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3

嫂子的秘密 ~ 第二章


第二章

  用餐过后。

  初夏的天黑的并不算早,不过吃吃聊聊的,等到收拾起餐具,天也差不多变暗了。当然,中间的那场桌下的勾当也是造成这顿饭消耗这么长时间的一个原因吧。

  王宁言贷款买的这套房子是两室一厅,其中一间已经辟出来作为王宁则在这上学的用处,不过说起来其实这些都是李薇薇操办的,王宁言当兵在外服役,一年在家的次数没有几天,这次也是专门为了见见转学过来的弟弟才请的假出来几天,上一次兄弟二人见面还要是春节前了。

  所以晚饭后宁言还是拉着宁则一直在聊天,其实无非就是老家里的那些人和事,和自己不同,哥哥当年为人在老家吃得很开,朋友也很多,因为哥哥的缘故在老家宁则也有不少朋友还在来往,所以被哥哥问起也只能一一作答,其实宁则也早发现李薇薇在一旁有些急不可待的的神色了,毕竟老公好久不见,王宁则不是小孩子了,能明白。

  看看时钟指向了9,王宁则故意打了个哈气说道:「哥,今天坐了好几个小时的火车,我也累了,明天聊天吧,再说你和嫂子那么长时间没见了,你们好好说说话吧。」

  李薇薇付出感激的笑脸,大大的眼睛弯成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真是让自己百看不厌,明明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露出了这种友善的笑容是应该高兴的,可是不知为什么王宁则就是高兴不起来,想到他的嫂子一会就要成为哥哥的独享物,一股没来由的醋意涌入了心窝。

  摇摇头暗自笑自己白痴,明明嫂子本来就是哥哥的人,自己在想什么?

  「宁则?宁则?」

  王宁则自己一时一时走神,没想到哥哥已经叫了他好长时间了。

  「啊……哥,怎么了?」

  「呵呵,想什么呢?对了,刚才薇薇问你,是不是明天就要进进入学校上课了?」

  「啊……是。」

  「那你明天和我一起走吧,咱们家离学校只有15分钟,挺方便的。」

  「嗯……」

  王宁则点点头,王宁言却大大咧咧一把揽过李薇薇的细腰满不在乎的说道。

  「薇薇你真是,宁则才刚下火车就提上学的事,干嘛那么着急啊?」

  「宁则高二了,成绩还不错,不抓学习怎么成?我的孩子我不管谁管?将来考不上好大学,难道和你一样报军校?天天离……」

  李薇薇有点生气以来宁言满不在乎的态度,一想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当兵聚少离多,口气也不禁哀怨了起来。

  「呵呵,哥,薇薇姐也是为我好,今天我也累了,我去睡觉了。」

  王宁则看到气氛不太对,赶紧拦住李薇薇的话,虽然李薇薇的那句「我的孩子」称呼自己让自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的甜蜜,不过其实他内心清楚,当初王宁言的成绩在学校里是出类拔萃的尖子生,如果不是为了省钱,本来王宁言是不必去考军校的。

  大概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语,李薇薇没说什么,勉强的笑了笑,带着王宁则去了为他安排好的房间……

  谢绝了李薇薇的帮助,王宁则自己花了半个多小时独自收拾了一下带来的行李,而后简单的冲了个澡,终于在10点的时候,王宁则带着一股疲倦爬上了新床。

  不知睡了多久,总感觉口中一阵燥热,烘的嗓子直冒烟,没有办法,只能爬起来,去找口水喝了。

  慢慢打开门,王宁则不想吵醒那边熟睡的兄嫂。不过走了几步,却隐隐约约听到暧昧的哼吟声,难道是他们还没睡?王宁则不知道怎么想的。好奇的把耳朵贴到哥哥的卧室房门上。

  「嗯……啊……宁言……好棒……」

  这应该是嫂子的声音吧,带着模糊的暧昧,王宁则觉得这股音调勾的自己心理痒痒的。

  咽了口吐沫,顾不上喝水,王宁则鬼使神差的动了动门板,没想到门真的无声的露出了一个小缝隙,是哥哥和嫂子大意了?居然门都忘记锁了?

  顺着门隙里露出的淡淡的落地灯光线,王宁则看到了一个让他终生难忘的场景。

  粉腮不满红晕的李薇薇,与自己哥哥四肢相交而拥,骑坐在王宁言的怀里,拼命的流动着柳腰,从那根巨大的肉棒里疯狂的榨取着满足淫欲的快感。

  「啊……宁言……最喜欢……最喜欢你的打肉棒了……啊……」

  「嗯……薇薇……我也喜欢你……」

  浑身赤裸着白皙的身子,李薇薇只有裹着黑丝长袜的美腿贪婪的盘住了自己老公的腰部,粉嫩的蜜穴闪着淡光,匆匆的吞吐着肉棒,每次进出都拉扯出了大股的淫水,让两人交合处充斥着咕叽咕叽的水声。

  挺拔的巨乳不住的随着腰肢的扭动上下晃动,原来自己的嫂子的乳晕是可爱的淡粉色啊,王宁则咂巴了一下舌头,似在拿着李薇薇香艳的身姿当做美味佳肴一般品尝。

  两只手交缠扣在王宁言的后背上,修剪的精致艳丽的指甲已经稍许陷入了自己老公结实的肩周之上,小嘴里娇喘微微,看得出,自己喜欢的女人已经开始进入了情欲迷心的地步了。

  「啊……老公……好棒……不要离开我……继续……继续干你的薇薇吧……狠狠的……深深的……干……啊……」

  「嗯……薇薇……我也不想离开你……哦……不过……你这么大声……会不会让宁则听见啊?」哥哥不住的向上挺起肉棒奸淫着李薇薇的蜜穴,忽然带着一股坏笑问起了她。

  「啊……不……不会吧?」

  被王宁言这么突然一问,李薇薇拼命压制住了小嘴里的娇喘,雪白的贝齿咬住嫩唇尽量不发出声音,一面侧起耳朵辨别着邻屋的声音,一面纤腰仍然不肯放松继续带动着挺翘的屁股吞吐着插入腔道内的大肉棒。

  「好……好像已经睡了吧……」

  过了好一会,确认王宁则那屋没有声音,李薇薇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一直以来她都是以端庄成熟的大姐姐面貌出现在王宁则面前的,王宁则也一向将她当做一半姐姐一半母亲那样尊敬着,李薇薇并不想让王宁则看到自己这样淫荡羞人的一面。

  「嘿嘿,怎么我一提……宁则的名字……你腔道里就收缩的那么紧啊……难道……」

  王宁言一阵坏笑这才让李薇薇明白过来是老公在故意捉弄她,生气的收紧膣肉狠狠的夹了一下王宁言的肉棒娇嗔道。

  「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啊……还不……快一点……明天就要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等死薇薇了……」

  半是哀怨的嗔怪,半是献媚的撒娇,李薇薇带着胭红色的粉腮在落地灯的淡淡光源的映衬下愈发的娇艳迷人。

  王宁言也顾不上继续拿弟弟调戏胯上的娇妻了,两只手握住李薇薇的细腰,如自己的美妻所愿,开始用力的向肉棒深处进发索取……

  屋内又是一阵娇吟粗喘,女人魅惑的浪叫和男人粗重的鼻息交相辉映,似在有意嘲笑着门外那个偷看的少年一般,刺得王宁则心理愈发的痛。

  轻轻掩上房门,王宁则不想继续看下去了,连水都忘记喝,独自回到了房间内合上被子,脑子里空空的,只能伴随着那屋里隐约传来的媚吟声缓缓合上眼,让意识随处飘荡,无所依居。

  大概是早上7点左右。

  一阵忙碌的声音将不知什么时候重新睡着了的王宁则唤起,揉揉眼睛,脑子一阵发沉,自己果然没有睡好,是换了新地方的缘故么?还是昨天半夜里……

  想到了昨天半夜里看到的自己心爱的女人骑在哥哥胯上的妩媚,王宁则心理又是一阵绞痛,同时又暗骂自己,再这么把背德的暗恋进行下去,早晚有一天要成神经病了。

  自己还在这天人交战,房门却被打开,进来的是自己的哥哥。

  「宁则,你起来了啊?来吃早饭,你嫂子说一会要带你去上学呢。」

  点点头没说什么,大概是自己的消沉连哥哥也觉得有点不对劲,王宁言关切的问了一句:「怎么了宁则?没睡好?要不今天就别去了。」

  笑着摇摇头没说什么,王宁则总不能对哥哥说是昨天你和嫂子做的声音吵得暗恋嫂子的自己一夜无眠吧?

  「没什么,可能是刚换枕头不习惯,没啥的,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课不会很多的。」

  敷衍了哥哥几句自己开始胡乱套起衣服,看到了弟弟的坚持,宁言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只好点点头关上门,任凭王宁则做主了。

  「宁则,你眼睛怎么那么红?怎么搞的?」

  餐桌上李薇薇也察觉了王宁则的异样,看着他红眼圈不禁关心起来。

  「没啥……」王宁则低头没说啥,只顾着扒拉嘴里的饭菜。

  「那个,宁则,我今天就要回部队了,上午就出发……你和薇薇都不用送我了,宁则我走之后你要好好替我照顾薇薇,你可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

  看到宁则不语,王宁言插过话来,把自己要走的事也跟王宁则说了。

  「嗯……」

  只是简单答应一声,王宁则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向内心最爱戴的哥哥要离开自己远走了,明明还是舍不得的,却不知道为何一想到自己可以和李薇薇单独生活在一起,心理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感,不过随后伴随着这种感觉涌入心里的就是大股的耻辱感和负罪感,他觉得他背叛了他的哥哥。

  「我……我还是送送你吧。」

  「呵呵,不用了薇薇,你那边还有工作呢,再说我也不是不回来了,这次去的要久一些,下半年军区有演习任务,可能我过年都未必能回来了,你和宁则在这边要互相多照顾一些,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了,父母去的也早……你多操点心吧。」

  不知不觉话题变得稍稍伤感起来,李薇薇也明白了自己丈夫的良苦用心,大眼睛含住水痕,忽然凑过去亲了一下自己的老公,对丈夫的爱恋已经占据了自己全部的心思,顾不上王宁则的目光了。

  本来宁则心中的一股负罪感全部被这一吻带来的妒火烧尽,他们的感情真好啊,王宁则心中酸酸的想到。

  早饭过后,简短的和哥哥道了别,王宁则便和李薇薇一同出了门,今天的李薇薇穿的仍然是一套西服短裙的职业套装,不过不同于昨天的黑色,今天是优雅的蓝色套裙,只是美腿上的黑丝仍旧未变,配上黑色的高跟鞋,显得李薇薇性感迷人,妩媚娇艳。

  因为离家不远,所以叔嫂二人只是步行去学校,并肩和李薇薇走着,王宁则却发现嫂子的步伐一轻一重,有些不太协调,偷偷减缓了一小步,假装不经意的斜侧身看了一眼他才明白,可能是因为昨晚在床上运动的太激烈了,李薇薇此时屁股不自然的扭动着,双腿很难再并拢收直,只好忍着不适,勉力跟着王宁则的步伐。

  暗自叹了口气,王宁则只好心痛的减缓了脚步,转而去是适应起了嫂子的行进速度,果然这让李薇薇好受了不少,不知是否理解了王宁则的用心,李薇薇只是趁着王宁则假装不经意的瞥向自己的时候露出了个娇媚温柔的笑容。这一笑沁入了王宁则的五脏六腑之中,让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句话在不住的飘荡:薇薇姐,你好可爱啊。

  ……

  今天是转学的第一天,所以王宁则没有直接进教室,而是被嫂子李薇薇带入了教职员办公室,等一会由他分配进入的班级的班主任带他过去。

  李薇薇把他送到了办公室里便出去了,她的办公室和班主任们的不在一起,毕竟历史不是大科,老师比较少,都是用比较小的办公室的。

  百无聊赖的王宁则只能等在还没人的座位旁,那是他们班主任的地方,左看看右瞧瞧,王宁则虽然学习成绩还不错,但还不算那种优秀到能让老师眷顾招进办公室开小灶的水准,在原来学校里纪律也挺好,也不会犯错误被老师单拉进来教训,所以面对有些陌生的教职员办公室,王宁则一时看的还有些好奇。

  眼睛正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放,不远处一个看着有些眼熟的女孩倒引起了王宁则的注意,应该不会吧?这么凑巧?

  「唉?你是……你是那个……哎呀,那天我居然忘记问你的名字了。」

  眼前的女孩本来欣喜的看着自己,忽然用白皙的小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吐着小舌头暗自叫苦。

  「啊……你是哪个林……林……」

  「林玥凛啊……忘记别人名字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哦。」

  看到王宁则居然没有记住自己的名字,林玥凛有些生气的提醒着。

  啊,对啊,果然是她,她还是那么吵吵闹闹的啊。

  「嗯?你是不是在对我想些什么失礼的事情?觉得我是个很麻烦的女人?」

  哇,她居然还这么敏感,以后可不能随便在她面前想些乱七八糟的了。

  「呵……呵呵……哪有,我只是在想你还是这么有精神啊。」

  「哼,那就好,说起来你是哪班的?」

  林玥凛小嘴轻哼了一声,旋即又追问起王宁则的分班,像一只闯入春天的小鹿一般,吵的让王宁则有些头疼,可是心跳又不知为何加速了不少,还真是麻烦啊。

  「啊……是七班的。」

  想起嫂子带他来的路上告诉了他的分班,王宁则随口告诉了林玥凛。

  「唉?真巧啊,我也是七班的。」

  「啊……」

  看着林玥凛可爱的笑脸,王宁则却怎么也感觉不到一丝的高兴,难道自己要和这么麻烦的人同时转入一个班级么?

  「你们两个认识啊?」

  一个中年大叔在两人还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时候突然插嘴进来,让王宁则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心情瞬间变的更差,忍不住回嘴到。

  「认不认识关你什么事啊,你是谁呀?」

  「啊,我是七班班主任张红兵。」

  「……」

  没想到转学第一天就得罪了班主任,王宁则懊恼的咬了一下舌头,看见林玥凛偷偷躲在一旁捂着小嘴嬉笑心理一阵火大,这丫头以为是谁害的自己顶撞了老师啊?

  「呵呵,小伙子气还挺足的,我看你俩认识,正好班级里最后一排有两个空位,一会跟我回教室,你俩就一桌吧,唉,老实说现在最头疼的就是转学生进入陌生环境由于人际关系但无学习的事……现在的小孩啊……」

  听到老师要把自己和那个麻烦的美少女安排在一桌的消息,王宁则就是彻底的两眼一闭不再听张红兵的唠叨,只是在心里跑出无数的草泥马飞奔,看来自己平静的学园生活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刚刚顶撞了老师的他可没有立场再去要求什么了,算了,听天由命吧。

  30分钟后。

  跟着张红兵进了教室,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之后便和林玥凛一起被安排在了教室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并肩而坐,不过刚才让王宁则有点吃惊的是,没想到林玥凛才转入的第一天就这么大受欢迎,班里的男生为了她的转入居然掀起了一个小小的欢呼声,这家伙,有那么好吗?

  大概是察觉到了王宁则心里在想什么,林玥凛只是扭过头得意的朝着王宁则吐了个鬼脸,炫耀着自己的魅力对于班级男生的杀伤力。

  午休时。

  因为害怕王宁则第一天转学不适应学校生活,所以李薇薇特意来班级里找王宁则一同去吃饭,看到大美女教师李薇薇居然来到了七班,班级里的男生纷纷大呼今日是神明眷顾七班的日子啊,不仅有美少女转校生,连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巨乳教师李薇薇也大驾光临,当然随后他们又一次把嫉妒的目光集中在了王宁则身上,因为他们没想到这个该死的转校生有一张帅气的脸,而且还和美少女林玥凛同桌之外,居然连这个美女教师来找的也是他。

  「哦?这是你什么人啊?」

  看着李薇薇在门口喊他,一旁坐着的林玥凛不怀好意的问道。

  「啊,那是我嫂子。」

  「哦……」

  一阵拖长的音调让王宁则极不舒服,放佛内心什么秘密又一次被人拖出来暴晒一样。

  「怎……怎么了?」

  「火车上你说的喜欢的女孩子就是她啊?」

  「啊……别……别胡说……嫂子叫我了,我过去了。」

  林玥凛的突然的反问把王宁则的汗毛都惊竖起来,真是该死,当初在火车上以为自己不会见到她才和她说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和自己同班,而且一眼就看出来那天嘴里形容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嫂子,该死该死真是该死,王宁则你简直就是个白痴啊。

  看着王宁则慌慌张张的向这边走来,李薇薇一阵好奇,探了探头看到了王宁则的同桌林玥凛时候,也带着蹩脚的促狭问起了王宁则。

  「嗯?宁则,这么慌慌张张的,没想到和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同桌啊。」

  我的天,这些女人到底怎么回事?怎么都这么喜欢八卦啊,王宁则带着一副苦瓜脸看着李薇薇对自己的调侃,一心的苦水却无处可倒。

  「那个女孩子的齐肩短发还真不错啊,大大的眼睛,皮肤也很白……」

  没想到李薇薇居然一直在聊那个女孩子,好烦啊,说起来她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家伙啊?

  「薇薇姐,她如何……和你没有关系吧?」

  靠,该死啊,怎么说出这种话来?王宁则你是神经病吗?明明是想帅气的和李薇薇聊些她喜欢的话题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啊?你到底在耍什么酷啊?

  「啊……对不起……嫌烦了吧?」

  李薇薇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停住了刚才的话题,紧走了几步超出了王宁则一点,不再言语。看着李薇薇迈在前面的黑丝美腿,王宁则一阵懊悔,却没有勇气再向嫂子搭话了。

  午饭时候,李薇薇以为王宁则的心情不好,努力小心地避讳着他可能不喜欢的话题,两人的饭吃的异常拘束,本来自己想的几个可以和嫂子聊的东西都被自己笨嘴笨舌的给耽误掉了。

  直到午休结束,也没和李薇薇正经说上什么,混蛋啊,自己设想的那个在学校里和李薇薇可以谈笑自如的午休场景哪去了啊?

  不过眼下王宁则也只能带着这份失落慢慢的强迫自己坐在午后的教室里听课了,林玥凛看起来混的倒是不错,中午的时候已经被好几个女生邀请出去一起吃饭了,这家伙没想到第一天来就受到这么多人欢迎啊。

  下午李薇薇匆匆赶来把家里的钥匙给他更是加重了他的失落,还想着放学后能和嫂子一起回家的,不过该死的教职工会议把这都给搅合了,才和李薇薇第一天的独居生活就这么不顺,王宁则颇有些沮丧。

  好在放学后叽叽喳喳的林玥凛被一团临时FANS围住不能脱身,才避免了那个烦人的美少女再用那对深邃的眸子给自己伤口上撒盐,王宁则可以安静的回家。

  回家的路不算难走,至少他还没迷路,只是在楼下碰上了另一个让他有些头疼的女人。

  「呦,这不是小弟弟么?刚放学回来?」

  周珊上身穿着白色的长袖开衫,下身套着一件淡粉色的超短裙,一双笔直的美腿裹着可爱的白色丝袜,透过脚上的白色高跟凉鞋,还能看到抹着红色指甲油的美趾在调皮的一翘一翘,似在故意开着王宁则的玩笑一样。

  今天的周珊没有绑起马尾,而是任由美丽的黑长发飘在肩膀上,秀挺的鼻梁仍旧加着黑色轻巧的眼镜,显出一股知性美,不过这份知性的美丽却又总是充斥着一股不协调的感觉,直到很久以后王宁则才明白过来,是周珊本人身上的那股与生俱来的妩媚冲淡了这种感觉。

  「啊……你……你好。」

  内心觉得这是个比林玥凛那还麻烦的女人,不过王宁则还是对她点点头,做个了例行公事般的问候。

  看到对方对自己敬而远之,周珊只是转了转眼珠,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的她早就学会了如何察言观色,看到眼前的少年没有如同社会上那群中年色鬼对自己趋之若鹜,她反倒来了兴趣,想存心调戏一下王宁则。

  「嘻嘻,怎么了小弟弟?见到姐姐不高兴么?」

  「哪……哪有……」

  「哦?那是不是你那个嫂子说我的坏话啦?」

  「没有,绝对没有,薇薇姐不是那种人。」

  「嗯?这么着急维护她啊?呐,你是不是喜欢你嫂子啊?」

  「啊……不……不是。」

  看着被自己突然的提问弄得面红耳赤的王宁则,周珊捂着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眼前的少年实在太不懂隐藏心事了,心里想着什么都写在脸上。

  王宁则这边却叫苦不迭,他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座城市的人都有超能力吗?自己在内心深处保守了数年的秘密,才来这两天好像弄得人尽皆知一样,林玥凛也好,周珊也好,怎么都是这么麻烦的女人啊。

  「对了,弟弟,姐姐家里没有米了,想去超市买点,可是抬不动的,我们是邻居吧?弟弟能不能帮帮忙啊?」

  捂着小嘴笑了一会,周珊突然切换出了酥骨的媚音请求王宁则帮帮忙,这种要求自然很难拒绝,王宁则也只能暗叫倒霉,没想到才来第二天就被抓去当苦力了,但是也只能跟着周珊去超市买米。

  幸好超市离家并不远,周珊也果然只是去买米而已,不过王宁则还是没有想到,她还这么受欢迎,超市的大叔还把今天新上的香蕉分出了一小扇硬塞给她。

  「没想到姐姐你还挺有人气的。」

  「嘿嘿,那是自然啦,美女谁不爱?」

  炫耀般的接过了王宁则的话茬,周珊踩着高跟鞋走在王宁则身前,丝毫不理会他话里隐藏的暗讽。

  20斤大米并不算重,不一会就搬到了家,只是王宁则很有些意外,这个周珊居然是一个人独住的。

  「嗯?怎么了弟弟?」

  发现王宁则在打量着她的家,周珊的大眼睛含着笑意问起了王宁则。

  「别总叫我弟弟了,我有名字,叫王宁则。」

  「呼呼,这么叫我喜欢啊,很亲切嘛,再说你本来就比我小啊。」

  王宁则一副败给周珊的表情,这个大美女还真是够自我中心的。

  「嗯……姐姐……」

  「我叫周珊,你以后就叫我珊姐吧。」

  「啊,珊姐,你是一个人住?」

  「是啊。」

  「你还没有男朋友啊?」

  「呼呼,怎么了弟弟,你打算追姐姐么?」

  「当……当然不是了。」

  王宁则脸上又是一红,怎么搞的这个女人,对话的思路好脱线啊。

  「哼哼,虽然你长得也很帅,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哥哥那样英俊潇洒的,你呀,少了你哥哥那份坚毅。」

  心中升起一股妒忌,没想到哥哥这么受欢迎啊,刚想还说些什么,忽然门后响起了敲门声。

  「宁则,宁则?在家么?是我啊,薇薇,开门。」

  糟糕,是嫂子回来了,没想到和这个周珊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居然忘记了自己拿着钥匙的。

  刚想转身拉开周珊家的门出去应声,不想忽然被周珊摁住,带着一股清凉的薄荷味,周珊那张带着淡粉色的媚脸贴住了他。

  「珊……珊姐……」

  「呼呼,弟弟,怎么就要走了?那么着急见你嫂子么?」

  「不……不是的。」

  美女檀口里的麝香喷在脸上,让王宁则感觉痒痒的,两只手狼狈的贴在身体两侧,眼睛也不知该往哪放,往下一瞄,却透过开衫的襟口处正好看到了周珊的蕾丝文胸。

  是白色的啊……王宁则默默想到。

  「弟弟,怎么一直盯着姐姐的胸部看啊?」

  「没……才没有……」

  那边的敲门声还没有停止,王宁则刻意压低着声音回答着周珊,放佛异常害怕眼前的景象被李薇薇看到一般而有意掩饰着什么的一样。

  「呼呼,想看也没关系啊,男孩子不都是喜欢这个么?」

  周珊笑的愈发的慑人心魄了,用手指点了一下自己的嫩唇角,另一只手慢慢地解开了开衫的扣子,只不过到了第三颗,两只巨乳便撑着白色蕾丝胸罩跳了出来。

  白皙的乳肉晃的王宁则连呼吸几乎都要停止了,心理蹦蹦的直跳,嗓子干渴着发不出一点声音,明明脑子里告诉别去看,眼睛却不听使唤,一般直直的盯住那两对硕大的乳球和优美的乳沟,一股别样的奶香也钻进了鼻孔里,他想打个喷嚏,可还是拼命忍住了。

  门后李薇薇的叫门声终于停止了,看来嫂子是死心了,确认了他的确是不在家,心理暗暗舒了一口气,祈祷着嫂子赶紧离开,千万别发现这边尴尬的香艳。

  不过命运之神似乎有意在捉弄王宁则一般,家里的敲门声还没有停下五秒,身后靠着的门却被突然叩响了。

  「周珊,周珊,你在不?看见宁则了么?周珊?」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啊,王宁则的后背传递着铁门咚咚的余震,他的头皮一阵发麻,脑袋都大了。

  周珊仍旧袒露着傲人的双乳,带着更加酥媚的坏笑望向他。千万别应声,千万别应声啊,王宁则攥紧了双拳,双眼哀求的望着她。

  似是读出了王宁则的祈求,周珊只是坏笑着看向他,嫩唇在无声的张翕着,似要随时打破这羞人的安静……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