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熟婦程姐的屁眼】


三年前,我22歲,大學畢業,分到一家國企。單位有一個女同事姓程,三十七、八歲,長的挺精神,算是漂亮一族的,看起來很順眼那種,身高有一米六三,三圍34。26。35。我實習時跟她,所以我叫她程姐,時間一長,彼此也就熟了,偶爾她還和我開開玩笑。那個班女的多男的少,有兩三個男的年齡都偏大,就我年齡最小。

  程姐就象對弟弟似的關愛我,有什么好吃的也不忘帶給我一點。慢慢地我知道她丈夫在運輸公司開車,經常跑長途,一個月在家呆不到七、八天。她有個女兒叫琴,讀高二。因為她女兒學習成績一般,程姐就想讓我給她女兒輔導輔導。反正,下班后我也沒啥事,就答應輔導她女兒。程姐的女兒長的像她,小骨頭架,也很漂亮,尤其是兩眼水汪汪的,跟會說話似的。

  經過幾次輔導,琴的成績確實一般,主要是對所學內容理解不深,運用所學知識解題技巧不夠。我就根據書本一點一點給她講,引導她注意知識點,并結合一些題目進行講解,逐漸提高琴的解題技巧。輔導兩個月,琴的成績有所提高,有一次班級考試,她的成績上升到第九名,幾乎每門課都比過去提高一二十分。琴高興,程姐更高興。

  程姐對我越來越好,顯得更親切了,在上班時只要有其他人在,她不對我做什么,如果沒人在,她就會給我整整領子、拍拍身上的灰,說一些體貼關心的話,我能感到她對我的體貼里多了一份女性的溫柔,我倆有一種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感覺。

  有一天晚上,琴要去上晚自習,留兩道題讓我看看,下次給她講講。琴走后,我仔細琢磨那兩道題,做好后就思考如何給她講解,不知什么時候程姐已站在我身旁,端來一杯水,在把杯子放桌上時,另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有意無意撫摸了一下,讓我歇歇。我回頭看她,不知她什么時候洗了澡,頭發濕碌碌的,穿一件只能在家里才能穿的睡裙,手里拿一條毛巾正在擦披肩的頭發,身上散發著香水味。

  說實話我當時就感到有股沖動,隨口說一句:「程姐!你好漂亮。」程姐靦腆一笑,用手在我大腿上打一下,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我不知從哪來的勇氣,站起來說:「我幫你擦。」說完就從她手里拿過毛巾幫她擦頭發,程姐也沒拒絕,她離我很近,擦抹時能夠看到寬松領口下很多部位,我也不知怎么突然緊緊抱住她,涼涼的頭發緊貼著我的臉旁,她喊了一聲我的名字想把我推開,我緊緊抱住她不松手,見推不開程姐也就不再推了。

  我去親程姐的嘴,她遲疑一下便任由我親,我邊親邊用手揉摸程姐的身體,她喘著急促的呼吸,無力的向后退著,我擁著程姐倒在琴的床上,她的睡裙很寬松,沒費什么勁就脫掉了,我將程姐上身托起一點,解開她的乳罩,兩只乳房呈現在我面前,乳房并沒有下垂,很圓很肉實,乳頭不很大,象小拇指頭粗細,淺褐色。

  我急色地張口含住一個乳頭吮吸,用手摸揉另一個乳房和乳頭,然后再含吮另一個乳頭,手不停撫摸程姐的大腿,然后才伸進內褲里摸她的陰部,程姐眼閉著,頭略微向后仰著,我又將她的內褲脫掉,她的陰毛不算太多,陰毛上部有三四指寬,緊貼著皮膚,顯得很整齊。由于是第一次,心里有些緊張,膽子也不是很大,沒有怎么摸弄她,就脫掉衣服,和她做起愛來……干了二十多分鐘我就忍不住了,在一陣快速抽插后,就射出精液。

  說實在話,第一次并沒有好好玩玩,兩人都沒有盡興,我甚至連程姐下面是什么樣都沒有看清楚,程姐也只是任由我抽插,話也沒說幾句。男女間有了那種事,就象上癮似的,更何況程姐她老公常出車,經常不在家,琴一上課,家里就沒有其他人了,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做愛,做幾次后,雙方也都能放開了。

  又有一天晚上,琴上晚自習剛走,我和程姐就擁抱在一起,相擁著倒在床上,兩人飛快脫光衣服。我摸揉著程姐的乳房,來回交換親吮乳頭,兩手不停撫摸她的身體,程姐溫情地看著我,伸手握住我的雞巴,上下套弄著。我挺著堅硬的雞巴在她面前,任憑她摸弄,程姐咬著下嘴唇,眼睛盯著圓突突的龜頭,我將雞巴頂到她嘴邊,程姐會意地張開口含住龜頭吮吸,然后向雞巴根部含吞,接著就來回吞吐吮吸,不時伸出舌頭舔弄龜頭。

  我將程姐擁倒,和她親吻,吮吸她的舌尖,手不停揉搓她的雙乳,低頭含住乳頭,用唇和舌裹弄舔吸。我慢慢向下親著,一直親到陰部,我伏在她的兩條大腿間,手撫弄她的陰毛,用舌頭撩開兩片小陰唇,用唇含住吮吸,舌頭上下來回舔蕩,再用舌頭挑弄陰蒂,含住裹吸。程姐大陰唇上幾乎沒有長毛,顏色也不黑,顯得光亮干凈。

  程姐按住我的頭,揉摸我的頭發。我的雞巴早已發硬高高地厥挺著,程姐又愛撫一會兒我的雞巴,我已經按耐不住,伏在她的身上,將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深深的插進去,她的陰道里很溫暖很濕潤,我并沒有立即抽插,而是抵緊慢慢用雞巴根部研磨她的陰部,品嘗陰道內收縮的滋味,不一會兒,程姐的水越來越多,兩腿也漸漸張開,我的雞巴就插在她陰戶里,一進一出。摩擦著她的陰唇,我的手又輕輕夾她的乳頭。

  漸漸程姐的情欲越來越高漲,下身不由自主的向我挺送,我的龜頭已經陷入她的陰唇里,緊接著我腰部一用力,整個的推進到里邊,然后緊緊的擁著她,下邊也是頂的一動不動。程姐的喘息更重,大口大口的熱氣噴在我的耳邊,陰道緊緊的夾著我,熱熱的水流到我的陰囊上。我再次低頭吸住她的乳房,把她的乳頭在嘴里輕咬,她的身體開始不安的扭動。

  我問程姐:「要不要動動?」她緊閉眼睛,點點頭。于是我動作緩慢的將她放平,我就趴在她的身上,下身緊緊連在一起。接著,我開始緩慢的抽動了,程姐這時睜開了眼,頭上的頭發一亂了,被細密汗水貼在額頭,兩片紅唇微張,口里呼出熱氣,我就把舌頭伸進她的嘴里,兩手輕輕撐著身體,我怕壓的她太厲害。下邊的抽動也逐漸加快,程姐的水流的更多,我已聽到輕輕的「嗤嗤」聲,做愛時特有的聲音……水聲。

  我的龜頭開始感到被有規律的吮吸,程姐的陰道開始收縮,她的陰道不是很緊,正好可以讓我抽動,深度也是剛好被我頂到頂端,我每頂到頂端時,程姐的眉頭就回很好看的皺起,同時嘴里也深深的呼氣。我漸漸加快抽送,她的雙手抓在我的肩頭,嘴巴緊咬,發出「嗯……嗯嗯……」壓抑的呻吟。

  程姐陰道的收縮也加快了,我的龜頭也開始跳動,不斷摩擦她的內部嫩肉,兩手自然用力抓她的雙乳,大力的揉搓著,她的眼睛忽然向上一番,閉上了。同時下體緊緊夾著我,程姐兩手死死的抓著我使我不能動。一股熱流涌了出來,燙在我的龜頭,她的高潮來了。我就順勢趴著,享受她的胸頭肉的柔軟,同時嘴巴吸住她的舌頭,讓龜頭頂在最深處,讓她好好感受一下高潮吧!

  激戰后,我的雞巴還是硬硬的插在程姐的下邊,她已高潮了,而我還沒有,于是我又蠢蠢欲動了,我從背后抱著程姐,下邊雞巴頂進了她的淫穴,程姐也把雙腿彎曲,好讓我容易進去,就這樣我們形成了后背勢,我吻著程姐的耳穗,聞著她的發香,下體輕輕抽動,程姐剛剛高潮,腿間潮濕一片,我的雞巴就在這片潮濕里進出。

  我乘機撫摸她的肌膚,后背,屁股。這樣插了一會兒,程姐又發出淫聲了,我也開始覺得快感了,我把手指插進她嘴里,讓她含著,程姐也乖巧的吮吸起來,上面還有她的騷水,我吻著她的臉,她的頭發,下邊的雞巴加快抽插,每一下都頂到底。程姐也把屁股向后頂,配合我的抽送,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慢慢摸到了她的屁股溝,摸到了她的屁眼,那里也是濕濕的,那是她流的水。

  我用力抽插著,程姐的陰道又開始收縮了,我的手指卻悄悄的伸到她的屁眼,把中指一點點的插進去,開始她沒發覺,因為我的抽插讓她陷入陣陣的快感之中,神經麻痹了,等到她覺得痛時,我已插入半截中指了。程姐回轉頭,眉頭緊皺,嘴里含糊不清「嗯……痛……痛啊……!」。我不作聲,加緊了下邊的抽插,抽了二十幾下后,中指又進去了一點,程姐這時不說痛了,「嗯嗯啊啊」的呻吟著。

  我在程姐的耳邊輕輕說:「還痛嗎?舒不舒服?」我更加深入了,中指也開始在她的屁眼抽送起來,程姐前后都被我充塞著,汗水粘濕了額頭,下邊也是淫水長流。抽插了一會后,我把龜頭抽出她的陰道,頂在她的屁眼上,一點點擠進她的肛門里,說句老實話,我從沒玩過了屁股。這次我要借此良機好好玩玩。程姐的眉頭皺成一團,看來她是很痛的,我柔聲說:「忍一忍,很快就好。」

  程姐用手推我,屁股扭來扭曲,想不讓我進去,我死死頂住,把整個龜頭都頂了進去,我又:「還有一點點,別動。」這次,程姐不動了,乖乖的被我頂進去了,我的雞巴在她的肛門里輕輕抖動,我一邊撫摸她的乳房,一邊吻她的耳朵,「你看,沒事了,我要動了。」程姐「嗯……」了一聲。我就開始悄悄抽動了,她的肛門緊緊的,雖然有點干,但是我很激動,畢竟使我第一次進入女人的屁眼,而這種緊緊的包圍感覺也是前所未有的。

  程姐這拉著我的手,要我摸她的小穴,原來她的前穴失去了充實,讓她難受。就這樣,我的手指插著程姐的陰道,雞巴插著她的屁眼,程姐在我的雙重夾擊下開始失態了,插了一陣后,我在程姐壓抑的呻吟聲里射了,我把所有的精液都射進了她的肛門里,手指卻加速進出,也讓程姐在我的高潮里一泄而空。不一會她就來了第一次高潮,里面收縮更快,程姐有點控制不住了,不停向上挺動胯部,示意我快點抽插。

  我奮力挺動臀部,很快程姐又達到高潮,整個身體扭動很厲害,甚至挺起上身,我急忙趴下抱住她的頭,親她的嘴,下面瘋狂猛力抽插,一直將她再次干到高潮,就見她大聲呻吟幾聲,緊緊摟住我。我和程姐經常做愛,次數比她和她丈夫做愛次數多的多。可后來發生的事出乎我的意料,我竟然和琴也發生了關系,有十幾次。

  有一段時間,程姐母親生病,她請一個星期假回去照顧。走后第三天晚上天下暴雨,琴上晚自習時給我打電話說學校停電了又沒帶傘,讓我去接她,再順便輔導一下。我接她回家后,身上還是被淋了一些雨,我弄水擦洗后,琴也洗了澡,出來時上身穿一件無袖短衫,下身穿一短褲,胳膊和大腿盡裸。我以前并沒有注意看過琴,可今天她剛洗完澡,畢竟十七、八歲了,發育也比較好。

  說句不好聽的,裸露的部位不能不吸引人,我承認我當時有不潔的感覺。坐落后,琴先把作業寫完,然后讓我給她輔導。她做作業時,我坐在她的床上,離她很近,能夠清楚看見裸露的大腿和背后短衫下露出的皮膚,還能通過無袖袖口看清被乳罩罩著的乳房,琴的身材和她媽一樣好看。等到琴做完作業,我就給她補習,由于我是站在她旁邊,居高臨下,可以從領口看到她乳房很多部分,乳溝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琴說:「哥,自從你給我補習以來,很多內容我都能理解了,學習成績提高很快,真要好好謝謝你哦。」

  我故意說:「那你要怎么謝我呢?」

  「我請你吃火鍋好吃的。」

  「我這兩天上火。」

  「那你要什么?說出來只要我有我給你。」我一時還真不知道怎么說,琴看我半天不說話,就打了我一下說:「說呀。」

  我看著琴輕聲說:「我想吻你一下。」邊說邊梳理她的頭發,她聽后沒有吱聲,我就說:「你不是說,我說了你就給我嗎?」

  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終于說:「好吧。」

  我讓琴站起來,然后我摟住她的腰,將嘴唇貼在她的嘴唇上吻起來,開始她的嘴唇緊閉著,經不住我的熱吻,再加上她有些緊張,呼吸不暢,嘴巴慢慢地張開,我一邊將她的舌尖吸進嘴里吮吸,一邊把摟住她腰的手,一只伸進短褂摸她的后背,另一只手順著腰伸進短褲里摸她的屁股。

  琴似乎感到要發生什么,想推開我,可又推不開,臉紅紅的說:「不要,我怕。」我問她怕什么,沒想到她竟說:「我怕、怕有了。」

  我一聽,知道有門了,就說:「別怕,琴,我不射在里面,沒事的。」

  琴被親了半天,摟摸這么長時間,也有所反應,就低聲說:「就一次。」

  我爽快的答應:「好。」說完摟著她就又親又摸,琴的乳房圓圓的,肉實的很,乳頭小巧玲瓏,我輪流吮著兩只乳頭,手揉搓著乳房,感覺確實美極了,我親了很長時間。然后再向下親,這一次不象和程姐的第一次,我認真的親吮著琴的陰部,琴的陰毛比她媽的多一點,連陰唇上都長了柔軟稀疏的陰毛,從陰蒂到陰道。

  我心跳加速,也無暇考慮,用雙臂迅速將琴從腰間抱住,把嘴印在她的唇上,她無力的雙手似乎只是想表達她不是一個隨便的女孩和維護一下她的尊嚴,所以只是無力的一推就緊緊抓住我的雙肩,好像怕失去什么似的。琴張開嘴,讓我盡情品嘗她細滑的舌頭,然后將我的唾液和舌頭一起吸進嘴里。我的左手撫摸琴的背部,原來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只有骨頭,而我右手在她臀部上的動作也由撫摸變成了抓捏和揉擦。

  琴沒有說話,因為她知道自己現在只會發「嗯」和「啊」的音,她呼吸急促,起伏的雙乳壓著我的胸部,我抱著她的感覺由清爽變成炙熱,這股熱流直達下體,使我的雞巴腫脹著抵到她的小腹。我右手中指擠進琴兩臀的縫,用力摩擦她肛門的外延,她也隨之扭動臀部,小腹摩擦我的雞巴,當我用力將她的褲子頂進肛門時,琴「嗯」的一聲,全身顫抖。

  我知道此時應該趁熱打鐵,左手一邊感受光滑的肌膚,一邊順勢將琴的上衣除去,右手則摸進內褲,滑膩而有彈性的臀部讓人想將其全部掌握,但我的手可能連半個也抓不住,只好在它們上面來回的揉抓,當我要將右手繞到前面時受到了反抗,但我早有準備,用親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里輕輕一吹,只覺得琴一顫,人也好像窒息了,早已不能反抗,我也終于抓到了她那塊神秘的嫩肉,滑膩的陰唇,細軟的陰毛,動人的陰蒂,顫動的溫熱,幸福的快感從我的五指間傳遍全身。

  我讓五指盡情撫摸琴珍愛的密處,中指壓在小陰唇之間,用五指分隔四片大小陰唇和大腿,慢慢的按壓,移動,最后我讓中指停留在陰道口輕輕的摩擦,掌根也撫弄著陰蒂,我從她的脖子吻到胸口,然后將舌頭伸進乳溝,品嘗未知的區域,琴的呼吸的聲音很大,卻蓋不住她的淫聲:「……嗯……嗯……嗯……啊……嗯……」陰穴在升溫,中指也開始濕潤了,琴在還能保持站立姿勢之前,把我的上衣也脫了。

  我將她平放在床上,扒掉了琴所有的褲子,濕漉漉的陰毛下淫水沖刷著我的手指,她緊閉雙眼,享受著現在和將要發生的一切,我扯掉她身上最后的胸罩,兩支雪白的豐乳在眼前一跳,大而白嫩的乳房呈半球型高聳著,紫黑的乳暈不大,上面嵌著黑棗般的乳核,這是無法抵御的誘惑。我脫掉外褲,用膝蓋抵住琴濕潤的陰穴,繼續玩弄著陰蒂,騰出雙手撲到雙峰之間。

  我將頭埋進琴的乳溝,聞著那里的氣味,舔著乳房的底部,細嫩的乳房摩擦著臉頰,雙手攀著兩峰顫抖的揉抓,我吻遍了琴的整個乳房,最后一口噙住右邊的乳頭,舌頭卷弄著乳核,唾液濕潤著乳暈,右手搓著左邊的那支,然后換到左邊噙住已被搓的發硬的乳核,又再換回右邊,就這樣盡情的吮吸乳頭,輕咬乳暈,仔細品嘗這兩個奇異的東西,就是因為它們我才來到這里。

  「……嗯……啊……啊……嗯……嗯……啊……嗯……嗯……」琴想說話,但她一張嘴就只能發出這兩個音。她脫去我內褲的手已經表達了她想說的話,她柔軟的雙手握著我早已粗硬的雞巴向她下體拉去,琴一定想更好的了解我的雞巴,平日矜持的女孩已經變成了我身體下面的一塊慾望的肉體。

  我知道不應讓這個饑渴的女孩再等下去了,離開肥碩的乳房之前,我再次咬住琴的乳頭,用手捏著另一個,彷佛要從里面擠出乳汁,可能是我用力大了一些,「啊……」琴發出疼痛的歡叫。琴是第一次,她那塊芳草地還沒有被別人踐踏過,于是我從乳溝慢慢吻到肚臍,平滑腹部上的小洞充滿了我的唾液,繼續向下吻到陰阜,也許我還沒有征服她,因為琴的雙腿是并攏的,這是我和她都不能容忍的。

  我用左手食指輕擦陰蒂的上端,感到琴的顫動,右手從右面大褪的內側開始,撫摸過陰穴來到左面大腿內側,再摸回右面,光滑濕潤的肌膚使五指充滿了慾望,隨著撫摸揉捏頻率、力度的加大,白嫩的大腿向兩面慢慢分開,一股處女的體味撲面而來,淫水泉涌,這一定是陰道和子宮因為嫉妒陰唇和陰蒂在垂涎,稀松的陰毛掩蓋不住密處,扒開滑膩的大陰唇,里面是紅潤的小陰唇,再里面是濕潤的陰道口顯得格外鮮嫩,就在那里我看到了神秘的處女膜,一股熱流使我的雞巴脹的更粗更大。

  「嗯……嗯……嗯……嗯嗯……」饑渴讓琴難耐,雙手又伸向我的雞巴,但我想按自己的步驟來,所以將她雙手按在床上,用身體壓住她的雙乳,把舌頭伸進嘴里讓她吮吸又將她的舌頭吸進嘴里品嘗,再移到側面吻她的耳垂,龜頭在陰蒂和陰道口來回摩擦,不時的撞擊兩邊的小陰唇。

  琴說不出話,手也動不了,只有哽咽而使乳房和下體開始振動,這使我更加興奮,摩擦了一會兒,我把龜頭停在陰道口,看見身下的琴因饑渴而痛苦的表情,眼前就是一個年輕的處女,極度的自豪和慾望使我用力向下一頂,龜頭撐破處女膜,鉆進了狹窄潤滑的陰道,血染紅了我們的結合部。

  「啊……」痛苦的叫聲之后,琴睜開眼睛,眼里含著淚,雖然我壓著琴的肉體,但這時我覺得她十分嬌小,令人愛憐,于是我放開她的手,親吻她的眉、唇……當我向上拔起雞巴時,她突然用手按住我的屁股,生怕我離開,我怎么會離開呢?這時離開這個慾望的女人,可能比殺了她還難受,我雞巴向上拔起接著向更深處用力一插,半根雞巴陷了進去。

  「嗯……」幸福的叫聲過后,琴放心的用手摟著我的背,使我緊緊的壓著她堅挺的乳房,我撫摸她的臉頰吻著她,她也會心的親著我,雞巴當然不能停下,緩緩抽出,再深深插入,陰道里濕潤溫暖,緊緊包裹著雞巴,抽動時陰道內壁和雞巴的摩擦,使我的雞巴隱隱作癢,抽出時我身體向上送,好讓雞巴露在外面的部分可以摩擦琴的陰蒂,對她乳房的擠壓也更大力了,抽出、插入,再抽出、再插入,雞巴每次插入都更深、更大力。

  「嗯……嗯……啊……哥……啊……嗯……好舒……啊……服……啊……」琴的呻吟鼓舞著我更大力的向陰道更深處插去,她屈膝將兩腿分得更開,好讓我可以插的更深,我用力一頂,龜頭撞上了另一根管道,以我22厘米長的雞巴,我知道那就是子宮頸,于是奮力一頂,將整個雞巴插入陰穴,子宮頸包裹著龜頭,一陣奇癢傳遍整根雞巴。

  「啊……」歡叫聲中,琴嚴守18年的禁地引來了第一位訪客,并被我徹底的占有了。為了止癢,我開始在陰穴上蠕動,琴的雙乳使我覺得我們之間還有距離,所以我用力擠壓她的雙乳,感受那里的刺激,她的淫聲也越來越大,我用手在她軟肋一捏。

  「啊……」又是一聲歡叫,琴不禁屁股一扭,這使我感覺雞巴也跟著轉動了一下,快感傳遍了全身,也傳到了她體內,因為她開始扭動她的屁股,這使我們都十分興奮,我開始擠壓她的陰穴,雞巴在她體內橫沖直撞,但琴的淫聲似乎聽不見了,她高舉雙腿,然后緊緊的纏著我的腰,手臂從后面死死的抱著我的背,原本狹窄的陰道也開始收緊,她彷佛已經窒息,身體只有緊縮和顫動。

  我知道琴開始進入高潮了,緊包的感覺使我的雞巴炙熱無比,我感覺自己就快要射了,但如果我現在射精收兵,她的高潮也將很快退去,這對讓我爽得快射的女人太不公平了,于是我繼續有節奏的擠壓她的陰穴,雖然雞巴在她體內只是艱難的挪動,但卻將她不斷推向高潮,這樣如膠似漆了約十分鐘,在她快要退潮之前,我使出全力小腹向前一挺,雞巴一挑,射了出去。

  「啊……」尖細的叫聲為我的高潮推波助瀾,雞巴一次次的挑動著她的陰道和子宮,精液不斷沖刷著我開墾的殖民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射出最后一注精液時,我們都進入了極樂。我躺在床上,讓琴趴在我身上,雞巴仍留在她的身體里,我們全都汗濕了,不,也許是精濕淫濕了,我拉下琴的頭飾,讓她的長發散在肩上,長發女孩的感覺真好,我隔著長發撫摸她的背部、揉她的屁股,琴微閉雙目,呼吸微弱,嘴角掛著幸福的微笑,靜靜的享受著最后的愛撫,身體顫抖著,尤其是夾著我雞巴的那美麗的嫩肉,在我的小腹上哽咽般的顫動著。

  我是的琴第一個男人,琴,我會讓你的雙乳得到最大的利用,讓你的嫩肉感受從未有過的刺激,讓你的高潮不斷上升,上升。琴的呼吸平和了,睜開眼睛,留在體內的雞巴讓她想起就是現在這個柔軟的東西剛剛刺破她的處女膜,抽插她的陰道,扎進她的子宮,澆灌她的宮腔,占有了她整個生殖器,摘走她18年培育成熟的果肉。

  想到自己饑渴的呻吟,興奮的尖叫,琴把羞紅的臉藏進我懷里。她的聲音依然尖細,但很溫柔,當我用力一頂,血濺陰穴的時候,我就知道我過了。我將她放平,拔出雞巴,好讓她的陰道恢復原狀,這樣她的陰道才不會過早的松弛,我撫摸琴的乳房,由于剛剛交戰了一場,乳房非常柔軟,乳頭也格外幼嫩,這對爽乳,真是愛不釋手。

  「琴,剛才感覺舒服嗎?」我輕聲問她。

  「嗯,舒服。」琴柔聲道。

  「我想知道女人在做的時候身體有什么感覺?」我繼續撫摸,幫她恢復。琴摟著我,滿面緋紅。

  「我感覺下面好癢,想去搔它,當你摸我下體的時候,彷佛有電一樣,全身酥麻,好舒服,也不癢了,我希望你永遠都這么摸下去,但后來你動作加快,又摸又揉,我感到陰道里好癢好癢,原先那種還只是瘙癢,陰道里卻是奇癢,我想找東西塞進去,摩擦止癢,但你就是不插進來,我想說話,但怎么也說不出來,我里面癢的快要失去知覺的時候,你才插進來,雖然開始很疼,但真的好舒服,你向上拔的時候,又更癢了,再插時也感覺更舒服,那大概就是爽吧?后來我也分不清是癢還是爽了,只想緊緊抱住你,讓我更癢更爽,你射精時,力氣好大啊,我感覺自己就快要被分成兩半似的,你頂的我快要死了。」琴的聲音變的淫蕩起來。

  「我插進去的時候,你是不是哭了?」

  「嗯,我很珍惜它的,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你就插進來了,不過我不后悔。以前聽說做愛很爽還不以為然,今天才知道其中的樂趣,當女人真幸福,早點認識你就好了。」琴顯得更加嬌爽了,真想立刻再插進去。

  「我當時的樣子是不是很淫蕩?」

  「不,當時你很美。」

  「你不會以后再也不到我這來了吧?」琴嬌聲道。

  「不會的,我會經常來疼愛你的,再說,我還沒說要走呢,等你恢復過來后,我們再做一次,我會讓你更爽的。」

  「那你等下要好好疼愛我喔。」她淫聲道,「俗話把這種事叫什么呀?」

  「叫「肏屄」。」

  「肏……啊……這字說出來好淫啊!」琴的聲音的確很淫,「我聽說人家都是快插猛干,好嚇人噢,你怎么不這樣?但卻搞得我好舒服。」

  「快插慢干,各有千秋,我覺得慢慢品味才能讓我們細細感受其中的快感,達到性愛的最高境界。但總是慢節奏的,也難盡其樂,時間一長也會乏味的,所以做愛的方法要有變化,等會兒我們就來個猛的讓你感受一下,好不好?」

  「我的下面早就是你的了,你愛怎樣都隨你,只要用力插我就行了……」我不再聽她淫言浪語,準備實現我的承諾,我讓琴平躺著,拿起她的手吻著,吮吸細長的手指,撫摸玉臂,當眼睛看到鮮活的雙乳時,我不禁撲上去,吻、揉、吸、咬,琴也自豪的笑著,彷佛我已敗在她的玉乳之下,這是不能允許的,我離開她的雙乳,將她翻過來,心中暗想等會兒讓你求我插你的陰穴,看你還笑不笑!

  我的唇在琴平滑的背上移到臀部、大腿,我再將她翻回來,抓起她的右腿抱在懷里,用膝蓋抵住她的陰穴摩擦著,我開始品嘗她的玉腿,揉搓著細長光滑的爽腿,從大腿到小腿,再從小腿摸回大腿,我將她的腿向上提起,緊緊抱在身上,讓我的前胸和小腹感受她玉腿的柔嫩、細膩,腫脹的雞巴觸著她的大腿內側。

  我吻著琴白瘦的腳,堅硬的腳骨和上面細嫩的皮膚讓我的慾望不斷上升,當我吻她腳心時,她的腿忽的向回一抽,細滑的玉腿在我身上游走,摩著我的雞巴,我抱緊她的玉腿以免它再滑走,然后舔著她的腳心,她的玉腿就拚命掙扎著,光滑的肌膚摩著我的上體和雞巴,陰蒂也隨著身體的扭動在我的膝蓋上摩著。

  「啊……啊……啊……嗯……啊……嗯……嗯……啊……啊啊……」琴的雙乳有力的擺動著,陰穴里也有液體流了出來。

  「癢啊……癢……別……別……嗯……別弄了啊……嗯……嗯……啊……快啊……快插啊……進來啊……嗯……啊……癢啊!」不知琴是腳癢還是穴癢,總之她已敗在我的胯下。我分開她的腿,用力插了進去。

  「啊……」從琴內心發出無比暢快的歡叫,也鼓舞我不斷深入,我現在已是輕車熟路,我抓著她的兩腿彎曲處在她胸前向兩邊分去,一下比一下更深更猛的插著她的陰穴,那里涌出的液體濕潤了我們的大腿,雪白的雙乳在我的動作下上下翻騰著。

  「啊……啊……嗯……嗯……嗯……啊嗯……啊……嗯!」琴的陰道里的空間越來越小,她開始進入高潮了,但我想帶她進入更高境界,我將她翻向一邊,使她側身躺著,把她的一條腿推向胸口,雞巴不停的摩擦陰道內壁,龜頭沖插著子宮,興奮的肉體被我頂的在床上來回振動。

  「啊……嗯啊……啊……啊啊……」琴次進入高潮,我再去翻她,雞巴在陰道里翻轉。我讓她背對我跪在我前面,抓起她的手臂向后拉,使她的上體懸空,這樣我可以插的更著力,我用腿將她的爽腿分得更開,小腹上她光滑的屁股激起我無比的斗志,我向前奮力沖撞她的陰穴。

  「嗯……啊……嗯啊……」淫聲在耳邊吟繞,琴不禁在我前面扭動著屁股,長發隨著我一次次的全力頂入前后擺動著,炙熱緊縮的陰穴使我們都進入了高潮,我把她按在床上,使她的臀部撅得更高,我伏在她身上,雙手伸到前面緊緊抓著她的乳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聲中我猛挑她的子宮,將炙熱的液體一股股的充滿女體,我們緊緊相擁。

  后來幾天,我們天天做愛,我準備了避孕藥和避孕紙,可以放心將精液射在琴的陰道里了。程姐回來后,我仍然經常和程姐做愛,有時也能找機會和琴做愛。程姐似乎察覺到點什么,但從沒說過。只是在琴考上大學走后,程姐在一次和我做愛時說:「你呀!也夠快活的了,大小兩個都給你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