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手淫中的女友姐姐】【完】


 我在大學時代其中之一的護士女友小芝,那時我剛大二,但她已從護校畢業,在臺北市某醫院上班。有一次,我剛好沒課,興沖沖從臺中跑到臺北市去找她,本來只想玩一下下就回去,但是她實在太興奮了,經不起她的要求,只好把隔天的課翹掉,等她上完大夜再陪她。

  她在臺北市是與她姐姐小云租屋共住,兩房一廳一衛還附贈一地下室。那天晚上送她去上班后,就先回到她的住所,無聊的等她下班。

  那天晚上,小云并不知道我來找她妹,因為我剛玩過,有點疲勞,就迷迷糊糊在我女友床上躺臥。小云剛失戀,回來以后,我在房間聽到她啜泣的聲音,我想不方便打擾她,就沒過去跟她打招呼,繼續躺著。過了好一會兒,從她的房間內傳出陣陣呻吟的聲音,而且外帶一兩聲浪叫。

  我好奇的走到她姐房間外,呻吟的聲音越來越明顯,令我好奇的把她姐姐鎖上的房門打開(好險她已忘懷的玩著,忘記外界的聲音),只見她身上只穿一件開洞的情趣內褲,閉著眼睛自顧自的把按摩棒往穴內抽送。

  我看了一下下,忍不住過去搶下她姐姐手上的按摩棒狠狠的幫小云姐姐插穴穴。她姐姐忽然間嚇一跳張開眼睛看著我,驚呼怎么是我!但是因為我緊緊壓在她姐姐 身上,小云無法逃脫,只能讓我任意的玩弄穴穴。我只簡單的問小云:「大姐,你剛剛在手淫嗎?穴穴癢不癢?」可憐的小云只能用近乎哀求的語氣跟我說:「不要 再玩了,好色喔!會好癢求你,小安快停!」我半騙半哄的跟小云說:「姐姐對不起,聽到你的聲音會受不了,讓我再玩一下下好嗎?」她姐姐只是害羞的點點頭,跟我說只能一下下喔。

  我見機不可失就把按摩棒繼續的抽送著,只見她姐姐用雙手把眼睛蒙住,一直問我好了沒?我跟她姐姐說好了,但是我嘴巴沒閑置,忽然下去把她的雙腿架在我肩 膀上,用舌尖輕輕舔她的嫩穴。只見小云的雙腿不自主的抖動,很緊張的哀號著,我故意跟小云說好濕喔——在我狠狠舔她姐姐穴穴的同時,只見小云開始搖動她的 臀部緊緊用雙腿夾住我的頭,不停的說:「小安好癢,我快癢死了!」趁她姐姐不停忘我扭腰擺臀的同時,我忽然停止舔穴,站起來把她雙腿捌開往我腰兩邊靠,狠 狠的把雞巴往她穴穴里插。她姐姐嚇一跳,緊張的往后推,想要逃離。她姐姐哀求我不要再插進去,求我放了她。

  我沒有辦法,只好哄小云:「姐姐我再插一下下就好了,你就讓我舒服一下我就拔出來。」她姐姐因為被我緊緊抱住只能無奈的答應我說:「不能騙我喔!」忽然間床頭電話鈴聲響起——小云緊張的跟我說:「等一下,我先接個電話!」只見電話那頭傳來男生的聲音——小云?你在干什么?(因為話筒很大聲)只見小云很害怕的說:沒有阿!

  男生(很色的聲音)——把你的大腿打開,快摸穴穴小云(無助的看著我)——不要啦,很色的我一聽到小云跟陌生男人淫穢的對話,立刻抽送我在她穴穴中的雞 巴,只見小云無助的呻吟起來,不知是在跟我說還是跟電話那頭的男生求情——快點停啦,我快受不了了,好癢阿男生——你快點把我送你的跳蛋塞進去啦,我想聽 跳蛋的聲音小云——不要啦,這樣我會想被干!

  我一聽到小云說溜嘴的話,立即抽離雞巴把跳蛋再推送入濕濕的淫穴中,讓跳蛋無情的摧殘嫰逼!

  小云——你們男人好壞阿,都只會欺負我!

  男生——你上次在轟趴還不是玩的很高興?

  小云發現我好像發現她的秘密,別過頭沉默不語只見男生很壞的跟她說——等一下我去洗澡,我會再打電話給你的等小云掛上電話,我只顧色瞇瞇的吸允小云的嫩乳一邊摸小云的濕穴。

  我無言的同時,卻只見小云很緊張的告訴我:「我是被朋友騙才去的,不要聽那色狼亂說。」可是我卻只忙著把小云的陰唇分開,不想聽她辯解,一手握著肉棒。滋!的一聲。肉棒插進小云柔軟而濕潤的小穴內,一陣溫暖而且滑滑的感覺。伴隨而來的是小云失神的呻吟:唉唷好癢阿,妹妹會癢死了,放過我吧!

  我把小云的雙腿高高舉起并且扛在肩上,不快不慢地抽送起來。每次抽送,一定插到底。

  我看著小云,她淫蕩的表情及眼睛不時向上看著我,聽到小云淫叫聲也愈來愈大,實在沒比此時更舒服更快活的啊。

  我的雞巴不停干著淫穴,只見小云淫汁不停流出,身體迎合著我,不停扭動腰部,另外她一只手一直搓揉自已乳房,小蕓直嚷著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用力干我來好嗎?

  我裝傻問她說,小云可以說清楚一點嗎?只見小云翻著白眼說:你好壞喔,人家的小穴穴好騷好癢,好想你的大肉棒再用力點,幫人家止止癢喲。

  我趁她不注意時,再把小云的兩只腳跨在我肩膀上把硬到不行的大龜頭,對準流不停愛液的淫穴狠狠插入,看著我的肉棒一下出來一下又被小云肉穴給吞掉,只聽 到小云不停哀號著:「啊~~啊~~不要這樣……啊啊~~好爽~~快……快……」小云無意識的嬌喊著。我加快速度的沖刺。

  小云的小穴像有吸力般,吮著我的肉棒,她陰唇一緊一松的,把我的肉棒吸到她的陰道中,她淫水不絕的刺激我的肉棒上,一陣陣快感遍到全身,腰身一挺,用力的把肉棒頂到底,頂到了小云的子宮深處。

  我發現姐姐的小穴只插入一半就頂到底了,她的陰唇被我稱的好開,淫水直直流,我開始猛插,小云終於忍不住狂叫說「喔……好美……你的大雞巴把小穴干的好漲。。好充實……喔……小穴被干得。又癢。又麻。好舒服喔……」我被她的淫叫聲給催動了我的性欲,讓我更狠的干她,每插她一下淫水就會狂噴出來,弄的床單都濕了,每動一次,陰唇都會外翻一遍,我使出技巧,雙手抓住她 的雙乳,狠狠揉搓,她配合的扭腰擺臀,啪!啪!啪!撞擊臀肉的聲音,讓小云不自主的高潮!不禁哀號著說:不要再玩了,妹妹穴穴快被玩壞了!

  忽然間只見小云身體不自主的抽動,一堆淫水流出的同時,她不斷的喘氣,眼睛上吊大腿依然無意識的抖動著!

  我知道她高潮了,其實我也快不行了,但是我半騙半哄的跟小云說:「你告訴我你被騙的故事,我就不再干你。」只見小云微微點頭,從床頭柜旁拿出一本書——第一篇〈姐姐的私欲日記〉我迫不及待的翻開驚見竟是小云自己的日記,我快速翻閱,只見越來越私密的故事呈現,我大略摘要如下——某月某日-1距離跟哥哥在一起已經一年,感覺卻越來越淡,好奇怪喔!真的是情到濃時反為薄嗎?

  某月某日-2哥哥的朋友小偉真是壞,到處把妹,聽哥哥說他很花心,還拋棄女生,這種人一定會有報應的。

  某月某日-3最近小偉好奇怪,老是打電話給我,自從上次他藉故幫他的妹問轉系的事后,就很愛問東問西的,有種不詳的預感某月某日-4我今天忍不住對小偉 道德勸說,勸他不該再花心了,沒想到他竟然莫名其妙表白,說以前被最愛的女生拋棄過,很羨慕哥哥有像我這樣好的女友,害我都不知該如何接下去——某月某日 -5今天我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問小偉,為何這么多笨女孩愿意跟他在一起,他竟然回答我是因為性的關系,我跟他開導說其實那都是一時的快感,女生需要的還是穩 定的感情,沒想到他竟然問我有沒有穿過丁字褲,害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趕緊說沒有,但是他竟跟我開始討論起女生情欲的問題,還問我跟哥哥之間是否有敏感 帶的變化。真是奇怪,我怎么沒有拒絕他談這個話題?

  某月某日-6今日哥哥帶我去跳舞真是太幸福了,可是竟然看到小偉邪惡的一面,在一 處燈光昏暗的地方,看到小偉和辣妹抱在一起。妹妹的t恤和胸罩被拉起,裸露出的雙乳在讓小偉舔著,而且還不斷撫摸辣妹的臀部看來小偉已經把人奸淫,而且由 辣妹臉上淫蕩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十分地享受。

  只見妹妹胯坐在小偉腿上被干得搖頭晃腦,任小偉在她兩個挺起的乳頭上舔弄。

  看著看著,我發現自己的雙腿之間流下了幾滴黏滑的液體,呼吸和心跳也漸漸急促了起來。哥哥忽然從我前面出現問我發生什么事,怎么臉紅紅的,我都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只好胡亂跟他說可能空氣不好,然后跟哥哥說先去洗手間補妝,請哥哥等我一下。

  行經洗手間的走廊邊竟被一陌生男子拉住,他問我可否陪他跳支慢舞?

  我竟然大膽的說:隨便!在舞池里,他在我的耳邊吹氣,雙手不安份在我身上游移。忽然間湊上我的雙唇,給我一個深吻。我來不及反應,再 加上剛剛正看得興奮,根本無法抵抗,不久后,我就全身無力地任他為所欲為。

  他把我身體轉過從背后將我緊緊抱住。并進一步將雙手游移至我的胸前,隔著衣服揉捏我的乳房,并且用拇指和食指輕輕逗弄我那早已翹起變硬的乳頭「不……不可以……啊……」他不知不覺已將粗糙的手指伸入禮服內繼玩弄我的雙乳。

  沒想到我輕易地在pub里被人玩弄我的雙乳,而且還是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難道小偉刺激了我嘛?……隨著我的喘息聲,他像是得到鼓勵一樣,大膽地將手往下探索,把我晚禮服娃娃裝上拉,觸摸到我細帶的丁字褲還有外露稀疏的陰毛。

  他開始用右手將我兩片濡濕的嫩唇翻出來夾住丁字褲的細帶,并用指尖輕觸我的小豆豆,并拉緊我丁字褲搞得我開始呻吟起來。

  他以低沉的聲音誘惑我:「這么濕了,我用雞巴滑會更癢」在他用雞巴滑我妹妹時,我不禁低吟:「啊……啊啊……別……別這樣弄……啊……嗯……輕點……喔……啊啊…… 不要插進去……啊……」他開始用雞巴抽插我的嫩穴,搞得我又癢又有快感,淫水隨著他的抽插不停地流出。

  「啊……啊……再來…就…就…受……受不了……呀……人……人家要……要丟了啊……啊啊啊啊!」沒過多久,我就被插得達到兩腿間狂 出大量的淫水,弄濕我白晰渾圓的小屁股還有大腿。

  這時候我還是一直是背對著他「啊……啊……啊……啊……」此時我是站著的,上半身微向前傾,他進進出出干得十分用力,我的姿勢是向前彎腰,以雙手伸直扶 著墻壁,雙腿則略微張開,使他可以輕松地從屁股后方撞擊,我被他干得唉唉叫,很快地又控制不住,要來高潮了。我突然全身痙攣,小穴不斷收縮,并出如泉水般 的液體。他的陰莖被我收縮的嫩穴一陣一陣的箍緊,忽然間我的小穴被用力一頂,有熱熱的液體射入我的穴內,害我不停的收縮。那個男人射完以后把我的丁丁帶 走,留下在陰暗角落的我,無力地側靠在墻邊,慢慢走向洗手間——。

  清理完身體后剛出洗手間的門,就看到小偉若無其事地跟我打招呼,而 剛剛搞過我的那個男子則是站在在他旁邊,不懷好意地對我淫笑我當場愣住,不知該怎么辦?忽然哥哥也出現,對著我說:「小云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先送你回 去好了。我微微點點頭在行經小偉身邊時他竟然與我跟哥哥一起陪我走出舞廳,可是他竟然趁哥哥去置物柜拿東西時偷偷摸我沒穿內褲的下體,還把手指頭插進去, 我只能把頭別過去,任他玩弄,直到我的哥哥出現---------可恨的是小穴穴很不爭氣,竟然一直流出淫水,此時 我才知道小偉可怕的一面,但是卻也來不及了!被發現的后果果真可怕,他把我拉到vip room里,把我壓在沙發上,一邊親吻我,一只手早已在猛揉我的陰蒂,令一只手指伸進去陰道摳…… 我被摸得興奮莫名,下邊濕的好厲害,弄不懂為何我已經快崩潰了?

  「噢!拜托你放了我!我快受不了了!會被哥哥知道的」我莫名的恐懼涌現,卻也忍不住呻吟著。小偉卻無情的把手指放在我陰道中快速抽插著,一邊淫笑著:「來不及了!小云你被我捉奸了,剛剛你淫蕩的樣子我都看到了!」聽到他對我的言語威脅,我只能閉上眼睛用雙手摀住臉不敢再說什么!

  我只知道我的腳被張的好開,他把我身上的晚禮服脫掉,身上只剩胸罩了!

  小偉他忽然把我的屁股扶高就一口氣猛插進來,「啊…啊!太用力了啦!…好敏感!天呀……你頂死我啦!……」我嬌小的身軀被他緊抓著猛插,我根本沒力氣回 應,只知道穴穴一直不聽話收縮著。他腹部再往前挺,整根沒入我的陰道,頂到我的子宮口時磨轉了三四下,然后再抽出一半,又再狂插下去。

  「噢……噢!…啊……啊!……」我真的只能慘叫連連,混身上下不停地顫動!

  「小云的雞掰,被我干得我好爽!好舒服!……呵…呵……」小偉放肆地叫著。

  忽然哥哥打電話來,我很緊張的看著小偉,沒想到他竟然把電話接起,跟哥哥說小云想吐他帶我去貴賓室的洗手間等下就送我去門口。在他跟哥哥講話的同時雞巴卻沒放過我,繼續他的淫行。

  我只覺得非常興奮,已忘了自己在被人強奸,還享受著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我知道高潮來了,終於他也泄了一股精液射在我里面……「啊!!!……」,我的 陰道不自主的痙攣,貪婪的吸允著他的雞巴。還不聽話的流了好多淫水——小偉把殘余的精液涂在我身上后,幫我穿好衣服,叫我起來,可是我全身上下都無力了, 只能求他扶我出去往舞廳的大門好遠,我無力的癱在小偉身上,任由他攙扶著我走向出口,可是陌生男子卻再度出現,與他共扶我出去,淫行并未停止,我的陰核繼 續被他們愛撫著,直到出了大門,見到了我哥哥——第二篇〈日記未提到的事〉我看完這段故事后,色色的看著大姐,忽然問她一句話:「那一天包廂里有其他人對 吧!」小云忽然很驚訝的看著我,驚問我說:「你怎么知道?」我笑笑跟她說:「不然你不會被玩到無法行走!」她只能無奈的點點頭,慢慢 開口提起——其實那一天在包廂里不只有小偉,另外還有干過我的那位男生,還有哥哥的同學小虎,當小偉幫我穿好衣服后他們倆忽然進入,更壞的是,哥哥又打電 話來,告訴我他臨時有事要小偉送我,我只能敷衍說好。

  結果小虎隨即抓著我的雙乳,我的娃娃裙子被小偉扯高脫掉,兩團可愛的肉球完全暴 露於三匹狼的眼前,我不斷掙扎,但只會勾起他們的欲念,陌生男用力分開我的雙腿,用手張開濕透的陰唇,粉紅色的陰道被他的龜頭對準,一下子便滑了入去完完 全全的插入,我心知現在是被強奸,自己不應有任何的快感,但我實在控制不了身體的反應,小穴的淫水像泛濫般涌出來,欲火燒溶了我的理智,我開始釋放我壓抑 已久的性望,呻吟聲愈叫愈大,身體亦開始配合陌生男的抽插,還不時收緊小穴肌肉,夾緊陌生男的巨棒,當他發現我的小穴會收縮時,開始亳不憐香惜玉地粗暴抽 插我的小穴,每下都把整支巨棒擠進去,我知道我的陰唇被干翻了!

  同時小虎抓著我的乳房不停的揉,也不停舔我的耳,我的胸部相當軟,他 的手手指玩弄起我的乳頭,并讓乳頭在指縫中磨來磨去,嘴也從我的耳邊離開,往乳頭舔去,我知道我的乳頭因興奮都硬了,也被他的口水弄得又濕又滑,我只能哀 求他們:「求……求你們,別……別弄了……」但是陌生男的肉棒依然在我陰道里一進一出,我已經被干到異常興奮,眼睛緊閉,一直到被精液噴在花心上,下體愛 液也沿著屁股溝緩緩流下來。

  但是淫行并未結束,接著小虎從后抓住我的雙腿一提發硬的大雞巴,朝我那張開的兩片陰唇間就插了進去。我就 只能這樣近距離眼巴巴看著我給哥哥的壞同學小虎奸淫著,他正面干了我好一會兒,還伏下身去用舌頭舔弄我的奶頭,把奶頭咬得“卜卜”有聲。我只能呻吟不斷, 閉起眼睛,任由他淫弄我的肉體。 我被他插得全身一顫一顫,雞巴在我的小穴里抽插、攪弄著,弄得我再上高潮——我忘了是怎么回家了,只知道那一夜的淫行好色好色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