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8, 2013

【平凡的激情】二十一



  李长江打破沉默,平静温柔的说:絮,告诉我实话,你还想他吗?柳絮惊恐
的一颤,慌乱的说:长江,你,你。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长江搂妻子的手用力用力,亲吻了妻子的秀发,坦然的说:絮,我知道你
心里还是想他,你不用否认,也不要担心,我知道我们在说什么,我们有勇气面
对过去,难道没有勇气面对现在吗?我不是逼你承认,是想听你告诉我实话。

  柳絮听丈夫这么坦诚的问自己,心里莫名的感动,为自己有这样的丈夫感到
无比幸福。受伤害的是丈夫,自己有什么理由不能和丈夫说实话呢?现在需要的
不是丈夫能否原谅自己,而是懂自己。

  轻轻的对丈夫说:长江,搂紧我好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怕伤害你,
怕你心里有阴影。怕对你太不公平,你的宽容,更让我无地自容。是的,我有时
会想他,尤其是,是做爱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是故意的,真
的,长江,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就是控制不住。

  我告诉过你,和你是做爱的感觉,和他是,是,是肏我的感觉。对不起长江
,我经常觉得不配做你的妻子,不配拥有你的爱,我有过死的心。可我真的舍不
得你,舍不得我们的家和乐乐,更舍不得你对我的爱。

  李长江面对妻子的坦白,心里反到一松,长出了一口气说:絮,我知道你夜
里经常醒来,偷偷叹息。我也曾经纠结过,难受过,不想也不敢说破,你越掩饰
,我越难过。知道是什么让我用勇气说破吗?是爸妈。

  柳絮疑惑的抬起头说:爸妈?我不懂。李长江把上午去父母哪里发生的事和
柳絮说了一遍。柳絮完全被震惊了,长大嘴“啊?原来是这样,怎么会这样?为
什么会这样?原来经理和妈,太不可思议了。他真的快不行了,他是好人啊。

  李长江感叹的说:是的,他们都是好人,哪天我一起去看他们好吗?柳絮用
力点了点头说:嗯,应该去,应该去,我陪你去。说完忍不住掉下眼泪。

  李长江安慰好妻子,平复了一下思绪说:絮,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你别介意
,就是你和我做爱,和,和军哥肏你,到底有何不同?

  柳絮满脸通红,娇羞的掐了丈夫一把说:坏蛋,你真想知道?那我告诉你,
和你做爱,我就像被你的爱融化一样的感觉,很幸福,军哥肏我,就像燃烧一样
的感觉,很,很,很过瘾。说完羞涩的趴在丈夫的怀里,再也不肯抬头,只是喃
喃的说:长江,我困了,拍我睡觉。

  李长江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轻轻拍着柳絮,慢慢睡去。

  新的一天开始了,四个人忙着盘点货物,开始准备关门了,玲子不时的逗李
长江说:李叔,你真爷们,真男人,就差一点点就完美了。李长江莫名其妙的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快点计数,调皮鬼。

  下午柳絮和军哥在一边小声说着什么,玲子凑到李长江面前又说:嗯,就差
一点点,李叔就完美了。李长江忍不住说:小丫头片子,你啥意思啊,什么就差
一点点了,说清楚。

  玲子认真的说:李叔,是包容,包容的心。李长江心里一惊,嘴里忙说:什
么包容不包容的,小孩子懂什么?脸不觉有点红了。

  那边传来军哥的声音“小李,你过来一下”李长江走过去问军哥:什么事啊
军哥?军哥说:刚才小柳告诉我说我们老经理快不行了,我也得去看看,他对我
有恩啊。你们什么时候去,千万别忘了叫我一声。

  李长江瞪了柳絮一眼,只能说:好的,到时候我叫你。军哥摇头叹气的走了
出,玲子不解的跟着爸爸边走边问:爸,你去哪啊?你说谁呢?等等我。军哥说
:我想走走,想走走。

  看他们父女走远了,李长江回头对柳絮说:谁让你告诉军哥的,你说,我们
怎么带他去,让他知道在我妈家,让他知道经理和我父母的关系,你什么意思啊?

  柳絮连忙解释说:长江,我就告诉他经理得肝癌,快不行了,我傻呀,能告
诉他别的吗?哎呀!我怎么忘了,爸妈把经理接家去了,对不起,长江,这可怎
么办啊?都怨我。李长江无奈的说:算了,到时再说吧,今天我们先去爸妈那一
趟,看情况在定吧,你呀,真是的。

  一切都收拾好后,锁上店门,李长江和柳絮怀着复杂的心情,先到商场买了
好多东西,来到母亲家所在的小区,碰见母亲买菜回来,连忙过去打招呼。李母
间柳絮也来了。脸色一红“小柳也来了,快上楼吧,今天都在这吃。说完和儿子
儿媳一起上楼。

  打开门,听见卧室传来说话声“不对,你这是悔棋啊,抽车了”另一个声音
说“什么抽车,你马别腿呢”乐乐的声音同时响起“这盘不算,在来一盘,谁输
了谁买肯德基”

  李母对着卧室大声说:你们又争伦啥呢?长江和柳絮来了。说完笑着摇摇头
,拿着菜走向厨房。

  门打开了,乐乐先冲了出来“妈妈,你怎才来呀,妈妈,我都想你了”说完
扑进柳絮怀里撒娇。当李父和经理出现在李长江和柳絮面前时,经理和李长江都
很尴尬。柳絮则惊呆了,经理显得非常苍老和消瘦,短短两个月,仿佛变了个人
似的。心里不觉一酸,差点掉泪。

  李父平和的说:你们来了,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都坐吧。李长江硬着头
皮对经理说:叔,你身体好点了吧,注意休息,今天我和柳絮就是特意看看你。
经理激动的说:谢谢你和小柳,我还挺得住,有你爸和你妈照顾,我,我死而无
憾了。

  李母从厨房说:啥死不死的,快过年了,不许说不吉利的话。经理连忙说:
对,对,不说,都坐下呀!

  都坐下后,柳絮和经理说了几句话,觉得有点尴尬,就起身到厨房和婆婆忙
活去了。剩下三个男人闲聊着,说到公司,经理不无感慨的说:真实世风日下呀
,现在的领导,认人为亲,不想怎么把工作做好,整人倒是一个比一个强,唉!
王军和你们一起干还好吧,都好的人啊,本来我打算退休,提他当经理的,谁想
到,唉!

  李长江也叹息一声说:他想看你来,听说你病了,他很难过。说完看了父亲
一眼。父亲考虑了一下说:那你就叫他过来吧,一起吃饭吧。又对厨房老伴说:
叫王军也过来一起吃饭,你多做几个菜。李母想了想说:好吧。早晚都得知道,
就让他过来吧,长江你打电话吧。

  打过电话不一会,军哥和玲子带着各种礼品就来了。进门就握住经理的手,
激动的流下眼泪“经理,你要保重身体呀!病的这么重,你怎么不早说啊。经理
看着这个昔日得力的部下,也很激动“没事,我不要紧,谢谢你看我。

  大家坐在一起谈论着发生的事,各有感慨。好在军哥并没有问经理为什么会
在这,也免去了大家的尴尬。

  在祥和欢乐的气氛下,吃完饭,又闲聊了一会,四个人起身准备回家,柳絮
想把乐乐带走,个这孩子就是不干,说要听王爷爷讲故事,也只能做罢了。

  在回去的路上,玲子非要柳絮和李长江到家里坐一会不可,没办法,李长江
和柳絮只能去军哥家。柳絮和玲子在卧室叽叽喳喳说着话,军哥和李长江在客厅
,边喝茶边聊着天,

  军哥看着李长江,犹豫了一会,忍不住问:小李,经理和那你父母怎么认识
的,在家我没好意思问,不知道方便不,你能告诉我吗?

  李长江沉默了一会,心里想,早晚他都会知道,何必隐瞒呢?就把父母的事
和军哥简单是说了说。军哥听完,默默的坐在那,低头不语,表情极为复杂。李
长江注视着军哥说:你都知道了,我想听听你怎么看?

  军哥沉默片刻,低沉的说:我没资格评论,但是我真的佩服他们,走到今天
这一步,不是常人能做到的。不瞒你说,一直以来我都不敢见你父母,没脸见他
们。毕竟我和柳絮,不,是我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尽管你原谅了我,但我一直无
法原谅自己。我亏欠你们太多了。

  你父母做的决定,我想说的是,伟大,多少恩怨在这一刻都不重要了,看到
他们平静安详的笑容,那是经历二十多年的沧桑,二十多年的感悟才能有的。他
们对感情,家庭和婚姻的理解,是我们做不到的。

  李长江点点头说:是的,我没有因为母亲和经理的事感到耻辱,没有因为父
亲以如此的方式接纳感到羞耻。他们的感情是真诚的,尤其现在,我认为父母的
做为更加伟大,这也许和我们经历过的有关吧?

  军哥不自然的点点头,面对李长江提到的经历,心里还是有点别扭。这时柳
絮和玲子出来,坐在沙发上,玲子对爸爸和李叔说:你们说啥呢?我们也听听。

  军哥和李长江都不自觉的咳了一声,气氛变得有点尴尬。玲子疑惑的说:干
嘛呀,这么严肃,有啥大不了的,我是大人了,你们倒是像小孩子似的,我们两
家人还有啥不能明说的?

  李长江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最后下定决心,是要说出来,掩饰还有什么必要
呢?命运把两家人连在一起,逃避的了吗?与其都闷在心里,还不如痛痛快快的
说出来,让大家都心知肚明。

  喝了口茶,盯着茶杯说:好吧,今天我就把话说出来,我们都有权利知道发
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也请军哥和柳絮也都说说,从上次发生的事以来,我们三个
人,没在一起正式谈谈,碍于各种情面,都不敢正视。今天当玲子的面,我们就
坦诚相见吧,我和柳絮的命都是军哥救的,是经历过死亡考验的,我们没有必要
在背着包袱生活。

  这两天我想了很多,我不感想有一天我老了会是什么样,所以今天借这个机
会,也是对我自己有个交代吧。柳絮,军哥,你们今天也都说说吧。

  军哥和柳絮都沉默了,真正三个人面对面的谈论,尤其玲子在一旁,真不知
如何开口。玲子打破沉默说:爸,柳姨,我赞成李叔的观点,我知道爸的心里一
直放不下柳姨,呀放不下李叔。柳姨也放不下爸爸,也放不下李叔,你们都怕再
一次打破你们之间的平衡。

  首先我要说的是,你们都是好人,普通的好人,爸,你说你当出和柳姨想过
要破坏他们的家庭吗?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吗?柳姨,你想过要离开李叔吗?想过
要抛夫弃子吗?

  柳絮和军哥异口同声的说:没有,绝对没有。说完都羞愧的看了李长江一眼。
李长江微闭双目,没有说话。

  玲子接着说:对呀,所以我认为,柳姨和李叔的生活就像在蜜里一样,只有
甜,但是,在甜的生活也有腻的时候,偶然或者是不经意的尝到了苦,你才知道
原来生活还有苦味存在的,这种苦让你觉得很讨厌,反过来更加知道甜的可贵。
才会更加珍惜甜,同时那种苦,深深的留在你的脑海深处,不可否认的经常回味
,我说的对吗?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