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為了事業金錢,我和她姐夫一起肏她】【完】


 我在銀監會部門主管,認識很多不同階層的朋友,這些朋友當中不乏是建筑、房地產老板們,他們實際上發展永遠離不開銀行。這些人里除了高干子弟——我們只有畢恭畢敬,剩下的都挖空心思打著我們主意,慢慢成為我們伙伴,例如:翁明君小姐便是我其中一個好朋友,因公事認識,后來成為異性朋友,主要是大家性趣相近,同樣喜歡公余時流連于風月場所。

       明君典型的潮州女孩,清秀的面龐配上苗條的身段,三圍玲瓏浮突,走起路來婀娜多姿,簡直是上帝的杰作,有這樣的女朋友經常陪我去尋芳獵艷,也是我的福分。明君含蓄低調,老公也是房地產老板,但是基本不再光顧她了!她目前和姐夫配合搞事業,讓她做公關也真難為她了!

        一日晚上我和明君吃完飯,當我開車送她到其公司大廈門口,她像往常一樣開口邀請我上她辦公室坐一坐,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我隨上樓,阿君開后門讓我進入公司內一間屬于她自己的休息室 屋內布置簡簡單單,很清雅。

        她倒了一杯茶給我,便入里面房間,再出來時已換過了衣服,身上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袍,內里的奶罩三角褲隱若可見,看得我坪然心動。我即時警告自己,不要存有歪念,因為我和阿君是異性朋友,我怎可能對她打壞主意。

       明君坐在我對面和我聊天,她用生硬的普通話問我,現在她的普通話說得如何,我大贊說得很好,引得她呵呵笑,有如花枝亂墜,我又忍不住多看她幾眼。

       她今晚喝了一點酒,兩頰泛紅,更是迷人,我再待下去,恐怕難以把持,惟有起身準備告辭。阿君這時走過來,要我多坐一回,教她多說幾句普通話。

       她的纖纖玉手觸及我的手,在近距離下,從她的身體傳來陣陣芳香。我偷偷從高處向下望,在她那件低胸睡袍看入去,見得到里面一條深深的乳溝,她那性感的奶罩,承托著飽滿的肉球,大約有三分之二裸露出來。任何一個男人在這種情況之下都會產生正常的生理反應,我亦不例外,感到下體蠢蠢欲動。

       明君已經坐在我旁邊,她一手拉我坐下,對著我說話,至于她說了些甚么我已聽不清楚,因此刻我已飄飄然,幻想著與她親熱。

       她似乎也察覺我有點“不正常”,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乘機說肩膊有點酸痛,問她可不可以替我按摩幾下。想不到說她竟然叫我脫掉外衣,替我按摩。我快快脫下外衣,坐在梳化,明君走過去我后面,開始用雙手拿捏我的肩膊。

       她果然做得似模似樣,我的肩膊雖然不是真的酸痛,但被她捏得很舒服。我閉目費神,享受明君替我按摩,捏完了肩膊,她又說,要不要做一個全身按摩,可以消除疲勞。我想除了白癡會說不之外,簡直沒有理由說不好。

       或許淫蕩的女人習慣服侍男人,所以這樣做不當一回事。明君叫我脫去身上的衣服,穿內褲便可以。我心想,莫非她有意挑逗我,故意給我機會。但回心一想,又或者她真的是幫我按摩,別無其他,不過是我心邪而已。總之甚么都好,反正我絕不會吃虧的,于是脫去身上的衣物,剩一條底褲,明君叫我俯伏躺在梳化上。

       幸好是這樣躺著,假如叫我仰天而躺,我的小兄弟可能受不住刺激而彈起,那時丑態畢露,如何收科。

       她在我背部開始推拿,看樣子她真的學過按摩,不似亂來。跟著她捏弄我雙手,我的骨節被她捏得格格作響。由于我背著她,看不到她的身形,視覺沒受到刺激,雜念漸漸消除,小兄弟也乖乖地,沒再起頭。

       大概弄了幾分鐘,明君叫我反轉身,我照她所說去做。我又看到她魔鬼的身材,她俯著身,雙手推拿我的胸口,她那對脹滿的大肉球在我眼前搖幌,像要沖破奶罩的束縛彈出來似的,由于她不停搖動身體,產生了熱量,陣陣香氣撲來,我實在忍不住了,下體有強烈反應,小兄弟不禁向上昂起。

       明君那對誘惑的肉球,距離我的眼睛不夠一尺,懸垂的肉球大半邊露了出來,我可以完全看清楚她那條深深的乳溝。我終于忍無可忍,伸出雙手摟住明君的腰把明君拉下,強行同她索吻。

       她略作掙扎,便投入我的懷抱,我將舌頭伸入她的嘴巴,和她的舌頭接觸,明君閉起雙眼不敢望我。她那對大奶這時已壓著我的胸膛,與我緊緊貼著。太美妙了,充滿彈性的大奶,燙貼我的胸膛,隨著她的一起一伏,像替我按摩。

       明君整個人躺在我上面,她柔若無骨的肉體,壓著我的身體,令我像吃了人果,全身毛孔都張開了。

       我卸去她的睡袍,再挑開她那個淺粉紅色的奶罩,一對堅挺的乳房彈出來,足有三十六寸。她一對大奶壓著我的頭,讓我埋在她的乳溝,我伸出舌頭去舔,沿著她的乳溝向上舔,直至她的奶頭。把她的奶頭含住,我用力猛吮,明君全身顫抖,發出呻吟聲。桃子的奶頭被我舔得發硬發脹,我又用手去搓她另一粒奶頭。明君的大奶又白又滑,我越搓越起勁,她強烈扭動腰肢,叫得越來越大聲。

       我探手落她兩腿之間的地方,她的桃源洞已經泛濫。那條彩棉色薄薄的三角底褲,被淫水浸得濕透。我將她的底褲卷成一條橡筋繩一樣,她濃密的黑三角呈現在我眼前,明君的陰毛不是很多,但大幅的陰毛覆蓋著她的迷人洞。我需要撥開濕淋淋的陰毛,才能尋找到洞口。

       這時我已換了一個姿勢,和明君玩六九性花式。明君拿著我的陽具把玩,然后放入口中,含著我的陽具舔吮。她的小嘴含著我的陽具一吞一吐,她的舌頭撩弄我陽具頂端的裂縫,令我麻麻癢癢,有噴射的沖動。

       我亦不示弱,將頭湊近她的陰戶,伸長舌頭去撩她的迷人洞,用舌頭觸及她的敏感點,使得她淫水又再洶涌而出來。我的舌頭特長,可以深入明君的窄洞,她流出來的淫水,弄到我一臉都是。她的陰戶有一種特殊的氣息,但那是一股令人興奮的味道,一點兒也不會令我討厭。

       明君吞了我大半截的陽具,已頂到她的喉嚨。再讓她含下去,我怕第一炮會在她口腔內發射。于是我將陽具從她口中抽出來,叫她俯伏在梳化上,翹高臀部,讓我從后面進入。明君乖乖像一條狗似的趴在梳化,我對準她微微張開的陰唇,把粗壯的肉棒緩緩塞入去。她的陰道極為緊窄,夾得我好舒服,我全根盡沒在她洞內。雙手捧著她一對大奶,非常有滿足感,她的淫水隨著我一出一入抽插猛流出來。每一下挺入,我都直抵她的子宮頸,樂得她大聲呼叫。

       我沖鋒陷陣抽插了七、八十下,明君便有了高潮。她臉頰潮紅 全身抽搐,兩手亂抓,“啊”的一聲。我仍意猶未盡,把她的大乳房攥在手里,繼續埋頭苦干,多推送了幾十下,見她如癡如醉,已得滿足,才毫無保留噴射。但這時我仍醒起她并不是我的妻室,于是抽出陽具,將白漿在她身上。

       明君的熊熊欲火來得快去得快,我還未盡全力她已得到高潮,不過原來好戲在后頭,她享受了第一次高潮是熱身,她回氣后,到浴室沖了沖身體,赤身裸體地走出來又再挑逗我,她還告訴我可以在她體內,甚至在她嘴里射精。面對如此俏麗而且知情識趣的佳人,我愿意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拼了命也一定要令她絕對滿意為止。

       不過男女生理機能始終有別,她很快恢復戰斗力,而我的小兄弟仍處于半軟半硬的狀態,需要催谷。明君立刻幫我忙,她握著我的陽具,兩手像鉆木取火,不斷磨擦。她掌心的熱力傳入我的陽具,令我開始有反應。陽具由垂直線的角度漸漸向上攀升,最后成朝天狀,硬度亦有八、九成水準,明君叫我分開兩腿,騎在她身上,然后將她兩個竹筍乳房承著我的陽具。我的陽具貼著她的乳溝,仿似熱狗的香腸夾在面包里。她來這招雙奶夾棍,假如一對奶不夠大的話,被夾者也不覺太過癮。但明君那對大奶足可以包裹我的陽具,肉棒被她的肉球夾住,由于乳溝不像陰道有蜜汁分泌來潤滑肉棒,幫助推送,所以被夾的陽具推送會較吃力。

       我叫明君替我的陽具加點潤滑液,她亦懂得我的意思,張開口伸出舌頭,舔我的陽具。她由陽具的根部舔上去,將我的陽具弄到濕淋淋,唾液沿著頂端往下流至根部兩粒小卵。我再將陽具放回明君的乳溝,她雙手將兩個肉球往中間一推,把我濕淋淋的陽具夾住,我可以自如推送了。

       陽具被明君一對肉球越夾越硬,差不多有十成狀態,我抬高明君得雙腿,將力平的兩腿分叉放在我肩膊,撥開她濃密的陰毛,對準她微張開的陰唇,一挺入洞。明君呵一聲發出歡呼,她又再度得到充實。一插到底的陽具抵著她的子宮,她肉緊得握著拳頭,嗚嗚地呻叫,我大力沖擊十幾下,明君的頭擺來擺去,嘴巴張得大大,可能她以為越嘴巴張得越大,她下面的口也同時張得大,可盡情容納我的肉棒她拼命挺高臀部迎和我的沖擊,她的淫水猛流,減低了磨擦力,我插得更起勁。這次我抽插了百多下,她還未到高潮,我亦要忍忍忍,不能在她還未到終點便爆漿,否則便很丟臉。

       我改變抽插的角度,要她彎腰挺突洞口,讓我插得更深入。每插一下,明君都呵呵大叫,抽插多二、三十下,明君已如癡如醉,像陷入瘋狂狀態,向我求饒。但我并不聽她,繼續狂抽猛插。明君全身抽擂,面上五官縮在一起,像非常痛苦的表情,陰道內天崩地裂似的將我的陽具猛力一夾,泄出陰精,昏倒過去。

       這時我亦差不多了,但我不愿意在她毫無知覺的狀態下射精,于是推送多數十下,把她玩得死去活來,才在她體內射精,強勁的精液爆發出,噴向她的子宮。在銷魂的一刻,明君雪白的四肢像八爪魚似的,把我緊緊纏住。

       明君確實不簡單,連番獲得高潮,仍要我添食。結果我舍命陪美女,又多戰一個回合,總共干了三次,明君才肯放我走。在第三次,我的表現特別持久,我把明君玩得高潮疊起,仍然一柱擎天。我打趣地說她今次惹禍了,搞得她欲罷我不休,看她如何收場。想不到明君卻不慌不忙,把我的陽具銜入她的櫻桃小口里,一掄嘴攻,就弄得我敗在她的唇槍舌劍之下,精液灌了她一嘴。想象不到明君的性欲竟然這么強,不知我以后能否應付得來了。

       和明君偷情,總覺對不起她,畢竟我和她還是朋友,但無論如何,我還是理虧的一方,如我繼續和她見面,我知道難控制自己,一再與她上床。為免一錯再錯,惟有避開她。

       她說是否怕別人知道那件事,我坦然直認。豈料明君說了一句令我嚇了一跳的話。她微微笑著對我說,不怕老公知道 。

       她老公知道我和明君上床,為甚么他竟若無其事。我實在摸不著頭腦,到底發生甚么事?

       明君似乎亦看出我的迷惑。她向我解釋原因,我才恍然大悟,難怪她老公不怪責我。原來老公和明君的思想開放到我始料不及。明君性欲急強,那一晚和她交手我已經領略到。而老公最近因為身體有點毛病,暫時未能滿足明君的需求,他不想明君每晚受欲火的煎熬,夜夜難眠,讓她找其他男人他又不太放心,怕有其他麻煩。

       我是他信得過的朋友,遂成為他的替身,去滿足明君的需要。明君說出來,我才想起難怪近期她老公 少與我一起去尋芳獵艷。原來另有苦衷,至此真相大白

       不過回心一想,這也沒所謂呀!正是一家便宜兩家著,大家都沒吃虧。明君不再付錢找男妓,我又不用花錢去玩女人。既然老公允許、姐夫授意明君可和我上床,以后我亦毋須偷偷摸摸,名正言順地和她打友誼波,又可幫老友,真是一舉兩得。

       這一晚,我又約明君上她辦公室,準備和她大戰三數回合。她準時到來,她竟和姐夫一起來,我為之一楞。我入到房,看明君已躺在床上,她上身剩下淺黃色厘士邊奶罩,赤著一雙珠圓玉潤的藕臂和兩只纖纖玉手。下身僅余淺黃色的迷你三角底褲,亮著兩條潔白晶瑩的嫩腿及一對玲瓏肉腳,她一見到我就招手叫我走過去。

       看到明君的媚態,真是未曾真已銷魂,我撲上去,先和她來一個火辣辣的熱吻,她的舌頭像一條小蛇,鉆入我的口腔,和我的舌頭相互交纏,把唾液送向對方的口中。我還未采取進一步的行動,明君已先發制人,解開我的長褲,伸手插入我的內褲,尋找她想要的東西。她握著我的陽具套動,我的小兄弟很快昂首吐舌,躍躍欲試。

       這時她姐夫走入房中,見到我和明君在愛撫熱身,他作壁上觀,看了大概三、四分鐘后,他也把衣服脫掉,走近明君身邊,要明君替他口交。

       我的頭埋在明君兩腿盡處,隔著薄薄的三角底褲去吻她那隆起的地方。反正明君的口也閑著,既然她姐夫想加入,她當然不會拒絕。明君拿著他的陽具湊近嘴邊,張開小嘴,把一小截陽具放入口中。她姐夫的陽具呈軟綿綿的狀態,毫無生氣。明君很有耐心,用口替姐夫按摩,舌頭撩掃陽具頂端的裂縫。

       明君的上半身由姐夫享用,而我則集中她的下半身。我隔著明君的底褲吻了幾下,明君的桃源洞受到刺激,開始流出花蜜。蜜汁將小小的三角褲浸到濕透,大片黑色陰毛浮現,我順勢扯脫那條障礙物,明君下體仿似大胡子,遮掩洞口,我用舌頭撥開陰毛,然后和她兩片可愛的陰唇接吻,并輕輕嚼咬。她從喉嚨間發出低沉的叫聲,口中仍含著她姐夫的陽具。陽具被她含吹吮吸,仍沒多大起色。而她姐夫雙手正在搓捏明君一對大奶,又用手指去搓她兩粒奶頭。

       明君的上下俱受性德刺激,腰肢劇烈扭動,挺高臀部,示意我加強接觸。我將舌頭撩入她的陰道,觸到她那敏感點,花蜜又洶涌流出。

       她姐夫實在不爭氣,他的陽具仍處于半軟不硬狀態。明君同時在床上應付我和姐夫,注意力卻集中在我身上。因為她知道姐夫短期內難寄以厚望,不能奢求他有好表現。我則不同,她多次和我交手,已概知我實力到那里。她上口含著姐夫的軟鞭,下口被我的唇舌戲弄得心花怒放。我希望保持實力,可以單用舌頭便令到明君有第一次高潮,讓我可以少干一次。她姐夫搓著明君兩粒葡萄子,越搓越起勁,明君兩粒淺粉色的奶頭明顯發脹突起,她扭動得很厲害。

       明君的淫水洶涌,源源不絕流出,沾滿我的臉頰。她姐夫的軟鞭放在明君口中,明君雖然出盡渾身解數,也無法起死回生,她姐夫的寶貝仍舊沒有起色。我舔弄她的桃源洞,長長舌頭伸入去撩動,刮著她肉洞內的敏感顆粒,她受到我不斷撩刮,身體一陣抽搐,享受到第一次高潮。明君高潮來臨時,一姐夫的陽具仍在她口中,她不受控制地將兩唇緊閉了一下,她姐夫的軟鞭被她一咬,痛得跳起來。

       待明君松弛下來,她姐夫把陽具抽出,看到陽具上留著明顯可見的牙印,明君剛才真的咬了他一口。明君向姐夫賠不是,請求他多多原諒,她姐夫沒責怪她,誰叫自己太不爭氣,做個堂堂男子漢。

       我叫明君先去浴室沖沖身體,休息一會再戰。明君入了浴室后,我建議她姐夫待會試一試上馬,或者可以成功也說不定。他面有難色,信心還是不夠,恐怕臨門一腳乏力。我鼓勵他不要退縮,就算后勁不繼,我可以接力補上,叫他盡力而為。

       他猶豫著要不要試試,他怕自尊再次受創,但不試又心癢癢。這時他從公文夾里拿出一件東西,形狀像一支大試管。他告訴我是最近買的壯陽器,售賣者說可以藉這支大試管令他重振雄風。

       對于這類東西,我也略有所聞,但從未見過。她姐夫說試過一次效果不錯,趁這個機會,再試多次,如果不成功,也有我頂上,不用明君咬碎銀牙。

       既然買了,試一試也無妨。明君從浴室出來,她姐夫要求她幫忙,協助他用那個輔助器,催谷他的陽具壯大堅挺,而他則用口先替明君口交。

        明君欣然答允,我坐在一旁觀賞,衷心祝他成功。經姐夫指點 明君如何使用那器具,兩個人作六九式姿勢,各有各做。她姐夫埋首在明君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用舌頭去舔她兩片陰唇。明君用大試管催姐夫軟綿綿的家伙,她被姐夫舔弄得“依依哦哦”地呻吟,仍要替勞工的陽具做工夫。

       我見到姐夫的陽具似乎略有起色,開始膨脹,微微抬起頭了。明君也露出喜悅的神色,經過一輪努力,她姐夫終于可以站起來了,他的寶貝也有六、七寸長,十分粗壯,豎起來相當有氣勢。這時明君早已動情,是時候讓她姐夫的大肉棒進入了。

       她姐夫翻過身,跪在明君兩腿之間,將她兩腿抬起放在肩膊,找一個枕頭墊高明君的臀部,我看到明君兩片陰唇張開,像裂嘴而笑,歡迎姐夫進入。而他在跳動的肉棒,亦渴望入洞了,對準明君的肉洞一挺,插將入去,半根肉棒沒在洞內。明君發出一聲呻叫,一用力再向前一沖,整根肉棒完全沒入。

       她姐夫沒有即時展開抽插的動作,可能他很久沒有進入明君的肉洞了,恐怕推送幾下便泄,所以要多留一刻,讓明君那濕濕滑滑的狹窄肉洞包著他的陽具,享受這溫軟的快感。

       大概停留不動了十幾秒,他才開始慢慢將陽具抽出少許,又再插入,動作緩慢而且幅度也小,他不敢大起大落抽插,循序漸進,慢慢的一下接一下推送。

       這時明君處于完全被動的位置,她不能夠自我加快速度迎湊。她姐夫推送了十幾下,明君就被他燃點起熊熊欲火,她受不了慢火煎魚的動作,她要求給她來一招觀音坐蓮,她叫他躺著不動,由她蹲在她上面上吞吐他的陽具。

       本來她姐夫想由自己控制速度,可以延長時間,無奈明君嫌太慢,不夠刺激,惟有順她意,將控制權交給她。仰躺床上,明君把桃源洞對準他仍豎起的大肉棒套入,她向下一壓,全根沒入洞內。她一上一落的動作,比剛才的動作快得多。就這樣套動一她姐夫陽具二、三十下,一姐夫便叫明君暫停,他快要忍不住噴射了,明君磨得性致勃勃,那里聽得到姐夫的懇求,仍快上快落套動。老共在明君還未到高潮便爆發了,在明君洞內噴射,白漿倒流出來,他的陽具迅速萎縮軟化,滑出明君的肉洞。

       明君在緊張關頭,姐夫便玩完,大為泄氣。幸好我在旁已準備好隨時上陣,剛才在一邊觀看時已受到刺激,我的小兄弟亦站起來,處于作戰狀態。她姐夫腳軟墮馬,退下火線,我即時接上,雖然明君的肉洞口倒流出姐夫滑攙攙的白漿,我亦不多介意,當那些的白漿是潤滑劑。我一棍到底,頂貼明君的子宮,明君像條狗爬在床上,翹高臀部,讓我由后面插入去,可以插得更深入。

       我捧著明君一對大奶搓捏,她的兩粒奶頭又脹起發硬。明君居然用半咸半淡的廣東話呻吟叫床。我抽插得更加賣力,兩個性器撞擊,發出辟辟拍拍聲。明君的淫水又猛流出來,好像流之不盡,弄到一床都是穢跡。抽插了五、六十下,明君叫聲越來越瘋狂,到了忘我境界。我兩手扶住明君那個肥臀,下體猛力向前挺,大起大落,每一下都直插到底,撩及她的花心。明君被我抽插了過百下,終于崩潰,陰道肌肉仿似天崩地裂,收緊再收緊,夾得我的大肉腸亦忍無可忍快要爆射,我快快把大肉腸從明君的陰道抽出,把明君翻了過身,實行正面攻擊,兩條肉蟲在床上翻來覆去,直至我在明君的陰道里噴入精液,才暫時平靜下來。

       享受到兩次高潮的明君,似乎意猶未盡,想再戰多一個回合。她姐夫勉強應戰半個回合,未能令明君有高潮,他顯得有點沮喪。我安慰他勿灰心,表示一次比一次進步。剛開始時,他的肉腸放在明君口中,任她吹吮毫無起色,簡直是廢柴一條,但第二次借助儀器,已能站起來,跑了一次短途,雖然未能與明君齊到終點,但已有改善,假如再來第三次,相信有機會滿足到明君。我又稱贊他站起來時很有威勢,明君亦鼓勵一郎再試一試,她希望他可回復信心。

       我在想有甚么辦法令姐夫在射精之前已可令明君有高潮。明君又入浴室沖洗身體的穢跡。我向她姐夫提供心得,告訴他明君像狗趴著,然后從后面干時最容易來高潮。然而以她姐夫目前的性能力,難以支持至明君有高潮他才射精。他想明君在高潮來臨時仍可夾實他堅硬的肉棒。我遂建議這次由我打頭陣,將明君放乾,才由他接力上,這樣他要不太離譜,必定可以支持到明君 有高潮他才噴射。

      明君 洗得白白凈凈從浴室出來,也同意我這做法。接著,她姐夫站在一旁觀戰。我先上陣,用舌頭猛舔明君豐滿的陰戶,不消三幾分鐘,明君又被我弄得淫水漣漣,這次我先來一招老漢推車,傳統招式雖然沒有什么技巧,但勝在夠實用。明君粉腿高抬,讓我握住她的腳踝。我先吻了吻她白嫩的肉腳,然后由她的玉手把粗硬的大陽具帶入毛茸茸的肉洞不徐不疾推送,大約四、五十下之后,明君又開始呻吟。她這次呻吟之歌用日文唱出來,另有一番韻味。明君這個騷女人,不要說她姐夫身體有問題,就算一個身體正常而性能力普普通通的男人,遇著她也會吃不消。我自問床上戰斗力頑強,尚可以駕馭她。

       由于和她姐夫說好我打半場,故我估計差不多時間便把明君翻了個身,叫她伏在床上讓我從后面抽插,同時叫她姐夫熱身,準備接棒入洞,她姐夫在輔助器幫助下,肉棒可勉強豎起之時,我隨即撤退,讓他補上空檔。

       而我半途抽出,無處發泄,惟有把劇烈抽搐的大肉腸塞入明君的嘴巴。明君張大嘴巴含著陽具,我盡情在她的嘴巴內噴射,熱燙燙的精液射出,直沖入明君的喉嚨,明君把我的精液全吞掉,連剩余在頂端裂縫的一點一滴,她也不浪費,舔吃個乾凈。我恐怕明君一會兒肉緊的時候咬我一口,射精之后就匆匆把陽具從她嘴拔出,不敢讓她含住。


       明君剛才被我抽插百多下,亦已差不多,她姐夫再抽送多三、四十下,明君低沉吼叫一聲,便去到高潮,而她姐夫竟然還未出精,他終于可以在明君欲仙欲死的景屆時火上加油,這對治療他心理是非常有幫助的,望著明君在他棍下進入高潮而昏迷過去,他的英雄感終于回來了。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