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5, 2013

【平凡的激情】二十


  李母慢慢止住哭声,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对李长江说:他不知道我这么做
,同时还在被审查,半年以后他才知道,他找到你爸爸和我,跪在地上请求原谅
,当然你爸爸把他骂的狗血喷头。

  我知道他无法原谅自己,当时我也挺恨他的,是那个年代的特殊性吧,我只
对他说一句话,不想在见到他,以后心里只有你爸爸一个人。就这样,他走了,
后来知道他也为此付出了很多,终身没娶,因为档案有污点,也没提干,他同学
最小也是处级了。

  就这样,他真的没在见我,那时我们都骑自行车上班,突然发现你爸爸的自
行车每天都干干净净的。你爸爸夜里特意起来才发现,是他每天半夜跑来给你爸
爸擦车,这些我都不知道。慢慢的你爸爸也就想开了,找他谈了一次话,原谅他
了,他是不能原谅自己,没脸见我。

  这都是你爸爸最近告诉我的,具体他们怎么谈的,你爸没说,我也么没问。
本来以为过去了永远都过去了,没想到,你爸爸告诉我他快不行了的时候,我怎
么也忍不住哭了出来。二十多年了,我心里还是想他的,可我又不敢见他。反倒
是你爸给我做工作,劝我去见见他。

  是你爸把握送到他那的,你爸爸没进去。再一次见到他,我真不敢相信,转
眼我们都老了,老!消瘦的脸,满头的白发,孤独了老人。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说不出的凄凉。没有哪句话能代表我们当时的心情。

  二十多年了,再一次扑到我的怀里,头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口,仍然那么熟悉
又是那么陌生。唉!长江,妈不是随便的女人,但妈就是女人。和他的那段情,
以为过去了,以为失去了,现在才明白,妈从没有失去他,更没有失去你爸爸。
妈是幸福的。

  李长江被母亲和爸爸感动了,这是触及心灵的感动,爸爸的形象更加高大。
是啊,人生短短数十年,爱也罢,恨也罢,在这一刻,都不重要了。要是以前,
自己不可能理解父母,更不可能接受这种事实,现在,李长江的心变了,不知不
觉间变了。

  握着妈妈的手说:妈,我不知道你和爸爸经历过这么多,谢谢你们对儿子的
信任,世上没有几个父母会把这种事和儿子说的。我不会因为你们的事而瞧不起
你们,我为你们这样的父母感到自豪。

  妈,那你和爸爸有何打算呢?没等母亲回答,父亲和乐乐回来了。爸爸看了
看儿子和老伴说:长江,你妈都告诉你了吧,如果我和你妈有什么决定,你怎么
看呢?

  李长江看着父亲慈祥的眼神,坚定的说:爸,不管你和妈觉得怎么做,我都
会理解和支持的。我相信我的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善良的,充满爱的。

  李父听儿子说完,点了点头说:我和你妈觉定了,这几天就把他接过来一起
过年。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又是个犟种,拒绝去医院。没几天了,唉!李母用
充满感激和爱的眼光注视着老伴,嘴里同时也说:是的,把他接过来过年。长江
,你有意见吗?

  李长江豪不犹豫的回答:我同意,爸,妈,你们的决定我支持,我想你们有
很多话要说,乐乐就和我回去,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我随时都过来。

  母亲说:乐乐还是和我们一起过年吧,我们三个老人也没意思,有乐乐在,
我们更好,就这样吧。你也该回去了,柳絮还在家等着呢。

  李长江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尊重父母的觉得,没在坚持。最后把和军哥和
玲子一起过小年的事告诉了父母。父母沉默了一会,还是父亲语重心长的对儿子
说:长江,你都三十多岁了,我想你能处理好你们的关系,对此我和你妈不反对
也不支持,也不希望走我们的老路。但是你要记住,你是男人,男人就应该打得
起放得下。

  李长江默默的点了点头,给父母放下两千块钱,默默的离开向家走去。回到
家里,柳絮和玲子还没到家,心里不仅想“女人逛街真是磨叽,买个袜子都要跳
来跳去的”把米放进电饭锅后,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回想起自己这一年来的遭遇和经历,真是思绪万千,爱情,家庭,婚姻,亲
情和性,都经历了可以说是生与死的考验。爱情上,必须承认,自己和柳絮甚至
比以前爱的更加深了。家庭上,仍然是幸福和温馨的。婚姻上,虽然差点失去,
但经历过以后,更加牢固。亲情上,和父母,和军哥都比以前更加贴近了,尤其
自己出车祸以后军哥的做为,让自己从内心深处感到了军哥对自己的兄弟情谊,
是那么浓。

  性呢?只有性还在困扰自己,是的,现在和柳絮的性更加和谐,自己更加满
足,柳絮呢?尽管比以前更热情更投入,但自己心里清楚,柳絮半夜醒来偷偷的
叹息。也不可否认,每次和柳絮做爱时,眼前不自觉的会出现军哥肏柳絮的影子
,挥之不去。让自己纠结,同时也有种莫名奇妙的冲动。

  这种冲动在高潮过后,让自己感到恐惧惊慌。是怕,是恨,自己无法说清楚。
玲子说的没错,自己并没有失去妻子,失去的是什么呢?是妻子的忠诚吗?失去
了和妻子的性吗?经过这段时间的感触,妻子对和自己的爱情,家庭和婚姻,都
是忠诚的。带给自己的性爱更是比以前丰富多彩的,到底失去了什么,李长江感
到很茫然,一时找不到答案。

  开门声和女人欢快的笑声打破了李长江的思绪。两个女人,提着打包小包的
走了进来。柳絮看见丈夫一个人坐在那发呆,不仅问道:长江,爸妈和乐乐呢?
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吗?李长江哦了一声说:没有,爸妈不过来了,乐乐也不愿
意回来。

  柳絮不解的说:过小年怎么不回来一起过呀?真是的。李长江赶紧说:爸妈
有事,就让他们自己消停的过吧。他没感把父母和经理的事说出来,岔开话题说
:都买啥了,打算做几个菜呀?

  玲子欢快的说:好多,你就别管了,等我和柳姨做完你不就知道了吗?我们
还买了好多衣服呢,不过现在不让你看,过年大家穿新衣服哦!李长江被玲子的
调皮逗乐了,“好吧,我不问了,可不是我不帮忙啊,我今天可就不管了,不许
有怨言哦”说完大家都笑了。

  军哥回来的时候,菜已经摆满桌子了。四个人有说有笑的在一起推杯换盏,
军哥和李长江喝白酒,玲子和柳絮喝红酒,气氛温馨快乐。吃完饭,又聊了聊天
,看时间有点完了,军哥起身准备回家,玲子也说:不打扰你们两口子了,我们
走了,说完趴在柳絮耳边笑声说:祝你和李叔小年性福哦!说完笑着跑开。

  送走军哥和玲子,柳絮的脸色微红,心里暗骂玲子,这个死丫头,临走的一
句话,让自己莫名的兴奋,看丈夫的眼神,多了些迷离和柔情。

  快速的洗簌完毕,柳絮赤裸着身体,躺在被窝里,等着刮胡子的丈夫,居然
有点紧张和激动,和玲子这几天的交流,让她对性有种强烈的渴望,渴望得到更
多的满足,渴望被丈夫强有力的占有。想到这,下体不觉湿了。同时军哥的影子
又出现在心里,火热的鸡巴,两个大坏蛋仿佛在眼前晃动。身体一阵颤抖,手不
自觉的按在阴户上。片刻的快感过后,心里感到很恐惧,天啊!这是怎么了?

  李长江有些醉意,迈着轻飘飘的步伐走进卧室,床头灯柔和的光,把柳絮的
脸映衬的抚媚多情,激动的掀开盖在妻子身上不被子,柳絮丰满白皙的胴体展现
在面前。双手颤抖着抚摸柳絮傲人的双乳,不停的揉捏,嘴里发出兴奋的哦哦声。

  分开妻子的双腿,浓郁的阴毛下,柳絮的阴道口,像一个水汪汪的小嘴,正
对自己发出邀请。李长江轻轻的凑过去,在小嘴上轻轻一吻,柳絮轻轻的一抖,
一声轻吟。如此反复几次,李长江猛地张大嘴,覆盖住妻子整个阴户,用力吮吸
,舌头伸进阴道舔弄。

  柳絮的呻吟声由小变大,高涨的情欲和快感让她不住的颤抖。抬起双腿,阴
户向上挺动,以方便丈夫舔弄。

  欲望像火一样在体内燃烧,无法控制自己的语言和行为。颤抖的对丈夫呼唤
:老公,我受不了了,我要,我要,快给我呀?李长江抬起头,喘着粗气,前所
未有的冲动让他几乎粗野的说:要啥?说,是要这个吗?说完握着坚硬的鸡巴对
着柳絮。

  柳絮紧紧盯着丈夫的鸡巴,意乱情迷的说:是,是,我要你鸡巴,要你大鸡
巴肏我,肏我吧老公,屄痒啊。噗哧一声,李长江坚硬的鸡巴肏进柳絮的阴道。
啊,啊,啊。好舒服,屄好热,肏你。

  两个人疯狂的纠缠在一起,喘息声,呻吟声,夹杂着噗哧噗哧的抽插声,柳
絮你脸已经兴奋的扭曲,她需要更深入更有力的抽插,他需要丈夫像军哥一样肏
自己,军哥的影子又出现了,啊,天啊,这太折磨人了,顾不了那么多了,低沉
的叫:肏我,用力肏我,老公肏我的屄。

  李长江被柳絮的淫叫刺激的啪啪用力抽插,欲火让他双眼通红。妻子的淫荡
更激发了他的欲望。真正感觉到自己是在肏柳絮,就像军哥肏她一样。啊,军哥
,军哥肏柳絮的影子出现在眼前,让他的鸡巴更硬,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不
能输给军哥。

  原始的欲望,本能的驱使他更加用力,不加思考的喊出:肏死你个骚屄,喜
欢挨肏对吗?他就是这么肏你的对吗?

  柳絮被丈夫一语道破心底隐藏的秘密刺激的啊的一声呻吟,居然没有了恐惧
和惊恐,有的是身体本能的反应,阴道收缩,身体颤抖,高潮像洪水一样袭来。
“是,是,就这样肏我,肏我的屄,啊,啊,啊啊。李长江同时大叫一声,精液
一波一波的射进柳絮的体内。

  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喘息着,感受着。柳絮在丈夫耳边动情的说:长江
,我爱你。李长江也温柔的说:絮,我也爱你。

  李长江搂着妻子,温柔的抚摸妻子的后背和屁股。心里变得很平静,刚才的
疯狂,军哥影子的出现,此刻没有让他纠结。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变化
是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

  柳絮头深深埋在丈夫的胸前,不敢抬头,自己刚才的表现会不会让丈夫难堪
呢?丈夫提到军哥,自己的反应会不会让丈夫有啥想发呢?刚刚恢复的夫妻感情
,会不会受影响呢?心不仅悬了起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