  「他叫李成峰,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那……」

  「说来可笑,当初我还是个傻姑娘的时候,就认识这个当小流氓的李成峰,那时候他总是用偷鸡摸狗弄来的钱给我买衣服带我吃好吃的哄我开心,我居然也就轻易地相信了他,和在一起了。」

  周珊似乎并不在意王宁则愿不愿意听,掏出烟盒,示意了一下王宁则,看到对方拒绝了就独自抽起来。

  「是不是觉得抽烟的女人都是坏女人?」吐着烟雾,周珊漾出媚笑看着王宁则。

  「你嫂子不抽烟吧。」

  「不……不抽。」

  「哼,她是贤妻良母,有一个潇洒英武的老公,还有你这么一个帅气的小男孩暗恋他,真好啊,为什么我就碰不到这么多好男人呢,反而被那种笨蛋给缠上了。」

  「那个……那个李成峰认识我哥?」

  想起了刚才李成峰的话,王宁则忽然问出了疑问。

  「啊,一年前他进监狱之前也是差不多今天的场景,在大街上他像疯狗一样抓着我不放,被你哥看见呵斥,他仗着带了三个人,结果被你哥把他们四个打得满地找牙,我还记得他打滚时候的狼狈样呢,哈哈哈……」

  周珊说到这里居然忍不住笑了,露出洁白的贝齿,奇怪啊,她抽烟却几乎没有在牙齿上留下一丝烟渍。

  「后来过不长时间他偷工地钢管的事被警察抓住了,罚款之后发现他有别的案底,送法院后判了有期徒刑三年,本来以为我还能清净清净,没想到这个王八蛋还挺有路子,一年就保外就医出来了。」

  「那以后珊姐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尽量躲着那王八呗,实在不行我只能搬家了,好在房子是租的。只是……」

  「嗯?」

  「只是我真的喜欢上你哥哥,不想离开他身边。」

  周珊忽然的正色,褪掉了之前的轻浮,让王宁则有些一愣。

  「珊……珊姐……」

  「喜欢一个人,就是想着尽可能的离他近一点,如果亲近不到他,那么能够交好他身边的人,这样也好稍微靠近他一些……」

  周珊喃喃的低语着,让王宁则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都是暗恋,但是自己可以无时不刻的呆在李薇薇的身边,之前他还觉得这是一种痛苦,但此时看起来,他至少比很多更无奈的暗恋者幸福了许多吧?

  「呐,宁则弟弟,要不,我做你的情人吧。」

  周珊忽然抬起翘臀,迈出长腿靠近了王宁则,扑鼻的清香卷着淡淡的烟草味一起冲进了他的鼻子里,联想到昨天的场景,王宁则有开始结结巴巴的抗拒道。

  「别……珊……珊姐……我……嫂子……别……」

  看着少年狼狈的表情,周珊捂着小嘴开始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宁则弟弟……你……你真是太有意思了……为什么每次你都是这样的表情啊,简直象一只吃栗子塞住的松鼠一样,哈哈哈哈,太逗了。」

  王宁则发觉自己被周珊耍了,这才有些愠怒,自己明明来救她,她却总是三番五次开这种玩笑调戏自己,简直把他当孩子一样玩弄在鼓掌之间。

  「珊姐……要是没事我回去了……」

  看到王宁则真的有些生气了,周珊看看止住笑。

  「对……对不起……宁则弟弟……只是刚才……」

  看到周珊还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王宁则也没办法,心里觉得这个怪女人真的好烦,只好拔腿走人,他再也受不了周珊对自己的那种总是带着挑逗孩子一样的态度了。

  「宁则弟弟……那个……今天……谢谢了……」

  看到王宁则真的出了卧室到客厅推门要走,周珊忽然跟着跑出了屋,靠在卧室门框上,脸上带着少许不同于刚才的羞红色,道出了感谢。

  王宁则这时也只能点点头,没说什么便推门而出,时间不早了,他也得早回家,免得和上次一样被嫂子正好堵在周珊家。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