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媽媽林敏貞】【完】


一個熟女的資料,一個讓我心動讓我興奮的熟女的資料,一個人盡可夫的熟女的資料。

  我不知道對林敏貞是愛多一些還是恨多一些,她給了我很多,可是她也讓我有恥辱,因為,她是我的媽媽。

  爸爸是一個小職員,媽媽在國企當會計,雖然不是很多錢用也是中等的水平,爸爸比媽媽大四歲,是銷售科的,整天在出差,剩下林敏貞在家里照顧我,因為她很忙,其實那時候我也不明白為什么媽媽老是忙。好在小的時候我很乖,一直是班級的學習委員。不用她操什么心。

  上初中以后,我的學習依然很好,不過媽媽依然忙,我一直不明白為什么只有我的爸爸經常出差,而媽媽經常要陪客戶,別人家的媽媽也是會計卻很少去陪客戶吃飯的,更不會在半夜回家,有時候都已經是半夜一點兩點才回來,回來都是先洗澡,有幾次我半夜起來,看到媽媽回來,媽媽的神情很疲憊,看我不看我,先走到衛生間洗澡,偶爾我看到媽媽的頭發上會有些濕,上邊有乳白的東西。那時候我們家買了新的房子,欠了人家一些錢,爸爸媽媽一定是拼命的工作還債務,我很懂事的每一天自己回家做飯,好好學習。

  班級里有一個男生叫黃闖,是媽媽單位領導的兒子,他對我很好,因為我每一次收作業的時候他都沒有辦法完成,而會照我的作業急急忙忙地抄寫完交給我,他白天上課老是睡覺,好縣他一直都睡不醒一樣。因為他的成績一直在班級的后邊,班主任進行了一個“互幫互助小組”的活動,把我和黃闖分到了一組,而且還讓我和他坐在一起。

  放學以后,我約他到我的家,他很大的不情愿,可是老師的安排也沒有辦法。他不情愿的和我到了我的家。我回到家,在桌子上做作業,他卻坐在沙發上看他的小說,完全沒有想寫作業的意思。我把作業寫了一半了,他仍然沒有想寫作業的意思,不過他看小說卻是很認真。我對他說:“你還寫不寫作業啊,哥們,小說就那么好看嗎?”他走過來,坐在我的旁邊,說道:“唉,我們都那么熟了,寫作業我也不會,你寫完讓我抄一下就行了,這個小說真的很精彩,我是從我爸爸那里偷偷拿出來的,我今天要看完的,不然讓爸爸發現了就不得了了!”我一下子來了好奇,道:“什么書啊?能這么吸引你啊!”黃闖神經西西地道:“黃書啊!”我道:“你怎么看這書啊!” “裝什么啊,范志峰,沒有看過就說沒有看過,你是小孩子,看不了這樣的書的。

  ”我不搭理他了,寫我的作業,黃闖繼續看他的小說。

  我把作業寫完以后,他把小說看完了,開始抄我的作業,書就放在旁邊,說實話,我真的很好奇,不知道他為什么可以那么認真的看,也不知道為什么他會對書這么著迷。黃闖看出我的心思了,笑道:“沒有什么了,哥們,看看吧!”我有些尷尬地拿起了書,其實到了青春期后,對性難免有有些好奇的,我走到我自己的房間,開始翻看起書來。那是一本日本的書,寫都是一個花花公子種種艷遇,有的是大端大端的男女性愛描寫,我是第一次看這樣的書籍,感覺自己的臉特別的熱,卻無法控制自己不繼續看下去。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黃闖敲我的門,說他要回家了,我有些“戀戀不舍”地把書給了他,他看了我,道:“哥們,不是吧,你的臉紅的象個猴子屁股,哈哈。”就這樣我們過了有一個月,每一天黃闖都會到我家寫作業,當然就是抄我的作業,我就可以看他帶來的書,他有好多的書,不過他的書越來越過分,有一些是性虐待和亂倫,我第一次看寫到母子亂倫的書的時候,我感到了一種很無法理解的情緒,可是我沒有和他說。我們寫完作業以后,我們會聊天,黃闖說他爸爸有好多這樣的書,只是放在他的床下,他都是偷偷地拿出來看的,因為看的多了,開始的羞澀也沒有了,黃闖說他爸爸還有“黃帶”,可是我們家沒有象他們家那么有錢,沒有辦法看。

  黃闖帶過來的母子亂倫的書越來越頻繁,好象他是故意挑的一樣,我看的也越來越多,心中雖然沒有那么強烈的反映了,卻依然覺得很別扭的。黃闖好象很喜歡看這樣的文章,寫完了作業還會和我一起再看,因為家里只有我們兩個,不用偷偷的,很自由。

  我問:“你怎么特別愿意看這樣的書啊?都是母子亂倫的,多惡心啊!”黃闖不在乎地躺在床上,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道:“老大,你沒有發現這些小說寫的很真實嗎?” “別鬧了,小說都是瞎編的,我就不相信真的有這事,而且,兒子怎么能和媽媽做愛呢?” “你還不信啊,來,讓你開開眼界啊!”說著,黃闖好象很幸福的樣子,從書包里拿出來一個厚厚的本子,打開一看,全是他收集的簡報,里邊全是關于亂倫的報道,包括母子了,父女了,以及其他親戚之間了,當然,他收集的還是母子的更多一些,有外國的,有中國的,還有關于亂倫的評論,天啊,他整個一個行家。

  “不是吧,你收集這么多東西,不是,你對……”我不由自主說出來了,我還真懷疑黃闖是不是有“臉母情節”,可是這畢竟不大好,我說出來還真害怕他生氣。

  可是黃闖好象滿不在乎,倒是有了一些傷感,道:“如果我要能象小說那樣操我媽媽,就是一次,我死都滿足了!”聽了如此的話,我感到了震驚,就是我身邊的人說出了對母親侵犯的話,而且是那么的坦然。

  “黃闖,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范志峰,別裝了,我就不信你看這么多的小說你就不想你媽媽,其實很正常的,對了,讓你看看我媽媽的照片!”他從書包里掏出了一些照片,是一個女人的照片,不能說是一個美女,但是可以看的出來很豐滿。

  那一天,黃闖把他的書給我留下了,我看了好久,那么多的母子性愛的描寫,我感覺怪怪的。

  那一夜,我做了春夢,夢到了和女人做愛,就想小說里的情節一樣,開始感覺是黃闖的媽媽,可是就在射精的時候,我看到了女人的臉,居然是我的媽媽。我嚇醒了。

  起來的時候,我感到了罪惡,在我的內褲里有我的夢遺的東西,我害怕極了,可是我不知道如何。

  我和黃闖還在一起學習,我還是看他的書,我夢見媽媽的次數越來越多。

  有時候黃闖會給我講他的媽媽,比如他偷看他媽媽了,還有他媽媽的身體了,沒有一點害羞,多的是身材飛揚,他還和我說他的爸爸,黃漆明,他爸爸常常背著他媽媽帶一個女人回家,那個女人也很漂亮,比他媽媽高一些,大約有1米7了,身材很好,讓他爸爸一陣猛操,有時候還有廠子的其他領導,有一次他偷看,有三個男人一起操那個女人的。

  我當時認為他一定是黃書看多了,瞎編的,可是看他神氣的樣子,真不知道說他什么。

  他看到了我們家的影集,就拿了起來,翻看了一下,驚訝地指著上邊的我的媽媽,問道:“老大,她是誰啊?”我說:“我媽媽,怎么了啊?”黃闖一下子狂笑起來,躺在床上開始打滾的笑,一下子把我笑蒙了。

  “你笑什么啊?瘋了啊?”他笑了好一會,才慢慢止住,道:“老大,我說這個你可別生氣,我剛才說的那個讓我爸爸他們三個操的騷逼就是她啊!”我一下子火了,罵道:“我操你媽,黃闖,你罵我媽!”黃闖見我生氣了,道:“我要是能操我媽媽我一定讓你操,可是,那個女人真的是她,她是不是叫林敏貞啊,在我爸爸廠子當會計?”我無言了,我不知道說什么,這個打擊太大了,我相信我的媽媽不會那樣,可是,黃闖并不象開玩笑。

  黃闖繼續說道:“哥們,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媽媽,你是不是不信啊,我媽媽今天不在家,我爸爸一定會帶那個女人回家,你去看看,是不是啊!也許我看錯了呢,不過,我和你打賭,如果是,你答應我一個要求,如何?”我問:“什么要求?”

  黃闖道:“唉,到時候再說了,不過你不可以反悔,知道嗎?男人要說話算數啊!”

  我道:“好,一言為定!”

  黃闖道:“好的,我先回家,有消息我會來找你啊!”

  黃闖走了,我坐在床上,怎么也不能平靜,我拿著媽媽的照片,那是媽媽在他們廠子前照的相片,媽媽把頭發燙了,穿著花格的裙子,我感覺媽媽是那么的漂亮也那么正經,怎么可能是那種女人呢?就是讓爸爸以外的男人欺負都是不應該的,何況有三個男人一起啊,那是什么呢?只有小說里才有的,怎么在現實中出現了呢?而且還是我的媽媽!

  我緊張地等著黃闖的消息,我很希望看看那個人是不是我的媽媽,我更害怕如果那個人真餓是我的媽媽,我會怎么辦呢?

  但在內心里,我卻有一種隱隱的沖動和怪異的想法,就象小說里的情節,媽媽躺在床上,旁邊是三個赤裸裸的男子,一個男子射了精以后,另一個男人繼續在媽媽的身上起伏。想著想著,我居然興奮起來。

  大約到了晚上八點,黃闖來找我了,看他神秘的樣子,我知道,一定是他說的事情成了。我和他一坐車向他家去。在車上,黃闖告訴我,他爸爸打電話回家,他晚上要帶人回家玩,讓他早點睡覺,這就是暗示著他爸爸要帶那個女人回來了,他爸爸知道他偷看他爸爸和那個女人作愛的。

  到了黃闖的家,廠長就是廠長,感覺就是不一樣啊,房子足有200平,裝飾都是很貴的。黃闖的爸爸黃啟明還沒有回家,黃闖把我拉到了他的房間,道:“我告訴你啊,無論出什么事,你都不要出聲,知道嗎?爸爸不會進來的。”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我聽到了門響,黃闖讓我躲在房間了,他出去了,聽到他們父子對話。黃闖和那個女的打招呼,黃闖好象是故意讓我聽的:“林敏貞阿姨,你又來了啊!”聽到如此的詞語:“林敏貞”,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了,難道真的是媽媽?“兒子,去睡覺去吧,我和你林阿姨有些事情,你聽話啊。”黃闖回到了房間,暗示我不要出聲。我就老老實實地聽他的。他走到墻邊,指給我一個很小的洞,小聲道:“我為偷看特意挖的,你看吧,我看的多了!”黃闖躺在床上了,我對著小空想外看著,這個小洞可以清楚的看到客廳,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兩個人,一個是40多歲的男子,光著上半身,衣服放在旁邊,在那個男人身邊坐著一個30多的女人,穿著花格的裙子,我一下子呆住了,那個女人真的是我的媽媽林敏貞。

  這不可能,真的是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在她的廠長家里,難道是真的嗎?難道黃闖說的一起都是真的,媽媽曾經讓她的廠長操過?媽媽讓三個男人操過?

  只見黃闖的爸爸黃啟明斜躺在沙發上,懶懶地說道:“騷逼啊,喝了太多的酒了,真熱,幫我把褲子脫了!”“媽的,他居然叫我媽媽是騷逼!”我心里狠狠地罵著。

  媽媽聽話的起來跪在黃啟明的前邊,幫黃啟明脫褲子,黃啟明起來,把媽媽的裙子掀了起來,媽媽的屁股露在了外邊,媽媽居然沒有穿內褲,雪白的屁股正對著我看的小洞,媽媽雙腿之間的裂縫也正對著我的眼睛,媽媽的下體通紅潮濕。

  我想把眼睛閉起來,可是我卻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我的心跳的很厲害,我知道我不應該看下去,可是我卻越來越興奮,我甚至想看到黃啟明的陰莖插如媽媽的陰道里。

  黃啟明已經赤裸,媽媽主動的把衣服脫光了,跪在黃啟明的雙腿之間,幫黃啟明口交。

  我沒有想到媽媽會如此,是自己主動地脫光了衣服,主動的幫一個男人口交,主動把一個還不是硬的雞吧含在嘴里。我的下體開始膨脹。

  媽媽的頭在黃啟明的下體上抬抬落落,身體也隨著她頭部動作而輕輕地搖動著。

  黃啟明用力地按了一下媽媽的頭,媽媽的頭深深埋在他的下體里,我想,媽媽一定把黃啟明的陰莖全都含在嘴里了,而且黃啟明并不想讓媽媽吐出來。但是也許是因為插的太深了,媽媽開始掙扎了,頭在動,雙腿也在動,我感到了媽媽的陰部在媽媽雙腿動的時候的擺動。“騷逼啊,今天見了三個客戶,你表現的還不錯,怎么樣,小騷逼沒有被那三個東北人操破了吧,哈哈……”怎么了?媽媽見客戶就是讓客戶操啊,難怪媽媽都沒有穿內褲,而且下邊還是潮濕的,一定是剛被那三個東北的客戶操過,現在媽媽還要用嘴滿足她們的廠長,媽媽真可憐啊。

  媽媽終于抬起頭,對黃啟明說:“我不就是廠子里的一直母狗嗎?只要廠長你喜歡我可以讓所有廠子里的人操,我的騷逼就是給人操的,操的我高興!”我驚訝了,沒有想到媽媽會說出這么不要臉的話,我尷尬地回頭看了一眼黃闖,黃闖笑著看著我,什么都沒有說。

  黃啟明讓媽媽口交了大約二十幾分鐘,起來,讓媽媽轉過身,把粗大的陰莖對著媽媽的后邊,媽媽象一只狗一樣趴著,等待著黃啟明的進入。黃啟明身子向前一挺,只見媽媽的臉上有了痛苦的表情。“廠長,你又操人家的小屁屁了,人家的小屁屁都讓你操大!啊……啊……廠長的雞吧好粗好有力啊!”媽媽被人家肛交,不但媽媽的嘴沒有被放過,連屁眼也要經受陰莖的折磨。

  黃啟明用力到抽動著他的陰莖,動了只有二十幾下,黃啟明大聲地喊了聲:“小闖啊,你過來吧,偷看什么啊,爸爸今天讓你操這個母狗!”我驚訝了,難道我的同學要操我的媽媽?我扭頭看著黃闖,黃闖已經起來的,小聲的對我說:“我爸爸今天是喝多了,我就不客氣了啊!”說完他就走出去了,剩下我一個人,在那個小洞邊,不知如何是好。

  聽到外邊的對話……

  “爸爸!”

  “兒子,你看了這么久了,今天爸爸高興,讓你也操操這個叫林敏貞的母狗,不過你可不能和你媽媽說啊。來,騷逼,給我兒子舔舔雞吧!”

  我忍不住從小洞看了出去,黃闖已經脫光了衣服坐在了沙發上,媽媽在她的雙腿之間,頭一直低低抬抬,想必是在給黃闖口交,媽媽居然在給我的一個同學口交,媽媽怎么可以這樣子呢?這讓我怎么見我的同學啊。黃闖的爸爸黃啟明在媽媽的后邊,屁股一動一動的,又在我媽媽的陰道里摩擦。天啊,是一對父子在和我媽媽性交啊,一對父子啊。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黃啟明離開了媽媽的身體,走到了媽媽的前頭,他的陰莖勃起巨大,向上“堅強”地直立著,巨大的龜頭在燈光下光光亮亮,上邊好象有很多的水,在燈光下反射著白色的光。

  媽媽吐出了黃闖的陰莖,而將他爸爸的陰莖含在了嘴里。黃闖起來,走到媽媽的后邊,這小子好象是故意的,在媽媽的后邊蹲下,用雙手把媽媽的屁股分開,將媽媽的陰部對著我看的小洞,讓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媽媽的陰部,而且黃闖居然還不滿足,用手指在媽媽的陰部來來回回 ,用兩只手把媽媽的陰唇用力的分開,好象要把媽媽的陰部分開撕裂一樣。媽媽的陰部在我的面前表露無疑,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可以如此的看媽媽的陰部,在有些深紅的陰唇里邊是分紅的小陰唇,小陰唇里是粉紅有些白的陰道口,也許是剛剛被黃啟明用陰莖探過,媽媽的陰道口還是濕漉漉的。

  黃闖把媽媽的陰道口分開,把他的中指伸進了媽媽的陰道,而且使勁的用力地向里邊伸,好象要把這個手都伸進去一樣。用力的伸進去,再抽出一半,手指開始向上用力扣,在媽媽的陰道里轉來轉去。也許是黃闖用力太大了,媽媽的身體開始左右搖擺,屁股在黃闖的的手里左右的動。好象是想擺脫黃闖的手,媽媽給黃啟明口交的動作越來越大了,而且我可以聽到了媽媽從口中或者是是從鼻子里出來的“哼……哼”的聲音,我知道,那就是小說里寫的,女子在高潮時的聲音。

  黃闖起來,把他的陰莖對準了媽媽的陰道,然后用力的插了進去,當他進去以后,我知道,我完了,媽媽讓我的同學給操了,我的臉漲的通紅,我的身體開始發抖,我都不知道為什么媽媽是那么的下賤,隨便一個男人都可以把他的陰莖插到她的陰道了,隨便的一個男人都可以把雞吧塞到她的嘴了。

  黃闖開始抽動了,他的陰莖在媽媽的陰道里來來回回的抽動,他動的很慢,但是每一次都是全部進入,把身體全部帖在媽媽的身體上,然后慢滿地把陰莖拔出來,全部拔出來,然后在對準陰道口,用力,狠狠地再插入。就這樣快進慢出,每一次都讓媽媽的身體受到很大的沖擊,媽媽的乳房開始前后搖擺了。

  我看著媽媽被一對父子如此的操著,也許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在性交,如果是第一次看到人在性交也就罷了可是我第一次看到的居然是我的媽媽,如果是看到我媽媽和爸爸性交也就罷了,可是我和媽媽性交的人居然不是我的爸爸,如果是看到媽媽和別的男人偷情也就罷了,和媽媽偷情的居然是一對父子,如果是一對父子和媽媽偷情也就罷了,和媽媽偷情的父子居然有一個是我的同學……

  媽媽給黃啟明口交的速度越來越快,黃啟明開始有了一些聲音,突然,黃啟明站了起來,把陰莖從媽媽的嘴里掏了出來,用手快速的套動,因為他站了起來,媽媽仰著頭,陰莖正對著她的鼻間,瞬間,黃啟明的陰莖噴射出白色的精液,噴的媽媽滿臉滿頭發都是,媽媽還沒有反映,黃啟明已經把還沒有射完的陰莖塞到了媽媽的嘴了,我想黃啟明一定在媽媽的嘴里也射了不少,媽媽毫不在乎,還是用力的吸著黃啟明的陰莖,好象要把黃啟明陰莖里的所有的精液都吸出來一樣。

  黃闖的動作也越來越快,他幾乎以他最快的速度開始抽動他的陰莖,我幾乎感覺他是在一陣亂抖,可以想象他的陰莖是以怎么樣速度在媽媽的陰道里來回摩擦。可是他突然不動了,慢慢的從媽媽的身體離開,媽媽依然保持了那樣的姿勢,黃闖又蹲下來,用手分開了媽媽的陰部,分開媽媽的陰唇,一股白色的液體慢慢的從媽媽的陰道里流了出來,那是精液,我的同學的精液,我的同學不但操的我的媽媽,還在我的媽媽里射精了,如果媽媽懷孕,那么就是我的弟弟了,那么他不是我的后爸爸了嗎?

  黃闖走到媽媽面前,媽媽一把抓住了黃闖的陰莖,在黃啟明和黃闖父子的兩個陰莖中間吸吸舔舔。

  我一直都不知道媽媽怎么會這樣呢?我感覺我的身體已經僵硬了,我感覺我都不知道我是在哪里了,我的呼吸很重,都不知道我回去如何面對我的媽媽?我又如何面對我的爸爸呢?我突然為爸爸感到了悲哀,媽媽居然是這樣的人,難怪她每一天都那么晚回來,而且回來還要洗澡,是要洗去她身上的精液味道,媽的,騷逼,連我同學都可以那么操她,那么騷,那么賤。

  黃啟明的陰莖在媽媽的口中又一次散發了威力,陰莖又一次勃起,黃啟明又一次來到了媽媽的身后,一邊用力地拍打著媽媽的肥大的屁股,一邊道:“小騷逼,今天見客戶的時候都沒有操你,看那個東北人聽喜歡你的屁眼的,我也好久沒有操你的屁眼了,今天再造一下吧。”

  我聽到如此的話,一下子驚訝了,這個黃啟明連媽媽的屁眼也不放過啊。在我看的時候,黃啟明的手伸到媽媽身后,撫摸著媽媽的屁股,

  手指還不時伸到媽媽的兩股之間,摸著媽媽的會陰處,然后突然重重地按在媽媽的肛門上,有幾次還插入媽媽的肛門里面一小截指頭。媽媽對這動作有著很強烈的反應,每一次都很性感地扭動著腰肢,發出尾聲很長的嗚咽聲。

  「天啊,媽媽拉大便的地方竟然被我同學的爸爸用手指插著,而且她還很興奮!」

  黃啟明把他的粗大的陰莖插入了媽媽的屁眼,也許是因為媽媽給黃啟明口交了,上邊還有媽媽的口水或者是黃啟明射在媽媽嘴里的精液,黃啟明的陰莖進入媽媽的屁眼很輕松,也許是媽媽已經不只一次被侵入這個私地,所以媽媽并沒有任何的不適,依然一邊幫黃闖口交一邊用碩大的屁股迎合和黃啟明的陰莖探入。

  這一對父子整整“折磨”我媽媽到十一點,黃啟明在媽媽的嘴里射了一次,在媽媽的屁眼里射了一次,倒是黃闖更年輕,在媽媽的嘴里,陰道里,屁眼里各射了一次。

  當媽媽要離開的時候,黃啟明沒有讓媽媽把臉上的精液擦去,并告訴媽媽,道:“騷逼,這是我兒子黃闖,以后他要操你你要好好滿足他,知道嗎?”

  媽媽一邊穿衣服一般說:“我知道,他是我的小老公!我 所有的洞洞都讓他操!”

  這時,黃闖突然道:“林敏貞阿姨,你有一個兒子是不是啊,我要你今天回家讓你兒子也操了,知道嗎?”

  媽媽一楞,看著黃闖,黃闖道:“我忘了告訴你了,林敏貞阿姨,我是你兒子的同學!”

  媽媽一下子呆住了,連穿衣服的手都停下了。

  黃啟明道:“那有什么啊,你不就是讓男人操的騷逼嗎?今天回去讓你兒子滿足你一下,知道嗎?”

  媽媽沒有做聲,默默的穿了衣服,離開了黃啟明家,走的時候,媽媽依然沒有能在裙子里邊穿上內褲。

  媽媽走了以后,黃啟明對黃闖說:“怎么樣,兒子,爸爸已經夠意思了,你可不要告訴你媽媽啊!哈哈,早點睡覺吧,明天還要上學呢?”

  黃闖道:“爸爸,你說林敏貞回家以后會不會讓她兒子操啊?”

  黃啟明道:“你明天問問你的同學不就行了,哈哈!”說著黃啟明向臥室走去,也許是他太累了,需要休息了。

  黃闖道:“爸爸,你希不希望她們母子亂倫呢?”

  黃啟明道:“怎么不希望呢,讓兒子操那個女的騷逼,要是你操了你媽媽的騷逼,我也不用這么害怕她知道了。”

  黃啟明走進了臥室,過了一會,黃闖才到他自己的房間,看見我坐在床上,一句話也么不說,他走過來,小聲的說:“哥們,我也沒有想到可以上了你媽媽,現在你信了吧,我知道我上了你媽媽不對,過幾天我想辦法讓你也上我媽媽一回好了!”我什么都沒有說,默默地離開了黃闖的家,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回家,我不知道如何面對媽媽,我也不知道如何接受如此的媽媽,而且我無法忘記媽媽的身體,那么豐滿的乳房和陰部,那還流淌著精液的陰道,那被不是爸爸的男人隨便進入的陰道,我如何做呢,我回家是不是可以忍受如此的媽媽或者是忍受她的身體。

  我感到了恥辱,因為媽媽被我的同學操了,一點也不顧及我的面子,不然讓我的同學操陰道,還為他口交,更讓他操屁眼,讓他把精液射到了她的陰道了。我開始憎恨媽媽,她讓我丟臉,我要報復。

  我一路小跑到了家,開了門,媽媽在家的客廳坐著,還沒有洗澡,看到我回來,媽媽一下子起來,生氣地罵道:“你去哪里了?這么晚了,你知不知道很危險啊!”

  我冷冷地走到媽媽身邊,媽媽的頭上依然有精液的痕跡,我說道:“媽媽一定還沒有穿內褲吧!”

  媽媽楞住了,她看著我,不知道我說什么,或者她知道我說什么,卻沒有想到。

  我坐了下來,毫不在乎地看著媽媽,現在我面前的媽媽已經不是過去神圣莊嚴的媽媽了,而是一個蕩婦,一個仍我同學操過的蕩婦,一個讓我丟盡面子的蕩婦,一個人盡可夫的蕩婦。

  我看著媽媽,媽媽有些緊張,因為她不知道我要說什么,我小聲的說:“我剛才一直在黃闖的家里,看了一部叫‘我的媽媽被父子輪奸’的電影!”媽媽聽了一下子癱倒在地上,她沒有想到她做的一切居然讓她的兒子知道了,而且是在那樣的時候。

  媽媽開始哭泣,我沒有理睬她,因為我認為她的一切都是自己找的,是罪有應得。

  大約媽媽哭了半小時,看我沒有一點表示,媽媽起來,跪在我的面前,道:“志峰,媽媽也不想這樣的,媽媽是沒有辦法,媽媽是真的沒有辦法,你要原諒媽媽啊!”

  我看到媽媽哭的真的是很傷心,我的心有些軟了,我起來扶起媽媽,讓媽媽坐在我的身邊,道:“媽媽,你和我說說是怎么回事!!”

  媽媽看我開始有原諒她的意思,一邊哭一邊給我講了事情的經過……

  那天晚飯后,林敏貞照樣在收拾好碗筷后就坐在沙發上繼續追她的電視劇,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喂,您好,我是敏貞,請問您找哪位?哦!廠長啊!什么事?……哦……是,是我做的,有什么問題嗎?……不會吧?我已經復查了三次了!我……嗯……嗯……不!

  我……嗯……嗯……好的,我馬上回去。”林敏貞緊張地放下電話,眼神一片迷茫,嘴里反復嘮叨“不會的……怎么會……” “媽!你怎么了?”看到她那奇怪的表情,范志峰不禁叫了她一聲,“媽,你沒事吧?誰的電話?什么事啊?你怎么了?”范志峰的一大堆問題把林敏貞從迷失中喚醒過來。林敏貞用手拍了拍腦袋,然后摸了一下范志峰的頭說:“志峰,媽單位有點事要回去一下,你自己在家做作業吧!好看緊家門哦!”說完就換了一件上班穿的套裝出去了。

  林敏貞慌慌張張地回到單位,只見廠長辦公室的等還亮著,急忙敲門進去。之間屋里煙霧彌漫,林敏貞被嗆的直咳嗽。廠長黃啟明見林敏貞近來,把手中的煙滅了,指指前面的椅子說:“坐”.林敏貞惶恐不安地坐下,“廠長,我……” “別說了,你自己看看吧!”黃啟明打斷了林敏貞的話,隨手把一個厚厚的帳本丟到她面前。林敏貞連忙拿起來,仔細看。

  “啪~!”一個計算器扔過來,嚇了林敏貞一跳,但很快就說句“謝謝”然后拿起計算器埋頭算起來。黃啟明也重新點起一支煙慢慢地抽。整個辦公室十分安靜,之后林敏貞翻動帳本和敲打計算器的聲音,氣氛越來越緊張,林敏貞的臉越來越白,前額的留海也被汗水粘在頭上,黃啟明冷冷地看著這一切。

  “不會吧……怎么可能……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錯了……”林敏貞開始自言自語,文件翻得更緊,計算器敲得更響。

  “鐺~鐺~鐺~……”林敏貞被墻上的時鐘嚇了一大跳,抬頭往去,10點正,已經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好了!別算了!”黃啟明突然說,“20萬!整整20萬!因為你一個錯誤廠里損失了20萬!你說!你怎么辦!

  林敏貞一下子呆了,20萬!對于當時月工資還不到千元的林敏貞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

  ”嗚~……“林敏貞捂著臉哭了起來,”對不起!廠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你不是對不起我!你是對不起全廠!“林敏貞只能嗚嗚地哭,因為二十萬對媽媽不足千元的工資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好了!“黃啟明大聲喝道:”哭什么哭!就會哭!你煩不煩啊!“林敏貞一下子呆了,也不哭了。

  ”明天到財務領工資吧,然后等廠里的處分吧,二十萬啊,看來你要蹲監獄了。“黃啟明冷冷地說,然后把林敏貞推出辦公室,鎖門自己走了,留下了呆若木雞的林敏貞。

  那天林敏貞回來后整個人呆呆的,范志峰問她什么事,她只是淡淡地說沒事,然后自己回房間。范志峰半夜醒來的時候聽到她在房間里輕輕地哭。

  第二天,她一上班就來到廠長辦公室。

  ”不用說了,廠委已經決定了,你還是收拾東西吧。“沒等林敏貞開口,黃啟明就頭也不抬地說。

  ”廠長!求你了!不你不要這樣對我,我在廠里干了那么多年,沒功勞也有苦勞啊!這次我也不知道怎么會這樣……“林敏貞一下子跪下來,哭著說。

  ”別說了,什么都晚了“黃啟明看了她一眼說。

  ”廠長!求你了!做做好人吧!你給我時間,我回去把房子賣了,不損失補回來,求你給我機會!“

  黃啟明道:”切!你們買的就是單位的商品房,現在還欠十萬呢,那房子本來就不是你的,你還是回家做準備吧,我幫你看了,最多判三年!“

  ”廠長,您不能這樣啊,求求你幫幫我吧!“林敏貞邊哭邊爬到黃啟明面前抱著他的腿喊。

  黃啟明表現冷漠,毫不在乎林敏貞在他面前的痛哭流涕。

  ”廠長!求你幫幫我吧,我不能坐牢,我坐牢我們家就完了,求你幫幫我吧,這輩子給你做牛做馬都愿意!廠長!求你了!……“

  黃啟明煩躁起來,低頭本想一腳踢開她,可這一低頭,剛好看見林敏貞松開的衣領里面露出的一大塊雪白乳房。他的心”蹬“地跳了一下。他這時候才留意到,林敏貞抱著他的腿哭,兩個豐滿的乳房在他腿上磨來磨去,有一種軟軟麻麻的舒服。再仔細看看,林敏貞其實是一個保養得不錯的女人。黃啟明的色心驟起,眼睛一轉,奸詐地笑了笑。

  彎腰扶起林敏貞,拍拍她身上的土,扶她一起坐在沙發上。

  ”好了,好了,別哭了,你也是個知識份子,怎么這么哭哭啼啼的?讓人看到了多不好,有話好好說嘛!“林敏貞被他一下子180度的轉彎蒙住了,整個人呆呆看著他。

  黃啟明見她這樣就趕緊趁熱打鐵,假裝親熱地拍拍林敏貞的肩膀說:”其實,事情還沒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沒等他說完,林敏貞像抓到救命草一樣拼命抓住黃啟明的手說:”廠長!求求你幫幫我!你在廠里有威信,廠委會一定會聽你的,你幫我說說話吧!廠長!我造成的損失我慢慢地還,求你幫幫我吧,我一定報答您!“黃啟明一看時機差不多了,也假惺惺地說:”林會計啊!你也在廠里做了那么多年了,你的為人我是了解的,我也相信這次是你的無心之失,但20萬對于廠里不是小數字啊!所以……這事不容易啊!“林敏貞一下子急了,又跪下來求他:”廠長!你一定要幫我啊!你要我做什么都愿意!就算這輩子,下輩子也給你做牛做馬我也愿意!“這一跪不要緊,要緊的是她離他太近,兩個乳房就壓在他膝蓋前,被他的腿頂得鼓鼓地!黃啟明的眼睛差點沒掉了出來!襠下早已漲得鼓鼓的。

  ”不要這么沖動嘛!什么做牛做馬,我又不是開農場的,你也算是廠里的業務骨干了,對廠里的財務情況也熟悉,開除了,對廠子也是一種損失,說心里話,我也不想你走啊!畢竟大家共事那么多年,有感情了嘛。“黃啟明一邊給林敏貞擦眼淚一邊說著,同時趁機身體向前一傾,膝蓋把她的乳房頂得更緊更高,幾乎要掙脫乳罩蹦出來了!林敏貞哪顧得上這些,緊緊抓住黃啟明的手一個勁地道謝,整個身體完全趴在他腿上。

  過了好一會,黃啟明從林敏貞手中抽出雙手,左手被她擦眼淚同時撫摸著她的臉,右手毫不客氣就往林敏貞露出來的乳房抓去。當他的手剛碰到林敏貞的乳房的時候,林敏貞整個人顫抖了一下,然后掙扎著想站起來。

  ”別動!“黃啟明惡狠很地說:”剛才不是說什么都愿意嗎?還說做牛做馬,怎么?

  忘了?還是你突然不想干了?“林敏貞雙手緊緊抱在胸前顫抖地說:”不要!廠長!我是結了婚有孩子的人……不要!廠長!不要!……“黃啟明一把又把她推到地上,走回辦公桌,從新看起文件來。

  ”林敏貞,你是個明白人,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今晚到我辦公室來,事關你的去留問題,該怎么取舍,你自己看著辦。“說完他再也沒有看她一眼。這時候外面有人說話的聲音傳來,林敏貞連忙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出去了。

  那天林敏貞整天都請假在家,整個人好象夢游一樣,范志峰問她,她只是說身體不舒服,休息一下就沒事,范志峰也沒放在心上。

  晚上吃完晚飯后她出奇地沒有看電視劇,而是將自己鎖在房間里。過了一會就出來洗澡。范志峰一看表才七點多,林敏貞平時都是快睡覺的時候才洗澡的啊,怎么今天那么早洗?也許是她不舒服,想早點睡吧。當范志峰正納悶的時候,浴室門開了,林敏貞穿著上班的套裝出來,一邊換鞋一邊說:”志峰,媽今天一天沒上班了,回單位收拾點東西,留到明天不太好。今晚可能會晚些回來,你做完作業早點睡吧。“ ”好吧,媽你不舒服就別做太晚了,早點回來休息吧!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你乖乖在家喔!“說完她就出門了。

  回到廠里,來到廠長辦公室門前,媽媽深身吸了一口氣,然后輕輕敲門。

  ”進來!“

  媽媽推門進去后順手把門反鎖起來,走到黃啟明面前。

  ”挺自覺的嘛!還知道把門反鎖上,看來你今天是做好準備的了吧?“ 黃啟明輕薄地說著走到媽媽面前用他那雙肥手去摸媽媽的臉,媽媽低著頭,稍微閃了一下就漲紅著臉任憑他摸。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事,抬起頭對黃啟明說”廠長,那錢的事……“

  ”錢的事就看你今晚的表現,明白嗎?“

  沒等媽媽說完黃啟明就打斷她的話,并順勢捏著她的下巴把她的臉抬起來,好好地欣賞著。

  ”敏貞啊!敏貞,你看你,快四十的人了,還保養得那么好!你看你這臉蛋多嫩啊!好多小姑娘都比不上呢!“

  面對黃啟明的輕薄,媽媽只能紅著臉默默承受。

  ”親我“黃啟明突然說”什么?“媽媽一下子呆住了。

  ”親嘴!是不是不懂啊?“ 黃啟明罵到。

  ”懂……懂……嗯……“媽媽嚇得忙把她的紅唇蓋在黃啟明的臭嘴上,黃啟明馬上把舌頭伸進媽媽的嘴里。媽媽頓時有一種想吐的感覺,但一想到那筆錢,于是只有配合地和他糾纏在一起。

  黃啟明的手也不閑著,一只手隔著衣服對媽媽的乳房有摸又捏,一只手早已從裙子下伸進去隔著內褲不斷摩擦女人最敏感的部位。

  ”嗯……嗯……“漸漸地,媽媽被他搞得也熱起來了,手不知什么時候緊緊地勾住黃啟明的脖子,嘴巴則更主動地把自己的舌頭也伸進他嘴里和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身體有意無意地往黃啟明身上蹭。黃啟明果然玩女人是老手,不一會就把一個端莊的職業婦女弄得春心蕩漾。

  ”真是個騷貨,才親親嘴就忍不住要我干你了?“ 黃啟明猛親一口說。

  ”不!不是的……“媽媽連忙否認。

  ”怎么不是?你看!都濕了!“ 黃啟明將沾滿媽媽淫水的手指在她臉上一邊擦一邊說。羞得媽媽把頭藏在他懷里。

  ”好了!別裝純情了!要干就快脫衣服!“說完把媽媽推開自己脫起衣服來。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媽媽也沒什么好顧慮的了,也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下來。不一會就全身赤裸地站在黃啟明面前,但是,處于女性的羞澀,媽媽的雙手還是遮擋著女性最羞恥的部位。

  ”把手拿開!讓我好好欣賞欣賞你的身體“

  ”嗯“媽媽慢慢把雙手移開,她成熟而美麗的肉體完全暴露在黃啟明的眼光之下。

  ”哇!保養得不錯啊!林會計,來轉個身讓我看看!“

  ”什么?“媽媽遲疑了一下?”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我叫你轉個人給我欣賞!你沒聽見嗎?“ 黃啟明一點不給媽媽面子。媽媽第一次在爸爸以外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體還要受到這樣的調戲讓媽媽被感羞辱,但她還是很聽話地慢慢在黃啟明面前轉了一圈,這時候她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了。

  看到媽媽這么聽話,黃啟明知道她已經完全屈從于他的淫威了,他的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瞇著眼睛仔細地欣賞著媽媽誘人的裸體。媽媽臉羞辱地通紅,不知所措地呆在那里接受她的命運。

  ”很好,看來你也是個明白人“說完黃啟明也站起來把自己的衣服脫了,挺著那丑陋的陽具走到媽媽面前。媽媽見到那將要侮辱自己的東西就在面前,心里馬上產生強烈惡心的感覺,但是她拼命忍住了,因為一家人的命運都在她手上。

  ”跪下“黃啟明說。

  媽媽一時不知反應。”跪下!你聾了嗎?“黃啟明惡狠狠地說。媽媽連忙跪在他面前,那支丑陋的陽具剛好在她眼前,她明白了。于是她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用手抓住那罪惡的東西輕輕撫摸著,然后閉上眼睛,屈辱地將那侮辱自己的東西含進她美麗性感的嘴里。就在她閉上眼睛的時候,兩行熱淚滑過她美麗的臉龐……

  黃啟明淫笑著看著媽媽在他跨下賣力地討好他,心里被征服感極大地滿足著,嘴里不時發出快樂的呻吟和羞辱她的話語。手也沒有閑著,抓住媽媽豐滿的乳房用力揉捏著,不時還用力在乳頭上捏一下,疼得媽媽不敢叫,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聽起來就像舒服的呻吟。

  這時媽媽也完全放開了,她知道她是跑不了的了,目前只能是希望黃啟明趕快完事,她好盡快逃離,于是她也放下了自尊,用自己的所有本領賣力地在舔吃著黃啟明的陽具,嘴里還不聽發出舒服的呻吟,身體也隨著黃啟明對她乳房的凌辱淫蕩地扭動著。

  黃啟明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表現得那樣淫蕩,根本不像是被強迫的性交易,而是像一個蕩婦在偷情,這種心理沖擊使他激動萬分,加上媽媽的口技的確不錯,結果沒幾分鐘他就在媽媽的嘴里射了。

  極大滿足后的黃啟明松開了對媽媽雙乳的束縛,癱在沙發上抽煙。媽媽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后起身準備把嘴里的精液吐掉,這時黃啟明叫住了她。

  ”吃下去“黃啟明說。

  媽媽驚愕地看著他,不敢相信他說的話。”吃下去!“黃啟明加重了語氣。

  ”唔!“媽媽含著精液恐懼地搖頭,別說吃精,就是在她嘴里射,她也從來沒有允許爸爸那樣做過,剛才黃啟明射精的時候她已經差點吐出來了,現在他居然要求她把她被凌辱出來的精液吃下去!這簡直對她神經的摧毀!

  ”吃下去!不然今晚的事就不算數!“黃啟明抓住媽媽的頭發怒吼著。

  屈辱的淚水再次淌過她的臉龐,她已經完全沒有退路了。(認命吧,目前只能這樣了,只要能度過這次難關,我是被迫的,我沒有對丈夫不忠)媽媽心里安慰自己。

  ”咕?……“又腥又苦的精液吃下去了。那一刻媽媽也崩潰了,她一下子暈倒在地上。黃啟明則悠閑地抽著他的煙,欣賞著那被他凌辱完的戰利品。

  不知過了多久,媽媽感到胸部一陣灼熱”啊!“她尖叫了一聲醒過來了,迷迷糊糊的她連忙察看剛才疼痛的部位,發現左邊乳房上有一個黑黑的圓點周圍還有一些煙灰雜質明顯是被燒傷的痕跡,她在驚恐地看看黃啟明,原來黃啟明居然把正在抽的煙頭按到了媽媽的乳房上!

  ”你!“媽媽憤怒地盯著黃啟明。

  ”我怎么了我?你睡得像死豬一樣!難道你想就這樣睡到天亮?別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這時媽媽也清醒過來了,看看墻上的鐘,已經凌晨2點了。

  ”我走了,你自己回去吧“說完黃啟明就離開了。

  媽媽含著眼淚,揉了揉被燒傷的乳房,艱難地穿上衣服回家了。那天她洗了很長時間的澡……

  第二天起,媽媽請了幾天病假沒有上班。后來從同事的口中得到消息,她的問題已經解決了,廠長在會上給她擔保,所以只給了一個警告處分,當面對同事對她度過難關的祝賀時,她只能苦笑,沒有人知道她將為此付出的代價,包括她自己。

  我當時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只知道媽媽那天加班很晚回來,然后就病了,媽媽解釋是工作辛苦。我隱隱約約感到奇怪因為,她老是恍恍惚惚的,一個人發呆,有時候還默默流淚,但是我問她什么事的時候她又推說沒事,那時候我正忙著復習考試,所以就沒多在意。幾天后,我做作業的時候有一道題目不懂,與是就打電話給同學問問,當我拿起電話的時候,剛好有個電話打近來,原來是媽媽的廠長黃啟明,他說我媽好幾天沒上班了,作為領導他要關心一下,于是我就去媽媽房間叫媽媽接電話。當媽媽知道是黃啟明的電話的時候呆了一下,然后說”知道了,你出去吧,把門帶上“于是我就回房間了,由于那時候我一點警惕都沒有,滿心想的都是那題目所以就沒有抓住機會提前發現媽媽的秘密。

  媽媽見我出去了,顫抖地拿起電話”喂“

  ”臭婊子你躲哪里去了!不敢回來見我了嗎?怎么?過河拆橋嗎?“黃啟明一開口就罵。

  ”不是!不是!黃廠長,不是的!你幫了我的大忙,我感激不盡,只是這幾天我的確身體不舒服……“

  ”你少來這套!我才不要你什么感激!我要操你的騷B!“沒等媽媽說完,黃啟明就搶著說。

  ”你以為事情就這么完了?我告訴你!還沒完呢!前天只是廠里的決定,局里還沒同意呢!你要想我在局里幫你說話你就乖乖地聽話知道!“

  ”什么?這……好,我知道了。“媽媽屈辱地回答。她的命運已不在她手上,她只能任憑黃啟明玩弄了。

  ”你現在馬上到這里來!XXX街XX號頂樓,半小時不見你來,你就知道!“說完黃啟明把電話蓋了。媽媽呆呆的拿著電話,她的腦子一片空白,她當然知道這是要去做什么,但是她又沒有任何拒絕的借口和理由。她永遠是那樣懦弱的女人,這也注定了她被玩弄的命運。于是,她起床,換了衣服,來到我房間。

  ”峰,媽媽約了同事有點事,可能很晚回來,你晚上睡覺記得鎖門“

  ”媽,你病剛好又出去了嗎?不好好休息?“

  ”沒事的,好孩子,媽已經休息好幾天了,廠里的事落下不少,我得回去收拾收拾,你不用等媽媽了“說完,媽媽在我額頭上吻了一下就出去了。那一刻,我聞到媽媽身上有香水味,媽媽平時是不擦香水的,今天怎么那么奇怪?不過我可沒想那么多,因為我愛看的電視節目快開始了。

  媽媽按黃啟明給的地址來到約定的地點,當目的地越來越近的時候,媽媽的心跳也逐漸加快,呼吸了急速起來,在上樓梯的時候幾乎跟登山一樣,每上一步都能感到心快要跳出來了,羞辱和痛苦壓迫著她的神經,她是不愿意來的,她是要自己送上門被那個混蛋玩弄,她要對不起她的丈夫,但是她又不得不這樣做,因為得罪黃啟明的后果她不能想象。但是奇怪的是,在這樣強大的精神折磨下,她的下身竟不由自主地濕潤起來,這是怎么回事?!她驚恐萬分。這是不可能的!自己明明是被強迫的,但是身體居然會有渴望的反應,”這不是真的!“她快瘋了。”難道自己是那種不知羞恥的女人嗎?不!不是!“受著傳統教養的她承受著她不能承受的精神打擊。”我是被迫的,我這么做是為了家庭,我是不愿意的……“她一遍一遍安慰自己。等走到樓頂的房間門口時,她幾乎虛脫了,強大的精神壓力和心理斗爭使得她大汗淋漓。

  ”就是這里了,那個要羞辱自己的人就在里面等著自己送上門來“這種想法剛在她腦海里出現,她的下身馬上就一陣濕潤,同時淚水也流了出來,她無法接受身體與精神上不相稱的反應,”也許這就是上天對我的懲罰吧。既然我的肉體出賣了自己,那就懲罰我的肉體,讓她受玩弄吧!我的靈魂是清白的!“想到這里,媽媽擦干凈淚水,抬手敲響了那道通向無盡深淵的門……

  ”啪“黃啟明點燃香煙,靠著床躺坐著,打亮著身邊那個經過他三個小時的凌辱昏迷不醒的女人。那個女人雪白的皮膚上布滿了又青又紫的傷痕,明顯是被無情捏打的結果,尤其是屁股、大腿、乳房等女人的敏感部位,幾乎找不到一塊白色的肉,不是被打的青紫就是印上一個紅紅的掌印,可見那女人昏迷前所受的痛苦。而那女人的嘴邊還殘留著精液,不用說肯定又是吃了黃啟明那骯臟的精液了。那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媽媽,一個幾天前還是一個端莊的職業婦女而現在卻淪為好無尊嚴受盡凌辱的性玩具的”林敏貞“!

  ”呼??“黃啟明得意地吐出一口煙,邪惡地看著媽媽,心想”林敏貞啊!林敏貞!我早說過你逃不過我的手掌心,前幾天還嘴硬,還一副貞女烈婦的模樣,可是現在你看看你!不但親自送上門讓我玩弄,還要謝謝我的玩弄!你說你賤不賤啊你!既然你那樣自甘墮落,那我就成全你,讓你成為一流的蕩婦!哈哈哈!!!“想到得意之處,他竟又做起那習慣的動作??”吱~“把煙頭按在媽媽又大又圓的屁股上!”啊~!“媽媽疼得整個人彈了起來,手捂著屁股用力揉著。

  ”哈哈哈!“見到媽媽那狼狽樣,黃啟明得意地笑著。奇怪的是媽媽并沒有像幾天前黃啟明用煙頭燙她乳房那樣憤怒,而是一反常態讓人難以置信地一邊揉屁股一邊用甜美的聲音撒嬌地說”廠長!你好壞!又拿煙頭燙人家屁股!疼死人家了!把人家的屁股燙傷了,你就沒得玩啦!“說完嬌媚地躺到黃啟明懷里。黃啟明順勢摟住她,在她臉上親了以后說”誰叫你的屁股那么大那么騷!背著你老公偷漢子,我當然要幫你懲罰懲罰它!“

  ”嗯~!你好壞!還不是你那東西太厲害了!上次干了人家后害得人家老想你,想得受不了就背這老公來跟你干了!都是你害的!再說,剛才你不是已經懲罰過了嗎?把人家的屁股都打腫了!還有這奶子,你看!被你捏成什么樣子了!又青又紫這么難看!“媽媽主動拉黃啟明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然后自己抓住黃啟明那已經疲軟的陽具輕撫著說。

  ”哦?那么說你是怪我咯?那好吧!以后不玩你就是了,你以后也不要來找我了!“黃啟明嘴上那樣說,但手則用力地摸著媽媽那已經傷痕累累的乳房。

  ”嘶~啊!嗯~舒服!啊~“明明是痛,但是媽媽還是作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不是啦!人家不是那個意思!人家就要你的壞東西干我,我就喜歡被你玩嘛!不要生氣啦!好啦!是我不好,是我騷,我自己犯賤,我受懲罰是活該!行了吧?廠長!不要不理我啦!“

  ”真的嗎?你真的愿意?“黃啟明故意玩弄她。

  ”嗯!“媽媽主動親了黃啟明一口,”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喜歡什么我都依你“

  ”哦?你說清楚點?“

  ”討厭!你真壞!好,我說!我林敏貞從今往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叫我做牛做馬我都愿意,我的身體也都是你的!我已經沒有對我身體的自主權了,你喜歡怎么玩都隨你,滿意了吧!“媽媽竟然說出那樣令自己都吃驚的話。

  ”哈哈哈!這可是你說的!不過你這身賤肉那么騷,我不怎么想要,怎么辦?“黃啟明還是不放過她。

  ”那……那……你就……懲罰她嘛!“說完媽媽羞極了,一頭躲進黃啟明懷里。

  黃啟明摟著媽媽一邊得意地大笑一邊用力拍打媽媽的屁股”啪!啪!“每一聲落下,媽媽豐滿的屁股就顫抖一下,然后留下一個紅紅的掌印……

  那天媽媽沒有回來睡,第二天下班后媽媽回到家我我問她怎么回事,她說在同事家睡了。不過她的精神比以前好多了,當然,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原因。自從那天以后,媽媽經常晚上加班,而且毫不例外都是打扮得很漂亮而且噴了香水。

  ”從此,我就成了黃啟明的情婦,經常在那小屋里和他做對不起你和你爸的事,后來他又要求我做他的交際花,就是為客戶提供性服務一換取廠里的訂單和為他打好與領導的關系……嗚……“不知是羞恥還是愧疚,媽媽訴說完以后捂著臉哭了起來。

  我聽了以后無比氣憤!但是身體上卻又無比興奮,

  人都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體,無論多么神圣的人都有魔鬼的一面,當理智的天使控制不了欲望的魔鬼的時候,魔鬼就會代替天使。我不是圣人,因此我的天使本來就不夠強大,加上我本來就是個道德薄弱的人。剛剛在黃闖家看到媽媽那淫賤的場面,還有媽媽那沉倫經過的哭訴,讓我內心的魔鬼迅速膨脹,終于……天使被打敗了,我成了魔鬼,我決定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在我面前的不再是我尊敬的母親大人,而是一個心甘情愿成為廠長性玩具的下賤的淫婦!對她,我不需要仁慈……

  ”好了!哭夠了沒有!你不煩我都煩了!“面對哭個不停的媽媽,我突然發火。媽媽被我一吼,嚇了一跳,也停止了哭泣。

  ”爸知道這事嗎?“我面無表情地問。

  ”他不知道,我們都是很秘密的,而且他十天半月的不回家,也沒什么機會發現“

  ”哦……“我若有所思的回答,然后沉默。空氣仿佛都凝結了。

  ”啊!志峰,你可千萬不要告訴你爸啊!你爸要知道了,你媽我還怎么活啊!“媽媽突然撲過來,驚恐地抓住我的手說。

  ”你也知道害怕了?也知道給我爸給我給我家丟臉了?!你被他們玩的時候怎么就想不起來呢?“我冷冷地說。

  ”不要啊!志峰!媽錯了!都是我的錯!你千萬不要告訴你爸啊!要是他知道了,我還不如去死了!“媽媽哭著求我”你死了我怎么辦?“

  ”……“

  被我反將一軍,媽媽無話可說了,又在哭泣。

  我看時候差不多了,就把紙巾遞給媽媽讓她擦擦眼淚,然后慢吞吞地說:”要不告訴他也可以,不過有條件“

  ”什么條件?你說!媽一定答應你!只要你保守這秘密“媽媽睜著淚眼望著我,仿佛在絕望中看到了希望。

  ”你不是已經做了黃啟明和我同學黃闖的性奴隸了嗎?我是你兒子啊!你怎么也得給我些特別照顧吧?我要你也做我的性奴隸!而且我的地位要比他們高!你要對我的一切命令都服從!而且要把你的肉體、精神全部給我!“

  當我一口氣說完我開出的條件后,媽媽驚呆了,她絕對不會想到自己的親生兒子,平時乖巧聽話的我居然會說出這樣魔鬼般的要求。

  ”不……不……不要~!志峰!不要說這樣的話,媽不能一錯再錯了,不要……不要……其他什么要求我都能答應!但是我不能做這樣的事啊!求你放過你媽媽吧~!“媽媽慌慌張張地哭喊著。同時撲過來跪在我面前抱著我的腿哀求。

  ”滾開!你這賤貨!你以為你是誰啊?想想你的所作所為!你還配做我母親嗎?不要?當初黃啟明要干你的時候怎么不見你說不要?他那王八兒子剛才干你要你做他性奴隸的時候怎么不見你說不要?還一臉淫笑地答應了!你骨子里就是個賤種!我沒有你這樣丟人的母親!你把我爸和我的臉都丟盡了你知道嗎?以后我怎么回學校見我的同學?我爸怎么回單位見同事?你TM都想過沒有?現在在我面前裝賢惠了?把自己當烈婦了?你蒙誰啊!說白了你就是個人盡可夫的婊子!讓你做我性奴隸是看的起你了!“

  我一腳把她踹開后破口大罵,最后覺得罵還不解氣,隨手把皮帶解下來沒頭沒腦地狠狠地抽她。她用手護著頭,在地上滾來滾去,嘴里還是忘不了哭求。

  不知道打了多久,我累得再打不動了,她也不動了,躺在地上輕輕的哭泣,渾身被我用皮帶打的傷痕累累。

  ”要說我的我已經說了,你自己看著辦吧。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強你,但是你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的丑事!然后我就會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好好過我的生活,而你,就等著看他們怎么對你吧!呸!“說完我朝她臉上吐了口口水就自己回房間了。在我目光從她身上移開的時候,我從她的眼神里看到了無限的驚恐。

  ”滴滴滴、滴滴滴……“

  ”好累啊!手好酸啊!怎么回事?哦……昨晚……“慢慢從睡眠中清醒過來后,我回想起昨晚的一切,太突然了,對于我來說,這樣的刺激太大了,以至于精神過度損耗,一回到房間就睡著了。”不知道媽媽現在怎樣?我昨晚是不是太過份了?畢竟她是我媽啊!而且她也是為了我們家被迫那樣的,我是不是太可惡了?昨晚我怎么會那樣?連我自己都被昨晚的自己嚇了一跳。(看來天使又回來了,可能魔鬼還沒睡醒)完全清醒后我左思右想,越想心越沒底,畢竟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太荒唐了,連我自己都從來沒想象過。怎么……以后怎么面對媽媽啊?要是她拒絕了,生氣了怎么辦?難道我真的離家出走?我走去哪里啊!我一個高中生在外面恐怕連混口飯吃都難啊!昨晚那些話完全是腦袋充血的糊話,從小嬌生慣養,我已經離不開她照顧了。要是她答應了呢?我怎么面對一個曾經是高高在上,如今卻跪拜在我腳下的媽媽呢?不,她肯定不會答應的,這樣太離奇太荒唐了!我以后怎么辦啊?唉……都怪自己太沖動了,不但說出那樣的話,居然還把媽媽打得遍體鱗傷,真是……唉……算了算了,事情已經發生了,找個機會誠心跟媽媽道個歉吧,爭取寬大處理,嗯!就這么定了,她以前錯了,我昨晚錯了,那大家就扯平算了,對!就這樣!“拿定主意后我馬上起床洗刷,準備上學。

  媽媽不在家,這是我尋遍整個屋子的結論。”這么早,媽媽哪里去了么?不會是她離家出走了吧?我怎么給爸交代啊?“這個想法嚇出我一身冷汗。當我檢查了媽媽的房間后發現她什么也沒有帶走啊!甚至身份證都還在抽屜里。

  ”噓~嚇死我了!還好她不是跑了,可能去買菜了吧?算了,不管了,到時間上學了。上學?黃闖?對呀!昨晚TM的干了我媽呢!還要她做他的性奴隸!看我怎么收拾他!“我抓起書包往學校狂奔。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