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5, 2011

新婚之夜

看着床上的那副我熟悉但又陌生的胴体,在粉红色的床头灯下,显得千娇百媚,为了这个神圣的日子,显然,床上的张玲做了特别的打扮,过去习惯穿白色内衣的张玲,今日穿上了粉红的带花边蕾丝的内衣。 
  那是我买的,为了今天特意买的,虽然我是第一次买女子内衣,但是,显然这套性感的内衣非常合适,将丰满的乳房托得那么……那么让人冲动地想抚摸,丁字裤在有些粗的腿上显得有些小,但是却将那神秘的地方包裹得恰到好处。张玲很淑女地躺在床上,腿微微的并着,手在脸庞显得那么妩媚。 
  因为是新婚之夜,张玲特意把长发熨得很直,因为我很喜欢长长的直直的头发,张玲知道我的喜好,所以特意到美发屋做了头发,脸胖乎乎的,在长长直直的头发下显得调皮可爱。 
  因为是新婚之夜,虽然是无比熟悉的,但是依然觉得非常亲切。 
  洗了澡的我,也洗去了一整天繁琐的结婚典礼而带来的疲惫,看着床上这个我熟悉但是深爱的女人,我的阴茎不争气的勃起,而且,坚硬如铁、龟头暴露,因为过份的激动而充血表现出暗紫色。 
  也许是遗传,我的阴茎已经有17?8厘米,直径有5?5厘米,现在,它已经充份勃起,虽然熟悉,但是,我依然渴望,我的阴茎已经可以通过那熟悉的洞穴,给她最大的快乐。 
  张玲睁着眼,看着赤裸裸尚有水珠的我的身体,她并没有动,只是用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那眼神里充满着让我明了的欲望。 
  我走到床边,用我有力的大手,轻轻地抚摩着那对硕大的乳房,虽然隔着胸罩,但是可以知道的是,那对乳房是我无法一手掌握的;只轻轻地抚摸了几次,葡萄一样的乳头已经在胸罩内显现。 
  轻轻地揭开前面的扣子,胸罩脱离,硕大的乳房瞬间弹跳了出来,出现在我的眼前,熟悉的乳房,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乳房,乳头有些暗色,乳晕显得有些大,好像在大大的馒头上点了有些胭脂深红,乳头大大的,已经有些坚硬。 
  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乳头,轻轻的揉搓,乳房随着动作轻轻的摆动。张玲还是没有动,但是,她的身体开始发热。 
  新婚之夜,大家都知道代表什么,即使这不是第一次。 
  手,轻轻地向下,抚过有些鼓起的小腹,到达肥厚的阴户,我用力将那单薄的丁字裤撕下,一个完美的阴部展露在我的眼前。 
  这是我熟悉的地方,但是,今天居然有些不一样。张玲的阴户很肥厚,在肥厚的阴户上长着黑黑的、浓密的阴毛,而今天,张玲的阴户却干净得犹如幼女一般,成了「不毛之地」。 
  「你刮了阴毛?」我轻声的说。 
  张玲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笑了笑,道:「喜欢吗?」 
  我不需要回答,我低下身子,亲吻着那无毛的阴户,很光滑。过去给她口交的时候,总是有阴毛走到嘴里,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了那些顾虑,我只要用我的舌头就可以了。 
  舌头向下,轻轻挑动着大阴唇上边接合处的阴蒂,张玲的阴唇并不能完全闭合,所以,我很轻松地挑动着那敏感的地点。 
  张玲突然坐了起来,道:「志斌,你忘了DV了。」 
  她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是新婚之夜,是要留念的,我怎么把这个忘记了?从旁边的桌子里拿出SONY的DV,放在桌子上面,对着床,摆好,这样就可以清楚地拍摄到我和张玲的性爱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张玲又妩媚的躺在床上,我爬到了床上,爬到了张玲的身上,头,埋在了她的阴部,将阴茎对着她的圆圆的脸。 
  一阵热气袭来,阴茎已经几乎完全淹没在张玲那特意涂了口红的嘴里,即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阴茎一下子深入,几乎顶住了她的喉咙。 
  我的舌头,从上向下舔着阴蒂、阴唇、阴道口,阴道已经潮湿,一团团热气从阴道内喷了出来,我知道,张玲已经动情。 
  舌头在阴道里探索,阴道口那些不规则的凸起都是我舌头触碰的对象,有些凸起是特别敏感的,只要舌头碰到,张玲的大腿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抖,具体是那些凸起有如此的妙用,那都是我深入研究的结果。
  继续,舌头经过会阴,抵在张玲美丽的菊花上,屁眼的褶皱很暗,经过了仔细的清洗后,在灯光下有些暗灰色,我的舌尖轻轻点了点那屁眼,换来的,是张玲用力地用舌头舔着我的马眼,让我很是麻痒。 
  一切都太熟悉了,几百次的性爱,无论是前戏还是性交,彼此都知道如何让对方更加快乐,而对象喜欢什么,更是了然于心。 
  半个小时的前戏,张玲早已淫水泛滥。我下了床,站在床边,她习惯的起来趴在床上,用她肥大的屁股对着我,我的大阴茎和她的大屁股是如何的和谐。 
  我左手扶着她硕大的屁股,右手扶着我坚硬的阴茎,不需要特别的找寻,阴茎自己已经是轻车熟路,顺利地挤入那肉呼呼的洞穴,在湿漉漉的洞穴里来回耕耘着。 
  身体撞击着肥臀,发出「叭叭」的声响,非常清脆;喉咙里产生的性快感,发出「啊啊」的声音,非常陶醉。张玲趴在床上,身体不断前后,配合着我抽动的同时,一只手和头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伸到了阴部,用力揉搓着阴蒂,让快感更加强烈,她用力有些猛,都碰到了我的阴茎了,指甲刺痛了我的阴茎。
  我抽出阴茎,阴茎上面满是张玲的淫水,在灯光下愈发闪亮。张玲并没有因为我阴茎的抽出而停止她的手的揉搓,她正在兴头上,她需要更大的刺激。 
  我甩了甩阴茎上的水,手扶着阴茎,将龟头对准那菊花的正中,轻轻地、轻轻地向里进入……张玲停下了身体的晃动,慢慢地、慢慢地用她的肛门接纳着我的硕大的阴茎,她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乱动,肛门是很容易涨破的。 
  当我的阴茎完全进入她的直肠,张玲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继续用她的手揉搓着阴蒂,而我,逐渐加快我阴茎在她直肠里的抽动。 
  …… 
  在张玲的直肠射了一次精,在张玲的阴道里射了一次精,当天要亮的时候,我在张玲的嘴里射了一次精。 
  新婚之夜,我在天亮的时候感到了疲惫,走到桌子旁边,关掉了一直拍摄着的DV,不知道播放的效果如何,但是,这确是我新婚之夜的全部。 
  张玲似乎也有些疲惫,当我第三次要射精,射到她嘴里的时候,她因为长时间给我口交,嘴巴已经酸麻,精液射出时,有一些已经顺着嘴角淌下。 
  我上了床,躺在她的旁边,手搭在她硕大乳房上,回味着一夜的快感。 
  张玲没有躺着,她起床,穿了衣服,拍拍我的屁股,道:「你睡一会儿吧,我去准备早饭。等早饭好了,我叫你。」 
  我道:「我去喊王丹一声吧,你再休息一会儿,应该是她做儿媳妇的准备早饭。」 
  张玲道:「让你爸和你媳妇多睡一会吧!妈不累。」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