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和媽媽的親密接觸】【完】


說起我和媽媽的親密接觸,還是三年多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才剛剛十七歲,上高中二年級,我家里只有一間屋子,兩張床,一張是單人的,另一張是雙人的,我爸爸經常的出差,一年倒有半年多的時間都在外地,所以我不是和叔叔家的表姐一張床,就是和媽媽睡一張床。

  記得表姐那年二十四歲,因為她家和我家一樣,都不太有錢,所以還沒有嫁出去,叔叔和爸爸一起出差走的,所以表姐就住在我家。

  我媽媽生我時也只有二十二歲,所以媽媽現下才三十九歲,還算年輕呢。說起媽媽來,還真是個美女,她的三圍很標準,大概是36,25,36,可是媽媽的長相就很一般了,不過她有一頭長發,很漂亮的。

  我看過不少的A片,那里的女人的身材和媽媽比起來還要差上一截子,我今年雖然才十六歲,不過我很早熟,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差不多相當于二十幾歲的男生了。

  所以我和表姐睡在一床時,我就老是想看看表姐的身體。現下是夏天了,因為表姐是和我睡在一起,所以她睡覺時不脫衣服,只好穿著裙子睡了,不過有風扇吹著,倒也不覺得太熱。

  每次當她睡熟時,我就悄悄的把風扇吹向表姐的裙子處,將她的裙子吹得起來,就會露出了她的內褲,她的身材也算不錯,不過比起媽媽來差多了,因為她要比媽媽胖了一些。

  她總是喜歡穿那種比較性感,暴露的黑色蕾絲內褲,這種內褲通常是又窄又薄,表姐的屁股很圓也很挺,她的陰部也比較豐滿,每次我都會看見她的大陰唇有一半兒都露在外面,陰毛稀疏,看得我眼睛發直。

  有時我看得下體的肉棒硬硬的,就會禁不住伸出手去,摸表姐的大陰唇,我怕她醒來,只能輕輕地摸,她的陰唇又軟又溫,手感非常好。等我摸夠了,我又躺在表姐的身邊,把手伸進她的背心里摸她的乳房,夏天時她一般不戴乳罩,所以我每次都能摸她豐滿的乳房個夠。

  我的動作很慢,她一般都睡得很死而不會查覺。有一天晚上我摸她的乳房,正摸得高興,她不知怎么的醒了,馬上查覺到了我在摸她的胸,她扭過頭看著我,我有點心虛,也看著她,不過手還捏著她的左奶子,表姐顯然有點生氣,但是她一向都很疼我,老是把我當成小孩子,所以她只是輕輕地伸手拿開我的手,就把身子轉過去,接著睡了。

  有了表姐的嬌慣和縱容,我更加的大膽了,到后來發展到了一面躺著,下面的手撩起表姐的裙子,隔著內褲摸她的陰唇,有時我還掏出我的肉棒,在表姐的大腿上來回磨擦,表姐一方面嬌慣我,一方面也不好意思聲張,只好每天忍受著我的性騷擾了。

  不過我覺得,她也是挺喜歡我摸她的,因為我每次摸她的時候,她的下體都會濕,我在黃色書刊上看過,只有女人在性興奮的時候,下面才會濕,所以我想表姐一定是被我摸得春心萌動了,她舒服,我過癮,所以這樣的日子過了半年。

  可是好景不長,表姐處了一個男朋友,不到一個月,她就叫那個男的給搞了,因為有一天晚上表姐回家很晚,媽媽又不在家,她回家后說要一個人睡一床,我說不好,她卻生氣了,我只好依她。

  我等她睡著了,偷偷地跑到她的床上,用手去摸她的陰唇,沒想到她沒穿內褲,我想,不對呀,表姐今天早上明明是穿著內褲的,怎么不見了,這還不算,表姐的大陰唇又濕又黏,陰唇也比平時明顯的腫脹了許多,我就知道她一定是叫男人給搞了,把我氣得夠嗆,我早就想搞表姐一頓,一直也沒下定決心,這下完了,表姐已經不是處女了。

  這時表姐又醒了,她看見我又在摸她的陰唇,很是害怕,我說你不要怕,我知道你被搞了,不過我不會告訴媽媽的。

  表姐很高興,她說其實她根本就睡不著,我就要表姐給我講講她和那個男的做愛時的情景,表姐起初很害害羞,不肯說,后來我以告訴媽媽相威脅,她只好說了。

  她說那個男的先是脫光了她的衣服,后來又掏出陰莖來叫她吃,她不想吃可那男的非要她吃,她只得吃了。

  我問表姐吃男人陰莖的感覺如何,表姐說又粗又熱,害羞死了。

  我聽著聽著,下體的肉棒也立了起來,我要表姐也給我吃,表姐死活不依,我說你寧愿吃別的男人的,也不吃你親弟弟的呀,表姐一想也是,她一向對我很好,就吃起我的肉棒了來,我是頭一次和女人口交,感覺十分的爽,表姐的口技不錯,口水弄得我的肉棒水亮水亮的,我感覺我快要射了,也沒告訴表姐,一下子射在了她的嘴里,表姐極力想拔出來,我按住她的頭不叫她拔,把精液全都射進了表姐的嘴里。表姐想吐出來,我說你要是吐出來,我就把你被人搞的事情告訴媽媽,表姐氣得不行,只好將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她吞下了后,說那個男人的精液她也沒吞,卻吞了我的,我說我不是你的寶貝弟弟嘛,表姐真是哭笑不得。

  我趁熱打鐵,跟表姐說我想干她的小穴,表姐這下死活不干了,我那時已經按捺不住自己的肉棒了,強把表姐的衣服全都扒了下來,把自己已經漲得難受的肉棒插進了表姐的陰道里面。

  表姐緊緊地摟著我,嘴里頭卻叫著不要不要,我那里管她,一頓狠命地抽插,干得表姐在床上亂扭亂喘,我又射了,射在了表姐的陰道里面,表姐嚇得哭了起來,說那人男人的精液她也沒叫射進來,我說不要緊,如果你懷了孩子,就說是他的,叫他負責,表姐一想,已經這樣了,也沒別的辦法,也就點頭默許了。

  沒想到過了兩個月,表姐果然懷孕了,那男人還真以為是他的呢,出錢幫表姐打了下來,表姐卻偷偷地對我說其實那孩子是我的,我心里比吃了蜜都甜。

  又過一個月,表姐和那個男的結婚了,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和媽媽,爸爸在外地賺了些錢,回來了一趟,幫家里又買了一個大房子,這間房子相當不錯,有三個房間的,還有獨立的浴室可以用。可是爸爸又出差了,要半年才回來,媽媽心里很不高興,我卻比誰都要樂。

  開始幾天,我一直都和媽媽分開睡的,有一天,我提出說自己睡一個屋子很害怕,要和媽媽一床睡,媽媽氣得說你都多大了,還害怕呢,只好和我一床了。晚上,我趁媽媽睡著之后,偷偷地撩地媽媽身上的褥單,嚇了一跳,原來媽媽竟然沒有穿內褲!我這才知道了,媽原來一直都是裸睡的,我借著月光仔細地看著媽媽的下體,媽媽的大陰唇也很豐滿,兩片緊緊地貼著,就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

  陰阜高高隆起,像是一個小肉饅頭,十分誘人,陰毛也不多,稀稀落落的,太清楚了,甚至連屁眼也看到了。

  我不禁伸出手去,輕輕地摸著媽媽的陰唇,感覺手感比表姐的還要好,其實只不過是在摸媽媽的,多了一份神秘感而已。摸了一會兒,我怕媽媽醒過來,就收回了手,替媽媽蓋好被單,起來到浴室里去打手槍,打完了才回去接著睡覺。

  第二天,我撩開被子,卻見媽媽穿了一件內褲,雖然這條很性感也很窄,卻也沒法子直接的摸到陰唇了,我很不甘心,就伸手到媽媽的胸前,隔著媽媽的胸罩摸她的乳房,媽媽的胸罩也只穿那種吊帶式的蕾絲情趣胸罩,感覺上基本和直接摸媽媽的乳房差不多,我摸了一會兒,就去浴室里打手槍。此后的日子,我只要有一個晚上不摸媽媽的陰唇或者乳房就會睡不著覺,而且天天晚上都要打一次手槍。

  有一天晚上,我和媽媽睡得早了一些,我照例隔著媽媽的胸罩摸她的乳房,雖然已經很過癮了,卻還不知足,我就拿了一把小剪刀,將媽媽胸罩的兩個罩杯之間悄悄的剪開,媽媽的乳房很豐滿,胸罩也很緊,這一剪開,兩個罩杯就一下子彈開了,媽媽的兩只漂亮的乳房完全顯露在我的眼前,我還是第一次這么仔細地端詳媽媽的大乳房,雪白的,又很堅挺,兩只小乳頭是深紅色的,我聽說處女的乳頭是淺粉色的,而成熟的女人的乳頭才是深紅色的,看來此言不虛。

  我輕輕地用手指尖捏了一下媽媽的乳頭,很硬,也很有彈性,我不禁用舌頭舔著它,舔著舔著,又開始用兩只手去捏揉,媽媽的乳溝好深,我想,要是把我的肉棒放在媽媽的乳溝里面磨擦,一定會爽得不得了的,正想著,媽媽本來向著外面的頭一下轉了過來,兩只眼睛看著我,從她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出,媽媽有點生氣了,我嚇得不敢動彈,媽媽也沒說一句話,我們倆就這樣的對視著,大約過了幾分鐘,媽媽忽然笑了,她伸出手來,輕輕地將我放在她乳房上面的手拿開了。

  我大松了一口氣,知道媽媽若不是很疼我,一定會打我的,至少也會罵我一頓。媽媽問我,為什麼要這么做,我說我喜歡媽媽,媽媽問我從什麼時候開始摸她的下體和乳房,又學會的打手槍,我這才知道媽媽早就知道我打手槍的事情了,就說了實話是從國中一年級就開始的,媽媽又問我什麼時候變得這么大了的呀,我想她是在問我的肉棒,我說從高中一年級。

  媽媽又嗔怒地說我不應該剪壞了她的胸罩,這是她最喜歡的一個胸罩,我向媽媽道了歉,媽媽親了我的臉一下,要我從此好好的睡覺,不要再這樣了,我心里忽然有了一個很大膽的念頭。我對媽媽說,要是媽媽肯幫我口交,我就老老實實的睡覺,媽媽吃驚地說那怎么行,我說為什麼不行呢,媽媽說她聽說過口交,卻從沒有試過,只是覺得把自己兒子的陰莖含在口里,無論如何也是一件很難堪的事情。

  我說那你幫我打手槍也行,媽媽被我弄得沒了辦法,只好幫我打起了手槍,媽媽打手槍的感覺和我自己的感覺差不多,也很爽,只是有時候角度不對有點疼,我告訴媽媽,她及時的調整了角度,好多了,我很快就射了精,全都射在了媽媽的小腹上面,媽媽起來去洗了澡,我也洗了,然後一起睡下,那夜我睡得很香。

  第二天晚上已經快十點了,媽媽卻還遲遲不肯上床,我知道媽媽是害怕我再要她給我打手槍,就撒嬌地摟著媽媽親她的嘴,媽媽被我親得滿臉通紅,只好脫下衣服上床。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薄棉短T恤,我知道她不想叫我摸她的乳房,可是她一躺下,我就摟著媽媽,開始摸她的兩只奶子,她的T恤衫十分的薄,就跟沒穿衣服一樣,媽媽假裝生氣,說我要是再摸她,就不會和我睡一個床了。

  我說媽媽什麼時候肯幫我口交一次,我就再也不摸她了,媽媽說什麼也不肯,她說可以幫我打手槍,我說那也行,媽媽給我打了一會兒,我感覺要射了,就一翻身騎在媽媽的身上,將陰莖頂在她的陰阜上,上下的抽動,不久就射了,這回都射在她的胯間里,還有一點粘在了她的陰唇上,媽媽連忙起來,到浴室里去很仔細地將粘在身上的精液仔仔細細地洗了乾凈。我知道她是怕懷孕,媽媽曾和我說過她已經有一年多沒和爸爸做愛了,要是她懷了孕的話,那可就壞事了。

  一連幾天,我都是要媽媽給我打完手槍才肯入睡的,可是媽媽卻從不愿給我口交,有一天晚上,媽媽向往常一樣的給我打著手槍,我享受著媽媽給我帶來的快感,心中十分的快意。

  無意中一瞥眼,看見了媽媽穿著的性感的黑色蕾絲內褲,我想起了在一些A片中,男的經常會用手指和嘴來玩弄女人的陰部,她們通常都好像很爽似的,我就坐起身來,媽媽還以為我不想打了呢,心里暗自高興,忙松開手站了起來,我卻伸出手去脫媽媽的內褲,媽媽嚇了一大跳,問我要干什麼,我笑著不說話,媽媽抓住我的手不叫我脫她的內褲,可她那里強得過我?

  我強脫下了媽媽的內褲,媽媽的陰部我看過一次,那還是我第一次和媽媽睡覺時看的,我把媽媽按在床上,將她的雙腿分開,我則跪下來,仔細地欣賞著媽媽那好似水蜜桃一樣的大陰唇,媽媽害羞極了,極力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陰不讓我看見。

  我干脆抓開她的手,一下子用嘴堵在她的大陰唇上,媽的大陰唇又溫又軟又濕,吃在嘴里感覺很爽,我平生頭一次吃女人的陰唇,又是我親愛的老媽的,所以我吃得十分的賣力,又舔又吸,還不停地用嘴輕吻媽的陰蒂頭,媽媽被我大膽的動作驚呆了,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她躺在床上喘著氣,兩條腿夾在我的腰間,雙腳在我的后背上蹭來蹭去,顯然也是十分的興奮了,又過了一會兒,媽媽開始輕輕地呻吟,兩只手使勁地抓住我的頭發,將我的頭往她的胯間按著,我知道我已經激起了媽媽的性欲,便更加得意了。

  我停止了用嘴,改用兩只手指輕輕地伸進媽媽的陰道里,先伸進一半,媽媽輕聲的叫了一聲,我問媽媽是不是弄得疼了,媽媽卻不說話,我想媽一定是不好意思,就一下子將整個手指都插進了媽的小穴里,媽媽短促地叫了一聲,閉著眼睛,大口地喘著氣,我停了一會兒,見媽媽并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意思,就開始用手指抽插起媽媽的小穴來,媽媽先是輕輕地喘著氣,到后來就隨著我的動作叫起了床。

  我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親耳聽到媽媽叫床的聲音,簡直令我渾身血脈賁張,我的動作越來越快,媽媽叫床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我突然停止了動作,媽媽喘著氣起來,抓著我的手,眼神里充滿了懇求的神色,我知道媽媽的性欲已經完全被我給挑起來了,便趁熱打鐵的要媽媽跟我口交。

  媽媽滿臉通紅地想了一會兒,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我高興極了,連忙躺下,分開兩腿,媽媽這時已是渾身一絲不掛了,她跪在我的兩腿間,一只手扶著我的肉棒,慢慢地將它放進她的嘴里,然後將嘴閉上,開始插動著,我只感覺到我的肉棒又熱又燙,還感覺到了媽媽那火燙的舌頭緊緊地貼在肉棒上的感覺。那種感受,是根本不能用語言來形容的了,我的手撫摸著媽那長長的秀發,看著我的陰莖在媽媽的嘴里進進出出,心里真是美極了,媽媽的屁股很大也很圓,她跪下時,肥大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我看著媽媽那渾圓的大屁股,下面的陰莖更硬了。

  過了一會兒,我的肉棒上沾得全都是媽媽的口水,水亮水亮的,我看著看著,腰間一酸,精液一下子射出來,全射進了媽媽的嘴里,媽媽先是一怔,然後便咕嚕地一聲,將我所有射出來的精液都吞下了肚!把我唬了一跳,我沒想到媽媽會這樣的大膽,我射完之后,渾身一點兒力氣也沒有了,媽媽也倒在床上直喘氣。

  過了一會兒,我問媽媽剛才為什麼會把我的精液全都吞下去,媽媽說那是因為是我的精液,我高興極了,摟著媽媽親她的嘴,媽也動情地抱著我,回吻著我。

  我的手又開始不老實了,伸到媽媽的胯間去摸媽媽的小穴,媽媽緊緊地抱著我,吸吮著我的嘴唇和耳朵,我下體的肉棒已經硬得不行了,便跪了起來,分開媽媽的大腿要上媽媽,媽媽嚇壞了,說什麼也不讓我上她,可是她剛剛被我撩拔得春心蕩漾,所以態度也不是十分的強硬,我將媽媽按在床上,強將我的肉棒插進了媽媽的陰道里面。

  媽媽的小穴又滑又緊,插進去一點也不費力氣,我用力地干著媽媽,媽媽被我抽插得大聲叫喚,閉著眼睛亂扭頭,我干了一會兒,又射了,大股的精液全都射在了媽媽的體內,媽媽嚇得哭了,說如果懷孕了可怎么辦,我說不會的,就算是懷了,也可以說是爸爸的呀,媽媽說她已經有一年多沒和爸爸做愛了,我說那就等爸爸回來時和他做一次,不就行了,媽媽一想事已至此,也就只好這樣了。

  從那往后,我幾乎天天都和媽媽做愛,至少也是兩天做一次,而口交則是家常便飯了。

  我們倆就像情侶一樣,沒人的時候就會摟在一起熱吻。我們無論在什麼時候都可以做愛,有時媽媽正在煮菜,我也會從她的身后撩起她的裙子,扒下她的內褲,然後掏出陰莖來,從她身后干她;媽媽在房間里掃床,我會突然從她身后抱住她,一只手脫掉她的褲子,另一只手掏陰莖。然後就插進媽媽的屁股里去干她的小穴,直干得她躺在床上,左右的扭著頭,萬縷青絲散落在床上,煞是好看;有時媽媽正在浴室里面坐在坐便上面小便,我也會拉開褲鏈掏出陰莖來,強塞到媽媽的嘴里和她口交,然後將精液射到她的嘴里。媽媽說這是她上輩子欠我的。

  不過有的時候媽媽也會色色的,我們倆坐在沙發上一塊兒看電視,媽媽會忽然解開襯衣的扣子,脫掉胸罩,然後將乳頭塞到我的嘴里,我則一邊吃著她的乳頭,一邊摸她的小穴,然後我站起來,用她的兩只大奶子將我的肉棒夾住和她乳交,最後才把媽媽抱到床上和她做愛。

  我喜歡讓媽媽跪在地毯上吃我的陰莖,從浴室的大鏡子里面,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媽媽脫光衣服,撅著大屁股和我口交的情景,那時我就會有一種滿足感。我還喜歡干得媽媽在床上亂滾亂扭,看著媽媽那欲仙欲死的樣子,我覺得自己很威猛。

  有一次,我給媽媽吃了一粒叫做“黑寡婦”的春藥,那是我的一個同學從那家里偷出來的,媽媽吃下了之后十分鐘,滿臉騷紅,先是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又扒下了我的衣褲,她這么的主動,還真是頭一次。

  然後她又跪下要我把陰莖塞到她的嘴里,口交了一會兒,我開始干她,那天我也變得特別的有耐力,干了媽媽快一千下了還沒泄,媽媽已經達到高潮了,我的肉棒卻還是硬硬的,我拔了出來,喘了喘氣,然後猛力地插進媽媽的屁眼里狠命地干了幾百下,媽媽疼得張大了嘴巴卻發不出聲音來,后來我終于射了,射在媽媽的直腸里頭。完事后媽媽說,以後不要再給她吃那種藥了,也不要再干她的后面了,很疼不說,干得時間太長,連高潮都給沖淡了。

  媽媽和我口交的時候,從不將我的陰莖整個都吞下口去,而是只吞進一半,再往里進時她就會會手擋住,不知道那是為了什麼。我和媽媽的這種關系,一直保持了兩年多,在這兩年里,我們做了不下幾百次愛,口交也差不多有五百多次了,但是再也沒有肛交過了,可能是媽媽總會嫌疼的緣故吧。

  后來發生了一件事情,終止了我和媽媽的這種親密的關系。那是一天的下午,媽媽正在坐便上小便,我走了進來,媽媽很害羞,要我先出去,我笑嘻嘻地走過去說想摸摸媽媽的小穴,媽媽有點生氣了,我沒有理會,伸手到媽媽的下面去摸媽媽的小穴,媽媽剛剛小完便,陰唇有點濕濕的,我說想要媽媽將小便便到我的嘴里去,媽媽氣壞了,說我不尊重她,我坐在媽媽的大腿上,一面挖著她的小穴,一面要媽媽低下頭吃我的肉棒,媽媽含著眼淚吃了,等我射過了之后,媽媽的臉色十分難看,我想,她一定是有點生氣了,等到了晚上,我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她生氣地拿開了我的手。

  我騎在媽媽的身上,媽媽又狠狠地將我推開,然後起身到另一張床上睡去了。我才知道事情不妙了。

  一連幾天,媽媽沒有叫我碰她一下,我問媽媽為什麼,媽媽冷冷地說,只因為那天在浴室里,我的那些要求和動作使她覺得我就像是在對待一個妓女一樣。

  我恍然大悟,心里后悔極了,媽媽又說,這兩年的雙宿雙飛,一定是上輩子她欠我的,注定要還給我,現下我們只能是母子了,以前發生的事情,就當它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也不要再提了。

  我求了媽媽好多次,媽媽卻始終不肯原諒我,我才知道,事情已經是這樣了,就不再求她了。媽媽從此后對我很是冷淡,我直到現下還在后悔。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