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家庭課堂上老師教兒子干親娘】【完】


這是一分鐘都不能耽誤的事情,家庭教師三上武彥到了三年級的學生石川幸一的家里,往門口的按鈕一壓。這是星期五下午一點,幸一還沒有回家的時候。

  「哎!你終于來了,每一秒鐘都快使我瘋狂了。」出來迎接的是幸一的母親久美子。

  「啊!我期待這天,也是好久了。」武彥抱著久美子,兩人的嘴唇重合,互相壓著對方的唇。兩人的舌頭熱絡的交織著,吸吮著對方的唾液,像是性器官交合的樣子。

  「真的嗎?等我等的好久了,想不想抱我?」「哦---當然!當然好想。」「我想見武彥君,你讓我等的太久了,等的受不了。」久美子掀起了裙子,用手指指下體,臉上浮現著微笑。

  武彥聽久美子激情的話,開始脫他的衣服,連內褲也脫掉,他緊抱著久美子,久美子說「啊!你脫的好快,我好想念你,已經快要受不了了。」久美子的視線緊緊盯著在自己面前突起的棒子,一步步的接近武彥。

  「哎呀!好可憐的樣子,好像好久沒有人照顧它了。」久美子伸手,用手指壓著棒子,嘴唇含著棒子的前端。

  「啊!我多少天沒看見這寶貝東西了,我實在是太想念了。」「哦---快一點!快一點來。」這時候的武彥全身通紅,看著眼前的久美子,越覺得她可愛,久美子在他的面前蹲了下來,在武彥的棒子上親吻,她如細雨一般的親吻著棒子。

  「哎呀!下面都沾到口紅。」于是久美子伸出舌頭擦拭棒子上面,自己印上去的口紅。在龜頭的部份,嘴唇用力的含著,武彥覺得爽快的讓他無法忍受了,兩手抓住久美子的肩膀,用力的往自己棒子壓去。

  「哎喲!你干嘛那么急嘛!真是討厭,這么粗魯,我還穿著漂亮的洋服,你等一下,坐好嘛,在那里等一下。」這么說著,武彥只好站了起來,久美子似乎外出剛回來。她穿著黑色的外衣,十分的高雅,看起來像是貴婦人一般,十分的典雅,人妻的豐滿肉體,武彥凝視著成熟的曲線。

  久美子的臉色紅潤,并且帶著微笑,她緩緩的脫掉衣服。她先露出右肩,然后徐徐的露出整個肩膀,黑色的內衣,使她的皮膚,更加白皙,□光四射。

  武彥看著很焦急的跑了過去,兩手在她的身體愛撫著。

  在她的黑色胸罩內的胸部,透過薄薄的刺繡的胸罩,看見了漂亮硬挺的乳房,乳頭在里面跳動著。空氣中,散發著久美子甘甜的體香。

  武彥看著眼前半裸的女人,眼睛都發熱了,并且吞著口水。

  在極短的襯裙內大腿緊挾著,隱約看到和內衣同樣顏色的內褲。大腿的肌膚十分的□麗,兩個大乳房在胸前搖晃著,散發著女人的性感。

  久美子站在武彥的面前,兩手下垂,頭發束著,兩腿并攏,腋下的毛發,又黑又稠密。

  「怎么了?下面怎么不脫了。」武彥很急躁的說著,看著久美子的身體。

  「武彥!你過來,我有話要跟你說,你過來這邊躺著嘛!」于是武彥照著久美子的話躺了下來,久美子壓在武彥的臉上,兩手扶著武彥的頭。

  久美子的大腿壓著武彥的鼻子,武彥看不到陰唇,但是可以感受到久美子的柔肉在內褲里跳動著,他張開眼睛,看著黑色的內褲,幻想著她的陰毛是多么的妖媚。隔著薄薄的內褲,熱氣從里面散發出來,他的鼻子聞到了甘美又有一點濕濕的氣味,使得武彥快要窒息了。

  久美子看著武彥痛苦的呼吸,心中大樂,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哦---好可愛啊!」「可愛嗎?你不要急嘛,現在你可以脫掉我的內褲了。」久美子說完,武彥兩手脫掉了久美子的內褲。

  熱熱的肌膚壓迫著武彥的臉,久美子的肉蕊溢出了粘液,產生了溫熱的感覺,柔軟黑色的陰毛亂舞著。

  熱熱的柔肉,包著武彥的鼻子。武彥的鼻骨埋在久美子的恥骨間的柔肉,左右的磨擦著。

  武彥張開了嘴,舌頭在柔肉上轉動著,久美子熱熱的愛液,落在他的舌頭上,武彥這時候已經陷入了疑狂的狀態了。  「哦!太棒了,久美子,太漂亮了。」「不要這樣嘛!我的陰戶真的這么好嗎?」久美子張開兩腳,把滑落在腳邊的內褲,完全扯開,丟在屋子的一邊,武彥吸吮著久美子流出來的液體。

  「嗚---啊?」突然過敏的感覺,使武彥大口的深呼吸。

  久美子的右手手指抓著棒子的根部。

  「哇!好可愛的東西,在急什么?」熱熱棒子的前端越來越赤紅了,膨脹了。

  久美子撫摸著赤紅膨脹棒子的根部,口舌和牙齒,齊撫弄著棒子。同時,兩個如球形的大乳房緊貼著武彥的下腹部,刺激了武彥的性欲。武彥的臉接觸到她熱熱的柔肉,鼻子和口都受到相當大的刺激。

  武彥的臉離開久美子的秘部,身體微仰,探索她的身體,武彥的棒子沾著女人的唾液,而他的臉上沾著久美子的粘液。

  久美子離開了男人的棒子,像騎馬姿勢坐在武彥的身上,她全身流著汗,一粒粒的汗珠自她全裸的背部滾落。

  久美子兩手插進自己的頭發中,武彥的兩手抱著久美子的乳房,揉著久美子豐滿的乳房。

  「哎呀!不要亂來啦,你這個莽撞的男人。」于是武彥輕輕的揉著她的乳房。

  「快一點啦!武彥快一點進來啦!」武彥笑著,看著久美子的腰浮著,一手握著他的棒子,對準自己的秘洞,她吐著淫亂的氣息腰落了下來。

  「嗚····」武彥的棒子侵入了女人的陰部中,久美子挺起了胸部,頭往后仰,進入了奇妙的性世界。

  「喔····」久美子的女陰部像是著火一般,熱燙著男人的棒子,用力而不放棄的吸著男人的棒子。

  「感覺怎么樣?」久美子的女陰部自由自在的吸著男人的棒子。

  「喔!感覺真是太棒了,太好了,久美子,你真是美極了,弄得我已經受不了了,里面好有彈性。」武彥再也忍耐不住了,他翻起了身,將久美子壓在地上,武彥對準她的秘洞,像是上膛的槍,插進了她的秘洞中,久美子的身體前后的動著,武彥的棒子在秘洞左右的動著。

  久美子的兩腳放在男人的肩上,使得棒子更加的深入秘洞內。兩人彼此都陷進了快感的性世界中。

  武彥興奮的擺動著腰,久美子快感的叫了起來。

  「啊!」男人強烈像噴火的精液射進了久美子的體內,女人悲鳴著,女體痙攣著,熱熱的肉壁覺得絞痛,完全麻痹了。

  武彥的臉埋在久美子的頸部,聞著她的頭發,比從前的味道更是香甜,刺激著他的鼻腔。武彥的頭移到她的胸部,吸吮著甜美的乳頭。

  武彥用盡了一切的力氣,將精液灑在久美子的子宮內。

  「停!不想要了,為什么還要一直想呢?」久美子的兒子在心中不斷的叫喊著。在門外看見了武彥和久美子曖昧的表現,幸一覺得很難過。

  幸一回家后,十分的不解,為什么武彥出現在自己的家中,與母親談話談得這么久,因為學校提早放學,所以幸一比平長放學的時間,還要早,他是個乖孩子,并沒有在外逗留,于是提早回家,就撞見了這一幕。

  母親為什么在房里招待家庭教師,幸一一直是好奇怪,于是他很好奇的走近臥房門口,聽到他們之間講一些淫語「啊!你的乳房真大,瞧那乳頭真是尖挺,你看,你的汗滴在乳頭上,那種垂涎欲滴,令我真想一口把它吃掉,就讓我的唇來好好的服侍這兩棵未開花的蓓蕾。」「哦····你的胸膛好寬大,好溫暖,就像是讓女人得到安慰的好地方,尤其是那棒子,真是巨大又壯碩,我真是愛死了!」「哦····唔····」「啊····」然后又聽到男女二人的淫叫聲,他們毫不知羞恥的說著淫猥的話。

  母親和老師居然在····幸一很難以相信這個事實,他開始后悔而淚留滿面,自己為什么要找家庭教師來教導英文數學,簡直是引狼入室,讓他來勾引自己的母親。

  自從幸一知道這種違背道德的行為,不知道有多久了。  你這個衣冠禽獸,怎么可以抱我母親真是太令我生氣了····幸一想像著從色情錄影帶看到的情景····母親的陰部被舔著,陰唇被撫摸的樣子····在接下來的一周里,幸一每日上課都如坐針氈一般,心中的那股怒氣抑郁著不知如何發泄。

  「老師等一下會來,你稍等一會兒哦!」在下一次上課的時候,母親對幸一說。

  幸一實在很后悔自己看到了那一幕,使得現在心中除了忿怒之外,還多了一種思慕女體的暇想。

  「上周上課時你怎么啦?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什么話也不說,那么沈默。

  是不是上課太累啦?」武彥笑著問幸一。

  「啊!不想談啦!」幸一以一種不耐煩的態度跟武彥說話。

  「喂!你怎么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呢?」「····」幸一沒有回答,只是瞪著武彥。

  「咦?你到底是怎么了,不說我怎么會知道呢?用功就要用功,不管啦!你不說我們就開始今天的英語課程啦!」「哼!你得手了吧!我早就知道了!」幸一忿忿不平的說著,并且挺起了胸膛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怎么啦?哎!再繼續說吧!」武彥感覺到幸一的樣子實在是太怪異了便慢慢的引導他說出心里頭那種不滿的情緒。

  幸一此時胸口猛烈的跳動,開口說「不是我故意要生氣,你摸著良心問自己好啦!」「嘎?你在說什么呀?說清楚嘛!」「你這個臭男人!居然····居然在我的母親房間里勾引她,還玩弄她的肉體你····你····太可惡啦!」武彥聽了幸一的話先是一愣,后來他突然間就暴笑出來了。

  「哈哈哈!你····哈哈!原來是在說這個。」「····」幸一看著武彥的臉,正在思索眼前這個突來的舉動的男人。

  「我····我勾引你母親玩弄她肉體····哈哈哈····」武彥走過來拍了拍幸一的肩膀后,手就拿開,走到旁邊去。

  「你····我中學三年級時就想盡辦法親近美貌的母親,但是都不能得逞。

  所以我好嫉妒,我討厭每個碰我母親的男人····」「啊····」現在對于幸一的這一翻話,武彥也很訝異,這小孩原來是長久以來響往母親的身體····他呆了許久,于是才開口「說真的,你是不是很想看你母親的身體?如果是的話,那么我倒可以安排一下。那我今天就做你性教育的家庭教師吧!」「這····這····要干什么呢?」幸一感到自己變得臉紅耳赤了!他覺得呼吸有點困難,胸口里的心臟也跳得咚咚響。

  「決定了嗎?就這樣,我們快走!」「啊?現在嗎?」「是啊!要就快點啦····」武彥不理會幸一,從房間里走了出去,幸一在后面追趕著他。

  久美子坐在自己房間里的沙發上,看著雜志。突然間看到這兩個闖進來的人嚇了一跳,站了起來。

  「啊?怎么啦?休息時間嗎?」「哦!不是的,不是休息,今天我要教幸一一些特別的東西。」武彥站在久美子的身后,兩手壓著她的肩膀。

  「啊?你····什么特別的東西呢?」久美子不知道眼前這兩個男人的企圖,她轉過身來,看著武彥,很感興趣的笑著問。

  「今天我要教他性教育,真實的性交!」久美子的笑容僵在那里,感到好訝異!她不斷的交互看著兩個人的臉,「哦!說實在的啦!夫人····我現在要讓幸一看你的身體,跟他解說如何實踐性的教育,并且親身試范····」「啊····」久美子驚訝的跳了起來,反射動作的動了一下雙肩,武彥又將她的肩膀壓住了。

  「啊!幸一,你····」幸一覺得不知該如何是好,不敢說話。

  「····」久美子突然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只是心臟已經噗噗地跳著,快跳出來啦「現在我就來舔夫人的陰部,讓幸一看看我是怎么跟你做愛的,幸一看了會很清楚性關系的!」久美子這時真的是羞死掉了!她全身像是被火燒到一樣,熱的滾燙燙的,而沿著背脊卻有一陣緊張的涼意由下往上貫穿至腦后。  「不····幸一····不要····」武彥這時已從背后抱住久美子開始剝掉她的衣服了。

  「來!幸一,我自己脫不公平,你也來脫。」「幸一····不可以!幸一····」久美子疑狂地亂吼著。

  幸一伸出了他緊張的手,怯生生的,不敢去接近她的身體。

  「快點呀!不然你來捉住她。」于是幸一和武彥兩人共同捉住了久美子,讓她趴在床上。

  「啊!終于倒下來了,快點幸一,你看看有什么東西可以把她的手綁住的趕快拿來。」久美子被抓著,兩只手放在背后。

  幸一很快的拿來了麻繩。

  「哦!好痛!不要!不要這么粗魯呀!」「這樣才會爽快呀!」久美子的手在身后被綁起來后,她感覺到徹底地絕望了。

  武彥趴在久美子的身上脫她的衣服了。

  「不要!不要啊!」久美子拼死地抵抗著。

  「幸一,你快點過來幫忙,她下半身的衣服還沒脫呢!」武彥叫著幸一過來。

  幸一狠下心來,伸出手去拉下母親的裙子,他們兩個人四只手就在久美子的下半身拉扯著,終于內褲被脫下了。

  「啊····」久美子絕望地哀叫著,兩只腿拼死地緊合著。

  「第一次看見是嗎?幸一你母親的屁股好棒啊?是嗎?」幸一吞了吞自口中生出來的唾液,他看見那半球豐盛圓渾的兩個白肉丘,因為震動而搖晃著,令他興奮起來了。

  沒有人教他,他很自然地就伸出手去撫摸著母親的屁股,哇!那光滑的肌膚,細致的肉球,幸一體會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啊····啊····不可以啦····不要。求求你們。」久美子發出了哭泣的哀鳴聲。

  「怎么可以停止呢?好戲還在后頭呢?」武彥伸出了兩只手,將久美子的腰一把抱起。

  「快點來,把她的腿撐開。」二個男人的手抓住了久美子的身體,并且用繩子把她的腿成大字型地綁在床上,讓她動彈不得。

  「啊····不要····」由于極度的羞恥使得久美子的聲音在震動著。

  「哈!看見啦!看見啦!」在那突起的屁股中間,有分隔成二部份的小小肉丸凸出來。

  幸一在這一瞬間,幾乎要忘了呼吸,他用眼睛猛盯著看,從口膣里又產生了好多的唾液像是要流出來了一樣。

  那叢生的黑色陰毛繞著光□的女陰唇分成二邊,幸一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挑逗。

  在女陰唇的上面有著凸起的肉膜,而又看到了二瓣小肉唇。而后面的小菊門看起來楚楚可憐。

  「來!我依順序跟你說明一下,這里你知道是肛門么?」幸一的手指指著肛門。

  「啊!不要看····」被綁住的久美子身子抖動著,武彥又用手指在上面押了押。

  「這里的結構是皺皺的肉壁,你要不要試試看呀!用手指掐掐看,有點蠻好玩的。」屁股上的兩片凸起形成一道溝,被武彥用手指往兩邊剝開····受到如此屈辱的久美子咬著嘴唇。

  「來!用手指插進去看看!」武彥用右手的中指沾著唾液當潤滑劑,往肛門的中心點插入。

  「呀····呀····好痛····住手!」久美子全身冒出了汗珠,像噴水一樣的噴出來····武彥接著又開始剝開了久美子的陰部,讓幸一瞧個清楚。

  幸一看到自己母親的陰核,那紅色的小陰唇和中心點的陰蒂,看起來像膨脹的半月形肉膜,幸一看著也達到了忘我的境界,他吞著唾液不斷地凝視著這女性特有的部位。

  「哈!你看這里的小陰唇打開了一點····看見了沒?這里頭有一個小洞,這就是你母親的膣口。如果你的肉莖往這里插,會被吸進去的!」久美子的女陰部,被武彥的指甲戳痛了,她的陰唇也被膣口流出的愛液沾□了染有粉紅色□潤光澤的肉膜,閃耀著亮麗的色彩。里頭有無數小皺褶的肉壁像在蠕動著,而很清晰地可以看到有透明的粘液從里頭流了出來。  「幸一,用手指頭插進你母親的陰部里!」「不不····不要這樣!」久美子的哀嚎聲傳到兒子的耳里,但卻好像充耳不聞般地,幸一仍然伸出了右手的食指插進了母親的洞口里。

  「啊!啊····」「太好了!再插進一支!」武彥叫著,幸一服從地再將中指也伸了進去「噢····哦····」「怎樣了?會舒服嗎?」「當然羅!」幸一聽見了母親的叫聲很興奮地問著武彥。他感覺到里頭好熱,而手指像要被吸進去了一般。

  「要動啊!」武彥的命令聲也顯得興奮起來了于是幸一也動了起來,他的手指不斷地在母親久美子的洞里進進出出地。

  武彥又教幸一把沾滿汁液的指頭拿起來聞。幸一第一次□到那種酸酸甜甜特殊氣味的女人體液。

  「現在你趴下來,舔你母親的陰戶····」「這樣舔她會很舒服嗎?」「當然啦!一定很舒服的!」于是幸一將臉湊近了母親女陰唇的部份,使他看的好清楚。他伸出了顫抖的舌尖在那□□的部位上舔了起來「啊····」久美子的眼睛閉了起來,自嘴巴里發出了一陣陣的呻吟聲。

  「用力一點,一直動!用舌尖!」幸一照著武彥的指示,伸出舌頭猛烈地舔著。

  「快一點她會達到高潮的,等一下她就會大叫出來了!」「啊啊····啊····」「現在趁她很興奮的時候,你的棒子可以準備插進去了!」武彥在一旁用手指剝開了肉洞,幸一解開了褲子,將肉莖往母親的屁股的前面洞口,用龜頭插了進去「快一點插進母親的肉洞里!」幸一的腰一挺,肉棒突然進去那肉洞里。

  「啊····」久美子發出了絕望的叫聲。

  武彥在一旁興奮地喊著「進去一點!再進去!」幸一渴望跟母親做愛,白白的肉體,高挺的乳房,半掩蓋的陰部,就是不想它也難。

  幸一全身上熱了起來,吐著熱氣,肉棒不斷地在自己胯下膨脹著,耐不住體內欲火的灼熱,想停卻停不下來····幸一的肉柱每一插入,蜜汁便會被擠得流泄而出,把幸一的肉柱根部的陰毛也濡□了。

  「哦····哦····」沒有一、二分鐘,幸一就在母親的體內射出了他的第一次§久美子絕望地躺在床上。

  想到了自己親生兒子居然與她發生了這種亂倫的關系,她心中難過極了但是她想了一會兒,終于對自己做出與老師之間背叛道德的事感到后悔,才會造成今天這種悲劇。

  「現在再教你一種更特別的方式。」武彥看到在一旁沈浸于快感中的幸一,又興奮地說著。

  「久美子的屁股洞我想一定很棒的,看她那種豐潤的肉臀就知道啦!」武彥叫幸一到冰箱把奶油拿出來。他將久美子的屁股拉了起來,讓她跪在床上。

  將幸一拿來的奶油涂抹在久美子肛門的洞口····「哦····不要啦····不要····」久美子嚇得哭喊大叫「幸一快點,把肉棒插進去!」「這洞這么小,肉棒進得去嗎?」「擦上奶油了,很快就可滑進去!」幸一照著指示,好奇心驅使著他,使他毫不遲疑地將肉棒一挺,往那菊花座當中用力插進去····「啊····啊····好痛····好痛····」久美子自口中高聲地叫喊著,她陷入極端的痛苦之中····手腳動彈不得,而陰部也完全無遮蔽的暴露在兒子面前····被侵犯!如蛇般的性器滑入了肛門。

  「啊啊!不····不要····」久美子叫了出來。

  久美子發出的叫聲,刺激了幸一的性欲。

  幸一一面用力的抽插,一面輕輕柔柔的撫弄著母親的胸部,感覺好美,母親的胸部是那樣柔軟,那樣的有彈性。

  「啊啊····」久美子呻吟了起來。

  幸一將母親久美子完全貼在自己身上,用嘴巴去找尋著她的紅唇,溫熱的氣息吹在久美子的脖子上,臉上,酥養的感覺令久美子的呻吟得更大聲了。

  幸一吻著母親的唇,探索著她的舌頭,熱烈的吻著久美子,久美子也忘了母子關系,熱烈的回應著兒子幸一。  「哦····媽媽····」幸一的眼睛閃閃發光地看著那潔白的雙乳,滿意地微笑著····「啊····啊····好舒服····啊····兒····」幸一聽見母親那像是求助又像是催促的叫聲,讓他的欲望更加濃烈,更加用力。

  「兒····求求你····快一點····我快····受不了····啊····快····」幸一知到母親已經無法再撐下去了,他必須馬上解救她,讓她超脫,讓她升華。幸一將肉棒拔出肛門檻,再快速插入母親的肉洞里,瘋狂的做了起來。久美子像是被救了出來一般,高興的搖晃著那全部激動的肉體,不斷地擺動著。他們的爆發力實在太強了,像是火山爆發一樣的沖動,不斷地激起了好幾次的高峰,母子兩人已經像進入天堂般的快感了。

  久美子已經感覺到兒子幸一已將他的精液全部射入她的深洞里面,溫溫熱熱的讓她十分舒舒服服。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