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家里事兒】【完】


都說男人四十一支花,可我都四十好幾了還是一事無成,在一個國家機關當一個不大不小的主任,權不大,事倒很多,每天還要看領導的臉色行事,有時覺得活著真累,真它媽想辭職不干了,可又能干點什么了,年紀也不小了,只好在機關里混一天算一天了吧。

  盡管在單位里混得一般,但我也還是挺有讓同事們羨慕的一面,那就是我的家庭,真的還不錯,我也挺知足的,老婆挺漂亮,雖然四十出頭了,可看上去和年青時的差別也不算大,而且還添了一種成熟的女人味,身材也還保持得挺好,又是咱們這個城市里的重點中學的教師,工資比我還高,我還能不知足?兒子也還不錯,就在他媽的學校里讀高中,快高考了,成績也還不錯,有希望考一個重點大學,當然,這也得謝我老婆,我平時挺忙,沒有時間教導兒子,全靠他媽對他的學習的輔導了,所以,兒子對他媽親,對我倒沒多少話可說。

  其實在別人眼里,我也算混得不錯了,仔細想一下,也是的,我現在這年紀,只要老婆孩子過得幸福,還有什么要求呢 ?

  可是最近,我發現平時老實聽話的兒子有了一點問題,上星期他班主任打了個電話過來,說是他最近老是遲到,或是早上一、二節課就根本不來上,坐在教室里也晃晃乎乎地,這讓我很擔心,也很奇怪,兒子的事都是她媽在管,又都是在一間學校,平時老婆去上班都是和兒子一塊走的,不會聯兒子遲到曠課都不知道吧!可我問老婆時,老婆呆了一下,也說不知道,這讓我更奇怪了,說了老婆幾句,怪她沒有注意兒子,反而讓她埋怨了一通,說我平時就不關心兒子,現在倒來怨她,我自知理虧,不敢多說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門上班,在辦公室坐了一下,就打個電話到學校,兒子的班主任說,兒子還沒有到學校,倒是他媽媽打電話給她說我兒子有點不舒服,要遲點才到學校去。放下電話,我很不放心,出門時,兒子都還好好的,老婆也沒和我說過呀,于是,我又打了個電話到家里去,電話響了好幾聲都沒人接,我又打老婆的手機,又關機了,我不放心了,離開辦公室,趕回家去,還沒到家,剛進小區的院子里,就看見老婆和兒子從樓里走出來,有說有笑地,老婆打扮得挺漂亮的,兒子手拉著他媽的手,老婆不時用手整理一下兒子的頭發,母子倆看上去挺親熱的,看上去兒子也不像是生病的樣子,我正要上去打個招呼,問一下怎么回事,老婆已經拉著兒子的手上了一輛的士,我只好帶著一頭霧水回到辦公室。

  晚上的時候,我問老婆,老婆說,兒子就是突然有點頭痛也不是什么大事,“那我打電話,干嘛不接?”我問她,自己也放下心來了,“那電話是你打的呀?我正給兒子喂藥,就沒接!”老婆看了我一眼說。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幾天,我每天上班都忙也就忘了這事,一天早上,我出門急了一點,忘了帶一分文件,走到小區門口才想起,忙又急忙趕回家去,敲了好久的門,老婆才出來開門,見是我,老婆的臉色一驚,我發現老婆的臉有些紅,頭發也有點亂,“干什么這么久才開門呀!”我說了一句,就急沖沖地進去拿文件,看見兒子坐在桌子前,也有些慌亂,我隨便叮囑了他一句,“你快點,別要上學又遲到了!”兒子老實地點點頭,我拿了文件就又出了門,沒時間去多想些什么。

  等我坐在辦公室里才有時間想一下了,覺得這里面一定有其它問題,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辦法。

  第二天一大早,兒子還在睡覺,我就讓老婆出去買早餐,然后,等老婆還在家上的時候我打她的手機,告訴她,我到單位上有急事,就不吃了,先走了。然后,我就鉆到房間里床下,等待著,不一會兒,老婆回來了,在叫兒子起床,“你快一點,不然又要遲到了!”這是老婆的聲音。

  不久兒子起來了,在洗臉劇牙,邊問他媽,“媽,老爸上班去了?”“嗯!你給我快點,別又遲到了!”老婆大聲地說。

  不久,客廳里傳來吃東西的聲音。我什么也看不見,就聽見老婆在外面小聲地說,“老毛病又犯了,你給我安份點,好好地吃,把這杯牛奶喝了!”“我不喝,我要喝媽的奶,媽的奶比牛奶好喝!”兒子在說,“放屁,媽早沒奶了。”老婆笑嘻嘻地說,我當時一驚,把頭低在床縫里向外看,兒子正站在他媽面前,拿手摸老婆的乳房。

  我嚇了一跳,話都說不出來了,呆呆地爬在床下,一動不敢動了,我心里覺得害怕。

  顯然,客廳里的老婆和兒子沒有想到我還在家里,他們的動作越來越旁若無人了,兒子的手已經伸到了他媽媽的衣領里去了,老婆笑呤呤地望著兒子,一邊說,“又不想去上學了,當心你老爸知道了。”“不會的了,老爸早走了!”兒子說著,干脆蹲了下去,掀開老婆的上衣,老婆笑咪咪地自己把乳罩解開,彈出那對雪白、肥大的乳房,捏著一只塞進兒子的嘴里,“吃吧,吃飽了可要去上學呀!”

  客廳里沒有了聲音,只聽見一陳舔吸的聲響,我看見老婆閉上眼睛,抱著兒子的頭,兒子則含著他媽媽豐滿的乳房,就像小時候吃奶一樣吃得正歡。

  我無法形容我當時的感受和振驚,我很想沖出去,揭穿這不甚入目的一幕,但我沒敢動,一動不動,我害怕,我仿佛看見了這個幸福家庭的破碎,我清楚,如果我沖出去,一切就不可挽回。

  一會兒,我看見,她們母子倆手拉著手向臥室走來,老婆還愛憐地親了兒子一口,兒子慢在他媽媽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母子倆笑嘻嘻地進了房,關上門,我緊張得大氣不敢出,我擔心的事終于要發生了,因為是在床下,我看不見她們母子倆的動作,只能聽見老婆和兒子上了床,接著是一陳“嗦嗦”的脫衣聲,然后就是舌頭親吻肉體的聲音,老婆也傳出一陳壓抑的呻吟聲,就像平時和我做愛時的一樣,我覺得一切都完了,自己身體都被什么碾得粉碎。

  床上有了大的動靜,吱吱地響,老婆在呻吟著說“好兒子,你輕點……別太急了……慢慢來……”兒子一直沒有出聲,只是聽見他在喘氣,我在床下可以感覺得到床在振動,不同尋常的振動。

  我覺得自己已經癱瘓了。身體軟得無力,我覺得前所未有的恐懼,身上流了一身冷汗。

  過了一會兒,我聽見老婆的聲音越來越低,像在喉嚨里低呤一樣,像是快要斷氣一樣,這時床抖得更歷害了,接著聽見兒子大口喘著粗氣,跳到了床下,然后又是一陳親吻的聲音,接著又是忽忽忙忙穿衣服的聲響。

  兒子在說,“媽,快點,又遲到了!”老婆的聲音,“忽也沒用了,叫你不要做,你非做,等會,我去和你們劉老師說一下吧,就說你病還沒好,到醫院打針去了……”就這樣,老婆和兒子說著話,蔥蔥忙忙離去了,半天,我才從床下爬出來,魂都像丟了一樣,坐在床上呆了好久,煙也忘了抽,床單很白,看上去老婆和兒子離開時整理過,很平整,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我突然感到絕望,并且恐懼。

  那天我回到辦公室坐了一整天,一言不發,想了很多,好在我是領導,下屬們也不敢多問什么,天黑的時候,我才回家,老婆已經做好了一桌飯在等我了,結婚二十年了,這樣的日子我也習慣了,可今天我覺得很怪異,我知道,這種真正的幸福是真正地離我而遠了。

  我一言不發,坐在桌旁,兒子看見我,臉上又露出習慣的畏懼,“吃吧!”我拿上筷子,也覺得真餓了,一家人坐在桌邊,開始吃飯,悄無聲息,妻子先覺出不對了,有些不字地看著我,問“出什么事?你沒事吧!”“沒事!”我極力掩飾住心情,“就是單位上工作忙了點,吃飯吧!”

  晚上的時候,妻子可能有些內疚吧,主動趴到我身上來挑逗我,被我一把推開,“睡吧,都老夫老妻了!”

  這天夜里,我失眠了。妻子也沒睡好,我聽見她不斷地在翻身。

  第二天早上,我沒有先走,磨蹭到妻子和兒子和出門了,才出門上班,這是我上班也來第一次遲到,不少同事都有點吃驚,一個老領導還和我開玩笑說,“怎么了,咱們主任也遲到了。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就這樣過了幾個星期,除了上班,我就呆在家里,不在外出一步,妻子很奇怪,家里的生活也變得平靜,可我知道,這樣是無濟于事的,我知道要來的總會要來。

  這天晚上,吃飯時,我就看見兒子在向妻子擠目弄眼地使眼色,妻子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可我知道肯定有鬼,我也裝出一付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吃過飯,兒子去上晚自習去了,過了不多久,妻子就和我說要到學校去一下,她是一個班的班主任,要去和學生開個班會,然后就出了門,我冷笑了一下,也跟著就出了門,出門時,我帶上了我去年在國處旅游時買的一個望遠鏡,遠遠地跟在妻子后面,果然,不出我所料,走了不多久,就看見,兒子從一個胡同口拐了出來,母子倆走到一塊,有說有笑地向前走,一點也沒感覺到我在后面跟著。

  一直走到一家影廳前,現在是淡季,看電影的人不多,門前基本上沒有什么人,妻子領著兒子買了票,借著夜色,快速地鉆進了影廳里,我忙跑了過去,問賣票的,剛才進去的兩個人買的什么票,賣票的告訴我,說是買的是5號包廂,我忙也買了一個旁邊的6號包廂,走進影廳。

  進去后,里面更黑,我看了一下,基本沒什么人,我順著過道,走到6號包廂,這種包廂,前面是有一個小門的,看不見里面,我關好門,坐在黑暗中,覺得身體在抖動,竟然有些興奮。

  5號包廂就在隔壁,我看了一下,這中間是有一般的三合板隔起來的,很薄,我毫不遲疑地掏出小刀,悄悄地在三合板上鉆了個孔,然后把眼睛放在上面向隔壁看,這時我的眼睛也以適應了影廳里的暗光線,可以清楚地看見了。

  果然,妻子和兒子就坐在隔壁,一開始,兒子還挺老實,不久就不老實,手開始在他媽媽身上亂摸,妻子臉上帶著笑,只是說,“別動,老老實實地看電影吧,很好看的!”兒子那里肯聽,就伸去解妻子的衣扣,妻子打了他的手一下,“要死呀,當心有人看見!”

  “怕什么呀,媽,咱們是在包廂里,沒人看得見的!”兒子說,已經把他媽媽的上衣解開了,看得出他還挺熟練的。接著兒子又去解妻子的乳罩,這回妻子擋了幾回,都沒擋住,也就算了,兒子解開他媽媽的乳罩,妻子那對豐滿雪白的乳房就彈出來了,說實話,妻子雖說是四十二歲的人了,可一點也不顯老,那對乳房還是很有彈性的。又白又大,挺誘人的。

  “這孩子,真拿你沒法!”妻子嘆了口氣,把乳罩放到一邊,然后把上衣扣好,說“你就這樣摸吧,別讓人看見了!”兒子笑嘻嘻地就伸手把他媽的懷里,把玩著那對本來是屬于我的東西,妻子帶著笑容,甜甜地看著兒子,兒子摸了一陣,另一只手就向妻子的裙子下伸,妻子笑著夾緊雙腿,“這可不行,你今天洗手了嗎,又拿臟手來摸。”

  兒子倒是契而不舍,終于,妻子張開雙腿,半躺在沙發上,眼睛也閉上了,好像很享受,我一看,原來兒子已經蹲到地上,把頭鉆進了他媽的裙子里,這小子,不知從哪兒學的這些東西,而且還很熟練,妻子真的一付享受的樣子,只是不敢呻吟,就喘著氣,兒子抬起頭來,咂咂舌頭,“媽,味道真好吃!”“呸!不要臉!”妻子臉也有些紅了,畢竟是那年代的人了,對這些東西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她看了兒子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味道好的話,那你就再吃幾口吧,不過,你咬的時候可要輕點咬,那里可不能咬的!”我眼一別,看見妻子一裙子下,內褲已經退到腳上,那團烏黑光亮的陰毛下,兩片紫紅色的陰唇已經油光水滑了。

  兒子高興地又低下了頭,妻子已經是一付欲死欲仙的表情了,我從沒見過她這么風騷的樣子,她媽的!我罵了一句。

  這個時候的妻子也開始主動起來了,手在兒子身上摸索,還解開兒子的褲襠,掏出兒子那根東西,拿在手里揉搓著,我一看,想不到兒子那東西和我也差不多了,而且好像還要粗一點,在妻子手里一揉,就更顯得大了,怪不得這小子開始想女人了。

  她們母子倆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放縱著,我當然是看得怒火中燒,可又不敢出聲,同時卻癮隱覺得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覺,我深吸了口氣,眼睛不由自主地盯得更大了。

  我也很奇怪兒子是從哪兒學會的這些,好像比我還要專業,唉!看來現在的科技是太發達了點,不該他們知道的他全知道了。我轉身看了眼兇廂外面,屏幕上正在放影一部外國的色情片,漂亮、性感的女主角正在夸張地呻吟,再一看屏幕下面,光線很暗,稀稀拉拉地坐著幾個人,大都是些情侶,早也摟抱到了一起,我甚至還聽到墻角邊傳出一種壓抑的呻吟聲,我唉了口氣,搖了搖頭,心想,我怎么也會到這種地方來呀,要是讓同事們知道了,他們會是什么樣的表情呢?

  我這樣想著,又回到自己的包廂里,再往隔壁看,兒子已經把頭從他媽媽的兩腿間伸了出來,正坐在妻子的身邊,緊緊摟著他媽媽,一只手仍在他媽媽的裙子里摸索,另一只手則已經伸到了他媽媽的衣服里,妻子一付很滿足的樣子,手里依然握著兒子那根大肉棒,看樣子,她有點愛不釋手的了。

  過了一會兒,兒子在他媽媽的耳朵旁說了句話,聲音很輕,我沒聽見,就見妻子的臉也紅了,好像很不好意思一樣,輕輕地打了兒子一下,說“就你鬼花樣多!”然后,抬頭四下看了看包廂外面,見很安靜,這才低下頭去,張開嘴一口就含住了兒子的那大肉棒。從動作上看,妻子的表現顯得很老道,只是換了個環境,有些緊張罷了。這一點,我從兒子那欲死欲仙的表情,我就看得出來。

  看見自己的妻子弓著身子含著兒子那玩意的樣子,我心想,這叫什么事呀!

  兒子也還真不客氣,側過身子,抱住他媽媽的臀部,一下就掀開裙子,輕輕把妻子那雪白的內褲向下扒開,看見自己媽媽那雪白渾圓的屁股,兒子開始在吞口水,雙手摟住他媽媽的大屁股,在那光滑的皮膚上亂摸,我真是忍無可忍了,說句實話,妻子雖說人進中年,可保養得真的很好,特別是這對屁股,一直就是我的最愛,雪白、光滑、肥大、渾圓、富有彈性,現在看著它們在兒子手里被如此把玩,真讓我心里不好受呀。

  我真想沖到隔壁去,可我知道,這一沖進去,自己現在的一切都會消失,我有點害怕這樣的結果。

  兒子當然不會知道我就在隔壁,所以他放心大膽地玩弄著他媽的屁股,還不時把頭湊上去,在妻子雪白豐滿的屁股上親兩口。

  說真的,當時,我真的是忍不住了,很想離開這里,可不知怎么的,卻又有點舍不得,而且下面那東西竟然不可抑止地立了起來,我心里沖滿了欲望,這是我最近十年沒有過的現象,天啦!難道我變態?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我正在覺得自己這樣做很下流時,兒子在隔壁小聲說道,“媽,你又流了好多水了!”妻子這才抬起頭來,擦了擦嘴,白了兒子一眼,“還不都怪你這個壞家伙,害得媽……你還不想想辦法?”兒子嘿嘿地笑了笑,輕聲說“那咱們開始吧,不然回家又得晚了!”“是呀,晚自習都快要下了!”妻子點了點頭,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包廂外面,我很生氣,這家影廳的人為什么這么少,靜悄悄的,要不然,妻子和兒子也不敢繼續下去了,可我內心卻又有點舍不得。

  見外面沒有人,妻子回頭看了眼兒子,輕輕地說了句什么,然后,兒子就老實地坐在沙發上了,只不過,褲子已經脫到腿根處,那根東西高高地翹起,上面濕淋淋的,可能是妻子的口水,妻子則站在兒子面前,背對著兒子,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可她猶豫一下,又看了外面一眼,就輕輕地提起裙子,退下內褲,然后一手握著兒子的那根大東西,一邊小心翼翼地往下坐,我幾乎可以想像出,兒子那根東西是怎么樣鉆進妻子那潮濕、溫暖的肉洞里去的。這讓我十分地妒度。

  妻子晃動著雪白的大屁股坐在兒子的大腿上,嘴里也開始念念有詞地呻吟著,聲音很小,可還是讓人聽了之后受不了,我現在就受不了啦,只是奇怪,以前怎么沒有覺得妻子原來也這么風騷,這么誘人。

  不知怎么地,我那時一下就產生了一種巨大的快感,這是我很多年沒有體會過的,那種怒火與興奮的感覺讓我覺得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天啦,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著隔壁這對正在聳動的母子,我真的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高興,一種說不出的情緒在我心里彌漫開來,不經意間我一眼看見了兒子那扔在沙發角落的書包,不禁有幾分悲衰。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