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5, 2013

【平凡的激情】十八


  玲子首先和柳絮紧紧拥抱在一起,眼里充满喜悦的泪水,柳絮也感动的流下
泪水。一旁的军哥更是喜出望外的对女儿说:好了,就知道和柳姨亲近,还有老
爸和你李叔呢。玲子这才回过神了,羞涩的看了李长江一眼,深情的说:李叔,
谢谢你!谢谢你能来接我,说完拥抱李长江,李长江拍了拍玲子的头,皱着眉说
:玲子,快放开,我可禁不起你拥抱啊!

  玲子诧异的抬头看着李长江,怎么?李叔不高兴吗?李长江笑了笑说:这孩
子,想哪去了,不高兴能来接你吗?我的伤受不了啊。“李叔有伤,怎么回事啊?”

  军哥简单的把李长江出车祸的事告诉玲子。玲子很是感动,再一次对李长江
说了声谢谢!这只有他们两个人懂其中的含义。

  四个人高高兴兴的回到军哥的家里,军哥忙着做饭做菜,玲子和柳絮谈论着
学校的各种有趣的事,两个人不时发出笑声。李长江坐在一边,欣赏柳絮和玲子
亲密的交谈,心里有种莫名的幸福感。

  玲子长大了,那个青涩的小女孩转眼变成熟了,170的身高,苗条美丽,眉
宇间多了少女的娇羞和抚媚。不仅感叹岁月流逝,叹了口气。玲子敏感的望向李
长江“李叔,怎么叹息呀?有什么不对吗?

  李长江赶紧说:我是感慨岁月无情,转眼我们就老了,还是年轻好啊!玲子
抿嘴一笑,对李长江说:瞧你说的,李叔现在正是好时候啊,事业有成,年富力
强,是当代少女崇拜的偶像呢?柳絮插话说:学会拍马屁了,死丫头。玲子转身
就在柳絮身上搔痒痒,“坏柳姨,看你还说我。”两个人嬉笑一团。

  军哥从厨房出来看到这一幕,笑着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别和柳姨撕皮
,不怕你李叔笑话。李长江也笑这说:女大十八变,我们玲子变得开朗漂亮了哈。
军哥摇摇头说:这孩子,让我惯坏了,别闹了,吃饭了。

  四个人边吃边聊,自然把话题聊到生意上了,玲子开始只是听他们说话,慢
慢明白了他们聊的内容后,沉思了一下,对李长江说:李叔,我能点建议吗?李
长江说:当然可以了,你不说我到忘了,这还有一个高才生呢?军哥赶紧说:别
听她胡说,她懂什么呀,小孩牙子。

  玲子反驳道:我明年就大学毕业了,不比你懂的少。柳絮看父女要闹僵,忙
打圆场说:是啊,玲子都长大了,又有学问,还是听听吧。

  玲子放下筷子,严肃的说:我觉得你们刚才说的很对,目标很正确,但你们
对细节以及运营管理有问题,比如,你们在项目的选定上,缺乏和现有商品的关
联性和延续性,突出的问题是你们对责,权,利的制定根本没有,没有这种制度
的约束,将来会出问题的,关系在好也要把这些事先说好,并写到书面上,大家
签字生效。

  还有具体分工也不明确,一旦生意有起色或者说挣钱了,一是会变得混乱,
二是无法团结,搞不好会不欢而散,我想这是我,也是你们不想看到的。

  听完玲子的一番话,三个人都睁大眼睛看着玲子,整个房间静悄悄的,玲子
脸色一红,羞涩的说:你们都这样看我干嘛呀!说完,低下头。

  李长江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啪的一声,其他三个人都吓了一跳。柳絮溫怒的
对丈夫说:你发神经啊,吓死我了。李长江顾不上妻子的反应,激动的说:玲子
,你让我真的刮目相看,太对了,我怎么没意识到呢?了不起,了不起,明天你
就和我们一起到店里,先熟悉熟悉,帮我们好好策划策划,有学问就是不一样。

  大家这才缓过劲来,玲子的脸更红了。柳絮也暗暗佩服玲子,不住点头,军
哥更是自豪的笑了,心里感到无比欣慰。接下来大家高兴的又聊了很多。

  夜已经很深了,在玲子的坚持下,柳絮和李长江没办法,就在军哥家过夜,
柳絮和玲子一个房间,军哥和李长江一个房间。军哥和李长江随便聊了聊就睡了。

  玲子和柳絮挤在一个小床上,关好灯,躺在被窝里,都没有睡意,玲子把头
靠在柳絮的胸前,轻声说:柳姨,你困吗?我一点都不困,你要是不困,和我说
说话好吗?柳絮轻柔的说:我也不困,我也想和你说会话。

  片刻的沉默后,玲子首先开口说道:柳姨,我今天太高兴了,我没想到你和
李叔会真的接我,尤其李叔,真让我钦佩,看到你们和爸爸又在一起和好如初,
我好激动好幸福。

  柳絮叹息一声说:玲子,说实话,我刚开始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毕竟我和
你爸爸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我很内疚,觉得对不起你李叔和你,是你的信让你李
叔放下心里的包袱,也让我有勇气从新面对你们父女。现在想来,一切就像做梦
一样,你不应该谢我的,应该恨我才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要是一般的女
孩,一定会找我吵架的。如果说谢,你李叔才是你应该谢的,也是我应该谢的。

  对我来说,你李叔的宽容,是我一辈子都报答不了的,所以我会更加珍惜我
们的感情,对你爸爸,我还是很内疚也很纠结,发生过的,不可能从记忆中抹去
,我不敢单独面对你爸爸,我说不清楚怕什么,怎么说呢,就是很矛盾很纠结。
现在我们又在一起工作,我是真怕我们之间的平衡被打破,哪怕一点点,后果都
不可想象。这些话我没法和你爸爸和你李叔说。

  玲子认真的听柳絮的述说,深思了一下,平静的说:柳姨,要是在两年以前
,我一定会和你大闹的,现在我长大了,也成熟了很多,也经历过很多,在大学
,我们什么话题都讨论,包括爱情,家庭,道德和性。

  以前很多不解和不耻的观念,慢慢的开始转变,柳姨,你知道吗?现在的大
学生,可不是你们那个年代的观念了,我们更多的追求自由,思想更开放,到大
二,如果那个女生没有男朋友,反而会招到同学的耻笑。

  像我们大三的同学,哪个如果还是处女,反而觉得是耻辱。和你们那时正好
相反吧?柳絮不觉感到很惊讶,也很不解,也许自己老了,还是社会发展的太快
了。“怎么会这样啊?我没上过大学,我们那时男女声彼此连话都不敢说,真实
时代变了呀!玲子,你不会也?

  玲子笑了笑说:柳姨,别大惊小怪了,不错,我也交过男朋友,早以不是处
女了,不过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爸爸呀,你保证。柳絮惊恐的看着玲子说:我可以
不告诉你爸爸,但我还是接受不了,也不理解,你应该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啊,你
以后怎么办啊?

  玲子抬头看着柳絮说:柳姨,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没当务学习,更不是
滥情的女孩,怎么说呢?这是时代的潮流吧。柳姨,不瞒你说,正是我不是处女
了,才懂得男女之间的需要,才会给你和李叔写那封信。

  柳姨,你也许不认同,但你不要否认,你也也有需要不是吗?你也渴望激情
不是吗?我从不怀疑你和李叔的感情,这种需要和激情是李叔无法给你的不是吗?
这种本能的需要你能说是错了吗?我们没有追求这种激情和幸福的权利和自由吗?

  柳絮被问的牙口无言,想否认,自己确实有过也经历过,以后会不会有,自
己真的没有把握,即使不说,也不做,但不能保证不想。承认,又无法面对,一
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玲子把脸紧紧贴在柳絮胸前,轻轻搂着柳絮的腰,接着说:柳姨,从道德的
角度讲,你和爸爸是不应该,也不对,所以你和爸爸才会内疚羞愧,觉得对不起
李叔,无法接受旁人的冷嘲热讽,我也问过爸爸,他说很痛恨自己,违背和玷污
了和李叔间的兄弟情谊,伤害了你,但他也很坦诚的和我这个女儿说,柳姨带给
他的快乐和幸福是他毕生难忘的。

  柳姨,你告诉我实话,爸爸带给你的快乐你会忘记吗?柳絮不知怎么回答,
尤其面对的是军哥的女儿,半响才断断续续的说:我,我是不能,不能否认,可
,可这都是不对的,这快乐是,是建立在你李叔的痛苦之上的,这对你李叔太不
公平了,而且,而且我是那么爱你李叔。

  玲子说:是的,对李叔是不公平,也让他饱尝了痛苦,所以你,我,还有我
爸爸,更应该感激李叔,更应该爱李叔,李叔的宽容让我非常钦佩,我看得出,
李叔的宽容是他真的爱你,有机会我会好好和李叔谈谈的。

  柳姨,我不是为爸爸辩护,爸爸这些年真的不容易,妈妈去世十多年了,爸
爸一个人辛辛苦苦把我养大,怕我受气,一直没有在娶。而且爸爸是一个精力旺
盛的成年人,四十多岁了,在过几年就老了,真不敢想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唉!

  柳絮的思绪再一次被玲子的话打乱,不可否认,玲子的话很有道理,自己和
军哥的关系,不仅是简单的需要,更有错中复杂的情感因素,有亲情,有友情,
同时也包含了丈夫和军哥的兄弟情,缺少那一样,都不会发生,这种情只有柳絮
自己明白。

  自己为何怕和军哥单独相处,也是因为亲情,友情,和丈夫的爱情,这三种
情压制着和军哥彼此间男女间的欲情,只有自己知道,是怕打破这种平衡,因为
那是多么的脆弱,没想到,被这个昔日的孩子,今日的大学生,一语道破。

  对玲子不仅多了一种知音的感觉,尽管玲子是军哥的女儿,多少有些别扭,
心里对玲子有种非常亲近,非常想一吐为快的冲动。

  轻抚玲子的头发,轻声说:玲子,你把柳姨当朋友呢,还是当亲人呢?玲子
回答道:即使亲人,也是朋友,你知道吗柳姨,小时候我就和你亲,有种对妈妈
的感情,同时有什么话都想对你说,有种信任和依赖的感觉,尤其现在,更有我
们女人间才能倾诉和聆听的感觉,这种感觉没有年龄和各种关系的限制,柳姨你
呢?

  柳絮点了点头说:我也是,那你告诉我,你对我和你爸爸的事怎么看。还有
你对你李叔在处理我和你爸爸的事的做法怎么看,我心里很乱,想听听你的观点
,有些话姨说不出口,也没脸说,更没人可说,毕竟你是军哥的女儿。

  玲子认真的对柳絮说:柳姨,请你把我当成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和任何人
都没关系,我也把你当成无话不谈的朋友好吗?

  那你告诉我你和爸爸,不是军哥在一起的感觉告诉我,我想听柳姨的实话。
柳絮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说:好吧,玲子,我和你爸爸,不,是军哥发生的事,
情理和道德上,很后悔,很内疚,很对不起丈夫,可肉体和精神上,我不后悔,
军哥带给我肉体的快感和精神上的愉悦,是前所未有的,那种感觉是语言无法形
容的,不是简单的做爱,我,我,我不知道怎么说,也,也真的说不出口。

  玲子接过柳絮的话说:是一种超越做爱的感觉对吗?是一种原始的,内心深
处的欲望爆发,是爱的另一种表达,是和丈夫间不能获取的,也是无法获取的心
里最深层的需要,是女人天生的渴求,就是,就是,就是感觉你被爸爸,不,是
军哥征服,或者男人征服的感觉,抛开道德伦理的束缚,是,是,是感觉被,被
军哥肏了对吗?

  柳絮身体一激灵,紧咬嘴唇,脸色通红,几乎是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嗯,
是,是感觉被肏了。说完身体一下像散架一样,一种解脱的感觉。“玲子,你会
笑话和瞧不起我吗?”

  玲子的脸也红了,坚定的说:柳姨,不会的,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这很正常。
柳姨,从生物进化的角度讲,雌性为延续后代,他们会寻求和最强壮的雄性交配
,已获得最好的基因,甚至有的会和不同的雄性交配,已获得最优性的精子受孕。

  我们人类的进化也是一样的,只是我们多了思维方式和文化教育,这些教育
使得我们都被各种道德伦理约束而把最原始的欲望压抑在心里。多了情感,才有
做爱一说。这个肏字很多人都不敢说,也很难听,更让人羞于说出口。脱下虚伪
的外衣,哪个女人不被男人肏,哪个男人不想肏女人。

  柳姨,你不用自责,更不必为此纠结,你和李叔是情深意切,但是你们之间
是情压制了欲,这不代表你不爱李叔了,所以你们一起是做爱。你和军哥是欲大
于情,你们之间自然就是,就是,就是肏屄。

  柳姨,我知道我的身份和年龄,按情理都不应该这么说,尤其这种字眼更不
应该从我嘴里说出来。但我也是女人,今天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女人间的对话。

  柳絮的心变得轻松很多,对玲子说:玲子,这是我们女人间的谈话,也是我
们两个人的秘密。你能如此理解,我很欣慰,姨和你说出来感觉好轻松。其实我
心里真正放不下的是你李叔,你能懂吗?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