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3

嫂子的秘密 ~ 第一章


第一章

  火车叮叮当当的响声似在催促着旅人的睡意,在这个已经有些炎热的初夏午后,王宁则所在的这个车厢里,大半的人已经向睡神缴械投降,用各自觉得最舒服的姿势进入睡眠,或者至少也是在假寐。

  王宁则的意识也随着这份慵懒的气氛慢慢的沉淀下去,混杂着周围陌生的气味,他也有些倦困了。

  清醒缓缓地被敲碎,一点点的散入混沌的回忆之中,李薇薇娇美精致的音容笑貌又不自觉的浮现出来。

  10年前,王宁则的父母在一场事故中双双意外身亡,留下了他16岁的哥哥王宁言和7岁的他。

  灰蒙蒙的记忆让他微微皱了一个眉头,那张帅气的脸也稍稍有些扭曲,至今对于父母的死,王宁则还是在心中有一处隐隐的伤疤,时不时的被回忆无情的揭破,让里面的血脓流出,不断地刺痛自己的内心。

  不过王宁言在当时却显出了与16岁少年不同的坚强和执着,拒绝了亲戚收养自己兄弟二人的好意,带着王宁则凭借当大学教师的父母留下的一些遗产一边上高中一边照顾着王宁则。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夸王宁言的刚强坚韧,如果稍稍熟悉他们家情况,知道王宁言本人在高中时代学习成绩优秀的事情的话,又会叹出更多的赞美。夸耀王宁则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哥哥。

  当然,最初的王宁则也是这么看待兄长的,直到自己到了十三四岁时候才明白,才了解,自己那个敬爱的兄长之所以拒绝了一切人的好意而带着自己留守在这座城市里,除了与自己的手足之情外,更多地还是因为她,李薇薇。

  李薇薇是王家的对门邻居,与自己的哥哥王宁言同岁,大概从王宁则有记忆以来,这个漂亮温柔的大姐姐就与自己的哥哥形影不离,当然,他们也并未这个小他们数岁的弟弟,每当学校放假的时候,两人偷偷出去玩的时候也会带上这个弟弟。

  所以还处在懵懂无知年龄的王宁则几乎从最开始就一直憧憬这个美丽温柔的大姐姐,甚至还躲着哥哥在8岁那年偷偷和李薇薇说过,等长大要娶她做自己的新娘。

  当时已经17岁的李薇薇只是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带着忍俊不禁的表情搂着这个自己的小弟弟,吧嗒一口亲了一下王宁则的侧脸,摸摸了他的头把他抱在怀里而已。

  事后也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哥哥知道了这件事,但是王宁言也只是大笑了事,大概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孩子的童言无忌罢了。

  8岁的王宁则当然看不懂哥哥姐姐们的反应,直到13岁稍稍了解大人们的事情之后,看到已经要大学毕业的哥哥和自己憧憬的暗恋对象李薇薇裸体滚在床上的场景,王宁则才微微体会到一丝苦涩,明白所有事情之后的苦涩。

  一切之后便顺理成章,温柔美丽的李薇薇在王宁则14岁那年嫁给了刚刚军校毕业的哥哥,婚礼上李薇薇黑长的秀发衬着雪白的婚纱的清纯秀美让王宁则只是痛苦的喝着不知名的苦酒,偷偷安慰舔舐自己都觉得无聊的伤口。

  毕业之后李薇薇的家庭也发生了变故,举家已经迁到了李薇薇读大学所在的那所大城市。留在了哪里,李薇薇也在当地找到了工作,王宁言被安排到了遥远的南方当兵,一年难得回几次家,所以夫妻二人商定,将王宁言珍视的这个亲兄弟接到李薇薇这来上高中,同时王宁言也基本确定,以后退伍转业争取办到这里来。人生安排的似乎很圆满,但是王宁则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懊丧感,他觉得这一切与他似乎都无关一样,他不是在活着自己的人生。

  想起这些,忽然王宁则自嘲般的微笑起来,那张懊恼的沮丧其实更多还是对于嫂子李薇薇暗恋爱慕而得不到回应的挫败感引起的吧?

  大概是笑容来得太突然,让王宁则不小心乐出了点声,让周围的人觉得一阵惊讶,不知道这个帅气的大男孩怎么会怪笑起来。

  「你笑什么呀?难道想起你的女朋友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把王宁则的眼睛撬开了。

  这时王宁则才发现,原本身边坐着的那个中年大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车了,替换他的是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女孩,有着一双暗色的眸子,深邃幽静,像是要把自己内心隐藏的一切都揭开打碎,再咀嚼咽下。

  王宁则不太喜欢这么一双触及自己内心的眼睛,虽然他承认她的眼睛的确很漂亮,好吧,或者说这个少女本身就很漂亮。

  「别人问话不回答可是不礼貌的哦?」

  少女看到王宁则只是瞥了自己一眼有些生气,她的美貌还从未遇到这种挫折呢。

  「啊……那个……」

  居然被美少女纠缠住了,还真是少见的麻烦呢。

  王宁则虽然有一张帅的气死人的脸,但老实说生活中还从未有过和女孩子交往的经历,他有些不能应付眼前的情况了。

  「嗯?怎么了?」

  看到王宁则磕磕巴巴的说不出来话,少女带着可爱的表情稍稍凑近了他,一股茉莉花的气味钻进了王宁则的鼻子里,她的身上好香啊。

  「啊……那个……没什么的……我只是想起了一点事。」

  「哦?呵呵,果然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吧?」

  「不……」

  王宁则有些心虚的敷衍着眼前的美少女,他头一次觉得,漂亮的女人要烦起人来,会让人更应付不来的。

  「哼哼,还说不是,你脸都红啦。」

  王宁则的脸长得比较白净,总是藏不住事,从小只要一撒谎,李薇薇只要问几句便吃吃的笑着拍拍王宁则的脑袋说,宁则弟弟脸红的真可爱。

  回忆起李薇薇的媚笑,王宁则心中裹着甜蜜的刺痛又砰砰的作响,对一个陌生人反而没什么好掩饰的吧?于是王宁则只好点点头,随即有些尴尬的扭过头,不再看眼前的这个多事的女孩子。

  此时这班火车已经进入了这个城市的南站,所以下去了很多人,王宁则周围只剩下这个女孩子了,意识到这点的王宁则忽然有点紧张了,不过想想再有10几分钟自己也要在北站下车也就算了,反正10几分钟,一个看出自己内心秘密的陌生人又能怎么样呢?

  「说起来,你喜欢的女孩子长的什么样啊?」

  哇……这个女人好烦啊,王宁则本来想着忍过10几分钟就算了,没想到独自的沉默还没撑过20秒,对方又一次的主动搭话了。

  「黑色及腰的长发,纤细的腰肢,秀美的长腿,一双总是带着优雅笑意的大眼睛,微微翘起的嫩唇……」

  大概是没人的缘故,也许也是为了让身边美少女的不再追问,王宁则居然呢喃着形容起了李薇薇的样貌。

  「呵呵,你女朋友是个大美女啊!」

  「她不是我女朋友。」

  「啊……」

  这时这个美少女才意识到,她刚才只是问了喜欢的女孩子,并没有直接问的是王宁则的女友,想不到这个大帅哥还在单恋别人呢。不过说起来,我的披肩黑发要是留到腰部会如何呢?哎呀我在乱想什么。

  胡思乱想中,女孩的脸也稍稍有些红了,不过好在王宁则没有看向她,不清楚美少女这没来由的羞涩。

  还想张张嘴说什么,不想一阵播音响起,原来已经到站了啊。

  有些失望的样子,不过这位美少女也只是暗自有点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拉起自己的背包。

  「怎么?你不下车么?」

  「啊……」

  简单应付了一声,王宁则也从行李架上拉下了自己的行李箱,与这个美少女一前一后的下了火车……

  站台人很多,这是高位站台,出口比较复杂,大概是第一次到这个车站吧,美少女有点不知所措,她弄不清楚该往哪里走了。

  「跟着我吧,我知道该怎么走。」

  女孩子俏生生的点点头,一步步的跟在王宁则的后边,因为人比较多,她大胆的拽住了王宁则的衣角,不过此时王宁则忙于分开眼前的人流进入站台通道,也注意不到她的动作了……

  拐的七荤八素的,两人终于出了站台,美少女一出车站门口,就向着远处的一个中年妇女招了招手,随即对王宁则笑道。

  「要是没有你,大概我还要很长时间才能见到姑姑吧,谢谢你啦,我叫林玥凛。那么有机会再见啦。」

  少女发着欢快清脆的声音道了别之后便快步跑向了远处的中年妇人。

  王宁则也只是笑笑,这种萍水相逢的人,大概这辈子也就只能见到这么一次吧,说起来,今天说是嫂子李薇薇来接自己,那么,她在哪呢?

  四处寻了寻,很快便发现了她,实在是因为她的美貌让她实在太方便被人从人群里找出来了。

  一身黑色的西服职业套装,修长的美腿上还裹着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李薇薇是一所高中的老师,看这套衣服大半是刚上完课就匆匆赶来车站了吧。

  「薇薇姐……啊……嫂子!」

  王宁则看到了朝思暮想的暗恋对象,情不自禁的用过往亲昵的称呼唤起了她的名字,不过似乎想起了什么,还是改了口。

  「宁则,你终于到了啊。」

  李薇薇也发现了王宁则,快走了几步赶到了他的身边。

  望着这个熟悉的温柔微笑,王宁则还是有些呆呆的看住李薇薇,不过几个月不见,他觉得嫂子又漂亮了不少。

  「嫂子,其实不用接我也行的。」

  「呵呵,还和我见外啊,不记得小时候与我和你哥走丢的时候自己哭的惨兮兮的样子了?」

  「嫂子……」

  被李薇薇忽然揪出往日的糗事,让王宁则有些尴尬。

  「还有,像以前那样叫我薇薇姐就好了,不用总嫂子来嫂子去的。」

  「嗯……薇薇姐……」

  看到王宁则乖乖的按照自己的要求称呼自己,李薇薇又是漾起了那份醉人的微笑,伸出雪白的小手上抬摸了摸王宁则的脑袋表示赞许。

  「嗯,嗯,宁则弟弟真乖……不过,没想到都这么高了啊,再长长的话姐姐都摸不到你的头了吧?」

  李薇薇身高大概是167,而王宁则身高是183,倒退七八年前可以轻松摸得到的地方,到了如今,李薇薇只能翘起脚跟,放佛要亲吻恋人的靠前贴近才能摸到了。

  「没关系,到时候我把姐姐抱起来……抱起来摸……」

  王宁则羞红着脸,突然不知道怎么大胆的说出这种暧昧的话,大概也有些被这句话羞到了,李薇薇赶紧拍了一下王宁则娇嗔道:「就知道胡说占姐姐便宜,小时候才不是这么油嘴滑舌的呢。」

  「薇薇姐……我……我是认……」

  「好了别贫嘴了,宁言还在家等着呢,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饿了吧,回家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似乎察觉了王宁则要说什么,李薇薇巧妙地岔开了话题,有意无意的提起了哥哥王宁则,像是在提醒王宁则什么。

  「啊……嗯……」

  突然出现了哥哥的名字也让王宁则冷静了不少,点点头答应着嫂子,拉着行李,和她一并出了站台口,寻起回家的车。

  李薇薇大学毕业后便留在现在这座城市,托她父母的关系在本地一所重点高中找到了一个历史教师的职务,收入还算可以。为女儿办好工作后,李薇薇的父母也耗光所有的积蓄在此地买了个房子养老度日,当然也是为了离自己的宝贝女儿近一些。

  说起来李薇薇的父母为人都很开明和善,并没有掀起王宁言家里父母双亡的事情,也没有听信媒人给李家找来的富二代官二代的婚媒,在恋爱问题上,两位老人算是很开通的,大概也是因为他们很晚才有的李薇薇,所以比较溺爱她的缘故吧。

  当然,王宁言优秀的个人素质,也是李家不反对的一个重要因素,俊朗的外表,优秀的能力,大气开朗的性格,倒不如说李薇薇的父母其实很喜欢这个已经参了军的帅气的小伙子,而且时常夸奖说,老王家的这兄弟俩要论帅气程度,真是不知道羡煞多少人了。

  军校毕业后两人便成婚,好在宁则的父母留下的积蓄在宁言妥善使用之下,连带老家的房子卖掉之后,几年之后居然还能凑得上本地买房首付的钱,当然,王宁言买房子的时候也和宁则说好了,遗产是两兄弟对分的,宁则的那部分钱只是宁言借用,以后会还给弟弟的。

  王宁则当然不会真的去和哥哥要钱,他清楚父母过世这几年,王宁言待年幼的他就犹如亲子一般,长兄如父的这种感情,大概宁则也能体会到了一些了吧。

  又选入了回忆之中,直到被李薇薇那带点粘性的声音提醒,王宁则才发觉,出租车已经到了哥哥家的家门口。

  哥哥家在三楼,谢绝了李薇薇要帮自己抬行李的举动,王宁则跟在她的后面进了楼道,后下面向上看着嫂子上楼时候摇摆引路的翘臀,这大概算是王宁则带着小小邪恶的不怀好意吧。

  可惜三楼并不是很高的楼层,这小小的福利王宁则也没享受多久就只能看着李薇薇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开门了。

  「嘻嘻,谢谢言哥了……」

  一阵甜腻的声音随着开门声灌进了两人的耳朵里,李薇薇稍稍皱起了柳眉。

  最近这个声音可是多次在他们家响起了,这是她家楼下的邻居,一个24岁刚刚上班的美女白领,差不多从他们搬到这看见王宁言开始,只要自己老公一在家,这位漂亮的女白领就时常以「灯泡坏了找人帮忙」「酱油不够了来借点」甚至是「无聊,来谈天」这种理由赖在他们家,目的是什么,李薇薇可是太清楚不过了。

  果不其然,进了客厅,就看见那个扎着单马尾,带着黑色眼镜的女白领坐在沙发上,贴着王宁言不知在说什么,胸口的衣襟稍稍露出了一些,让微红色的文胸都透出了一小片。

  看着那张白皙的瓜子脸,李薇薇气便不打一处来,也顾不上宁则还在一旁看着,便拖着讽刺的音调说道:「哎呀,这不是周珊妹妹嘛,怎么又来了?是你们家酱油又没了么?」

  「啊,是薇薇姐啊,嘻嘻,不是酱油哦,我今天是来找言哥借精……盐的,嘻嘻……」

  故意在暧昧的地方拉了个长音,让一旁的王宁言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呵呵,你看看你乱说什么啊,虽然薇薇很大度,你也不能这么开玩笑啊,呐,这是你要的精盐。」

  随后把一袋精盐递给了周珊,王宁言起身去接过宁则手里的行李,刻意保持着与她的距离。

  「赶明我们家开副食品商店吧,缺什么一次卖齐给周珊,免得周大美女天天往咱们家跑……」

  「嘻嘻,要是开了那我天天来这买东西,到时候言哥可以亲自接到我哦。」

  周珊好不避讳的亲昵着王宁言,这让他愈发的窘迫了,他可不想惹李薇薇生气。

  「好了好了,精盐你都到手了,赶紧走吧。」

  李薇薇不是那种天生喜欢斗嘴的女人,她也受不了周珊那种放浪持续的对宁言的骚扰,赶紧让她走人才是正经。

  微笑了一下,周珊毫不在意李薇薇对自己的态度,不过她的战术一向是细水长流,既然李薇薇已经回来了,自己赖在这也没什么意思,向王宁言毫无忌讳的抛了个媚眼后,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呀,好可爱的弟弟啊,莫非你就是言哥的弟弟?」

  走到门口周珊才正眼看了看李薇薇身后的少年,随即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叫起来。

  「啊……你好……」

  有些认生的王宁则有点恐惧这位大美女的惊讶,侧过一半的身子躲在李薇薇的后面。

  李薇薇有些生气的瞪了一眼周珊,其实她并不是喜欢做着这种动作的女人,不过看到周珊在有意挑逗为难宁则,她如同一只母兽保护幼崽一样护着他,这也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周珊有些自讨了没趣,也没说有什么,讪笑着看了一眼李薇薇后便离开了王家。

  「嗯……那个……薇薇,我们吃饭吧。」

  大概看出李薇薇的心情被这个周珊高的很差,王宁言故意转移一下话题,想要绕开这个雷区。

  「嗯?你什么时候会做饭的?不是等我回来下厨给宁则做么?」

  「我看你上课太累,从饭店订的。」

  本来是一番好意,不过心中正好被周珊气的不打一处来的李薇薇正好抓住了这个把柄,还是那股精致诱人的微笑,不过冷却了许多,捋了一下耳鬓的黑发,李薇薇坐在沙发上,将裹着黑丝的美腿交叠起来。

  「哼,反正我就是个什么都不会被老公嫌弃的女人是吧,反正老公你对我什么都不满意。」

  终于开始出现了,王宁则看到这里也不禁苦笑一声望向了可怜的哥哥,平日里温柔美丽的李薇薇唯一发飙的时候,大概就是吃王宁言闲醋之后的醋坛完全体了,记得当年高中毕业有个同班暗恋王宁言的女生鼓足勇气告白后,李薇薇足足半个月没搭理王宁言,而且每天都只给王宁言做一种料理,白饭就白饭。

  大概也察觉了娇妻醋意大发,王宁言赶紧陪着笑,贴了过去,搂着李薇薇的纤腰安慰着。

  「你看看你薇薇,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最近你课业重,我又常不在家,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怎么忍心你还天天做家务啊,乖老婆,别生气了,再生气就不漂亮了。」

  王宁言用自以为滑稽的言辞劝解着李薇薇,看着自己老公窘迫的模样,李薇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拍了一下王宁言。

  「看你那熊样,哼,刚才看见美女时候怎么不能说了?」

  看到李薇薇忍不住笑出来,宁言就知道老婆的气消了大半,赶紧继续陪着笑拉过宁则,兄弟二人又开始合力逗着李薇薇开心。

  一般这个时候,王宁言就表演着娱乐节目主持人的角色,将气氛带动起来,而王宁则就是参与节目的嘉宾一样,负责配合着自己哥哥的三流笑话,知道将他们兄弟二人同时爱着的那个女人逗到开怀大笑为止。

  二人吵吵嚷嚷的闹了半天,好算才将李薇薇哄开心,接着又是一阵忙碌,摆放着从饭店要来的几个菜,王宁则这才坐在桌子前,开始享用起佳肴,说起来原本不饿的肚子经过前面一折腾,坐在餐桌前倒真有饥肠辘辘的感觉了。

  好久不见自己的弟弟,王宁言没有坐在李薇薇身边,而是选择挨着宁则坐,让李薇薇坐在了自己的对脸,吃了几口菜,王宁言开始打开了话匣子。

  「宁则,这次你转到这边来上高中,可要好好学习啊,正好薇薇也是老师,有什么不懂的就是问她吧。」

  「嗯……」

  「还有哦,高中阶段还是要专心学习,虽然我不反对你交女朋友啦,但是这方面不可以太分心哦。」

  「啊,我知道的。」

  「嘿嘿,说起来,宁则,以前你交过女朋友么?」

  「啊……没的。」

  「宁则还小啊,你别教给他这些乱七八糟的。」

  「都17了还小?当年17岁时候咱们俩都……」

  王宁言口不择的言反驳起了李薇薇,想要提起两人17岁那年夏天第一次做爱的往事,不想被李薇薇在桌底下狠狠的踢了一脚打断,只好到吸着气,忍着痛不说下去了。

  其实即便王宁言不说王宁则也清楚哥哥与嫂子做过的哪些事,因为有意无意的当年他也看过多少回了,尤其是李薇薇那雪白的凝脂带着斑点胭红的媚态,一双美腿夹着宁言虎腰摇曳柳腰的放浪,这些都深深烙印在王宁则的脑海里,甚至在某个夜晚里,他还偷偷拿这些回忆当做作料,用右手代替嫂子为自己排解过寂寞。

  「放心吧,我又不是哥哥,没那么多女孩子喜欢的。」

  王宁则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大大咧咧的宁言没理解弟弟的意思,只是哈哈大笑附和着。

  「嘿嘿,你还别说宁则,当初我啊,在高中里不知多少女生倒追过呢,唉,说起来有一个叫小惠的,长得还真挺不错的。要不是你嫂子看的紧,也许当初我就……」

  「你就怎么样啊?」

  王宁言大嘴巴将往事向弟弟炫耀,完全忘记自己老婆就在对面,这时候才尴尬起来,只能傻笑寻了别的话题打了个岔。

  「哼……」

  李薇薇看到王宁言装疯卖傻哼了一声,趁着宁言打岔和宁则说起别的事情的时候,李薇薇偷偷蹬掉了高跟鞋,抬起美腿,悄悄越过桌下,将一只美脚熟练的送入了王宁言的裤门,拨开了内裤,开始用温热的脚掌慢慢的踩弄起王宁言的肉棒。

  正和王宁则说着老家以前的事,忽然,觉得肉棒上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踩了过来,低头一看,竟是一只宛若无骨的黑丝美脚进入了自己的胯间。

  「哥,你说的那个老师现在都已经退休了。」

  「啊……嗯……」

  注意力被李薇薇的黑丝美脚分过去不少,王宁言连弟弟的对话都有些跟不上了,只是敷衍的应付着,那只带着李薇薇体温的足弓开始攀上了棒身,开始用美趾灵巧的拨弄起肉棒口的敏感地带。

  「那个老师教的还挺不错的,说起来也教过你们吧?」

  「啊……可能吧。」

  微微喘着粗气,没想到李薇薇的肉棒已经开始大胆的踩住棒身,上下撸动起来,脚后跟是不是的轻点着睾丸,让带着微微酸麻的痛感不住的撩拨着王宁言的兴奋。

  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宁言你怎么了,张老师可是是三班的班主任,什么时候教过我们?」

  李薇薇故意漾起诱人的媚笑伏在眼间,撅起优美的小嘴得意地看着王宁言,美脚的动作却不停歇,一下重过一下的踩着王宁言的肉棒,让美脚上的黑丝不住的摩挲着宁言肉棒上的青筋,脚趾处弯扣住马眼口,先期兴奋分泌出的前列腺液一滴都没有浪费掉,全部的都染在了李薇薇的美趾上的黑丝,那里变成了湿漉漉的一小片淫靡地带。

  「啊……是啊……」

  王宁言额头分泌出了一层汗,肉棒上温热的快感不断冲进脑海里,细细的黑丝料磨蹭在肉棒表皮上的酥痒感也越来越让他的话语词不达意起来。

  「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发现王宁言有点奇怪,宁则关心的问了一句。

  「啊……我……没事……」

  王宁言只是哆哆嗦嗦的应付了一句自己,王宁则当然知道自己哥哥现在的表情绝对不是没事的样子,不过看看嫂子那边一脸诱人的同时带着点小恶魔一般的媚笑,王宁则有些搞不懂这对夫妻到底发生了什么。

  桌下的足交服务却并没有停止,李薇薇的黑丝美脚仍旧保持着三浅两深的节奏慢慢的拨弄着自己老公的肉棒,在爱慕自己的弟弟面前,放浪的为男人足交服务,这少许的背德感让李薇薇也有点兴奋了,大概内裤的底部都已经渗出少许的水渍了吧?

  美脚不住的运动也促使脚上分泌出了汗液,混在王宁言肉棒口流出的前列腺液,正好充当了李薇薇黑丝美脚在肉棒上游走探寻的润滑剂。

  「对了老公……昨晚家里的钟走的不准了,今天你给设好了么?呐,老公?你设(射)……好……了……么?」

  桌面上里李薇薇仍旧装出不经意的样子与兄弟二人扯着家常,努力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表情,不过随着肉棒开始跳动的节奏,李薇薇忽然用酥骨的声音说起了暗语的情话。

  「我……哦……」

  被李薇薇美脚的脚跟轻轻踩了一下睾丸,这让王宁言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随之而来的美脚开始快速的踩弄带来的一波强烈的快感侵袭,让王宁言连敷衍的词句都吐不出来了。

  「呐……老公……你设(射)了么?快点设(射)哦……」

  李薇薇深邃的眸子盯着王宁言,粉嫩的舌头甚至少少探出嫩唇游走了一圈,这魅惑的媚态连带旁边的宁则都看得有些呆了,只是不知道桌下玄机的他却搞不懂,嫂子这是怎么了?突然在餐桌上突然勾引起了自己的老公?

  肉棒被带着香汗的黑丝美脚踩的一跳跳的,李薇薇开始用软乎乎的脚掌踩着鼓冠区,用优美的足弓卡着棒身,狠狠的踩了十几下,终于逼迫王宁言再也熬不过这份快感,呼哧一下便在自己的弟弟旁边将浊白的精液尽情的喷在了李薇薇裹着黑丝的美脚上。

  「嗯……薇薇……我设(射)了,都设(射)好了……」

  终于可以舒爽的叹了口气,李薇薇的美脚却没有着急离开,仍然保持者着舒缓的踩踏频率,争取把最后一滴精液都榨干。

  「呼呼,最喜欢老公设(射)好的感觉了。」

  一边做着最后的足交收尾工作,一边带着暧昧的词汇迎合着王宁言,两人意会的气氛里逐渐散出了裹着淡淡咸腥的味道,那应该是王宁言射出的精液与李薇薇美脚上的香汗混杂的结果。

  嗅着这股奇怪气味的王宁则轻皱着眉头,看着脸上已经樱红染满雪白香腮的娇媚嫂子和叹着气的哥哥,王宁则这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向桌下撇去,恰好看到了正要从宁言裤裆里抽回的李薇薇的黑丝美脚。

  心理一阵刺痛,没想到暗自爱慕的对象会在眼前为他人足交,而自己却毫无办法也毫无反对的立场,默默的咀嚼着饭菜,才到这的第一天,王宁则就又陷入了为李薇薇痴狂心动的生活之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