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12

黃色戀情 (一 至五)[婚姻之外]

              序
  這幾天裡,雪霧淫綿,色灰情淡,讓人思緒萬千。
  不知道為什麼雨雪要用「淫」來形容,但事實是這種天氣裡情和欲就會湧上
來,特別是過去了的性和愛糾纏在你腦子裡,不得安寧。於是我爬起來,寫這個
故事,請看到的朋友不要把它和我聯繫在一起,不管真假,讓它溶進雪花,在開
春的陽光裡,化入大地。

              (一)認識夫妻
  那是在2002年的時候,當時有個網絡聊天室很火暴,火暴的原因是那裡
騷友多,什麼換妻的、3P的、亂倫的、SM的、XYWC等等,有些字符我到
現在都沒搞清楚意義。就在這個瘋狂的虛擬世界裡,我認識了一對夫妻,男的叫
莊元,三十四歲,女的叫程梅,三十二歲,我們商量玩3P。
  3P這玩意聽著就刺激,我很激動,他們比我還激動,特別是莊元,天天和
我在線討論研究,研究什麼呢?他老婆程梅。
  程梅思想有負擔,雖然經過莊元長久的死纏硬磨式思想工作,並在陰謀詭計
中讓她嘗試了別的男人,但那個男人是他們熟人,而且僅有的那麼兩三次性愛,
都是單獨和那人做的,莊元只是策劃者,得躲在幕後。而這次,她要面對一個陌
生的我,還要當她丈夫的面,她不知道自己怎麼能接受。
  我也很發愁,差點要放棄,總不能去了和他丈夫一起搞強姦吧,被告了我一
個人坐牢,他們繼續過日子。莊元急了,開始鼓勵我,然後告訴我好的消息:他
老婆發騷的時候,說挺喜歡我視頻上的長相,雖然不帥,但很健康,很精神,看
得出是個誠實可靠的小伙。
  這話我愛聽,特別是他老婆說的。更有讓我心動的,說他老婆看過我雞巴後
老抓著他的比劃,雖然不說,但能感覺出她想用我的。
  這就夠了,我準備好了,至於他老婆,莊元有的是計策。
  第一次見面,我們一起吃飯,然後找了個公園玩了一下午牌,尷尬算是消除
了。第二次見面,他們來到我宿舍,那天週末,宿舍沒人,提了一堆熟食和半熟
食,就著我簡易的灶具又吃了一頓,他開始用玩笑撮合我們,好像他在當紅娘,
可紅娘只說不離開,弄得她羞我羞還騷噠噠。

              (二)3P之夜
  我們的第三次見面,也是個週末,我去了他們家。到家後,發現有個可愛的
小女孩,我趕緊又出去買了些零食。他們客氣地招呼我,程梅忙著做飯,莊元和
我喝茶吸煙。
  就在飯快好的時候,一個老太太氣沖沖地來把孩子接走了,臨走指著桌子上
的零食罵莊元,警告他以後接來就按時送回去,我沒搞明白是誰的孩子,莊元說
是他媽,太疼孩子。
  孩子走後,莊元就幸災樂禍的告訴我,程梅說還沒適應我,為了防止今天就
進行,她是專門去把孩子接來的,沒想到又接走了。
  看來今天有戲,但最好別發生強姦事件,我心裡這樣想著,飯就熟了,好幾
個菜,莊元還拿出白酒。程梅可能預感到什麼,不同意喝酒,莊元說我們兩男的
喝,她不好說什麼,直看我,我就圓場說天熱,喝點啤酒就行了。
  就是喝汽水,莊元都有計謀把他老婆撂展,何況是啤酒。吃著飯,我們喝啤
酒,程梅喝飲料;吃完飯,我們繼續喝啤酒,只是開始猜拳,程梅被安排監拳監
酒。
  她哪裡知道一分神,她的老公就耍賴,我這人,平常拘謹,可酒一進口就比
較放的開,看見他賴就嚷嚷,程梅也沒看到賴在哪兒,好啊,監酒不力喝一杯。
程梅不喝,兩條選擇,要麼加入隊伍一起划拳,要麼喝一杯繼續監督。
  就這樣,程梅罰的明白過來倒喊著叫著要加如隊伍,直到舌頭發硬,走路飄
忽。
  有些過了,程梅吐天哇地,睡覺去了,還不能動,一動就想吐。挨到晚上睡
覺都沒找到機會,我想走,不甘心的莊元硬留著,最後睡到他小孩的房間裡繼續
等機會。
  機會在睡下後不久就來了,聽著他們夫妻有說話聲,然後有輕微床聲響,然
後莊元就過來,小聲讓我過去。我也開始緊張,進去的時候在黑暗中看到程梅面
朝裡睡著,被子只蓋到肚子,白白的兩條腿漏出外面,在夜間很清晰。
  我回頭看莊元,他詭笑著把門拉上,悄悄離開。
  我很激動,這幾次的接觸發現,程梅是個非常有魅力的成熟女人,穿著衣服
的胸和屁股都讓人浮想連翩,這陣,我不上去,還是男人嗎?
  慾望讓人的膽子變的強大,我掀開小被就貼了上去,手到處,光溜溜的,毫
無遮擋,下身一下蹦起來,我急忙拉開褲頭釋放出來,手就摸向屁股……啊!濕
淋淋的,正到陰部,這姿勢就是挨搞的姿勢。
  莊元剛下來,我還等什麼,於是提著雞巴就往裡頂……只聽程梅「哦」地一
聲,就想轉身過來,我一把抱住,連續進軍。
  好久沒搞過女人了,當時我沒談女朋友,也沒有長期願意讓我搞的女人,記
得有個同事讓我在辦公室裡偷偷搞過兩次,還有個網友在賓館讓我搞了一次,這
些好像都很久了。平常我也不手淫,光遺精,現在,我等於攢了很久很多,找到
這麼個舒服的洞洞,就要充分利用,盡力釋放。
  我抱著她努力釋放的時候,她不再有想轉過來的動作趨勢,而當她再次有這
個姿勢的時候,我已經明白那是要求──要求我爬上她肚皮。爬上肚皮,可以親
嘴,那是做愛很套路的動作,不用暗示或者請求,自然而成。她興奮地抓著我不
放,一會抓我胳膊,一會抓我屁股,還想從腰裡抓什麼,沒找到,就胡摸亂抓,
啃嘰呻吟。
  突然門開了,燈也亮了,程梅披頭散髮的樣子亮的刺眼,嚇我一跳。我知道
莊元進來了,不好意思,就趴著。
  程梅一邊把被子蒙在頭上,一邊叫莊元:「開燈幹嘛呀,刺眼!」感覺已經
走到我屁股後的莊元又趕緊去拉黑了燈,我回頭找他,他已經出去並把門關上。
  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剛才受到打擾,接下來的性愛我是趴著插,插到她高潮,
然後讓她跪起來插,插到她爬下再次高潮,始終射不出,最後還下不了台,多虧
實在等不住的莊元又進來打擾,我們才算結束。
  我躺著休息,程梅起來拉開燈找拖鞋,然後在莊元的調笑中快快地跑去衛生
間沖洗,我在莊元遞過來吸食的香煙中軟縮歸位。
  第二次進行,完全的3P,程梅也放開了,給他老公含著雞巴讓我搞著。由
於比較輕鬆,加上眼前口交場面給感官的刺激,我很快就射了,射在她帶了節育
環的陰道裡。
  程梅作為一個生過小孩的女人,體形保持的確實不錯,除了乳房由於餵乳稍
微有點下垂,小腹恢復也不錯,只是有妊辰紋在屁股和腹部。
  那一晚的後面,我就在莊元的指導下,調配中,邊欣賞邊玩弄,射了三次,
直到程梅累的腰酸腿困,喊叫求饒才結束休息。
  第二天早上,莊元要下去買早點,喊我過去侍侯他老婆,又做一次,然後吃
飯,討論心得,我回宿舍。

             (三)夫妻的情人
  3P之後的一個星期,都沒見莊元夫妻再聯繫過我,也沒見他們上過QQ,
我曾有和一個少婦網友一夜情的經驗,知道網絡朋友都是玩個刺激,一次就夠,
冒昧聯繫會讓人家多心,厭煩。就天天晚上在睡覺前回想一遍,刺激的兩天後就
又開始遺精。
  週六晚上,已經十點鐘了,莊元打來電話,讓我過去他家,我飛快地打車而
去。來到他家,原來程梅又喝醉了,看來我也只能日個喝醉的,估計清醒了她就
不願意了,我有些懊惱,但在我們一起給她脫衣服的時候,她笑的像傻子,抱著
我不放,嘟囔著只要我陪她睡,不要老公了。
  莊元是個奇怪的人,他好像很高興,只是在我們做的時候悄悄過來看一陣,
然後就真的在小房間睡了一夜。
  我幹了兩次,爽得她抓著我雞巴悄悄和驢比,笑得直抽筋。早上當然少不了
再來一回,來著來著,莊元就被吵醒,擠上來睡在她另一側,我插比比他親嘴,
然後轉身換人繼續,直到我們射精她高潮。
  就這樣,連續四周去了五次,有一周中間加了班。當第五周去的時候,莊元
告訴我,讓我做他老婆的長期情人,可以打電話,找認為安全的地方叫她做愛,
或者來家,但不能張揚;要是碰上他家來朋友,他會解釋我是程梅的堂弟弟,因
為我也姓陳,諧音一樣,直接稱呼名字:陳南,誰能聽出來。
  I服了You,計劃這麼周全,連我姓都能用上,要是找個怪姓的,不知道
他又會產生怎樣離奇的想法。程梅也笑他主意多,告訴我她有屁大點事都別想裝
住,不早告訴他,就是隱瞞罪,我說也看出來了,佩服!佩服!
  程梅開始以我姐的身份來我宿舍,有時候給我帶些家裡做的吃食,有時候還
找我兩件髒衣服拿走,我舍友羨慕我有這麼好的堂姐姐,我心想,我還爬人家肚
子呢,你們知道了不羨慕死也得嚇死。
  宿舍裡做愛,得找沒人的機會,還得她穿裙子來,快快的,緊張而刺激,她
說像和莊元談對像那會,就這樣偷偷摸摸。
  我也開始主動去他們家,雖然次數不多。我會先打個電話,莊元不在,我就
不好意思去,程梅就硬叫我,裝出推卸不下,然後過去。
  莊元在的時候,會催促我們,必須做,不在的時候,我們想做就做,不想做
就聊天看電視,這樣兩人相處的次數很多,莊元好像總是很忙的樣子。這時候,
程梅就會問我為什麼不談對象。
  我說我不喜歡太瘋的女孩子,而現在哪個女孩不瘋狂,搭個話、問個路就認
識,第二天成朋友,第三天就敢當眾調戲你;好不容易碰個文靜又漂亮的,一打
聽,不是別人情人就是讓黑社會老大罩了,敢下手先斷指,我沒那種臟腑;醜的
呢,我還沒到哪份上,等到了再說吧。
  程梅光是笑,然後誇獎我雞巴,興奮了會玩強姦我,我是半推半就。
  他們經常去老人那兒看孩子,聽說那裡房子也大,不想回來就住下,但程梅
好像和老人關係處得不好,不願意住那,所以當莊元要住老人那裡,她就會叫我
來陪她。
  孩子也經常被接來,然後送過去,有時候老太太會送來,氣大的樣子,我躲
到臥室都能聽見。說起那次,很危險,我正在臥室操程梅,已經失去新鮮麻痺了
的莊元正看電視呢,老太太帶孩子來了,我們用被子包起來,偷聽動靜,悄悄抽
插,刺激得她差點就高潮,她說她真想掀開被子,大聲叫喊,嚇死老婆子。
  我勸她莊元人多好,還有孩子呢,那麼心疼,她說只能在我面罵罵,老公人
好,她不想傷他,沒罵過。
  她的朋友也慢慢有人認識我這個弟弟了,還碰上了一起打麻將,有時人多,
我就進去臥室玩電腦,便有程梅找借口進來,偷偷搞了幾下,刺激得流著騷水離
去。
  沒見過莊元的朋友來過家裡,他是搞管線設計的,說朋友都是工程上的,不
適合他的性格,面面之交。也許他在他的行業算高手,經常有私人工程公司悄悄
找他設計圖紙,能賺到外快,所以很忙。他忙了老婆就交給我,有時程梅都沒給
我電話,他到在外面打電話讓我過去陪她一晚。這老哥的思想開放的讓我佩服,
我卻總是感覺對他不好意思,佔了人家便宜。
  和他們夫妻的相處中,我也尊重二人,特別是莊元,他總是那麼客氣地讓我
陪他老婆,我感覺像欠了他什麼,越加內疚,在沒有她或者他的催促下,我盡量
少過去,怕打擾他們。
  已經相處多半年了,我仍不停地在那些不適當的時候徵求莊元意見,例如在
程梅發情了調戲我,我也確實想搞,就問莊元:「元哥,你看,老姐要呢!」
  他就重複著教育我:「都說多少次了,不用請示,你什麼時候能把她當成你
老婆,我是嫖客,我就謝謝你了。」
  話是這樣說,我做不出來,而且好像有壓力,壓力隨著莊元對我越好變的越
大;所以,自私的想法裡,就希望莊元不在,我倒輕鬆,而且本身這樣的機會也
多,我還是感覺不夠,希望他每次都是在外面給我打電話,這想法連我自己都感
覺齷齪,相比莊元,我感覺自己就是個小人。

             (四)夫妻的樂趣
  程梅對我很好,經常做了好吃的就喊我,還給我買東西,衣服啊,鞋啊之類
的,我很感激,想給她交伙食費,覺得俗氣,讓莊元知道了會罵我,想給他們買
個禮物,後來看到一對情侶表,有些貴,兩千多,就遲遲沒買。
  這期間,他們找一對夫妻玩了一次交換,程梅詳細地給我講了。那是外地來
的一對夫妻,年齡比他們大點,做得很彆扭,還鬧得不愉快,原因是對方的老婆
思想準備不足,看見她的老公那麼興奮的搞程梅,就委屈地做不下去,後來勉強
面對了,可是到第二天,他們為了找些花樣,玩兩男一女,兩女一男。她自己被
兩男玩可以,兩男玩程梅或者兩女玩一男,她都犯病,男的很掃興,說她,不歡
而散。
  還找過一個網友3P了一次,沒在家,開了賓館,也是程梅告訴我的,說感
覺很刺激,但莊元說那人城府太深,不可靠,只能一次拉到。我就想,我算幸運
的,是他們看的上的,很高興。
  他們想找女的玩一次3P,程梅說找個女的,不玩3P,讓他們倆搞一次也
行,但聊著聊著她就覺得讓他們兩搞自己看不到,等於沒玩,沒意思,不行。突
然,她異想天開地讓我隨便找個女朋友,不喜歡的,開放的,然後讓莊元搞,最
後再吹掉。
  我就想這個理想就是莊元策劃,可能都不會有上當的,何況我幹不出來,但
我沒有說出來,當莊元知道後一口就拒絕了。
  就在他們夫妻結婚週年過後不久,記得天還冷,一天程梅來看我,在我宿舍
聊天,她說找了個女的,正在給她做工作,看來有希望。我問漂亮嗎,她說視頻
上看挺可以的,身材也不錯,他老公心癢癢的和她做愛都直喊「曼曼」。
  我說「曼曼」是她名字嗎,她說是網名,叫「曼佗羅」。我就笑,笑得她打
我,然後她說她也想看老公搞別的女人的樣子,何況是個女孩子,體形好,看著
肯定刺激。
  我說我也想看,她說:「那不成,驚嚇了人家還了得,咱們玩是玩,但不能
太過分,人家不像你,是女孩子。」
  我男孩子怎麼拉,就該你霸佔著過分玩啊,這是心裡想的,我沒說出來,而
且我是願意讓他們過分玩的,我樂意。
  有一陣子沒有接到他們電話了,程梅也好像忘記我了,不來看我,我想得厲
害,沒處發洩,開始手淫。邊手淫邊想,他們可能找到新的男人了,比我更符合
他們的口味,也許程梅的比我再也日不上了,想她的比,比就浮現在眼前,失落
中搓得雞巴發紅發疼,射不出來。
  終於等到他們電話了,程梅沒忘記我這個粗雞巴弟弟,讓我在她家的臥室裡
操了半夜,過了把癮。操完後,她告訴我,那個「曼曼」和他們已經玩過了,刺
激得了不得,說那小姑娘比視頻上漂亮,白白淨淨,乳房挺挺,屁股翹翹,還能
被她老公搞出白汁來,只有少女才有這個,她記得她以前也能被搞出來,現在都
記不得什麼樣了。
  我問她那個「曼曼」騷不騷,瘋不瘋狂,她說很文靜,然後突然看著我說:
「你絕對喜歡,給你介紹一下,做你老婆我看行。」
  我說:「那敢情好。」心裡就想聽這這姑娘人很漂亮,為什麼不找男朋友,
卻開放地願意玩這個呢,很好奇,就想見她。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