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男孩操全家】【完】


我小學三年級時我外甥女讀同校一年級,她名叫夏琳,是我姐的女兒,家人都叫她阿琳……我這個親姐整整大我二十二歲。媽媽和爸爸生了姐之后就不再生了,一直到老姐出嫁才又一時“性起”生了我。

  假日之外,每天兩個小孩背著書包一起上學下學。我的書包又大又重,阿琳的書包卻是小小的扁扁的,里面只放了一個鉛筆盒一本書和一本作業。另外還有一個小水壺,小舅舅——就是我啦!替她背。

  老爸雖然只生了姐和我兩個,可是他們兄弟姐妹卻是一大群。有一天放學回家,那天阿琳請病假,就我一個人。雖然學校離家不遠,但在快到家時突然下了一陣西北雨,我頂著書包冒雨急奔到家沖進大廳,全身上下都濕透了。平常熱鬧滾滾的大廳卻寂無一人。我跑到后園,一頭撞進一個人的懷中,軟軟的香香的,抬頭看是小姑姑,我哇的哭了出來。

  她把我抱著拍著背不斷的在我耳旁念道:「不要哭!不要哭!乖!乖。姑姑正要拿雨傘去帶你回家乖!乖!不要哭!」

  這時媽媽從樓上跑下來了看到渾身上下濕淋淋的我和被我沾濕半身的姑姑,滿臉憐惜把我抱在懷中,溫柔地說:「乖!乖!不要哭!是媽媽不對!是媽媽不對!」

  小姑姑說:「二嫂我叫錢媽準備熱水,趕快把阿飛泡一泡,免得感冒了。」

  媽說:「后園的大浴室熱水太慢,用我房間的浴室熱水比較快,先把濕衣服換下來。」當時是夏天但渾身濕透的我卻不斷的打顫。

  當小姑把我內褲拉下時,我看到她張大了眼睛,一手捂著嘴,然后站起來打開浴室門跑出去。我聽她叫:「二嫂!二嫂!」然后低聲的說:「阿飛…阿飛的那個…那個怎么…怎么長成那個樣子?記得以前我跟他換尿片看到的都是小小的很可愛很正常啊!他才小學三年級啊!」

  我聽到媽低聲的說:「我也弄不清楚,兩歲生日后就突然長得很快,活像長絲瓜似的。也沒弄什么特別的食物或吃什么藥物就這樣,真是“一暝長一寸”到現在長得比成人的還大。你不要怕,他只是那個大,其他就是小學三年級的孩子,趕快去洗,免得著涼了。阿瑛,這事請您務必保密。唉,今天我實在忙昏了頭,本來都是我替他洗澡的。」

  我聽小姑低聲的回答道:「您放心。」

  除了脫了一半的內褲外我全身光光的,還好浴室內熱氣騰騰并不太冷。小姑姑進來了,臉紅紅的,她脫下我內褲,先用毛巾浸濕溫熱水擦拭我全身,再把我放到浴缸泡著熱水。

  我閉著眼睛覺得快睡著了,我把頭往外靠,鼻子聞到小姑姑的香氣。這時小姑姑軟軟的手在溫水中輕輕的撫摸著我的雞雞,慢慢的小姑姑好像越來越用力,我感覺好奇怪但覺得好舒服。

  我聽到小姑姑喘息的聲音,細細的好好聽。我微睜了眼睛看看小姑,她平常晶白的臉和手臂都跑出了一層酡紅。頭臉及上身衣服都濕濕的,閉著眼睛,兩顆小小的白牙齒咬著紅紅的下嘴唇,一只手在身子底下不知道在干什么。

  小姑越搓越用力,我也覺得雞雞越來越熱而且好像越來越脹,越來越脹。真奇怪又舒服的感覺。我又閉上眼睛頭更往外靠近小姑,不知多久了,我聽到小姑吁了一口氣動作也停下來了,這時我張開眼看到媽媽靜靜的站在浴室門口。

  大概過了一世紀那么長的時間,我心跳都已經停止了,媽媽才叫道:「洗好沒?」

  背對著浴室門的小姑嚇一大跳,從小凳上滑下來,我趕緊抓住她的手,小姑的手指黏黏的不知沾到了什么東西。

  小姑姑回道:「好了!好了!」我卻賴著不起來也不讓小姑姑離開。小姑姑說:「小飛乖,下次再幫你洗,嗯?」我還是賴著。

  小姑姑說:「小飛乖,今天是小飛的爸爸當選市長的第一天,大家都出去謝票了,很忙。媽媽和小姑下午也要出去謝票,你看小飛的媽媽現在還忙著準備東西。乖!小姑的寶貝小飛快起來,下次再幫你洗,嗯?」

  這時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來,我還故意的要小姑幫我擦干身體。當小姑擦到雞雞時她軟軟的手又去摸了一下,才摸了一下,我霎那想起剛剛在浴池里的感覺,雞雞又開始發熱發漲了。

  我看到小姑和媽媽在一旁盯著我的雞雞發呆。過一會兒,媽急著說:「快穿衣服!快穿衣服!不要著涼了,真要命!」

  從那時起我才明白原來我的雞雞和班上小朋友的雞雞不一樣。可是那時候毫無“性”意識,后來也才知道每學期媽媽買了學校統一制作的制服,卻不讓我穿其中的夏季短褲和體育短褲,而要另外去服裝店量制褲襠和褲管都較長的夏季短褲和體育短褲給我穿,原來是害怕她寶貝兒子與眾不同的雞雞不小心露了出來,被同學發現,當成怪物而遭恥笑。

  為了這些怪褲子,我還向媽媽發了好幾次大脾氣且威脅著不去學校。家人除了爸、姐及小姑之外,也都奇怪媽媽為何一定要我穿這些怪褲子去上學?而后來我也才知道,每次學校的身體衛生檢查,我都“會”排在最后一個受檢。而保健室的衛生老師看到我的雞雞,除了第一次有些驚訝之外,以后都視若無睹也從未問相關問題。那是老爸運用一點關系向衛生老師打過招呼的。

  五年級時我是學校手球代表隊的一員,每周二、五放學后都要留校訓練兩個鐘頭。

  一個夏天的周五訓練結束后大伙都回家了,因輪到我整理球具,只剩我一個人。弄好后我要出校門,經過保健室發現燈亮著里面還有人,并不是衛生老師而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坐在桌子后面好像在等人。

  她看到我經過忙站起來叫道:「秦飛!你進來一下!」

  我進去后她說:「我姓丁,因徐老師去受救護訓練要一個月,我來暫代。學校規定今天起你們留校訓練時,衛生老師就要留著以備意外急救。」

  我說:「是!是!」心里想,這叫我進來干什么。

  她又說:「我聽徐老師說你有一個部位跟同學不太相同,叫我要保密而且看了不要吃驚。現在除了守衛室的黃伯伯在看電視之外,學校都沒有人了,你要不要到檢查室讓我先看看,免得到時候初次見面嚇得叫出聲來?」

  我只好跟著她走進檢查室。這時她又跑到外面,我聽到“喀!”一聲響,大概是把保健室的門鎖上了。

  然后丁老師笑咪咪的走進來,檢查室空間非常小,熱得要命,丁老師叫我把衣服脫光比較涼快。我遲疑著,很害羞,從小到大也只在媽媽、老爸及小姑面前脫光過。

  丁老師笑著說:「大男孩了不要害羞,我是衛生老師呀,你害羞什么!」但我還是扭扭捏捏的不敢脫。

  丁老師笑著說:「這樣吧,褲子先脫下來再說。」不等我說話她已經動手把我的體育褲連著內褲除下來了,我趕緊用雙手遮住雞雞,可是雞雞還是露出一大截。此時丁老師緊張的說:「我看看!我看看!把手拿開!」

  我放開雙手,不知要擺在哪里才是。丁老師湊近來,張著嘴巴注視著我的雞雞,然后兩手抓著我的雞雞開始摸來摸去。我們兩人這時候靠得很近,我聞到丁老師身上、頭發的香味。丁老師的手很細軟皮膚很白,我想起以前小姑在媽媽的浴室幫我洗澡一事,還有其他其他…又熱又漲。

  雞雞在丁老師細軟的手撫弄下很快的變得粗長熱硬。我們兩人全身都是汗,丁老師的皮膚很白,除了涂口紅外并沒有化妝,臉皮膚又白又細,現在變得紅紅的而且臉上都是汗。我從上往下看,距離又近,很清楚的看見丁老師圓圓的半球及乳溝好大好白。

  這時候丁老師把短裙往上拉了一拉,蹲了下去繼續撥弄我的雞雞,我看見丁老師雪白的大腿還有白色的內褲。那白色內褲已經被汗水透成半透明了,緊貼著丁老師的屄屄,中間還陷一道小溝,一根毛都沒有。我看過阿琳尿尿,現在見到的就好似特大號的阿琳小屄屄,我差點暈倒。

  在丁老師“檢查”我的雞雞時,我也在“觀察”丁老師的裙內狀況,兩人都忙得不亦樂乎時。校園的報時鐘突然響起來,巨大的聲音把我們兩人都嚇一跳。

  丁老師急忙站起來說道:「哎!這么晚了!」她把我帶到檢查室外,脫掉我的運動衣,叫我光溜溜的面向檢查室站著不要動。然后她又跑進檢查室,我聽到啪一聲,檢查室的燈熄滅了,丁老師叫道:「不要動!一下下就好了。」

  我站在離檢查室的布簾門前約三公尺遠處,保健室的燈光照在我赤裸裸的身上。我從布簾門的縫口隱約瞧見,丁老師發亮的雙眼盯著我看,布簾門輕輕的在動,里面一片漆黑,縫口也只開了一小縫,除了丁老師發亮的雙眼之外什么都看不見。

  我聽到布簾門后面有細細的呻吟聲,我想起小姑細細的喘氣聲,我的雞雞一下子又變得熱且大了。布簾門后面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布簾也越動越急,我不禁用手緊握著我的雞雞,我看見丁老師發亮的雙眼閉了一下再睜開時變得炙熱,猛盯著我的雞雞看,她的呻吟聲也變成喘氣聲,又急又大,布簾此時幾乎絞在一起了。

  腦海中有一些電影般的畫面跑出來:

  ************

  丁老師濕濕的半透明白色內褲內一根毛都沒有的屄屄。

  ************

  「舅!我要尿尿,」我拿著雨傘蹲在阿琳前面,阿琳兩條細細雪白的大腿張得好開,尿尿從小屄屄噴出來,阿琳“啊!”的舒了一口氣露出舒暢的笑容,兩個小酒渦,大眼睛,睫毛好長,沖著我笑。「舅!噴到鞋鞋了!」

  「沒關系,一點點而已!」

  「舅!好了,幫我擦。」

  細雨下著,巷子內一個人影都沒有,不遠處有狗在叫的聲音,我有些害怕。

  胡亂擦一擦拉起褲子就扯著她往外面跑。

  ************

  「啊!啊!用力!用力!插深!再深!更深!…死了!死了!被你插壞了,插死了!」老爸和媽媽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媽媽一條雪白的大腿壓在老爸的大腿上。

  媽媽一手邊摸老爸的雞雞一邊笑嘻嘻的說:「就有你這樣的大傢伙才會生出阿飛那種巨炮。不過我有些擔心才小學年齡就那么大?」

  老爸翻起身來說:「擔心什么,再來!」抬起媽媽張得好開的大腿,我聽到媽媽叫著:「啊!小飛。」

  ************

  我突然覺得肚子好餓,我叫著:「媽媽!媽媽!」

  布簾門后面好神秘,丁老師哼哼的叫什么呢?她是不是用手在弄她的屄屄?

  ************

  周日中午我睡得迷迷糊糊有人進來幫我蓋被。

  「這孩子!」我覺得雞雞被摸了一下,又一下!我聽到關門聲,不久有細細的喘息聲,是小姑。

  我微微睜著一個眼睛瞇瞇的看過去,小姑把裙子掀得高高的,用嘴巴咬著,一只手掰開小內褲,另一只手在弄她的屄屄,動作好用力好快,眼睛盯著我的雞雞喘噓噓的。

  小姑把身子一直往后仰,屄屄就越往我的雞雞靠近。我感覺到小姑身體的什么部位滑滑的,碰到了我的雞雞。然后小姑“啊!”的一聲就把裙子放下了。

  我趕快閉上眼睛,小姑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后我聽到開門、關門聲。

  以后在家躺著睡午覺一定要把雞雞綁在大腿上。每次睡醒都發現他跑到褲子外面,大白天的!

  午覺被打斷,再睡一下。迷迷糊糊的好像又有人進來,站在我床前。我覺得雞雞被摸了一下,記得小姑出去后好不容易把硬硬的雞雞放進褲子里面,怎么又跑出來了?我聽到關門,椅子的滾輪聲,不管他了,繼續睡吧。

  丁老師哼哼的叫聲越來越大。

  我微睜著眼看去,老姐坐在椅子上,兩條大腿張得開開的跨在扶手上面,好白好圓潤。老姐的裙子掀上來,底下光光的沒有穿褲褲,口里哼哼的叫,一只手的手指頭在弄屄屄,我只看見大拇指和小指,另外三根手指頭淹沒在屄屄的毛里面,我看見白色泡沫延著老姐的小指流下。

  這時候我已經不再瞇著眼了,我看得目瞪口呆,老姐烏亮的大眼睛一轉,叫道:「死小鬼,把眼睛閉上,不準偷看!」

  我嚇一跳,趕快把眼睛閉上。我感覺到床震動了一下,忍不住又瞇著眼偷看起來:老姐兩條大腿張得開開的跨著,半蹲在我的雞雞上方……

  布簾門后面傳出丁老師低低的叫聲:「好大…戳進來…戳…好樂…爽…大雞巴。」

  我不知道姐要干什么?她用那種奇怪的姿勢一手握著我的雞雞一手摸著她的屄屄慢慢的往下蹲。我雞雞的頭部碰到軟軟滑滑的肉還有很多黏黏的液體,姐就用我雞雞的頭部在那軟軟滑滑的肉上磨來磨去,很多液體流到我雞雞的頭部。姐把她的屄屄在我的雞雞頭上磨得嗤,嗤響,黏液也流得我內褲都濕一邊了。終于姐下我的床了,把我整理干凈后親親我額頭吩咐我要保密。

  啊!那是去年姐夫去美國進修的時候吧?

  布簾門后面的喘氣聲現在夾著“啊啊!”的呻吟聲,又急又響。丁老師炙熱的雙眼盯著我看,我也不知所措的盯著她瞧。我聽到丁老師長長的“啊!”了一聲就靜下來了,炙熱的雙眼也不見了,布簾門后面一片漆黑。

  突然咕嚕的一聲從我肚子跑出來,在晚上寂靜的保健室內特別大聲。室內有“嘻!”的一聲笑。我說:「丁老師我肚子好餓。」

  丁老師在布簾門后面叫道:「小飛!把衣褲穿好來幫老師一下。」

  我趕快穿好衣褲把布簾拉開,丁老師指示我把燈打開,我看到她滿臉大汗,全身的衣裙都皺皺的,靠著墻壁好像喝醉酒站不穩似的,雪白的大腿上還有液體流痕。

  她走到檢查室角落的小洗手臺,叫我把水龍頭打開,我看見她兩手指都是黏液。丁老師叫我趕快回家,今晚的事我們都不能講,還立誓違約的人會遭到非常非常可怕的報應。發完誓丁老師露出笑容,白白的牙齒。丁老師長得好漂亮,只比媽媽差一些些。

  我回到家時正好在官邸門口碰見園丁陳伯伯騎車要去學校找我。我跟媽媽說今天輪到我收球具,我自己又練習了一個小時等等。我生平第一次說謊,對象竟然是媽媽,真該死。不過我想,這謊言只是一半另一半是真的,并沒有騙媽媽,心里又稍稍好一些。


  那晚睡覺時因為被丁老師撩撥了老半天,在床上翻來覆去胡思亂想,總是睡不著。老爸出國考察,我跑到媽媽的房前敲敲門,媽在里面應了一聲,我等了好幾十秒媽才來開門我說:「媽您干什么這么慢。」

  媽說:「剛洗好澡啦,在換睡衣,你怎么不睡覺呢?」

  我說:「媽媽好久沒有跟我睡了。」

  媽笑著說:「所以你今晚就是要媽媽陪你睡了?」我點點頭。

  房間里只有一盞小夜燈,窗簾拉得緊緊的。冷氣機的聲音細細的我和媽媽蓋著一床薄被,媽媽的氣味好好聞。

  有一些聲音吵醒了我,很熟悉,好像是媽媽在低聲叫著老爸。我睜開眼,媽摟著我閉著眼在說夢話。眼前是一片白色的豐滿的肉體,在小夜燈下雖然看不很清楚卻耀眼得令我腦袋都清醒過來了。媽的胸罩不見了,雪白豐碩的乳房就在我眼前,好香,好漂亮。我下意識的張嘴含住一個奶頭就吸,邊吸邊用手撫摸把玩媽那雪白溫暖的大乳房。

  媽有些反應了,她撫摸著我的頭口里輕叫著:「小飛乖,乖。」

  我輕撫著媽媽豐碩溫暖的大乳房,嘴里卻因吸不出奶而稍加用力,再吸,再吸。

  媽的反應有點不一樣了,身體開始扭動,口里變成叫老爸的名字了,不過好像仍然在睡覺,我看不到她的臉。媽的手伸到下面摸到我的雞雞,停了一下就輕輕的撫摸起來,口里一下子叫老爸的名字一下子叫我的名字。

  媽媽開始用手套我的雞雞,我有些痛,將手伸到下面去抓著媽媽的手,嘴里不禁叫出聲來。媽低下頭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我說:「怎么是你,兒子?」

  我說:「媽!我雞雞會痛。」

  媽說:「不要亂摸就不會痛。」又看到自己光光的胸部,笑道:「兒子你在干嘛?」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看起來那么大,怎么吸不出奶?」

  媽呆了一呆,笑著輕拍我的臉頰,說:「憨兒子,三更半夜胡言亂語的,快睡。」說完就翻過去不再理我。

  這時我想起我和丁老師在保健室的事,丁老師的屄屄,炙熱的眼光。我覺得全身發熱,我從媽背后伸過手去撫摸著媽豐滿的大乳房。媽震了一下,可是并無任何動作。

  再下去呢?媽媽的屄屄是不是和丁老師一樣光光的,還是和老姐一般長好多毛?摸摸看就知道了。老師說心動不如行動,我的手馬上從媽的奶奶往下移。

  我完全不知道這是“違法”的,我認為我媽媽的身體任何一部份我都可以去碰。所以我直接的就移到媽媽的小腹上,但是媽媽的兩腿夾著,我無法摸到媽媽的屄屄。我的手就在媽的小腹和兩腿間游來游去,不知如何是好。

  媽一定又被我吵醒了,她翻過來平躺著,但是眼睛還是閉著。媽的這個姿勢使得我摸起來很順手。

  我看過了四五個屄屄,但除了阿琳的之外,從沒摸過其他人的屄屄。媽的屄屄剛摸起來好像在摸她的乳房,細細飽飽的一根毛都沒有。再摸下去感覺就完全不同了,跟阿琳的有點相同又有很大的不同。

  我的手指頭陷入一個凹槽內,里面濕濕的,再進去,媽媽把腿一夾,嗯了一聲。那是一個洞,我的中指陷在洞穴中被媽媽夾住了。我的手掙扎著要抽出來,我的手掙扎時陷在洞穴中的中指也跟著在洞穴中亂攪,媽媽又把腿張開了。

  屄屄濕答答的,這些液體很潤滑。媽媽非常細微的哼哼,她抓著我的手用力搓她的屄屄,口里哼著喘著氣。我已經知道媽媽的屄屄和丁老師一樣光光的沒長毛也摸過屄屄了,而且證實了那些黏黏的液體就是從屄屄里面一個洞穴內流出來的,流量還真不少。

  這一夜的這個時候已經超過我睡眠的生理時鐘太多了,媽媽的動作我不懂,也覺得無聊,我睡著了。

  ************

  我越大越像老爸,而老姐也和媽一樣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丁老師在離開前又找我去檢查了一次,有點想念她。老爸的第一任市長是臨時補選的,接著又連任了一屆,卸任后繼續在金融界服務。

  我高一時發生了一件事情,姐夫的報社派他隨國內記者團去X國采訪新聞,卻出了意外,受傷回國,但也因功升級,可是我卻覺得老姐總是悶悶不樂。

  姐夫家就和市長官邸、我們老家同在一條街上。老姐有事沒事就跑過來找媽媽,都待到中午才被媽媽趕回去。姐夫出事后更是連周六都跑過來找媽媽,而且常待到我放學回來,跟我說笑問東問西一番才回去。我覺得老姐跟我說笑時老愛動手動腳的,跟以前不太一樣,看我時的眼神也變得怪怪的。

  那時候從同學之間知道了一些男女性事,對此事也非常好奇。一個周末恰好是阿琳生日,姐夫和老爸都在國外趕不回來,電話里祝她生日快樂。媽媽、阿琳的幾個同學及女傭大家吃了生日蛋糕,瘋到十點多,媽媽要回家,就散了。老姐吩咐女傭送媽媽回家,叫我留下來陪她看錄影帶。

  那晚冷冷的,姐和我各躺在長沙發的一頭,腳抵著腳,同蓋著一條被子。

  夜漸漸深了,姐的腳伸到我的雞雞處撥來撥去。小時候姐就常趁家人沒注意時撥弄我的雞雞。那時是高一,對男女之間的性,反應甚為敏感激烈,雞雞頓時爆發起來。

  姐改用兩個腳底板夾著我的雞雞上下套來套去或夾著滾來滾去,有時還一壓一壓的。姐的腳底肌膚很細嫩潤滑,對我的雞雞做這樣按摩不太像按摩、玩耍也不太像玩耍的撥弄讓我舒服得低聲呻吟。

  姐又捉著我的腳去磨她的屄屄,不知幾時姐已經把底下的褲子全脫光了。我的腳磨著姐的屄屄,好軟,都是液體。

  姐爬起來在我耳旁說:「到房間去!」姐把錄影機、電視都處理好了,拉著我進她的房間。

  阿琳的房間在樓上,姐說那丫頭一旦睡著了把她扛去賣了她也不知道。話雖這么說,言中卻充滿憐愛,我對阿琳也是充滿憐愛。

  姐的房間我來過好幾次了,都是正大光明的來,像這種狀況是頭一遭。姐的手里拿著她的長睡褲和內褲,上衣正好把屄屄蓋住但還露出一點點,兩條雪白圓潤的大腿跑到外面,右腿內側有一條液體已經快流到腳踝了,我現在知道那液體叫作“淫水”

  姐把門關上,上衣一脫,光光的,里面什么都沒穿。我嚇一跳,姐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我常陪老姐逛街,總有很多男人看著她,街上來來往往的女人一大堆,很少很少能跟老姐比美麗的。但她赤裸裸的我好像第一次見到。

  姐全身皮膚白得耀目,乳房很大,比維納斯雕像的還大一些些。姐的腰身腿長比例跟大自然界的黃金比例:0。618極為接近,年近四十了除了屁屁稍大一些之外,老姐真是很美麗。

  她把我拉到床上,用被子蓋上,然后鉆到下面。我感到姐用舌頭在舔我的雞雞,姐指示我撫摸她的屁屁、屄屄并如何用舌頭舔那些可愛的地方。我們兩人躲在被子底下做著這些我從未做過的事,我們兩人互相撫摸舔得打顫。

  姐轉過身來抱著我深吻。我是第一次接吻,笨嘴笨舌的,姐的口味很香很溫柔,很快的我就和姐吻得跟真的一樣了。姐邊吻邊說些她從我小時候就很愛我、越大越愛我之類的話。她躺下來把我緊摟著,這時我的雞雞已經漲得受不了,在底下亂頂,卻只沾了滿身滿頭姐的淫水,但找不到那個跟媽媽一樣的洞穴。

  姐瞇著眼睛捉住我的雞雞低聲的說:「你這個很大,所以要很輕很溫柔,知道嗎?」我急忙點點頭。

  姐把雞雞的頭對準她的屄屄叫我輕輕的往里面頂,我頂了一下,不行。姐用手摸了摸說:「夠潤滑了,你再稍微用力頂一下。」

  我再用力往里面頂了一下,進去了。

  姐哎的一聲,我嚇一跳,姐說:「沒關系,沒關系,」問我頭進去沒?

  我說:「還一點點。」

  姐捉著雞雞說:「慢慢的,全部頂進去。」我頂進一半多點時,姐說:「好了,好了。」

  這時兩人都已經受不了了,我很自然的開始把雞雞一進一出的在姐的屄屄內抽插起來。

  啊!這是我的第一次在我姐的懷抱中,我好愛她!跟媽媽長得一模一樣的姐姐!

  姐不斷的在我耳旁喘叫:「干我!干我!大雞巴弟弟!」

  我聞著姐的香味,聽著她的嬌喘聲,幾乎快瘋狂了。我狠命的抽插,淫水一直從屄屄里流出來。

  姐說:「不行了!不行了!弟,慢一點,輕一點,姐的屄要被你的大雞巴插破了!」

  我如何停得下來呢?我摸摸姐的屄除了一手淫水之外好像沒什么異狀,就繼續干,不過放輕放慢了。姐又開始“啊!啊!啊!”的叫。

  我看著姐那雪白的大乳房,跟媽媽長得極像的臉孔,不禁又熱抽熱插起來。

  淫水聲噗嗤噗嗤的響,姐口里亂七八糟的不知在叫些什么,我的雞巴頭部在姐的屄屄深處接觸到涌出的一股熱流。

  我嚇一跳,以為真捅破流血了,姐這時緊抱著我邊親我邊念道:「姐的親小弟,愛你!姐愛死你了!」現在姐的叫聲變成呻吟,嬌柔的呻吟令我聽得更加快沖擊,我插得姐死去活來但是一直泄不出精。

  姐說:「你第一次應該較快泄精才對,是不是有人把你弄壞了?」

  接著又說:「來!換一個姿勢,換一個姿勢。」

  姐把房間內的燈全部開亮,躺在床上,張開渾圓潔白的大腿,拿一個枕頭墊在圓大的屁屁底下,兩手開始在赤裸的身上、乳房、沾滿淫水的屄屄及屄屄兩旁淫水濕亮的陰毛,做起各種好看奇妙的動作。叫我把房間內的手扶椅推到床前坐著看。

  姐邊做邊用充滿愛意又炙熱的眼神看我。姐用嬌媚的聲音述說她在我小時候給我洗澡時,就常幻想著若可以被這一只巨大無比的肉棍戳一輩子的屄不知有多好?而且又是最愛的親弟弟。那時每次給我洗澡時,都自慰得好舒暢,內褲都濕透了,所以每次去看媽媽總是多帶一條內褲。

  我聽到姐提到媽媽,雞巴不禁跳了一下,姐好似察覺到了,媚眼里露出一絲神秘的笑意,用右手托著乳房,咬著幾絲烏亮的頭發,左手輕撫著屄屄輕聲道:「弟,你是否覺得姐長得很像媽媽?」

  我猛點頭。

  姐說:「你知道嗎?我跟媽除了臉孔、身材長得像之外,連乳房、屄屄也很像。」

  我不作聲。媽的屄屄我看過,跟姐的不像,媽的屄屄潔白無毛。

  這時我已經忍不住挺著雞巴站起來。床上的姐也把兩腿張得更開,把已經放高在枕頭上的屄屄挺起來,用雙手掰開屄屄露出流著液體的紅色肉洞,等著她最愛的親弟弟用她夢想的大雞巴來戳她。

  這次很順利的插了進去。姐特別交代:不能泄在里面,要泄時拔出來泄在她口中。插十來分鐘后,姐趴跪在床上把雪亮的大屁屁翹得高高的,要我從后面插她。我插了十多下,姐開始叫道:「弟!你看,姐的屁股像不像媽媽的?媽媽的屁股和屄屄你都看過了吧?有沒有插過媽媽的屄屄?」

  我喘著氣說:「沒有!沒有!」雞巴在姐的陰道深處跳動。

  姐又顫聲道:「想不想插媽媽的屄屄?」

  姐的屄屄深處涌出多股的熱流淋得我的雞巴不斷跳動,陰道也開始一夾一夾的,我發抖的說:「想!想!要泄了!姐!」我急忙把雞巴抽出來,姐也轉過頭來張開嘴巴含著半個雞巴頭啊!射出去!射出去!射到媽媽的陰道里!射到媽媽的子宮里!射到姐姐的陰道里!射到姐姐的子宮里!

  (下~1)

  我射得好痛快,一滴都不剩全部射進姐的嘴巴里,精液從姐的嘴角流下來。

  姐把我拉低抱著我,我聽到咕嚕一聲!姐把精液吞下去了,然后湊上嘴唇,我們吻得幾乎透不過氣才分開。

  老姐癱在床上四肢張開,我拉起旁邊的被子把一角蓋在她肚子上。姐微笑著睜開眼朝我招招手,把枕頭旁邊的小薄被披在我身上。我跪在身旁瞧著她,姐的眼光中含著從小我就見慣的姐弟關切嘻笑頑皮之愛,我發現多了媽媽在看我時的母愛,還有…還有老姐在看姐夫時的那種夫妻愛?情愛?

  姐說她有跟媽講過我今晚要在這里過夜。姐的大床肏屄、睡覺都很舒適。天快亮時我好像在做夢,夢見我的雞巴頭頂在媽媽的陰道深處,雞巴頭陷在軟軟的一團肉泥中,整個把雞巴頭包著,一吸一吸有時還一銼一銼的,很舒服,我呻吟出聲。

  睜開眼睛看見姐,張著口閉著雙眼,半蹲在我的雞巴上,雙乳顫動,屁股輕輕搖擺著。我把屁屁稍微頂一下,姐叫了一聲,打開雙眼,有點懊惱,緩緩的站起身來,雞巴和屄屄分開產生噗的一聲,胸前兩個大乳房左右晃動。

  姐壓到我身上說:「要你賠!要你賠!」隨即仰躺在我旁邊,把兩腿抬高,用雙手左右把著腿彎,兩腿張得開開的。

  我用跪姿,把雞巴頭放在姐張開的兩片陰唇上,姐的陰唇肉色偏紅,洞洞很大,屁屁又白又圓,肛門處積了好多淫水。

  姐哼叫著:「乖!姐的大雞巴弟弟,多沾一些姐流出來的騷水,趕快插進去!

  快!」

  我急忙沾了一些淫水,往張得開開的洞洞插進去!接著我馬上就要抽插,姐軟軟的叫我先不要動,再插進去一些。

  我再往屄內推進,不久頭碰到夢中那團軟軟的肉泥。這時姐哼了一聲,叫我慢慢的把雞巴頭推進去。跟夢中一樣,那團軟軟的肉泥整個把雞巴頭包住,一吸一吸,不同的是一銼一銼的變成一壓的一壓的。


  姐的身體開始搖動起來,姐叫我用雞巴頭頂住,然后屁屁畫圈圈,用雞巴頭磨。我就開始畫圈圈了,這時姐把雙腿放下來,雙手放在腰后弓挺起下半身,我順時鐘畫圈圈,她挺著屄屄逆時鐘畫圈圈。

  姐的淫叫越來越大聲,也越來越嬌膩。我低頭看我的雞巴在姐的洞洞搖擺,變成白色的淫水,一直冒出來。姐嬌嬌的淫叫道:「姐的親親大雞巴弟弟!親姐姐的小屄這樣夾,你的大雞巴樂不樂?」

  我興奮的說:「好樂!好樂!」

  姐說:「弟!再磨快點,姐要來了!」

  我拼命的畫圈圈,姐的身體都變成紅色,那團軟軟的肉泥,突然擠出一道熱流,全部淋在雞巴頭上,我緊抱著老姐,雞巴也緊頂著屄屄,動都不敢動。姐氣吁吁的吻我的嘴唇、我的臉頰、耳朵,姐的嘴唇熱呼呼的封住了我的嘴唇,一條舌頭攪進來……

  姐癱在床上有一會兒,我叫了幾聲,她才懶洋洋的爬起來。那天清晨姐用嘴巴又把我弄射了一次。她也邊舔我的雞巴,邊用手自己弄得滿手淫水。

  幾天過去了,媽好像沒這回事似的,都沒問起,老媽和老姐之間是否有什么協議?其中必有隱情。這兩個女人,一個留英,一個留美。都是知識份子,思想開放,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東西?

  我開竅之后,色膽變大了。老爸常不在家,那一整星期,我晚間有事沒事就扮清純,纏著媽媽。跟媽媽比誰的肚臍比較圓,還用嘴唇親媽媽的肚臍眼,順便伸出舌頭舔一下,被媽輕敲了一記。

  幫她搥背、抓抓大腿,這兩項是最常有的。媽也喜歡,甚至變習慣了。洗完澡,躺在沙發上蓋著毯子,邊看電視我就幫她抓抓大腿。我手指動作是抓抓摸摸的,不成章法,但好像有些“色色”的。每一次給媽媽的“抓抓”我的手指,都會往媽的大腿根處前進一點。

  那星期的周末中午,放學回來好興奮,雞巴都硬硬的。吃中飯時,我一直想著媽媽的身子和姐的小屄。媽淡淡的說,老爸“又”去北部開渡假會,下周一回來。

  下午女傭也放假回去了,家里只剩媽和我兩人。媽在客廳,躺在沙發上蓋著毯子,看電視。我坐下幫她“抓抓”大腿。我手伸進毯子內,調整高低時,摸到媽光裸的大腿,我楞了一下。媽今天長袍下,沒有穿長褲也沒有穿短裙!

  我開始“色色”的抓抓摸摸,而且直往媽的大腿根處前進。我裝做很自然的就把大拇指按在媽的屄屄上。隔著一層非常薄的內褲,手指頭在媽的屄屄上,壓按撫摸,老姐已經教過了。

  媽有點發抖,我一手撥開內褲的一邊,另一手手指頭,在媽媽高凸、白凈無毛的屄屄上,撫摸輕挖。我偷看媽一眼,媽正好也瞇著眼睛在看我。母子兩人的眼光就定在那里。媽暈著臉說:“你要死了!這樣對待你母親!”說完,閉上眼不再理我。我只好繼續工作。

  媽生了兩個孩子,但屄洞卻比姐小而緊,不知何因?我把媽全身脫得光光的,用老姐教的性技,在那個周末和媽媽干了一下午。

  媽比我自己還早知道,她兒子有一支與眾不同的大雞巴。因此只有在第一次插入,盡管媽的小屄都已濕淋淋,還會如剛破瓜般痛之外,母子倆就配合得非常好。

  我舔吻媽如白饅頭的陰戶,媽稍微下垂,但碩大雪白的乳房,媽的大腿、臀部。媽被她的大雞巴兒子,親吻得嬌喘不已,張著小口,輕輕的呻吟著。

  媽是極愛老爸的,我在干她的時候,她的淫叫聲,大都會雜著老爸的名字,我的名字反而較少。但這樣更令我興奮,因為我也很尊敬很愛老爸。在我心底深處,希望媽永遠對老爸忠貞,兩人永遠相親相愛。希望能占有媽媽雪白、美麗的身體,可以把精液射入她子宮里面的男人,只有她唯一且深愛的丈夫及兩人愛的結晶,從她子宮生出來的兒子,唯一的我。

  那個周末下午,媽和我都性欲高漲。媽用各種不同的做愛姿勢,把她肥白無毛的小屄魅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高中年齡的體力很足,我干了又干。干到兩人滾下床來。媽兩手撐在床上叫我從后面干,從后面干的姿勢我知道,幾天前才從后面干過老姐。不過當時老姐是跪著,媽現在則是彎腰兩腿分開站立著,兩個乳房垂下來,姿勢更加淫蕩。

  我插進去后,因為媽站立的關系,陰道夾得很緊,抽插起來,媽和我都覺得極為刺激。因為太刺激了,而我又越干速度越快。沒多久,媽就說她已經丟好幾次,腿也軟的不行了。

  媽教我把她抱在胸膛上,兩手摟著我的頸,兩條雪白圓潤的大腿環圈在我的腰際,媽吊在我身上,我的雞巴頂在媽的小屄內。我抱著媽邊走邊干,三不五十還蛙跳一下。這種干法很累,但媽媽并不是很重。顯然也很喜歡這種干法,一路“啊!啊!”的叫。蛙跳了幾下,媽呻吟著說尿很急。

  我的雞巴頂著媽的花心,走進浴室時,媽“啊!”的大叫一聲,緊抱住我。

  陰道一夾一夾的,從花心又丟了一股熱流,沖到我的龜頭上。我也忍不住,頂著媽媽花心的雞巴,跳了兩下,精液如箭般的,射進媽的花心最深處。媽的花心,被這一道熱而有力的精液一射,“啊!”的低哼一聲,竟然又丟了一股熱流。

  同時尿液也從尿道射出來,灑了我一下身。

  一會兒,媽弄了熱水,兩人洗干凈了。在浴室里,我和媽媽兩人相互洗著,摸來摸去,媽的乳頭又硬起來,小屄也濕了。我把媽的右腿抬起來,站著又干了一次。

  我總認為,我的童子身是交給媽媽,而非給老姐。因為媽媽是我第一次把精液射進她子宮里面的女人。那個周末下午,射了幾次精給媽媽,也記不得了。

  晚上姐夫和老姐帶著阿琳來家里看媽媽。坐了一會兒,姐夫說要去朋友家,今晚不回家睡,叫姐和阿琳在媽這邊過夜。我們都知道,他周末晚上常去里長家打麻將。

  姐夫一走,我看姐穿裙子。趁媽帶著阿琳去房間試穿新衣時,手就從裙底伸進去。姐看我手摸過來,她也把腿張開。老姐好像見到我,小屄就會流水。我摸了一下內褲中間已經濕了。

  姐瞪了我一眼,也把手伸進我的褲襠抓住雞巴套起來。兩人彼此摸得正爽時,媽在房內叫道:“好了,進來看吧!”

  阿琳是個美少女,穿了老爸從日本帶回來的少女和服,看得我目瞪口呆,口水不知往哪里吞。

  可是我還是喜歡阿琳穿學生制服的純真少女模樣。阿琳才小我兩歲,自幼兩個就玩在一起。看她穿少女和服,略帶女人味道,我覺得失去一樣寶貴的東西,永遠找不回來了。

  媽叫我和阿琳出去看電視,她和老姐留在房里談事情。我看她倆神秘兮兮的,肯定有隱情。

  那晚,媽叫阿琳同她睡,姐自己睡客房。媽如此吩咐的時候,對著我微笑,而姐卻在背后擰了我一下。

  客房在二樓,離媽的房間有一段距離,是雙人套房。我估量了一下時間,媽和阿琳應該都睡著了,就跑到客房,進房時,姐躺在床上露齒對著我笑。

  我三把兩把脫光了衣服,鉆進姐的被窩里。姐也是一絲不掛,我一摸姐的小屄,已經是汪洋一片了。兩人都興奮已極,姐張開大腿,捉住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口沾了沾淫水,就拉著往洞內塞。

  姐顯得饑渴淫蕩,我也是悶聲不響的猛干。插了近百下,覺得很不刺激,架起姐的雙腿,壓到接近姐的乳房。狠狠的插得老姐滿床“啊!啊!”叫個不停。

  媽媽的陰道,較緊而深。老姐的肉洞,則是大而不淺,但是底部卻真的,長有一團軟軟的隨意肌。每當我的龜頭頂進去時,姐就使它包著我的龜頭,吸吮,蠕動,“折磨”得兩人,都爽到哎哎叫。



  第一回合干完,老姐稍稍消了一些欲火。我問老姐,她和媽媽神秘兮兮的,
  在干什么?有什么事瞞著我?

  老姐說因姐夫受傷,在夫妻行房時,有些障礙。媽見她神色不樂,她透露給媽媽并求助于媽媽。結果我們可愛,偉大的老媽,就暗地里安排了一段,姐弟亂倫會。

  她在敘說時,我的雞巴已經漲得鐵硬。我把姐雪白的大圓臀搬到嘴巴上方,舔老姐的小屁眼、陰唇。我將四個手指頭塞進姐的陰道,摳插老姐淫液汨汨的陰道。姐搖擺著雪白的圓臀,我問姐是否講我們做愛的過程給媽媽聽?

  姐嬌嗯了一聲,說:“有。”陰道里涌出一灘淫水。

  我覺得有趣,又問:“是姐主動說的,還是媽詢問的?”

  姐喘氣說:“是媽詢問的。”

  姐的陰道口,噗噗的作響,我的雞巴又熱又漲。我也喘氣的問姐,怎么跟媽講我們性交的過程?

  記得當時姐爬起來說:“全部都說啦!還說你也想干她!”

  我把她拉下來,被她含得全是口水的雞巴,馬上就插進她的陰道里了。

  那次,我一插進去就想要泄精,姐的高潮也立刻就來,姐緊抱住我說:“不要抽出去!泄在里面!泄在里面!把你的精水射給姐姐!”姐弟倆互相擁抱著,底下兩具,同一個媽媽給的性器官,緊緊的結合在一起。

  那晚我和姐常抱著擁吻。我們的舌頭互相攪弄,彼此吸著口液。姐的口液,香香甜甜的。我輕咬姐的耳垂,吻她雪白細嫩的臉頰和白晳修長的頸子。我一邊吻,底下緩抽輕插,雞巴不停的在姐的陰道進出。

  慢慢的,姐又開始講,她跟媽說,我的雞巴確實是很大,但什么都不懂。她開玩笑的跟媽媽說,要媽教我“性交”的知識。媽聽了,居然不置可否,笑得很開心。我聽姐說到這里,差點把下午跟媽的性事爆出來。

  我把姐抱到床下,叫她雙手撐在床上,彎腰兩腿分開站立著。跟下午和媽做的姿勢一樣。姐兩個垂下來的乳房,比媽媽的大。干了一會兒,緊密的磨擦,強烈的快感。姐雙手不再撐著,臉埋在被子上,手指頭緊抓著被套。

  我趴在姐的背上,從背后抓住姐垂下來的乳頭,龜頭頂進陰道底部那團軟軟的隨意肌,短距離抽插。軟肉團不斷的,吸吮、蠕動,一股熱液沖出來。

  我哼道:“姐!今晚我們做愛的過程,你會說給媽聽嗎?”雞巴死命的頂著軟肉,精液直射入姐的花房。

  姐顫聲道,“會說!會說!我們一起說!”姐又流出一大片淫水。

  由于那天下午和媽做過好幾次了,技術大有進步。我和老姐正面、側躺單抬腳、背跪。站著干,坐著干,蛙跳。姐的子宮灌滿了我的精液。白晳勻稱的肉體,也射了不少精水在上面。

  那天晚上,姐弟兩人性交時,我深覺得,我的大雞巴和老姐的大屄屄,好像是天生的一對。

  小姑修女學校畢業后,在國外又深造、服務了好幾年。我已經多年未見過她了。

  圣誕節她要回來的消息,使得整個家族樂成一片。

  老爸在周六,都是一大早就和球友打球去了。接著,說是要北上開渡假會,就不見人影了。每次都到星期天晚上或星期一早上才回家。媽媽現在每逢周六下午,都會藉口,監督兒子讀書,推掉一些邀會。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