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醉酒后的母子情】【完】


我家住在青田郊區的一幢洋房里,有一個大花園和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爸爸是商社的總經理,媽媽原本不用外出做事也有很豐富的物質生活,但生性好動的她還是繼續開了一家有氧舞蹈社經營著。

  要特別一提的是媽媽結婚前原來就是一個有名的舞蹈老師,婚后爸爸供給她資金,她才能夠自己當老板,不過為了保持美好的身材,媽媽也常常親自教學生,以維持她的運動量,所以雖然她已經三十開外了,但迷人的身材還是像少女一般苗條健美,結實的肌膚光滑滑地毫無一絲皺紋或老態,不知道的人都以為她是我的姐姐呢!

  媽媽在家里也常常在睡前做著有氧舞蹈,我會知道這一點是在大約一個月以前,有天晚上我做完功課,臨睡前想去上個廁所,在花園邊的廁所里,我正在尿尿時無意間看出窗外,發覺爸爸和媽媽的臥房里還亮著燈,而向著花園的這面窗子并沒有關好。

  我忽然起了很大的好奇心,想要知道媽媽她們夫婦晚上的夜生活是怎樣的情況,說不定還能偷看到她們作愛的場面吶!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誘惑,頓時讓我心跳手顫,正在小便的雞巴翹了起來,差點就尿到自己的褲子了。

  我從廁所里出來,躡手躡腳地屏住氣息,踮著腳尖走到媽媽臥室的窗邊往內瞧去,一眼就看到了媽媽站在床前的地毯上。

  啊!真難相信我的運氣會這么好,媽媽在她房里竟然是一絲不掛地赤裸裸著,我看得心臟急跳起來,呼吸也粗重了,胯下的大雞巴也翹得又高又硬地頂著我的睡褲。

  在我的眼前,媽媽像一位性感的女神,是那么美麗又充滿媚力,胸前一對奶子像兩顆大肉包似的堅挺肥翹,配上兩點腥紅的乳頭,真是好看極了。

  媽媽的嬌軀不但肌膚雪里泛紅,而且身段是那么美妙苗條,雙腿修長圓潤,實在難以相信她三十幾歲已婚又有我這么一個孩子了。原來媽媽正在做柔軟體操,她的睡衣脫下來放在梳妝臺的椅子上,想是因為寬大的睡衣會影響她的動作吧!

  爸爸早就睡在床上呼呼地打著鼾聲,對媽媽這美麗赤裸裸的胴體毫無感覺。

  媽媽這時背對著我,向前彎下她的小蠻腰用手去摸地毯,神秘的三角地帶就因為她張腿彎腰的動作整個敞了開來,讓我從她背后很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小穴,而且連藏在陰毛中的一條紅嫩嫩的小肉縫,連那對鮮紅色的小陰唇都一清二楚地呈現在我眼前,使我大大地嘆為觀止。

  有時后媽媽做著向后彎腰的動作,讓我從她脖子那邊看到整團粉乳,隨著她的動作搖搖擺擺地抖動著,奶頭像兩粒櫻桃頂在她乳峰上,像引誘著人去咬來吃;媽媽又旋身做腰部扭動,兩顆乳房更是搖來晃去像是要把我的兒都抖散了,一會兒,媽媽又面對著我做向后彎腰的運動,這次我可直接從前面看到她的小穴了,只見一大堆呈三角形的陰毛密密地覆在她的小腹底下,她一彎腰,就像大開方便之門,任我欣賞著她紅嫩的小肉穴,有時候她彎大力點,甚至還可以偷看到她小穴中包著的陰核呢!

  我全神貫注地在窗縫中偷看著,整個心情如醉如癡,非常興奮,不知不覺中手已伸在褲檔里揉搓著我自己的雞巴,又覺得這樣不過癮,干脆把雞巴拉到褲外,在褲外自慰著。

  媽媽在臥房中做睡前的柔軟操,而我則是在她的窗外做手部運動,她的體操是為了保持身材,我的運動卻是為了消除體內那股熊熊的欲焰。

  我一邊看著媽媽那身惹火的赤裸嬌軀,一邊上上下下地做著搓揉大雞巴的動作,腦子里又一邊幻想著媽媽和我在那張大床上插穴的情景。就這樣套得不亦樂乎,大雞巴在我手里握得緊緊的,就像真的插在媽媽那紅嫩嫩的小肉穴中一樣,終于我背脊一涼,大雞巴的馬眼擴張,屁眼一陣抽搐,一股強而有力的精液噴射而出,灑在窗下的墻壁上。

  一霎那間,就像天崩地裂一樣,爽得我頭昏昏的全身舒泰無比。直到媽媽做完操,又披上那件薄如蟬翼的半透明睡衣熄燈就寢后,我才把大雞巴收進褲里,拖著疲憊的身體回房睡覺。

  之后每晚我都偷偷跑潛到媽媽的窗下去偷看她有沒有在做體操,當然有時候如我所愿的又大飽一次眼福,但有時候時間的配合上不太對,偶而會遇到她早已熄燈就寢,或窗縫太密而無法偷窺到迷人的風光。就這樣,弄得我睡眠不足,上課時常常打瞌睡,成績也差了些,我只有減少偷窺的次數,保持精力和體力,應付繁重的課業和我窺春的樂趣。

  今晚爸爸和媽媽去參加表姐出嫁的喜宴,我本想這次大概是看不到精彩的春景了,但是我還是溜到媽媽的窗子下偷看,以免喪失一次機會。剛從窗外望進去時,只見爸爸和媽媽剛從宴會上回來,兩人都站在房里,媽媽的嬌顏上紅嘟嘟的,神態美艷中帶著迷人的蕩意,這時爸爸開口說了:「美靜!你是不是醉了?」

  我才知道媽媽今晚是喝醉酒了,怪不得和平日的神情不太一樣。

  媽媽卻強辯地道:「喔!哪有?我……沒醉,你再拿……一瓶酒來……看看誰……先……先倒……」

  我聽媽媽連一句話都講得斷斷續續的,知道她已經醉得迷迷糊糊的了。

  爸爸好意地對她說:「你還是躺下來睡一覺吧!」

  媽媽卻還是醉醺醺地道:「你以……以為……我真得……醉……醉了……我現在……就跳……一次……韻律……舞……給……給你……看……」

  接著媽媽就手舞足蹈地跳了起來,小嘴里還哼著荒腔走調的音樂,跳到后來,她卻開始一件件地脫起她的衣服來了。

  平時我偷看媽媽做體操,都是她已經全身精光的情況,今晚卻有這個機會看她一件一件地慢慢脫衣服,那種神秘感漸漸揭開的刺激,真是妙不可言!

  媽媽扯下她晚禮服的拉鏈,從肩膀上把那件黑色的絲絨禮服脫了下來,里面就只剩下一件托著她兩支大乳房的半罩型黑色蕾絲乳罩,和一件黑色的小巧三角褲了。那對隨著她舞動肢體而抖顫顫的雪白乳房,和那神秘的三角黑森林,無法被小三角褲掩住,露出了幾根細柔彎曲的陰毛。

  這情景刺激得我全身血液沸騰,心臟噗噗地跳著,雙眼充滿血絲,胯下的大雞巴已經漲得不能再大地頂在我的褲子里。

  媽媽又解開乳罩的鉤子,從背后把它脫掉,接著又慢慢脫下她的小三角褲,一面跳著亂七八糟的舞步,一面用玉手撫摸著那對雪白的雙乳,另一手伸到下面揉搓著黑森森的三角地帶。這哪是在跳韻律舞,簡直是在跳脫衣舞了。

  我從窗外偷看著媽媽這刺激淫蕩的舞蹈,忍不住又將大雞巴從褲子里拔出來,神情振奮地快速套弄著。

  媽媽跳了一會兒,大概有點累了,投身躺到大床上,媚眼含春地叫道:「親愛……的……來吧……快……上床……來……干我……呀……快嘛……人家……很……想要……要了……嗯……哼……好……丈夫……你快把……衣服……脫了……嘛……快……快來……插我……的……小穴……嘛……我……我的……小穴……穴……很癢了……呀……啊……唷……急死……人了……你怎么……這么……慢嘛……人家……要……你的……雞巴……快來……插……我嘛……喔……」

  媽媽那嬌媚淫浪的聲音,讓爸爸聽了也快受不了地在床邊坐了下來,眼看一場精彩的交媾現場就要上演,讓我在窗外也十分興奮地期待這場好戲。

  不料就在這時,床邊的電話聲響了起來,爸爸接聽了后,從他臉上看得出他非常無奈地有些失望的表情,爸爸俯身對媽媽道:「美靜!我公司有事,一位大客戶要我去談簽約的細節,今晚我可能不回來了,對不起啦!你就先睡吧!」

  說著在媽媽姣美的臉上吻了一下,走出房門,開著他的賓士轎車離家了。

  媽媽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剛才的電話和爸爸的交待好像對她沒有什么作用,她還是喃喃地叫爸爸快上床插她,好像不知道爸爸已經出門了。媽媽在等不到爸爸的雞巴干她的小穴下,不知不覺中,她的雙手自己摸起了乳房和小穴,我在窗外借著房里的燈光,欣賞著媽媽那身赤裸裸、雪白而又微微泛紅的細嫩胴體,見她不停地揉摸著自己的身體,媽媽那對乳房真是美極了,乳頭像紅豆般呈鮮紅色地又圓又挺,乳暈則是緋紅色的,一顆乳房比一粒哈蜜瓜還大,白嫩嫩地又高又挺又豐滿,緊繃繃地非常富有彈性。

  媽媽躺在床上像是越摸春意越濃,摸到癢處,只見她的手慢慢地移到小腹下的小穴外揉了起來,那粉嫩的小腹底下,蔓生著一叢濃密蓬亂的黑色陰毛,以及那高高突起像小山也似的陰戶,中間藏著一條忽隱忽現的紅色肉縫,濕淋淋地已經滲出了水漬。

  媽媽的身材真是活色生香,三圍凹凸有致,全身肌膚緊繃繃地光滑柔嫩,沒有半點兒皺紋,毫無瑕疵地散發出成熟美艷的光芒,真不愧為頂尖的韻律舞者,讓男人看了真要垂涎三尺。

  此刻媽媽在那身完美嬌艷的胴體上自慰的春情,讓我看了簡直要我的命,被她刺激得像在火中燃燒著,大雞巴握在手里也憤怒地高高向上挺舉著。

  媽媽左手揉摸著她的豐乳,右手在她小穴陰核上不停地磨擦著,小嘴兒里也隨著動作的快慢,發出有節奏的浪淫聲道:「哦……唔……哎喲……哎……唷……哦……哦……嗯……哼……哼……喔……哎……哎呀……喲……嗯……嗯……哼……哼……哦……哎唷……唔……唔……喔……」

  媽媽此時看來已是騷癢難耐地將自己的手指往小穴肉洞里插去,不停地抽抽插插著,也不斷地猛掏小穴穴里的花心,一直搓磨著肉縫口的陰核,小嘴里的浪淫聲也隨之提高起來叫道:「哎……唷……呀……呀……嗯哼……啊……喔……癢……癢死人……了……哎唷……好癢……哦……難過……死……了……唔……喔……喔……哎唷……哎……呀……救……救我……哎唷……呀……呀……喲……我的……小……穴……好癢……哎……呀……快……快來……干我……快呀……喔……喔……」

  她大概用手無法抓到癢處,嬌軀不停地扭著,不停地顫動著,全身微微流出了香汗,就像毒癮犯者發作一樣,小嘴里不停地哀求著要男人趕快干她。

  我站在窗外看著媽媽這幕美女自摸的好戲,又聽她在叫小穴里癢,雖然我知道她叫的是爸爸,但聽在我耳里,就像叫我一樣,讓我的內心里掙扎矛盾。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媽媽醉得已經不辨東西了,而且現在房門又沒鎖,爸爸今晚又大概不會回來了,假如我大著膽子進房去插她的小穴,在媽媽而言她會以為爸爸在干她,而爸爸根本不會知道今晚媽媽被我干了小穴,但倫常的觀念使我裹足不前,畢竟她是我的親生媽媽呀!

  但是我心中的一股欲念給了我莫大的勇氣,終于熬不過性欲的沖動,我提步走向媽媽的房間,進了門轉身把房門鎖上。

  媽媽仍像在窗外看到時一樣地躺在床上浪哼著,我把房里的大燈關掉,只留下一盞床頭的粉紅色小燈,這是為了怕太亮媽媽會認出是我而大驚小怪,甚至不讓我插干她的小穴,如果只有這微弱的燈光,一來可以創造羅曼蒂克的氣氛,二來以她這時醉醺醺的情況可以讓她把我誤認為是爸爸,這樣就能成其好事而不被發覺了。

  站在床前看媽媽手淫的動作,覺得她真是一位絕世美女,如果她不是我的親生母親,哪怕她比我年紀大些,我都會不顧一切娶她為妻,不過話又說講回來,如果她不是我的母親,我又未必能認識她,更不說娶她為妻了。

  我三兩把地將我的衣物脫去,馬上爬上床,一靠進媽媽的身邊,就像接近火源一般,全身熱騰騰起來。

  我忍不住地先摟著媽媽那身雪白柔嫩、赤裸裸的嬌軀親吻起來,由媽媽小嘴先吻起,雙手更是不老實地在她的玉乳上撫揉著,并不時地用我的指頭去捏弄著那兩粒鮮潤的紅葡萄般的乳頭,我越吻越帶勁,離開媽媽的小嘴,由她熱紅紅的臉頰、耳朵、一直往下面吻去,經過了粉頸、雙肩、再吻著胸肌、慢慢地終于吻上了媽媽那對豐滿肥嫩的雙乳。

  這時我用一支手環抱著她的粉頸,另一支手配合著我吻乳的動作揉摸著她的另一顆玉乳,媽媽的這對乳房實在美得沒話說,不但柔嫩雪白,而且豐肥而不下垂,既堅挺又飽滿,尤其是那頂端的乳頭,漲得又圓又尖地挺立在峰頭,我想就算是處女的乳房都未必像媽媽這么美麗呀!我摸著、揉著、吻著、咬著媽媽的雙乳,就像是重溫兒時的舊夢般暢快異常,簡直是越摸越好、越吻越爽,漸漸地越揉越大力、越咬越帶勁了。

  媽媽被我吻得嬌軀不停地扭動著,并微微地顫抖起來,小嘴里不停地:「嗯……」、「嗯……」、「哼……」、「哼……」的不斷地呻吟著。

  媽媽周身火熱燙人,我知道這是因為她今晚喝了太多酒精的緣故,此刻我對她的胴體是百摸不厭、百看不煩,揉了又揉、吻了又吻,甚至趴到她的下身研究起她的小肉穴。雖然我已在窗外偷看過媽媽的小穴,但這么近觀賞還是第一次,連她的毛根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假如媽媽不是醉得這么厲害,我想連爸爸都未必曾這么近看她的小穴。

  我先伸手撫摸著媽媽那堆呈三角形的陰毛,手感細細柔柔,非常好摸;再將手指延著那條早已泛濫成災的小肉縫,上下不停地磨著小穴里的陰核,偶而又把手指插進小穴中去扣弄著。

  媽媽還是不停地哼著使人興奮的淫叫聲,我干脆把嘴不嫌臟地吻上了她的小穴,媽媽的小穴被我一吻,淫水就像水龍頭般地噴灑了出來,害得我整個嘴巴和臉頰就像在洗臉一般,黏滿了她的淫水,我對自己親生母親的淫水當然不會覺得污穢,一口一口地吸著她的淫水吞進肚里,還不時用舌尖去舐弄著她小穴里的陰核。

  媽媽已被我吻得全身酥麻難當,又被我舐弄著陰核的動作搞得渾身顫抖不停,忍不住浪叫道:「嗯……哼……哎唷……親丈夫……你……今晚……怎么……這么……會……調情……嗯……你弄得……人家……好騷……喔……哎呀……別……別逗……人家的……小肉……核……嘛……唷……唷……你……吸得……人家……好……好癢……喔……嗯……哼……快……快來插……嘛……小……小穴……好癢……不……要再……再逗……人家了……嘛……啊……啊……人……人家要……丟了……喔……喔……丟了……嗯……嗯……」

  媽媽雖然還在醉昏了頭的情況,但基本的語言能力和女人騷浪的本能使她淫蕩地哼著,并且以為我是她的丈夫,也就是爸爸,所以叫我趕快去插干她。

  我還是盡情地享受著她的肉體所給我帶來的快感,因為我知道像這種機會很可能不會再有,下次要再插到媽媽的小穴不知道又要等多久吶!我已被媽媽那種斷斷續續的淫浪嬌吟聲刺激得渾身酥,一股巨烈的欲火燒得我整根大雞巴漲得紅通通的,龜頭又大又粗一抖一抖地挺立著,讓我十分難過。

  媽媽小穴里的淫水不停地流著,弄得她屁股底下的床褥都濕透了一大片,我想現在已經是插她的時機了,趁她醉酒分不清是誰在干她,明天就算她回想夜來的情形,她會以為是爸爸干了她再出門的;就算她中途忽然清醒了,我也可以說是她叫我進房的,把責任賴在她的身上,想必她也想不起來是不是這樣子,不能肯定她并沒有叫我進去,也就是同意我去干她的小穴了。無論如何這個危險,我是一定要要去承擔的。

  于是我翻到媽媽的肉體上,前胸貼著她的嬌軀,準備去插她的小穴了,媽媽被我貼身的動作震抖了她的全身,兩顆大乳房在我的胸前廝磨著,我把大龜頭頂著媽媽小穴里的陰核,把她磨得又是一陣浪抖,她的屁股也不停地往上挺動,又左右旋轉著,好讓她的小陰核磨到我的大龜頭,就這樣在我的磨頂和她的挺轉中,使她的小穴不斷地溢出大量的淫水,浸得我和她的陰毛都濕淋淋的。

  媽媽被大龜頭的磨揉騷癢難忍地哼出:「哎唷……好……丈夫……喔……喔……你的……龜頭……今天怎……么……變大了……嗯……嗯……磨得……人家……爽……死了……哎喲……磨得……人家……呀……癢……癢死了……啦……哎喲……親丈夫……喔……喔……不要了……不要……再……磨了……嘛……呀……呀……人家要……你……快……快來……插……人家的……小穴……嘛……嗯……嗯……喔……癢……癢死……人家的……小穴……了……快嘛……人……人家……要你……插進……來……嘛……喔……喔……」

  我見能把媽媽搞得這么騷浪,不由得意忘形地學著爸爸的口氣問道:「美靜!我的好太太,你要什么?不說出來叫你親丈夫怎么給你呢?」

  媽媽在激情和酒醉的情況下,分不清是我還是爸爸的話,急得浪叫道:「哎……哎呀……死人……喔……你……最壞……了……明明……知……道……人……人家要……什么……還……要羞……人家……喔……喔……人家要……嗯……要你……的……大雞巴……快插……人家……的……小穴……嘛……喔……喔……哎唷……你……你還……不……趕快……插……進來……哎呀……羞死……人家……了……嘛……喔……喔……親丈夫……人家……的……好……哥哥……呀……呀……求求…你……喔……人家……真得要…癢死……了……嘛……」

  我見媽媽這股浪勁,再經她一陣軟語相求,不禁同情起她的騷癢,提起大雞巴找到她的肉洞口,借著淫水的潤滑,「叱!」的一聲,整根就插了進去,同時也打破了世上母子之間最大的禁忌,我終于把大雞巴干進我親生母親的小穴里了。我伏下臉龐吻著媽媽那性感的小嘴,媽媽也熱切地回吻著我,兩人的舌頭在彼此口中交纏著,由她嘴里吐出來的酒氣,幾乎把我也熏醉了。

  媽媽挺動著她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迎向我的大雞巴,好讓我干得更深入、更快速,我的大龜頭不時碰到她小穴里的花心,更使她原本挺動的屁股加大力氣,變成用力地狂扭和搖篩著,小嘴里浪吟著道:「哎唷……人家的……好……丈夫……喔……喔……你的……大……雞巴……今天……怎……怎么……變長了……呀……呀……人家……的……小穴……被……你……插得……哎唷……喲……喲……騷……死了……親哥哥……求…求你……快……大力地……插吧……喔……喔……再……再用……力……哎唷……人家……好……過癮……喔……哎……哎呀……大雞巴……插……插到……人家的……子宮里……了……啦……啊……啊……快……大力插……插……人家……的……小穴……人家……好……好愛……你的……大雞巴……喔……親……哥哥……親丈夫……人家……隨……你……插……插吧……喔……喔……」

  每次當我的大雞巴插到媽媽小穴的最底部,總會換來她幾聲貓叫春也似的淫浪哼聲,見她不斷地婉轉嬌吟、嬌軀浪扭,那表情和動作,幾乎讓我不敢相信在我胯下臣伏的浪娃,會是平日人人稱羨的賢妻良母,雍容華貴的媽媽!我的大雞巴有如緊緊地被一層層溫熱的嫩肉箍住,可以感覺到她的小穴里越來越濕。

  媽媽的玉手摟住我的脖子,整個肉體貼在我身上,任我大力地著她的小穴,大雞巴又是抓狂地猛干她七、八十下,把她插的浪聲大叫道:「哎呀……哥呀……人家……的……親……親丈夫……對……對了……就是……這樣……哎……哎唷……大雞巴……哥哥……你……真得……會干穴……人家的……小浪……穴……服……服了你……了……人家……從來……沒有……這么……爽……過嘛……哎……唷……哥呀……你……今晚……好神勇……喔……親丈夫……哎喲……你的……大…龜頭……漲得……好大……太……太美了……把……人家的……小穴……心……頂……頂得……爽……爽死……了哎唷……人……人家……快……不行了……哎喲……哎……喲……快……快了……人家……要……要向……大雞巴……降……降服……了……喔……啊……啊……啊……」

  我一邊插著媽媽的小穴,一邊揉撫著她的乳頭,一邊又不時地吻著她的小嘴,就這樣干穴摸乳吻小嘴,使我也爽得像飄在云端那樣酥麻爽快。我見平時清雅高貴的媽媽,一插起穴來會是這般淫浪迷人,恐怕要是她自己清醒的話,作夢都不會相信她是這么個淫蕩風騷的女人。

  我的艷福真是不淺,能干到媽媽這種平常高貴含蓄的美女,作起愛來又是如此放蕩冶媚的浪婦,把我全身所有的感覺神經,刺激得無限舒暢,大雞巴也插在她小穴里更努力地耕耘著。

  我爽得沒有思考力地大叫道:「啊……喔……媽媽……你……哎唷……真美……真浪……喔……唔……喔……我……從來……沒有碰……過……像你……這么美……的……女人……喔……喔……我能……干……到你……真是……讓我……快……爽死……了……啊……啊……」

  正躺在我身下的媽媽聽了我的話,搖晃顫動的屁股頓了一下,好像在考慮什么,我一見快要露出馬腳了,忙加力用大雞巴猛干她,讓她沒有時間去思考,果然媽媽被我這輪猛攻弄得忘了剛才我不慎溜出口的話語,又挺搖著屁股迎合我的大雞巴。

  我想就算媽媽這時清醒過來,以大雞巴給她帶來的舒爽,她也會不顧一切后果地繼續和我作愛,滿足她淫浪的小穴。

  我又大力地干她,使她爽得喔啊直叫,到后來甚至媚眼翻白,嬌軀浪抖地淫叫道:「哎唷……哎……呀……好丈夫……你……今晚……怎……怎么……這……么……會干……啊……喔……插得……人家……要……淫……淫樂……死了……喲……喲……人家……好……酥……好麻……喔……哎喲……人家……的……好丈夫……大……雞巴……哥哥……人家……快……快要……忍……忍不住……了……好……好美……這……這次……真的……不……不行了……哎……哎呀……人……人家……要……丟……丟了……嘛……哎唷……怎么會……丟……丟得……這么……爽……喲……人家……要……丟……丟給……大雞巴……哥哥……了……哎呀……丟……丟了……喔……喔……好……好爽……」

  媽媽大概從沒有被爸爸插得這么爽地痛快的丟過,她的陰精一陣又一陣地猛泄著,泄到她周身爽乎乎地顫抖著,我也感到一股股又多又燙的陰精強力地噴灑在我的大龜頭上,大雞巴也抖了幾抖,頂在媽媽的小穴心口噗噗地把精液射在她的子宮里。

  媽媽正爽得泄出陰精,又被我的陽精燙得再次大泄特泄,浪爽爽地癱軟在床上直喘著大氣,我也趁此機會將大雞巴插在她的小穴里,抱著粉嫩的嬌軀趴在她身上休息著。這種射精,以往都是我用手淫的方式替自己弄出來,今晚能泄在媽媽紅嫩嫩的小穴里,感覺真是太美妙了,假如能將以往所泄的精液都存到今晚來射到媽媽的子宮里,不知會有多好呢!

  我決定今晚一定要干媽媽很多次,直到我不能再勃起為止,因為再有這種機會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我伏在媽媽的身上,愛憐地撫吻著她全身的性感帶,良久,她微微地動了起來,子里又哼出迷人的浪吟聲,我剛剛射完精液的大雞巴也恢復了男性的雄風,又是硬漲漲地挺直插在她的小穴里,接著開始緩緩地抽動起大雞巴,慢慢地一進一出又干起媽媽的小浪穴了,并且低下頭去吸吮著她的乳頭,還用舌尖舐弄著那鮮紅的尖尖。

  這又把剛泄完陰精的媽媽逗起了欲火,雙手緊抱我的背部,兩支大腿跨夾著我的腰部,像一條水蛇般地緊緊纏住我,肥美的大屁股又開始扭動起來,小嘴里又浪叫著道:「哎唷……親……親丈夫……好……大雞巴……哥哥……你又……開……始……插人……人家的……小穴……了……哎呀……今晚……大雞巴……哥哥……真的……很……勇猛……插得……人家……快……爽死……了……喔……喔……人家的……小……小穴……里……又……又癢……起來了……呀……大力……插……插吧……插死……人家……好了……喔……喔……哎喲……美……美死了……再……大力……點……哎唷……親丈夫……大雞巴……哥哥……插得……人家……呀……美死了……喔……喔……」

  媽媽不停地淫蕩浪叫著,大屁股也悍不畏死地向上挺得高高的,不斷地扭搖擺篩,小騷穴里的淫水一股又一股地狂流著。

  我見她這騷浪淫媚的美態,也就越插越起勁,大雞巴的動作已由猛插轉成狂干,一次次地把大雞巴下下插到她的小穴底,像是要干死媽媽似地才能滿意。

  我們兩條肉蟲在床上廝殺的結果,震得臥房里的大床一跳一跳地發出很大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里「嘎吱嘎吱」地響著。

  媽媽的雙手反抓著枕頭邊的床褥,嬌軀不停地左右扭擺,大屁股又搖又轉,夾著我的小腿在空中亂踢著,又淫蕩地浪叫道:「哎唷……好……好丈夫……親親……大雞巴……哥哥……啊……呀……親……哥哥……呀……插……插死……人家的……小浪穴……了……人家……好……好愛……你的……大雞巴……插我……的……小浪……穴……哎……哎唷……美……美死……人家了……哎呀……爽……死了……啦……喔……喔……親丈夫……人家……的……大雞巴……哥哥……你……你快……插……插死我……了……哎唷……小浪穴……妻子要……死……死給……大雞巴……哥哥……了……喔……喔……呀……快……快了……親……親丈夫……唷……跟……人家……一……一起……死吧……喔……喔……小浪……穴……麻死……了……快……快嘛……」

  媽媽的淫水不斷地往小穴外流著,看來明天這床被單可真夠她洗很久了。我忽然看到媽媽梳妝臺的大鏡子里映出我們的下身,從那個角度可以看到我的兩股之間露出了媽媽胯下的一大堆黑黑濃濃的陰毛,毛茸茸里沾滿了她泄出來的淫水,因為我大雞巴的攪弄,使泄出來的淫水像肥皂泡沫似地一片濁白而黏兮兮的,那白色的液體中還有我剛剛泄在媽媽小穴里的精液吶!

  我稍微抬起屁股,看到媽媽的小穴像一朵紅色的百合花,而我的大雞巴就像一支粗長的大肉棒般插在這朵花的中心位置,我就一邊插她的小穴,一邊從鏡子里欣賞著這淫糜無比的刺激畫面,使我興奮地一抽一插努力地干個不停。

  媽媽小穴的淫水流了又流,喘呼呼地張著小嘴嬌聲浪喊著,身體也一抖一顫地舒服的就快要昏迷過去了。接著她又連連泄了兩、三次陰精,此時的床單上淫水和精液流得滿床,像是她灑了一泡尿似地浸濕了好大的面積。

  這時我的大雞巴大力地狠抽猛插,媽媽的大屁股狂搖直扭,兩人的下身粘得死緊緊的,配合的天衣無縫,讓我們雙方都舒服到了極點,媽媽叫到后來連她脖子上的韌筋都浮了上來,大乳房也左搖右晃地隨著她的扭動在她胸前抖動著。

  只聽她聲嘶力竭地叫道:「噯唷……人家會……樂死……喔……喔……我的……大雞巴……親……哥哥……呀……哎唷……人家……會……被你……插死了……啦……喲……喲……哎唷……人……人家……又要……泄……了嘛……我……我……又要……升天了……哎喲……哥呀……親丈夫……呀……人……人家……泄……泄給……你了……小浪……浪穴……要……要丟……丟了……唔……哥呀……你就和……人家……一起丟……嘛……丟……丟在……人家的……小穴……里嘛……喔……喔……人家……快……忍不……住了……喔……好……好酥……好麻……又……又爽……哎呀……人……人家……丟了……嘛……喔……喔……喔……」

  又是一大股陰精噴在我的大龜頭上,把我射得酥麻不已,好不快活地跟著媽媽泄,精關一松,大雞巴吐出一股強勁的精液,全部射進了媽媽的花心里。兩股陰陽精在媽媽的小穴中互相激蕩著,我們自然地把對方摟得緊緊的,兩人全身都在顫抖著、抽搐著,那種舒爽真是美得難以形容。

  我伏在媽媽軟綿綿的肉體上休息了二、三十分鐘,本想就此回房,又不愿今晚就這么過去了,可是我的大雞巴因為連泄了兩次,現在雖然還有些硬度,但無法再像剛才那樣堅挺了,我吻著媽媽的小嘴,忽然想到有個妙招或許可以讓我重振雄風。

  我忙爬起身來,蹲在媽媽的胸前,把那軟軟的大雞巴往她小嘴里塞,媽媽在昏迷之中卻也伸著舌頭舐著我的大雞巴,就這樣一頂一頂地我的大雞巴在她的小嘴里活動了起來。嘴里的溫度和小穴里又是不同,再加上媽媽又吸又舐又吻的,使我的大雞巴很快地又堅硬了起來,漲得她小嘴里滿滿的,臉頰都鼓起了一團,香唾在我的大雞巴上混著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直弄得黏滑滑的,我的陰曩在媽媽豐潤的下巴上跟著大雞巴的抽送,碰得卜卜直響。

  我的手反按著媽媽的大肥乳,摸摸揉揉地藉以支撐我的體重,搞得她氣息粗重地由小瓊里直吸著空氣。直到我的大雞巴又硬得像未泄精前的強壯,我才從她胸前下來。

  這次我想換個方式,由媽媽的背后插她,所以我就將她像支小母狗似地趴放在床上,讓她兩手撐著枕頭,一雙玉腿跪伏著,翹起了肥白豐滿的大屁股。而我跪到她身后,兩腿分跨她兩側,手伸到前面去抱緊了粉嫩的小腹,揉著肚臍眼,把大雞巴分開她肥嫩的玉臀縫,露出一個粉紅色的肉穴,大龜頭頂了頂,屁股往前一挺,就把整根大雞巴干了進去,慢慢地抽插起來。

  我干了幾十下,漸漸地越插越快,力量也越來越大,每次都把大雞巴整根插到媽媽的小穴底,頂得她直哼直叫,渾身不停地顫抖,兩顆大肥乳更是不停地在床褥上劃著圈圈兒,小嘴里一直浪叫道:「啊……哎唷……親哥哥……大雞巴……親丈夫……你可……把人家……干……干得……痛快了……喔……喔……人家舒……服……死了……親愛的……你快……狠狠……的……插吧……插破……人家的……小穴……都……沒關系……要瘋了……我的……腰……死了……啦……好大雞巴……哥哥……饒……饒了……人家……吧……大雞巴……使我……太……太滿足……了……唔……我……我要……升天……了……喔……喔……喔……」

  我看媽媽今晚真是騷浪得出奇,或許是酒醉的關系,決定給她來場難忘的性交回憶,于是左手抱住她的大屁股,右手反摟著她的小腹,猛力地往后拉,讓她的小穴和我的大雞巴接得更緊密,一陣啪啪啪的干穴聲馬上響起,發出肉和肉互碰的撞擊聲。

  我每次都把大雞巴插個盡根,又用大龜頭在她的小穴花心上連跳幾跳,夾緊屁股連吃奶的力量都拿出來了,干得她一身浪肉抖抖亂顫,猛把大屁股朝后頂來,迎接我的大雞巴,我們這沖、搖、頂、撞、晃、擺通通來的盛況,恐怕媽媽結婚那么多年,和爸爸在床上都未必曾經歷過呢!

  我連連插干一、二百下后,媽媽浪得啊啊連叫,再也抬不起她的大屁股來迎接我的大雞巴的抽插了,只見她嬌軀俯臥在床褥上,偏著頭呼呼地直喘著氣,我看她如此不耐干,也順著她趴下來的勢子,伏在她背上休息一下,媽媽大肥臀的兩片屁股蛋兒軟綿綿地頂在我的小腹上,使我舒爽地享受著那兩片嫩肉帶來的壓擠感。

  等了好久,媽媽才從疲累中恢復過來,我感到她扭了幾下,便把她的嬌軀翻了一個方向,讓她把身子橫躺著,一條大腿翹起在空中,手伸過她胯下去揉摸著她的陰核,大雞巴從身后斜斜地干進她的小穴里,媽媽的大屁股向后頂著,我的大雞巴不停地左抽右插,旋轉干弄著,手指在她陰核上也不住地揉磨捏扣著,由慢變快,由輕漸重,越來越快也越來越重,使媽媽被我干得舒爽難當地哼叫著:「喔……喔……喔……哎……哎唷……人家……舒服死……了……小浪穴……要……要融化……了……喲……人家……爽得……要……升天了……喔……唷……親愛的……你的……大雞巴……今晚……干得……人家真……真好……人家……永遠……忘不了……今天……的……爽快……哎唷又……又干到……人家……的……花心了……啦……喔……喔……人家……又……快要……不行了……受……受不了……哎喲……你的……大雞巴了……呀……人……人家……喔……喔……又要……丟……丟一次……了……喔……爽死……人了……啊……唷……唷……」

  媽媽這次說要丟一次,結果陰精卻流了又再流,好像不會停止似地,我怕她像書上說的脫陰而亡,不敢再插下去了,趕緊借著一股股陰精噴灑在我那大龜頭上的酥麻,而子宮口又吐出來一吸一吮的快感中,也爽快地精關一松,又射出一大股精液直沖著她的花心,燙得媽媽又爽歪歪地昏死了過去,而我也在大量透支后,全身乏力地窩在媽媽的身后抱著她的嬌軀沉睡了。

  睡到天剛亮的時后,我忽然下意識地清醒過來,迷糊中看清楚我正躺在媽媽的臥房里,昨夜大戰的痕跡還在我們的下身和床褥上遺留著,趕緊悄悄地爬起身來,抽出還插在媽媽小穴里的大雞巴,隨手抽幾張床頭上的衛生紙抹去下身的精液和淫水,也輕柔地替媽媽的小穴清理善后,媽媽睡夢中還扭了扭雪嫩的嬌軀,無奈她昨夜實在太累了,哼了幾聲模模糊糊的嬌吟后,反趴著床又沉沉地睡去。

  我望著媽媽那嬌柔無力的慵懶媚態,差點忍不住又想趴上去干她,又回頭想想,覺得不太妥當,媽媽的酒精成份大概分解的差不多了,現在干她一定會被她認出是我犯下的淫行,還是等待下次的機會吧!

  我用輕得不能再輕的動作完成了一切的清理工作后,才著上衣服拖著非常疲倦的身體溜回自己的房里繼續睡覺。

  第二天直睡到中午時分,媽媽才來敲我房門叫我起床,由于碰巧遇到星期假日,不用上課,我也不怕她責問我為什么睡這么晚。吃中飯時,我偷偷觀察媽媽的臉色,發現她滿面春風,喜孜孜地心情爽快,苦的是我無法對她明言那是我的功勞吶!

  媽媽一起和我吃午飯的時候,幾次張口欲言,但最后都羞紅著嬌靨又忍了下去,大概她心中也略有所疑,但這種事怎好明問出口?她也只有把這一段夜來狂歡的激情藏在心底,慢慢地回味著。

  媽媽也不問起爸爸昨晚是何時出門的,現在連她都在欺騙她自己了,我又何必去戳破這個天大的秘密?

  之后每當爸爸晚上有應酬不回來睡覺的夜里,媽媽都會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也不會鎖上房門,然后又脫得赤條條地躺在床上,好像專程等我又進房去給她一次舒爽的性交體驗,我也不負所望地每次都再去插那百干不厭的小穴,我們就這樣在半知半解的情況下快樂地過日子,媽媽對我也越來越好,甚至有時還不避形跡親昵地偎著我身旁,像一個柔順的妻子般照顧著我的生活起居,外人看來是媽媽在疼愛著孩子,連爸爸都不曾起疑心,可是在我倆心底都知道這是早已越過母子關愛的程度,已是妻子對丈夫的照顧了。

  將來會怎樣誰都不知道,或許我們母子倆會說開一切,進而公開宣淫;或許就這樣迷迷糊糊地過完一生,有時候情況不要太明朗化,保留一些表面的假像不是很好嗎?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